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七章 交锋之战(一)

第五十七章 交锋之战(一)

作者:恩很宅
    “你好,我是齐凌枫。”熟悉的男性嗓音在耳边缓缓响起。

    乔汐莞咬着唇,手指微微捏紧。

    齐凌枫。

    曾经心心念念爱到骨头里的名字,现在却一听到就恨之入骨的名字。

    “你好?”未听到对方的回答,那边试探性的再次问道。

    声音带着特有的男性磁性,似乎如他给人的感觉一般如溪水般细水长流,温文尔雅。

    “你好,我是乔汐莞。”她深呼吸,回答。

    口吻,听上去很平静。

    “可以见见面吗?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乔汐莞眉头一扬,并不友善。

    “关于詹姆斯先生的开发案。”那边直截了当。

    乔汐莞沉气,嘴角微扬,“你怎么知道我对这个案子有兴趣?”

    “刚刚在詹姆斯先生的酒店,看到你的身影。”

    “既然是竞争对手,我想应该没什么好谈的。”乔汐莞不想说太多,齐凌枫给人的感觉总是这么清清淡淡,掩藏在眼眸深处的狠毒,却无人能比。

    “说来咱们是亲戚,何必做得这么绝对。”

    “那是你应该给顾耀其说的话。”

    “那么,打扰了。”那边,利索的挂断电话。

    就是喜欢这么欲擒故纵。

    她恍惚都有些记不得他们曾经是怎么认识的了?!

    那是在国外的一段时光,她刚出法国留学,法语不太好。又特别倒霉的,第一次在法国巴黎的街道上闲逛时丢了钱包,手无分文的自己总不能走着回学校吧,她突然想到在国外也是可以街头卖艺来赚钱的,在巴黎真的很普遍。于是,她随手摸出一个风琴,那是她母亲送给她的,小时候母亲逼着她学她总是吊儿郎当,去法国的时候忍不住又带上了,算是一点乡情和寄托,她其实吹得很烂。

    很多外国友人停下脚步听了一下,却总是摇摇头离开。在沮丧无比的时候,一个中国华人出现在她面前,她记得很清楚,那天巴黎的风很大,他穿着卡其色风衣,白色毛衣,头发有些微长,他弯下腰,在她用毛巾叠好的地方放了10欧元。他嘴角微笑,“别吹了,行吗?”

    她想,那一刻她应该是永远都忘记不了他的笑,在巴黎那个异国他乡,在那么一个特定的环境,让她从小都觉得自己的没心没肺有了那么点说不出来的悸动,她木讷的看着他,心口处在毫无规律的跳动。

    她爱上齐凌枫,只花了一分钟时间。

    “不太好听。”他再次开口,脸上有些泛红,腼腆而帅气。仿若,不太习惯说这种,不太好听的话。

    “你会吗?”她问他。

    他点头。

    她把口琴递给他,“那你来?”

    他看着她的口琴,缓缓接过来。

    悠扬的琴声在巴黎的大桥上,随着风静静的飘荡,都说巴黎是一个浪漫的城市,当时的她,真的很庆幸自己的突发奇想,然后,浪漫的遇到了他。

    那天他们赚了很多钱,去嗨了一顿大餐。

    熟悉后才知道,他们真的很有缘,来自一个城市,就读一所大学。

    他读研,她才大一。

    她其实追齐凌枫追得很辛苦。

    齐凌枫一直冷冷淡淡,不管她多热情,他总是保持着一段微妙的距离。

    现在想来,他只是在欲擒故众,很会拿捏分寸,她才会这么一股劲的栽进去。

    为了追上他,她跳级,考研,拼了命的和他一起毕业。

    因为他说,如果她能够赶上他的学习进度,他就同意和她在一起。

    她实现了。

    毕业那天晚上,他们确定关系在一起。

    那个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好好爱人,从来都只会给别人添麻烦,从来都不懂体贴不懂温柔不懂好好和人相处的她,就这么一路追随着齐凌枫,爱得死心塌地。

    毕业后,他们一起回国。

    他说他是孤儿,靠奖学金留学。

    她毫不犹豫的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见了自己的父母,并且执意的让他改口叫她父母为“爸妈”,她想这样,或许会弥补他曾经缺失的亲情。

    她真的什么都为他着想,什么都为了他,现在,她爸妈应该在黄泉下,死不瞑目吧。

    她不着痕迹的揉了揉眼眶,抬头看着电脑屏幕。

    她不想回忆往事,那只是在自己的伤口上,不停的撒盐而已,她不习惯被这么一直伤害着,她从来都不是这么懦弱。

    抿着唇,看了看时间,拿起电话,拨打,“喂,顾子臣。”

    “说。”那边永远都是言简意赅。

    “给我点钱。”

    “……”那边瞬间沉默。

    “需要这么小气吗?等我关工资了,还你就是。”乔汐莞翻白眼,没见过这么小气巴拉的男人!

    “你要多少?”

    “一两百万吧……”

    话音还未落,那边电话已经挂断了。

    乔汐莞捏着手机,气得发抖,但碍于旁边人多,不好发作。

    她咬着唇,不服气的,继续拨打。

    那边不耐烦的接起,口气很不好的质问,“你准备关几年的工资才能还给我?!”

    乔汐莞突然沉默。

    这个问题她倒是没有考虑。

    话说她一个月工资多少啊?!

    “那你总不会连点零用钱都不给我吧。”乔汐莞不爽。

    曾经的自己,钱都是随便挥霍,就没想过有用完的那一天。

    “你需要一两百万当零花钱?”

    “顾大少你不会连个媳妇都养不起吧。”乔汐莞采用激将法。

    “你拿来做什么?”顾子臣问她。

    “买套房子。”

    “家里的房子不够你住?”

    “送给一个朋友。”乔汐莞直言。

    “……”

    “反正就是有用,你给我就是了。我马上回来,你准备现金支票卡都行。”乔汐莞急急忙忙的说着。

    “是男人?!”那边仿若很久,才挤出这么三个字。

    “什么?”乔汐莞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突然缓过神时,眉头一扬,嘴角一勾,“顾大少你是在吃醋?”

    那边没说话,不用想也知道脸色很不好。

    “是个女人,回头带你认识一下。”乔汐莞打趣。

    “不需要认识。”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古怪的顾大少,一举一动,反而有些,幼稚。

    快到下班时刻,王荣川的秘书给了她一份复印的人事档案,悄声在她耳边说道,“机密文件,不能泄露哦,我可是磨了一个下午才磨到的。”

    “谢谢,到时候请你吃饭。”

    “我需要花美男作陪。”秘书玩笑的说着,离开。

    乔汐莞看着秘书的背影,收拾好应付的笑容,认真的翻阅。

    顾氏集团能够认识的,曾经打过交道的少之又少,这么唐突的靠感觉去信任人并不太妥,曾经就是犯了大忌,以为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是害自己最深的人,她咬着唇,思索。

    一直到下班时间。

    乔汐莞把做好标记的那部分人的档案抽了出来,整理好,收拾办公桌下班。

    武大在大厅等她。

    她的出现很引人注目,必定身高摆在那里,而且脸上确实没什么笑容,自然的让人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

    乔汐莞笑嘻嘻的走过去,“武大,走吧。”

    “好。”武大点头,和乔汐莞一起离开。

    没有车真心不方便,乔汐莞和武大顺着街道走了两条街,才好不容易打到一个出租车,她们直接打车到顾家大院,乔汐莞让武大在门口等着,她先回去一下。

    她急急忙忙的跑上楼,推开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的房间连着一个大的外阳台,外阳台可以直接看到顾家大院的大门口。

    乔汐莞出现在房间的时候,顾子臣就很悠闲的坐在阳台上,随意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钱呢?”乔汐莞开门见山。

    顾子臣没有回头,眉头微皱,“在书桌上。”

    乔汐莞跑过去,看到一张银行卡,脸上一下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忙地走向顾子臣,低下头,一个大大的吻亲在他的脸颊上,“谢了。有钱了就还你。”

    顾子臣似乎有些嫌弃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耳朵却悄然的红了,“不需要你还,别再问我要就行了,我没多少钱。”

    “知道啦,小气鬼。”乔汐莞没太注意顾子臣的表情,也觉得这个龟毛男擦她的口水理所当然,她其实也只是作为感谢亲亲而已,绝对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对了,密码多少?”

    “000923。”

    “怎么又是这个数字?”乔汐莞皱眉。

    0923?!

    顾子臣不再多说。

    乔汐莞也没兴趣追根究底,反正钱到手了就行。

    她欢快的跑出去,刚到顾家大院,就看着顾明路回来了,顾明路今天没有排兴趣班,回来得较早,看着乔汐莞时,很规矩的打着招呼,“妈妈好。”

    “嗯,乖,早点回去做作业。”乔汐莞摸了摸顾明路的头,小猴子的头发发质和顾子臣的完全不一样,短短的寸头还有些扎手。

    “好。”小猴子背着小书包回到别墅。

    乔汐莞转头走向武大,“我们走吧。”

    正好送小猴子的车停在门口,乔汐莞叫着司机,坐上去。

    “武大?”乔汐莞看着有些呆滞的武大,眉头紧锁,似乎在想事情。

    武大听着声音回神,跟着乔汐莞坐进小车内。

    车子离开顾家大院。

    一路乔汐莞都在故意找话题和武大聊天。

    其实和武大在监狱认识时间不长,武大在监狱时比较孤僻,从不合群,但也没有人敢惹她,她身手不凡,她就只看到过一次,那一次她在和监狱里面的头打架,她不会打架,却拼了命的和对方打了起来,可想而知结果多惨,武大那次帮她出手了,她的出手很快,很狠,几乎两三下功夫,就摆平了4个人,震惊所有人。

    那次以后,她和武大站在了一起,顺便也拉拢了监狱的帮派头目,过了2个月逍遥日子。

    她出狱那天,把手上的那份报纸拿给了武大,让她出狱后务必到顾氏企业来找她。

    武大是个实在人,答应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乔汐莞。”武大突然打断她,问道,“刚刚那个小孩是你儿子?”

    “有问题?”乔汐莞扬眉。

    就觉得武大盯着她儿子看,莫非这妞,情窦初开在一个破小孩身上?!咦……自己想起都觉得一身鸡皮疙瘩。

    “没什么。”武大眼眸微动,“只是和曾经认识的一个朋友,有些像而已。听说,他也有个儿子。”

    “谁?”乔汐莞很有兴趣的问道,“你朋友该不会叫顾子臣吧。”

    武大摇头,“不是。”

    武大不会撒谎。

    乔汐莞眉头一紧,忽然想到什么,“0923这个数字对你而言,是不是有特殊意义?”

    在监狱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过一个徽章,上面只有这么一串数字,她随手拿来看看,武大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分明很在意。

    武大看着她,“你在打听什么吗?”

    “你不愿意说的事情我不会逼你说,我只是告诉你,我老公顾子臣的所有密码都是这个数字,0923。我在想,或许他会是你想要找的人。”乔汐莞只是提醒。

    她总觉得武大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人。

    武大没有说话,她不擅长于撒谎,所以她不想要说的事情就会选择闭嘴,乔汐莞也不是一个喜欢挖别人*的人,反正,不管是武大还是顾子臣,她总觉得,他们有着惊为天人的背景。

    但目前,她都没兴趣。

    她现在的目的很单纯,齐凌枫,而已!

    两个人在上海新开楼盘逛,武大这个人很好将就,所有楼盘她都说ok,搞得最后乔汐莞真的就随便找了一套精装房买了下来,顾子臣这张卡200万,买房子花了180万,剩下20万乔汐莞直接给了武大,让她去买点平时需要穿的用的,以及买一部手机方便她联系。

    安顿好武大后,两个人随便在外面吃了饭,乔汐莞回到顾家,直接走进顾耀其的书房。

    她礼貌的敲门,里面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进来。”

    乔汐莞走进去。

    顾耀其抬头看着她,“什么事情?”

    “爸,如果我说公司有内奸爸会相信吗?”乔汐莞直接了当。

    顾耀其眉头抬了一下。

    “我不知道是谁,但是这个项目,我不想要跟着王荣川做,我需要爸给我成立一个专项组。我在公司钦点人员。”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耀其喝了一口茶,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乔汐莞,不要太过了。”

    “爸,能够放纵的青春不多,我愿意拿我的所有作为赌注,爸就不愿意让我任性一次?”乔汐莞说得很认真,字字句句中满是的诚恳之意。

    顾耀其品茶,未发言。

    乔汐莞也不插嘴,等待顾耀其的答案。

    良久。

    顾耀其深呼吸了一口气,“乔汐莞,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别让我失望。纵横商场这么多年,我不希望被人看了笑话。”

    “爸你放心。”乔汐莞点头,承诺。

    “明天我会让子寒安排你的专项组……”

    “爸。”乔汐莞打断他的话,咬着唇,“我知道子寒很有能力,在公司也能帮你分忧,但是这个项目,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并不希望子寒插手,至于理由,我想要暂时保留。”

    顾耀其眉头一紧,姜是老的辣,那一刻一下子就明白了乔汐莞的顾虑。

    乔汐莞是个聪明人,这段时间他看在眼里,要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乔汐莞打破他的底线任她发展,他只是没有想到,乔汐莞第一个防备的人是子寒。

    其实……他紧了紧眉。

    他也是这么从兄弟手上抢过顾氏的,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理所当然,而且物竞天择,历史都是这么发展下来的,谁更有能耐谁上他一直秉承这个观点,早些年要不是子臣突然的残疾,公司指不定,就落在了子臣的手上,这些年培养子寒不容易,但子臣如果想通了想要重新开始,他似乎是,拭目以待。

    嘴角微扬,乔汐莞的所有一切在顾耀其看来,都是顾子臣的一举一动,以乔汐莞的能耐,断然不可能会写出如此的设计方案,说出如此的话,做出如此的事情,想到这里,顾耀其看着乔汐莞,答应道,“好,我明天亲自安排。”

    “另外。爸爸我这里有些名单。”乔汐莞把今天下午整理的人事档案从包里拿出来放在顾耀其的面前,“我挑选了一些人才,也大概了解了一下他们手上的工作,不会出现太大的冲突,我不知道这些人中,是不是能力比较强的,还望爸指点。”

    乔汐莞想过了,与其花费大量精力去了解,倒不如直接问顾耀其,而且顾耀其明知道他的顾虑,肯定会排出顾子寒的亲信,这么事半功倍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顾耀其拿过乔汐莞的人事档案,排出顾子寒的人手,挑选了几个业务强手,眉头扬了扬,“树大招风,想要先站稳脚,就得脚踏实地。我给你挑选的这几个人不是里面最优秀的,但是也不是最差的。你好自为之。”

    “谢谢爸。”乔汐莞拿着那几份档案,“不打扰爸休息了,我先离开。”

    “嗯。”

    乔汐莞退出顾耀其的房间,往自己房间走去。

    安静的走廊上,顾子寒随意的靠在墙壁上,昏黄的灯光照耀着他棱角分明的脸颊,若隐若现的亮度似乎又增添了些他的男性魅力,他袖长的手指夹着烟支,磁性的嗓音慵懒的开口说道,“你非要这么和我对着干吗?”

    “要不然,怎么能够让你把视线放在我的身上,你说是吗?”乔汐莞笑着问他。

    “乔汐莞。”顾子寒一把拉住她欲走的手臂,脸色沉了些,“我劝你现在放手。”

    “我说不!”乔汐莞的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

    不是错觉。

    顾子寒狠狠的看着乔汐莞,能够闪烁着这种光芒的女人,和之前那个懦弱无能只会无限制的攀附迎合的女人分明不一样,乔汐莞能够散发出来的霸气和睿智,分明就不是一两天能够修炼得出来。

    他曾经一度怀疑顾子臣从中作祟,但现在,他居然有一刻觉得,乔汐莞就是脱胎换骨的变了,乔汐莞就是变了一个人,不是谁能够教出来的,而是由内而外,根深蒂固的散发出来!

    乔汐莞嘴角一笑,轻轻的推着顾子寒抓着他的手掌,“别这样,被家里人看到了不好,特别是,你妻子言欣瞳。”

    乔汐莞的视线往后。

    顾子寒脸色变了一下,放下乔汐莞,转身离开。

    转身的方向,言欣瞳站在那里。

    顾子寒面无表情的直接越过她的身体,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离开。

    乔汐莞看着言欣瞳的眼神,那一刻觉得这个女人其实也是挺可怜的,嫁入顾家相夫教子,却一直未能够得到该有的地位,反而被人这么无视。

    “乔汐莞,你做这些事情,都不会觉得害臊吗?你不怕天打雷劈吗?”言欣瞳走向她,一字一句问她,脸上带着如此残恨的色彩。

    “这些事情?哪些事情?”乔汐莞表现得如此的淡定,“言欣瞳,你需要防备的人可不是我。”

    “乔汐莞!”言欣瞳的声音放大。

    “嘘。”乔汐莞左右看看,“你是准备把家里人都吵起来?你想过后果吗?”

    言欣瞳气得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没有理智。”乔汐莞看上去语重心长,“好好想想,不要找错了报复对象,那样会得不尝失的。”

    说完,乔汐莞就离开了。

    对于言欣瞳,她实在是没有那个好心去好好安抚。

    总觉得这女人,从嫁给顾子寒那一刻开始,就是一个悲剧。

    她回到顾子臣的房间,顾子臣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

    顾子臣有着让人折服的生活习惯,定点睡觉定点起床,什么时候做什么都一本一眼,她估摸着连什么时候小便大便都排好了时间,准时解决。

    ……

    言欣瞳回到卧室,顾子寒在洗澡。

    今天回了一趟言家,测试结果是,她真的怀孕了。

    那一天晚上的事情其实她有些模糊,只觉得喝了些酒,发生了些不该发生的事情,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身边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一室凌乱,她慌忙的离开酒店,忘记了吃事后药,她当时想不到那么多。

    现在,出事儿了。

    她不知道怎么办,她妈说得引诱顾子寒同房,然后再设计流产,这个孩子断然是不能生下来的。

    只是同房?!

    她实在不想,两夫妻的同房行为,需要用药物来维系。

    她身上有药,是她妈给言欣妍准备的,怕那女人不够积极,送上床之前先喂口药,现在,却没想到,先要用在自己男人身上。

    她沉默着,一直等待顾子寒从浴室出来。

    结婚这么多年,生下了顾明理和顾明月后,顾子寒几乎和她同房的时间少之又少,仿若和她的交配,真的只是为了履行传宗接代的义务!她不得不承认,虽然那是个不该发生的夜晚,但不得不说,对于她成熟的女性身体而言,那晚上满足了她的需求和渴望,如果不是自律性较好,她想她或许真的会一枝红杏出墙来。

    忍不住,冷笑。

    她这些年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浴室的房门突然打开,顾子寒走出来,看着言欣瞳坐在床头,“还不睡觉?”

    “子寒,我们有多久没做了?”言欣瞳问他。

    顾子寒毫无表情的说道,“我很忙。”

    “再忙,我也是你的妻子,履行夫妻义务,不应该吗?”言欣瞳问他,“或者说,你习惯了别人给你履行……”

    “言欣瞳,你不要没事找茬!”

    “那刚刚在走廊上看到的,是我看错了?”言欣瞳讽刺的自嘲道。

    顾子寒脸色一沉,冷冷的对着言欣瞳,“你今晚到底要做什么?”

    “同房,而已。”

    话音刚落。

    顾子寒直接扯掉身上的浴巾,直接走向言欣瞳,把她压在身下,不需要前戏,直截了当。

    言欣瞳觉得有些痛,有些麻木的感受着他的身体力度。

    她其实挺了解顾子寒的,他不喜欢对她解释,甚至是有些不屑,但这样,会达到她的目的。

    她望着天花板,眼神渐渐变冷。

    她一定要让乔汐莞,付出代价!

    ……

    翌日。

    乔汐莞到达顾氏大厦。

    上午时分,综合部下发内部文件,顾耀其签发,明确成立“高尔夫球场及温泉酒店”开发案项目组,组员分别从不同的部门抽调,合计5个人,组长由乔汐莞担当,项目组成立时期不超过3个月,3个月后方案未得到有效进展,项目组取消,如若成效突出,给予组员绩效及现金奖励。

    乔汐莞收到文件后,第一时间发送oa召集另外4名成员开紧急会议。

    顾氏大厦市场被策划室小办公室。

    乔汐莞坐在会议室中间位置,其他4个人分两边而坐。

    “我先做一个人员介绍,我叫乔汐莞,是负责此次项目的组人。左边第一位男士欧洋,来自市场部销售室,第二位男士尹翔,来自集客部客情关系室。右边第一位女士milk,市场部公关室,第二位女士阿喵,市场部策划室。”乔汐莞扬了扬眉,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大家聚在这里,我想不用我多说,文件上面写的很清楚,主要是为了拿下美国詹姆斯集团的高尔夫球场及温泉开发案。项目本身我不多做介绍,之后每个人都会全部投入,我先说说拿下这个项目我们能够得到的好处。”

    其他4个人看着乔汐莞,从发文到坐在这里,似乎都处于一片茫然状态,之前完全没有半点风声,而且这个乔汐莞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大家都不清楚,但职场上的人都明白,话越多越容易出事,沉默似金即可。

    “我的目的很简单,也很直接,拿下这个项目就为了能够在公司有所发展,我需要的是一个在公司能够举足轻重的职位。而你们……欧洋。”乔汐莞突然叫着左边第一个男人的名字,看着他,“听说你准备和女朋友结婚,拿下项目后,在公司给予你的奖励基础上,我承诺送你和你女朋友到马尔代夫豪华旅游一圈当度蜜月。”

    “真的?”欧洋眼睛里方星星。

    “当然。”乔汐莞很直白。

    “尹翔。”乔汐莞对着另外一个男人,“你在客情关系室待了8年了,从你进公司的第5年开始竞争上岗是主管的位置一直未能如愿,如果这个项目拿下来后,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谢谢乔组长。”尹翔连忙答应着。

    “mlik。”乔汐莞说,“你上次去香港出差,听说很想买lv的一款限量包,因各种原因失之交臂,我承诺在事成之后,送你一个中意款。”

    “真的?”milk喜笑颜开。

    乔汐莞点头,对着阿喵,“阿喵……”

    “组长,我可以自己提需求吗?”阿喵弱弱的问道。

    “当然。”乔汐莞嘴角一勾。

    “我想申请带薪休假半个月,我承诺了陪我女儿去云南旅游。”

    “没问题。”乔汐莞想都没有想的回答道。

    在大家都处于兴奋状态时,乔汐莞话锋一转,口吻严肃,“能够共享福,就需要共患难。如果此项目未能拿下,我会引咎辞职,而你们都将会调离到各区县分公司,这是我给董事长的承诺。”

    房间的氛围一下子就凝重起来。

    “没时间忧虑也没时间惆怅。你只要想到成功后能够得到的就行,不需要回头去看你会失去的,而且我不允许我们失败。”乔汐莞认真的说,莫名的很有说服力,“现在我开始安排工作,在安排工作之前,有几点强调。”

    所有人正襟危坐。

    “第一,项目组的所有营销方案绝对保密,不得泄露半分,即使董事长也不能过目,当然也不得带出办公室,办公室的电脑回去后重新加密,密码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

    第二,此项目会有紧迫性,所以在需要加班的情况下不得以任何借口进行推脱,做好加通宵的准备,;

    第三,工作期间对事不对人,我不希望背地里听到你们抱怨或者不满,如果有什么不爽可以直接提出来,互相沟通;

    第四,目前你们手上的工作主要负责这个项目,任何人包括你们现在的主管都不能要求你们做任何事情,如遇到这种情况,及时通知我,我直接和你们主管协商。

    以上就是我目前需要强调的,如果没有疑问,我开始安排工作。”

    乔汐莞一字一句。

    所有人面面相觑,却没人敢多说一句。

    乔汐莞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强势的地位,什么都是她说了算,什么都是她在规定,但在项目成立之初,如果不先树立威信,就没办法管理好一个团队,这是职场的第一个策略,让你的下属明白你的地位。

    “ok,转入正题。”乔汐莞把手上的资料每人发了一份,“大家先了解詹姆斯这个集团以及他在上海的开发案,目前这个开发案由环宇集团在主要商洽,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准确说,我们现在是不人道的从被人的碗里面夹肉,但职场如战场,不靠争夺只会被虐得体无完肤。但抢占别人的东西,就得付出比别人更多的代价,不仅要做出超完美的营销方案,还得找出对方的劣势,加以打击。”

    其他人一边看着面前的资料,一边点头。

    “阿喵,你是策划部老员工,对于写方案应该是顺心应手,今天你做好会议记录,方案由你主刀完成。”

    “是。”阿喵忙点头。

    “milk和欧洋,你们负责找准客情约詹姆斯先生见面,并想办法了解环宇集团地送给詹姆斯先生的合作方案,大体内容就行,主要是报价这一块,我需要有个预估金额。”

    “是。”

    “尹翔,你负责调查环宇集团这段时间出了詹姆斯集团的开发案以外,还有其他跟进项目没有,我们得找第三方力量。”

    “好的。”

    “ok,大家先着手手上的工作,明天上午10点将今天的进展情况进行汇总。阿喵,你到我座位上,我给你一个方案稿,你可以借鉴完善。”

    “是。”

    会议结束。

    乔汐莞回到座位上,把之前写的方案给阿喵,又解释了一些要点后,才算清静下来。

    好久没有过这样了,她有些累的靠在椅子上,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需要这么用心带着目的的去对付一个人,对付一个,曾经自己以为可以托付一生的人。

    她微眯着眼,在思索些事情。

    办公室其他同事对她都有些指指点点,背地里说了些什么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谁一到公司就能有这么大能耐接手一个上十亿的项目?而且还是脱离公司其他部门全全处理,且在项目成立期间,还能随时支配任何部门的职员,这样的权利,简直有些逆天!

    这个女人来头不小,至于能力……似乎是被看笑话的。

    必定她看上去还很年轻,实际年龄也才25岁。

    25岁,其实不小了。

    霍小溪25岁的时候,早就在商场上横着走了!

    她转动办公椅,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眉头微皱,“喂。”

    “喂什么喂,爸爸都不会叫吗?!”那边是乔于辉有些刺耳的声音。

    “什么事?”乔汐莞不想要浪费太多时间在乔家任何人身上,曾经的乔汐莞被乔家人弄得很惨,但这些人必定也是乔汐莞至亲的人,她倒是不想要做得太绝,所以,她选择对待乔家用冷处理的方式。

    “你上次回家拍拍屁股就走人,这么久没给我打一个电话,你问我什么事?”乔于辉似乎是非常生气的,听上去,气的是她不回家,不关心他。

    实际上呢?!

    乔汐莞冷笑,“爸,咱们不兜圈子了,你有什么就说。”

    “你什么态度……”

    “不能好好说,我就挂电话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等等。”乔于辉突然叫着她,现在的乔汐莞真的可以挂他电话,他忍了忍,“听说你进顾氏上班了?”

    “试用期。”现在的状态按照职场上来说的话,就是试用期。

    “什么意思?”

    “爸,你要关心的应该不是我进没有顾氏上没上班吧。我现在真的很忙,你想说什么直说。”乔汐莞不想解释太多,她太了解乔于辉了,没有事,他绝对不会想起来找她。

    “我差一笔钱,不多,500万。”乔于辉直接开口。

    乔汐莞讽刺一笑,除了钱,仿若也没什么大事。她只是真的有些为那些年的乔汐莞不值而已。

    “我不是摇钱树,我没钱。”乔汐莞很直白。

    “乔汐莞!”

    “我真的没钱。而且你也知道我在顾家的地位,没人会给我钱。”乔汐莞不冷不热的语气,显得很平静。

    “你是想要我们乔家的产业倾家荡产吗?你怎么这么不孝。”乔于辉恶狠狠的问道。

    “你要一个从小被你打大的女儿孝敬你……爸,说出这话你就不觉害臊吗?”乔汐莞很冷漠,“乔家的事情我管不了,你不是还有一个宝贝女儿吗?你应该找她。”

    “你……”

    “我挂了。”乔汐莞直接挂断电话。

    乔汐莞嫁入顾家其实没什么钱,顾家会给媳妇发零花钱,不过不多,乔汐莞基本上都节约起拿给了乔家,乔于辉也习惯了在乔汐莞手上拿钱,好几次乔汐莞被乔于辉逼急了,乔汐莞也问顾子臣、齐慧芬要过,能要到一些,却让顾家人对她越发反感。

    但乔于辉从不考虑这些,能够拿到钱就行。

    至于乔汐莞的生活得好否,从来都不是他关心的范畴。

    甚至于乔汐莞被送进监狱,他也没有半点心疼,对女儿的心疼,只有不爽和抱怨,抱怨丢了他面子,抱怨以后找不到地方要钱了!

    这样的父亲,乔汐莞,你曾经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还忍得这么的无怨无悔。可你做过的那么多,牺牲了那么多,在别人眼中似乎就成了理所当然,你心甘吗?

    反正,我不心甘。

    所以,别触碰到我的底线,要不然,一个不留神,赶尽杀绝!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