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七章 这可是我的初吻?!

第四十七章 这可是我的初吻?!

作者:恩很宅
    浩瀚之巅,劲爆的场子。【大&书&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顾明念咬着鸡尾酒杯的杯沿,眼巴巴的看着前面吧台处傅唯一和那个绝色美女聊得你侬我侬。

    要不要这么显摆

    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找个伴侣而已,姐也能找。

    姐只是不喜欢将就而已。

    好吧。

    她承认,她其实还谈过好多次恋爱了。

    每一场恋爱都莫名其妙的无疾而终。

    有时候是对方突然提出分手,有时候是自己觉得没意思了,反正都不能长久。

    她捉摸着是自己不够专情。

    因为每次分手后,不管是对方提出还是自己提出,她都会松好大一口气。

    “念念。”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顾明念从傅唯一和绝色美女的视线上转移,“舅舅。”

    姚贝坤坐在顾明念旁边,“又和你妈吵架了”

    “嗯。”顾明念点头。

    “你们到底一天都在吵什么啊”姚贝坤问道。

    “我妈还不是不待见我,就说我抢了我爸。你说我都是我爸的小情人了,我爸能不能疼我吗”顾明念瘪嘴。

    姚贝坤忍不住笑了一下。

    “对了,舅妈呢”顾明念问。

    她其实还喜欢她舅妈刘小丽的,据说是妓女出生,却又洁身自好一直等着她那花花公子舅舅,后来两个人终于在一起,舅妈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却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在嫁给舅舅生孩子后,出人意外的没有在家当家庭主妇,跟随着舅舅在外打拼,甚至还成立了自己的小姐公司,当然,对外的名字叫做“热情服务咨询培训管理机构”,做得据说是如火如荼。

    “在家陪我妈。”说着,姚贝坤脸色也不好了。

    一大一小,默契的看着彼此,彼此叹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正时,顾明念约的同学到了,姚贝坤也不打扰年轻人的聚会,尽管顾明念的好多女同学都仰慕姚贝坤,恨不得就做他的小老婆了。

    他离开,顾明念的好友程程就忍不住感叹,“念念,你说你舅舅怎么就能这么帅”

    “那当然,也不看是谁的舅舅。”顾明念骄傲无比。

    程程打趣了一番,几个女生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不停的八卦。

    顾明念有些分神。

    傅唯一那厮,直接把美女拖床上就行了啊,在这里一直显摆个什么劲儿。

    “念念,你又看上那帅哥了”似乎注意到顾明念今天有些不在状态,程程顺着顾明念的视线看过去,突然就惊艳了,“卧槽,好帅”

    顾明念转头看着程程一脸花痴。

    “顾明念,你眼光还是这么好”程程都开始流口水了。

    “你别幻想了,看看人家身边坐着的女人。”顾明念无情的提醒。

    本来自动忽略帅哥旁边女人的程程,眼眸转了转,斗志昂扬的表情瞬间就歇菜了。

    顾明念笑了一下,“所以咱们别想了,喝酒喝酒。”

    “我们可以不想了,但是念念你能啊。你也不比那个女人差多少。看看这绝美的脸蛋,这凹凸有致的身材,要我是男人,绝对追你。”

    顾明念笑了一下。

    有些自嘲的笑容。

    傅唯一那货才不觉得她美丽,什么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傅唯一面前就是放屁。

    她大喝了一口酒,准备换个地玩。

    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从高椅上站起来准备离开,突然看到傅唯一那边,两个人似乎有些争吵。

    傅唯一拉着绝色美女,美女却不停的推开他。

    顾明念一起的其他几个女生也看到了,都瞪大眼睛看着那边,程程还不时的说着,“秀恩爱死的快,这也太快了”

    拉拉扯扯,似乎争执了好久,绝色美女终于挣脱开傅唯一,然后带着些抱歉的神色,走了。

    就留下了傅唯一,突然觉得那个男人被人甩了,还有些可怜。

    那个自大狂,居然也有落得如此下场的一天

    原本应该很解恨,却就是高兴不起来。

    傅唯一又重新回到了吧台旁边,一口一口的喝酒。

    “喂,念念你去哪里”

    “你们别跟着我。”

    顾明念已经走向了傅唯一。

    谁让姐就是这般圣母呢

    傅唯一感觉到身边的人,眼眸看了一下,又垂下头继续喝酒,喝得有些猛。

    “分手了”顾明念问他。

    傅唯一拿着酒杯的手突然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顾明念看着他的模样,嘴角笑着,“你长得也不丑,找个女朋友还是轻轻松松的。”

    “你能离我远点吗”傅唯一猛地放下酒杯,脸色并不好。

    顾明念被傅唯一这么凶的样子吓了一下,随即,“你以为我想要搭理你啊,我只是看你被人甩了可怜,同情你一下而已,拽什么拽”

    顾明念气鼓鼓的从吧台上下去准备离开。

    “顾明念”傅唯一突然叫她。

    “做什么”顾明念臭着脾气。

    “过来”傅唯一大声地命令她。

    顾明念尽管心情很不爽,但此刻也没拒绝,往傅唯一身边走近了些。

    傅唯一突然一把拉住她,将她猛地一下拉进了怀抱里,自己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个沾满酒味的唇瓣,猛地一下吻上了她的唇,那般的热情似火,一触即发,波涛汹涌

    坐在旁边一直好奇看着顾明念的她的那些同学们,所有人都惊呆了。

    顾明念钓凯子的能力,完全是让人惊叹的地步

    所有人一致的行注目礼眼睛都不眨一下。

    顾明念是真的被傅唯一给吻懵了。

    当初脱光了出现在他面前都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现在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久。

    傅唯一突然放开她。

    她觉得自己的唇都被他咬肿了,嘴上火辣辣的。

    而此刻的傅唯一却是这般,看不出来什么情绪,气都没有喘一下。

    “唯一。”身后,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顾明念转头,看着刚刚分明已经离开的绝色美女。

    美女笑得很好看,“你就是唯一的女朋友了”

    顾明念更加懵了。

    什么情况。

    “你好,我是卫彤彤。我是北京的,高考后,我妈带我到上海来玩。我妈跟唯一的妈妈是好朋友。”卫彤彤介绍着自己。

    顾明念就这么看着她。

    “我一直把唯一当哥哥,刚刚让他明天陪我去机场接我男朋友他死活不去,太不给我面子了。我自己对上海又不熟,然后我又不敢告诉我妈我谈恋爱了,我妈会打断我的腿。”卫彤彤看上去还很健谈。

    顾明念转头看了一眼傅唯一。

    原来是单相思啊。

    怪不得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

    “你有时间吗明天你能陪我去接我男朋友吗”

    “她没有时间,明天我和她有事儿。”傅唯一突然替她回答。

    顾明念到嘴边分明都要答应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她其实是很好奇很好奇,卫彤彤的男朋友到底长什么样子,居然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拒绝傅唯一。

    “算了,那我明天自己想办法。”卫彤彤有些失落,“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玩。”

    这次,卫彤彤大概是真的走了。

    顾明念看着她的背影,转头看着傅唯一。

    傅唯一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起身往外走。

    顾明念顿了顿,也这么追了出去。

    傅唯一坐进了一辆出租车。

    顾明念也跟着坐了进去。

    傅唯一瞪着她,“你跟着我做什么”

    “你刚刚亲我了。”顾明念说,直白道。

    “所以”

    “你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神经病。”傅唯一低骂了一句。

    “你才神经病”顾明念骂回去。

    “下车”傅唯一似乎不想和她啰嗦。

    这个恶心的男人,顾明念打开车门准备下车的一瞬间,突然又不下车了,“傅唯一,做人不能这么无耻的。”

    傅唯一脸色已经黑透了。

    这个女人,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别人的心情吗

    “你刚刚为了在卫彤彤面前不那么难堪这么吻了我,这可是劳资的初吻”

    “你初吻还真的不少”傅唯一讽刺的无比。

    顾明念咬唇,打死也不承认,又说道,“不管怎样,反正你不能过河拆桥。”

    “你到底想要怎样”傅唯一冒火。

    “我跟我妈吵架了,现在离家出走,你收留我几天,今天的事儿就一笔勾销了。”顾明念很认真。

    傅唯一狠狠的看着顾明念。

    顾明念扬着下巴,一脸挑衅。

    “顾明念,你老爸24小时派人跟踪你的行为。你去我那里过夜,你想我死在你老爸手上,是吗”傅唯一真的很想一巴掌把这个女人扇下车。

    “就是因为我不管在任何地方我老爸都会知道,他们才不在乎我的离家出走。所以你要帮我摆脱跟着我的那几个人,我这次一定要让我妈知道我也不是这么好惹的”

    傅唯一就这么瞪着顾明念。

    顾明念反正一副,你怎么都摆脱不了我的表情。

    傅唯一眼眸一紧,突然从出租车上下去。

    顾明念一顿,连忙下车跟上傅唯一。

    傅唯一直接走向一辆黑色轿车,这车是傅唯一的,她以前见过。

    “你做什么”顾明念看着傅唯一坐上驾驶室。

    “不是要摆脱你爸的眼线吗”

    “你开”

    “否则你觉得出租车可以帮你摆脱”

    “但是你在酒驾啊”

    “怕就别上来。”

    “谁说我怕了啊”顾明念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系好安全带。

    傅唯一看了一眼顾明念,车子突然一跃而出。

    顾明念一直抓着车扶手,整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句。

    傅唯一开车的速度也太惊人了。

    这可是在市区。

    这可得违了多少交通规则,她一向都是好公民的

    “你把你手上的手表给我。”傅唯一突然开口。

    “做什么”

    “你就不怀疑你为什么走到哪里你爸都能够找到你吗”

    “不就是后面那几个人跟我的原因吗”

    傅唯一似乎难得解释,“给我。”

    顾明念还是规矩的将自己手上的取下来手表递给他。

    傅唯一打开车窗,突然就扔了出去。

    “傅唯一,那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个神经病,停车”顾明念尖叫。

    她很宝贝的,这个杀千刀的男人

    “老早就觉得你手表有问题了,就你这么笨。”傅唯一说,“你看后面的人是不是追不上了”

    顾明念转头,确实没再看到那辆黑色轿车了。

    隐约,好像知道点什么了。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在上海街头行驶。

    傅唯一半途似乎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将车子停在了傅家别墅,带着顾明念又打了一个出租车,到了另外一套单层的独立小别墅,两个人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里守着,傅唯一拿过钥匙,两个人才走进别墅内。

    别墅虽然是平层,却依然很宽广,依然很奢华。

    “自己找个房间休息,我只会收留你3天。3天一过,自动消失。”傅唯一坐在沙发上,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题外话------

    咳咳。

    推荐小宅的新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精彩片段如下:

    精彩片段一:

    “都说文城陆家千金陆漫漫,琴棋书画,聪慧过人,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文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男人低沉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只是不知这般凶恶残酷,心胸狭窄,瑕疵必报,阴谋算计还表里不一的女人,是谁”

    陆漫漫抬眸看了一下男人,遂问道,“姐都被人害得倾家荡产死无全尸了,你还让姐继续装逼”

    男人眉头颤动。

    “打个比方,当你想要放屁的时候,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憋住了,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会怎样”陆漫漫一字一句,“屁从嘴里面吐出来,恶心的是自己”

    男人脸色直接黑透。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