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九章 婚礼前夕

第三十九章 婚礼前夕

作者:恩很宅
    应该也会是人生中,很难忘的一天吧

    她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想来确实有些,小激动。

    仿若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阿丽似乎都只能是衬托小乖的一片绿叶,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自然而然的倾注在小乖的身上,阿丽也习惯了,她看着亲戚些玩得都挺好的,就默默的退出了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房间中亲戚些看着刘小乖来,都叫着她,大家都知道刘小乖是高材生,而且刘小乖比较开朗,也很会和亲戚些打成一片,大家对刘小乖的印象都很好,都说刘小乖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

    阿丽也没有推脱,两个人一起走进姚父姚母的房间。

    阿丽走在前面,刘小乖小跑步过来,亲昵的拉着阿丽的手臂。

    “好。”

    “哦,那我们一起过去吧。”

    “在房间。”

    “哦。我就说你怎么在电梯门口。妈他们呢”

    “嗯。”

    “哥哥刚走”刘小乖似乎是有些遗憾。

    “我送坤爷离开。”

    “你怎么在这里”

    “嗯。”阿丽笑了笑。

    另外一个电梯的门突然打开,刘小乖出现在门口,看着阿丽,热情的叫着她,“姐。”

    阿丽转身,准备回酒店。

    明天就结婚了,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心里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但好像也不是那种特别特别期待,总觉得,就算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情了吧。

    姚贝坤坐在电梯离开。

    “拜拜。”阿丽挥手。

    “走了。”

    “好。”

    “我走了,你自己早点休息,听妈说你5点就要起床化妆,自己早点睡。”

    阿丽也不多说。

    “她就是瞎操心。”

    “贝坤,你妈妈让我给你说一声,你晚上要和兄弟些喝酒,让你少喝点,明天忙的事情还挺多。”阿丽温柔的提醒。

    姚贝坤一向也是自来熟的人,很快就和亲戚些热腾了起来,还陪着他们打了两把牌才离开。离开的时候,阿丽送姚贝坤电梯。

    倒是阿丽表现的很大度,亲热的叫了他们,又招呼着亲戚。

    刘母看着阿丽来了,也不太热情,之前和阿丽有些斗了嘴,现在到不知道该怎么去招呼。

    阿丽直接走进姚父姚母住的房间,里面好多亲戚都围在一块,聊天打扑克,热火朝天。

    阿丽暗自笑了一下,车子很快到达酒店门口,姚贝坤陪着阿丽进去。

    爷真是牛逼。

    “也不看看爷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让住廉价的地方。”

    阿丽点头,“妈真的安排得很好,我们家的亲戚好多都没有住过这么高档的酒店。”

    “是这酒店吧。”姚贝坤看着前面的酒店,问阿丽,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有任何情绪变动。

    阿丽就知道,这种敏感的问题还是不要问了,问了不是让自己心里添堵吗

    “我”姚贝坤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没想过后悔,倒是到现在都不怎么想结婚。”

    阿丽看着他的侧脸,“坤爷,你会不会后悔”

    姚贝坤没有多说。

    “其实我们那地方个,22岁有孩子的,挺多的。”阿丽解释。

    “你才22岁。”

    “不会。”阿丽回答,没有半点犹豫。

    姚贝坤转头看着阿丽,突然说道,“你嫁给我会不会后悔”

    姚贝坤开着车,两个人也不多说话。

    阿丽跟着姚贝坤出门。

    这段时间还是那样,姚贝坤总是不太经常回家。

    姚贝坤是下午4点钟回到别墅的。

    两个人这么又说了会儿话,姚母怕她明天太累,就让她多休息,为了风俗习惯,阿丽晚上是要去酒店过夜的,姚母让姚贝坤亲自送阿丽过去,顺便和阿丽那边的亲戚打个招呼。

    从小就没有和父母这么亲昵过,却对着姚母,自然而然的就亲昵了起来。

    阿丽笑着,靠在姚母的肩膀上。

    “阿丽,真是妈的好孩子。”姚母拉着阿丽的手,安慰的说着。

    当然,说出来的话,又被姚母狠狠的敲了个响头。

    姚贝坤当时都忍不住嘀咕着,也不知道是他结婚,还是他妈二婚了

    说起拿结婚证那天,姚贝坤分明一副随时都想要逃跑的表情,姚母就一直在旁边碎碎念,而真正那大结婚证的那一刻,她分明觉得,姚母比他们任何一人都开心。

    其实前几天和姚贝坤去民政局拿了结婚证后就改口了,却总是会叫错。

    “我也很庆幸,能够有你这么好的婆婆。阿姨不,妈妈。”阿丽叫着她。

    “我反而很喜欢你阿丽。”姚母拉着阿丽的手,“你跟我女儿贝迪很像,从小就不争不抢的,心底善良,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从小就担心她长大了出生社会会吃亏,却没想到,她真正的痛苦在她的婚姻上。想起,还是会角儿有些心疼。阿丽,这段时间有你这么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像我女儿陪着我一样,觉得特别亲,我真的是很庆幸,我们家贝坤娶了你。”

    “也不是不好。”阿丽说,“我父母比较喜欢妹妹,而且比较贪财。但他们又没办法赚到钱,看着谁家谁家有人赚了钱就会很嫉妒。我从小就比较懦弱,成绩一般,也没有什么特长,我妈可能就觉得以后我没有多少发展前景吧,对我就没什么期望。倒是我妹妹成绩一直很好,也会说话讨人喜欢,所以我父母比较喜欢她。”

    “你和父母关系是一直不好吗”

    阿丽笑着点头。

    姚母笑了笑,“别看我现在一直深居家中,贝坤他爸也是这么在商场上奋斗这么多年,我多多少少也会跟着他出门应酬,自然就要学会些交际,以及一些察言观色。所以说被人嫉妒的所谓豪门家庭,并不是一个真的很幸福的地方,也就是吃穿比别人好点,真正心里的压抑,并不会比平常人好过。”

    她没想过姚母会看得出来。

    阿丽一顿。

    “你和你父母关系不太好”姚母随意的口吻说着。

    “嗯。”

    “阿丽,刚刚是你母亲打来的”姚母喝了口茶,问道。

    姚母还在和婚庆公司商量着,每一个流程都确认无误,阿丽也加入其中,讨论了半响,总算是一切尘埃落地,姚母有些累的和阿丽坐在沙发上,佣人捧上茶水。

    她放下电话,走向姚母。

    可终究也是,真的忍到一定程度了。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对父母说过如此重的话

    怀孕后,是不是情绪也没办法控制了

    阿丽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你好好给我说,我为什么相信不和你说了,我挂了”刘母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猛地一下就把电话挂断了。

    不管姚贝坤怎么被姚母嫌弃,怎么被她打骂,但在姚母心中,儿子还是会捧在手心的,而她,好像真的是捡来的似的,从小就得不到任何关爱,也不是说他们父母不爱孩子,对小乖明显就好得多。

    同样都是母亲。

    “我说了你会相信吗在你心目中,我这个女儿到底有价值吗你大概会觉得,一切都是骗人的,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嫁入这么好的家庭。”阿丽说,不准备控制自己的情绪。

    刘母脸上有些挂不住,口气也有些不好,大概是为了掩饰尴尬,“你怎么不早说他们家这么有钱”

    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母亲总是不会站在她的角度上,为她考虑为她争辩。

    阿丽说着,真的有些,心寒。

    阿丽也没有顾她母亲的情绪,又说道,“你们住的酒店,一个包房的费用是1288元,你们晚上吃的饭菜,一桌是5888元,来参加婚礼的明天还有伴礼拿回去,每一份的价值在888元。妈,你觉得你女儿有那个能力,拿出这么多钱来,随便用你真的太看得起我了”

    这一次,明显带着些讽刺的强烈口吻,让刘母瞬间说不出一个字。

    阿丽从小就不太会反驳她,什么时候她的打骂她也都是忍着,从来不会这么顶撞她。

    刘母一怔。

    阿丽不想和她吵,她这个时候正在和姚母定最后一次婚礼时间安排和现场流程,她对着姚母微微一笑,走向外面的后花园,说,“妈,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你觉得你女儿就是当了4年妓女而已,钱可以多到随便挥霍,我给了你60万我还能有几百万来随便花,你当我是金子做的吗这么能赚钱”

    “大家都在说,说这次的结婚安排都是你自己的钱,就是为了打肿脸充胖子,我说刘小丽,婆家没钱就算了,你这样做让我多尴尬,还真的以为我们家爱面子爱疯了”刘母将所有怒气都发在了阿丽的身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些闲言闲语其实是包不住的,很快就传入了刘母的耳朵里,刘母也气得不行,拿起电话就给阿丽拨打,声音又大,“刘小丽,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的安排是不是你自己掏的钱。”

    有些喜欢嚼舌根的中年妇女就聚在一起念念有词,说指不定这都是阿丽自己赚的钱,然后自己办的这场酒席,想想阿丽这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嫁给这么好的家庭,肯定是为了面子自己掏腰包,还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阿丽家的亲戚全部都被安排到了五星级大酒店,姚家几乎承包了酒店,这本来就让刘母在亲戚家中大肆宣扬说阿丽嫁得好的话更是得到了验证,而且是超乎预料的验证,刘母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阿丽的婆家这么有钱,亲戚们刚开始也是看不起阿丽的,觉得阿丽就是做妓女的,怎么可能会像刘母说的那样嫁得好,看着这住酒店的架势,让人根本就是嫉妒到不行

    这么一直忙碌着,就真的到了结婚前一天。

    拍完婚纱照,就开始挑选结婚地点,婚庆公司,买各种结婚需要的东西,结婚是大事儿,姚母一直说不能马虎,所有任何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姚母亲自在做,阿丽真的觉得有这么一个婆婆,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姚贝坤又极其的不配合,婚纱照拍摄当天几乎是各种事故频繁发生,后来姚母亲自到现在监督,姚贝坤才老实的配合工作人员,一天下来,让阿丽也累的够呛。

    姚母带着阿丽去挑选婚纱,当然也要拍摄婚纱照。

    接下来的这大半个月,为了结婚的事情,阿丽就真的忙了起来。

    反正,既定事实。

    也罢。

    本来不想这么抱着阿丽睡觉的,一躺在床上,就自然而然的去摸她的身体,然后抱着她,觉得很暖和。

    本来不想在这里睡觉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还是在这里睡了。

    晚上也不知道到了几点,姚贝坤悉悉索索的回到床上,搂抱着阿丽睡觉。

    她放下电话,转眸看着姚贝坤还在打游戏,自己翻身,躺在一边,默默的睡觉。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很喜欢很喜欢的妹妹,现在反而越来越应付。

    阿丽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

    “拜拜。”

    “嗯,我知道,拜拜。”

    阿丽微笑着,“你还小,先读书吧。”

    “你嫁给姚贝坤后肯定也会认识很多这些人,到时候你就可以帮我多介绍几个了,有个姐姐真幸福。”

    “你也会的。”阿丽随口应付着。

    “嗯,那我挂了。最后还是祝福你啊姐姐,你可是我们那地方,目前唯一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镇上人估计全部都羡慕你到不行”

    她默默呼了一口气,“小乖不早了,我现在怀孕了很嗜睡,就不说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不是周末,你还要上课。”

    那个时候就算是妈妈怂恿了,但前提也真的是因为,小乖生病了。

    阿丽觉得自己真的不想去回忆曾经的事情。

    “还好不知道,要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把你给卖了。”小乖看似无心的说着,“我妈那个人忒现实了,为了钱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当年你去夜场上班,都是妈怂恿的吧。”

    “暂时还不知道。”

    “妈应该不知道姚贝坤家的情况吧”

    阿丽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嗯了一声,不想多做解释。

    “姐你还是这么善良。要是我,我根本不会这么给妈,她太贪财了不过也是,你现在嫁给了姚贝坤,他这么有钱,你也差这点小钱。”

    “没什么,妈留着就留着吧,她这么大半辈子,该享受就好好享受。”

    “她这么说,指不定就是留着自己挥霍,你怎么能够把钱给妈呢,那就是羊入虎口,你觉得还能吐出来吗”小乖有些激动的说着。

    “嗯,妈说留着以后你在上班了可以给你做首付款。”

    “我就知道姐不会计较的。”小乖说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对了姐,妈说你把存款什么的都给她了”

    现在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热情起来,有些时候想要和妹妹回到从前,却总是觉得,有了一个鸿沟,迈不过去了,所以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事情过了就过了,没什么。”阿丽有些不冷不热。

    “原来啊。没想到你们感情这么好。我当时和哥哥一定让你很伤心吧。”那边似乎有些难堪。

    “嗯,是他,我坏了他的孩子。”

    “那挺好的。”那边似乎是强忍着欢笑,“我听妈说,是姚贝坤就是哥哥”

    “是啊,这个月底就会结婚。”

    “今天听妈说起。”

    “嗯。”

    “姐,你要结婚了”

    正在自己睡意朦胧的边缘,阿丽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阿丽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远远看着小书房还闪着亮光,姚贝坤带着耳麦玩得不亦乐乎,阿丽接通电话,“小乖。”

    阿丽心里嘀咕,这次躺在床上,就再也不起床了。

    为好不得好。

    阿丽嘟了嘟嘴,还是回到了床上。

    “睡觉去,我身体好着呢”姚贝坤不耐烦的说着。

    阿丽看着她。

    姚贝坤转头看着阿丽,看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裙,身上批了一件薄衣服,手上拿着吹风机,长长的头发有些凌乱,眉头微皱,“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去睡觉”

    她又从床上起来,去浴室拿出吹风机,“坤爷,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吧,否则容易感冒。”

    睡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好像也睡不着。

    “哦。”阿丽应了一声,她自己躺下来睡了。

    “这么早睡不着。”姚贝坤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坤爷,你不睡觉吗”阿丽问他。

    姚贝坤洗了不到10分钟,就走了出来,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一身还滴着水,也不在乎的坐在房间衔接的一个小书房内,似乎是在玩游戏。

    阿丽看着地上的衣服,又起身将衣服捡了起来,规规矩矩的放在一边空置的沙发上,每天都会有佣人上来收拾脏衣服去洗掉,她倒是不用自己去洗。

    姚贝坤将衣服脱得就剩下一条四角内裤,满地的衣服被他随意的扔在地上,然后大大咧咧的去了浴室。

    阿丽默默的又躺回了床上。

    “睡觉去。”姚贝坤不耐烦的说着。

    这个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吗

    阿丽正往浴室走的时候,姚贝坤突然叫住她,“你挺个大肚子,给我放什么水,我自己去放。”

    “嗯。”姚贝坤自然的应了一声。

    “坤爷,我去帮你放水。”

    姚贝坤一走进房间就开始脱自己的衬衣和裤子,似乎是准备洗澡的节奏。

    阿丽顿了顿,也跟着他走进去。

    姚贝坤起身越过阿丽身边,往房间内走去。

    阿丽突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哦,我来睡觉了。”姚贝坤丢下一句话。

    “不是,不是,我就是想要叫你回房间睡觉。”阿丽解释,就怕惹得姚贝坤不开心。

    “你很想我走”

    “我先看看你,走了没”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你要做什么”姚贝坤口吻不太好。

    阿丽看着他,有些尴尬。

    房门刚打开,姚贝坤就出现在了门口。

    阿丽就这么不停地在床上折腾着,最终还是起了床,批了一件单衣,打开房门准备去看看姚贝坤。

    翻来夫妻,也有些睡不着。

    她自己去洗了个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将房间的灯关上。

    姚贝坤在楼下,她其实不知道今晚的姚贝坤会不会回到房间睡觉。

    阿丽也回到房间。

    倒是姚父姚母,毕竟年龄大了,这一天坐了这么久的车身子遭不住,回到家后就早早的入睡了。

    中途在半路上吃了点晚饭,回到姚家别墅已经晚上9点多。索性阿丽这一路没有什么妊娠反应,倒是趴在姚贝坤身上睡了一会儿,到家也不觉得特别累。

    一坐又是四个小时。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