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四章 姚贝坤结局

第四十四章 姚贝坤结局

作者:恩很宅
    团购时间有限,团购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先到先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团购时间有限,团购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先到先得。

    团购时间有限,团购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先到先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宅携带本文男女主角顾子臣和乔汐莞,期待你的参与。

    团购截至时间2015年12月6日24点。

    需要团购的亲,入群378414307找管理要团购资格。

    小宅现在正在组织粉丝团购豪门长媳,机会难得,小宅会亲笔签名、寄语,还有惊喜小礼品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哦。

    如下:

    另外,小宅有个很重要的通知,亲们抓紧时间哦

    亲们期待哦

    贝坤结局了,接下来就是小猴子了。

    ------题外话------

    而已。

    去年

    上面写着“潇夜和姚贝迪,永恒”,日期是xx年,分明就是去年的事儿。

    她顺着姚贝坤的方向,看着一把铜锁。

    印象中,似乎并没有看到姚贝坤哭过,但此刻,去看到他眼眶红透了。

    阿丽看着他,有些诧异。

    姚贝坤脚步突然顿住了。

    两个人相拥着走过铜锁。

    尽管姚贝坤总是一脸不屑。

    很多婚前没有的浪漫,在婚后都实现了。

    他们也去挂了红丝带,上了锁。

    最后一站落在了西安,两个人去爬了华山,看了日落,看了日出

    国内国外。

    他们去了很多地方。

    他把两个孩子放在家里,带着阿丽到处去旅游。

    姚贝坤也不想再生了,这完全是影响他正常的夫妻生活。

    生完第二个孩子后,阿丽实在不想再生了。

    她虽然和小乖很少联系,但她还是对她带着祝福

    阿丽想,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所以选择生活的方式不一样。

    离开宴会的时候听人说起小乖,说她为了升职不折手段,不知道被多少人睡了。

    有一次阿丽在宴会上碰到过小乖,整个人都变了。

    生了孩子后,刘母也会经常来看阿丽,小乖却一次没有来过,听说大学毕业后就进了外企,因为能力出众,一度升职。

    姚母忧伤无比。

    生个女儿就这么难吗

    姚母完全是崩溃的节奏。

    阿丽又怀孕了,还是个男孩。

    后序。

    我也是,好爱好爱你。

    我也是,我也是

    她眼眶微红。

    没想到,这句话会来得这么容易。

    姚贝坤将她压在身下,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我也是。”

    她已经很习惯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阿丽甜甜一笑,“嗯,我爱你。”

    “说你喜欢我,说你最爱我”姚贝坤突然撒娇。

    “啊”

    “我怎么总是觉得你更喜欢我妈”姚贝坤不爽。

    “我也想要个女儿。”

    “是妈要求的”

    那晚上,阿丽躺在姚贝坤的身边,在他耳边说,“我们再要个孩子好吗”

    随着孩子的长大,姚母各方暗示,想要个小公主。

    阿丽有些失落。

    反而,姚贝坤会偶尔对着孩子说,“粑粑爱你。”

    阿丽只是很遗憾,到最后,姚贝坤都从来没有对自己表达过任何感情。

    故事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

    没多久,阿丽先出院了,武大紧接着也出院了。

    终究是,暖暖的。

    阿丽那一刻,有些五味杂陈。

    所以,当初,坤爷才会如此。

    在住院过程中,阿彪有一天突然给阿丽说,说当初坤爷之所以在她妹妹被人绑架后不愿意妥协,那是因为他到了那个位置,不会让人看到他的弱点,不管是谁,就算是他父母被绑架了,他也不会这么做,如果这么做了,会有很多人会用同样的方法来逼迫他,这样只会让他更无法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

    两个人经常带着孩子在一起。

    武大住在了阿丽病房隔壁。

    生个女儿,以后她怎么教她练拳击学格斗

    武大倒是很不屑,还说以为是个儿子。

    武大生的是个女儿,6斤,小小的,阿彪爱不释手。

    其他几个人都忍不住起皮疙瘩了。

    “好。不生了。”阿彪温柔的说着。

    生了孩子后的武大精神还挺好,一出来就狠狠的掐了一下阿彪,威胁道,“我再也不要生了”

    医生说或许是因为武大在怀孕期间经常走路的原因,所以会比较快。

    武大生孩子比阿丽顺畅得多,2个小时不到就生了下来,算是真的生的很快很快的。

    他只是脸红红的看着产房,然后焦急的等待。

    阿彪觉得自己真是很尴尬。

    连一向都不怎么容易笑的顾子臣都笑了出来。

    分明紧张无比的气氛,那一刻走廊上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外面的人都齐刷刷的看着阿彪。

    “”

    武大压抑的声音估计也是憋不住了,她忍不住尖叫,最后突然怒吼着,“阿彪你个王八蛋,你下次再搞大我肚子试试,我要杀了你痛死了”

    几个人在走廊外等着。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模样,当年她生孩子的时候,这个男人都没紧张过,真是吃醋

    顾子臣微点头,也有些紧张。

    “不知道,反正是发作了,现在在里面,还不让我进去。”

    顾子臣一来就问,“武大情况怎么样”

    没多久,乔汐莞和顾子臣也到了。

    阿彪点头,但还是明显的紧张到不行。

    姚贝坤这个时候也从病房出来,陪着阿彪,还安慰着,“没事儿,当时阿丽也是这么过来的,一会儿就生了。”

    武大的声音刚开始还算正常,似乎是在压抑,不愿意让自己听上去这么痛苦。

    “哦。”阿彪听话的在外面站着。

    “你在外面吧,有些产妇是不希望自己丈夫在旁边,放不开。”

    阿彪看着武大,看着医生。

    武大一把拽着他,“不准跟着”

    阿彪本来想要跟着进去的。

    阿彪也带着医生走向阿丽的病房,然后把武大送进了产房。

    乔汐莞说马上就赶到。

    武大怀孕这么久,如果不是顾子臣,指不定孩子早就不翼而飞了。

    武大就听顾子臣的话,如果顾子臣在武大会配合很多。

    阿彪已经跑了出去找医生,一边还给乔汐莞打电话。

    “我说了不要生了”武大发表,奈何肚子太痛,也不能做什么。

    姚贝坤连忙把孩子放在摇篮里面,走过去扶着武大坐在沙发上,“师父你休息一会儿。”

    “你听话”阿彪使了个眼神给姚贝坤。

    “你别去,我不要生”

    “你是不是要生了”阿彪惊呼,“你等着,我去叫医生过来。”

    “肚子痛。”武大眉头都皱了起来。

    “怎么了”阿彪紧张的看着武大。

    阿彪和武大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武大突然抱着自己的肚子,“痛”

    “嗯。”姚贝坤点头。

    “那我就不打扰坤爷你们了,我们先走了。”阿彪说着,明显的妻管严。

    “看也看了,我们走了吧。”武大似乎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谢谢。”阿彪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突然很庆幸阿丽这般的内向。

    “祝你好运啊,哥们。”姚贝坤实在没词语安慰。

    “就这几天,医生说随时可能发作,让武大多注意,最好是能够提前住院。不过武大说她刚买了西安机票,要去爬华山”阿彪似乎都能够平静的接受武大任何一出心血来潮了

    “预产期多久”姚贝坤直接问阿彪。

    当初就听说武大一天在家里面跳绳,后来又听说去游乐场非要跳蹦极,再然后又说要去南极登雪山,一切似乎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可想而知阿彪整天都过得有多提心吊胆,终于把孩子折腾到了现在也算是奇迹。

    不过武大还真的折腾了好久,到最后都没有把孩子给折腾掉。

    “”

    武大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肚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长这么大了”

    “武大姐,你也快生了吧。”阿丽看着武大的肚子,笑着问道。

    他丫的到底都怎么了

    有时候也想过罢工,但看着护工抱着他儿子换尿布的时候,自己又犯贱的要接受。

    姚贝坤自己都接受不了自己的转变。

    其实阿丽自己也没想到,姚贝坤真的会做这么多,当初刚从病房下来,她腿没力,都是姚贝坤抱着她上厕所的,后来孩子喂奶,她半夜睡着了,都是姚贝坤起来将孩子放在她胸前托着,没有吵醒阿丽。这几天真的是,完完全全的变成了24孝奶爸24孝老公。

    姚贝坤一副你丫的给我收拾好自己的表情,小心爷揍你

    这5天姚贝坤都陪着,虽然请了护工,很多事情却还都是姚贝坤在做,比如臭小子换尿布,擦屁股,阿彪带着武大来看阿丽的时候,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丽在病房中要住5天。

    儿子到底是他的,还是啊

    靠

    阿丽嘟嘴,还是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我说你给我安静的休息刚刚不痛得死去活来的吗给我闭上眼睛睡觉”姚贝坤怒吼。

    “哦。”阿丽点头,忽然又说着,“妈妈是不是真的很不开心啊”

    “我喜欢儿子,别搭理我妈了”姚贝坤不爽的说着。

    “妈妈有没有很失望啊,不是女儿。”阿丽问道,她也以为是个女儿,刚刚医生说是儿子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打击过度

    “跟着去陪你的儿子洗澡了。”乔汐莞笑着说。

    这个时候,不应该和他说话的吗

    姚贝坤觉得自己有些吃醋。

    阿丽看了一圈,开口道,“妈妈呢”

    其他人看着阿丽出来,都走了过去。

    阵痛的过程,真的太难受了。

    正时,阿丽从产房出来,脸色不是特别好,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虚弱,但明显的,似乎还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姚母跟着去了。

    姚贝坤把孩子递给护士。

    “我要带孩子去洗澡了,你们谁跟着我一起去看着。”护士忍不住提醒。

    其他人此刻也围了过来,看着小家伙,都忍不住的去逗了逗。

    臭小子哭得更凶了。

    姚贝坤皱眉。

    哭什么哭

    我长得很丑吗

    臭小子看着姚贝坤,原本没哭的,在看着他那一秒,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姚贝坤有些嫌弃。

    这么难看,像谁啊

    他完全是不知所措的把孩子抱起来,看着那个皱巴巴的臭小子

    “我是。”姚贝坤连忙上前。

    “孩子的父亲是谁”护士说着,“先抱抱孩子,之后我要带着先去洗澡。”

    说好的,她的小公举呢

    说好的小公举呢

    姚母是彻底的被打击过度。

    天助我也。

    哈哈

    姚贝坤突然邪恶的笑了两声。

    “是啊,6斤5两,还是个双眼皮呢”护士笑着说。

    “刘小丽生的是个儿子”姚贝坤确认。

    护士看着走廊上的人,看着他们无动于衷,自己也有些懵了,“那个,你们不是刘小丽的家属吗”

    所有人都以为是个女儿。

    怎么就带把了

    姚母不是说是个女儿吗

    走廊上的所有人又懵了。

    “”

    护士把孩子抱出来,笑盈盈的说着,“恭喜恭喜,生了个小少爷。”

    所有人都有些期待。

    不禁,有些期待。

    里面那个小家伙,大概更会让他们家庭恢复如初。

    心里有些安慰,从贝迪突然离开后,她就一直心情不好,尽管莞莞陪着,却终究没有彻底放开,阿丽的到来,终于让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看着姚母激动地还像个孩子似的。

    姚父轻轻搂抱着姚母。

    姚母是兴奋得差点晕过去,“老姚,老姚,阿丽终于生了”

    姚贝坤甚至不知道自己当时什么感觉。

    终于生了。

    生了

    病房内突然就没有听到了阿丽的声音,所有人正一阵紧张,就突然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

    医生正欲离开。

    “好。”

    “最好的。”姚贝坤强调。

    医生看着姚贝坤的怒气,也不再多说,“我这就去找麻醉师过来。”

    姚贝坤总是让人,啼笑皆非。

    有这么,这么不待见自己孩子的吗

    有这么,这么和医生说话的吗

    走廊上所有人都被姚贝坤的话怔的目瞪口呆。

    “玛德,要你老婆在里面痛得死去活来的,你丫的会这么冷静吗我听不下去了,我现在就要剖腹把里面那个小东西弄出来,看我不狠狠揍他”姚贝坤怒火冲天。

    “不再等一会儿吗既然里面的医生没有出来说要剖腹,就还没有到一定要剖腹的地步”医生还在做解释。

    他突然走向守候在外的医生,很肯定的语调说着,“找你们最好的麻醉师过来,我太太需要剖腹。”

    姚贝坤有些绷不住了,他听着阿丽的声音已经从刚开始的压抑到后面的尖叫再到现在明显已经沙哑而疲倦,生个孩子,就真的会这么痛吗

    怎么还没有生出来

    整整过去了5个小时。

    三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一个小时。

    乔汐莞也不多说,一行人就在走廊上焦急的等候着。

    “所以我在外面等着。”姚贝坤说。

    乔汐莞顿了一秒,没想到姚贝坤这次倒是比她考虑得还有细心。

    那个女人,就是会这样。

    “我去了,阿丽会忍得更辛苦。”姚贝坤解释。

    “你是不是男人啊”乔汐莞吼道。

    “我不去。”姚贝坤突然一口拒绝。

    很多事情过了就过了。

    其实女人,不太容易记仇的。

    乔汐莞心里一暖。

    大概是很后悔,没能够陪着她生孩子。

    乔汐莞话刚落,就感觉到一个男人的手臂,将自己抱得更紧。

    “老公可以进去陪着生啊。”乔汐莞直白道,“快进去吧,你去或许阿丽能够生得快点,至少心里会舒服些,这么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里面,会害怕的。”

    姚贝坤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姚贝坤,“你怎么不进去陪着。”

    这么在走廊上等了半个多小时,乔汐莞和顾子臣也来了,问了问情况,都有些焦急的在外面等着。

    姚贝坤也听着他们的谈话,其实他都有好几次憋不住想要让剖腹了,听着阿丽的叫声,他反而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心里一直压抑着,难受得很。

    姚母听着这么说,也不好再多说。

    “女人都会经历的,姚夫人不是以前也经历过吗”医生笑着说道,“放心吧,没事儿的,我们有专家医生在里面,会很快的。”

    “但是遭罪啊。”

    “顺产比较好。”因为是超级vip,除了接产的医生,还有其他医生在外面陪伴。医生好心的建议着,“而且你儿媳的情况,完全符合顺产,孩子不大,胎位很正。”

    她听着阿丽痛苦的声音,实在忍不住的说着,“要不别顺了,剖腹吧。”

    姚母在走廊上,听着阿丽压抑的痛苦声,自己几乎是停不下来一秒的不停的踱步,当年自己生贝迪的时候,恨不得杀了老姚,那样的痛苦,简直不堪回首,生姚贝坤完全是意外怀孕,当然,顺产二胎自然是轻松很多。

    阵痛是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都想象不到的一种疼痛。

    一到医院,阿丽就发作了。

    某一天的早上,阿丽突然破羊水了,一家人赶紧把阿丽送去了医院。

    孕期中的阿丽变了很多,孕期中的姚贝坤似乎也变了很多。

    孕期,阿丽会突然很想要吃某一样东西,姚贝坤会在一阵骂骂咧咧后,半夜出门去给她打包。

    孕期,阿丽身体越来越重,半夜偶尔会出现脚抽筋的情况,姚贝坤会抓着她的脚,帮她复原。

    孕期,阿丽半夜总是起床上厕所,姚贝坤分明很讨厌睡觉时被人打扰,却还是每晚都和她睡在一起,到后期,基本上阿丽一起床,他就负责开灯,形成了默契。

    孕期,姚母让姚贝坤陪着阿丽出门走走,姚贝坤看似不愿意,看似一脸不情愿的走在前面,却还是放慢了脚步,让阿丽跟着一点都不为难。

    这个男人,从来不说,却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阿丽说可以的时候,姚贝坤还是去了浴室,泻火。

    每次都关键时刻,姚贝坤自己都没办法让自己发泄。

    却总是不敢行事。

    身体长胖了,姚贝坤心心念念的胸部也因为孕期再次发育。

    阿丽真的被姚母养圆润了整整一大圈。

    怀胎10月。

    番外中的番外孩子出生

    贝坤番外完

    总觉嫁给了姚贝坤后,人生处处都会充满,惊喜

    阿丽嘴角一笑。

    “玛德”姚贝坤咒骂,“我妈居然在门口守着不准我离开”

    阿丽转头看着姚贝坤气急败坏的样子。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尽管存在很多遗憾。

    以后的日子会怎样,她不想要再去想象。

    满足于现在的一切。

    阿丽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

    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和姚贝坤能不能长长久久,也不知道姚贝坤是否喜欢自己,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从来没有正面的承认过,他对她有任何感觉。

    终究,离开了新房。

    阿丽只是这么忍受着他的脾气,以为他会离开房间,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抱着她睡在一起,第二天早上起来,姚贝坤的内裤湿了,姚贝坤咆哮着,说是自己这辈子的,奇耻大辱。

    因为没办法发泄。

    姚贝坤在关键时刻,发了脾气。

    那晚上,一点也不太平。

    阿丽承受着姚贝坤急切的身体,两个人越来越近。

    两个人,唇齿相贴。

    姚贝坤的唇就靠近了她。

    “啊”阿丽望着他,嘴微张。

    “亲一下可以吧。”

    “嗯”阿丽看着他。

    “阿丽。”

    男人的身体,最容易出卖自己。

    “哦。”阿丽笑了笑。

    “我也什么都没做”姚贝坤很不爽被人看透心思。

    “贝坤,医生说要3个月后才行”阿丽似乎感觉到姚贝坤的触动,小声的提醒。

    他身体在微微变化。

    这个女人,怎么就能够这么轻易的让他,触动啊。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模样,喉咙微动。

    彼此面对着彼此,阿丽脸红彤彤的,看上去可爱无比,她莹白的手臂伸向姚贝坤,在他的肩膀上按摩着,轻柔得当。

    “好。”阿丽点头,转身正面对着他。

    “阿丽,帮我按摩一下。”

    姚贝坤走进阿丽的浴缸里面,两个人坦诚的靠在一起。

    “哦。”阿丽点头。

    “我要一起洗。”姚贝坤说。

    尽管两个人之间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很多,想起都会脸红的瞬间。

    阿丽看着姚贝坤,然后有些,不好意思。

    正准备这么泡一会儿,浴室门突然被人推开。

    她脱掉衣服,躺在浴缸里。

    “嗯。”阿丽点头,走向浴室。

    姚贝坤嘴角一扬,似乎心情也很好,“去洗澡睡觉了。”

    她转头看着姚贝坤,由衷的说着,“我觉得很幸福,贝坤。”

    阿丽看到这些,觉得心都软了。

    厚厚的红色地毯,她可以赤脚走上去,大红色柔软的床被,红色的丝带萦绕,床头上挂上了她和姚贝坤的婚纱照,连浴室里面,都贴上了“喜”的字样,玻璃上还有口红勾勒出温馨的桃心,写着“新婚快乐”

    阿丽看着大红色的房间,整个人是有些惊喜的。

    婚房,被姚母布置得如梦如幻。

    阿丽和姚贝坤也相继的回到房间。

    姚贝坤和阿丽倒是不累,姚母和姚父累的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姚母到回来后嗓子都哑了,和阿丽说了几句,就和姚父一起回房了。

    一家人回到姚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那个晚上,作为主角的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去招呼客人,直到宾客归至,各自回家。

    阿丽觉得自己还是默默吃饭的好。

    “虽然你的还好,不过大点我也能接受”

    阿丽哑然。

    “胸部发育也是后期吗”姚贝坤问道。

    “还没到长肉的时候,应该是后期。”

    “2个多月就不长肉吗”

    “我才2个多月。”

    “吃饭吧,看你瘦的跟一骨头似的,别人怀孕都胖得像猪,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肉”

    分明,想了很多。

    阿丽无语。

    “我什么都没想”姚贝坤一口笃定。

    “我没想太多,是你想的太多。”

    “没当真就好。”姚贝坤呼了口气,“我真怕你想太多。”

    “我没当真。”阿丽真的没当真,只是觉得姚母很有童趣,这么一把岁数的老太太了还做这种事情,真的让人很感动啊

    “别指望我会按照我妈的做,她就是心血来潮,你别当真。”

    阿丽忍着笑,不说话。

    “我明显不是亲生的,你看不出来吗”姚贝坤发火。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兄妹”

    “所以我一直在怀疑,你是不是我妈在外的私生女。”

    阿丽似乎也注意到了姚贝坤扭曲的面部表情,连忙收好笑容,认真的说着,“妈对我真好。”

    姚贝坤承认阿丽笑着的样子挺好的,但这样看笑话的样子,真的好吗

    好吧。

    阿丽看着姚母离开,终究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陪着阿丽多吃点饭,我出去招呼客人了。别让我看到你欺负阿丽”姚母威胁着,才离开这个小包房。

    姚贝坤不屑。

    姚母似乎颇感欣慰,“既然你知道了,就好好的按照这样做。妈也是为你好。”

    “那我说不说有什么用”姚贝坤欲哭无泪。

    “不行”

    “我可以说不吗”

    “第五,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阿丽嫁给我们姚家,就是我们姚家的媳妇,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得让她受了委屈,随时随地都要将阿丽放在你生命的重要位置,不得让阿丽伤心。”姚母说完,抬头看着姚贝坤,“以上,做得到吗”

    当他真的一天真的无所事事吗

    “第四,孩子生下来后,姚贝坤必须要学会给孩子喂奶,换尿布,上厕所,洗屁股,洗澡。阿丽生孩子到坐月子期间,需要全程守护,寸步不离。”

    他妈还真的什么都先得出来

    姚母继续认真的说着,“第三,阿丽现在怀孕了,按照医生建议方可行房事。这段不方便期间,姚贝坤不得出外搞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当然,方便期间更不能乱来。总结就是:从一而终,洁身自好”

    姚贝坤又老实了

    “你不会给她祖宗送吗”姚母怒吼。

    “你当你儿子是浪漫制造机吗啊”姚贝坤捂着头,又不爽嘀咕着,“难不成清明节我还得送阿丽菊花”

    “在这些重要节日,需要给阿丽准备礼物,每个节日每年不得重复。”

    “”姚贝坤不说话了。

    “清明节也得陪着阿丽回家上坟去”

    “清明节呢”姚贝坤插嘴。

    “特此对姚贝坤做如下要求。第一,从今以后,每天晚上10点前必须回家,如若有事儿不能回来,需得征求阿丽的同意。第二,记得阿丽的每一个重要节日,包括生日,结婚纪念日,孩子生日,阿丽父母生日以及各种节日如情人节,中秋节,元旦节,春节”

    姚母似乎是知道姚贝坤要反抗,故意挪进的挨着姚贝坤坐着,就是想要这么随时随地的桎梏他。

    “我为什么要做五好男人啊”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头。

    姚母看姚贝坤规矩了,再次清了清喉咙,说道,“为了建立一个温馨和平的家庭园林,打造全新的五好男人,称职的做到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特此对姚贝坤做”

    姚贝坤不说话了。

    “死小子,我这么辛苦怀你10个月,差点没有难产,你说你谁生的啊”姚母冒火。

    “妈,等我把饭吃完,我怕听完后我胃口都没有了,就算我不是你亲生的,你也把我养这么大了,总不能让我饿死吧”

    “你吃你的,我说我的,又没有冲突。”姚母就真的从包里面拿出老花眼镜,带上,又拿出一张纸,平平整整的放在面前,清了清喉咙。

    姚贝坤整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连忙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赶紧说着,“妈,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吃饭吗”

    “贝坤,我本不想在今天给你说什么事情的,想着你们新婚也不想影响了你的心情,但现在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简单的让你爸给我理了一个单子,你等会儿,我拿眼镜过来念给你听。”说着,正欲起身。

    生个女儿一天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谁跟着爷去闯天下啊

    何况,谁说了一定是个女儿,爷还想要个儿子啊。

    胎教不都是女人的事情吗

    他一个男人注意什么胎教了。

    姚贝坤捧着碗,嘴里包着一大包东西,实在是难以下咽。

    姚母看着姚贝坤这么狼吞虎咽,“你吃慢点行吗注意胎教以后生出个女儿像你这么粗鲁还怎么嫁人了”

    中午吃的下午都吐了出来,这个时候分明是饿得肝肠寸断的。

    姚贝坤也不多说,自觉地坐在阿丽的旁边,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姚贝坤这么大步的走过去,看着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姚母在旁边耐心的陪着她。

    所以女神,你永远都猜不到爷的心思

    怎么也有3分钟了吧。

    他几乎已经看不到阿丽和姚母的背影了。

    回头。

    谁让这个男人这么能打架,他也打不过

    女神被这样的男人驯服,说真的,他死活不甘心,但也终究,有气无力。

    走向那个一向都不太言笑却气质出众的男人顾子臣。

    这次,乔汐莞真的走了。

    “看不出来你这当了准爸爸还挺会为别人考虑的”乔汐莞说得无所谓的样子,“放心吧,武大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去搞定,倒是你,阿丽这么年纪轻轻就给你怀了孩子也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我就想说,让姐夫劝劝师父,阿彪老大不小了,中年得子不容易。”

    “当然知道,武大在家里跳绳的时候,我和顾子臣还去了。要不然也不会错过下午这么精彩的瞬间。”乔汐莞说着还有些遗憾,“你想问什么”

    “你知道。”

    “你说武大怀孕的事儿”

    “对了女神,你知道我师父的事情吗”姚贝坤突然问道。

    “事实如此。”乔汐莞耸肩,准备离开。

    姚贝坤回头看着乔汐莞笑得邪恶,“女神,你要不要这么看不起我”

    乔汐莞笑了一下,“你也就嘴硬一下,给你两分钟你就会忍耐不住的灰溜溜跟上。”

    “饿死了也没人关心。”姚贝坤抱怨。

    “你还不去吃饭”乔汐莞提醒。

    他有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他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姚贝坤就完全的被遗忘,根本就没提起他。

    “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我专程让厨子等着的。”姚母说着,就拉着阿丽走向一边。

    估计这么多婚礼,也就她能有这种待遇。

    阿丽只是笑笑。

    “想睡就多睡,反正仪式都过了,其他事情交给妈来处理就行。何况你现在怀孕了,医生也说别让你累着了。”姚母无所谓。

    “妈,我睡过头了,怎么你都不叫醒我。”阿丽对着姚母,有些不好意思。

    不管任何时候,对着谁都这样

    乔汐莞翻白眼,每次都觉得姚贝坤没心没肺的。

    “神清气爽。”姚贝坤笑得贼开心。

    “你酒醒了吧。”乔汐莞问姚贝坤。

    倒是乔汐莞走了过来,今天的婚姻,乔汐莞一直陪着姚母在招呼客人,现在也显得有些疲倦了。

    姚贝坤表示自己很吃醋,他这么大一个大活人在旁边,看都不看他一眼。

    在姚母的眼中,大概就只有阿丽吧

    姚母看着姚贝坤和阿丽出现,连忙走过去,“阿丽,睡得如何”

    大厅中零零碎碎还有一些客人,姚父姚母一直在客套的招呼着。

    两个人走向大厅。

    客房区真的很安静,幽暗的走廊上似乎还飘着一阵阵花香,这么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后,两个人精神都好了很多,心情自然也扫除了下午的阴霾。

    准备妥当,两个人走出房门。

    房间灯突然被打开,两个人各自穿着衣服。

    “嗯。”

    心里邪恶一笑,口中说着,“时间是挺晚了,我肚子都饿了,起床吧。”

    姚贝坤这么托腮沉思,得出了结论就是,以后陪着阿丽睡觉,就再也不用担心他老妈的骚扰了

    “居然这么晚了也没人打扰”这完全不符合个性啊。

    “贝坤,晚上9点了。”阿丽只得重新重复。

    阿丽再次哑口无言。

    “说了别叫我坤爷了。这么叫着我,我要和你上床的时候我还觉得自己在嫖你。”姚贝坤皱眉。

    “等等,我去看看时间。”阿丽说着,就挪动身体翻找手机,看着时间真的是吓了一大跳,惊呼道,“坤爷,晚上9点了”

    “几点了”姚贝坤突然问道。

    “”阿丽无语。

    “这有什么难的。”姚贝坤搂着阿丽,张开的嘴又突然将话咽了下去,“这么肉麻的话不适合爷。”

    “那你叫我丽试试”

    “你说你脸皮怎么就这么薄。”

    “坤”阿丽重复着,觉得自己耳朵都红了,“我还是叫你贝坤吧,我不好意思”

    姚贝坤嘴角笑了笑,“以后别叫我坤爷了,我喜欢听你叫我坤。”

    “我爱你,坤爷。”阿丽鼓足勇气,告白。

    “快点。”姚贝坤催促。

    “”姚贝坤就不能够正常一秒吗

    “说句爱我听听。”姚贝坤似乎觉得自己交代完全了,突然心情很好的对着阿丽的颈脖出热气。

    有这么强盗的强盗逻辑吗

    什么叫做,爷出去偷人了,还是她的错

    阿丽都觉得自己听懵了。

    “阿丽你记清楚了,爷说的话从来都不想说第二遍你既然是爷的老婆了,爷自然就会对你负责。别说你不需要爷的话,爷会很不开心以后把爷管教严实了,爷要是以后出去偷人了,都是你的错”姚贝坤一字一句,说得那个义正言辞。

    她有说什么,惹他不开心了。

    阿丽耳朵被咬得一疼,有些委屈的望着姚贝坤。

    “笨女人”姚贝坤咬着阿丽的耳朵,有些生气的说着。

    “我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你喜不喜欢我,其实不重要的。我也不奢望。”阿丽笑着说,她静静的靠在姚贝坤的怀抱里,“我不要求你太多的坤爷,只希望你以后能够经常回来,就算我不需要你,我想我宝宝会需要你的。”

    这世界上有这女人也真是,让人醉的不要不要的。

    姚贝坤整个脸色都变了。

    “不想知道。”阿丽直白。

    “话说阿丽,你都不想知道你在爷心目中的地位吗”姚贝坤皱眉。

    包括,她以前一直觉得最亲的妹妹。

    没想过能够有的婚姻,但既然发生了,她突然真的很不想任何人来破坏。

    今天下午的突然爆发,也大概是真的,忍不下去了。

    “嗯。”阿丽点头。

    “你说你到底傻不傻,喜欢的东西就要自己争取,你不争取,没人知道你喜欢。”姚贝坤有些责备的语调。

    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和姚贝坤走到今天,她觉得很幸福了。

    “我一直觉得你适合比我更好的女人,我看着你幸福就成。”阿丽甜甜的笑着。

    “那你喜欢了爷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看你主动过你不怕爷和其他女人双宿双飞了吗”

    “追求坤爷的人这么多,你当然不会都知道了。”阿丽笑着说着。

    他是知道阿丽肯定喜欢自己,毕竟爷这么有魅力,他觉得是个女人都抵挡不住他的魅力。当然,虽然觉得自己很棒,可也真的没想过,一个女人会真的,这么喜欢自己,喜欢到,他自己都感觉不到的,低微。

    “我怎么都不知道”姚贝坤抱着她,幽幽的说着。

    “嗯。”阿丽点头,脸有些红了。还好房间很昏暗,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姚贝坤把阿丽抱在怀抱里,“你下午说你对我一见钟情”

    阿丽本来都准备起床了,被姚贝坤这么召唤着,又默默的挪了回去。

    “阿丽你过来。”姚贝坤招呼着她。

    “坤爷,我能够嫁给你我觉得很幸福。”阿丽说。

    该说的不该说的,不是在今天下午的时候都说了吗

    阿丽咬了咬唇。

    “阿丽,你就没什么要单独给我说的”姚贝坤问她。

    阿丽深呼吸一口气,“现在不早了,我想要去看看外面的情况,总不能结婚当天,我们俩都不现身吧。”

    好吧,姚贝坤不是在说梦话。

    “怎么不说话了揭穿你妹的时候,舌头挺利索的啊”姚贝坤动着身体,坐起来靠在床头。

    所以她就这么安静的,没有回答,她想或许下一秒,姚贝坤又睡着了。

    阿丽还觉得,他在说梦话。

    “准备这么偷偷摸摸的,去哪里”姚贝坤继续问道,声音有些慵懒不清,整个人似乎还有些迷糊。

    她转头,看着黑暗中的姚贝坤。

    阿丽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你准备去哪里”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这么阿丽轻手轻脚的刚刚到了床沿上,从床上坐起来准备赤脚下地时。

    阿丽动作很轻,她将姚贝坤的手臂拿开,然后一点点挪动身体,往床沿边走去,她也没有想过开灯,她是怕打扰到姚贝坤睡觉,但这个时候不早了,她应该出去看看情况,总不能真的不出面,让姚父姚母这么为她的婚礼招呼。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姚母不想她太累,所以就由着她这么睡了过去。

    她扭动着身体,准备静悄悄的离开。

    晚宴,还要招呼客人的。

    为什么没有人叫她起床。

    大概很晚了吧

    而现在,几点了

    真的想了很多种会发生的情况,却唯独没有想到,姚贝坤会这么亲昵的抱着她睡觉。

    今天发生了那种事情,他应该会很生气,她甚至在想,或许他会把脾气发泄在她的身上,也或许会突然离开婚礼现场,很多天不再出现在她面前

    只是,他为什么会进来,抱着她睡

    只是,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和姚贝坤睡在一张床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就算什么都看不清楚,她也知道抱着她睡觉的男人是谁。

    阿丽扭动着身体,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只修长的手臂轻轻的放在她的腰上,身后似乎还有一个均匀的呼吸声。

    阿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陌生的房间什么都看不清楚。

    黑暗的房间。

    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

    还好,她懂得,怎么去争取。

    乔汐莞父母不在了,准确说是霍小溪的父母双亡

    顾子臣走在他们后面,看着乔汐莞和姚母的模样。

    “当然算正常。跟我差不多。”乔汐莞一本正经的说着,她扶着姚母一起,走向休闲娱乐区去招呼客人。

    每每乔汐莞说话,都会逗她笑。

    “贝坤算是正常吗”姚母笑了起来,明显是放宽了心。

    “妈,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看好贝坤呢贝坤从小在你和爸的嫌弃下能够长得这么正常,真是奇迹了。”

    “就他这德行,别给我闯祸就好了。”

    “天才都是少数人,妈,咱弟会有出息的。”

    姚母忍不住一笑,“这贝坤的性格也不知道像谁我跟她爸还有贝迪都挺正常的,就出了这么一个怪胎,行为举止完全异于常人。”

    “真的。”乔汐莞认真的点头,笑得特别好看的拉着姚母的手,“你别小看你儿子,腹黑着呢”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贝坤对阿丽不太好。

    “真的吗”姚母有些不相信。

    “儿孙自有儿孙福,放心吧,贝坤做事情看似无厘头其实都很有原则的,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些真的伤害谁的事情。”乔汐莞安慰着,“而且我一直觉得贝坤其实是喜欢阿丽的,也想把阿丽留在身边,只是自己下不了决定,想要其他人帮他。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当时阿丽怀孕了,按照他的脾气他用不着给任何人说,自己处理了就行,但是那晚上他却选择给我打了电话。贝坤不傻,他给我打电话除了抱怨发泄,也肯定猜得到我会怎么做所以,贝坤对阿丽的感情,其实我们的担心有些多余。”

    “不是,我本来是去找阿丽的,结果看她睡着了,就没去打扰她。”姚母说着,嘴角带着笑,“真是觉得阿丽这孩子不容易,我是真的喜欢。就怕贝坤这个就像永远都长不大的臭小子,不懂得珍惜。”

    “妈,你去找了贝坤妈”乔汐莞看着姚母,连忙问道。

    刚走出住房区就碰到乔汐莞和顾子臣似乎也正在往休闲娱乐区走去。

    她转身走向宾客区,准备继续去招待客人。

    她默默地将房门关了过来,决定不打扰他们休息。

    姚母看着这么温馨的画面,看着阿丽紧紧的靠在自己儿子的怀抱里,看着两个人都睡得那么香甜,嘴角欣慰的一笑,眼眶却有些红了,两个人能够这么好下去,就行了。

    大床上两个交织的身体。

    姚母急急忙忙的脚步走向阿丽的房间,轻敲了一下门,然后推开。

    阿丽这个孩子,总是让她忍不住想要对她更好。

    今天受伤最多的不是其他谁,而是阿丽。

    姚母这么安慰了好一会儿,刘母渐渐平静了些,姚母就赶着过来看看阿丽。

    刘母一直撕心裂肺的哭着,大概是真的没有想到,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女儿会做出这般见不得人的事情,终究还是觉得自己的面子因为刘小乖被丢尽了,无法面对亲戚朋友

    姚母处理完今天的突发事情,也安慰了刘母,让她放宽心,别因为今天的事情影响了两家人的和睦,事情过了就算了。

    抱着阿丽,总是很容易入睡。

    他将头埋在阿丽的颈脖间,酒醉睡着本来就是被吵醒的,所以很快,自己也睡着了。

    他承认,现在他对阿丽,开始有了不舍。

    有些时候,不管自己多么任性,骗得了所有人,骗不过自己。

    就这样吧。

    姚贝坤就这么抱着暖暖的阿丽。

    意外的,这样的举动却让熟睡的阿丽自然的往他身上靠了靠,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很安稳的睡着了。

    姚贝坤抿着唇,脱掉鞋子钻进了阿丽的被窝里面,缓过她的腰间,将她抱在自己的怀抱里。

    总是莫名其妙的会心疼这个女人,会觉得心口处,总是紧绷绷的,有时候甚至呼吸不过来。

    姚贝坤有些心疼。

    这样的反应,是很没有安全感吗

    手指刚靠近,那个原本熟睡的女人突然抖动了一下,却没有醒来,仿若只是身体的一个本能反应。

    姚贝坤弯腰摸着阿丽的脸颊。

    嘴角蓦然一笑。

    姚贝坤走向阿丽,停在阿丽的面前,看着阿丽静静睡着的模样,散发着均匀的呼吸。

    阿丽一向很惊醒的,今天是太累了吗

    他走进去,豁然一张大床上,一个娇小的身子躺在大床的右侧,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

    阿丽并没有锁门。

    门陡然开了。

    姚贝坤伸手抓着房门手柄,用力。

    再次敲门,依然没有人开门。

    安静到仿若就只是听到自己心跳有些快的声音。

    整个地方很安静。

    姚贝坤站在那扇门前,深呼吸,敲门。

    幸福就是从,一扇门开始。

    听说。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