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八章 交锋之战(二)

第五十八章 交锋之战(二)

作者:恩很宅
    这段时间,乔汐莞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詹姆斯先生的开发案中,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有时候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半夜2、3点回来是常事。

    她蹑手蹑脚的进门,蹑手蹑脚的拿起睡衣去浴室洗漱,然后再蹑手蹑脚的躺在顾子臣的旁边,刚刚躺下,她发誓她真的很轻,很小心翼翼,而且周围真的很安静。

    “你忍你很久了乔汐莞?!”耳边,突然响起一句厉吼。

    乔汐莞当时毫无防备,还一直很得意自己没有吵醒顾子臣,所以顾子臣突然的一句话差点没有把她吓死,她压惊,顺气,让自己平静平静,“我也忍你很久了,你突然说话是想要把我吓死吗?!”

    “深更半夜回来,你就不能睡隔壁吗?!”顾子臣没半点给半点面子,直截了当。

    “我为什么要睡隔壁?”她才不睡隔壁,那边床那么小,环境那么差!

    “乔汐莞,你是从来都不会为别人考虑的吗?!”顾子臣怒吼,甚至已经坐起来了,似乎是扯着嗓子,很有架势的样子。

    “那你考虑过我吗?我堂堂顾氏长媳,我凭什么睡偏房!”

    “你!”顾子臣气得火冒三丈。

    这段时间老是这样,本来就莫名失眠,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乔汐莞没有回来而睡不着觉,他只承认这段时间天气开始燥热,即使有空调也会影响他的生理习惯,才会有所失眠,可每当他好不容易真的入睡了,这个女人就悉悉索索的回来了,还自认为自己很小心,不是碰到这里就是碰到那里,他忍了很多天了,简直忍无可忍!

    “你什么你!没话说就睡觉,我困了。”乔汐莞一把拽着顾子臣,强势的拉扯着他入睡。

    顾子臣被乔汐莞这么拽着躺下,乔汐莞为了防止顾子臣再坐起来影响她睡觉,两双手直接抱着她的手臂的,抱得很紧,胸部位置也自然而然的贴在他的手臂上,产生一种微妙的,化学反应。

    “放手!”顾子臣似乎是意识到点什么,猛地推开她。

    乔汐莞被顾子臣的蛮力直接给弹了出去,她分明睡得好好的,被人这么一下推出去,那个火冒三丈,脾气一下子涌上来,二话不说,翻身直接坐在顾子臣的腰间,低头,蛮狠的吻直接压在他的唇上。

    心里一直嘀咕:我让你说话,我让你说话!我让你恶心死!

    顾子臣突然顿了一下。下一秒本能的推开她。

    这个女人……

    神经病!

    乔汐莞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顾子臣,怎么拽都拽不掉。

    四瓣唇还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其实也没有特别深入的动作,乔汐莞只是在赌气而已,用这种算不上好方法却总觉得可以气死顾子臣的方式在报复!

    房间突然安静了。

    也不知道谁先安静下来,反正最后就安静了,安静后,总觉得周围都是些暧昧的空气,不停地飘啊飘……

    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乔汐莞离开顾子臣的唇瓣。

    刚刚太猛了,牙齿挂到了他的唇,有些血渍。

    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有些微薄却异常性感的嘴唇在昏黄的灯光下投射着别样的光彩,迷离的眼神在那一刻也仿若带着魅惑一般,让她那一刻有些失神……

    “够吗?”他问她。

    那一刻分明觉得,他的声音磁性到心尖都在躁动。

    顾子臣这个死鱼眼,这个龟毛男,这个毫无情趣的残疾大少,他出了会摆脸色摆脸色摆脸色还会什么?!

    最不会的,就是挑逗情趣。

    她怎么可能,被他所诱惑,所迷失,所……

    打住!

    麻痹的,她脑袋瓜子都在想什么?!

    她起身,准备从他腰上离开。

    她需要睡眠。

    这段时间休息时间太短了,不停的修改方案,不停的寻找契机,不停的和各方各人周旋,她身体很累,累到精神有些恍惚,所以容易出现幻觉。

    “唔。”她眼眸突然瞪大。

    她分明要离开的身体,为什么此刻贴的更紧,她的嘴唇为什么在他的唇瓣上,更可恶的是,她根本没什么防备,就感觉到温热的舌头滑入她的口腔之前,与她的唇舌不停纠缠……

    什么感觉。

    有一刻仿若是空白。

    重生一世之后,吻了很多人,仿若顾家三兄弟都被吻过,感觉……各有千秋。却都带着些排斥。

    上一世。

    她爱着齐凌枫,两个人也会做一些情侣之间的亲密举动,她曾以为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就是齐凌枫的吻,满是呵护,满是柔情,满是暖暖的爱。

    可当现实把梦幻撕碎,她恨透了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滋味。

    而,如今。

    她木讷的看着身下的顾子臣,看着他深邃的眼眸透着些若即若离的*,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挺直的鼻梁,感受着他唇瓣间传来的温度,以及内心深处起满的阵阵涟漪……

    顾子臣是,情场老手吧。

    要不然,怎么能够激发她内心深处的……本已一潭死水的,*。

    夜,不知道过了多久。

    周围变得越来越静,仿若耳边能够听到的,只是彼此心跳加速的声音。

    顾子臣推开她,看着她有些散漫而迷离的眼神,“别招惹我,乔汐莞。”

    别招惹我……

    别招惹我。

    乔汐莞躺在顾子臣的旁边,她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感受着胸口处剧烈的心跳,耳边一直漂浮着顾子臣这句话,这句带着警告的话那一刻也仿若带着魅惑,让她莫名颤抖。

    她突然从大床上爬起来,直接走向隔壁的房间。

    她需要冷静。

    这已经有些超乎了她能够控制的范畴之内。

    很久,待真的冷静下来后……

    乔汐莞突然狂躁!

    麻痹的!

    她是被顾子臣那厮给算计了吧!她现在分明就主动的退出了他的房间,分明就达到了他丫的目的!

    卧槽!

    ……

    主卧内。

    顾子臣看着隔壁房间的大门。

    他微微抿了抿唇,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他眼眸微转,看着窗外冷清的夜色。

    什么时候开始,乔汐莞在他的世界里,可以这么的肆意横行,横行到,差点不受控制。

    他的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腿,嘴角紧抿。

    ……

    第二天。乔汐莞顶着一个黑眼圈去顾氏大厦上班。

    昨晚确实不是一个愉快的夜晚,她在极度疲倦的情况下,居然失眠了。

    失眠的后果就是,起床比要命还痛苦。

    她有些怏怏的听着专项小组的汇报工作,一个星期了,没什么时效性进展,这段时间齐凌枫把詹姆斯跟得太紧了,很难插足。

    在职场上,齐凌枫并不逊色。

    乔汐莞抖擞了一下精神,突然打断尹翔的汇报,转头对着欧洋,“你昨天说,环宇集团有个小官司?”

    “对。是一起民事诉讼案,环宇集团内部裁员,规模不小。有些资质比较老一点的职员似乎不服气对法院提出了诉讼,估摸就是这几天上庭。”

    裁员。

    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乔汐莞讽刺一笑,齐凌枫果然很会管理团队,趁着当初霍小溪事件的风头一过,现在该是把她的那些亲信一个一个换掉,重新培养他的人吧。

    她抿唇,这样也好。

    总得做点文章才能够引人注目。

    她突然站起来,“你们现在手上的工作先暂时搁浅,我后期有吩咐。欧洋,你现在跟着我去一个地方。”

    “是。”

    乔汐莞带着欧洋走出顾氏大厦,刚下楼,就打了一个电话,“武大,你到浩瀚之巅大门口等我,我马上到。”

    “好。”那边一口答应。

    乔汐莞坐着欧洋的车离开。

    公司实在小气,他们连一辆公车都没有,每次出行都是同事开车,她其实也很汗颜,她也没车,而且……

    她承认,发生了事故后,她怕摸方向盘。

    到现在,脑海里面都能够清醒的还原当时车祸惨案。

    “这么早,我们去浩瀚之巅,那里开门了吗?”欧洋有些疑惑的问道,“而且,我们去干吗啊?借酒消愁?”

    相处久了,乔汐莞这个人不难相处,所有项目组这几个人偶尔还能和她开开玩笑。

    “你想多了。”乔汐莞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等项目拿下后,请你喝个够。”

    欧洋讪讪的笑了笑。

    两个人很快到达目的地,武大已经在那里等候了,看着乔汐莞的时候,微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乔汐莞带着两个人走进浩瀚之巅。

    此刻的浩瀚之巅确实很冷清,几乎出了在做清洁的工作人员外,没有其他人,看着他们出现时,服务员来忙上前,“对不起,我们现在不营业。”

    “我找你们老板,潇夜。”

    “老板在楼上房间休息,不方便见客。”服务员推脱。

    乔汐莞眉头一皱,这个潇夜,昨晚肯定又是一夜风流。

    她抿了抿唇,左右看了看,不想在这个地方闹事,抿着唇,“我带着我朋友在旁边等候。”

    服务员看着他们,似乎有些为难,正不知所措时,潇夜从走廊里面走出来,身边跟了一个女人,依然花枝招展,婀娜多姿,但怎么看,也和姚贝迪无法比,她真的怀疑潇夜的眼睛都是往天上长的吗?完全不会看人!

    “潇夜。”乔汐莞突然叫他。

    潇夜眼眸抬了一下,没表情。

    “我找你有事!”乔汐莞直接开口。

    潇夜那种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的眼神一闪而过,“我没空。”

    “我们可以谈谈……”

    “谈什么?别总是拿姚贝迪说事儿,她没有那么万能。”潇夜冷冷说道。

    “我知道。”乔汐莞看着他,“听说你喜欢比武论英雄,我带了一个朋友来,要不要切磋一下?”

    潇夜冷冷淡淡的眼眸往乔汐莞身边看了一下,把视线放在了武大身上,“她?”

    “嗯。”

    “怎么比?”潇夜眉头微扬。

    “你身后的4个一起,我就出她。”乔汐莞把眼神放在潇夜身后的4个黑西装保镖,都是魁梧的壮男,看上去肌肉很发达。

    “你确定?”

    “当然。”乔汐莞很淡定,“如果我们赢了,我和你谈事情,如果我们输了,我马上带着我的人离开,医药费都不需要你出一毛钱。”

    “万一出人命呢?”潇夜冷声道,口吻中透着地狱般的阴森。

    “我拖着出去埋了。”

    “好。”潇夜从不喜欢拖泥带水,他微微退后了两步,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服务员,服务员连忙招呼着其他人把大厅的板凳椅子搬开,瞬间留出了很宽敞一个大厅位置,方便打斗。

    乔汐莞走向武大,“靠你了。”

    武大点头,没有什么表情。

    乔汐莞并没有提前和武大商量什么,但从乔汐莞说以后武大跟着她做事开始,当武大点头的那一瞬间,武大就成了她的人,以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听她的安排,甚至会愚忠!

    乔汐莞带着欧洋往后走了几步,欧洋其实是没见过这种架势的,那一刻有些傻眼,他微微在乔汐莞耳边嘀咕,“真打架。”

    “难道你觉得这架势在开玩笑,站远点,小心你的白衬衣沾上血了。”乔汐莞很平静。

    “……”欧洋目瞪口呆。

    乔汐莞一直看着武大,武大很高,但在正对面这4个人高马大的男人面前并没有什么优势,反而显得有些娇小,她脸上很严肃,这是她一贯的表情,她对面前的男人些微微点头,示意开始。

    4个男人看着武大,眼神中多少流露出些不屑,但作为职业保镖,从来不说废话,也不需要有疑问,只要执行就行。4个男人同时回礼,点头,下一秒,拳脚相向。

    大厅中打得很激烈,潇夜坐在专用椅子上,冷眸看着面前的打斗。

    乔汐莞的捏着手指,此刻还是有些紧张,她知道武大的身手不错,但潇夜身边的4个贴身手下也绝对不简单,只是如果不把噱头弄大一点,潇夜不会感兴趣,自然而然,接下来的事情根本就没办法谈。

    面前的打斗依然如火如荼,刚开始的4个保镖似乎是掉以轻性,压根儿没想到这么一个女人的身手可以如此,不仅敏捷,力度也是惊人,前几分钟吃了亏,后面就使出了全力,前后左右同时夹击。武大也使出了全力,打斗双方毫不留情,场面看上去无比暴力,且很血腥。

    欧洋是真的被惊呆了,恍惚觉得有一种黑市打拳的感觉,刚开始还有些兴致,看到后面就不太忍心看下去了,因为武大被打得很惨,脸上身上都有了伤,出了血,即使如此,她却没有半点退缩,一直不停的搏斗,仿若感觉不到疼。

    一直冷漠的潇夜微动了一下身体,脸色依然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眸处明显有了些情绪变化,估计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的忍耐性这么强。

    他转眸看着一边站着的乔汐莞,眉头紧锁。

    她怎么知道,他惜才如命?!

    对于这种身手这种魄力这种忍耐力的人才,他怎么可能放过!

    眼眸一紧,突然从座椅上站起来,手一扬。

    4个保镖同时住手,武大看着他们,也停了下来。

    “乔汐莞,我们谈谈。”潇夜直截了当。

    乔汐莞嘴角一勾。

    对于潇夜而言,武大是不可或缺的人才,所以即使武大最后会输,潇夜也依然不会让武大死,这是她为什么在没有把握会赢的情况下还是做下了这种决定,她转头看了一眼武大和欧洋,“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

    “好。”

    乔汐莞跟着潇夜走进最里面的一个包房。

    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两个,没有昏黄的灯光,透亮无比。

    “那个女人,我要了。”潇夜开门见山。

    乔汐莞笑着说,“你的女人还不够多?”

    潇夜眉头一紧。

    “这个女人我没办法给你。如果你有那个能耐,你可以自己和她谈,她愿意,我不反对。”乔汐莞一字一句。

    潇夜扬了扬眉,“你说你的目的。”

    那一刻潇夜应该是觉得,以他的江湖地位,武大怎么都会跟着他。

    乔汐莞笑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得胜的光芒,“环宇集团,这个名字你应该不会陌生。”

    “我只认识霍小溪。”潇夜看着她,一字一句。

    “但是现在霍小溪死了,所以我现在要对付环宇集团,你应该不会有意见?”

    “就算霍小溪没死,我也没意见。”潇夜嘴角一勾。

    乔汐莞暗自咒骂了一番潇夜,这个没心没肺没肝的男人,想当年大家也共赢了这么多次,麻痹的还是过河拆桥的货色!

    “环宇集团这段时间内部出了点问题,裁员较多,引起众人不满,现在正在合力诉讼,我需要你的人去从中挑拨,找些代表去环宇大厦闹事,越大越好,我希望明天早上我能够看到环宇的新闻头条。”乔汐莞简单明了的把事情交代清楚。

    潇夜沉默了一会儿,半响问道,“你认识姚贝迪?”

    “你在顾虑她的感受?”这倒是出人意料。

    “我只是不喜欢麻烦。”

    “我可以搞定姚贝迪,不会让她对你产生误会。”

    “我说过,我只是不喜欢麻烦。她误会不误会,和我没关系。”潇夜眉头一紧,很严肃的解释。

    解释就是掩饰!

    何况,说的话都自相矛盾。

    她抿着唇,回到主题,“事成之后,我会给你200万当成酬劳分给你的小弟,但是这笔账会在我拿下项目后支付给你。”

    “钱可以不要,女人我要了。”

    “那得看你的能耐。”乔汐莞丢下一句话,“等你的好消息。”

    乔汐莞走出包房,大厅中,欧洋和武大在那里等她。

    “走吧。”乔汐莞带着他们离开。

    欧洋开车,乔汐莞和武大坐在后排。

    乔汐莞看着武大青紫血腥的脸颊,“我先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买点药回去擦就行了。”武大满不在乎。

    “对女孩子而言,留疤就不好看了。”乔汐莞劝说。

    “我不喜欢医院那个地方。”武大很固执。

    乔汐莞犹豫了一下,转头对着前排,“欧洋,你看哪里有药店停下,我去买点药。”

    “好。”

    乔汐莞买了很多跌打损伤的药,一起和武大回到她之前给武大买的那套精装房。房子东西很少,还算干净。乔汐莞把药放在茶几上,“你先去洗一下,我帮你擦药。”

    武大点了点头。

    乔汐莞坐在沙发上整理那些药物,武大把脸洗干净后走出来,脸上依然有着很明显的伤痕,乔汐莞抿了抿唇,拿起创伤药,轻轻的帮武大上药,“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突然让你去打架?”

    “没什么好问的,既然答应了帮你做事,你说什么就什么。”

    “我真的很好奇,你曾经是做什么的?”

    “很好猜的。”武大的眼眸看着乔汐莞,“你这么聪明,应该猜得到。”

    乔汐莞嘴角笑了一下,“你怎么会觉得我很聪明?”

    “因为我不笨。”武大一本一眼。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武大还挺可爱。

    对于乔汐莞的笑容,武大表示莫名其妙,却习惯了不去问别人的事情,依然保持沉默。

    乔汐莞给武大全身都上了药,收拾好茶几上的东西,随口说道,“今天我带你去见的那个人很欣赏你,他想你跟着他做事情。”

    “你怎么说?”

    “我随便你。”即使舍不得,但追求不同,她不能阻挡什么。

    “那我不去了。”武大很肯定。

    “为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需要知道。”武大对着乔汐莞,“对我而言,现在我就是你的人。”

    “好吧。”乔汐莞笑道,“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武大也笑了,脸上浮现两个小酒窝,瞬间就亲近多了。

    “你应该多笑笑,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乔汐莞由衷的说着。

    “你是第二个这么说的人。”

    “还有第一个?”乔汐莞饶有兴趣。

    “嗯,因为这句话我爱上了他。”武大很直白。

    乔汐莞打趣,“你可别爱上我,我是有家室的人。”

    “我也对你没兴趣,我取向很正常。”

    “那个人和0923有关系?”乔汐莞试探的问道。

    武大沉默了,很久,“我不想说了。”

    武大的性格就是如此,她能够给你说的都是她的真心话,但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会选择闭嘴。

    乔汐莞抿紧唇,武大和顾子臣真的……没有关系吗?!

    她没办法相信了。

    ……

    走出武大的精装房,乔汐莞打电话给姚贝迪。

    她得先解决潇夜的顾虑,做人不能食言而肥。

    电话接通,“喂,你好。”

    “贝迪,我是乔汐莞。”口吻听上去,就是很熟络。

    姚贝迪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甚至不擅长于交际,也不太喜欢别人太过亲昵,她这个人就喜欢躲在角落,喜欢这么一个人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何,电话中乔汐莞的自然让她一点都不反感,反而还有些说不出来的熟悉,没办法排斥。

    “有事儿吗?”

    “中午一起吃饭怎么样?”

    “叫上古源?”

    “这次不用了,我就请你吃饭。”

    “可是……”

    “我在你们公司外面的米诺餐厅等你,不见不散。”说完,乔汐莞就把电话挂断了。

    姚贝迪一定会来,这是她对这个女人的了解。

    她打了一个出租车,先到了目的地。

    12点过,姚贝迪穿着一件深咖啡色的连衣裙走进餐厅,直接走向她,坐在她对面的位置。

    乔汐莞转头对着服务员,“上菜。”

    “好的。”

    服务员礼貌的离开,然后一盘一盘的开始上菜。

    她们只有2个人,菜却堆满了一大桌。

    姚贝迪看着她,“小溪也喜欢这么浪费,我说过她很多次。”

    “所以她遭报应了。”乔汐莞吃着饭菜,口吻漫不经心。

    “你和小溪很熟吗?”姚贝迪问道。

    “不熟。”乔汐莞直接说道。

    姚贝迪皱眉头。

    “贝迪,你相信霍小溪的死不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吗?”乔汐莞突然问她。

    “你和小溪既然不熟,为什么总是说她的事情。”姚贝迪也会生气,而且原则性很强,有些时候甚至是死脑筋的,半点辗转都没有,当然,在潇夜身上,前面这些都当没说。

    “因为你和她熟悉,这样我才能够拉近和你的亲密度不是吗?”

    “为什么需要拉近我们的亲密度?”

    “因为我想要交你这个朋友。”

    “我们无亲无故。”

    “朋友本来就无亲无故。”乔汐莞看着姚贝迪,有些赖皮的模样。

    “你真的和小溪太像了。”姚贝迪皱眉,感叹。

    乔汐莞抿唇一笑,不想再多说,话锋一转,“我今天约你吃饭就是来告诉你,齐凌枫不是个好人,所以如果有人要对付他,你别反感,这是他欠霍小溪的。”

    姚贝迪更加不明白了,齐凌枫那么爱霍小溪,他为什么要欠她。

    反而是霍小溪才是最没心没肺那个,随随便便就撒手走人了。想当初齐凌枫亲手埋葬霍小溪骨灰的时候,那副画面,她都不忍去看,要是霍小溪看到了,肯定不愿意这么就离开……

    齐凌枫是个好男人,在她看来,绝种好男人。

    “你说的那个要对付齐凌枫的人是谁?”姚贝迪锁眉,问她。

    “你老公,潇夜。”乔汐莞一字一句。

    姚贝迪突然沉默,半响无语。

    “相信我,这是霍小溪的遗愿。”乔汐莞很认真的说道。“而后,你会明白。”

    “是潇夜让你来告诉我这些的?比如,反感……”姚贝迪看上去,很平静。

    乔汐莞的视线放在她微微捏紧的手指上,这是姚贝迪一向在比较紧张的情况下会做的本能反应。她眉头微扬,看着她,“不是。我只是不想你破坏了我和潇夜的计划。”

    姚贝迪的眼眸中闪烁着那么明显的失落,缓缓,又似乎觉得理所当然,有些讽刺的笑了笑,“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但如果齐凌枫真的是你说的那样,我坐等真相大白的一天。”

    何况,不坐等,她也没什么能耐,没什么能耐左右潇夜一举一动。

    “就知道你不糊涂。吃饭吧。”乔汐莞咧嘴一笑。

    她不是没有看到姚贝迪眼眸中的期望和失望,她只是觉得,潇夜这个男人不是姚贝迪这辈子能够托付终身的人,她不想让姚贝迪因为这个男人,毁得体无完肤。

    两个人吃完饭,分别离开。

    乔汐莞坐上出租车,拿起电话,拨打,“尹翔,顾氏和哪家杂志社比较熟?一般和谁合作得比较多?”

    “新苹果财经周刊。”

    “晚上请财经周刊主编吃饭,一定要帮我约到人。”

    “放心吧,我和他有些老交情。”

    “让milk把今晚的时间腾出来,陪客。”

    “是。”

    乔汐莞挂断电话,重重的靠在出租车的椅子上,曾经为了让公司发展起来,她和齐凌枫在媒体上做了深入研究,齐凌枫玩媒体的能力不容小窥,要不然也不会在短短几个月,上海传奇霍小溪的名字几乎凭空消失,甚至谈起,也会用“齐凌枫的未婚妻”来命名,这是典型的媒体效应。

    所以,在齐凌枫能够想到之前,她提前一步,不留余地。

    出租车一路回到顾家大院。

    她不准备去上班了,昨晚几乎未眠,今天状态明显不好,而且晚上的饭局酒肯定少不了,不养精蓄锐吃苦的是自己,她犯不着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起。

    回到顾家大院,走进大厅。

    齐慧芬在大厅看电视,看着乔汐莞回来,眉头皱了一下,“不是在上班吗?”

    “晚上有个饭局,先回来准备一下。”

    “哦。”齐慧芬点头,突然又想到什么,“莞莞,你过来一下,妈和你说说话。”

    “好。”乔汐莞乖巧的点头。

    即使,头顶上冒出无数个草泥马!

    麻痹!她回来是为了睡觉的!

    “齐凌枫是我侄儿你应该知道吧。”齐慧芬开口。

    “嗯,知道。”

    “听说这几天你和他工作上有所冲突?”齐慧芬看上去很随意的口吻。

    “有点小冲突。”乔汐莞点头。

    “大家都是亲戚,别做得太过了知道吗?你爸那个人就是太拼命了,你别太听他的,累了自己。而且就算多得了点,但人情味就淡了,总是不好的。”齐慧芬语重心长的说着。

    “妈,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担心爸爸累坏了身体,也怕亲戚间红脸,回头我去劝劝爸爸。”乔汐莞说得很体贴。

    “那倒不用。”齐慧芬连忙说着。

    乔汐莞明知道顾耀其很反感齐慧芬插手公司上面的事情,特别是和齐凌枫有关的事情才故意这么说的,就算装傻也行,她总得把责任推到顾耀其身上,免得得罪了婆婆,日子不好过。

    “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给你爸说这些。”齐慧芬似乎是怕乔汐莞乱说,不忘叮嘱。

    乔汐莞忙点头,暗自一笑。

    “上楼去准备吧,晚上别把自己喝醉了,丢了身份。”齐慧芬严肃的交代。

    “我知道的,妈。”

    乔汐莞走向2楼,回头看了一眼齐慧芬。

    齐慧芬对齐凌枫,倒是异常的上心!

    推开顾子臣的房间,顾子臣不在,估计去了温室花园。她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一套睡衣,设定好闹钟甚至连湿润的头发都没来得及吹,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她想她真的是太困了。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进了房间,耳边还响起“嗡嗡”吵闹的声音,她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却真的困到完全不想睁眼,所以也不知道房间里面都发生了些什么,一觉睡到闹钟响。

    她伸懒腰,尽管还想睡,但精神明显好些了。

    从床上坐起,胡乱的抓扯着长长的头发,整个人顿了一下,头发全干了?被捂干的?但是感觉不像啊?她拍了拍脑袋,或许天气大了,容易干吧。

    她打着哈欠,毫无形象的穿着睡衣赤着双脚走在地板上,找衣服,打扮自己。

    顾子臣从外走进房间就看到满地的狼藉,到处都是乔汐莞扔在地上的衣服,有一种被抄了家的感觉。

    “你做什么?!”顾子臣脸色一黑。

    乔汐莞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得理直气壮,“挑衣服啊。”

    “需要挑得满地都是?”

    “是啊。”依然理直气壮。

    顾子臣脸色已经黑到不行。

    乔汐莞还屁颠屁颠的拿了一套白色连衣裙在他面前比划,“这件如何?”

    顾子臣冷脸。

    乔汐莞翻白眼,嘀咕,“没情趣。”

    低头又看了看,似乎比较满意,跑进浴室换上了。

    乔汐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张不施粉黛的脸颊,一头长发,微卷,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分明清纯无比的打扮,在她身上却莫名的带着妖娆,透着一种从骨子里面的魅惑,就连嘴角微扬轻轻一笑的弧度,也让人觉得是醉到心里的妩媚,透彻心扉。

    她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来。

    顾子臣抬眸的一瞬间,眼眸顿了一下。

    以前的乔汐莞也是这般美丽,随意的衣服穿在身上都能第一时间吸人眼球,但以前的乔汐莞总觉得……漂亮有余,气质不足。第一眼惊艳,第二眼就会觉得有些俗。

    可,现在的乔汐莞。

    不再张扬自己绝美的五官,反而习惯穿一些剪裁简单更显气质的衣服,比以前的乔汐莞,更会寻找自己的优势。

    “漂亮?”乔汐莞顺着顾子臣的眼神。

    顾子臣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

    漂亮与否他并不关心,他只是越来越怀疑,乔汐莞的真实身份。

    推着轮椅,蓦然的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皱眉,这个男人,真是神经病。

    她简单的上了一个淡妆,提着手包离开顾家大院。

    尹翔已经开车在门口等候,milk也在车上,三个人一路直接走进浩瀚之巅,开了一个包房,等了大概10多分钟,新苹果财经周刊的主编魏勇带着他的两个助理到来,魏勇看上去年纪不大,30多岁,身边的两个助理也是很年轻,乔汐莞很热情的招呼着,安排魏勇上座,自己才坐到他身边叫服务员上菜。

    中国人的酒席,菜还未夹,酒已入肚。

    霍小溪的酒量不错,但乔汐莞的酒量……还好,比她想象中好很多。

    饭席吃了一半,彼此也熟悉了些,魏勇在商场上打拼了十来年,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加上这顿饭确实让他吃得开心,面前这个乔汐莞似乎很了解他的喜好,一举一动都无比迎合,而且对于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作为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不会拒绝的。

    魏勇喝了一口酒,笑着问乔汐莞,“小乔,今天饭局的主题应该不只是彼此熟悉那么简单吧?”

    乔汐莞笑得很灿烂,看上去很无害很天真的表情,“魏大哥果然是明理之人。”

    “小乔有话就直说。”

    “既然魏大哥如此,我也就不小家子气了。”乔汐莞眼眸一勾,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能够正版订阅的都是好孩子,小宅都很喜欢。

    亲们觉得,小宅有必要冲刺一下鲜花榜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