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章 姓顾的都是怪胎

第五章 姓顾的都是怪胎

作者:恩很宅
    顾明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着顾明路到了顾明路的单身公寓。【无弹窗,页面干净,看书就上WwW.dashubaO.cC】就爱上网 l。

    或许,就是心血来潮。

    顾明路带着顾明月进门,打开鞋柜。

    里面只有两双拖鞋。

    一双是自己的,一双是念念的。

    顾明路想了想,把自己的拖鞋放在地上,“你穿我的吧。”

    “那双是谁的”顾明月随口问道。

    粉红色的,分明是女式拖鞋。

    “是我妹妹的,她不太喜欢别人用她的东西。”顾明路解释。

    顾明月讽刺的笑了一下,“我也不喜欢用别人的东西。”

    说着,穿着鞋子就直接进了顾明路的公寓。

    顾明路的公寓很干净,和想象中一样,装修很简单,现代风格,以黑白调为主。

    公寓不算大,比顾明月想象中小了很多,三室一厅。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的背影,没多说,自己换上鞋子进去。

    “你住这个房间。”顾明路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顾明月看了一眼顾明路,走进顾明路所指的房间,看着深蓝色的被单,柔软的大床。转头,“这是你睡的地方”

    “嗯。”

    “隔壁是你妹妹的”

    “嗯。”

    “你睡你妹妹的房间”

    “我睡沙发。”顾明路说。

    “宁愿睡沙发也不愿意让我睡你妹妹的房间顾明路,你对你妹挺好的。”顾明月说,口吻不冷不热,却满是讽刺。

    “嗯,我们从小感情就很好,我妹妹很可爱。”顾明路说起念念的时候,嘴角似乎带着笑,很自然的举动,明显得很。

    顾明月凉凉的笑了一下,说道,“不用了顾明路,既然我到你家借宿,我睡沙发就行了。”

    “不用。”

    “你是逼着我现在马上离开吗”顾明月问,不像是开玩笑。

    顾明路沉默了,遂说着,“我帮你抱被子出来。”

    “我想先洗个澡。”

    “好。”顾明路点头,带着顾明月走进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的浴室很大,浴室看上去很豪华。

    顾明月站在浴室中央才想起自己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本来现在还在夏天的尾巴,一天黏糊糊的,不洗澡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入眠,她左右看了看,看到浴室里面挂着一件干净的白色浴袍,想了想,决定不纠结。

    她放水,洗澡。

    洗的很快。

    习惯了快速洗澡,这样能节约水。

    她穿上浴室里面的浴袍,有些大,好在也能够勉强。她在浴室将自己的文胸和内裤洗干净,想着挂在阳台上,明天或许就干了。

    她打开浴室的门。

    顾明路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看着顾明月穿着他的浴袍出来,头发还滴着水,手上拿着她的外套,有两样似乎是湿润的,顾明路仔细看了一眼,看清楚是文胸和小内裤后,脸有些微红,眼神也有些闪烁。

    “你家晾衣服的地方在哪里”顾明月问道。

    “在外面阳台。”顾明路说,起身带路,“你要不要给衣服脱水一下”

    “不用了,这么热的天气,一晚上就干了。”

    顾明路也不多说,把顾明月带到阳台上。

    顾明月自己在晾衣服,顾明路把视线放在阳台外的小区园林里,两个人没有眼神交流,也不会显得那么尴尬。

    晾好了之后,顾明月转身走进了客厅。

    顾明路也跟着走了进去。

    顾明月看着客厅沙发上已经铺好了被子,放好了枕头,她也没多想的,直接就钻了进去,然后躺在沙发上,准备入睡。

    “你不吹头发吗”顾明路皱着眉头问她。

    “不吹。”

    “会头疼。”

    “我不会。”顾明月似乎不想多说。

    “起来把头发吹干了再睡。”顾明路说,口吻很轻,但很坚决。

    “不吹。”顾明月打着哈欠,就是不吹

    “你起来我帮你吹。”

    “顾明路,你到底有完没完”顾明月猛地从沙发上蹦起来,“头发长你头上了吗你这么关心我就是不吹,这么深更半夜了,我困死了”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脸突然有些红。

    顾明月皱眉,感觉到顾明路有些奇怪的眼神,低头,整个人也怔了一秒。

    顾明路的浴袍本来就大,只有一条带子系在腰间,衣服是没有纽扣的,所以她刚刚有些不太在意的蹦了两下,胸口前的衣服就分开了,她里面又什么都没穿,所以

    顾明月咬唇,将衣服包重新裹紧了,什么都不说,又躺了下去。

    顾明路此刻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他这么站了两秒钟,将客厅内的灯熄灭,仅留了一盏很弱的灯光,转身走进了卧室。

    时间真的很晚了,顾明路一向要在睡前看会书的,今晚也得放弃了,他走进浴室,洗澡。

    洗完澡随手去拿浴室里面的浴袍,才想起浴袍被顾明月穿了。

    他这么沉默了一会儿,直接赤果果的走出浴室。

    房门打开,正欲去拿自己的睡衣。

    卧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然后,顾明路如此模样,就在另外一个女人的眼中,呈现。

    两个人甚至还这么僵硬的对视了一秒。

    下一秒,顾明路迅速的转身,快速的走向大床,将自己裹在被子里,露出了一个头看着顾明月。

    对不起顾明路的慌张,顾明月倒是很平静,她只怕自己明天长针眼。

    “你找我有事儿吗”顾明路尽量让自己冷静。

    “我来拿吹风。”顾明月说。

    顾明路本能的想要起身帮她拿,后又安静了,他指了指浴室,“浴室洗漱台右边的柜子里。”

    顾明月点头,走进浴室,浴室内很快响起了吹风的声音。

    顾明路坐在床上,顾明月在浴室,他也不敢起身去穿衣服,就怕又这么阴错阳差的撞见。

    顾明月吹了一会儿,头发吹得8成干,走出了浴室,离开的时候,对着床上的顾明路说着,“你别不好意思了,长得挺好的。”

    “”顾明路觉得自己脸有些热,热得他呼吸有些困难。

    “睡了,晚安。”顾明月走出去,好心的给他关上了房门。

    顾明路看着房门关过来,连忙大步走向卧室门口,将门从里面反锁。

    门外的顾明月似乎听到了清脆的锁门声。

    嘴角一笑。

    顾明路应该是悔死了,自己的身体被她看到了她有听说过顾明路,说他在大学期间从未谈过恋爱,无比的洁身自好

    现在,反而被她占了便宜。

    顾明月躺在沙发上,脑海里面就这么浮现了刚刚顾明路的身体。

    看上去这么瘦的人,身上居然会有肌肉

    顾明月翻身,有些不悦

    真是不爽上帝对顾明路这么偏心

    翌日一早。

    顾明月迷迷糊糊的看着一道身影从她眼前走过。

    她也不知道几点钟了,反正她的闹钟没叫,就又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直到,闹钟把响起。

    顾明月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因为昨晚穿着浴袍的不注意,今天起床的时候,顾明月就将衣服抱得很紧,她打着哈欠下地,转头看着开放式厨房内,顾明路在做早饭。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起床,笑了一下,“还早,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不睡了,一身都痛。”顾明月抱怨。

    沙发上睡起果然还是很不舒服的。

    太软的垫子反而让人腰酸背痛。

    “让你睡床的。”

    “反正也就这一晚上,以后不会来你家了。”顾明月说完,就走进了顾明路的浴室。

    顾明路抬头看着她的背影,又默默的煮饭。

    顾明月洗漱完毕,去阳台收了已干的文胸和小内裤,换上昨天来的衣服。

    “过来吃早饭。”顾明路说。

    顾明月远远就看着饭厅摆放好了两份早餐,还挺丰富的。

    顾明月却转身走向了大门口,“你自己吃吧,我赶时间。”

    “明月。”顾明路三两步过去,拉着顾明月的手臂,“吃了早饭再走,现在还早。”

    “我不想吃,没胃口。”顾明月有些排斥的推开顾明路的手。

    顾明路有些尴尬,还是说着,“早饭很重要。”

    “你别这么婆婆妈妈行吗要是你有女朋友了,你女朋友不被你烦死了”顾明月很是不耐烦地说着,“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对它好,就不劳你操心了”

    说完,顾明月还是打开大门走了。

    剩下顾明路一个人坐在饭桌前。

    今天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起床。

    而此刻,面前一桌子的丰盛早餐,就变成了剩菜剩饭。

    顾明月回到寝室。

    她昨晚确实没有睡好,回到寝室后,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准备补眠。

    “明月,你昨晚去哪里了,居然夜不归宿”室友张倩倩问她。

    顾明月把头埋在枕头里,有些闷闷的声音说着额,“去男朋友家过夜了。”

    “哇”张倩倩惊呼,笑得有些夸张,“是那个张洋”

    “不是。”

    “你有新男朋友了”张倩倩好奇的问道。

    “没有。”

    “那你说你去男朋友家过夜。”

    “随口瞎说的。”

    “明月,你怎么就这么开放呢”张倩倩问她。

    顾明月抬起头,看着张倩倩,“招惹到你了吗”

    “我就随口说说而已。”张倩倩啧啧了两声,去洗漱起床了。

    顾明月盖上被子,也难得搭理。

    她和室友关系不好不坏,不管内心大家怎么看她,但是表面上对她还算友好,所以很多时候生活老师在晚上查房的时候,她就算不在,他们也会给她搪塞过去。

    顾明月睡了半上午,逃了两节课。

    她伸懒腰起床。

    昨晚在顾明路的家确实睡得不好,这么睡了一觉,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她正欲去洗漱时,电话突然响起。

    顾明月看着来电,有些不耐烦的接通,“张洋。”

    “昨晚上那个人死了没”

    “你想他死不”

    “我昨晚太冲动了,我没想过杀人。”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真的死了”张洋有些激动。

    “你运气好,没死,没伤到要害,不过缝了3针。”顾明月口吻并不太好。

    “真是吓死我了我昨晚上一个晚上没睡着,就在想我要不要去自首。我想着我要是去自首了,你肯定不会到监狱来看我。”

    “我当然不会来看你,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们就分手了。”

    “你说什么”张洋似乎不相信。

    “我说我们分手了,以后别来找我了。”

    “顾明月,没人翻脸这么快的”那么很是激动。

    “我就是这么快。你和我交往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吗我经常换男朋友的,你应该庆幸,你还算时间长的”

    “顾明月我不分手”

    “难得和你多说。”顾明月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对于分手,她从来都不喜欢去做过多的解释。

    不想继续交往了就不继续交往了,没有那么多理由

    她洗漱完,抱着自己的书本去上后面两堂课。

    她成绩其实还算不错,要不然也考不进同济大学,不过读大学后对学习就有些懒懒散散了,这是大学生的通病,她也不例外。

    坐在教室的最后排,也没听进去老师都讲了些什么。

    就等着下课而已。

    终于挨到下课铃声响起,顾明月是真的饿了。

    大概是没吃早饭的后遗症。

    她抱着自己的书本,先回寝室,再去食堂。

    寝室门口,张洋站在那里。

    顾明月看着他有些不耐烦。

    张洋看着顾明月出现,连忙三两步的跑过来,“明月,我们好好谈谈。”

    “你想谈什么”顾明月很是排斥。

    “我不想分手。”

    “那是你的事情。”顾明月冷然。

    张洋不停的压抑情绪,讨好的说着,“明月,我知道昨晚上是我做得不对,我太冲动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你相信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不好。”顾明月一口回绝,“把你那些美好留给你下一任女朋友吧,我表示无福消受。”

    “明月,别这样绝情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你。”张洋很受伤的说着。

    “我都说了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无关。你想喜欢我就一边喜欢去,我真的没意见。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真的不喜欢你了,所以,劝你别浪费感情。”

    “顾明月”张洋真的冒火了。

    顾明月看着张洋,“大家好聚好散。”

    说完,就想要离开。

    她现在是真的很饿了。

    “明月。”张洋手快的拉着她的手臂,迫使她不能离开,“明月,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

    “我就算给你十次机会也是如此结果。我和你交往就没想过长长久久,你作为男人,别婆婆妈妈的行吗”顾明月很是不耐烦,她现在只想要饱饱的吃顿饭而已。

    “昨晚上那男人和你什么关系”张洋突然狠狠的说着。

    “和我什么关系,也和你没关系了。你怎么就这么不明白啊”

    “你喜欢上那个男人了”张洋笃定。

    “神经。”顾明月咒骂了一句,真的不想在和张洋牵扯,“你放开我,我要吃饭去了。”

    “顾明月,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就别走。”

    “我说什么话我不喜欢你了不喜欢你了你要我说多清楚”顾明月也发火了,声音有些大。

    本来是人流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就多。

    顾明路突然的声音让其他人都忍不住往这边看了一眼,这让张洋觉得自己面子,真的很挂不住。

    他突然拉着顾明月走向一个角落,突然说着,“顾明月,要分手也可以,你总的陪我上一次床”

    顾明月讽刺的笑一下,“我疯了,我凭什么非得和你上床”

    “谁都知道你交往的男朋友多,早就不是处了别人和你交往都可以和你上床,我为什么不能我对你这么好,凭什么在你身上都得不到回报”张洋不爽透顶。

    “你听说说了,我和别人交往就一定上了床的”顾明月脸色并不太好看

    “大家都知道,你别装了。”

    “就算如此,那又怎样我就非不要和你上床了,你能把我怎么样”顾明月扬眉。

    “顾明月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洋气得咬牙。

    “张洋你别忘了,你昨天晚上用石头砸了顾明路,我可是证人,你别惹我,真惹到我,我就让顾明路告你去。”顾明月一字一句威胁。

    张洋气得脸都铁青了。

    顾明月甩开张洋的手。

    张洋此刻也没有再反抗。

    顾明月也不管张洋什么情绪,走出角落,往女生寝室走去。

    脚步顿了顿。

    她看到欧思瑶脸色有些苍白的从女生楼上下来,而等着她的人不是谁,就是顾明路。

    顾明路似乎也看到了顾明月。

    准确说,顾明路站在的地方,应该也可以看到角落里面的她和张洋。

    看到就看到吧,她也不想隐瞒自己什么

    何况她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顾明月。”欧思瑶突然叫着大步离开的她,“你答应早就给我答案进文艺部的,到现在你都没有正面回复我。你别让我这么念念不忘行吗”

    顾明月笑了一下,“欧学姐,我答应你进文艺部。”

    “真的”

    “真的。”顾明月点头,说道,“听说学生会经常组织聚餐什么的,还基本都是免费,我这人最喜欢贪小便宜了,所以我决定加入文艺部。”

    “”欧思瑶觉得自己这么会说话的,突然都接不下嘴了。

    “明天找你报道,我走了。”顾明月说完就离开了。

    欧思瑶看着顾明月的背影,走向顾明路,“你妹妹真是与众不同。”

    “大概吧。”

    “话说你今天怎么心血来潮,还说请我吃粥”欧思瑶问道。

    “一个人吃饭也会无聊。”

    “所以就想到我了,我是不是应该很荣幸关键是,你居然到女生寝室楼下来等我,不是让我受宠若惊吗你说你这般对我,你让我怎么不喜欢你”

    顾明路笑了一下,对于欧思瑶带着打趣的表白,没有做任何回应。

    欧思瑶其实也习惯了这般沉默的顾明路,她只是每次都觉得顾明路的笑容暖暖的,却总给人很疏远的感觉。

    总是觉得他和谁都可以愉快的交流,但又总觉得,好多人都被他排斥在了心门之外。

    这种感觉,就是让人痒痒的,有点想要抓狂。

    两个人往校门口走去。

    欧思瑶突然看到了顾明路后脑的绷带,“你后脑勺受伤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摔了一跤。”顾明路说得很淡薄。

    “摔得这么严重”欧思瑶有些不相信。

    “好在,没摔坏智商。”顾明路笑着说道。

    “”欧思瑶觉得,姓顾的脑袋瓜里面想的事情和他们平常百姓不一样,完全是跟不上的节奏。

    ------题外话------

    医妃权谋天下

    她,名震亚洲惊才绰绝的女军医,因一场蓄意谋杀,车毁人亡

    她,原本应为相府最尊贵的嫡女,却因天生聋哑被家族嫌弃。

    歹毒后母夺她娘亲正妻之位,谋算娘亲留她丰厚嫁妆,抑郁而死

    一场计谋,一纸赐婚

    胞妹入宫为后,她却被送往蛮荒苦寒之地

    成为瘫子病王之妃,

    再度睁眼,她成了她,风华席卷天下

    他是我夫君,若谁想谋算,暗害,我必人人诛之

    她是本王今生唯一的妃,若她有半根发坠地,本王必将山河踏碎,世人活刮

    一生一世一双人一对一,女强男更强,强强联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