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七章 正面(见乔汐莞)

第十七章 正面(见乔汐莞)

作者:恩很宅
    顾明月昨晚上一夜未眠。【大*书*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

    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做了自己这辈子觉得最大的亏心事儿,她就算是再没心没肺也是睡不着的。

    其实昨晚上她也可以选择不发生关系的,顾明路喝醉了,发不发生关系,她拍几张相片就行了,醒了之后,就一口咬定说他和她做了,顾明路这么单纯的人,或许会相信。

    可为什么,就发生关系了

    在顾明路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让他进来了。

    当时有些撕心裂肺的痛。

    痛过之后,就会更加清醒发生了什么。

    这种恶心自己恶心别人的事情,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大概没有谁做得出来。

    如果不做出来,怎么会算得上报复

    大概,当时是这个想法,所以还是做了

    后悔吗

    不叫后悔。

    只是觉得自己真的,丧尽天良。

    她果然不是一个好人,一次一次的得到深刻的验证。

    坐着出租车,一路到达南京路。

    看着秒表上的价格,心跳有些加速还好,昨晚上做完之后自己睡不着,不仅翻了顾明路的电话找到乔汐莞的电话号码,顺便翻了顾明路的钱包,拿了200块,她想妓女的包夜费应该也这么多吧,尽管说来好像还是自己在嫖他,但总觉得还是得给自己点补偿,毕竟她第一次,第一次卖了200块,应该不算多吧。

    她拿着顾明路的钱,给了司机100块,第一次大方的说了句,不用找了。

    她想剩下的100块,付自己等会儿的茶钱应该够了。

    这么想着,她稳定了一下情绪,走进了乔汐莞说的那家餐厅,“溪水人家”。

    她走进去,刚走到门口,服务员就热情而恭敬的问道,“请问是顾明月小姐吗”

    “是。”

    “请往这边。”

    “哦。”顾明路跟随着服务员。

    反正有钱人,总是能够让各种人给她服务的。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突然也好喜欢钱。

    好吧,她承认她其实一直都很喜欢钱。

    服务员将她带到餐厅尽头的一个房间,恭敬的对着房门敲门两声,里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女性嗓音,“进来。”

    服务员恭敬的打开房门,“顾小姐请进。”

    顾明月在门口停了一下,还是没有多做犹豫的走进去。

    房门被服务员礼貌的关上。

    顾明月回头看一眼,抿着唇,往前。

    这个包房和一般吃饭的豪华包房似乎不太一样,除了隔壁比较有家的感觉外,外阳台上还放着两把贵妃椅,贵妃椅正好面对黄浦江,此刻阳光正好,虽然正直12月天气正寒,但今日的太阳晒在身上也是这还算惬意,加上身边放着两杯养生茶,贵妇的生活,可望而不可即。

    “明月,你过来。”没有起身,那个带着墨镜的女人,身上披着一件条纹羊绒毛巾,淡淡的开口。

    顾明月走过去,站在乔汐莞的旁边。

    记忆中已经不太清楚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子了,只是觉得很漂亮,当年犹记得她母亲不停的在她耳边说着,少吃点甜食少吃点肉,别长成个大胖子了,以后一定要长得比你大婶还要漂亮。

    随便怎么长,还是没这么漂亮。

    怪不得顾明路总是对美女免疫。

    “坐。”乔汐莞说,自己也调整了一下贵妃椅的位置,让半躺的身体,直立了起来。

    顾明月坐在乔汐莞的旁边,看着乔汐莞。

    “这么多年不见,长这么大了。”乔汐莞看着顾明月,“身材发育得还不错。”

    “我来不是和你拉家常的。”

    “我知道。但你也不能阻止我,感叹时光的流逝。”

    “”顾明月瞪着乔汐莞。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乔汐莞突然取下墨镜。

    墨镜下的乔汐莞,眼睛还是那般灵动,皮肤还是如此光泽,30岁的少妇来形容,绝对不为过。

    顾明月突然转移视线。

    她只是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母亲还活着,或许也会包养得这般光鲜亮丽。

    “想到你母亲了”乔汐莞端着其中一杯茶,浅酌了一口。

    “是啊。”顾明月直白,被猜中了心思,她也没想过躲避。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我预感应该没有什么好事儿。上次欧思瑶来我们家,我听她一说起你就眼皮直跳,我让明路离你远点,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乔汐莞说得那般漫不经心。

    对乔汐莞而言,她是一点都不足为惧的吗

    顾明月真的是不爽透了乔汐莞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

    “如果顾明路听进去了,我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了。”顾明月直白。

    “我就知道,你会找顾明路下手。”

    “你既然猜到了,你怎么不阻止”

    “因为我相信我儿子可以好好解决。”

    顾明月讽刺一笑,“你儿子怎么就没有学到一点点你的狡猾和阴险”

    “狡猾和阴险是教不会的,得亲身体验。所谓吃一蛰长一智,也许从你身上他能够学会。”乔汐莞还是这般,淡淡的,仿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能够这般云淡风轻。

    顾明月也不想在和乔汐莞纠缠。

    靠口舌,她说不过乔汐莞。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相册,找到相片,递给乔汐莞,“不是ps。”

    乔汐莞接过手机,眼眸就这么看着尽管像素不是特别好的手机,但依然能够看清楚,相片中如此色情的两个人到底是谁。

    她眼眸这么转动着。

    转动着,依然不动声色。

    顾明月看着乔汐莞面不改色的模样,“我不知道是不是遇到天大的事情你都能够这般的沉着冷静,甚至表现得无所谓。我也没能耐和你争锋相对,我就是想要告诉你,如果我把这张相片发给新闻媒体,我说我亲堂哥强奸了我,你说媒体会把顾明路写成什么样子”

    “你办不到。”乔汐莞抬头,脸色冷了些,眼神也变得有些凌厉。

    “我知道我没这么大能耐,但拿着这些相片在我们学校的bbs炒作一下应该也可以的。网络这东西,谁知道可以传播到什么地方”

    “明月,我劝你考虑清楚。”乔汐莞冷漠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顾明月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可以让乔汐莞报复的了,反正已经家破人亡了,所以就以不怕她对付自己的心态面对她,也就显得坦率了很多,“考不考虑清楚又怎样,对于顾明路的前程和对于你会怎么弄我,我怎么都觉得,你会更在乎前者,毕竟顾明路真的被你教育得很好,我有时候都真心佩服你。”

    “明路不是我教育得好,是自身就很优秀。”

    “反正你儿子,你怎么夸奖都行。”

    “说说你的条件。”

    “我要1千万。”顾明月直截了当,“买你儿子的形象和前程,应该一点都不贵。”

    “对我而言,花在我儿子身上一亿,十亿,甚至让我倾家荡产都不贵。”

    “真遗憾我应该喊价更高一点。”

    “更遗憾的是,今天的事情,我一分钱都不会出。”

    顾明月狠狠的看着乔汐莞,“你不怕我放出去”

    “放出去就放出去吧,你不也一样在里面”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所以你对你儿子也不过如此嘛没关系,我反正的口碑一向不好,被什么亲堂哥强奸的桥段,指不定还能够扭转我的形象。”顾明月笑着,在努力的让笑着,“我告辞了。”

    “明月,我话没说话,何必急着离开。”乔汐莞对着她,不缓不急,比起顾明月,显得那般沉着。

    顾明月咬牙坐下。

    “顾明路没告诉你,他不是我亲儿子吧。”乔汐莞开口,一字一句。

    顾明月一怔。

    “应该也没告诉你,他不是顾子臣,也就是你大伯的亲儿子。”乔汐莞继续说着,那般神色淡然。

    顾明月紧捏着手机,似乎在默默控制。

    “别以为我在骗你,你如果敢把相片发出来,我立刻会让顾明路和顾子臣当着全世界的面做亲子鉴定,到时候所谓那强奸亲堂妹的事情子虚乌有至于怎么让强奸变成自愿甚至你的主动,你应该不需要怀疑我的能力。”乔汐莞的话,轻轻的淡淡的。

    那一刻,对她,却是晴天霹雳。

    真真是,搞笑的吧。

    她筹谋了这么久,筹谋了这么多年,她外公在她耳边念叨了这么多年,一瞬间,灰飞烟灭。

    “你做这事儿的事情应该在想,明路会心里很难受,明路心里会有阴影,任何人和自己亲血缘关系的妹妹发生关系都会遭受不住,你甚至巴不得他从此一蹶不振你将对我的报复全部都报复在顾明路身上”乔汐莞笑了,“明月,说真的,如果不因为明路不是我们的亲生孩子,你这么做确实报复到我了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因为我,人生背负上了任何阴影。可有一点作为长辈的真的得提醒你,顾明月。做任何事,耍任何阴谋,做任何计划之前,先查清楚,你想要针对的对象,知根知底的查清楚。否则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我其实一向不太提倡。何况,最后的结果,也只是你受伤而已”

    顾明月就这么被乔汐莞讽刺得,体无完肤。

    是啊。

    玉石俱焚,却成了,自食其果。

    真是,讽刺。

    真是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买了人生最大的一个教训。

    “长辈还得提醒你一句,在敌人面前别掉眼泪,否则很难再翻身。”乔汐莞就说得这么直白,脸上毫无情绪波动。

    顾明月低着头,嘴角看上去是笑了,眼泪却没有控制住,掉在了自己手上,掉在了手机上的频幕上。

    可笑的湿润着那几张她以为是她大筹码的相片。

    技不如人。

    活该。

    她不怨谁。

    她站起来,默默的离开。

    “明月。”乔汐莞叫她,“依照你外公的性格,应该不会只想要1千万,你为什么要改变他的决定”

    顾明月抿着唇,让自己声音,至少声音没有哽咽和颤抖,“到这个时候,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了。我大概知道,我们一家人都死在你的手上是为什么了。天生没有那个命”

    乔汐莞看着她,那一刻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打扰了。”顾明月大步离开。

    “最后提醒你一句,如果还没有过72小时,记得吃避孕药。至少,不需要糟蹋自己的身体。”

    声音刚落,房门就被人关了过来。

    乔汐莞看着紧闭的房门,好半响才嘀咕着,“本来还想请你吃饭的,点了那么多山珍海味,还想让你打打牙祭,真是没口福。”

    顾明月一路跑出餐厅的。

    那个时候也快到了吃饭时间,餐厅人陆陆续续多了些,她想她的难堪,应该不让更多的人看到。

    她一路跑着,跑到一个小巷子,她蹲坐在一个角落,那一刻隐忍的情绪,真的崩塌了。

    她甚至在这一刻,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盼着一辆车,从她身体上碾过,然后用碎尸万段的方式验证自己,悲剧的一生

    她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中间,哭得撕心裂肺。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发泄过自己的情绪了。

    任何时候,再难受再不开心,也只是闷着,想着会消化。

    这次只会,消化不良

    ------题外话------

    呼呼,小宅就说,明月在莞莞面前,不堪一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