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三章 激化(二)我们结婚(高潮)

第四十三章 激化(二)我们结婚(高潮)

作者:恩很宅
    安静的酒店走廊。【大&书&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

    昏黄的灯光带着些金碧辉煌。

    顾明路一步一步走向顾明月,走向被人拥抱着的顾明月。

    他手上提着一袋衣服,那是顾明月在商场换下来的衣服。

    他的脚步停在了顾明月的面前。

    顾明月眼眸一直看着他,不发一语。

    欧阳俊泽把她抱得很紧,头靠在她纤细的肩膀上,脸转向她的脖子处,看不到他的模样,大概也能够想象到,欧阳俊泽的嘴唇吻在了她的脖子上。

    “是你自己离开?还是要我出手?”顾明路问她。

    面对着她时,用他深邃的眼眸,冰冷的声音,还有那阴沉的脸色。

    那一刻的顾明路,让人不寒而栗。

    顾明月不自觉得的咬唇。

    欧阳俊泽似乎听到了顾明路的声音,抬起头,从顾明月的肩膀上离开,双手却依然没有放开拥抱顾明月,反而更加用力的抱得更紧。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

    顾明路冷冷的看着他。

    欧阳俊泽脸色也不好,烽烟四起,硝烟弥漫。

    顾明路眼眸一瞥,冷冰的声音再次对着顾明月,“是你自己离开?还是要我出手……”

    “顾明路,你没资格强迫她!”欧阳俊泽怒吼。

    顾明路薄唇微抿,脸色从未有过的阴冷,“我在问她!”

    “我知道你喜欢顾明月!但你们是兄妹!”欧阳俊泽一字一句,压抑着怒火。

    顾明路看着欧阳俊泽红得不同寻常的脸,“在你看来,名字差不多就是兄妹了?”

    “不是吗?”欧阳俊泽内心一紧。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怕知道答案。

    顾明路讽刺一笑,“我说不是。”

    “……”欧阳俊泽看着他,有些惊讶,还有些,恐惧。

    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一种事实真相而产生的恐惧感!

    顾明路似乎不准备花时间在欧阳俊泽身上,他对着顾明月,唇瓣微动,“看来,需要我帮你。”

    顾明月一怔。

    整个人还未反应,顾明路猛地上前一把抓开欧阳俊泽的手,力度之大,欧阳俊泽那一刻觉得自己如果不是靠在墙壁上,人都应该翻了过去,与此同时,在欧阳俊泽放手的一瞬间,顾明路一把将顾明月拉回了身边,没给任何人时间缓冲,他带着顾明月离开了。

    速度很快,走进电梯。

    欧阳俊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顾明月被顾明路带走,当自己反应过来追上去的时候,电梯已经关上。

    他用颤抖的手不停地狂砸着电梯。

    刚刚被顾明路两双抓过的手臂,此刻分明还在不自在的颤抖,那个男人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他甚至以为自己骨头都在碎裂!

    电梯中。

    顾明路一直抓着顾明月。

    顾明月能够感觉到顾明路压抑的怒气,很明显。

    明显到,她现在不敢说一个字。

    电梯一路往下。

    顾明路依然用了最快的速度,几乎是拖着穿着高跟鞋晚礼服的顾明月一路走向自己停在酒店大门口的轿车,有些粗鲁的直接把她塞进了他的副驾驶台,然后迅速的回到驾驶台,车子一跃而出。

    刚开出一段距离,欧阳俊泽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气喘吁吁的看着一辆黑色轿车,只剩下车尾灯!

    欧阳俊泽狠狠的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一拳猛地一下打在酒店大门口的柱头上,说不出来的愤怒!

    黑色小车内。

    顾明路开着车,双手一直握着方向盘,踩着油门的脚一直在用力,车速很快。

    顾明路在酒驾,从宴会大厅出来的时候,她就想要提醒他,他今晚喝了酒。

    到现在,顾明月还是选择了沉默。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个地下停车场。

    顾明路下车,越过车头,一把把顾明月从副驾驶室里面拉出来。

    顾明月有些踉跄的跟在顾明路的身后。

    两个人走进电梯。

    有些熟悉的电梯,但顾明月不去多想。

    电梯里的数字在一点一点变化。

    顾明月咬着唇,一直在默默的让自己平静,平静下去。

    两个不平静的人很容易发生事故,所以必须要有一方保持绝对的理智。她一路都是这么在提醒自己。

    电梯到达后,顾明路依然拖着顾明月走向一扇大门。

    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这里是顾明路的单身公寓,顾明月就觉得自己真的太自欺欺人了。

    确实没错。

    这里是顾明路以前读大学时候住的地方,曾经的自己还主动送上门,然后从他手上拿走过一笔又一笔的金钱。

    想来,这里就是一个交易所。

    在顾明月这么慌神的一瞬间,顾明路已经打开了房门,然后带着她走进去。

    房门猛地一下,关了过去。

    顾明路突然将顾明月一把推到门上,身体欺压下来,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很近,近到她能够感受到他所有的气息以及他根本就无法压抑的愤怒。

    淡淡的酒精味道在他们彼此的呼吸间,蔓延……

    顾明月有些紧张的看着此刻的顾明路,从未觉得这个男人,如此危险,危险到她很想要撒腿就跑。

    沉默的空间。

    顾明月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坦率的呼吸。

    她不知道顾明路要做什么,两个人就这般四目相对,却是无言以对。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

    顾明路突然垂下头,吻有些野蛮的覆在了顾明月柔软的唇瓣上,舌头甚至是有些粗鲁的,直接坳开她的嘴唇,肆无忌惮……

    “唔……”顾明月发出抗议的声音。

    这样的顾明路真的让她有些惊讶。

    她有些怕此刻的顾明路。

    是真的怕。

    她双手抵触在他的胸口上,头一直左右,想要摆脱他的亲吻。

    顾明路似乎是感觉到顾明月的排斥,吻的力度反而更加凶猛了些,甚至用牙齿在咬着她的唇瓣,疼痛让她眼眶泛红,眼泪有些不受控制……

    尽管如此,顾明路似乎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即使感觉到她整个脸上湿润无比。

    他的吻霸道的一直在她唇齿之间,疯狂缠绵。

    顾明月渐渐的不反抗了。

    手上就这么自然的垂下去,身体也一动不动,嘴唇就这么任由顾明路撕咬亲吻,如木偶一般,不反抗,也不会回应。

    疯狂的亲吻,渐渐,变得温柔。

    直到,顾明路放开她的唇瓣。

    顾明月的眼泪就顺着眼角,两行,落在了她性感的锁骨处。

    她还穿着那件银白色的晚礼服,但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不堪,连脸上的妆也有些花了,显得有些狼狈。

    顾明路温柔的帮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此刻,他连眼眸深处都是柔软的。

    眼泪,似乎越擦越多。

    顾明路轻抿着唇,轻轻的一个吻印在她的眼睛上。

    顾明月就这么默默的感受着顾明路,和刚刚天壤之别的男人。

    她想,暴风雨总算是过去了。

    顾明路不会失去理智,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男人。

    他不会做强迫别人伤害别人的事。

    所以刚刚那一瞬间的失控,他只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引发的一些极端反应,冷静下来的顾明路,就不会再有那么强烈的杀伤力!

    这么想着,顾明月的眼眸突然一顿。

    她感觉到一双大手滑向了她的后背,手指摸着她晚礼服的拉链,在往下……

    “顾明路。”顾明月叫着他。

    “我现在很冷静。”顾明路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顾明月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在一点一点变得松弛。

    “所以我知道我现在要对你做什么。”顾明路突然一用力。

    拉链一拉到底。

    抹胸晚礼服就这般落在了她的脚跟处。

    顾明月狠狠的咬着唇。

    “别反抗,我不想弄伤你……”话音在彼此的唇边,消失。

    顾明路温柔的,亲吻着她的唇,抱着她走进他那张大床上……

    一夜。

    沦陷。

    ……

    深邃的夜晚。

    浴室里面响起洗漱的声音,很久。

    顾明路站在外阳台上,抽烟。

    刚刚他和顾明月之间发生了关系,她没有反抗,但他知道他在强迫。

    完事之后,顾明月就去了浴室,一直在里面洗漱,一直没有出来。

    顾明路狠狠的抽着烟。

    眼里的深邃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这么看着黑夜天空中的一弯月色。

    烟支再次剩下烟蒂,甚至已经烧在他的手尖上,他熄灭,转身回到卧室,走进衣帽间,重新换了一套衣服,然后离开了卧室,走向大门。

    拉开大门,一个男人站在门口。

    看着顾明路出现,似乎不那么激动了。

    激动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也知道,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要不要去喝一杯?”顾明路突然问他,问欧阳俊泽。

    欧阳俊泽看了看房门的方向,久久,“嗯”了一声。

    两个人一起离开,自己开着自己的车。

    顾明路开在前面。

    欧阳俊泽跟在后面。

    夜,已经很晚了。

    欧阳俊泽一路追到了顾明路的公寓,其实他不知道顾明路住在什么地方,他大半夜打电话问的欧思瑶,欧思瑶说顾明路还经常住在他的单身公寓,然后他就追着来了。

    来了之后,不停的敲打着房门,没有人回应。

    好几次把保安都惊动了。

    到最后,他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门口等候。

    他知道房间里面的人肯定听到了他发出来的声音,最终都选择沉默,他其实是什么都懂。

    就是有那么一丝不甘而已。

    为什么所有人都可以,就是他不行。

    前面那辆黑色轿车停在了路边一个酒吧门口。

    欧阳俊泽也把车靠了过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酒吧,选择了一个吧台的位置,一人叫了一杯烈酒,沉默的喝着,彼此都喝得不少。

    这个酒吧是清吧,就是一个驻唱唱着柔和的情歌,灯光很黑暗,大多是情侣依靠在一起,腻腻歪歪。

    “欧阳俊泽,我和顾明月不是亲兄妹。”顾明路将酒杯里面的酒喝完,说的第一句话。

    欧阳俊泽握着酒杯,喉咙微动,一直在隐忍着。

    “你喜欢了她7年。但是我喜欢她超过20年了!”顾明路说,“小时候的顾明月比较任性和霸道,我就只能围着她转,听她使唤,以前她还有个哥哥,那个时候她只会和她哥哥玩,你不会理解我小时候被她排挤的滋味。后来他们家发生了些事情,她哥哥离开了,我才能够这么跟在她身边。我们家的关系和他们家很复杂,我最崇拜的母亲一直让我疏远顾明月,因为她说,顾明月以后会恨我。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了知道了。上一辈的恩怨终究会落在我们这一辈人的身上,顾明月遭遇了很多不幸,而那些不幸和我们家脱不了关系,尽管,我父母都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顾明月上大学的时候,那是我和她分别14年后第一次见面。你喜欢她,我也喜欢。你不会知道我当时有多羡慕你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她,喜欢她,照顾她。可我当时只能在一个角落默默地看着你们,我承认和欧思瑶交往也只是为了分散在顾明月身上的注意力,但当我知道你和顾明月分手后,我就选择和欧思瑶分手了,尝试了一次交往,才会更加深刻的知道,除了顾明月,似乎谁都不行!”顾明路说,一边喝酒,一边说。

    默默地说。

    “顾明月总是很喜欢玩失踪游戏,突然的一天就消失不见了。我一直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忘记顾明月,也想重新过上自己的生活,也想过顺从我母亲的意思交往一个女朋友,每次想要尝试就选择放弃,因为没能够忘记顾明月,因为每次一有这种想法是,就告诫自己,再等等吧,或许过两年就真的忘了。真的没有想过,一年又一年,到现在都忘记不了。”

    欧阳俊泽一直不停的在喝酒。

    他不愿意承认任何一个男人比自己更爱顾明月。

    因为当初和顾明月分手后,他离开上海去北京发展,过上了一段生不如死的生活,所以半年后他选择回到上海去找顾明月,他想要好好和她谈谈,就算顾明月现在不能接受他,但是他愿意等。

    他真的没想到,再次回去找她时,得到的是她已经被人包养退学的答案。

    万念俱灰下,他再次选择去了北京,深造了4年回到上海,正在往外交官的路上发展。他父母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他的感情问题,毕业后就开始安排他相亲,也就在一场相亲宴上遇到了赵子依,只因为那么多相亲对象中,只有赵子依认识顾明月,所以他选择了交往,交往的这2年,一直在将将就就。

    不是顾明月,任何人都是将将就就,所以他就这么一直将就着。

    直到,今天看到了顾明月。

    看到顾明月被顾明路带走。

    他转身也离开了宴会现场,自己一个人喝酒,喝了很多,喝到某一个点,就实在忍不住,去找顾明月。

    以他现在的身份,半个小时之内用顾明月的身份证找到顾明月的住处,并不难。

    所以,他去了顾明月的酒店房间等她。

    等了不多久,就看到她回来了。

    他真的很想顾明月留在自己身边,很想很想。

    哪怕是用钱,也行!

    可,所有一切,顾明路出现了。

    顾明路强势的带着顾明月离开,顾明月没有反抗,即使看得出来她眼底的害怕。

    但终究,顾明月跟着顾明路走了。

    他追过来,只是为了发泄,只是为了发泄而已。

    反而到此刻,却只是听着顾明路这个男人说,说他自己的故事……

    男人之间的话不会太多,有些事情,点到即止,不会深度八卦。

    酒一人喝了一瓶,然后离开了酒吧。

    离开的时候,欧阳俊泽在酒吧门口突然打了顾明路一拳。

    两个人身体都有些摇晃。

    这一拳下去,两个人都无力的躺在了地上,似乎都在揣着粗气。

    欧阳俊泽看着天上的月亮,说,“顾明路,如果顾明月不幸福,我真的不会放手。”

    说完,似乎谁的眼泪在滑落。

    坚持了这么多年,到真的选择放手的时候,居然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

    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嗯。”安静的夜晚,顾明路低沉的嗓音应着。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对话,就这样即可。

    那一晚不知道谁先从地上爬起来离开。

    终究,这个故事,有一个人先落下了帷幕。

    ……

    翌日一早。

    清晨的阳光正好。

    顾明月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不到7点,天空投射下来的阳光就已经璀璨到有些刺眼了。

    她伸懒腰,从床上起来。

    这张不太熟悉的床,她昨晚睡得并不安稳。

    她也不知道顾明路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洗了很久很久的澡出来后,整个房间就空了,顾明路离开了这套公寓。

    公寓虽然很干净,但并不代表,顾明路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

    总有一种感觉,这套公寓已经少了曾经的味道,顾明路大概从来没有在这个地方吃过饭。

    顾明月从床上起来,去浴室洗漱。

    她没有衣服可换,昨晚上的而礼服也不可能再穿了,她只能一直裹着顾明路的浴袍,她捉摸着,或许在顾明路的柜子里找一套可以外出的衣服,男士的也能够将就。

    这么想着,她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

    卧室内,顾明路突然出现在房间的沙发上,低垂着头,似乎是在等她,脚边还放在一个行李箱,有些眼熟。

    昨晚上……

    顾明月微咬着唇,就这般看着顾明路。

    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不会像一个青涩的少女那般因为做过而显得无措,但也不会风尘到,可以一笑而过。

    “你酒店的东西我都给你收过来,你换上你自己的衣服,上午10点的飞机去重庆。”顾明路说。

    顾明月诧异,“10点?我是下午的飞机。”

    “我给你改签了。”顾明路直白道。

    “……”顾明月看着他。

    她不知道顾明路要做什么。

    “我陪你一起去重庆。”

    “为什么?”顾明月问他。

    顾明路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脸抬起,顾明月看到了顾明路一只眼睛上的青肿痕迹。

    青肿痕迹很明显,根本没办法忽视。

    顾明路似乎也感觉到了顾明月的视线,“昨晚不小心,摔得。”

    当她真的很傻吗?!

    能够把自己摔成被人揍了的样子,也真的是技术。

    “你换衣服,我在外面等你。”顾明路丢下一句话。

    “顾明路。”顾明月叫他。

    “嗯。”

    “为什么要陪我回重庆?”顾明月问他。

    “我拿了户口本。”

    “嗯?”顾明月皱眉,。

    “你的户口本是在合川的是吗?”顾明路问她。

    顾明月点头。

    “所以,我们去重庆合川,登记结婚。”顾明路一字一句,就跟讨论今天天气很好一般,说得如此随意。

    ------题外话------

    推荐小宅的新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不多说,附上简介(卖萌求各种支持收藏):

    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如罂粟般,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陆漫漫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了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本不该去招惹的男人。

    她说,“我送你锦绣前程,你助我斩妖除魔!”

    他邪魅的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道,“一诺千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