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七章 找乔汐莞谈条件

第二十七章 找乔汐莞谈条件

作者:恩很宅
    顾明月回到寝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脑海里面冒出来了很多想法,很多,但她不知道该不该做下去。

    翻来覆去。

    顾明月强迫自己睡觉,早早的睡觉。

    室友大多和顾明月不好,看着顾明月回来也没主动和她说话,倒还故意说了些风言风语,顾明月当没有听到。

    到了晚上,顾明月觉得自己有些冷。

    她裹着被子,裹得紧紧的,还是有些冷。

    周围已经很安静了,窗外是冷漠的黑。

    顾明月摸摸索索的找了一件厚大衣搭在自己的被子上,瑟瑟发抖的身体,还是不停的颤抖。

    脑海里面突然就想起了那张温暖的大床。大床的被褥真的很舒服,比她在学校的被子软了好几倍。

    果然,人不能堕落,一堕落,就容易沉沦。

    第二天一早。

    顾明月请了病假。

    她发烧了。

    也不愿意去看医生,就窝在被子里面,睡得昏天暗地。

    有时候会出汗,烧就推了些,汗水完了之后,又会反复。

    这么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顾明月也分不清楚自己躺了多久,只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梦,梦里面的东西很乱,她甚至梦到了她的妈妈,梦到她妈妈对她说,明月,对不起,对不起她看不清楚妈妈的样子,只觉得妈妈很瘦,脸色很苍白,她用尽力气想要去拉妈妈,却怎么都拉不到。

    直到自己突然被惊醒。

    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刚刚那个梦,让她的心跳持续暴动。

    “明月,你没事儿吧。”一个声音传入自己耳朵。

    顾明月似乎还置身在梦中,她木讷的转头,看着同寝室的三个室友围看着她。

    “你在说梦话,吓死我了。”室友说着,“你这么发烧,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了,我睡一觉就好。”顾明月让自己很快恢复平静,又躺下来,捂着被子。

    “你都睡了一天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室友劝慰。

    “不需要,你们别管我。”顾明月有些冷漠。

    室友脸色有些难看。

    张倩倩有些讽刺的声音说着,“欢儿,我说让你别去搭理那蹲佛,你还充当好人现在知道狗咬耗子了吧。”

    顾明月听着张倩倩的话,此刻也没力气和她吵架。

    她把自己头捂在被子里面。

    脑海里面一直萦绕着刚刚那个梦。

    梦里面的妈妈,一直在哭

    一直在哭。

    哭着对她说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

    顾明月咬着唇,尽量让自己不要哽咽,更不要哭。

    她现在这么难受,没有谁在身边照顾自己关心自己。

    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

    她狠狠地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挣扎了很久,才拿起电话,看着来电,接通,“哥。”

    “明月,声音怎么听着有些奇怪你感冒了”

    “没什么,我正在睡觉,没睡醒。”

    “哦。”顾明理应了一下。

    “你找我有事儿吗”

    “外公真的给我打电话了。”那边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

    “说什么了”

    “让我放弃学业回来。他说他有办法让我拿到顾氏。”顾明理说着,声音里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你相信吗”

    “说真的,有点相信。”顾明理一字一句,“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很吓人,顾家目前就我一个是男孙,按理,顾耀其会把事业留在我的手上。”

    “所以你打算回来抢了”

    “我很犹豫。明月,我们家就我们两个可以彼此依靠。所以哥什么事情也不想瞒你。当年虽然我还小就被送到了美国,但在美国这么多年,过的并不如意。后来听说妈死了,爸又坐牢了,你也被赶出了顾家,我当时真的恨不得回来杀了乔汐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让自己慢慢的逼着自己放弃仇恨。现在有机会,我也想为我们这个家庭报仇。”

    “我也想。”顾明月说,“但我知道我们做不到。”

    “什么意思”

    “我去见过乔汐莞,我们斗不过她。那个人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你会不自觉得退缩。何况哥,我们的父母都栽到了乔汐莞的手上,你觉得凭借我们俩,真的能够对付乔汐莞乔汐莞在上海创下的神话,还少吗”

    顾明理沉默不语,似乎是在不甘心。

    “哥,我知道你很不甘心。其实我也不甘心,真的,我甚至为了让乔汐莞难受,和顾明路上了床。”

    “明月”顾明理不相信的叫着她。

    “没什么的,哥,现在中国很开放。”顾明月安慰,说得云淡风轻,又回到正题,“哥,到现在,我们只能承受和知足。我现在不想和乔汐莞斗了,也不想报仇了。我只希望我们剩下来的家人可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如果再次面临妈妈和爸爸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有承受力去接受。”

    “但是外公那边怎么办”

    “你别担心,我来处理外公的心结。”顾明月说,“哥,你在国外好好的生活,别担心家里的事情。顾家的那份家产,如果顾耀其真的想要传给孙子,你不争他也会留给你。如果他不愿意,我们争了也没用。”

    “嗯。”顾明理点头。

    “不早了,哥我们这边要睡觉了。”

    “你早点休息,有什么给我打电话。”顾明理说着。

    “好,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顾明月似乎更加睡不着了。

    现在晚上8点。

    她紧紧的捏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发呆。

    好久,似乎是做够了心里挣扎,她编辑短信,“可以见你吗”

    那边回复得很快,“现在”

    “如果你有空。”

    “虽然很没空,不过我愿意给你腾出点时间。”

    “谢谢。”

    “在什么地方见面”

    “你说个地点。”

    “这么晚了我实在不想出门,你到我家来吧,地址我发给你。”

    “好。”

    顾明月放下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一天没吃饭没起床,头重脚轻,身体虚弱不堪。

    挣扎了半响,顾明月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张倩倩看着顾明月的举动,讽刺的笑了一下,“这不自己起床了吗欢儿,人家就是不愿意搭理你。”

    顾明月拿着包就走了。

    对于这种不想听到的话,她选择不去搭理。

    她裹着衣服走出校门直接打了个车。

    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流利的上海夜景。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她知道,她真的累了。

    不想担负起自己担负不起的仇恨,她不能再次接受家破人亡。

    她能够失去的东西真的不多,而她只是想要抱住这一点点幸福而已。

    车子到达目的地。

    她站在门口,保安询问了很久,顾明月才走进这寸土寸金的别墅区。

    根据地址,到达一栋奢华的别墅大门。

    她按下门铃。

    大门突然打开。

    顾明月走进去,穿过厚重的花园小径,脚步停在一栋建筑物前。这么犹豫了一会儿,顾明月抬起脚步走进去,豁然开朗的奢华大厅,水晶吊灯让整个客厅看上去就跟白天一般亮堂,还反射着璀璨的光芒,美得耀眼。

    乔汐莞一向很会享受。

    她从不会委屈了自己。

    “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懒洋洋的说着。

    顾明月看着坐在沙发上,身上就穿了一件白色浴袍的乔汐莞。

    这么不施粉黛的脸上,也看不出这个女人的实际年龄。

    她有时候觉得上天还是挺不公平的,乔汐莞似乎抓到了这个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

    “过来吧,你杵在那里做什么”乔汐莞招呼着她。

    顾明月走进去,规规矩矩的坐在乔汐莞旁边的沙发上。

    沙发很软。

    顾明月觉得自己很这样的家庭,格格不入。

    小时候也享受过这些,却怎么都记不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不是带着骄傲。

    “说你找我的事情。”乔汐莞直截了当。

    顾明月咬了一下嘴唇,对着乔汐莞,“我们谈笔交易。”

    “交易”乔汐莞笑了一下,眼眸上下打量了一下顾明月,“你继续。”

    “我会离开顾明路,也不会再利用他。”

    “所以”乔汐莞眉头一扬。

    “我希望你阻止我外公对你的报复。”顾明月一字一句。

    乔汐莞就这么沉默的看着顾明月,是在细细打量。

    顾明月总觉得自己在乔汐莞的目光下,有些弱小,弱小到,如坐针毡。

    “怎么想到来找我”乔汐莞问她。

    “因为我知道你有这个能耐。”顾明月说。

    “你不想报复我了”

    “想。”顾明月肯定的回答,“但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比起我们家一次又一次的栽在你的身上,我宁愿选择好好的保护我们家现在的幸福。”

    “聪明的女孩。”乔汐莞由衷的说着。

    “所以我们算是达成协议了”

    “明月。”乔汐莞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管曾经如何,我们至少是亲戚。所以其实你不用交换条件,你来让我帮你,我也会帮你。甚至于,我在等着你走这一步,因为我只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顾明月看着她,有一刻的茫然。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觉得你可以和明路一起,我不会阻止你们交往。”乔汐莞说得很清楚。

    “交往”顾明月笑了一下,“大概顾明路没有告诉过你,我们的交往方式。”

    乔汐莞抿了一下唇,似乎咽下了某些话。

    “何况,我不想欠了你。”顾明月说,“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亏欠的人就是你,而且还会持续的恨你。即使,只能远远地看着你。”

    乔汐莞笑了一下。

    现在倒还是有些喜欢顾明月这么坦白的性格。

    “我走了。”顾明月说,转身欲走。

    “明月。”乔汐莞叫住她。

    顾明月停了停脚步。

    “在发烧”乔汐莞看着她脸上不同寻常的潮红。

    “不需要你操心。”顾明月排斥得很明显。

    “谁说我操心你了。你这么感冒,别找我儿子上床了,我怕你传染了他。”乔汐莞笑得很灿烂。

    顾明月咬唇。

    反正在乔汐莞面前,从来都是这般毫无招架之力。

    她大步离开,没再多说一个字。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顾明月离开的背影。

    她不好评价顾明月所做的一切,也不会去怜悯她受到的伤害,她从来都只会做,保护自己,保护家人的事情。

    2楼上,顾子臣下楼,远远看着一个背影。

    乔汐莞感觉到来人,转头看着顾子臣,嘴角一笑,“你侄女,顾明月。”

    “他来找你”顾子臣扬眉。

    “和我谈一些事情。”乔汐莞说,“然后你儿子马上会恢复单身了。”

    顾子臣皱眉。

    “被皱眉了,你还嫌你的皱纹不够多吗一把岁数了,不知道好好保养自己吗”乔汐莞嫌弃无比。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黑了。

    他脸上哪里有皱纹了

    他的岁数,哪里需要用“一把岁数”来形容

    他只会承认,他到了那个年龄敏感期了

    ------题外话------

    呼呼,亲们么么哒,爱你们不解释。

    小宅,闪。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