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八章 你打算包养我了?

第十八章 你打算包养我了?

作者:恩很宅
    顾明月哭了很久。【手机用户直接访问 m.dashubao.cc】

    好多人从她身边经过,当怪物一般看待。

    她哭得声音完全沙哑,擦干了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算消化不利,日子也得这么过下去。

    她除了硬着头皮继续,她甚至觉得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何况,她觉得就算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她也不会死。

    因为她母亲的自杀,她知道了一个人死亡,对亲人带来的伤害。

    她走在街道上,一个人,慢慢地走着。

    漫无目的,行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

    冬天的上海很冷,湿冷湿冷,让心都变得透凉。

    “顾明月。”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顾明月停下脚步,看了一眼。

    眼眸一转,显得有些不耐烦。

    “明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欧阳俊泽有些惊喜的问道。

    周末,他和几个朋友出来聚餐,还未到目的地,却发现了顾明月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分明看上去有些,空洞,脸色也特别不好。

    “欧阳俊泽,别跟着我。”顾明月说完,继续往前。

    欧阳俊泽怎么可能不跟着,平时在学校就想法设法的找她,现在这么有缘的在校外碰到,他怎么可能放弃这次机会。

    顾明月也知道欧阳俊泽一直跟着自己。

    她现在也没心情和欧阳俊泽吵架,她刚刚哭得太久,有些累了。

    她只是停下脚步,拐进了一间药房里。

    欧阳俊泽跟着进去,“你生病了吗我看你鼻子眼睛都红红的,是不是又感冒了之前你就容易感冒,现在冬天了还穿这么点,怎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小姐,麻烦给你一盒紧急避孕药。”顾明月开口,仿若没有听到欧阳俊泽一字一句的关心,径直的对柜台小姐说着。

    欧阳俊泽整个人怔住了,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没有回头看欧阳俊泽的脸色,她眼眸甚至没有闪烁的,看着前方。

    柜台小姐去拿了几盒避孕药,“小姐,有几种,价位不一样,你看你需要哪一种一般这种稍微贵点的对身体伤害没那么大”

    “不用了,最便宜的就行,我很穷。”顾明月直白。

    柜台小姐讪讪的笑了一下,将其中一盒递给顾明月,“28块8角。”

    顾明月拿钱,看着这一章百元大钞,嘴角的讽刺更加明显了。

    刚刚连口茶都没有喝到,就被乔汐莞给说得落荒而逃。

    她把钱递给服务员,“这里有热水吗”

    “那边,你可以自助。”柜台小姐指了指一边的自助机。

    顾明月点头,拿着避孕药走向自助机前,用一次性被子倒了一杯白开水。

    欧阳俊泽就这么一直看着顾明月,看着她把他当空气一般的存在。

    顾明月将避孕药一口吞下,回头看着欧阳俊泽,“别放心思在我身上了,我就是这么不知检点。”

    “为什么”欧阳俊泽问她,“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弄成这样,明月,你有什么难处你可以给我说,你犯不着这么糟蹋自己。”

    “谁说是糟蹋”顾明月笑了,“我就是喜欢这种游戏人生的方式而已,欧阳俊泽你还真的以为是你救世主吗太可笑了。”

    “顾明月,你到底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欧阳俊泽紧捏着拳头,眼眶薰红。

    “不是变成这样,我一直都是这样。”顾明月淡笑着,嘴角上扬着弧度,眼眸中却没有半点笑意,她说,“如果你不介意我同时和你,以及其他男人一起交往,你不介意我今晚在那边睡了,明晚去你那里,我也不介意,我们继续。”

    “我疯了都”欧阳俊泽突然低吼,怒骂着,“我疯了才会这么喜欢你”

    说完,愤怒的走了。

    走的时候,眼眶似乎都已经湿润。

    顾明月握着手上那杯温开水,靠在墙壁上,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谁说,这样就不容易哭了

    今天哭得太多了,她不想再哭了。

    沉默着,默默地调整了情绪,好久,她将已经冰冷的开水一干二净,将被子扔进垃圾桶,走出药房,走向路边。

    这次之后,欧阳俊泽应该不会来找她了。

    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毫无底线的地步。

    她脚步停在街道口,身上还剩了这么多钱,打车该是够了吧。

    她找来一辆出租车,坐进去。

    车子一路开得有些快。

    到达目的地,顾明月付了钱,下车。

    她走进小区,走进电梯,然后到达楼层,下电梯。

    她的脚步停在门口处,手指按下的密码。

    “8888。”

    大门突然打开。

    顾明月走进去。

    房间很安静,即使顾明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整个房间还是给人感觉很安静,安静到,仿若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

    顾明路就是能够给人一种特别静谧的感觉,让人一点都不会觉得烦躁,反而会因为他,自然而然的平静下来。

    当然,此刻的顾明路看着顾明月,还是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顾明月此刻还会回来。

    他看了看时间,下午3点半。

    两个人这么看着彼此,气氛有些尴尬,带着些窒息。

    “你知道你不是顾子臣的儿子”顾明月问他,第一句,直白的问他。

    顾明路眉头微紧,那一刻有些沉默。

    “你知道你不是顾子臣的儿子”顾明月没有发脾气,心平气和的,再次问道。

    “嗯,知道。”

    “原来。”顾明月笑了,自嘲的笑了。

    笑着,转身就想要离开。

    其实就是来要一个答案的而已。

    然后验证自己,果然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

    “明月。”顾明路叫着欲走的顾明月。

    顾明月停下脚步,“我今天见了乔汐莞,讽刺的话我听得多了,也知道了自己的愚蠢和无知。你还有什么想要刺激我的说说吧。”

    顾明路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顾明月,手上拿着一个黑色钱包。

    顾明月看着那个钱包,直白道,“嗯,我拿了你200块,我现在也没钱还你,我用了。你要报警就报警吧,反正我们家坐牢的我也不是第一个。”

    顾明路打开钱包,将里面所有的百元大钞拿了出来,“明月,你拿着。”

    顾明月看着顾明路硬塞在她手里的这么多钱。

    “你拿着用。”

    “所以”顾明月看着这一叠钱,“你打算包养我了”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他没这么想过。

    但是此刻,却莫名的,没有反驳。

    “也好。”顾明月说,笑着说,“正好我家穷得肉都快吃不起了,我还能补贴点家用。”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看着她苍白的脸庞,此刻给人的感觉,就像瓷娃娃一般,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一个星期你想要几次”顾明月问他。

    顾明路喉咙微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又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2次够吗”顾明月说,“我不知道你的需求有多少”

    “够了。”顾明路直白。

    顾明月又是一笑,“原来你真的是要包养我。”

    顾明路沉默。

    “你妈要是知道你包养我,估计会气死。要是真的能够气死你妈该多好。”顾明月说着,说着说着,就走了。

    拿着顾明路的钱,走了。

    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安静到能够那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不同寻常的心跳。

    顾明路摸着自己的心脏口,他不知道这样的方式,可以留住顾明月,多久

    顾明路和欧思瑶分手,这样的消息让整个校园,悲喜交加。

    喜的是,男神终于恢复了单身。

    悲的是,这样的模范“夫妻”都要分手,让人怎么相信爱情

    流言蜚语很多,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期末考试的到来,渐渐平息。

    对大学生而言,期末考试不挂科,这是这一学期的最终目标。

    所以那段时间大多数人都在奋力的复习,不管成绩好的或者不好的。

    顾明月一个星期去顾明路那里2次。

    一般是周一和周三。

    至于周末的时间,谁都不会打扰了谁。

    今夜。

    又是一室缠绵。

    完事后,顾明月去浴室清洗,出来时换上了顾明路的浴袍。

    顾明路坐在床头,每次都是让顾明月先清洗完了,自己才进去。

    他们发生关系的晚上,顾明月会在这里留宿,但做完了之后,彼此之间就不会再有肢体接触,连对话都很少。

    “我借用一下你的书房。”顾明月难得主动开口。

    “嗯。”

    顾明月转身走出了房间。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的背影,两个人并没有因为发生了关系,而感情有任何升华,反而,越来越远。

    他掀开被子,去浴室洗漱。

    浴室里面多了一些顾明月的的东西,说多了,也不过是多了一把牙刷和一块毛巾,却每次看到,都让顾明路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他冲洗身体,换上另外一件浴袍。

    顾明月没有自己的浴袍,所以顾明路拿了两条自己的浴袍,大是大了点,好在顾明月还勉强能够穿。

    他整理好自己,吹干头发走出浴室。

    不用想也知道,顾明月用他的书房在复习功课。

    这段时间他有注意到,顾明月每次来的时候都背了一个书包,然后每次完了之后,都会借用他的书房。

    他推开房门,走出去,看着书房的灯亮着,顾明月坐在里面,拿着一本书一边默记着,一边又在书本上勾画,很认真的样子。

    很少看着顾明月这么抱着一本书学习,觉得这样的画面,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还真的想象不出来。

    顾明月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转头。

    顾明路有些尴尬,起身准备离开。

    “你高数怎么样”顾明月突然问他。

    “还行。”顾明路保持平静。

    “你过来帮我讲讲这道题。”顾明月说。

    顾明路点头,走向顾明月。

    顾明月指着书本上的一道解答题,“这道,我做了几遍了,得不出结论。”

    顾明路拿起书本看了一下,翻了翻前面的一些课题,“你把笔给我一下。”

    顾明月递给他。

    顾明路拿出一张草稿纸,起笔在纸上将每一个步骤写了出来,然后开口道,“因为三次多项式可能有三个实根或者一个实根,如果有三个实根,根据罗尔定理至少有两个实根,而当这个方程小于0时,没有实根,则这方程只有一个实根”

    温和的声音,顾明路说得很慢,边说,会看看顾明月的表情,确保她听懂了,才继续往下。

    一道对顾明月而言怎么都做不起的证明题,顾明路就花了半分钟解答完毕,然后再用了不到5分钟的事情给她讲解,且让她完全听懂。

    她知道顾明路成绩很好,但没有想到讲解能力也这么强。

    而且依照一般的人,学到大三,大一的课程早忘了吧。

    这个人的脑袋都是装的什么东西

    “会了吗”顾明路问她。

    “嗯。”

    “还有其他不会的吗”

    “你都会”顾明月看着他。

    “我试试。”

    顾明月也不客气,一方面是自己真的好多题不会,上课几乎打酱油去了,而自己的自学能力也不强。另一方面她倒是真的想要看看,顾明路在学习方面到底有多大能耐。

    她拿出几张自己从网上下载下来的试题,将没做起的题目拿给他看。

    顾明路都在半分钟内给她全部搞定,然后仔仔细细的给她讲解。

    刚开始顾明月也只是抱着一种好玩的心态,慢慢就真的投入到了复习之中,认真的听着顾明路给她讲课,她觉得,顾明路讲的比那糟糕的教授老头好太多了,要不然她上课也不会就想打瞌睡。

    夜晚,越来越深。

    顾明月有些累了,趴在桌子上,一边听着顾明路讲题,一边打着哈欠,有些昏昏欲睡。

    终究,睡着了。

    顾明路刚刚讲完一个段落,一抬头,就看着顾明月睡熟的模样,他嘴角一笑,放下笔,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

    顾明月似乎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而后蹭着他的胸膛,睡得很熟。

    顾明路将顾明月放在大床上,帮她拧好被子。

    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他们上床的时候几乎不接吻,有时候会有嘴唇的触碰,都只是蜻蜓点水,顾明月不喜欢吻他,而他也不希望她反感。

    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在趁着她睡着了,然后偷偷地亲吻她的嘴唇。

    软软的,很温暖。

    这么温存了一会儿,顾明路离开,然后走进他的书房。

    他将顾明月的书本整理好,放进她的书包里,一打开书包,看到书包里面好几本书,都是大学的主修课程,他想了想,拿出来,翻开顾明月的书本。

    崭新得仿若从来没有用过。

    所以顾明月是打算在最后这一个星期,将一个学习的课程都自学一遍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个时候知道临时抱佛脚了

    他坐在椅子上,开始一点一点给顾明月勾勒重点,标注。

    这样至少,节约了她四分之三的事情。

    翌日。

    顾明月伸着懒腰起床。

    昨晚上自己怎么睡着的,又是怎么在床上的,她基本没什么印象了,不过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顾明路抱她进来的。

    她左右看了看,顾明路一般起床比她早。

    她掀开被子,去浴室洗漱,换上自己的衣服。

    打开卧室门,走向客厅,远远看着顾明路在做早饭。

    最后这一个星期学校也没课了,全部都是自习,顾明月其实不用赶着回去,不过习惯了,一起床就离开。

    她直接走向茶几,看着茶几上的一叠现金。

    这是每次来都会有的报酬,她会拿得理所当然。

    “明月,吃完早饭再回学校”

    “不用了。”顾明月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书包,粗略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课本,将那一叠现金塞进去,往大门外走去。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也知道她不会吃饭。

    他伸了伸懒腰。

    昨晚上几乎弄了一个通宵,到了凌晨5点钟准备回房间睡觉,又怕吵醒了明月,所以就干脆在沙发上打了一会儿盹,7点多点闹钟响了就起来了,现在做了点早餐,自己吃了,也好好好休息一下。

    很久没有这么熬过夜了,他其实也有些坚持不住。

    ------题外话------

    今天是圣诞节。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小宅爱你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