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章 交锋之战(四)收拾渣女!

第六十章 交锋之战(四)收拾渣女!

作者:恩很宅
    翌日。上午10点。

    乔汐莞准时出现在詹姆斯下榻的五星级大酒店。

    她今天带着尹翔和milk,还把武大带在了身边。

    詹姆斯的门口依然站着两个白人保镖,看着乔汐莞的时候,很严肃的回绝道,“詹姆斯先生今天有约,不见其他人。”

    “是约了齐凌枫吗?”乔汐莞直接问道。

    白人保镖不说话,带着保镖惯有的冷漠表情。

    “麻烦通报一声,我就耽搁詹姆斯先生半个小时。”

    白人保镖睨了乔汐莞一眼,“詹姆斯先生有交代,除了齐凌枫先生,其他人一律不见。”

    乔汐莞眼眸一紧。

    果然如她所料,齐凌枫这段时间在詹姆斯身上下了苦功夫!

    还好,她早有准备。

    她抿着唇转身,对着武大轻声说道,“搞定面前这两个。”

    “嗯。”武大点头。

    乔汐莞带着尹翔和milk往后。

    尹翔和milk都不明情况,所以当武大突然出手和面前的两个保镖打了起来时,milk是吓得直接叫了出来,尹翔虽然没这么夸张,整个人也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安静点。”乔汐莞无比淡定。

    milk捂着自己的嘴,只是这样的情况,她就算安静了,走廊上也安静不了啊!

    那么凶残的打斗。

    还好这是超豪华高级套房,几乎整层楼都只有詹姆斯先生一个房间。

    武大出手又快又急,白人保镖看上去强壮无比,实际上却不敌潇夜身边那4个贴身保镖的任意一个,所以就算武大受了点伤,还是在10分钟的时间内轻松将两个人打趴在地上。

    搞定完,武大很淡定的踩着两个人的身体退到乔汐莞的身后。

    milk和尹翔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武大,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着这么不凡的身手。

    乔汐莞走到詹姆斯的房门前,礼貌的敲门。

    门里面传来熟悉的美式英语,“进来。”

    乔汐莞推开房门。

    一进门,就是偌大的一个书房,书房古色古香,带着厚重的实木设计感。书房里面连着的是客厅和卧室,仿若为了方便谈工作,专程把书房设计到离宾客最近的位置。

    詹姆斯坐在办公桌上,抬眸的一瞬间看着来人,顿了一下,他眼神往下,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门外躺着的那两个白人保镖,眉头皱了一下,用美语说道,“仿若这并不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见面方式。”

    “詹姆斯先生。”乔汐莞抱歉一笑,“我很遗憾最终还是选择了这种方式来见您。我为我刚刚的举动,深表歉意。但……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詹姆斯脸色未变,深蓝色的眼眸紧紧的看着她,沉默,似乎在等待她的解释。

    “半个多月时间,我预约詹姆斯先生不下10次,但每一次都因为时间不对错失良机。今日我也知道詹姆斯先生和环宇齐凌枫有一个重要的见面,但听说,齐凌枫临走前发生了些事情,暂时没办法过来,我想或许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在不耽搁您多余时间的情况下和您好好谈谈。可您的保镖一口回绝,我无可奈何,只得出此下策,还希望詹姆斯先生不要介意。”

    詹姆斯眉头一紧,“你想和我谈什么?”

    “关于高尔夫球场及五星级温泉大家酒店的开发案。”乔汐莞一字一句。

    “这个项目我已经和环宇商谈在先。”

    “但是齐凌枫并未按照约定按时到来,我一向觉得做人做事需要诚信,所以我认为,这个项目就算是不成功了。”乔汐莞坚毅的眼眸一直看着詹姆斯,口吻中不卑不亢,还带着说服力。

    詹姆斯动了动身体,嘴角微扬,“你似乎很和我胃口。”

    “这是我的荣幸。”乔汐莞笑着。

    “但是这个项目我已经决定和环宇集团合作,这也是曾经一个朋友的遗愿。现在项目开展得很顺利,如果可以,下次有机会我会优先考虑你。”詹姆斯直白的拒绝。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直言,“詹姆斯先生,我并不觉得您们那个项目开展得很顺利。据我了解,詹姆斯先生想要开发的高尔夫球场及5星级温泉酒店在生态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中有罕见而珍贵的国家保护级树木,目前您们的项目进展一直僵持在这个地方,未能完全突破。”

    “你有何想法?”詹姆斯直接顺着乔汐莞的话,问道。

    “我的想法很多,但前提是,我希望詹姆斯先生能够和我们顾氏合作。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曾经我们顾氏的总经理顾子寒和你签下一笔合作项目,现在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我想如果这个项目还能够一拍即合,那么定是双喜临门,节节开花。”

    “是吗?”詹姆斯眉头微紧。

    “当然,我有那个信心。”乔汐莞说道。

    詹姆斯沉默,似乎在思考。

    乔汐莞嘴角笑着,在耐心等待。

    半响。

    房门外突然敲响房门。

    不用想也知道,齐凌枫赶了过来。

    这么快就摆脱了警方的审查,果然,有点能耐!

    詹姆斯先生从座椅上站起来,走向门口,打开。

    “抱歉,詹姆斯先生,临时遇到些事情耽搁了……”眼眸一抬,看着房间内的乔汐莞,顿了一下,收回视线时已经恢复了自若,“希望没有让您等太久。”

    “进来再说。”詹姆斯没有说太多,示意齐凌枫跟着进去。

    齐凌枫站在和乔汐莞不远的地方,礼貌的招呼道,“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见到你。你好,乔汐莞,我是齐凌枫,我们通过电话的。”

    齐凌枫主动伸手。

    乔汐莞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眼眸放在他修剪得无比的整齐指甲上。

    乔汐莞最不会的就是打理这些,每次自己修指甲都修是坑坑洼洼。她还记得有一次,那时还在法国,他们还未确定关系,她在图书馆陪着齐凌枫温习功课,指甲实在破到不行,她用嘴一直不停的咬啊咬,齐凌枫实在看不下去了,拿出指甲刀递给她,“一直用嘴,多不卫生,看被你嚼成这么样了。”

    “我也不会修剪,每次都修得好难看。”

    齐凌枫看了她还一会儿,无可奈何的拉过她的手,手心传来的温度让她的心跳猛地漏跳了一拍,她咬着唇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灵活的运用指甲刀,很快就给她剪出了非常圆润的弧度。

    “以后别把指甲剪得太深,容易伤着手指。”

    “以后,都让你帮我剪。”当时的她脱口而出。

    那时候,她甚至看到他有些潮红的脸蛋,她一直以为那是情窦初开的痕迹。

    情窦初开?!

    思绪回转,乔汐莞看着面前这双干净的手指,不着痕迹的抬眸抿唇一笑,“是啊,我们还是亲戚不是吗?”

    齐凌枫有些尴尬的手指停在半空,缓缓放下,“嗯。”

    乔汐莞回头对着詹姆斯,“詹姆斯先生,不打扰您见客人,我先告辞了。”

    她想要表达的已经很清楚,詹姆斯是个明白的商人,商人最看重的永远都是利益,所以,即使现在还无法动摇詹姆斯的想法,但至少已经埋下的引线。

    “好。”詹姆斯点头。

    乔汐莞带着几个人离开。看上去那么自若,其实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

    她咬着唇,走得很快。

    几个人一起走进电梯。

    乔汐莞靠在电梯上,重生后第一次这么面对面和齐凌枫说话,她承认有些……紧张。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她真的很想大声质问他,为什么当初要那么对她?!她所做的一切,就不值得他齐凌枫去爱,非要背着她偷人不可吗?到最后,还要置她于死地,且搭上她父母的性命!

    她咬着唇,唇瓣在那一刻似乎都有些白。

    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很多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地方,现在却只能忍着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强迫自己,一步一步慢慢来……

    “乔组长?你脸色这么难看,怎么了?”尹翔突然看到她毫无血色的脸颊,连忙问道。

    “没什么。”乔汐莞摇头。

    本以为自己隐藏得够好,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随时面对齐凌枫的准备,却没有想到,当真正看到那一刻,整个人会忍不住的颤抖,胸口处涌出的感情五味杂陈。带着不甘,带着深恶痛绝,甚至还带着一丝,上一世未了的情感……

    她紧捏手指,狠狠的告诉自己!

    齐凌枫,上一世你给我带来的伤害,这一世我一定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你,绝不心慈手软!

    一行人坐电梯下去,酒店大门口,一个女人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

    乔汐莞脚步停了一下,看着那个蓝色连衣裙的女人,她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手上提着一个lv的限量小包,头发顺长,自然的披在两肩,脸上画着精致的淡妆,说是大美女,一点都不为过。

    楚以薰。

    那个曾经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甜蜜的叫着她小名,说她是她最好闺蜜的女人,却在背地里,那么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她的男人!

    这个仇,该如何报才好?!

    几个人顺着乔汐莞的方向,milk问道,“乔组长认识?”

    milk的视线放在了女人手上提的那个限量级lv上,女人看女人,绝对不会有欣赏,只会嫉妒,嫉妒,还是嫉妒……所以milk的脸色自然,各种扭曲。

    乔汐莞突然开口,“milk,交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milk疑惑。

    乔汐莞低声在她耳边说道,milk先是很纳闷,后面越来越兴奋,待乔汐莞交代完毕后,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调整情绪,好半响,她对着乔汐莞说道,“看我的。”

    然后,大摇大摆的往那个女人走去。

    乔汐莞眼眸一紧,对着其他人说道,“我们在车上等milk。”

    所有人回到轿车内,然后紧紧的看着milk有些奇怪的表现。

    milk在楚以薰不远的地方停了一下,突然就像疯了一般的抓乱自己的头发,整个脸上也浮现了很明显的悲伤情绪,她大步冲过去,一把拉着楚以薰的包,一边说着,“你个贱女人,都是你,都是你勾引我老公,现在害我老公不回家,我要打死你……”

    楚以薰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milk,连忙解释道,“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没有勾引你老公。”

    “怎么可能认错,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现在我老公天天溺在你那里,也不管家里,我给他生了两个小孩他都不回家看一眼,我要和你同归于尽。”说着,milk就开始拉扯楚以薰的头发。

    楚以薰以前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腼腆内向的,整个人顿时有些傻了,嘴里一直不停地说着,“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一定是认错人了,一定是认错了……”

    这个时候,酒店大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

    中国人一向爱看热闹,还特别喜欢看这种热闹。

    所以没一会儿工夫,就有不少人在旁边指指点点,当然针对最多的就是楚以薰,骂她不要脸,勾引有妇之夫

    楚以薰被骂的委屈到要命,又不停的被这个疯女人一直拉扯着,衣服头发全部都乱了,她刚刚那个千金小姐的模样荡然无存,现在看上去就跟一个疯婆子差不多,说不出来的憋屈,眼泪也忍不住的一直往外流……

    “你偷人,勾引我老公,你还好意思哭?!你到底是有多不要脸!做了这些事情,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你妈知道吗?你妈纵容你这样的?你妈也是如此?!贱人,婊子……”

    “不要说了!你到底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楚以薰狠命的推开milk,原本乖乖女的模样也被逼急了,丝毫没有半点形象开始反抗。

    “你们看,你们看,这种女人做了就做了,居然还想推脱,你以为我是狗吗,跑到大街上见人就咬!我告诉你,当人小三永远都没有好下场!”milk不仅骂着,还煽动群众。

    围观的人更加鄙视楚以薰了,口气也越来越难听。

    “我当谁小三了?!”楚以薰受不了,尖叫!

    她何时这么丢人过?!

    她真是撞邪了,今天遇到这种人!

    “你自己有自知之明!”milk狠狠的说着。

    “我,我……”楚以薰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眼泪也越来越多,脸上说不出来的难堪。

    “贱人!”milk趁楚以薰不注意,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楚以薰从未被人这么打过,捂着自己的脸,崩溃的扬起巴掌就想甩过去,整个人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还要打我,你居然还要打我?!”milk觉得自己委屈无比,大哭起来,“现在做人小三还能这么理直气壮,我还要怎么活……”

    围观人的一个老太婆连忙冲上来,挡在milk的面前,“你做什么做什么?还想要打人?!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做些龌龊事!你今天要敢打她,就先打我老太婆,反正我老太婆不中用了,一巴掌下去,指不定就去了!”

    口气分明还带着威胁。

    楚以薰扬着巴掌,却不敢打下去,整个人气得发抖,“我,我……”

    她看着周围的人群,看着不友好的视线,说不出来的狼狈,咬着唇狠狠扒开人群跑进了酒店。

    milk得逞的暗自一笑,继续可怜兮兮的感谢了周围的群众,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待人群都散开完了之后,milk才回到车上,脸上浮现的都是得意的笑容,哪里还有刚刚那小媳妇形象。

    一坐上车,尹翔就打趣道,“milk,你真该进娱乐圈,演技一流啊!”

    “你以为姐不想吗?姐捉摸着姐没那个能耐绑上傅博文,姐要是绑上傅博文,姐也是下一个程晚夏!”milk洋洋得意。

    “切。”尹翔不以为然。“不要玷污了我的女神。”

    “程晚夏是你的女神?”

    “有意见?”

    “当然,没有。”milk梳理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突然回头看着乔汐莞,刚刚乔汐莞只说了让她这么做,却没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忍不住疑惑,“乔组人,刚刚那女人和你有仇吗?”

    “没仇。”乔汐莞没什么特殊表情。

    车上的其他三个人瞬间石化。

    乔组长这是……找乐趣?!

    “她是齐凌枫的女朋友,合同没谈成,报复一下,而已。”乔汐莞漫不经心的说着。

    只是而已吗?!

    刚刚那个女人分明有一种很想要自杀的冲动有木有?!

    乔组长到底是有多腹黑?!

    以后,谁还敢惹她?!

    “不对啊。”milk突然想起什么,说道,“齐凌枫的女朋友不是霍小溪吗?尽管霍小溪已经不在了,但是这才几个月,齐凌枫怎么可能另结新欢,他那么爱霍小溪。”

    乔汐莞讽刺的笑了一下,不想再多说。

    每一次把齐凌枫和霍小溪的名字结合在一起,她都觉得是一种耻辱,是对自己人生的一个否定,她甚至会恶心到要命!

    其他人看乔汐莞不说话了,在职场上混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练就了一番看脸色本事,也都很识趣的闭上了嘴。

    ……

    乔汐莞让尹翔和milk回了公司,自己则和武大去了她的精装房。

    乔汐莞依然给武大上了点药,自己躺在她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看得了无生趣。

    “你不去上班吗?”武大给乔汐莞一杯拉罐啤酒,自己也开了一瓶。’

    乔汐莞接过来喝了一口,翻了翻身,“不想去。”

    “哦。”武大也不多问。

    “中午有饭吃吗?”

    “我一个人一般都吃得比较简单,你想吃什么?”

    “我随便都行。”乔汐莞也不挑剔,准确说是没什么胃口。

    她现在也不想去公司,只是想要找一个地方安静的待一会儿。

    “齐凌枫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武大坐在她旁边,随口问道。

    乔汐莞眼眸动了一下,她嘴角一笑,“很明显?”

    “只是联想到你曾经在监狱一直保管的那张新闻报纸而已。”

    “哦,是有点关系。但是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我就不想浪费口舌了。”乔汐莞对武大其实没什么防备,她习惯这么去相信一个人,尽管上一世结果很惨,但这一世,似乎依然学不会这个教训。

    她想,如果哪一天再次被朋友卖了,她也就当,活该吧!

    武大也不多问。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两个人这么静静的在房间待了一会儿,简单的吃了个午饭。

    午饭真的很简单,简单到只有几个速冻饺子而已。

    她真后悔对武大说那一句“随便”。

    果然是,太随便了。

    下午时分,古源主动给她打来电话。

    古源这个人很少会主动联系谁,除了工作,印象中他会主动联系的就只有霍小溪和姚贝迪了,现在她是不是可以认为,古源也开始把她放在了她原来的位置上。

    心情很好的接起电话,“古源。”

    “你有空没?”

    “有啊。”

    “下午我爷爷有场牌局,固定班底有一老头子中风,差一个角儿,我帮你约好了。”

    “在哪里?”

    “我家……”

    “好,我马上到。”乔汐莞挂断电话。

    古源抿着唇,他说过他家的地址了吗?!

    乔汐莞对朋友,特别是信任的朋友从不防备太多,所以她从不在古源面前畏忌什么。转身拿起自己的包,对着武大说道,“我先走了,有事儿我给你打电话。”

    “嗯。”武大点头。

    乔汐莞打了一个出租车一路火速的赶到古家别墅。

    古家别墅坐落在寸土寸金的豪华别墅区,独栋3楼,装潢得古色古香,里面的摆设都是些价值连城的古董,比起顾家客厅的,简直是翻了几倍。

    乔汐莞按下门铃,佣人给她打开,热情的招呼她进去。

    古源看着乔汐莞到来,在她耳边嘀咕,“我爷爷那人打牌耍赖,你防着点。”

    “放心。”乔汐莞给了古源一个ok的眼神,胸有成竹。

    古源带着乔汐莞走向后花园的室外棋牌室,后花园景色优美,棋牌室泛着淡淡的檀香以及上好的茶香,这群老头子,过得越来越逍遥了。

    “小源啊,快把你女朋友带过来,三缺一。”古云山70多岁,留着长须,带着厚厚的远光眼镜,眼镜搭在鼻梁上,看上去还是很有学问的样子。

    “说了不是女朋友,只是朋友。”古源反驳道,口吻很严肃,脸上却悄然的有些红了。

    古云山也不听,对着乔汐莞就说,“小女朋友,快过来,就等你了。”

    “好的,爷爷。”乔汐莞也不做作,放下包,大方的坐在古云山的上手位置。

    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商量打牌的规矩。

    古源就待在一边,斟茶倒水,一副小媳妇模样。

    乔汐莞仿若有那么一瞬间,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还是高中的时候,霍小溪跑到古源家里来玩,古爷爷很喜欢霍小溪,觉得霍小溪聪明,活泼,一点都不像他孙子那么死板。而且古爷爷本身贪玩,那段时间热衷于打电动,霍小溪就陪着古爷爷打电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的,两个人建立了无与伦比的好关系,去法国留学的时候,古爷爷还时不时的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他又发现了什么好玩的要小溪陪着他一起玩……

    乔汐莞鼻子微酸,嘴角淡淡一笑,霍小溪死的时候,古爷爷伤心了吗?

    应该,很伤心吧。

    ……

    牌桌上,如火如荼的进行。

    乔汐莞坐在古云山的上手,故意打牌让对方碰,导致古云山每一圈下来摸不了几张牌,边打边唠叨,当然偶尔也耍赖,都被乔汐莞全盘否决,她的口头禅是,“赌场无父子!”

    这么几圈下来,古爷爷输得惨不忍睹。

    越输得惨越不想走。

    古爷爷打到后面,钱都输光了,招呼着古源,“拿点钱来。”

    “我哪里来的钱。”古源死活不拿。

    这是古源和乔汐莞的计谋。

    来之前就预谋好了,今天就是让古云山输钱,输到没有为止。然后利用他牌瘾极大的心里,逼他签条约。

    “我养你长大,你拿点钱给爷爷打牌都不行?!”古云山生气。

    “可以啊,除非你答应我这周六开古董鉴定会。”

    “你个小兔崽子,威胁我?”古云山冒火。

    “爷爷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牌局就这样结束吧,正好其他两位爷爷赢了钱,买点补品补补身体去。”古源故意说道。

    “不行!”古云山哪里见得别人赢钱,连忙说着,“我答应你,你给我拿钱来。”

    “等等。”古源把早准备好的协议拿出来,“签了字就给你。”

    “小兔崽子。”古云山咒骂着,还是签下了大名。

    乔汐莞和古源眼神一个对视,默契一笑。

    碍于古云山老爷爷良好的表现,接下来的牌局乔汐莞拆搭子让他碰牌,吃牌,胡牌,逗得他喜笑颜开,最后大胜三家,心情别说多好。

    牌局结束,乔汐莞准备离开时,古云山叫住她,“你等等。”

    乔汐莞回头。

    “这个给你。”古云山把赢了钱分出来一半。

    “疑?”乔汐莞看着他。

    “别以为我像那两个老头子一样糊涂,你故意放我水我清楚得很。拿着,当你的报酬。”古云山把钱塞给乔汐莞。

    乔汐莞犹豫了一下,接过来,“谢谢爷爷。”

    “谢什么。以后多到家里来玩,自从小溪……”古云山沉默了一下,“反正以后多和小源到家里来玩。”

    “嗯,好。”乔汐莞忙点头。

    鼻子却蓦然一酸,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

    ……

    古源送乔汐莞离开,两个坐在小车内,突然变得有些沉默。

    在古源的印象中,乔汐莞就不是一个能安静的角色,以他对她的了解,今天的事情得逞后,现在肯定又是喜笑颜开了,却没想过,这个女人坐在他的副驾驶台,安静得仿若空气。

    他眉头微皱,似乎是有些受不了这样的乔汐莞,忍不住开口,“怎么不说话?”

    “不想说。”乔汐莞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她真的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上一世的自己活得没心没肺,不管是爱一个人,恨一个人也罢,总是干净利索,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脑袋里面装满了都是事情,装满了都是些自己说不出来的情绪。

    她真的为自己的上一世,憋屈。她真的很不甘,还很心痛。

    那些曾经对自己好的人,知道她死那一刻,是什么感受呢?!

    她以前从不会换位思考,但是现在,她觉得很难受。

    脸上的忧伤情绪,明显得很。

    “你想让我爷爷开鉴定会,有什么目的吗?”古源主动找话题。

    当他犯贱吧。

    像很多年前对霍小溪那样。

    那个女人虐她千百遍,他却还是待她如“初恋”!

    所以,他真的看不得,她这么忧伤的样子,那样会忍不住让他,更想要呵护。

    呵护?!

    那一刻,他都被自己用的这个词语吓了一跳。

    他自己都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想要去在乎一个人的感受,这么怕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想要谈一笔生意。”乔汐莞怏怏的说着。

    她不需要对古源撒谎。

    古源的眼眸闪过一丝了然。

    这个女人,就应该这么现实。

    “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古源问她。

    不能摆脱自己心里的情绪,倒不如大方承认。

    前段时间因为乔汐莞,他几乎彻夜难眠,因为太过较真。

    到现在,一切顺其自然,不刻意排斥,也不特意追求,他原本就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如当年知道霍小溪投入另外一个男人怀抱时,一样的心态转变。

    过程有些苦,但不至于,太难熬。

    “送我两张特vip票就行了。”

    “嗯,明天制作好了给你。”

    “还有,如果齐凌枫来问着要票,绝对不给。”乔汐莞连忙说道。

    “为什么?”

    “不喜欢看着那个男人,我怕脏了我眼睛。”乔汐莞一字一句。

    古源抿了一下唇。

    曾经的霍小溪,那么爱齐凌枫,那么爱……

    而现在……这个世界上,估计最讨厌齐凌枫的两个人,非他和她莫属了!

    “鉴定会时间是多久?”乔汐莞问道。

    “本周六。”

    “这么赶?”乔汐莞看着他,“后天。”

    “嗯,所有环节早就筹备好了,就等我爷爷点头。”古源说道。

    “哦。”乔汐莞点头。

    “去哪里?”古源问道。

    “去顾氏大厦。”

    “现在已经6点过了。”

    “嗯,我加班。”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古源转动方向盘,往顾氏大厦开去。

    乔汐莞拿起出电话,拨打,“阿喵,通知一下组员,7点钟到公司开个会,有事情要说。”

    “好的。”那边连句疑问都没有,爽快的答应。

    从组成这个团队开始,大家就习惯了这种出其不意的上班时间。

    “不吃饭吗?”古源问道。

    “嗯。”乔汐莞点头。

    有事情的时候,没什么胃口。

    古源动了动唇,最后还是将那句“要不一起吃了饭再去加班”的话咽下了喉咙。

    他把乔汐莞送到顾氏大厦,看着她进去后才缓缓的离开。

    车子漫无目的的行驶在上海的街头,仿若此刻突然没有了方向,凭着感觉一直往前开,而到达的目的时,面前是一片山的公墓,终究还是会来这里。

    他从车上下来,走进公墓,脚步停在一个墓碑前面。

    墓碑上有一个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很年轻,笑得很灿烂。

    霍小溪的笑容总是带着感染力,每一次心情极度不好的时候,看着她的笑心情也会自然的开朗起来,甚至在霍小溪去了法国那几年,他也把她高中的毕业照作为屏保,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下……

    看一下。

    看到……心有些难受。

    他一屁股坐在霍小溪的墓碑前面,静静的说着,“有一个女人,和你很像。但她不是你,因为她不爱齐凌枫。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刻觉得很安慰,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总算不再是我一个人讨厌齐凌枫了。其实我一个人,孤独得太久了,好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释放情绪,每天生活得很麻木。”

    “小溪,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了那个女人怎么办?”古源笑了一下,有些苦涩。“你应该会说,古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别总是喜欢别人的女人。”

    是啊。

    总是喜欢别人的女人。

    总是喜欢,和霍小溪有着相似之处的女人,总是走不出你给我的漩涡里!

    “上帝有时候对我真的不太好,你觉得是吗?小溪。”古源问她。

    答案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他望着太阳已经下山的天空,就这么静静地在这个地方,静静的坐一会儿……

    ……

    乔汐莞回到顾氏大厦。

    10分钟,项目组所有人出现在会议室。

    乔汐莞不多废话,直奔主题,“这段时间跟这个项目大家都很累,办法想了很多,方案修改了很多次,结果不太好。今天我和milk以及尹翔终于见到了詹姆斯,但效果并不理想,所以从别人的嘴里抢肉吃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尽管如此,我希望各位不要有消极情绪,在我没有说no之前,一切都是yes!”

    “是。”其他人连忙附和。

    “在无法从正面攻破詹姆斯的情况,我们需要找到其他第三方进行突破。从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齐凌枫还没有和规划局谈妥开发案,但从目前的进度来看,谈成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要在齐凌枫没有进展之前,先行一步。”

    “我们该怎么做?”尹翔连忙问道。

    “明天我会邀请规划局的局长参加古董鉴赏会。到时候会趁机和他拉拢关系。尹翔你负责和规划局的人打听到消息,如果齐凌枫和规划局的人有什么动静马上的通知我。欧翔和阿喵,你负责彻查开发案中的生态保护区属于国家几级保护区,查阅一下全国其他生态保护区的开发案,找出漏洞提供事实才能够和规划局的人谈条件。”

    “那我呢?”milk问道。

    “你先养好自己的身体,到时候真正开会攻克规划局的人时,勉不了大醉。”

    “哦,好。”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我这个人做事情一向很有目的性,所以不喜欢在半途时庆功。今晚我不会请大家吃饭,项目成功后该怎么嗨皮就怎样。散会。”

    话音一落,乔汐莞就先离开了。

    做事情的时候她一向严肃。

    其他人似乎是习惯了乔汐莞的个性,三三两两的跟着离开。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倒是没有急着走。

    她靠在办公椅上面,想了会儿事情。

    上一世的自己也这么焦急的接过一些项目,有些棘手的也不比这次的轻松,但那个时候有齐凌枫陪着自己,现在什么都是孤军奋战。

    不仅如此,她现在要对付的人,却是曾经一直陪着自己的齐凌枫。

    齐凌枫有多大能耐,她苦涩一笑,她真的不知道。

    不说他曾经隐藏了些什么实力,就算是没有隐藏,她也没有刻意留意过,所有一切的方案,他们虽然一起讨论,但齐凌枫一直都把他自己定位到一个辅助她的角色中,绝不崭露头角,总是在她身边默默无闻,她曾经私底下还觉得,齐凌枫不适合在商场上奋斗,因为他太温和了。

    可是现在呢?!

    那句话说得果然没错,会咬人的狗不会叫!

    她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那一刻时间不早了。

    她关掉电脑,离开顾氏。

    她一直以为自己会是最后离开的那一个,必定整个顾氏早就一片安静了。

    她走进电梯,下楼。

    走出顾氏大厦。

    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她看着前面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红色法拉利,那是叶媚的车,之前她坐过,所以很熟悉。她诧异的是,顾子寒坐了进去。

    这么晚了,顾子寒也没有车需要叶媚送?!

    她嘴角一笑,眼眸淡定的看着刚上车后,叶媚就主动倾向顾子寒的身体,两颗脑袋挨在一起……

    原来,顾子寒的能耐真的很大。

    她拿出手机,拍下相片。

    这种好东西怎么可以轻而易举的就流逝了呢?

    心情很好的把电话放进口袋里,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只是不知道言欣瞳看到了这一幕会怎么样?

    应该是,气得要死吧。

    她不是一个很喜欢看热闹的人,曾经没那么好的精力,但现在,却莫名有些想要看看言欣瞳那张扭曲的脸,所以她很邪恶的走进了一间网吧,通过匿名发送了一份邮件到言欣瞳的邮箱里。

    至少这几天,在她还未谈成合同之前,给顾子寒那男人找点麻烦,免得他闲来无事,找麻烦!

    ------题外话------

    小宅才发现,小宅连张月票都没有!

    呜呜,好伤心。

    另外,推荐小宅的新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喜欢明星文的亲,千万不要错过。

    么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