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九章 不辞而别(二)顾明月不属于我

第二十九章 不辞而别(二)顾明月不属于我

作者:恩很宅
    女生寝室。【大◇书◇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就爱上网 l。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顾明月躺在床上,背对着室友。

    张倩倩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说着,“欢儿,你就是人太好了,居然还帮顾明月接电话。让她电话响个不停吵死她,看她半夜去勾引了男人回来补瞌睡”

    “她也在生病,算了,别太计较了,毕竟我们是室友。”欢儿有些无奈的说着,“时间不早了,上午的后两堂课要开始了,我们去上课吧。”

    “她呢”张倩倩指了指床上的顾明月。

    “给她请假吧。”

    张倩倩翻了翻白眼,和室友一起离开。

    寝室瞬间安静了。

    顾明月翻身,看着她故意放在课桌上的手机。

    她本以为手机会一直不停的响下去,而自己也会这么无视下去,却没想到室友帮她接了电话,接了也好,免得被这么吵个不停,而她是再也没有想过和顾明路还会有任何交集,她甚至连顾明路的电话号码都删除了,接着就会更换自己的手机号码,等着一切尘埃落定,大家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一个星期过去。

    顾明路大概这段时间很忙,没有出现在学校一次,也没有给顾明月再打过一通电话,发过一条短信。

    其实顾明月觉得,就算不忙,顾明路也不太会主动做这些事情。

    一个星期时间,足以让乔汐莞做很多事情,所以顾明月很快接到了她外婆的电话,她外婆哭着说,说对不起她,说他们要离开上海了,不能再在上海照顾她。

    顾明月选择了和外公外婆一起离开上海。

    外婆刚开始是死活不同意的,但是顾明月说,她已经给学校申请了退学。

    外婆哭得很凶,觉得很对不起她,毁了她的大好前程。

    其实他们不知道,在她的世界里,亲情比任何前程都重要,她不在乎这些。

    而与此同时,顾明月也接到了顾明理的电话,明理说他本来都已经打算回国的,却突然接到外公电话说不要回来了,明理问明月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月只说,大概是外公想通了,或许在他心目中,她比较重要,外公是不想要她再受伤。

    顾明理半信半疑,最后还是没有多想。

    顾明月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办理了退学手续。

    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顾明月在离开学校之前,将五四青年节的晚会一手办妥,却在晚会当天,离开了学校。

    她不看晚会结果,因为她不喜欢在热闹的喧哗后,销声匿迹。

    她回到家里面,和外公外婆一起收拾行李,就这般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上海,去了一个物价不那么高,房价不那么吓人的三线城市。她捉摸着她好好工作,养活外公外婆不会是难事,何况,她手上还有一笔顾明路给她的施舍,用这点钱,他们节约点坚持个十年八年应该不成问题,而在着十年八年,完全够她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了

    这么简单而仓促的规划后,顾明月就真的消失了。

    电话从此变成了,永远的忙音。

    顾明路是在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一个月后才想起,顾明月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他的公寓,以前总是等着她的突发奇想,从没有主动打电话要求她来这里,而且这一个月确实忙,忙着和对方公司沟通方案细节和执行落地内容,他甚至还几个夜晚通宵加班,而当他稍微空闲了之后,就觉得自己是身边少了什么。

    少了顾明月。

    他给顾明月打电话,成了忙音。

    他捉摸着是不是快期末考试了,顾明月在奋力的复习,所以才会一直保持着关机状态,不让人打扰。

    这么想着,顾明路回学校准备备考期末。

    也想去找顾明月。

    在女生寝室楼下等了几乎一个下午,顾明路没有等到顾明月,倒是等到了欧思瑶。

    欧思瑶看着顾明路,有些诧异,还有些惊喜,“明路,你怎么在这里”

    顾明路对着欧思瑶笑了一下,“我找明月。”

    “明月”欧思瑶审视着顾明路。

    “嗯。”顾明路点头。

    “你该不会真的不知道,顾明月已经退学一个多月了吧。”欧思瑶一字一句。

    顾明路直直的看着欧思瑶。

    “真的不知道”欧思瑶看着顾明路的表情,有些无奈,“你妹和你关系还真的很不好。明月已经申请退学一个多月了,当时急急忙忙的离开学校,五四晚会都没有参加,到现在大家都还在揣测明月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了大多数人说是,明月被人包养了,所以”

    欧思瑶声音越来越小,看着顾明路的脸色似乎变得很彻底。

    从来没有看到过顾明路的脸色会出现这般神情,眼眸深处隐藏着很多情绪,一些看不透的情绪,最明显的表现确实愤怒。

    顾明路在愤怒。

    这个谦谦公子,也会生气吗

    “明路,你别多想了,我只是随口说说的。和明月接触了这么久,也不觉得她是那种人。同学很多都误会他,我没有故意诽谤她的意思”欧思瑶解释,她以为她是因为说了顾明月的坏话,顾明路才会如此。

    顾明路一向很护短,特别的护顾明月。

    顾明路紧握着拳头,那一刻甚至说不出一个字。

    退学,一个多月

    顾明路狠抿着薄唇,唇瓣都成了一道僵硬的弧度。

    “明路”欧思瑶看着顾明路的表情,小心翼翼的叫他。

    顾明路却似乎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转身就走了。

    欧思瑶看着顾明路的背影。

    现在的顾明路,让她又看不懂了。

    当然,还有些吃醋。

    顾明路对顾明月真的太好了,明知道他们是两兄妹,却还是让人嫉妒。

    顾明月真是不知足

    顾明路甚至是一路跑出学校,坐上自己停靠在学校门口的轿车里,他发动车子,离开。

    那一刻,紧握的方向盘似乎都在发抖。

    不自主的颤抖。

    离开,就这么容易吗

    顾明月,离开从小生活的城市,离开我,就真的这么容易吗

    顾明路狠狠的抓着方向盘,因为用力,骨节处都开始泛白。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顾明路看着车载显示频上面的来电。

    他在默默的努力的控制自己已经完全要失控了的情绪,他甚至很想找到一个发泄的突破口,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要把车子横在马路中间,然后一个油门撞出去

    他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疼痛让他整个人开始清醒,默默的看清而承受这个现实,然后习惯性不动声色的,忍耐。

    挂断的电话又再次响起。

    顾明路接通,“妈。”

    “明路,听说你单独拿下了一个价值上千万的合同项目。”乔汐莞询问。

    “嗯。”顾明路应了一声。

    “听口吻情绪不高我还捉摸给你举办个什么庆功宴。”乔汐莞有些失落。

    “不用了。”顾明路努力的在让自己声音平稳。

    即使他知道,这在他母亲面前,根本没什么用。

    “明路,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乔汐莞敏感的问道。

    顾明路沉默着,那一刻没有回答。

    “有什么是需要瞒着我的”乔汐莞追问。

    顾明路紧捏着方向盘,就这么平稳的让车子行驶在宽广的上海街头。

    “是明月”乔汐莞揣测。

    “嗯,是她。”顾明路承认,他不想隐瞒了他母亲。所以他缓声道,“明月退学了,退学1个多月了,而我到现在,才从别人的嘴里知道。”

    “所以你现在很生气了。”

    “比起愤怒,我更想要找到她。”顾明路直白。

    “你准备去哪里找”

    “不知道,但是天涯海角,我想总有给地方会让我找到。”

    “天涯海角,茫茫人海,沧海一栗。明路,你不应该这么幼稚。”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明路咬唇。

    是啊,沧海一粟。

    他去哪里找

    “就算是一辈子,我也想找到她。”顾明路肯定道。

    乔汐莞突然沉默了。

    顾明路也沉默着,等待母亲接下来的话语。

    “明路,你先回家一趟,如果我们谈了之后你坚持要去寻找明月,我不拦着你。”乔汐莞说。

    顾明路点头,“好,我马上回来。”

    “嗯。”

    挂断电话后,顾明路就开得快了些。

    他不开快车,性格一直都是这般温和,不习惯开快车,但是这次,他选择加大油门,不停的往前开。

    所以原本应该20多分钟的车程,他只花了10分钟。

    10分钟,出现在了别墅里。

    乔汐莞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快回来,似乎也没有多少惊奇,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吧,正好刚支开你爸。你知道有你爸在,他会比较蛮横。”

    但在父亲面前,永远都是母亲在蛮横。

    顾明路规矩的坐在乔汐莞的身边,沉默的听着乔汐莞说话。

    乔汐莞喝了一口养生茶,此刻也显得严肃了很多,说话的语气难得认真,“明路,从小到大我反对过你做任何一件事情吗”

    “没有。”顾明路直白。

    从小到大,她都无条件的额尊重他的选择。

    “不,你错了,我反对过,甚至强烈反对。”乔汐莞看着自己的儿子,“我是不是叫你不要喝顾明月来往”

    顾明路抿唇。

    是。

    从小,就让他不要靠近顾明月。

    “到现在,我依然坚持我的原则。”乔汐莞说得直接。

    顾明路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妈,我从来不违背你任何事情,但是顾明月,我放不下。”

    “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很多,没有谁离开了谁不能活下去妈曾经爱一个男人爱到家破人亡,但真的转身那一秒,不也爱你爸爸爱得死心塌地吗相信我,除了顾明月,你还可以爱上很多其他人。”

    “我尝试过了,但没成功。”

    “一次不行,还可以再来一次,反复多次,我不相信我儿子会专情到这个地步。”乔汐莞很肯定。

    顾明路却摇头,“对不起妈,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开了谁不能活下去,如果一次不行,可以尝试多次可是妈,我不打算去尝试。”

    “明路”乔汐莞的声音有些动怒。

    “对不起。”顾明路站起来,转身就走。

    “顾明路。”乔汐莞叫着他。

    顾明路停下脚步。

    在亲情和爱情的天枰下,他想要尽量的保持平衡。

    “顾明月的离开,我一清二楚。”乔汐莞说,一字一句。

    顾明路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

    “甚至是顾明月要求我,让她离开。”乔汐莞毫无隐晦,“我想你就算感情木讷,但是智商不低。顾明月为什么要接近你,你比谁都清楚但顾明月是个聪明人,在自己尝试了想要靠一己之力报复我以及我们家的时候,选择了突然放手。她来和我谈条件,她说她愿意离开你,而让我帮她,让她外公停止对我们家的报复。”

    顾明路喉咙微动,手指紧捏。

    “我帮她了。”乔汐莞说,“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小事情。我手上握有言举重的犯罪事实,一直放任他这么为所欲为那是因为我根本就不屑他小打小闹的报复。但现在,因为顾明月的请求,我对言举重动手了对比起自己老无所依的牢狱生活,言举重衡量后,绝对会现在放手,尽管不甘心,却也只能如此。”

    “所以,你和顾明月交换了条件”顾明路问她,有些自嘲的口吻。

    所以。

    他觉得世界上无比重要的两个女人,背着他,以他谈了条件。

    “我不希望你恨我,更不希望我们两母子有任何隔阂。所以我明白的给顾明月说过,我说她不需要离开你,我也可以帮她。但是顾明月拒绝了,拒绝得很坚定。”乔汐莞看着自己儿子,表情很严肃,“明路,顾明月的态度代表着什么,需要我再说明白吗”

    顾明路抿着唇瓣,脸色阴冷。

    乔汐莞从未见过自己儿子这般。

    她是该高兴,他终于有了平常人都有的喜怒哀乐了吗

    “如果你现在还要执意的去找顾明月,天涯海角的去找她,我不拦你。从小到大,我都尊重你的任何决定。我只希望你自己好好考虑,如果你真的觉得找回来的顾明月,守着她没有灵魂的身体也可以过一辈子,你就大胆的做你的决定,公司的事情你也不用操心,一时半会儿你父母也死不了。有没有继承人也不重要,我和你爸都不是那么传统。”乔汐莞说,说得云淡风轻。

    顾明路那一刻却杵在客厅中间,一动不动。

    顾明月不爱自己。

    甚至,厌恶自己。

    所以他就算是找到了顾明月,问一句“你为什么要离开”就真的够了吗

    顾明月的答案是什么,他不用想也会知道。

    他狠狠的紧握着拳头,是在消化一些自己觉得有些难以下咽的情绪。

    顾明月可以走得这么洒脱,毫无留恋,他还在自欺欺人什么

    她母亲说得很对,当初给了顾明月的选择,顾明月没有要那个选择,自己又能够在顾明月的而身后得到什么

    遍体鳞伤

    就算不为自己,父母呢

    从没看到父母为他伤心过,不是因为会伤心,而是因为,他一向做得很好。

    他深呼吸一口气,渐渐地在让自己放弃。

    放弃一段,从未得到过的感情。

    “妈。”顾明路对着乔汐莞,“对不起,让你费心了。”

    “所以你的决定是”乔汐莞扬眉。

    不得不承认,这个儿子还是第一次让她有些紧张,心跳也开始不同频率的跳动。

    “顾明月不属于我,强扭的瓜不甜,她有追求她幸福的权利,没有我或许她会更开心。而我也可以如你说的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明路,别委屈了自己。”乔汐莞叹气。

    顾明路点头,“好。”

    不会委屈自己。

    只是要学着将就。

    将将就就。

    ------题外话------

    二更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