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一章 交锋之战(五)一个女人

第六十一章 交锋之战(五)一个女人

作者:恩很宅
    晚上。

    乔汐莞回到顾家大院。

    刚走进大厅,乔汐莞就看到言欣瞳哭哭啼啼的坐在客厅,旁边是齐慧芬,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乔汐莞当然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言欣瞳肯定是看到那个照片后,就给齐慧芬哭诉,齐慧芬现在心情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己儿子出了这种纰漏,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应该好好的管教的,奈何,应该是没有打通顾子寒的电话,此刻正在摔手机。

    乔汐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走进去,笑嘻嘻的对着齐慧芬,“妈。”

    “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齐慧芬心情不好,口吻也不太好。

    “加了班。”

    “加班到现在?”

    “嗯。”

    “吃了没?”齐慧芬问道。

    “还没吃。”

    “张嫂。”齐慧芬还是很有一家之主的大气,叫着家里的佣人,“给大少奶奶做点晚饭。”

    “是的,夫人,”张嫂恭敬的离开。

    乔汐莞也就顺势的坐在了沙发上,转头看着言欣瞳,诧异的问道,“弟妹怎么了,眼睛红彤彤的。”

    “没什么。”齐慧芬摆着脸色,对着言欣瞳说道,“你先回房。”

    “可是妈,子寒……”

    “我知道怎么管教我儿子,你先回房去。”齐慧芬很有威信。

    言欣瞳泪眼婆娑的点头,很委屈的离开。

    乔汐莞看着她的背影,关心的问道,“弟妹和子寒吵架了吗?”

    “要是吵架我就不用这么费神了。”齐慧芬没好气的说着,“算了,也没什么。你自己吃了晚饭早点休息。真不知道一个女人去上什么班,在家好好待着不行吗?!”

    这么骂骂咧咧,齐慧芬也走上了楼。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的背影。

    嘴角一勾,在家好好待着的下场就是,言欣瞳这样。

    她伸懒腰,看了会儿电视,佣人做好晚饭后吃完上楼。

    她习惯性的推开了顾子臣的房门,脚还未走进去,里面就突然传来了一个阴森的声音,“睡隔壁!”

    要死啊!

    吓了她一跳。

    她压惊,猛地把房门关得很响,转身往自己那个小房间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和顾子臣待了一段时间,已经习惯了他的生活习惯,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她拿起睡衣推门时,那扇他们隔离彼此的房门已经紧闭。

    乔汐莞冒火的想要怕打,后又突然松了手。

    这个非常时期,她还是不要招惹了顾大少,要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她一定会悔死!

    她拿起衣服直接走向楼梯口的公共浴室,洗完澡出来时,看着顾子寒急急忙忙跑回来的身影。

    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心情暗笑。

    “乔汐莞。”顾子寒突然停下脚步。

    乔汐莞看着他。

    此刻的乔汐莞头发未干,甚至还滴着水珠。脸色因为浴室的蒸汽红彤彤的,看上去气色极好。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睡衣,那一刻看上去,清纯中,又带着些妩媚。

    “是不是你?”顾子寒蹙眉。

    “你想要说什么,顾子寒。”乔汐莞装无辜。

    “别给我装蒜,今天晚上在顾氏大厦门口,我看到你了。”

    “是吗?我倒是没有看到你。”乔汐莞死活不认。

    “你是存心和我作对了是吗?!”顾子寒一字一句。

    “顾子寒,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你作对了,你明知道我喜欢你都来不及,我怎么可能还和你作对,让你心情那么不好?”乔汐莞说得很是深情。

    当年的乔汐莞真是爱顾子寒爱到撕心裂肺的。

    顾子寒眼眸一紧,分明带着怀疑。

    怀疑就怀疑吧,反正她也是说着玩的。

    她自若的越过顾子寒的身体,脚突然顿了一下。

    顾子臣怎么在走廊上?

    以他们之间的距离,刚刚她说的那些,顾子臣应该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吧。

    她咬着唇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脸色没什么变化,依然如此淡漠。

    只是在看着她的时候,推着轮椅转身离开了。

    乔汐莞忍不住大步追赶上去。

    顾子寒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眼眸一紧。抿着唇,调整好情绪走向顾耀其和齐慧芬的房间,今晚的事情他敢肯定,百分之百是乔汐莞做出来的!

    ……

    乔汐莞再次被顾子臣锁在门外。

    乔汐莞咬着唇,回到自己的那张小床上。

    顾子臣会介意吗?

    无论两个人之间会不会有感情,至少他们之间现在是夫妻。

    她这分明就是在,婚内出轨?

    真是的!

    她干嘛越来越在乎那厮的心情,她本来就想得很明白,等拿到自己所有之后,她会拍拍屁股就走人,她绝对不带走一片云彩……

    是的。

    她现在只有报复。

    其他,全他妈的都是屁!

    这么想着,乔汐莞就睡得理所当然了。

    ……

    而隔壁房间的“那厮”却又失眠了。

    他只是突然有些渴,想要去楼下喝杯水。

    他现在不仅水没有喝到,心情还莫名的烦躁。

    乔汐莞喜欢谁和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从始至终,他和乔汐莞,都不是真正的夫妻……

    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

    第二天下午时刻。

    古源叫人送来了请帖。

    乔汐莞拿了一份给尹翔让他交给规划局局长,拿了一份给顾耀其。

    而自己,则提前给古源说好,不用请帖直接进去。

    现在的古源,温顺得就跟小绵羊似的。

    周六。晚上。

    上海市最大的古董鉴赏会。

    能够来参加此次鉴定会的都是上海的名流贵族,且都是在古董界有些名声爱好收集这类古董的达官贵人。

    乔汐莞是和顾耀其一起出现的。

    顾耀其能够收到这么一份有分量的邀请函完全是始料不及,脸上难掩的高兴。自然对乔汐莞那一刻,好感剧增!

    其实在之前的鉴定会,顾耀其也参加过,可绝对不会是这么贵宾的待遇,要知道古云山在古董界的威望那完全是不言而喻。而且古云山这个人脾气古怪,不管你多有钱,在他面前都不是什么事儿,反正你钱再多,我的古董也不卖给你,你钱再多,你的古董我也不屑看!

    哼,就是这么任性!

    顾耀其在迎宾小姐的招待下坐在超级贵宾区的位置。

    乔汐莞则站在他的旁边。

    而顾耀其的旁边坐着规划局的局长张中华。张中华看着顾耀其,连忙主动招呼,“老顾,好久不见。”

    顾耀其也熟络的回应着。

    其实顾耀其和张中华不熟悉,但也不说没有打过交道,只是张中华这个人并不太买顾氏的账,两个人关系自然不太好,偶尔见面了也就是些表面功夫。而这会儿张中华却主动来招呼顾耀其,顾耀其瞬间又有了些自豪感。

    来之前乔汐莞就说过,她以顾氏的名义送了一份邀请函给张中华,并给他讲了现在项目的关键点卡在了张中华这里,今天来参加这个鉴赏会的目的,最重要的就是和规划局搞好关系。

    顾耀其算是明白了乔汐莞的意思,她给他邀请函倒不是为了让他来享受的,反而是来公关的,这个媳妇,越来越精明能干了,连他都算计,还算计得他半点反感都没有,倒是还有些欣赏。

    整个鉴赏会刚开始就拿出了几件宝贝,是三国时期及秦朝时期最新出炉保存完好的古董,价值连城。在古云山的讲解下所有人看得津津有味,似乎也是大饱了眼福。乔汐莞听了一些,没什么乐趣,她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张中华的身上。

    看得出来,张中华是典型的古董痴迷者,对每一个古董都很有兴趣,脸上的神情也随着古董的变化而变化。

    鉴赏会过半,乔汐莞偷偷的离开贵宾区,走向角落处的古源。

    古源今日穿着一件黑色的燕尾服,白色西装,带着蝴蝶结,整个人帅气挺拔,斯文有礼,如果不那么执着,应该也是万千女人爱慕的对象。

    乔汐莞自然的站在他的旁边。

    乔汐莞今晚穿的紫色晚礼服,优雅而大方。

    “你老爷子最后展示的那个小茶壶,我能弄到手不?”乔汐莞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替谁问?”古源似乎已经清楚了她的性格。

    其实不需要特别去揣摩,古源只是按照霍小溪的性格来对待乔汐莞而已。仿若每次,都能一拍即合。

    “我自己要。”乔汐莞说。

    古源眉头一扬。

    “送人,谈生意。”乔汐莞耸肩,坦白。

    “或许你可以靠搓麻将的功夫,从我爷爷手上赢过来。”古源提议。

    “我也是这么想的。明天帮我约人,我来你家搓麻将。”乔汐莞使用古源,就是这么理所当然。

    古源抿了抿唇,点头。

    乔汐莞准备离开回到自己位置上时,又陡然停了一下脚步,“你觉得我现实吗?”

    “现实。”古源毫不掩饰。

    “我也觉得。”乔汐莞丢下一句话,离开了。

    古源看着她的背影。

    和霍小溪一样的,现实。

    分明不喜欢古董,因为霍小溪总说古董这个东西毫无价值,除非拿来炒作商用,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这么一个破铜烂铁摆在家里面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买两朵花,至少让房间充斥了花香。

    古源嘴角一勾,这么一身铜臭味的,俗不可耐的商人,他到底怎么看上的?!

    ……

    乔汐莞回到顾耀其旁边。

    到鉴定环节,古云山只接受贵宾区的物品鉴定。

    一些人拿来了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古董,几家欢喜几家忧。

    整个鉴赏会历时4个半小时,完满的结束。

    散场后,大家都还意犹未尽。

    那个时候,都是晚上11点半了。

    一群老头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好精神。

    乔汐莞随着顾耀其离开,张中华一直和他们走在一起。

    两边人分手时,顾耀其拉着张中华,“难得我们都这么喜欢古董,什么时候吃个饭?大家再好好聊聊。”

    “当然可以。”张中华说着。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到时候让我儿媳妇来亲自邀请你,你可不能不给我面子。”

    “说什么话,老顾你让我吃饭,我就算有事儿也得来。”

    “哈哈,那好。时间也不早了,张局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车子停在外面。下次见。”张局摆了摆手。

    顾耀其和齐汐莞看着张中华离开。

    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提一句关于项目规划的事情,第一次不能这么唐突。

    “谢谢爸。”乔汐莞陪着顾耀其回到他们的轿车内,两个人坐在后排,乔汐莞感激的说着。

    “趁热打铁,明天晚上邀请张局吃饭。”顾耀其虽然爱好古董,却还是把商人最看看中的利益放在最前面,严肃的吩咐道。

    乔汐莞犹豫了一下,说道,“在鉴赏会过程中,我看到张局似乎是对古老爷子最后展示的那个茶壶很有兴趣,我刚刚找古源谈了一下,明天下午找古老爷子协商购买。我怕时间上来不及。”

    “你能有把握买到?”顾耀其问道。

    “不知道,试试吧,没试过就不知道结果。”乔汐莞也不敢保证。

    顾耀其沉默了一下,“你有钱吗?”

    乔汐莞一怔,摇头。

    “明天到财务室,我让财务那边给你拨点款作为你们的项目资金。这种事情你应该早点提出来。”顾耀其很慷慨的说道。

    “谢谢爸爸,我没想那么多,一股劲的就只考虑搞定项目去了。”乔汐莞笑着说。

    她不是没有考虑到,而是在等着顾耀其主动说出来。

    伸手要钱的事情,不管金额大小,还是被动的比较好。

    一路安静的回到顾家大院。

    顾耀其累了,直接回房休息。

    乔汐莞也跟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没有去打扰顾子臣,她想她现在也没精力去打扰那个龟毛的男人!

    在这个项目上,她不能出半点纰漏。

    第二天下午,她接到古源的电话直接奔去了古家别墅。

    古老爷子已经在麻将桌上等她了,看着她出现,笑眯眯的说着,“小女朋友想要我的古董?”

    “古爷爷愿意卖给我?”乔汐莞也笑得很甜。

    “打赢了我再说。今天可是三打一。”古云山贼笑,苍老的眼睛里,散发出精明的目光。

    “好,一言为定。”

    乔汐莞开始棋牌。

    打牌靠运气,技术只是一个方面。

    而今天乔汐莞的运气实在有些差,想要的牌自己摸不起,别人也不打出来,打了一半,钱输了不少,古董也无望了。

    她咬着唇,越到后面越有些紧张。

    “小女朋友,快出牌。”古云山催促。

    乔汐莞皱眉,幺鸡对方要,八条古老爷子要,3条安全吗?

    她锁眉。

    古云山又催了好几次。

    她想了想,正欲赌运气时,古源在不远处比了一个3,乔汐莞一个激灵,连忙换了一张牌打出去。

    古云山本以为会打出自己要的牌,有些失望,摸牌,打出一张。

    “胡了。”乔汐莞倒牌。

    古云山抬了抬眼镜,看了又看,很是不甘心的拿了钱。

    而后的牌局,乔汐莞和古源里应外合大逆转,几乎是打得三家落花流水。

    乔汐莞心里不禁感叹,原来打牌耍赖,真的是有遗传的。

    打了一个下午,牌局结束,乔汐莞旗开得胜。

    古云山不爽的拿出自己那个古董,按照市场的价格算给了她,乔汐莞临走的时候,古云山似乎还依依不舍,再三叮嘱下次再来。

    古源在旁边插了一句,“你就不怕你满屋子的古董被她抢走了?”

    古云山不爽,“她又不是强盗。”

    “她就是。”丢下一句话,古源拉着乔汐莞就离开了。

    不是强盗,怎么能够这么肆意的盗走属于他的东西,包括,他的心!

    ……

    上海街头。

    古源开车送乔汐莞离开。

    乔汐莞看着那个古董,看着古源,“我又欠你了,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昨晚上那个古董鉴赏会就已经够了。钱赚了,名声也赚了。”

    “古源。”乔汐莞看着他,看着他分明很英俊的侧脸。

    “嗯?”

    “试着谈谈恋爱吧。”乔汐莞说。

    古源捏着方向盘的手一紧。

    “不管是以前的霍小溪,还是以后的谁,都不适合你。放松自己,好好的的谈一场属于自己的恋爱。不要让霍小溪成为了你的阴影。”乔汐莞继续劝说。

    “你是在拒绝我吗?”古源问她。

    说得隐晦,其实听得很明白。

    她的那个谁,指的就是她自己。

    沉默的空间,一度的有些压抑。

    乔汐莞咬着唇,说到,“嗯,我在拒绝你。我只把你当成朋友,何况,我已经结婚了。我有老公也有孩子。你不需要花精力在我的身上。不值得。”

    “果然。”古源自嘲的笑了一下。

    乔汐莞看着他。

    看着他那么自嘲的弧度,还有眼底那么明显的伤痛。

    “这么快就移情别恋是真的很容易遭报应的。我昨天在霍小溪的坟前,我告诉她我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女人,今天,我就被这个女人拒绝了。不是报应,是什么?”

    “古源……”

    “放心吧,我不会打扰你。”古源打断她的话。

    “是我太自私了,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出现在你面前。”乔汐莞咬着唇。

    如果不是自己那么自私的想要报复,想要古源的帮忙,古源现在不会再次,栽在她的感情世界里。

    她真的,很自责。

    古源抿着唇,淡漠的笑着。

    他想,上次被霍小溪拒绝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年龄还小,还可以放声的哭一下,到了这把岁数,真是连哭的权利都没有了。

    所以,他选择了笑。

    笑着,让自己放下。

    车子很快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刚下车,古源就已经开着车子离开了。

    总是这么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她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至少现在,古源,我不能给你一个美好的结果。

    以后……

    她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她不想耽搁了他。

    ……

    古源开着车,他保持着冷静。

    出奇的冷静。

    他很自豪的,因为现在他还可以很淡定对比曾经被霍小溪这么拒绝时,和现在被乔汐莞这么拒绝时的难受程度,应该霍小溪的伤害更大吧,必定爱了很久。

    对于这个乔汐莞,从认识到自己情窦初开到说over,仅仅不到一个月时间。

    他应该可以很容易放下吧。

    他猜想是这样。

    所以他觉得今晚,他可以稍微放纵一下。

    他拿起电话,拨打。

    “古源。”那边传来姚贝迪的声音。

    “贝迪,有空没?”

    “额……有事吗?”

    “出来喝酒。”古源说。

    “怎么了?”那边皱眉。

    “突然就想喝酒了。浩瀚之巅,还是换个地方?”古源问她。

    “浩瀚之巅吧,我定位置。”

    “好,半个时候见。”

    挂断电话,古源依然很平稳的在驾车。

    即使此刻心在滴血,他也可以让自己这么平静,这样,至少在外人看来,他很好。

    他很好,自欺欺人,也罢。

    ……

    姚贝迪刚下班回到家,就接到了古源的电话。

    古源从来不会麻烦人,这点和霍小溪完全是天壤之别。她曾经一直就觉得,古源才会是霍小溪的归属,因为古源和霍小溪的性格那么互补。

    后来她才知道,从霍小溪拒绝古源后她才知道,古源所有的性格都是随着霍小溪在变化,他爱霍小溪得那么隐忍爱得那么深,爱到甚至忘记了自己!

    她曾经真的狠狠的骂过霍小溪没心没肺,可后来,也不知道多久的后来就忘记了去仇恨,霍小溪依然是她最好的朋友,即使霍小溪从法国带回来一个陌生的齐凌枫。

    齐凌枫也很爱霍小溪。

    她一度,很羡慕。

    霍小溪其实长得不漂亮,有时候性格也不太好,莫名就是那么有男人缘,莫名就是有那么多男人那么爱她,无微不至。

    反观自己。

    她只能苦笑。

    她换了一身比较适合夜场的衣服出门。

    房门一打开,迎面对上潇夜从外面回来。

    姚贝迪怔了一下,正欲开口时,潇夜已经脱掉鞋子默然的从她身边走进去了。

    姚贝迪抿了抿唇,蹲下身体把潇夜胡乱脱掉的鞋子规规矩矩的放进鞋柜里,走出家门离开。

    房门带过来那一秒,潇夜转头看了一眼。

    他以为姚贝迪理所当然应该关上房门,在家做饭,他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一句话不说的出门了。

    脸色,微有些变化。

    却不太放在心上,对于这个女人,没什么值得他留意的。

    他大步的走上2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睡觉。

    昨晚上有事情耽搁了睡眠,今天一天也没空休息,现在倒在床上,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他可能自己都没有想过,他真正能够有的深度睡眠,只有回到这里才会有。

    ……

    姚贝迪到达浩瀚之巅的时候,古源已经在包房等她了。

    她订的是吃饭的包房,这个点正好是晚饭时间。

    但是古源没有吃饭,只是喝酒。

    古源不喜欢喝酒,但是酒量还行。

    据说,是为了迎合霍小溪拼的酒量……

    她抿着唇,放下包,拿过古源手上的洋酒,“别喝了,对身体不好。”

    古源推开她的手,“让我喝一会儿,我很少这么放纵自己。”

    “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姚贝迪关心的问道。

    古源沉默,无语。

    “是又想起小溪了吗?”姚贝迪问道。

    霍小溪死了之后,古源一直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毫无异样。他说霍小溪没心没肺,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不值得人为她伤心。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的掩饰,内心真正的情绪是偏不了自己的。总有那么一天,终究承载不下来了,就会,爆发吧。

    “不是。”古源摇头。

    他真希望是,但是,不是。

    这次不是因为霍小溪。

    他觉得有些讽刺。

    真的,很讽刺。

    他一直以为爱一个人就会是一辈子的事情,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他也可以移情别恋,就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

    “不是?”姚贝迪有些诧异。

    如果不是因为她知道古源不说谎,她还真的不会相信。

    在古源的世界里,还有谁比霍小溪更重要的吗?

    “嗯,不是。是乔汐莞。”古源很直白,他不需要掩饰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不需要对姚贝迪掩饰自己的情绪。因为姚贝迪才是他真正的朋友,一种可以肝胆相照掏心掏肺,却半点暧昧都不会有的,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和霍小溪不一样。

    他对霍小溪,从很多年之前,就开始隐忍。

    因为,喜欢。

    喜欢到很多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压抑自己。

    “你真的喜欢乔汐莞了?”姚贝迪有些惊讶。

    就算真的很像,以古源这么稳重的个性,也不可能在这么几天几日里就陷了进去,还陷得这么的不可收拾!她只能说,霍小溪的魅力在古源身上真的大到,无与伦比的地步。仅仅一个和她相似的女人而已,古源都毫无抵抗之力。

    “喜欢,但被拒绝了,就在刚刚,给你打电话之前。”古源没有谁可以倾诉,只有姚贝迪。

    姚贝迪拿过古源手上的洋酒,自己倒了一杯,“古源,我们能够成为好朋友,是不是上帝安排好了的?”

    古源看着她。

    “注定得不到幸福。”姚贝迪自顾自的喝了一口。

    她酒量不好,比不得古源,比不得霍小溪。

    但是有时候就是想要自己醉。

    醉了,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不会想那么多,心也不会那么疼。

    “你和潇夜还是那样吗?”古源看着她的模样,随口问道。

    “6年了,要改变,早就变了。”姚贝迪无所谓的说着,仿若是,认命了这样的日子。

    “你就决定这么一辈子下去?”古源问他。

    “或许吧。”姚贝迪淡淡一笑,“有时候我也很执着。”

    “你是一直很执着。”古源肯定道。

    “是啊,和你一样。”姚贝迪笑。

    两个同样被爱情伤得很深的人,总是在一句一言一颦一笑中,达到共鸣。

    夜越来越深。

    也捉摸不透自己到底喝了多久。

    桌子上的饭菜几乎没动,酒瓶子倒了空了好多。

    姚贝迪趴在桌子上,眼神迷离,她一直看着古源,看着他红得出奇的脸颊,看着他还在一口一口,不急不慢的喝着小酒。

    古源说这叫品酒。

    可是没有哪个傻子,会把自己品醉。

    她幽幽静静的说着,“古源,你说我们俩可以凑合么?”

    古源一怔,回头看她。

    他此刻的动作有些缓慢,因为酒精的麻醉。

    “我们?”

    “嗯。”姚贝迪点头。

    “怎么可能?”古源咧嘴一笑。

    是啊,怎么可能。

    姚贝迪看着古源,他俩就算是脱光了扔一张床上,也不会发生任何关系。

    她只是有那一瞬间的觉得,就算是只有友情,两个人这么将将就就,也比爱得撕心裂肺却换不来半点温度的好。

    她想有一天她终究会累。

    她想有一天他终究会放弃。

    如果有那么一天……

    你若未娶,我若已离,再一起可好?!

    她转头,把自己的脸捂在手臂上,眼眶突然有些湿。

    因为那一刻,她突然就想到了,潇夜,想到了“离婚”。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她该怎么办?

    眼泪顺着眼眶往下掉。

    酒醉的人情绪真的很容易失控,那一刻的自己也恍惚变得脆弱起来。

    本来是来安慰人的,现在反而觉得自己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一个。

    她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不停的往下掉。

    刚开始是默默的流,流着流着有些哽咽,流着流着控制不住的嗷嗷大哭……

    她今年25岁。

    她有一个5岁的女儿。

    她已嫁人为人妻为人母,她现在,却哭得像个孩子。

    她没有想那么多,什么都顾及不了,放声大哭。

    古源看着旁边的女人,先是一怔,后直接无语。

    这是自己找罪受吗?!

    现在不是他该被安慰,反而,她哭得更猛。

    他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明显一发不可收拾的模样。

    果然找这个女人来喝酒,都是自己找罪受。

    哭了将近1个小时。

    古源看了时间了,至少1个小时。

    姚贝迪哭泣的声音才渐渐的小了下去。

    她拿起餐巾纸狠狠的擦眼泪和鼻涕,声音还带着哭泣后的沙哑说道,“给你添麻烦了。”

    古源给了她一个“你也知道”的表情,抿着唇没说话。

    就怕一个不留神,就给刺激了。

    姚贝迪扔掉纸巾,“回去了吧。”

    “好。”古源连忙让人买单。

    他此刻实在是很想要摆脱这个女人。

    他实在是怕招惹了这个“麻烦”。

    两个人买完单,歪歪倒倒的走出包房。

    当时也不知道多晚了,反正对于“浩瀚之巅”而言,都是尚早。

    姚贝迪走路绝对的s型,但这个女人有个特别显著的怪异毛病,就是从来不喜欢别人碰她,不管是谁,以前的霍小溪也好,现在的古源也好,谁都不能碰她。

    她走一路撞一路,偶尔撞到服务员,偶尔撞到墙壁,就像只无头的苍蝇一般,走得惊心动魄。

    古源跟在她的后面。

    古源那一刻其实也喝多了,但还不至于像姚贝迪那么失态,更何况,看着她哭那一个小时,他几乎已经在醒酒了。

    “喂……”话音刚落。

    姚贝迪已经又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了。

    古源看着那个胸膛的男人,潇夜。

    冷漠着眸,高高在上,看着姚贝迪时,依然一脸冷漠。

    姚贝迪坚持了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何?

    为何?

    他讽刺的一笑,自己曾经也这么坚持着,到底是为何?

    谁都说不清楚。

    他上前,“我把她交给你了。”

    然后,越过他们的身体离开。

    不管过得如何,至少这一刻,姚贝迪的名字,写在了潇夜的旁边。

    至少这一刻,是谁都反抗是谁都不准碰的姚贝迪,安心的躺在了潇夜的胸膛上。

    潇夜冷眼看着古源离开,低头看着埋在他胸膛里的姚贝迪。

    “你还要靠多久?”他说,声音冷漠,仿若寒冬的冰雪一般,没有半点温度。

    姚贝迪嘴角笑了一下。

    她以为,至少这个时候,他会有丝毫的隐忍。

    她离开他的胸膛,她此刻头真的很晕,身体真的很不受控制。

    可她没那个能耐得到他的关怀,也没那本事,触碰他的底线。

    “我走了。”她越过他。

    从很久很久开始,她对他就是这样,仿若没有情绪,只是一味的,唯命是从。

    她走得歪歪倒倒。

    她其实连前面的路都看不清楚,但却可以一瞬间分辨潇夜是谁。

    她胃里面很难受,她其实不想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被他看到,她真的不想……

    “呕,呕……”忍不住,她哗啦啦的吐在了走廊上,吐得撕心裂肺,甚至吐到后面,身体已经难受的弓成了一团。

    “大哥,我找人把大嫂送回去吧。”潇夜身后的小弟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说着。

    “不用了。”潇夜回神,大步往前,往背离姚贝迪的方向走去,“这是她自找的。”

    这是她自找的。

    一字一句,多冷血。

    姚贝迪捂着自己的胃,吐得更凶了。

    她觉得很难受,酒醉真的很难受,难道到,眼眶再次红润,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她发誓她再也不要喝酒了,再也不要喝醉了,喝醉了不仅身体难受,心也会跟着,难受……

    ……

    顾家大院。

    夜晚很深,周围很静。

    乔汐莞睁着眼睛,无法入眠。

    她很少失眠,至少在霍小溪的时候,几乎不会失眠。

    是乔汐莞的多愁善感影响到她的情绪了吗?还是重生后,自己对这个社会多了一丝“感情”!

    她今天拒绝了古源。

    换了一个身份,第二次拒绝了古源。

    第一次拒绝古源的时候,她心痛了一下,但是第二天就没心没肺的独自快活。

    她确信,这次不会这么干净利索。

    她翻身,望着毫无星星的夜空,想象中此刻古源,会不会难受到,也是无眠。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此刻突然响起,乔汐莞翻身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看着“姚贝迪”的字样,有些纳闷,“喂,贝迪……”

    “小溪。”那边,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乔汐莞心猛然一动。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用这么亲昵这么熟悉的嗓音叫着她的名字了。

    她咬着唇,在控制自己内心的情绪。

    “小溪,我很难受。”声音中,还带着丝朦胧不清……似乎是喝醉了。

    “怎么了?”

    “不知道,有一种心要痛木了的感觉。”

    “你在哪里?”乔汐莞听到那边有些吵闹的声音,眉头一紧。

    “我在……”那边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想,“我在浩瀚之巅。”

    浩瀚之巅。

    乔汐莞微松了口气,不管如何,在那个地方,姚贝迪出不了事。

    “你和潇夜吵架了?”乔汐莞问她。

    “没有。”那边猛地摇头,“但是小溪,我现在好想要回去,但是我突然找不到路,我觉得头很晕,我不知道怎么回家,你来接我好吗?”

    “好。”

    乔汐莞根本就没有犹豫,挂断电话,换了一身衣服,直接出门。

    别墅区基本没有出租车,乔汐莞给小猴子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坐着小猴子的车直奔去了浩瀚之巅。

    里面沸腾。

    乔汐莞找了一圈没找到,给姚贝迪打电话那女人又突然不接了。

    她拉着一个服务员,“看到姚贝迪了吗?”

    “在前面右转再左转的走廊上坐着。”服务员描述。

    乔汐莞大步走过去。

    估计那女人在那里坐了一段时间了,但那女人又有一个怪异无比的毛病,不管是熟悉的人还是不熟悉的人,一律不准碰她的身体,这是底线,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

    她顺着服务员的指使,找到了蹲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姚贝迪,她现在别提有多狼狈,整个人丝毫形象都没有,醉的像个烂泥。

    “贝迪。”乔汐莞蹲下身体叫她。

    姚贝迪抬头,头发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胡乱的顺了顺,看着面前的人,迷离的眼神顿了好半响,“乔汐莞?”

    “起来,我送你回去。”

    “哦。”姚贝迪努力站起来。

    姚贝迪还是那么倔强的不要任何人碰,乔汐莞只得在旁边不停地给她引导方向,一路上走得惊心动魄。

    好不容易把姚贝迪放在了车上,乔汐莞让司机开车到姚贝迪住的小区。

    姚贝迪此刻头还是很晕,但这个时候如果闭上眼睛只会更痛苦,她把视线放在车窗外安静的街道上,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给我打的电话。”

    “我以为我是给小溪打的。”姚贝迪幽幽的说着。

    “……”乔汐莞没有说话。

    “不管如何,谢谢你。”姚贝迪开口。

    “嗯。”乔汐莞只是点头。

    “对了,今天古源对我说,你拒绝了他。我今天是来陪他喝酒的,结果把自己喝得这么狼狈。”姚贝得讽刺的一笑。

    乔汐莞沉默不语。

    “古源很难受,霍小溪是大笨蛋。”姚贝迪突然咒骂。

    乔汐莞嘴角一笑,“嗯,霍小溪是大笨蛋。”

    超级大笨蛋!

    ……

    一路还算平静的,车子直接开到姚贝迪的小区门口。

    姚贝迪打开车门下车。

    乔汐莞一直跟在她的旁边。

    姚贝迪走路还是s型,但明显比刚刚给她打电话时清醒多了,她东倒西歪的走进电梯,乔汐莞就一直陪着她。

    电梯一路往上。

    姚贝迪靠着电梯,在此刻突然明亮的灯光下,姚贝迪的脸色尤其的白,甚至是苍白。

    这个女人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乔汐莞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你为什么这么好?”姚贝迪问她。

    乔汐莞皱眉。

    “我会把你误当成我的朋友。”姚贝迪说。

    “我们还不是朋友吗?”乔汐莞眉头一扬。

    “我的朋友只有霍小溪。”姚贝迪一字一句。

    乔汐莞抿唇一笑,“嗯,我知道。”

    姚贝迪实在不明白乔汐莞现在的笑容是什么意思,正时,电梯打开,她踩着脚步走出去。

    脚步才走两步,突然怔住。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顺着姚贝迪的方向,看到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站在入户电梯门口。

    女人看着她们,笑了笑,清脆的女性嗓音直白的说着,“我找潇夜。”

    ------题外话------

    谢谢亲们。

    我爱亲们。

    如果票票持续,我会更爱。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