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三章 撕破真面目(二)自取其辱

第四十三章 撕破真面目(二)自取其辱

作者:恩很宅
    “不能算了。”阿丽对着刘小乖,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无比,“你不计较,我现在开始计较了。”

    “你是真的想要逼死我吗?姐。”刘小乖狠狠的哭着,“你还嫌我不够丢人吗?你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亲姐夫,轻薄了我?!你想过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吗?”

    “你以后怎么嫁人那是你的事情。但现在,我就是在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亲姐夫,到底有没有轻薄你!”阿丽笃定的口吻,从未有过的坚定。

    刘小乖是真的有怕了。

    当着这么多亲戚的,她不能被姐姐这么揭穿。

    “你还是我曾经那个,对我好的,一心都只为我考虑的姐姐吗?!从小到大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因为一个男人而变成现在这样鱼死网破的局面,你真的不觉得遗憾吗?”刘小乖开始故意扯开话题。

    她想用这样的方式,就算是感化她姐也好。

    “小乖,你觉得我们还能够回到从前吗?”阿丽问她。

    “可以的。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爱的家人。”刘小乖肯定的说着。

    “可惜,真的晚了。”阿丽眼眸一转,似乎不愿意再给刘小乖机会,转头对着姚母,“妈,麻烦你帮我报警。”

    “好,我马上报警。如果是我儿子做了错事,我老太婆今天就在这里发誓,我会亲手将我儿子送进监狱,绝不手软。如果没有,我希望刘小乖,能够给我儿子一个清白。”姚母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怎么也不会像刘母那样慌了神,只知道一味的抱怨和憎恨,没有半点气度可言。

    “大家都听到了。”刘母插嘴,对着自己这边的亲戚说着,“你们今天就帮我当个鉴证,我绝对不能这么委屈了我的两个女儿!”

    “好,我们今天就都不走了,如果事情没解决好,我们绝对不离开。”有亲戚开始起哄了。

    渐渐地,起哄的人越来越多。

    全部都一致的站在了刘母那边,一心想要讨个说法,得到好处。

    刘小乖听着耳边的话,脸色越来越白。

    事情,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闹得这么大。

    她看着姚母拿着手机,在拨打电话。

    不。

    不能!

    她不能坐牢!

    她坐牢了,肯定会被退学!

    她的前程就全部完了!

    “别报警!”刘小乖突然撕心裂肺的吼着。

    姚母看着刘小乖。

    刘小乖哭着祈求,“别报警,不要报警。”

    “刘小乖,你是傻的吗?!被人这么欺负了,你还不知道反抗,你平时这么会说,现在居然想要吃哑巴亏!”刘母受不了的骂着自己的女儿。

    刘小乖的眼泪一直没停过,现在似乎是越发的凶猛了。

    “没有。”刘小乖小声的说着,几乎自己有自己能够听到。

    “你说什么?!”刘母不耐烦的大声吼着。

    “没有发生。”刘小乖的声音依然很小。

    “刘小乖,你不会大声说话吗?!你给我大声点!”刘母激动得,几乎想要跳脚了。

    “我说没有发生,我和姚贝坤,什么都没有发生!”刘小乖突然吼了出来,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姚贝坤讽刺的笑了一下。

    他喝醉了是什么状态他自己清楚得很,人都快死了,他根本没能力“犯罪”!

    原本吵吵闹闹的套房,瞬间安静了。

    大家似乎都在消化刚刚刘小乖说的话,太过震惊到,根本就是让人不敢相信!

    刘母是真的懵了。

    她直直的看着刘小乖,“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你乱说什么话!”

    刘小乖咬着唇,唇瓣在此刻几乎咬破。

    说出来后,看到这么多刺眼的目光,她也恨不得去死。

    “刘小乖,你给我乖乖的待在那里!你们其他人也别走,我来报警!”刘母激动无比,她拿出手机,手指都是颤抖的,大概是压抑不住的愤怒。

    “妈,你是想要让我这辈子就这么毁了吗?!我不想坐牢!”刘小乖哭吼着。

    她真的没想到,原本自己的一己私欲就变成了现在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刘母拿着电话,身体在发抖,手指却终究没有按下去,她突然大步上前,拉着刘小乖的手臂,就狠狠的一下一下打着刘小乖的头,“你是有病啊,你做出这场戏,你是想要逼死我吗?!啊!”

    刘小乖也没有反抗,就任由自己的母亲这么打着。

    阿丽看着这样的画面,心口有些闷得难受,但终究还是这么平静的,远远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有多下贱,要这么爬上你姐夫的床?!”刘母一边打着,一边狠狠的咒骂着。

    刘小乖死活不说话。

    “说话!”刘母几乎吼破了嗓子,“这么多年,我吃的穿的,什么好的都给你,供你读大学,让你上了这么高等的学府,你就学了些这种低贱的东西回来?!”

    刘母没有多少文化,在吵架的时候,就只会用这样直白到毫无修饰的,无比伤人的字眼。

    刘小乖终究听不下去了,她一把推开刘母,狠狠地说着,“我就是嫉妒我姐,凭什么她一个妓女,还能够嫁入豪门!凭什么!我这么努力读书,我这么洁身自好!而我在学校却因为我没有富裕的家庭而贝很多同学看不起!我凭什么要遭受这些!”

    终于,说出来了。

    阿丽看着刘小乖。

    所以,就算他们是亲姐妹,小乖也把自己和她分得很清楚。

    是真的有些心寒。

    曾经那么抱在怀里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刘小乖,就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

    刘母似乎是不相信自己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一刻真的气得,不停的撞墙,一边撞着一边说着,“真是作孽啊,作孽!”

    亲戚些看着刘母这么自残,连忙把刘母拿过来,桎梏住,不让她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刘母是哭得没了力气。

    亲戚些一直在好生安慰。

    “小乖,穿上衣服离开吧。”阿丽觉得,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她承认她今天用了残忍的手段逼着刘小乖认了一切,让所有人看清楚了事实的真相,阿丽其实并不快乐,因为答案,往往并不是自己真的很想要的。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一再妥协。

    刘小乖看着阿丽,看着她这么大获全胜,还一脸冷静的模样,心里的怒气更甚,她怒吼着,“你高兴了?!现在看到了我这么难堪的样子,让所有亲戚朋友都看不起我了,你就高兴了?!你曾经对我说过,只要是我喜欢的,你都可以给我,到现在,我就是喜欢你一个男人而已,你就这么来对付我,你就让我恨不得想去死!刘小丽,你觉得你自己很高尚吗?!”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很高尚。我也不否认,我以前说过,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可以给你。但是刘小乖,人是有道德底线的,什么东西该拿什么东西该要,你读过这么多书,还需要我教你吗?!”

    “我不需要你给我说什么大道理,你就是个妓女而已,高中都没有毕业,你没有资格和我说什么书本文化,我会觉得你玷污了书的纯洁!”刘小乖毫不留情的说着,一字一句,分明就是在不停的嫌弃。

    “我为什么当妓女?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但是刘小丽,你别不否认,你也贪财!你不是贪财,你为什么在给我赚足了医疗费后,还是在那个场子一直不走?!你不还是就觉得,躺着赚钱的方式,最好吗?!”

    阿丽看着刘小乖。

    所以两姐妹的情面,真的在这一刻,撕得体无完肤。

    阿丽正欲开口。

    一边的姚贝坤突然开口了,他说,“如果我告诉你,你姐在这个场子这么久以来,由始至终只有我一个男人,你是不是呕出一碗血出来?”

    刘小乖不相信的看着姚贝坤,一脸不相信,“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如此。你姐只有我一个男人,由始至终!否则你真的以为像我这样的身份,还真的会娶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所以呢,相对而言,你这样的‘处女’倒是比她那样的‘妓女’更加的肮脏。如果我没记错,前不久你还主动爬上过我的床,当时你说什么来着,你说你只是喜欢我,你不要我负责。好在,我虽然不排斥女人,但也并不是来者不拒。而你,恰恰就属于我绝对不会碰的女人,还刚好,没有之一!”姚贝坤说得漫不经心,但是每一字每一句都跟针一般刺在刘小乖的心头,拔都拔不出来。

    刘小乖的脸色已经白得彻底,她摇着头,不相信的摇着头,“我不会相信你们编织的谎言,我不会相信……”

    “你要不要相信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是说出我的实话而已。刘小乖,你其实应该感谢你姐,不是你姐,你的下场比你现在得到的,会惨烈一百倍。这句话,我劝你不要质疑!”姚贝坤眼神中闪过一道凌厉的眼神,不寒而栗。

    刘小乖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发抖。

    阿丽看着床上的刘小乖,看着姚贝坤。

    对她而言,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她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

    但现在,一切似乎都变了。

    人心,是最不能最不能,恒久的东西。

    她眼眸微动,粉嫩的唇瓣微启,对着刘小乖,静静的说着,“小乖,我回答你,为什么我会一直留在那个场子,在赚足了你的手术费后,还会留在那里。”

    刘小乖看着她。

    姚贝坤也看着她。

    那一刻,莫名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紧张。

    这样的紧张,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了,就算拿着真家伙去做事情,也不会这般,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波动。

    “我喜欢姚贝坤,很喜欢。”阿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可以长得这么帅,笑起来的时候这么好看。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在浩瀚之巅,当时我在驻唱。他走过来,对着我说,你会唱小兔子乖乖吗?”

    姚贝坤满脸黑线。

    为什么感动的事情,总是这么让人觉得滑稽。

    在场的人,似乎就有谁,在这般严肃的环境下,笑了。

    “当时他喝醉了。醉得大概是记不得我是谁的。我当时也回答他了,我说,我会唱。然后他给了我一沓钱,那是我进那个场子,赚到最多的一笔小费,一共有2200块。那晚上,我给他唱了一个晚上的小兔子乖乖,唱到嗓子都哑了,嘴都麻木了,但那晚上,他却再也没有看过我一眼。”阿丽说,似乎在回忆,回忆中,有些无奈,也有些忧伤。

    姚贝坤其实自己已经记不得了,喝醉了做过的事情,而且是丢人的事情,他一般都自动跳过。

    “后来,我也没有再见过他,尽管知道他经常来这个场子。可是人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般的,阴错阳差。直到,你生病,我出卖我的第一次。”

    “那一次,本来不是给姚贝坤。当时心里的滋味……我真的文化程度不高,形容不出来的难过。好在,被人嫌弃了,然后姚贝坤就好心的把我收下了,我们发生了关系,那是我的第一次,有钱,还挺庆幸,至少是自己喜欢的人。后来,我就留下来了,因为姚贝坤,因为喜欢他,所以想要留在他身边,当时只是单纯的想着,能够每天看到他就好,从没奢望过,他会回头多看我一眼。而在那个场子,唯一可以生存下来的方式,只有当妓女。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负责陪客,从来不跟着客人出台,但这样真的很辛苦,客人会觉得我在装,少不了被揍。就在我实在以为自己坚持不下来时,我当了老鸨,名正言顺的不用接客了。”阿丽静静的说着。

    这是她的经历。

    以前都埋在自己内心深处,不是不想说,而是觉得没多大意义。

    到此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不愿意这么去控制,不愿意控制自己内心的情绪。

    对。

    其实让她承认喜欢姚贝坤,喜欢得那么深,不难。

    她只是不想要给了他负担。

    她一直觉得,喜欢一个人,就默默的就好。

    他能够感受,能够给予回应,最好。

    如果不能,就算了。

    自己独自喜欢着,就行。

    她还是那么平静的对着刘小乖,“小乖,我也有少女梦,我也喜欢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游戏。可是,社会是现实的,很多东西,不是你想就能够拥有!徐志摩说,吾会寻觅吾生命灵魂唯一之所系,得之,我之幸也;不得,我之命。”

    刘小乖被说得哑口无言。

    “能够给你说的就这么多,从今以后,好好照顾自己。”阿丽说完,就转身走了。

    这次走得潇洒。

    没有因为任何人而停留脚步。

    今天做了很多,做了很多平常没有做过的事情。

    她不后悔,只是心累。

    她回到房间,关上房门。

    此刻,让她这么安安静静的,睡一会儿。

    至于接下来会怎样。

    她打算,顺其自然。

    ……

    阿丽离开后,套房有过一秒的安静,下一秒,就又开始吵吵闹闹。

    亲戚些也被阿丽的表现所震慑,这么处事不惊,这么沉着稳定,丝毫没有像刘小乖和刘母那样,完全是泼妇骂街,毫无形象,阿丽是彻底的洗刷她在心目中的地位,这让人惊叹。

    而且不得不说,刚刚阿丽说自己的经历的时候,说喜欢姚贝坤的时候,也让人有些动容。

    一个女人,能够这么隐忍着这么坚持着喜欢一个男人。

    这份情谊,似乎就应该得到这样的幸福。

    阿丽的结局,无可厚非。

    倒是刘小乖。

    这次真的丢尽了面子,原本那个高高在上被人羡慕,现在被大家所不屑。

    成绩再好,品行如此恶劣,只能说家教确实不好。

    一个妈生的两个女儿,差距怎么就能够这么大?!

    大家看刘小乖的眼神,也变得不屑了起来。

    一向优越惯了的刘小乖哪里受得了这些目光,她在一阵沉默后,突然爆发,“你们看戏的,都给我出去!”

    如此没有礼貌。

    三大姑七大婶的开始碎碎念着,一些不好听的话,一字不漏的传在刘小乖的耳朵里,刘小乖从没觉得自己这么难堪过,从没有这般的,恨不得一头撞死!

    姚母其实是愣怔了很久。

    她脑海里面似乎还不停的萦绕着,刚刚阿丽恬静的模样,她的话不轻不重,温温柔柔,却字字清楚。

    这么一个重情的女孩儿,怎能够不让人心疼。

    她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看着他似乎也突然陷入了沉思,眼眸微动,转身对着其他亲戚朋友说着,“不好意思,让大家笑话了,都是一个小插曲,过了就算了,大家都先出去吧,休息的休息,打牌的打牌,让他们换好衣服,出来。”

    亲戚看主人家发话了,也不多说,大家安慰着刘母离开。

    陆陆续续的亲戚都走了。

    姚母却没有离开,她对着刘小乖,语气严厉了些,“你现在穿上衣服,按照你姐的话,走吧。”

    刘小乖看着姚母,咬牙,掀开被子,赤。裸。着,穿上了地上的衣服。

    这个过程,姚贝坤甚至连看都没有看。

    刘小乖穿着衣服离开了。

    姚母看着姚贝坤,“其他我也不想多说了,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会选择去看看阿丽。今天发生这种事情,从头到尾,她都一直相信你,这点,作为你老妈的我,都没有做到!”

    姚贝坤看着自己的模样,张嘴想要说什么,咽了咽口水,终究没有说出来。

    “你自己看着办,我去招呼客人了。”姚母也离开了。

    房间内就剩下姚贝坤一个人。

    地上还有他乱七八糟的新郎服,看上去已经皱巴巴。

    他突然靠在床头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他脑海里面只是一直在想,他是不是对阿丽真的很不好?!

    否则,他怎么就没有发现,阿丽这么喜欢自己?!

    这么喜欢。

    喜欢了这么多年!

    喜欢到,这么默默无闻。

    那么当时,当时她提着行李从他的别墅离开时,她是什么感受?

    他只有过一秒的难受。

    因为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身上浪费了时间。

    那么她呢?!

    她是不是,一直在难受。

    他让她打掉他们孩子的时候,她什么感受?!

    他只有过一秒的烦躁。

    因为觉得自己不可能就这么结婚,成家。

    那么她呢?

    她是不是,心都寒透了。

    姚贝坤觉得自己此刻,突然有些呼吸不过来。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从未发生过,而他大概,也隐约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

    他掀开被子,正准备起床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姚贝坤赶紧捂着被子,看着来人,哭笑不得,“女神,你都不会敲门的吗?!”

    乔汐莞看着赤。裸。着上身的姚贝坤,看着满地的衣服,“又不是没见过!”

    “你看我过?你偷看过我?!”姚贝坤又犯二了!

    乔汐莞翻白眼。

    小时候看过,当时玩家家酒,她和姚贝迪帮姚贝坤洗澡,差点没有把当时小不点的姚贝坤皮擦破,听说从那以后,姚贝坤好多年都惧怕洗澡。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乔汐莞不想啰嗦,直奔主题。

    “没什么,都过去了。”

    “我是不是给你提醒过,你小姨子有小心思。”

    “……”姚贝坤不说话。

    “阿丽呢?”

    “回房间休息了。”

    “听说她当众拆穿了刘小乖,然后还了你一个清白。”乔汐莞是真的没有料想到阿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奈何当时有些事情,她和顾子臣离开了一会儿人,回来时就听到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还好结局是她想要的,否则她分分钟将刘小乖那女人给弄死!

    “我也很诧异。”

    “还听说,阿丽给你表白了。”

    “我更诧异。”

    “姚贝坤,好好珍惜吧。这个世界上,找到对的人,不容易!”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又走了。

    总是这么风风火火。

    他曾经以为,自己会找的老婆绝对是像霍小溪,像乔汐莞这般,霸气十足的女人,他从未想过,会和阿丽结婚,所以由始至终,这场婚礼,他都觉得自己不由心,他都觉得自己,时刻都可能甩手从婚礼上,走人!

    阿丽。

    刘小丽。

    姚贝坤默默的叫着这个名字。

    这么不好听的名字,就真的写在了他的名字旁边。

    就真的会在他以后的人生岁月里,不停的重复在他嘴边?!

    他深呼吸一口气,终究还是掀开被子,穿上了新郎服。

    他站在穿衣镜前看了看自己。

    衣服是有些皱了,好在阿丽都说了,他长得帅。

    他这么帅,就不用在乎,穿的什么了。

    他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转身,走向门外。

    打开房门。

    阿彪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坤爷对不起。”

    姚贝坤扬眉。

    “你让我看着刘小乖,因为我临时有些事情先离开了,没能够阻止她对你下手,你可以惩罚我。”

    “你先说说,为什么事情离开?”姚贝坤看着阿彪,眼神一直看着隔壁紧闭的房门。

    “武大怀孕了。”

    “啊?!”姚贝坤猛地看着阿彪。

    “是我的孩子。”

    “废话!”姚贝坤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她今天在家里跳绳。”

    “……”他师父能正常点吗?!

    “说或许蹦蹦,孩子就给蹦没有了。”阿彪继续说。

    姚贝坤已经无语了。

    “刚刚还说要去买呼啦圈。坤爷,对不起,我现在要离开了。”阿彪似乎是绷不住了,脸上出现了焦急无比的神情。

    “去吧,你就不该离开我师父一步。”姚贝坤实在觉得,阿彪以后的日子很辛苦。

    “谢谢坤爷。”

    话音落,人几乎就不见了。

    姚贝坤看着他离开的那个方向,回头看着那扇门。

    听说,幸福就是从,一扇门开始。

    ------题外话------

    今日的抢楼送书活动正在继续,具体活动内容看公告哦!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小宅觉得很幸福么么哒。

    小宅闪了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