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十九章 交锋之战(三)

第五十九章 交锋之战(三)

作者:恩很宅
    金碧辉煌的宴席包间。

    乔汐莞笑颜如花,加上酒后的迷离和慵懒,透着股让人心醉妖娆。她暗棕色长而卷的发丝随意而性感的落在她完美的锁骨轮廓上,白皙的皮肤也在灯光的照样下显得如牛奶般细腻剔透,如此性感尤物,仿若只因天上才有。

    “魏大哥,小乔说话有些直,不中听的地方还望魏大哥不要计较。”乔汐莞清脆的嗓音从艳红的嘴里缓缓说出,“环宇集团明天有一个新闻,可能不是太正面的事情,不知道魏大哥这边接么?”

    “环宇?齐凌枫。”魏勇的身体稍微坐正了些,嘴角笑了笑,“他招惹到你了?”

    “大哥说笑了,职场上的事情,怎么能说招惹呢,大家也是互相竞争混口饭吃。”乔汐莞笑着说道,“我刚出来上班,是希望大哥能够支持一下。”

    “齐凌枫这个人我和他接触不多,但曾经也做过些专访报道,说到私交也不是特别好。以前倒是和霍小溪有些接触,不过人都去了就不多说了。你是希望我明天写点新闻?”

    “嗯。”

    “我们作为新闻工作者,发生的新闻事件肯定都是会写上去的,这倒是不用你专程来多说。”魏勇说道。

    乔汐莞漆黑的眼眸微闪,魏勇能够这么说,肯定就是有戏了。

    她嘴角扬了一下,“我当然知道,我怕的就是,齐凌枫会专程找你……魏大哥,我也就直说了吧,我是希望新闻可以越炒越热,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会给你小道消息,所有过程的最新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让你不花费人力的情况下,每隔几个小时就能有一个爆料新闻。”

    魏勇沉默了一下,目前周刊也正处于怠慢期,新闻很多,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没什么震撼力的新闻,新闻组找题材找得都快要疯了的节奏,这么一个机会放在面前,他自然是心动的,但有时候,之所以新闻不够多不够有吸引力往往也都是处在不敢报道的阶段,环宇集团虽然这几年才发展起来,但发展速度简直是惊人的,以前霍小溪的手段在商界是出了名的狠辣,谁挡了她的路,杀无赦,当年自己和她有过几次接触,报道了几篇她的正面新闻,两个人关系还算融洽,当然,也有些得罪过她的媒体,最后死得很难看。

    “魏大哥?”乔汐莞看着魏勇陷入沉思,轻声叫着他,提醒道,“霍小溪都是过去式了。”

    魏勇看着乔汐莞。

    这个女人真的很邪乎,不只是很能够迎合他的喜好,连他想什么顾虑什么似乎都清楚得很。他眉头一紧,“既然小乔你都敢和环宇集团正面相对,我有什么好担忧的。况且新闻界好久都处于一种不健康的倦怠期、臣服期,是时候有新闻人站出来报道真正的新闻了。天降大任于我也,我必将担当起来!”

    “乱世出英雄。”乔汐莞附和道。

    “但愿如此。”

    “那么,明天我让尹翔和你联系。你准备好能手写作,希望合作愉快。”乔汐莞主动拿起杯子。

    “合作愉快。”魏勇和乔汐莞碰杯。

    乔汐莞那晚上和魏勇喝了很多,中国人的酒席上,吞进肚子里面的酒精有多少,就代表了你的诚意有多少,所以在晚餐结束后,乔汐莞是真的有些醉了。

    她是被尹翔和milk驾着上车的。

    一路上吐得撕心裂肺,那个苦不堪言。

    到达顾家大院,尹翔和milk正在商量怎么把乔汐莞给弄进去时,后面一辆黑色的大奔车停在门口,顾子寒从车上下来,两个人看到顾总,均是立正站好,打招呼,“顾总。”

    “怎么了?”顾子寒看着车内乔汐莞醉得像块烂泥的模样。

    “乔组长喝醉了。”milk连忙说着。

    milk是公司出了名的花痴,对于颜值简直爆表的顾子寒是半点抗拒都没有,脑袋瓜子里面不知道意yin了人家多少次,迷到骨髓里。

    “和谁喝醉了?”顾子寒问道,看上去很随意。

    milk正欲开口,乔汐莞突然从车上下来,蹲在地上,吐得稀里吧啦。

    顾子寒厌恶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乔汐莞吐的脏东西,脸色很不好。

    “你们回去吧。”乔汐莞胡乱的擦了擦嘴,对着milk和尹翔说,“我自己走进去。”

    “真的可以吗?”milk担心的问道。

    “嗯。”

    尹翔似乎是感觉到些什么,拉了拉milk,两个人开着车离开。

    顾家大门口,乔汐莞慢慢的站起来,靠在大门上,头天旋地转,胃里也难受无比,她努力的看清楚面前的顾子寒,“你扶我一下行吗?”

    顾子寒没动静。

    “我保证不吐在你的身上。”乔汐莞说。

    顾子寒抿着唇,“和谁喝了这么多?告诉我,我就抱你进去。”

    “是抱吗?”乔汐莞拉扯着嘴角,天真的笑着。

    “对,是抱。”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轻柔响起。

    乔汐莞咯咯的笑了一下,说道,“我和项目组的同事聚了个餐,一不留神就把自己喝多了。”

    “只是和项目组的同事?”

    “嗯,在浩瀚之巅,你可以问那里的服务员。我还记得服务员是009号,一个长得有些帅的小伙子……”乔汐莞回忆,断断续续的说着,语句也有些不清楚了。

    顾子寒眼眸紧了一下,似乎有些怀疑,但看着乔汐莞此刻的模样,仿若又消除了顾虑。

    乔汐莞明知道他只需要一个电话就会知道她说的是不是谎言!她应该没有蠢到这么来骗他。

    “该抱我了吧。”乔汐莞伸手,像撒娇的小孩子一般,一副非常乖巧的模样。

    顾子寒眉头皱了一下,看了看时间。

    此刻已经凌晨了,家里人都睡了,现在抱她回去应该不会撞见其他人,抿了抿唇,弯腰一把抱起她,威胁道,“不许吐我身上。”

    “好。”乔汐莞点头,温顺的躺在他的怀抱里。

    女性柔软的身体,淡淡的呼吸,还有明显的心跳声。

    乔汐莞当时在想,顾子寒这么一个冷血的男人,心跳却出奇的有力,她甚至一直觉得,这个男人的心跳都应该是“静止”的,跟万年不变的冰山一样,没半点活力。

    顾子寒一路抱着乔汐莞直接把她放在了她的房门口,有些气喘吁吁,即使她很轻,但这种速度这么长的距离,如果连半点呼吸都不变,顾子寒还真的是神人了。

    她歪歪倒倒的靠在墙壁上,“谢了,顾子寒。”

    顾子寒没任何脸色变化,转身欲走。

    乔汐莞一把拉住他的手臂。

    顾子寒停了一下,那一秒,似乎连心跳也动了一下。

    他沉着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身体也依然僵硬,他转头,“你要做什么……”

    “呕,呕……”哗啦啦的脏东西,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不偏不移,正好吐在顾子寒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裤上,这么路流下去,连鞋上都是。

    顾子寒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黑得那个彻底。

    他捏着手指,“乔汐莞,你不是说了,不吐我身上的吗?”

    “我是说,你抱我的时候不吐而已。”乔汐莞推开房门,进去。

    顾子寒冷冷的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心里恶心到要命!

    乔汐莞是故意的!

    他看到她迷离的眼神中,闪烁的那丝狡猾!

    如果这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他承认,他被吸引了,被吸引到恶心疯了!

    他甚至控制不住的很想大吼,他一向,最看不得这些东西,胃里真的有了一丝涌动,他捂着嘴,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言欣瞳,帮我把衣服脱了……”

    那个,要命的节奏。

    ……

    乔汐莞回到房间,嘴角邪恶一笑。

    顾子寒,老娘不吐你一身才奇怪了,让你恶心死!

    得逞的一笑,站直身体准备走进浴室洗漱。

    “你喝醉了?”房间内,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乔汐莞顺着声音看着床上的方向,灯光是昏黄的,眼前也是昏花的,她其实有些看不清楚顾子臣的脸色,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厌恶无比。

    “嗯,喝醉了。”乔汐莞很大方的承认。

    不承认也没有办法,她现在走的路都是s型。

    “别睡这个房间了。”顾子臣说,不轻不重的语气,但那一刻乔汐莞知道,顾子臣认真的,比任何一次都要认真。

    不就是喝醉了而已吗?她酒品很好的,即使喝醉了,也绝对不会乱发疯,而且思维该死的还清楚得很,半点迷糊都没有,顾子臣这厮需要这么排斥吗?!

    她咬着唇,望着他,“为什么?我不会吵你。”

    “别睡这个房间了,从、此、以、后!”顾子寒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乔汐莞看着他,“顾子臣……”

    “我会觉得脏。”顾子臣毫无修饰的话语,冷冷的说出。

    脏?

    “洗洗不就干净了。”乔汐莞说得很直白。

    顾子臣冷笑。

    即使那一刻,乔汐莞看不太清楚,也能够感觉到那冷漠的,讽刺的视线。

    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如果想要继续待在顾家,别挑战我的底线,这是最后的警告,乔汐莞。”说出最后一句话后,顾子臣翻身睡了下去。

    这次,很严肃。

    乔汐莞很明白的知道,如果今晚她找顾子臣翻浪,她的下场绝对是立马被撵出顾家,干净利索。而她从回到顾家一直辛辛苦苦发展到现在的所有都会一瞬间灰飞烟灭,她从来不怀疑顾子臣的能耐!

    她只是不明白,她就喝醉了而已,她哪里惹到他了?

    顾子臣讨厌喝醉酒的女人吗?是曾经有什么阴影吗?

    心里很多疑问,也莫名觉得有些委屈,她咬着唇,抱着衣服去浴室洗澡,洗完之后就灰溜溜的回到隔壁那个房间,那张小床上,头依然痛得要命,翻来覆去睡不着。

    顾子臣那厮,不会是突然撞邪了吧!

    ……

    顾子臣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失眠。

    很少失眠的人,甚至是强迫自己不失眠的人,就这么失眠了。

    这段时间是真的习惯了乔汐莞在身边,习惯到有些默许了。

    默许她的肆意妄为。

    却陡然,无法默许自己的情绪变化。

    他承认,他是有些厌恶,厌恶看到大院门口,她温顺的躺在顾子寒的怀抱里。

    他抿唇,努力翻身。

    他已经很少这么情绪波动了,现在是时候让自己冷静下来。

    ……

    翌日一早。

    乔汐莞几乎又是一夜未眠的悲剧。

    她一个晚上想了很多,她不能得罪了顾子臣,不知道为何,总觉得顾氏全家都给得罪了,也不能得罪了那蹲大佛,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得找机会想办法把顾子臣给讨好了。

    所以她起床洗簌后,就非常卖乖的跑到已经穿戴整齐坐着轮椅准备出卧室门的顾子臣面前,“你去哪里,我帮你?”

    顾子臣冷冰的眼神一扫。

    乔汐莞赶紧放开了他的轮椅把手。

    顾子臣推着轮椅离开。

    麻痹!

    乔汐莞对着顾子臣的后脑勺咒骂。

    不是老娘现在寄人篱下,老娘非掀了你的轮椅不可!

    这么不爽的一个人往楼下走,迎面对上一身干净,挺拔无比的顾子寒,顾子寒看着她的那一刻,脸色一下就黑了,仿若想起了昨晚极度不愉快的回忆,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一股恶心味。

    能够这么恶心到顾子寒,她高兴得很。

    两个人依然坐着同一辆轿车去上班。

    顾子寒破天荒的选择了前排副驾驶的位置,把后面宽宽的地方留给乔汐莞一个人享受,乔汐莞暗自高兴,脸上却纹丝不动,车内一路安静无比,乔汐莞开着静音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她点开彩信,熟悉的环宇大厦楼下拥挤了人群,她嘴角一勾,把那条彩信不着痕迹的转给了魏勇。

    抬头看着阳光灿烂的上海街头,果然是一个艳阳天。

    ……

    环宇大厦。

    顶层,总经理办公室。

    齐凌枫站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楼下的人群。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好听的女性嗓音响起,“凌枫,刚刚挨个和各大媒体新闻报社打过招呼了,也都打点过,暂时应该不会报道我们的新闻,只不过……”

    “说。”齐凌枫转过身,坐在皮质椅上,看着她。

    “新苹果财经周刊的主编魏勇一直没打通电话,我给副主编招呼了一声,他说魏勇今天没来上班,他会处理。”

    齐凌枫点了点头,似乎颇为满意她的办事能力。起身走向她,顺了顺她的头发,“以薰,就知道有你在,我不需要太担心。”

    楚以薰甜蜜一笑,温顺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下面的人我们得尽快处理了,你知道如果闹大了,新闻怎么都压不下去的,就算压下去了,其他网络平台都有可能转发传开,对我们名声不好,詹姆斯先生的那个案子一直还未正式签约,我担心有变动。”

    “我知道。”齐凌枫反手抱着她。

    “真不知道霍小溪有什么好的,詹姆斯口口声声说的都是她。当初谈那个项目的时候,你不是都一直跟着的吗?詹姆斯就一点都认可?”楚以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抱怨的说道。

    “乖,别在我耳边再提霍小溪的名字。”齐凌枫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他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你放心,我会搞定。你现在只需要负责媒体这一块的事情,别出状况,我找人去解决其他事情。”

    楚以薰乖巧的点头,离开。

    齐凌枫转身走向落地窗,一向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模样,眼神里却透出异样阴森而冷血的光芒。

    嘴角邪恶的弧度一扬,他拿起电话,拨打,“龙腾。我是齐凌枫。”

    “哟,齐总,这么久不联系,有何贵干?”那边传来,有些吊儿郎当的声音。

    “谈一笔生意。”

    “哥们这几天就是闲得慌,有什么生意赶紧的。”

    “我现在公司楼下有些人闹事,你找些人给我摆平了,做得隐藏点,我不想上新闻。还有,别搞出人命。”齐凌枫一字一句。

    “是不是不搞出人命,怎么样都行?”

    “你看着办。”

    “钱怎么说?”

    “放心,只要事情搞平了,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你还怕我亏待了你。”

    “有你一句话就行了,等我好消息。”那边利索的挂断电话。

    齐凌枫放下电话,眼眸一紧。

    一群不知道好歹的,老朽!

    ……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

    悠闲的喝咖啡,坐等新闻。

    电话突然响起,她看着来电,抿着唇,“喂。”

    “是我,潇夜。”那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我有留你的电话号码。”

    “要不要搞大点?”

    “什么意思?”乔汐莞皱眉。

    “听我手下的兄弟说,有小混混来威胁让散开。”

    “是吗?”乔汐莞嘴角一勾,“我知道你的意思,往大的弄。”

    “嗯。”那边挂断了电话。

    曾经的齐凌枫很少做这种事情,当时所有心狠手辣的手段都是她一手包办,她甚至觉得一切理所当然,她不要玷污了那么美好的齐凌枫。

    而现在,她自嘲一笑,她果然是一只白眼狼,他果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抿着唇,打电话给尹翔,“你准备一下,我们半个小时后出门。”

    “好。”

    ……

    环宇集团楼下。

    现场。

    一片混乱。

    突然的厮打甚至堵塞了环宇集团周边的交通,一时之间引起巨大的轰动。

    齐凌枫脸色很难看,拿起电话,“不是让你动作搞小点吗?”

    “我什么都没做,是……”

    “怎么了?”齐凌枫皱眉,预感不详。

    “这笔生意我接不了,没那个能耐,我还不想成为刀下芒魂。你自己想办法吧。”龙腾直接了当。

    “什么意思?我们合作这么久,你现在给我掉链子?!”齐凌枫忍不住怒吼。

    “我给你掉链子?齐凌枫,我差点被你害死了我没责怪你你现在反而来凶我?你知道你下面闹事那些人都是谁吗?浩瀚的公子爷,黑道世家,在上海谁还敢动他?!作为这么多年的兄弟,我提醒你一下,好好想想怎么善后,聪明点就去拜拜码头,这事儿背后肯定有人指使,背景还不小。”说完,那边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齐凌枫气得不轻,他狠狠的捏着手机,脸色难看无比。

    房门此刻被人一把推开,楚以薰急切的说道,“凌风,新苹果周刊刚刚在客户端上了新闻,报道我们肆意裁员还殴打员工,不仅如此,新闻还说我们买通黑道威胁员工。而且其他媒体新闻的主编都打来电话,说事情已经暴露了,如果他们不报道就太明显了,会引起网民公愤,他们自己的名誉会受损。还说只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解决,如果不行,他们会大篇幅上新闻。”

    齐凌枫捏紧手指。

    谁在暗中捣乱。

    脸色一黑,蓦然想起,问道,“你认识浩瀚的公子爷?”

    “潇夜?”楚以薰看着他。

    “嗯。”

    “不是太熟,不过和我一个很铁的闺蜜很熟。”

    “想办法联系,刚刚龙腾给我电话,说是潇夜在暗中做事,他这边不敢招惹。”

    “我试试吧,但是我闺蜜在国外,有时差,我怕她现在在睡觉。”

    “你先联系。”齐凌枫狠狠的说着。

    楚以薰点头。

    齐凌枫转身看着玻璃窗外的人群,一片混乱不堪。

    眼眸一紧,是谁在背后,捅他?!

    ……

    乔汐莞心情很好的看着那则新闻。

    裁员?殴打?买通黑道?!

    他倒是要看看齐凌枫怎么扭转乾坤?!

    眼眸一抬,对着正在开车的尹翔说道,“你和规划局的人熟悉不?”

    “和规划局局长张局有过几次照面。”

    “人怎么样?”

    “看上去很随和,内心精明得很。”

    “爱好呢?”

    “听说喜欢收藏古董。”尹翔想了想回答。

    “很好。”乔汐莞嘴角一笑。

    “我们现在是去规划局?”尹翔问道。

    被突然叫出来,却是这么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逛。

    “不是,去古云山古董行。”

    “做什么?行贿?”

    “只是做事,你想多了。”乔汐莞嘴角一勾。

    尹翔不明白,但车子已经往“古云山古董行”开去。

    很多时候他们都是看不懂乔汐莞的,总觉得这个女人看上去年纪轻轻,却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城府。而且有着惊人的思维能力和办事能力,仿若这个项目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奏每一个发展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完全让人折服。

    车子到底目的地,乔汐莞下车,让尹翔在门口等她。

    她走进去,前台小姐似乎都和她熟了,嘴角还笑得很甜,“老板在办公室。”

    连通报那一步环节都直接给省了。

    乔汐莞很喜欢这种待遇。

    她敲开古源的房门,嘴角一笑,“我来了。”

    古源抬头看着她,脸色分明不好。

    乔汐莞才不在乎,她直接坐在他面前,“在忙?”

    “很忙。”古源没好气。

    “你爷爷该举办一场什么古玩鉴赏会了吧,那老头子逍遥这么久了。”

    别人不知道,乔汐莞清楚得很,明理上这个古玩行一直是古云山在负责,实际上,早就交给了自己的孙子在打理,那老头贪玩得很,不知道去哪里游山玩水了。

    古源眉头紧了紧,那些想要问的话最后都不想问了,反正这个女人,知道的东西超乎他的想象。

    “你要做什么?”他看着她。

    “很无聊,想要开开眼界而已。”

    “……”古源似乎很无语。

    “你难道不觉得,你放任你爷爷耍太久了吗?这样真的好?”乔汐莞皱眉问他。

    古源咬着唇。

    他其实这段时间也在劝他爷爷开鉴赏会,这是很久以来一直流传下来的古玩界龙头聚会,很多人会带着自己的古董来给古云山鉴赏,有些真的,有些赝品,有些价值连城,也有些一文不值……很多熟悉一点的古玩朋友早就在催促着这么一年一次的鉴赏会,奈何他爷爷那老头子这段时间迷上了打麻将,和几个糟老头子每天三次,比上班还准时。半点闲暇工夫都没有。

    他的催促,就跟耳边风似的,他爷爷完全不放在心上,而且那老头子幼稚得很,为了一个兴趣爱好,真的可以荒废正业,又仗着自己是家里的长辈,没人敢直言半句。

    “你爷爷这段时间迷上什么了?”乔汐莞看着古源的表情,扬眉问道。

    “搓麻将。”古源没好气的说着。

    “这个好办,有空我陪他玩玩。”乔汐莞嘴角一笑。

    古源看着她。

    “给我个机会报答你。”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

    古源皱眉。

    “就这么说定了,有机会给我打电话,尽早。”乔汐莞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打扰你忙了,拜拜。”

    古源就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

    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理所当然。

    ……

    乔汐莞从古源的办公室走出来。

    尹翔打开车门,乔汐莞坐进去。

    “现在去哪里?”

    “回公司。”乔汐莞漫不经心的说着。

    “好。”尹翔开车。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上海街道上。

    乔汐莞看着这么艳阳的天空,嘴角却莫名的拉出一抹苦笑。

    总是轻而易举的想起上一世的事情,想起齐凌枫淳厚磁性的声音,嘴角上扬笑起来的时候,比阳光还要璀璨。在曾经的闲暇之余,她总喜欢溺在他的怀抱里,感受着他淡淡的味道,暖暖的温度。

    对待爱情,她真的很容易满足,只要那个人在自己身边,就行……

    电话突然响起,拉回她一些伤感的回忆。

    她不着痕迹的恢复自若,拿起电话,接通,“潇夜。”

    “这件事情,就这样了。”

    “什么意思?”乔汐莞眉头一紧。

    “环宇集团的这件事情,现在就告一段落了。”

    “你怎么能够食言而肥!”乔汐莞有些冒火,怒吼。这分明才刚开始,怎么就结束了?!

    “这次当我欠你的。”潇夜说得很明白。

    “为什么?”乔汐莞实在想不通,以她对潇夜的了解,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莫非你被谁威胁了?”

    “我还没有被谁威胁过!”潇夜一字一句。

    “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潇夜。”

    “因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不是姚贝迪和笑笑?!”乔汐莞火气更大了,刚开始是不爽这件事情半途中黄了,现在不爽的是,这货怎么能够这么渣!

    “从来都不是。”清楚明白到乔汐莞想要当不知道都不行!

    麻痹!

    她恨不得把潇夜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潇夜……”

    “我不需要给你解释。”那边,猛然挂断。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气得发抖!

    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姚贝迪这么多年到底都是怎么忍下来的?!

    “乔组长?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尹翔看她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给魏勇联系,环宇的新闻如果齐凌枫有动作就让他停了,别硬碰硬。我想其他办法。”乔汐莞现在需要拉拢人脉,这个时候魏勇知道她在为他考虑,多多少少在以后会有用处。

    尹翔连忙给那边拨打电话。

    一路沉默,两个人回到公司。

    乔汐莞直接去了董事长办公室,礼貌的敲开房门。

    顾耀其看着她,示意她坐在她对面的位置。

    顾耀其现在倒是清闲,大多数事情都是顾子寒在帮他打理,他只需要过目了解就行。

    顾子寒的能力不错,却不知道为什么,乔汐莞总觉得,顾耀其对顾子寒不是全部信任,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顾耀其还一直在主持公司工作的原因。

    “爸。”乔汐莞开口。

    “怎么了?做不下去了?”顾耀其喝了口茶,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么久了,半点进展都没有,他猜,应该是打退堂鼓了。

    所以女流之辈,确实不能抱太大希望。

    还是在家好好相互教子吧。

    “不是的,爸。我只是有个请求。”乔汐莞认真的说着。

    顾耀其眉头紧了一下,“什么请求?”

    “我听说爸和城南区公安局局长比较熟悉,今天你知道环宇集团出的那点事情吧,我想以这件事情作为案件理由,明天上午10点钟公安局找齐凌枫了解肇事情况,只是拖延他出门的时间,半个小时即可。明天10点,我去找詹姆斯先生谈项目。”

    顾耀其看着乔汐莞,“明天10点,詹姆斯和齐凌枫约好的?”

    “嗯。詹姆斯这个人最讨厌别人迟到,我利用这次机会,好好表现。前段时间因为齐凌枫知道我们的动作,一直把项目跟得很紧,我根本没办法插足。只有这次机会,还望爸爸帮助。”

    顾耀其沉思了一下,“我可以答应帮你,但是乔汐莞,别让我太失望。”

    “我知道的,爸爸。”乔汐莞点头,眼神中闪烁着坚定。

    顾耀其点头,“出去吧,我这边联系后,给你回话。”

    “好。”

    乔汐莞离开顾耀其的办公室,一直若有所思。

    齐凌枫的现在在上海的人脉和地位都明显的有了质地的提升,詹姆斯虽然对齐凌枫没有好感,但项目这么久以来,齐凌枫的诚意绝对是让詹姆斯满意的,何况当初她和齐凌枫一起接触詹姆斯,詹姆斯的喜好,以齐凌枫这么聪明的人,肯定清楚得很。

    所以,想要把这个项目从齐凌枫的嘴里掏出来,比她刚开始想象的似乎要困难得多。

    她边走边想,那一刻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乔汐莞。”电梯门口,顾子寒突然叫住她。

    乔汐莞回神,看着顾子寒。

    “今天上午环宇发生的事情和你是不是有关?”顾子寒问她。

    乔汐莞茫然,“你说什么事情?”

    “别给我装傻。”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乔汐莞嘴角一笑。

    顾子寒冷眸微紧。

    “别把我想的太厉害。”正时,电梯打开,乔汐莞自若的走进去,关上电梯那一刻说道,“我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顾子寒看着慢慢关闭的电梯,直到乔汐莞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

    他只是怀疑,现在却陡然有些肯定。

    乔汐莞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能耐已经超脱了他的想象!

    他脸色微沉,眉头紧皱。

    “顾总,看谁呢?”身后,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顾子寒收回视线,淡漠转身看着叶媚抱着一份蓝色文件笑看着他。

    “刚刚电梯里面的是乔汐莞?”叶媚看上去漫不经心。

    “你找我什么事?”

    “何必这么冷漠。”叶媚纤的手指自然的搭在他的胸膛上。

    “这是公司。”顾子寒往后退了一步,明显的保持着彼此距离。

    叶媚心里一沉,脸色却还是笑颜如花,“给你送资料,你不是要这段时间乔汐莞的活动轨迹吗?”

    “都有了?”

    “嗯。”叶媚点头,“还不相信我的能力。”

    “怎么会?”顾子寒冷如冰山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笑意,接过叶媚的文件夹。

    “怎么感谢我?”叶媚问他,“我可是超出了秘书的身份,靠私人关系给你弄的。”

    “你想要什么感谢?”

    “晚上我等你。”

    顾子寒沉默了一下,“好。”

    “晚上见。”叶媚笑着,离开。

    顾子寒看着她的背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翻开文件。

    果然,昨天的乔汐莞去找了新苹果周刊的主编,所以说今天上午环宇的事情确实是她一手策划,而背地里帮他的人是潇夜?

    他虽然和潇夜不熟,但从旁了解也知道潇夜并不是一个喜欢插手事情的人,乔汐莞是怎么做到的?!

    他皱眉,出狱后的乔汐莞就像是从石头缝里面突然蹦出来的,一下子就能做出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不得不说,乔汐莞的一举一动对他确实存在太多隐患。

    他拿起电话,拨打,“凌枫。”

    “子寒。”那边传来齐凌枫,熟悉的男性嗓音。

    “今天的事情,解决了吗?”顾子寒关心的问道。

    “勉勉强强。”齐凌枫表现得很淡定。

    “知道是谁做的吗?”顾子寒问。

    “还在调查。”

    “乔汐莞。”顾子寒一字一句,直接说道。

    “我也猜到了。”那边似乎是笑了一下,却隐藏着阴鸷!

    “我们这么多年兄弟,别说我没提醒你,防着她。”

    “我知道。”齐凌枫了然的点头。

    就算没几次交锋,也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来者不善。

    他抿了抿唇,说道,“子寒,我们都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环宇集团我能够掌控也少不了你的帮忙,我心里一直都记得很清楚。而且我们彼此都明白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乔汐莞这个人我们都留不得,我这边会尽全力,你那边也你能怠慢。”

    “放心,我不可能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翻浪。”

    “好,希望再次,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顾子寒挂断电话,眼眸微紧,他就不相信,他还奈何不了区区一个乔汐莞?!

    ------题外话------

    都不是些省油的灯。

    咱们莞莞能够顺利拿下项目呢?!

    阿门。

    ……

    另外,推荐小宅好友暮阳初春的文文《大人物闪婚后爱》。

    简介如下:

    谷馨予回国向她亮出一张写满英文的黑色小单子,

    笑靥如白莲地道:“表姐,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与你老公的结婚证,我们已在国外注册结婚!”

    誓言要爱她一辈子的老公,原来在国外偷筑香巢。脚踏两只船,牲畜一枚!妄想坐享齐人之福,门儿都没有!

    跌入地狱那日,酒醉之时,用一块硬币买了‘某男’初夜。

    偷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原来错把“大人物”当鸭了,麻麻呀!转身想逃,却被箍入一支钢铁般手臂!

    “小野猫,吃了就想逃。”他骜爷的床,上来容易,下去却比登天还难!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