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二章 擦消炎药

第三十二章 擦消炎药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跟着文秘书去特定古董储存地取了那件陶瓷古董,回去的路上在药店买了些消炎药回到顾家大院。

    她把古董放在原有的地方,给佣人吩咐了声,走上2楼。

    顾子臣从不出门,要不待在自己的卧室,要不就在他种植的花房中度过,她其实很多时候是不明白顾子臣的生活的,但转眸又觉得,一个残疾人的生活,有什么好明白的。

    她拿着那瓶消炎药走进房间,顾子臣坐在房间的轮椅上在看书。

    看一些她不太感兴趣的中外名著。

    看着她回来时,眉头抬了一下,没搭理。

    乔汐莞也习惯了顾子臣的眼神,走向他直接说着,“我帮你上床还是你自己上去?”

    顾子臣眼眸一紧。

    “我没别的意思,你身上伤口挺多的,我帮你擦点消炎药,免得感染了。”

    “不需要。”顾大少直接拒绝。

    乔汐莞有些不爽,“顾大少爷,你不要这么龟毛行不行?!昨晚上我把你都亲遍了,你身上白花花的肉我记得一清二楚,你还叽歪个屁!”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变了,黑得那个彻底。

    耳边轮廓却又依稀有些泛红。

    “我说的是事实。况且了,我们是夫妻,做这种举动再正常不过。”乔汐莞不在乎的说着,拖着顾子臣的身体就往床上走去。

    “乔汐莞,你够了!”顾子臣被乔汐莞死命的拉扯到床边,怒吼。

    “昨晚上你也这么威胁我了,结果有用吗?不是你特殊情况,还不是被我强了……ok,我不说了,你自己上床吧,我真的不喜欢用强。”乔汐莞翻白眼。

    顾子臣紧捏着手指,最后还是躺了上去。

    乔汐莞蹲跪在他的身边,把他白色家居服卷到了他的脖子处,露出他白皙的胸膛,上面有些狰狞的指甲印和牙印,简直有些惨不忍睹。

    “这里,是什么?”乔汐莞眼眸一紧,指着他挨着右边胸膛的位置的一个疤痕。

    昨晚上看得没这么仔细的,因为被*操控。

    能够记住的,仅仅是他白皙的身体。

    “胎记。”顾大少不耐烦的说着。

    乔汐莞当然不相信的。

    胎记会长成这样?!

    可对于顾子臣这个从不外出见风雨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深的伤痕?!是做过什么手术吗?

    “你到底还要看多久?!”顾大少更不耐烦了,口气很不好。

    麻痹,坏脾这么坏!注定孤独终老!

    乔汐莞抿唇,打开消炎药的瓶子,用棉签一点一点擦拭,其实消炎药挨着破损的肌肤是有些痛的,但是面前这个顾大少却哼都没有哼一声,仿若肉都不是自己的一般,就算忍着,肌肉也是会颤抖的吧。

    这个顾子臣,真是捉摸不透!

    一点一点前前后后擦拭完毕,乔汐莞的手指却突然挨着他的裤腰带,准备往下拉扯时,顾子臣一把抓住她的手,“做什么?!”

    乔汐莞讪讪的笑了一下,“准备给你涂抹精油来着……”

    顾子臣冷气逼人。

    “不做就算了,凶什么凶。”乔汐莞嘟嘴,把顾子臣从床上扶起来坐起,然后把消毒水和新棉签递给他,背对着坐在他面前,撩起自己的外衣,解开文胸,光滑而细嫩的后背突然就暴露在他的面前,“帮我擦一下,后背擦不到。实在不记得我是怎么把自己给抓伤了的。”

    乔汐莞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感觉到身后人的异样。

    等了好一会儿顾子臣都没有动手,乔汐莞不爽的转头看着他,“让你帮一下忙,有这么恼火吗?”

    顾子臣不着痕迹的咽了咽口水,“你就真的不把我当个男人?”

    “要不然呢?”

    乔汐莞无所谓的反问。

    如果是个男人,昨晚她需要这么辛苦?!

    顾子臣薄凉的嘴唇拉出一抹笑,那样的意味深长。他冷着眸,修长的手指涂抹了一些消炎药,刚刚接触到她的伤口处,某人突然大叫,“痛死了,你轻点不行!”

    顾子臣一直觉得自己胆子够大了,也或者说,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一番处事不惊的态度,但刚刚那一秒,他妈的差点被这个女人吓翻了!

    分明刚才,他手上的棉签还没有彻底的挨上去,哪里就重了!

    顾子臣忍了忍,没计较,继续擦拭。

    “让你轻点轻点轻点,要不要人活要不要人活!”某女人一直不停。

    “乔汐莞,你再给我叫一次试试!”顾子臣真的毛了,他一字一句狠狠威胁。

    乔汐莞沉默了一秒。

    “你是有人格分裂吗?昨晚上那个女人今天一觉醒来就消失了。”顾子臣冷冷的说着。

    他是在讽刺她昨晚上的咎由自取吗?!还是说他其实挺欣赏她昨晚上的举动?!

    “我只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这样就没这么痛了,真的,下次你也试试。”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

    顾子臣没好脸色的睨了她一眼。

    他要真的大吼大叫之时,就是地动山摇之刻。

    好不容易擦拭完,乔汐莞把消炎药收起来放在了柜子里,转头看着顾子臣又是那张扑克脸的坐在那里,说道,“对了,古董我拿回来了。”

    顾子臣点了点头。

    “你没什么想要问的吗?”乔汐莞看着他。

    她那么大的变化,连那么沉着冷静心机重的顾子寒都忍不住了,顾子臣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

    “对你没兴趣。”顾子臣丢下一句话,自己推着轮椅出去了。

    麻痹!

    乔汐莞就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得不到什么好话。

    她敛眸,决定不花心思在这个无关紧要的男人身上。

    当时,她真的觉得顾子臣,无关紧要!

    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柜子,那件白色晚礼服皱巴巴的躺在柜子里面,像是被人遗弃了一般,她抿了抿唇,把礼服抱了出来,拿到楼下,随便找了个佣人,“把这件衣服送到古云山古董行,交给一个叫做古源的男人。如果问起来,就说是我送给他的回礼。”

    “是的,大少奶奶。”佣人抱着她的礼服,积极的跑了出去。

    古源,能够给你的,是霍小溪上辈子的回忆。

    这辈子……

    我叫乔汐莞。

    ------题外话------

    呼呼。

    小宅还是很爱很爱你们的。

    尽管你们不是太乖的,愿意给小宅留言。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