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二章 解救之文昊的下场

第三十二章 解救之文昊的下场

作者:恩很宅
    <fon colored><b>.<b>

    “意思就是,你等着我和刘小丽一起,同归于尽”文昊阴冷的眼神,说着话语的同时,狠狠的看着阿丽。````

    阿丽回视着他,咬着唇,冷静的脸,被捆在身后的手指已经紧张到打结。

    “文昊,你确定你有那个胆子”姚贝坤的声音,冷冷的,带着寒气。

    文昊那一秒是有些心悸。

    这个男人总是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他毫毛都不自觉得竖了起来。

    “姚贝坤,你别逼我,人逼到了绝境,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绝境”姚贝坤冷笑,“一个破产就让你觉得是人生绝境了你真的太小瞧这个社会给你的挫折了。文昊,我现在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告诉你,你仔细听好了,标点符号都不要给我漏了。”

    文昊狠狠的捏着手机,脸上的暴怒显而易见。

    姚贝坤似乎是停顿了一秒,缓缓开口道,“我说过我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不管是你手上现在握着的是谁,别说是刘小丽刘小乖,你就算手上挟持的是我父母,我也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文昊,如果你想死,你可以拉着刘小丽一起,如果你想活着,你就记住我刚刚说的一字一句。”

    话音一落,根本不需要再听任何声音,姚贝坤已经果断的把电话挂了。

    文昊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是真的气到很不得把手机扔掉。

    他控制情绪,一直控制。

    脸上的怒气显而易见,脸色也随之一阵红一阵白。

    他转头狠狠的瞪着阿丽,“这就是你说的,来挟持你有用”

    阿丽虽然听不清楚电话里面说了什么,但看文昊的表情也知道姚贝坤是一口拒绝。

    其实,也想到了。

    坤爷怎么可能为了任何谁,而妥协。

    她这种靠自己来逼迫姚贝坤妥协的方式,真的有够幼稚。

    阿丽紧咬着唇。

    心里有些难受,但还好,毕竟现在想那些完全是多余,重要的还是让面前这个男人,放了她和妹妹。

    她抬头看着文昊,“文昊,我说过,如果绑架我也不能让坤爷答应你的要求,你就姚死了这条心,我已经我妹,对你而言真的毫无作用,何必多此一举,还摊上一个罪名。”

    “你闭嘴”文昊控制不住的怒气,狠狠的冲着她吼着。

    他也没有想到姚贝坤那个男人这么不近人情

    这是他能够想到最后的办法,没想到刘小丽那个女人对姚贝坤毫无作用

    他真的气得吐血。

    他狠狠的看着阿丽,脸色越发的铁青无比,“你说,今晚上累了这么大半夜,我要怎样才能够发泄我的怒气”

    阿丽警惕的看着他,“文昊,我们无冤无仇,何必把你的不快乐强加在我的身上”

    “是啊,我们无冤无仇,只怪你倒霉呗”

    “”阿丽咬牙。

    这个人是变态吗

    “你倒霉遇到了我,遇到了姚贝坤,倒霉做了妓女这一行”文昊一字一句,“我生平真的很讨厌妓女,别说你们的身体,我甚至觉得你们的灵魂都是肮脏的”

    阿丽看着文昊,看着文昊似乎是撕掉了他所有的假面具,看上去狰狞而恐怖。

    他将手机愤怒的扔在地上,手指开始一点一点解开他原本看上去干净的白衬衣,“你知道你妹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

    “在这个房间的隔壁。”文昊说,说着的时候,笑得阴森无比,“我现在就把她带过来,然后,我让你亲自看看,我怎么给你妹妹,终结她的第一次。”

    “文昊”阿丽一下子就激动了,“文昊,你别冲动,我知道你现在很气,但是你别做过激的行为,你这样叫做绑架强奸,如果被警察抓住了,你这一辈子就毁了。”

    “刘小丽,你说再多都没有。我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肯定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文昊冷冷的睨了一眼阿丽,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文昊”阿丽撕心裂肺的叫她。

    那个身影走得很快,一瞬间房间里面就剩下她一个人。

    她身上被绑得很严实,不管她怎么动怎么动,依然没办法挣脱开绳子一点点,她急得眼眶通红,她完全不能够想象,要是她妹妹就这样被强奸了,会怎样

    她肯定会内疚,会痛苦,会心痛一辈子。

    她欠了她妹妹一辈子。

    正在自己几乎已经崩溃到极限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阿丽看着文昊带着她妹妹走了进来。

    刘小乖和她一样,身体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根本就没办法动弹一秒,一看着自己姐姐,整个人就激动了,嘴里塞着毛巾说不出来,但眼眶瞬间就红了,脸上的情绪变得很明显。

    “别激动。”文昊说,冷冷的语调,“激动的时刻还在后面。”

    “文昊,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你欺负一个小女孩,你不觉得可耻吗”阿丽尖叫,声音几乎都吼破。

    “她可不是小、女、孩”文昊色魅的眼神,狠狠的的说着。

    “文昊,你住手”阿丽疯狂的怒吼着。

    刘小乖也因为文昊的突然触碰,整个人变得更加紧张,瞳孔无限扩大,身体不停的扭动,粗粗的绳子大概都已经磨破了她的皮肤。

    “做这种事情,捂着嘴多没有情趣。我懂。”文昊故意的说着,笑得色眯眯的样子,让阿丽真的觉得自己当初真的是瞎了狗眼才会觉得这个男人干净,斯文,纯洁

    阿丽咬着的唇瓣几乎泛血。

    文昊一把扯开刘小乖嘴里的毛巾。

    “别动我,别动我,我求你了”刘小乖连忙说着,声音带着哭泣,整个人害怕得直哆嗦。

    “现在知道怕这么楚楚可怜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可惜啊,刘小乖,今天我妹找你的时候,你摆的那自以为是的面孔,给谁看的你还真的以为你麻雀变凤凰了,还有胆子讽刺我妹真是贱人一个”话音落,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就打在了刘小乖的脸上。

    如此响亮的耳光,直接把刘小乖给打懵了。

    “文昊,你作为男人你打一个女人你好意思吗”阿丽咆哮。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姚贝坤不也这么扇了我妹一巴掌,我以牙还牙而已。”文昊转头看着阿丽,“是不是觉得打你妹比你打你还难受我当时也这么觉得”

    “文昊,你他妈的有什么冲我来”阿丽狠狠的说着,声音在刚刚的怒吼着已经嘶哑到不行,“你他妈的想怎么玩,劳资都陪你玩个够,你把我妹妹放了”

    “呵呵”文昊讽刺无比,“刘小丽,你觉得我能够在你身上玩什么对于男人而言,最恶心的就是女人的不干净,你都这样了,难道你还觉得,我会来和你做什么的吗真是可笑之至。”

    “文昊,你他妈的到底要怎样”阿丽已经崩溃,她眼眶通红,那一刻仿若充血了一般,狰狞的看着文昊。

    对于阿丽的发狂,文昊无动于衷,只是笑得更冷,“我要怎样,你不是应该清楚蝶很吗”

    一说。

    手指一个用力,刘小乖身上那件白色的t恤就被她狠狠的撕了开来。

    刘小乖一惊,身体不由得往后。

    文昊一把拉住刘小乖,强势的去亲吻她的嘴,当着阿丽的面,开始对刘小乖展开进攻。

    “文昊你给我住手住手”阿丽咆哮,声音吼破,“对一个毫无经验的女人有什么乐趣,我来陪你”

    文昊似乎是顿了一秒。

    刘小乖在文昊的强势下,身体已经抵触在了墙壁上,不停发抖,眼泪不停往下掉。

    “文昊,你如果敢,我们可以试试。姚贝坤说我很好,否则他也不可能包养一个妓女”阿丽看着文昊的停顿,连忙又快又急的说着,“我发誓,我可以带给你的,是你这辈子在其他女人身上都得不到的一切”

    文昊突然真的放开了刘小乖,他转头看着阿丽,嘴角恶毒的勾起,“说得我好像有些心动了。”

    “不信,你可以试试。”阿丽劝说,一直在劝说。

    文昊眯着眼睛看着阿丽,看着她激动得,眼眶脸蛋都红了,红得似乎还有些可爱和性感,不知道是身体扭动得太厉害了还是怎样,衣服也因此而变得凌乱不堪,呼吸的时候胸口上下起伏,看上去确实有一种成熟女人才有的魅力。

    相对于刘小乖的苍白和单调,倒是面前这个风尘的女人,对男人而言,更有吸引力。

    “刘小丽。”文昊一步一步走向蹲坐在地上的阿丽,自己也蹲下身体,看着她。“你果然是不知廉耻。”

    “是,我们这种人一向如此”阿丽直直的看着他。

    “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试试也行。”文昊说,眼神里面一闪而过一丝落寞,“反正,我女朋友也和我分手了,我这样也不算出轨。”

    阿丽一怔,“你失恋了。”

    “失恋”文昊不屑一顾,“只不过两个人不和,就分开了而已,她追求的是她的事业,而我并不需要事业心过于强的女人。说来,我分手还真的拜你所赐,柔柔说在我身上,一点也找不到可以帮到她的东西。”

    阿丽咬着唇。

    所以,这也是一方面,他如此恨她的原因

    “这样现实的女人,分手了也好。”阿丽说。

    “果然是没心没肺的女人。感情的事情你懂个屁。”文昊粗暴的说着,“你只会躺下来,然后等着拿钱甩手走人”

    阿丽不想做任何解释。

    在文昊的心目中,根深蒂固的就觉得她们妓女是最没有感情最肮脏的低等人群。

    “其实如果你舍不得你女朋友,你可以去追回她”

    “闭嘴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嘴”文昊打断她,“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评价我的感情。”

    阿丽就这么看着他。

    文昊突然拿出刀子,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阿丽还是这么看着他。

    “怎么了,你觉得我是想要放了你”文昊讽刺的一笑。

    “不是。”阿丽连忙回答,下一秒就亲昵的搂抱着他的脖子,嘴角拉出一抹勾人的笑容,这是在场子最常用到的一种手段,“我会让你欲罢不能的。”

    文昊似乎是厌恶的看了她一眼。

    阿丽主动的送上自己的唇。

    文昊是有些排斥的。

    今天晚上被逼急了,在浩瀚之巅强吻了阿丽,并不是自己想要吻她,而是自己的自尊不允许被一个妓女践踏,内心深处而言,他是真的很排斥这种性质工作的人。

    阿丽的吻技很好。

    她是自己摸索的,以前去亲吻姚贝坤的时候,也会有些木讷,姚贝坤偶尔会带着她,渐渐地她也学会了很多,而且她很善于观察别人的感受,怎样做让对方能够满足,她就会记住那样的方式。

    文昊虽然不是青葱男人,但因为肉肉比较腼腆,两个人之间的情爱之事也就理所当然是平平淡淡,阿丽如此有技巧的吻不自觉的就让他原本的厌恶变成了一种享受和迫切。

    阿丽也能够感觉到文昊的变化。

    她努力的亲吻着他。

    手指开始一点点的摸着他衬衣内的肌肤,与此同时,她脚尖微动着,微动着在轻轻的将刚刚文昊随手放在地上的刀子踢向刘小乖的身边。

    刘小乖也不笨,看着姐姐的举动也知道姐姐在让她自救。

    但是阿丽不敢太用力的力度,让那个刀子在她较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她努力的挪动着身体,轻轻地靠近。

    阿丽就一直不停的引诱着文昊,引诱着他在她的身体上沦陷。

    文昊身体已经有些反应,想要更深一步。

    “别这么快,交给我来。”阿丽沙哑的声音分明带着某种魔力,文昊就这么情不自禁的跟着她的步伐。

    刘小乖好不容易拿到了刀子,然后开始狠狠的割着自己手上的绳子。

    终于割开。

    她转眸看着自己姐姐和文昊已经疯狂的纠缠到了一起。

    脸一阵通红,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画面。

    而且她姐看上去那么享受的样子,是真的做了一行,和男人上床都是理所当然的吗

    她姐的样子分明看上去一点都不难受,根本不像她那般恐惧到仿若世界末日都要到来了一般。

    她咬着唇望着他们。

    阿丽那一秒也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看似情。欲的脸上,眼眸中却看不到任何欲。望,她清冷的眼神一直在给她示意,让她先走。

    刘小乖咬牙,也没有停留的离开。

    她离开了,还能够给哥哥打电话让他来救姐姐。

    总不能两个人一起死在这里。

    这么想着,刘小乖更加毫不犹豫,步伐更加坚定而快速。

    文昊似乎在情动的那一刻也发现了什么一样。

    阿丽抱着他的脖子,性感的声音说着,“现在,可以了”

    文昊在她的身体上,听着她如此的声音。

    男人似乎在这一刻,最无法控制。

    所以他放弃了去看周围的情况,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如妖精一般的女人身上。

    阿丽眼眸微闭。

    就这样吧。

    其实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自己刻意的留给姚贝坤一个人,毕竟自己也会嫁给另外的男人,终究还是会有另外一个男人和她上床,终究她真的从未想过这辈子就这么孤独的一个人,所以这样的事情只是提前到来了而已,而她一直觉得自己之所以保持着只伺候姚贝坤一个人也只是因为想要对自己以后的丈夫好点,少一个人玷污,也算是对他的一个交代,自己内心一个交代。

    她想着。

    想着,还是有些心酸。

    4年都这么熬过来了

    身体突然微顿。

    意料中的身体反应没有,反而觉得身上一空。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一张脸,看着那张脸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重她,看着她几乎全。裸。的身体,在灯光下如此的讽刺。

    阿丽动了动身体,搂抱着自己以至于不会被全部走光。

    姚贝坤身后还跟着阿彪以及几个小弟。

    而刚刚还趴在她身上欲罢不能的男人,此刻已经被扔在了地上,自己大概也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也就在那一秒,就被阿彪的身体粗鲁的桎梏住,无法动弹。

    “挺爽的啊”姚贝坤问她。一字一句的问她。

    阿丽心里有些微痛。

    她也没想过,这样的画面就被姚贝坤给撞见了。

    她真的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快就能够找到她。

    “看你充满欲。望的身体,是没有爽够了我大概是来早了点。”姚贝坤问她,冷漠的声音,真的如针刺一般的扎在她的身上。

    她有些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应该是有些心痛到,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崩溃。

    姚贝坤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看着她几乎赤。裸。的身体,也没想过脱下自己的衣服为她遮羞。

    倒是阿彪,使着眼神,让那些跟着来的小弟些,将视线移开。

    姚贝坤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找到她的时候,是这样一幅画面。

    他见过太多这个女人床上的样子,刚刚的表情,就跟每一次和他上床是一样,妖娆得像一只狐狸精,让他阅女无数的人,也会为之沉沦。

    如果。

    如果不是当时压抑了一口气,他也许就真的把这个女人掐死了。

    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戴过绿帽子

    还真是亮堂得很

    “坤爷,我只是为了救我妹妹。”阿丽说,解释,想要解释。

    她其实不想他误会她。

    她只是觉得,自己解释了,其实也是白解释。

    对男人而言,没看到就算了,不管你身体多脏,至少没亲眼看到,这么亲眼看到了,什么就算是,完了。

    “用自己的身体换你妹妹的清白。不错,多伟大的姐姐,我该为你鼓掌”姚贝坤讽刺的话语,一阵一阵,让她胸口痛得似乎喘不过气。

    “坤爷,谢谢你及时赶到。”阿丽决定不在多说其他,她想或许换一个话题会好点,所以她又变成那个,极力想要讨好他的女人,极力的笑着。

    “刘小丽,我真是厌恶你这么虚情假意的样子”姚贝坤说完,转身就走。

    阿丽想要拉住他的手,那一秒却又顿了下来。

    她其实还是挺怕被打的。

    她刚刚如果真的伸手,坤爷指不定就是一脚。

    姚贝坤停在阿彪的面前,对着那个被阿彪狠狠压在地上的男人,“文家的家产破定了,本来今晚上我还想网开一面给你点小教训就算了。不过像你这种给自己挖坑的人我也还真的很少见,成全你也好。”

    “姚贝唔。”文昊怒骂的声音,被阿彪毫不留情的桎梏住,脸几乎已经擦在地上,都擦出了血丝。

    “至于你,你的贱命我就不要了不过给点教训,有损我在道上的名声。”姚贝坤一字一句,“阿彪,我记得以前有一次,潇夜处理过对姚贝迪心怀不轨的人,你还记得”

    “记得。”阿彪点头。

    “嗯,就这么照着办。”

    “好的坤爷。”

    说完,姚贝坤就大步的离开了。

    其中几个小弟连忙追了出去。

    房间里面就剩下阿彪、阿丽、文昊,还有两个小弟恭敬无比的低着头。

    “你们俩先把他带出去在外面等我。”

    “是,阿彪哥。”两个人连忙将文昊从地上拖起来,粗鲁的给拖了出去。

    阿彪没有转头,只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没有看阿丽,递给她,“你先穿上。”

    阿丽是真的很感动。

    她接过阿彪的宽大的衬衣,衬衣很长,可以将她的身体全部包裹住,严严实实。

    “我去处理了文昊,再送你回去。”

    “阿彪哥。”阿丽叫着他。

    阿彪回头看着她。

    阿丽其实想问很多,然后突然又觉得,问这些似乎也没有什么作用,她笑了笑,努力的让自己心情稍微好一点,“坤爷刚刚的意思是,怎么处理文昊”

    “断了他的命根子。”

    “”阿丽看着阿彪。

    “最好不要去找坤爷求情,这只会影响你们的感情。”

    阿丽点头。

    她当然不会去求情,就算去求情也没用,她何必多此一举。她只是有些震惊而已。

    男人没有了那个,不是比死更难受吗

    只是,所谓的影响他们的感情

    她其实一直很诧异,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感情男女感情,金钱的羁绊,还是仅仅只是人生无聊的一段,无聊时光而已。

    阿彪也不再多做停留,起身就走了出去。

    阿丽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所有人都走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今晚上似乎真的经历了太多,虽然在那个看似不太安稳的场子这么多年,但自己终究没有遇到过什么实质性的危险,今天这样的事情却是让她有些心惊,也有些后怕这么想着,整个人突然一怔,猛地想起,她妹妹呢逃出去的时候没有碰到姚贝坤他们吗按理,那个时间是碰到的,现在人呢

    她左右环视,确定刘小乖不在这个房间。

    她连忙捡起地上的手机,刚刚被文昊砸了,现在组合起来,庆幸的是还能用。

    她紧张的拨打电话,电话好久才被对方接起。

    “小乖你现在在哪里”声音很急,很担心。

    “姐,我在哥哥的车上,他说先送我回去,你没事儿了吧。”

    阿丽握着手机,那一刻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姐”那边叫她。

    阿丽深呼吸,压抑,张了张嘴,又微闭上。

    “姐”那边诧异的叫她。

    “嗯,回去吧,好好照顾自己。”阿丽挂断了电话。

    莫名的,就不想再多说,也不想再多问了。

    就这样吧。

    有些时候莫名会有些心酸的情绪,但,不适合说出口。

    所以,就不说出口了。

    淡淡的,让一切淡淡的过去,过去

    ------题外话------

    小宅不是信口无言。

    特殊原因,亲们见谅。

    小说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