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二章 交锋之战(六)

第六十二章 交锋之战(六)

作者:恩很宅
    “我找潇夜。”声音清脆,直白。

    那个女人嘴角含笑,身上一件白色的高腰长裙,一双水晶高跟鞋,让她原本高挑的身材看上去更有曲线。她皮肤白皙,画着精致的妆容,红艳的嘴唇微扬,水润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盈盈而笑。她头发顺直,在发梢处微有些卷,让她原本清纯的外貌似乎又增添了些妩媚和多情。

    褪去了曾经的青涩,面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明艳动人,言笑之间,又显得落落大方。

    “雷蕾。”姚贝迪叫着女人的名字。

    变了很多,不管是相貌,气质,还是给人的感觉,分明变得和曾经离开时的那个女人不一样了。

    怎么还可能会一样,6年了。

    从19岁到25岁。

    最重要的6年青春,从一个羞涩的女孩,转变成了一个,时尚气质的大美女。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雷蕾笑着,很甜。

    姚贝迪原本不怎么好的脸色,更白了。

    “潇夜不在吗?”雷蕾直白的问她。

    姚贝迪咬着唇。

    “看来是不在。”雷蕾默默一笑,“我一直以为你霸占了潇夜这么多年,终究还是会有些不一样,原来,也不过如此。”

    “你回来做什么?”姚贝迪捏着手指,狠狠的问她。

    “你说呢?”雷蕾嘴角一勾。

    姚贝迪狠咬着唇。

    “占有了潇夜这么多年,现在你该还给我了吧?”雷蕾用的问句,语调却是肯定的。

    姚贝迪唇瓣咬得越来越紧。

    雷蕾很坦率的笑着,走向电梯,“这么多年,你果然还是没变,后会有期。”

    电梯关上。

    姚贝迪那一刻仿若觉得,晴天霹雳。

    她一直在想,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

    她一直在想,这一天到来后她会变得怎么样?!

    果然是,地动山摇的感觉。

    “贝迪……”乔汐莞叫她。

    姚贝迪回神,“我没事。”

    “你现在是潇夜明媒正娶的妻子。”乔汐莞在提醒她。

    姚贝迪讽刺的笑了一下,似乎是不愿意再多说,“我回去了,今天谢谢你。”

    姚贝迪走进了自己的家门,把乔汐莞隔壁在了房门外。

    乔汐莞微眯着眼。

    雷蕾这次的回国很明显的来者不善,她是真的有些担心姚贝迪,会在这次,伤得很深……

    但。

    乔汐莞转身走进电梯。

    她一直都觉得潇夜配不上姚贝迪,如果能够让姚贝迪彻底的认清事实,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儿!

    所以。

    她决定在雷蕾这个女人上,先静观其变!

    ……

    第二天。

    顾氏大厦。

    昨晚上送姚贝迪回去后,再回到顾家大院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辗转了很久好不容易睡着,仿若就已经到了上班时间,她一路迷糊的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电脑屏幕,眼神有些呆滞。

    这几天严重缺少睡眠。

    她揉着有些痛的太阳穴。

    “乔组长,刚刚接到消息,环宇的人今天下午要去拜访规划局张局长。”尹翔走到她的办公桌,看着她有些怏怏的样子,汇报道。

    乔汐莞伸懒腰的手臂停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缓缓才又继续自己的动作,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她打着哈欠,看上去漫不经心。“你现在开车到楼下等我,10分钟后我下楼找你。”

    “好。”尹翔连忙点头。

    乔汐莞从座位上起来,直接走向茶水间,她给自己泡了一杯速溶咖啡,提神。

    她轻轻搅拌着咖啡,拿起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爸爸。”

    “什么事情?”

    “我刚刚打听到齐凌枫下午要去和规划局的局长谈事情,应该是关于开发案的项目。前天你不是和张局长约好了一起吃饭的吗?今天中午如何?我现在马上上门去亲自邀请他。免得让环宇得逞了。”

    “可以。”顾耀其一口答应。

    “好的,考虑到张局的身份,我要把餐订在我们的郊区农场,那个地方清净,相对比较好谈事情。”

    “好。”

    “那我给你的司机打电话,中午11点接你去农场。”

    “好。”顾耀其答应。

    对于乔汐莞的安排,顾耀其似乎是越来越放心。

    乔汐莞挂断电话,把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又去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上了一个淡妆,调整了自己的气色后,走下顾氏大楼,走进尹翔的小车内。

    “我们现在是去规划局找张局长?”尹翔看着乔汐莞,问道。

    “嗯。”

    “好的。”尹翔点头,开着车直接驶向规划局。

    规划局的局长张中华听说是顾氏的人来找,热情得很,对着乔汐莞和尹翔很是随和。

    两个人互相寒暄了一番,乔汐莞开口说道,“前晚上公公说和你一见如故,昨天就想要让我过来邀请你吃饭,奈何昨天临时遇到点时间就给耽搁了,今天一大早就让我过来给你说声,中午一起吃个饭行吗?”

    “中午?”张中华有些犹豫,“下午我还有些事情。”

    乔汐莞眼眸一动。

    下午那些事情,就是和齐凌枫的事情了?!

    她怎么可能让他们把事情给谈成了。

    “主要是我公公那天在古董鉴赏会上看上了一个古董,给云老爷子磨了一天终究是给买了下来,想要邀请你一起去看看,我也不太懂古董,也说不出来那玩意儿,只看到长得跟一个茶壶一样。”乔汐莞说得轻描淡写,“张局长你知道那东西吗?”

    “棕色的那个,只有一个拳头这么大吗?”张中华瞬间被乔汐莞勾起了兴趣,连忙问道。

    “好像是。里面是青色的,还有些茶垢什么的。公公说这种古董,茶垢都不能洗,这是历史文物。”乔汐莞继续说道。

    张中华动摇了,脸上的表情异常明显,嘴里赞许道,“你公公果然是好眼光,我也是一眼就相中了那个古董。不过我和古老爷子不太熟悉,想要从他手上买点什么东西,连渠道都找不到。”

    “我公公倒是和古老爷子有些交情。要不这样,张局长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问问我公公,看能不能通过他的关系,让你和古老爷子认识认识。”乔汐莞继续引诱。

    张中华更加心动了。

    “何况,张局长是下午有事儿,我们也是中午聚餐而已。”乔汐莞笑着提醒。

    张中华想了想,“那行,你回去给你公公回个话。中午我一定准时参加,地点在哪里?”

    “公公说考虑到张局长的特殊身份,我们顾氏在郊区有一个小农场,比较隐蔽,一般也没有外人去。农场里面鸟语花香,还中了些上等的茶叶,邀请你一起品品茶。”

    “你公公真是考虑周到。”

    “应该的。”乔汐莞微微一笑,落落大方,“11点半我让车子来接你如何?”

    “好。”

    “那我就不打扰张局长了,你慢慢忙,待会儿见。”

    “好,你慢走。”

    乔汐莞带着尹翔离开规划局。

    一坐到尹翔的车子上,乔汐莞转头对尹翔说着,“去顾氏郊区农场。”

    “是。”尹翔启动车子离开。

    乔汐莞拿起电话,拨打,“欧洋,你把我让你和阿喵做的项目方案送到顾氏的郊区农场,带上我国其他地方的开发案例。”

    “好的,我马上送过来。”

    挂断电话,乔汐莞又拨打另外一个,“milk,到顾氏的郊外农场来,今天中午有个应酬。”

    “好。”

    “穿规矩点,别太暴露,今天陪的是规划局的张局长,他这个人比较死板,你别太风骚。”乔汐莞直白的说着。

    尹翔在旁边忍不住笑了一下。

    乔组长有时候说话真的很有意思。

    milk有些尴尬,顿了好一会儿问道,“怎么才叫死板?怎么才叫不风骚?”

    “穿一身黑来。”

    “……”milk无言以对。

    尹翔石化。

    挂断电话,乔汐莞靠在副驾驶上,眉头紧锁。

    今天这一餐,至关重要。

    两个人一路到达郊区农场。

    乔汐莞亲自吩咐厨房做了些菜系,把农场种的绿色产品都弄了出来,也准备了些进口食材,整体看上去比较低调,内涵却别有洞天。

    中午12点,满满一大桌菜准备妥当。

    顾耀其和张中华相继到来,两个人一见面就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话题一直围绕着古董。

    乔汐莞忍不住打断他们的话,邀请他们先坐下来吃饭。

    张中华带了两个随从,一个亲信,一个司机。

    乔汐莞这边除了顾耀其外,她就只叫了milk过来陪酒。

    milk穿得确实够死板,黑色的女士西装,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皮鞋,头发都是扎的马尾,妆都没怎么化。

    几个人围坐在饭桌上,大家互相喝了些酒,milk主攻张中华的亲信,陪酒陪得那个舒坦。

    乔汐莞和顾耀其就攻克张中华,劝慰着让张中华喝了些酒。

    喝了酒,下午自然就不能去上班了。

    这就是策略。

    一顿饭吃下来到了下午2点。

    顾耀其热情的招呼着张中华到内堂,乔汐莞把那个古董拿了出来,两个人又是一番高谈阔论。

    乔汐莞也不打岔,现在这会儿就是让张中华来兴趣,最好是把下午的正事儿都给忘了。即使不忘,也不想回去。

    谈了大概半个小时,张中华的亲信接了一个电话,在张中华耳边悄声说了些话。

    乔汐莞喝着茶,不用想也知道,齐凌枫应该是过去候着了。

    她嘴角一笑,看现在张中华的样子,应该也不是要走的状态。她耳尖的听着张中华对亲信说道,“给那边说我今天下午有事儿,明天上午过来找我。”

    “是。”亲信拿着电话离开。

    乔汐莞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她转头和顾耀其的眼神交错,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不耽搁张局长下午的正事吧?”顾耀其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重要事,就是一个企业想要开发一片地,不过那地方比较特殊,我也得看政策允许与否才能开发,明天再谈也不急。”张中华无所谓的说着,现在兴致倒是高昂得很。

    “说起规划,我倒是有点事情想要问问张局长。”

    “老顾你有什么就说。”

    “前几天我无意经过湛蓝区那边,看到很平坦一块空地,我去看了一下,说是自然保护区。里面好像是有天目木兰,非常稀少的野生植物。不知道这种保护区,我们企业可以开发建造吗?”顾耀其看似不经意的问着。

    “这还巧了。今天下午来找我谈事情的就是想要开发这个地方。其实也不是不能建造,只是建造的话需要的手续比较麻烦。”

    “那意思就是能开发的?”

    “可以这么说。”张中华点头,“不过开发的话,肯定得把天目木兰这种罕见的植物给保护起来,我现在也在给上级部门打申请,具体都得看上级部门的审批结果。”

    “原来。”顾耀其点头,忽然想到什么,“对了,莞莞,你不是这段时间在研究开发自然保护区的项目吗?你有什么建议没?”

    “我这段时间是看了些全国的案例,要是张局长不嫌麻烦,我倒是可以说说。”

    “你说。反正大家都是聊天。”张中华随和的说道。

    乔汐莞点点头,“我看过四川,甘肃还有浙江一带的自然保护区开发,所有开发的前提都是得保护稀有物种,不能被恶意破坏。而且很多开发后,都是以这种稀有物种为嘘头吸引全国的游客到此旅游,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天目木兰这种生物时机对的时候会开花,上海不缺经济发展,也不缺高楼大厦,但是却少了些亲近大自然的产业,现在不是都在呼吁环保吗?呼吁亲近大自然,降低pm2。5。我觉得,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上海,这个时候可以做出点表态,开发自然保护区,在保护珍贵物种的时候让它更全面的面向游客,也可以让一直处于喧嚣大都市的上班族在闲暇之余健康出行,游山玩水。”

    张中华赞同的点头,“说得倒是有道理。”

    “张局长,恕我冒昧。对于湛蓝区这片自然保护区,我们顾氏想要请缨,结合你们的规划安排,好好的开发这片净土。”乔汐莞直截了当。

    张中华顿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老顾,你儿媳妇倒是不简单,三言两语,把我都给套进去了。”

    “哪里哪里,她年轻不懂事,还望张局长不要介意才是。”顾耀其连忙说着。

    “她年轻,但不见得不懂事。”张中华似乎对乔汐莞有些欣赏,“这片自然区被你这么一说,肯定是要开发的,但给谁开发,我现在真的不能给你一个准信。必定已经有其他企业,投了开发案。”

    “张局长。”乔汐莞从旁边的文件袋里面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张局长,“如果不嫌弃,请把我们顾氏的开发案也一并看看吧。”

    张中华这次真的怔住了,好久才忍不住笑了笑,“看来一切,都是早有预谋啊。”

    “被张局长这么一说,我也不好撒谎了。”乔汐莞羞涩的笑了一下,“还望张局长看在小女子的份上,多多关照。”

    张中华拿过乔汐莞手上的开发案,递给亲信,“回去备档。”

    “是。”

    乔汐莞笑着,知道不管如何,现在总算和齐凌枫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她转头看着顾耀其,顾耀其当然明白乔汐莞在想什么,对着张中华说道,“张局长,我儿媳妇才工作,你可别真的打击了她的积极性。”

    张中华摇头了摇头,话不说得太圆,“这种公家事情,也不能太偏袒了。”

    “当然,当然,我们完全懂你的难处。”顾耀其连忙说着。

    两个人又聊了些,话题渐渐就扯远了。

    大家都清楚,一直谈这个事情,多少会让人产生厌恶。

    下午5点,张中华说要离开。

    顾耀其亲自送他。

    临走前递给他一包茶叶的包装袋,“这是咱们自己种的,绿色的,拿回去尝尝。”

    张中华推脱了一下,最后抵不过顾耀其的热情收下了。

    明理上是一包茶叶,实际上,那个古董茶壶已经放在了里面。

    送走了张中华,顾耀其对着乔汐莞,“今天表现不错,不出意外,这个项目应该不会有问题。接下来,你的重点就要放在詹姆斯身上。待张中华的开发审批下来后,最好就能够直接递方案实施建设。”

    “我知道的,爸。”乔汐莞点头。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

    “好。”

    顾耀其坐着自己的专用车离开。

    乔汐莞让尹翔开车来接她和milk。

    milk已经吐了一个下午了,这妞看上去大大咧咧不务正业,其实真正工作起来,很敬业。

    她对着尹翔,“回去的时候你带milk去医院看看,年纪轻轻别真的伤胃了。”

    “好。”尹翔连忙答应着。

    “你们把我放在路口的位置,我自己打车回去。”

    “我送你吧。”尹翔连忙说着。

    “你先送milk。”

    “哦,好吧。”尹翔点头。

    平时看着乔汐莞冷漠得很,没想到却是外冷内热。

    乔汐莞在路口下了车,一个人走在马路上。

    她就是这么漫无目的的随便走走而已。

    其实这个地方,离公墓不远。

    她甚至停下来,往东南方向望,或许就能够看到自己的墓碑。

    但是现在,她却低着头,一直往前走。

    她说过,没有得到应有的下场,她没有脸面去见她的父母。

    咬着唇,脚步走得很急。

    突然,一辆黑色宝马停在她的身边。

    她转头,脸色一顿。

    车窗玻璃摇下,一张熟悉到就算化成灰她也能记住的一张脸,“一个人?”

    他笑着问她,依然温文尔雅。

    乔汐莞咬着唇。

    “上车,我送你。”他说。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就行。”

    “不麻烦,上来吧。”他笑着邀请。

    曾经的乔汐莞一刻都拒绝不了齐凌枫的微笑,一刻都拒绝不了他的要求。

    但是现在。

    她微微捏紧手指,拉开他的车门,坐了进去。

    她现在不是拒绝不了,她只是在让自己适应,适应内心的情绪变动。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是他一贯喜欢的风格。

    她曾经会抱怨,她说,“齐凌枫,你怎么这么怕死,开车跟一老头在似的!你看后面的车都在催促我们!”

    他永远都是笑着,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我不是怕死,只是因为,你坐在我的副驾驶台。”

    她把视线放在车玻璃外,眼底的水润渐渐的咽了下去。

    “你一个人去了哪里?”齐凌枫开口,打破车内的安静。

    “随便走走。”乔汐莞生疏的回答道。

    齐凌枫似乎也不介意,他开着车,嘴角带着笑,“我去见了我一个朋友。”

    “哦。”乔汐莞表示,根本对他的行踪没兴趣。

    “曾经很重要的一个朋友,埋在那边山上最中间位置,因为她喜欢热闹,所以我给她选择了一个,四面都有人住的地方。”齐凌枫自顾自的说着。

    乔汐莞的手指已经开始捏紧。

    “有时候,我觉得你的性格和她有点像。”齐凌枫开口。

    “那你有阴影吗?”乔汐莞回头问他。

    齐凌枫一怔。

    有阴影吗?在午夜梦回之时,会不会突然被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吓得一声冷汗。

    “谈不上阴影,只是觉得有些亲切。”齐凌枫说。

    亲切。

    乔汐莞不着痕迹的讽刺一笑。

    “对了,詹姆斯先生的开发案,我们好好谈谈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亲戚,做得太过分终究不太好。你才上班不太懂商场上的那些东西,有时候谣言可以致命。”齐凌枫转回到正题。

    “你想怎么谈?”乔汐莞问他,表情还很认真。

    “听说你是因为一些原因坐过牢,现在出来后应该是迫切想要得到顾家的认可吧。其实不用这么辛苦的,我也有很多项目可以和你们顾氏谈,到时候功能都可以算在你的身上。”齐凌枫诱惑。

    “真的?”乔汐莞问他。

    “当然。”

    “那我考虑一下。”乔汐莞说道。

    “好,随时给我电话。”齐凌枫连忙说着。

    乔汐莞邪恶一笑。

    别以为她真的这么好骗,她只是在用障眼法而已。

    反正这么陪齐凌枫玩玩,她也不少块肉。

    齐凌枫把乔汐莞送到顾家大院,乔汐莞道了声谢谢,转身走进别墅。

    很难得的,这段时间顾子寒回来得出奇的早。

    那晚上被言欣瞳抓了把柄,自己被顾耀其和齐慧芬狠狠教育后,就开始好好表现。而且因为那晚上的事情,不是顾子寒极力劝说,顾耀其差点就把叶媚给辞退了,所以顾子寒这两天老实得很。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回来,眼眸抬了一下,没说话。

    言欣瞳一直呆在顾子寒的旁边,反正顾子寒能够这么早回来陪着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乔汐莞看着那俩口子,没什么表情的直接走向2楼,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

    困死了。

    她闭上眼睛,仅仅一瞬间功夫就睡着了。

    她想,还好没睡顾子臣的床,要不然因为没洗澡没换衣服,此刻肯定早就被脱下地了……

    只是顾子臣。

    她到底要怎么才能够讨好那个男人!

    她真的忘记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他深恶痛绝的事情!

    ……

    第二天。

    上午时分。

    乔汐莞正在办公室和阿喵讨论方案,电话突然响起。

    抿着唇看着来电显示,沉默了一秒,转头对着阿喵说着,“我去接个电话,把我刚刚说的那些再看看。修改一下,詹姆斯先生注重细节。”

    “好的。”

    乔汐莞拿起电话走向一边,接通,“喂。”

    “乔汐莞,我是齐凌枫。”

    “嗯,你说吧。”

    “昨天我给你提议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了?”那边直截了当。

    “不好意思,太忙了没来得及考虑。”

    “……”齐凌枫眼眸微紧,“那你好好考虑。”

    “好。”

    乔汐莞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应该是今天早上去找张中华,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吧。

    她咧嘴一笑,回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齐凌枫和詹姆斯的开项目的方案她当时有参与,很多利益点和创新点都是她提出来的,所以其实她并不需要太多精力都知道齐凌枫和詹姆斯谈了些什么,她现在的方案肯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想要真正拿下这个项目,似乎并不像刚开始那么举步维艰。

    一个上午,反复折腾着项目方案,再花了整整一个中午的时间给顾耀其过了一遍,把每一个利益点和对方的需求点展现得淋漓尽致,顾耀其对这个方案满意得很,成效快,效益高,而且一目了然。

    下午时刻,乔汐莞带着方案,和尹翔去找詹姆斯。

    门口处,白人保镖看着乔汐莞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动了一下。

    乔汐莞笑得很友善,“放轻松,我今天没有带我朋友来。”

    白人保镖蓝色的眸子转了一下,似乎是刻意在找武大的身影。

    “我找詹姆斯先生,麻烦通报一下。”乔汐莞说。

    白人保镖犹豫了一下,敲开房门进去,不一会儿出来说道,“詹姆斯先生在里面等你们。”

    “谢谢。”乔汐莞灿烂一笑。

    詹姆斯原来见她,就说明她的机会越来越大。

    她走进去,看着詹姆斯坐在书房的椅子上,今天似乎没有见客也没有外出的打算,身上套着一件睡衣,有些慵懒而模样。

    “你好,詹姆斯先生。”乔汐莞热情的招呼。

    “坐。”

    “谢谢。”乔汐莞坐在詹姆斯的对面,尹翔坐在他的旁边。

    “找我有事儿?”

    “还是关于项目开发案。”乔汐莞直白。

    詹姆斯做了一个请说的表情。

    乔汐莞抿着唇,把自己的方案递送到詹姆斯的面前,“这是我们顾氏的方案。”

    “不打算让我点头了再给我看?”詹姆斯一笑。

    乔汐莞摇着头,“那天是我太唐突了。”

    詹姆斯拿起乔汐莞放在她面前的文件,正欲打开时,又陡然的关上,“乔汐莞,我是一个守信用的商人。”

    乔汐莞微捏紧了手指。

    所有一切都已经打点到了这个程度,如果詹姆斯此刻还是一意孤行的准守承诺继续和环宇合作,那么她前夕所有的辛苦完全就是白费,更重要的是,她一直想通过这个项目进入顾氏以达到自己的目的都将成为奢望!

    她不自觉得咬着唇,有些紧张,心跳也有些快。

    她看着詹姆斯,保持着沉默。

    “但是你的执着打动了我。”詹姆斯说。

    乔汐莞心里豁然的,松了一口大气。

    刚刚那句话让她真的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还好。

    乔汐莞嘴角一笑,“谢谢詹姆斯先生。”

    “先别急着谢我。”詹姆斯摆手,很严肃,“你的方案你先拿回去。”

    乔汐莞微微皱眉。

    “我最开始是和环宇谈的项目,现在你一脚插进来,不能因为我单方面对你的欣赏就让我失信于人,传出去,我在商界的口碑自然不好,对我打通亚洲市场也不利。所以,还是公平竞争吧。”

    “公平竞争?”乔汐莞扬眉。

    “在商界要存活要发展,企业必须要有本身的竞争力。3天后我会让你和环宇公开进行招投标,谁最后的方案能够打动我,我就和谁一起做项目。选择最优秀的方案,这是每个企业都不可厚非的时候,自然不会落下话柄。”詹姆斯对着乔汐莞,“对我而言,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好,我明白了。”乔汐莞点头。

    詹姆斯果然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把那份方案递给尹翔,“我不打扰詹姆斯先生,三天后我会准时赴约。”

    “再会。”詹姆斯点头。

    乔汐莞走出詹姆斯的办公室。

    尹翔跟着她一起走进电梯,问道,“詹姆斯还真的是一只老狐狸,什么都给他占了便宜。”

    “作为商人,有这样的考虑理所当然。”乔汐莞觉得在正常不过,谁不是把利益放到最大化,她抿了抿唇,说道“回去后召集小组成员开个会,计划有变动,我需要再重新安排一下,三天后的招投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尹翔连忙点头。

    乔汐莞一路风风火火的回到公司,开会。

    所有人坐在一起,等待乔汐莞的吩咐。

    乔汐莞锁着眉,曾经乔汐莞开会一般是开门见山直接了当,这次大家在会议室至少坐10分钟了,乔组长一句话都不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静得出奇的房间,让大家也有些心慌,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变得如此的严峻。

    “阿喵。”乔汐莞突然开口。

    阿喵正襟危坐,很是认真。

    “重新写一份方案。”

    “嗯?”阿喵疑惑,她自认为那个方案已经完美。

    “重新写一份方案,把里面的部分数据进行修改,到时候我会给你些数据。这份方案,有作用。”乔汐莞眼眸一紧。

    顾氏有齐凌枫的人,至于是谁她不好评估,但她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环宇会相反设法拿她手上的东西,与其这么一直防备,倒不如直接抛一个出去,信不信,总会让齐凌枫混淆。

    “尹翔,张局长自然保护区的审批文件你尽快催促,在3天后能够拿到最好。这是我们最重要的砝码之一。”

    “是。”尹翔连忙点头。

    乔汐莞对着欧洋,“市场需求分析,欧洋,你得做一个民意调研,关于上海群众对自然开发区的需求调研,我们需要准备最充分的数据表示我们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

    “好的。”欧洋连忙点头。

    “milk,你……”乔汐莞想了想。

    “我什么?”milk望着她。

    “你上次陪酒和张局的亲信混熟了,就配合尹翔。”

    “哦,是。”milk点头。

    乔汐莞看着自己的组员,说道,“从我召集你们成立项目组那一天开始,我就一直认定了你们的存在,这个项目的一点一滴是我们日日夜夜加班的成效,我不希望在这最后三天功亏一篑。”

    其他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乔汐莞,有那么一刻不太懂她的意思。

    “话说道这个份上,我也不喜欢拐外抹角。这三天,我不知道会是你们中的谁,也或者是你们中的全部,会有诱惑或者压力。我相信你们才和你们这么一起日日夜夜,我不希望我们的成效会因为你们中的谁变得一文不值,那样的话,我乔汐莞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们,就算我因为这个项目被打回原形,我也有那个能耐,让你一起垫背!”

    会议室内,一度很沉重。

    milk比较感性的一个人,忍不住说道,“乔组长,你是在质疑我们吗?这么久以来,我们还不够敬业吗?”

    “这跟敬业与否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这个诱惑,有可能会实现你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愿望。”乔汐莞说,“而且每个人都会有这方面的劣根性,之所以以前没有是因为诱惑不够大。而我现在说这些只是在提醒你们,那个诱惑在你得到那一刻就会是泡沫,不要怀疑我的能耐。相对的,不管你们有怎样的压力,在这个项目完了之后,不管是否成功,我都会保证那个压力对你们而言,毫无作用,不管是谁,包括董事长顾耀其!”

    milk咬着唇,脸有些涨红,似乎还是不能理解。

    尹翔在旁边拉了拉她,示意她冷静。

    milk不爽的嘟着嘴,不再多说。

    乔汐莞也不再多做解释,因为现在说太多,对他们而言他们都只会觉得她在不相信他们。

    她不是不相信,而是有时候,人心难测。这一刻或许忠心恳恳,下一刻就会因为外界的原因忘记了上一刻的想法,她不得不把话说明白了。

    会议室一片安静。

    乔汐莞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把我的一切全部都赌在了你们的身上,也请你们把你们的一切,都交给我!”

    所有人看着她。

    “散会。”乔汐莞离开。

    当时的组员没人理解乔汐莞,就算是口上不说,心里也觉得有些憋屈。

    但接下来的几天,果然陆陆续续的接到各种诱惑或压力。

    他们再一次对乔汐莞的预知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

    乔汐莞不知道这3天是福还是祸。

    但既然一切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她也只是坐等而已。

    齐凌枫在这3天给她打了很多次电话。

    她有时候会接,有时候就当没有听到。

    明天就是詹姆斯招投标的日子。

    她今天,又接到了齐凌枫的电话。

    真是阴魂不散。

    她抿着唇,“齐凌枫。”

    “乔汐莞,我们见面谈谈。”口吻,很诚恳。

    看来,齐凌枫也被她逼到了一定程度。

    她嘴角笑了笑,“好,谈谈吧。”

    “上野咖啡?”

    “半个小时后见。”乔汐莞挂断电话。

    她拿出镜子特意的看了看今天的妆容,拿起自己的小包去上野咖啡。

    下午的咖啡厅人不多,她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进了齐凌枫开的包房。

    包房内,他一身黑色西装,宝蓝色领带,修长而挺拔的身体。

    她曾经很多时候都会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面撒娇,她会抱怨,为什么他身材那么好,随便穿衣服都可以那么好看?!

    他会笑着说,“反正都是你的,你还嫉妒不可?”

    齐凌枫曾经的话,到底有一句是真的吗?

    她抿了抿唇,不着痕迹的收拾内心的情绪,淡定自若的坐在齐凌枫对面的位置。

    服务员礼貌的问她,“小姐需要喝什么?”

    “卡布奇诺……算了,摩卡吧。不加糖。”乔汐莞对着服务员。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包房内,乔汐莞和齐凌枫对立而坐。

    齐凌枫看着她,笑着说道,“很少有女人喜欢喝摩卡的,还不加糖。”

    这个时候了,齐凌枫还可以和她如此聊天。

    这个男人的城府到底深到什么程度?!

    她回以一笑,不动声色,“偶尔换换口味。”

    “也对,吃久了一样东西,终究会腻。”齐凌枫点头。

    所以,我就是你吃腻的东西是吗?

    乔汐莞微微一笑,“齐凌枫,你这么频繁找我,就是为了和我谈合作的事情吧。”

    齐凌枫点头,“如果可以,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这样。”

    “其实我觉得也是。”乔汐莞点头。“我本来就不太喜欢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只是……”

    乔汐莞欲言又止。

    正时,服务员把咖啡端了进来,放在乔汐莞的面前,又礼貌的离开。

    齐凌枫看着服务员的身影,回头看着她,“只是什么?”

    “这个项目并不是我在主要找操刀。”乔汐莞说,一直看着他的脸色变化,“齐凌枫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也着手调查过我吧,我这个人本来就没什么能耐。”

    齐凌枫沉默着。

    乔汐莞他很早之前就调查过了。

    第一次在屏幕上看着她抱着霍小溪的晚礼服时就给他留下的印象,但调查的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女人分明就只是顾氏家族的一个笑话而已,胸大无脑,懦弱无能。

    自然而然,他对她提不起半点兴趣,如果不是再一次因为这个项目而相遇,他怎么可能把视线放在这么一个女人身上。

    他眉头一紧,“谁在主要操刀?”

    “你说呢?”乔汐莞故意反问。

    “顾子臣。”齐凌枫甚至是肯定的。

    顾子臣?

    和顾子臣毛关系?!

    还是说,顾子臣其实一直都是很多人的一大隐患?!

    但是……

    顾子臣真的有这么大能耐么?

    “不是。”乔汐莞微微一笑,“是顾子寒。”

    齐凌枫整个人一怔。

    “不相信吗?所有一切都是顾子寒在暗中操作,我负责执行而已。”乔汐莞说道。

    “你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齐凌枫持怀疑态度。

    “我也不知道。或许不想要拒绝,也或许不知道怎么拒绝吧。”乔汐莞笑着,“何况你不是说了,要和我合作的吗?我没什么大的想法,能够待在顾氏就行了。我实在不想在顾家那个大宅子里面,受尽委屈。”

    乔汐莞说得很坦率,看上去没什么心眼。

    她在上流社会本来就是一个草包的角色,有什么好值得怀疑的。

    所以,趁着自己还有这么一层好用的身份时,多做点自己想要的事情,有何不可?!

    ------题外话------

    吼吼月票。

    我爱亲们。

    那啥,亲的读者群:二零一二零八二七四

    敲门砖,书名或者人物名。

    ……

    话说,莞莞开始是用离间计了,亲们,你们怎么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