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三章 酒醉(二)心动

第十三章 酒醉(二)心动

作者:恩很宅
    深邃的夜晚。【大^书^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

    顾明路扶着顾明月,两个人摇摇晃晃的回到他的公寓。

    顾明月刚走进去,就猛然推开顾明路,直接冲进厕所,哗啦啦的吐了出来,吐得撕心裂肺。

    顾明路走到她身边,蹲下来,默默的帮她拍着后背。

    顾明月吐了一阵子,刚歇息了半分钟,又“哇哇”的吐了出来,吐得身体就卷成了一团,看上去很难受,脸色因为这样剧烈的呕吐变得通红无比。

    顾明路一直陪着顾明月。

    好久,顾明月似乎才安静下来。

    她一屁股坐在卫生间的地上,头趴在马桶上。

    “明月,你好点了没有?”顾明路问她。

    顾明月不说话,很安静的靠在马桶上。

    “我扶你去床上睡觉。”顾明路说,然后准备扶起她。

    顾明月却使不出一点点力气,身体软软的,像泥一般,顾明路根本就找不到用劲的支撑点。

    他这么看着难受无比的顾明月,弯腰横抱起她。

    横抱起,顾明月的脸自然的靠在顾明月的胸膛上,刚刚潮红的脸此刻已经变成了苍白,此刻的她闭着眼睛,却看到两行眼泪默默的从眼角流出来。

    顾明路的心,莫名刺痛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那个刁蛮无比的小公主,那个时候的她哪里会这么隐忍,想要什么想说什么,毫无顾忌,从来不会这般默默地,默默的,难受。

    他抱着她,轻轻地放在他的床上。

    顾明月一靠近床,就自然的拉过被子,把自己缩成很小一团。

    他没有学过心理学,但有段时间对心理学的书籍有些兴趣,所以知道,这样不经意的举动,是对外界没有安全感的自我保护。

    明月这些年,生活得到底如何?!

    是她表现出来的这般,无所谓吗?!

    顾明路起身,去给她到了一杯蜂蜜水。

    他扶起她,让她安稳的床头,然后端着蜂蜜水,对着她轻声说着,“明月,喝点蜂蜜水会舒服一点。”

    顾明月有些迷迷糊糊,缓缓,她睁开眼睛,近距离的看着面前有些焦虑的男人。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清醒,嘴角一笑,“喝点,会舒服点。”

    顾明月突然也笑了。

    两个人原本是对立而坐,保持了一点生疏的距离。

    顾明路的手上还拿着一个水杯,里面装着蜂蜜水。

    “醒了吗?”顾明路柔声问道。

    顾明月嘴角笑得更加开怀了,她突然扑进顾明路的怀抱里,两手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

    顾明路手上的水杯差点没有打翻。

    顾明月不停的靠近他,扭动着身体,狠狠的搂抱着他的脖子。

    顾明路只是木讷的,一动不动。

    心跳却在不停的,疯狂的,剧烈的,不受控制的,跳动!

    顾明月放开顾明路,眼对眼,鼻对鼻的看着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需要谁微微嘟一下嘴,四片唇瓣就能够贴在一起。

    “哥。”顾明月突然开口。

    顾明路心里一紧。

    那一刻,他真的有一种,或许自己会突然心脏病突发,昏了过去。

    “哥。”顾明月叫他,一声一声,很清脆,很柔软。

    顾明路喉咙微动,仿若从身体里面发出的声音,应着,“嗯。”

    “哥。”顾明月笑着看着他,“我很想你你知道吗?”

    顾明路喉咙不停起伏,身体在那一刻紧绷得根本无法动弹。

    “你在美国,为什么就不回来?”顾明月问他,清清楚楚,深深切切。

    仿若一盆冷水。

    从天而降。

    顾明路僵硬的身体,那一刻仿若石化。

    “我很想你。”顾明月重新靠在他的肩膀上,两手狠狠的搂抱着他的脖子,“我很想你,很想你……一个人真的好累……”

    顾明路就这么让顾明月抱着,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顾明月的眼泪,冰冷的流进了他的脖子里,湿了一大片。

    不知道哭了多久。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种尴尬的姿势。

    顾明月似乎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传来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顾明路把手上已经冰冷的蜂糖水放在床边,轻轻地将顾明月放在床上,帮她拧好被子。

    她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脸色依然苍白无比。

    “一个人很辛苦吗?”顾明路问她,声音轻轻的,仿若在自言自语。

    顾明月睡得很熟,尽管眉头一直皱起,似乎很难受。

    “晚安。”顾明路嘴角一笑,宠溺的摸了摸她有些凌乱的长发。

    手指无意触碰到她的脸颊,顾明路觉得指腹似乎都颤抖了一下,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滋长在全身,他的视线仿若离不开似的,一直默默地看着在昏黄的灯光下顾明月的脸颊,看着她微张的嘴唇,透着一种,一种……诱惑。

    他坐在她的旁边,身体慢慢往下,靠近。

    靠近……

    嘴唇在彼此0。01厘米的距离,顾明路猛地离开。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有些慌张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心跳不停的加速,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儿一般,尽管未遂,却有着很深很深的罪恶感。

    他躺在外面的沙发上,其实是睡不着的。

    今晚的心跳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狂跳,停都停不下来。

    脑海里面也全部都是顾明月喝得大醉后,软软的,苍白的样子。

    他翻来覆去。

    耳边似乎听到房间传来了什么声音。

    顾明路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走进卧室就看着顾明月上半身体几乎都掉在了床下,然后在不停的呕吐,却只是干呕着,很难受。

    顾明路连忙拿了一个垃圾桶放在顾明月的面前,扶起她的身体,“你想要吐就直接吐出来……”

    顾明月这么干呕了好几次,终于吐了点黄疸水,身体仿若虚脱了一般,躺在床上,脸色看上去很难看。

    “喝点水。”顾明路拿起旁边的蜂蜜水。

    顾明月也没有再反抗,温顺的张嘴,喝了几口。

    刚喝了下去,又撕心裂肺的给吐了出来,吐得声音都已经嘶哑。

    顾明路一直轻拍着她的背,在她吐完后,又给她喂了点蜂蜜水,好半响顾明月才靠在床上,似乎是又睡着了。

    顾明路从浴室里面拧了一个热毛巾,给她擦拭着嘴角的污渍。

    然后想了想,又去浴室洗了洗,给她擦拭着脸蛋和手脚。

    顾明月这次似乎是真的沉睡了过去,呼吸有些急促,但还算均匀。

    顾明路留着昏黄的灯光,又回到自己的沙发上。

    这么折腾了着,都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凌晨3点多,顾明路却还是睡不着,总怕顾明月突然又回会醒过来,然后吐得难受。

    他辗转着,耳朵几乎是竖起听房间内的动静的。

    这次,倒真的是安静了,房间里面没有了一点点声音。

    顾明路也在这么安静的空间下,也不知道何时,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

    翌日。

    清晨的秋风将窗帘吹动,灿烂的阳光洒在阳台上,晶莹剔透。

    顾明月揉着有些痛的太阳穴,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

    顾明月觉得自己思维有些混乱。

    有些熟悉的地方,就是一时半会儿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玩好的一身衣服,赤着双脚下地,走出房间。

    客厅,一个男人谁在沙发上,沙发上太小了,他的脚几乎都是在沙发外的,连被子都没有盖上。

    顾明月眼眸微动,昨晚有些断片的记忆,此刻似乎也瞬间恢复了过来。

    昨晚上喝醉了,然后估计是这个男人把她给带回了这里。

    她知道她自己喝醉了比较恼火,几乎是要吐一夜的,而昨晚上一直觉得身边有人在温柔的抱着她,拍打她的背,大概都不是做梦。

    她抿着唇,转身走向厨房。

    她打开冰箱,里面的食材很多。

    顾明路的生活分明不是一个还没到20岁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这跟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有什么区别。

    她拿出吐司,鸡蛋,番茄酱,牛奶,准备简单的做点早餐。

    顾明路此刻还在睡熟。

    昨晚上睡得太晚,他很少这个时间点,还在沉睡。

    耳边似乎响起了什么声音,他动了动身体,翻身的一瞬间差点没有掉在地上,也在那一刻,猛地一下子清醒了,他一抬头,就看着在开放式厨房里面的顾明月,所以刚刚吵闹的声音就是来自那里了?!

    顾明路赶紧从沙发上起来,走过去,看着顾明月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顾明月看着顾明路走过来,有些生气的说着,“什么破东西,一点都不好用!”

    顾明路就看着顾明月对着那个烤箱发脾气。

    “饿了吗?我来。”顾明路说着,自然的走了过去。

    顾明月甩手走人,似乎是窝了一肚子气。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的模样,笑了一下,一个按钮下去,放了两片吐司,然后两分钟后,两块考好的面包,自动的就跳了出来。

    顾明月尽管坐在沙发上,眼眸还是看向那边的,心里不爽的嘀咕着,弄这么高级个什么玩意儿!

    顾明路很快做好了两份早餐,规矩的摆放在餐桌上,“明月,吃饭了。”

    顾明月从沙发上站起来,依然带着脸色走过去。

    顾明路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番,出来的时候给顾明月拿了一双拖鞋,“秋天会冻脚,别赤脚在地板上走。”

    顾明月睨了一眼顾明路,这次倒没有说什么,穿上了。

    安静的早餐,两个人默默的吃着自己那一份早餐。

    顾明月看着顾明路斯文的模样,终究忍不住开口道,“昨晚上谢谢了。”

    顾明路一顿,抬头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此刻却低下头吃早餐,分明有些别扭。

    顾明路一笑,“没什么,你不是特别闹腾。”

    才怪。

    顾明月当然知道自己喝醉酒后是什么样子,像顾明路这种烂好人,估计她就算是打个酒嗝他都会起床来看看她什么情况!

    “明月,昨晚上听你说了些梦话。”顾明路随意的开口道。

    “我说什么了?”顾明月看着他。

    “说你哥了,说你很想他。”顾明路依然很自若,吃得也是漫不经心。

    顾明月喝着牛奶,也没有什么异样,“我是挺想他的。”

    “他怎么不回国?一直在国外?”顾明路问道。

    “回来做什么?!”顾明月讽刺的一笑,“回来目睹我们残缺的家?回来面对死去的妈妈坐牢的爸爸瘫痪的外公无能的外婆还有不要我们了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不会不要你们,到现在他们还想把你和明理接回家。”顾明路解释。

    “是吗?那当初为什么要把我们送走?”顾明月笑的冰冷,“这跟打了你一耳光再给你一颗糖有什么区别?”

    “明月,当年也是有原因的,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后来你们家会变成这样……”

    “顾明路,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不要说些让人觉得可笑的谎言来搪塞曾经发生过的种种。我知道我父母没有你父母那般聪明,特别没有你母亲的能干!这种下场,何尝不是理所当然。到现在,你们顾家有你这个嫡子嫡孙不就够了,我和我哥,很有自知之明。”

    顾明路突然有些沉默,不管她说什么,明月总是排斥。

    谁的电话,在此刻这般尴尬的气氛中突然响起。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拿出裤兜里面的手机,看着来电,自然地走向一边,“外婆。”

    “明月,这么久了,你怎么都不回家一趟,外公想你了。”

    “嗯,我下周放假就回来,这段时间有点忙。”

    “好,外婆下周做你喜欢吃的可乐鸡翅,你早点回来。”

    “一言为定,外婆我爱你。”

    “小嘴总是这么甜。”

    “给外公说一声,我下周五会早点回来的。”

    “好,你外公就是想你得紧。一天都在我耳边念叨,都快起茧子了,又拉不下面子主动给你打电话。”那边和蔼的说着。

    “外公就是爱面子。”顾明月笑着打趣。

    “不说了,我还要去给你外公弄早饭,你好好照顾自己。”  “好。外婆拜拜。”

    “拜拜。”

    顾明月挂断电话,嘴角的笑容却突然有些僵硬。

    她这么沉默了两秒钟,转身,看着顾明路坐在饭桌上吃早餐,眼神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

    顾明月抿着唇,走过去,“我走了。”

    “你不是还没吃完吗?”

    “我不吃了。”

    “那我送你。”说着,顾明路就准备站起来。

    “不用了。”

    “我送你吧,我刚好开了车。”

    “我说不需要了!顾明路,你怎么就这么这么不知好歹呢?!我讨厌你你都看不出来的吗?!卧槽!”顾明月突然爆粗口,整个人瞬间就狂躁无比。

    顾明路这么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觉得更加烦躁了,“你别做什么烂好人,我最不屑的就是这种人了!顾明路,我劝你别对我好,别靠近我,别这么经常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

    顾明月突然不说了。

    她转身大步离开,拉开大门,猛地一下关上门,扬长而去。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的背影,一个电话,让顾明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其实顾明路猜到,是谁给她打了电话。

    大概是,她的外公,或者外婆。

    所以顾明月一家人对顾家的芥蒂,似乎是怎么都不可能,释怀的。

    他做再多,都无用。

    ……

    顾明月一口气从顾明路的家跑出来!

    她真的受够了顾明路了!

    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就没有一点点她母亲的霸气和心狠!

    对于她这样的,对他带着仇恨的女人,早该断绝所有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他到底为什么就一定要这么来照顾她?!

    他以为自己是上帝吗?可以普济众生!

    她咬着唇,唇瓣似乎都快要咬破!

    眼眶不知道为什么就红了,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

    她刚刚对顾明路发的脾气……

    她真的不想,真的不想,把一切,报复在顾明路的身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