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三章 交锋之战(六)往事重现!

第六十三章 交锋之战(六)往事重现!

作者:恩很宅
    幽静的咖啡厅包房中。

    空间一度很沉默。

    乔汐莞没有说话,齐凌枫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突然就这么僵硬着。

    “你说,所有的一切都是顾子寒在暗中操刀,你只负责执行?”齐凌枫问她,一字一句。

    “嗯。”乔汐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齐凌枫嘴角突然笑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鸷。

    算来算去,被顾子寒这么算计?!

    很好。

    他狠捏着手指。

    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被人耍过!

    他眉头一扬,“乔汐莞,你愿意和我合作?”

    “愿意啊。”乔汐莞看着他,“只要让我能够安稳的在顾氏上班就行。”

    “那好,明天的招投标你不要去,把名额让给我,而后,我会送你一份大礼。”齐凌枫一字一句。

    “齐凌枫,我虽然不聪明,但是也不傻,我这样做不就太明显了吗?顾耀其要是知道我为了和你合作丢掉了这么大一个项目,我在顾家还有地位吗?”乔汐莞看着齐凌枫,很平静的问他。

    在外人的眼中,她乔汐莞到底是有多愚蠢啊?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眉头一紧。

    在这个项目上,他确实精神紧绷到有些恍惚了,这么明显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他居然脱口而出,嘴角笑了笑,掩饰有些尴尬的情绪,说道,“当然,我开玩笑的。”

    “我就知道,你这么聪明,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何况就算我不去,顾子寒也可以去,顾氏其他人都可以去的。”乔汐莞笑着说,看不出来任何心机。

    “嗯,你说得对。”齐凌枫点头,“是我没有考虑周到。没什么,明天的招投标继续,以后我们也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好。”乔汐莞点头。

    “时间不早了,我们都回去吧,以后多联系。”齐凌枫看上去很温和,仿若对待任何一个人都是这么清清淡淡,又似乎有温水缓缓流淌。

    两个人相继离开。

    齐凌枫坐在自己的小车内,看着乔汐莞坐着出租车消失在他眼前。

    他淡定的拿起手机,拨打,“喂,子寒。”

    “凌枫。什么事?”

    “明天就招投标了。”齐凌枫说,“我没什么底。”

    “我这段时间被盯得很紧,本来之前是叶媚在帮我做事情,现在被乔汐莞那女人将了一军,根本没办法去彻查她的行踪。所以不知道她暗地里搞了些什么名堂,但你别急,我让一个下属拿了一份我们明天的方案,晚点我发邮件给你。”顾子寒说道。

    “好。”齐凌枫不动声色。

    但是心底早就有了想法。

    刚刚乔汐莞说的话他信了百分之六十,现在,他几乎信了百分之百。

    顾子寒什么时候不掉链子,关键时刻给他来阴招,前几次的交手故意给他错误信息让他把矛头转向了乔汐莞,在那个时间段,却是给了顾子寒暗中做手脚的时间,而且项目组的成员他找了各种关系去攻克,没有一个人成功。对于乔汐莞才来顾氏而言,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此时此刻,仿若也只有顾子寒才会有那个地位。

    嘴角冷冷一笑,顾子寒你不仁我不义,我们走着瞧!

    他眼眸一沉,又重新拨打了一个电话,“龙腾。”

    “齐总,又是什么大买卖?这次可别让兄弟蹚浑水了!”龙腾有些吊儿郎当的声音。

    “放心,潇夜那边的码头我拜得欢快,那边的人不会找你麻烦。”

    “这样最好,你知道我们这种亡命江湖的,最不敢招惹的就是道上的人。过过小日子,赚点小钱,兄弟我也等着返老还乡。”龙腾叨叨絮絮。

    齐凌枫眉头皱了皱眉,看着车窗外,“其他的就不多啰嗦了,我给你说正事情。”

    “你说。”

    “明天上午10点,你盯准一个人,那个人叫乔汐莞。顾氏乔汐莞,她在9点钟这个时间段会从顾氏坐车出发。”齐凌枫的眼神中闪过真真残忍的目光,一字一句说道,“还记得上次霍小溪的事情吗?”

    “你这是又让兄弟我为难了。我本来是想要金盆洗手不干了。”

    “我让你做的事情,难道你还怕出什么纰漏,你放心的去做,后面的事情我来完善。”

    “……钱怎么说?”龙腾犹豫了一下,直接问道。

    “300万。”

    “比上次少了这么多?”龙腾有些不满。

    “上次是3个人,这次是1个。”

    “这也计较!果然和你们商人打交道就是麻烦。行了行了,兄弟我这段时间正好手上有些紧,也就应应急。明天我会搞定,你等着好消息吧。”

    “记得别暴露了身份。”

    “我没那么蠢。”龙腾直接说道。

    齐凌枫冷冷的一笑,乔汐莞别怪我对你下狠手,你只是第一个牺牲者而已,慢慢,会有更多的人给你陪葬,你先一路走好!

    嘴角阴冷一笑,开着车离开。

    他开车很慢,因为他一向都喜欢做有把握的事情,比如当初对霍小溪一样,他在霍小溪身上花了10年时光,换来了他今天的一切,他觉得值了。

    他挂上蓝牙,电话拨通,口吻无比温柔,“以薰,在做什么?”

    “在上班啊,哪里能像你,翘着腿做大老板,我还不是只有打工的份!”

    “傻瓜。我是老板,你不就是老板娘。”

    “讨厌。”那边撒娇。

    “早点下班,我来接你。”

    “做什么?”

    “庆祝。”

    “庆祝什么?你拿下项目了?”楚以薰问道。

    “庆祝我越来越爱你。”齐凌枫的声音带着厚重的磁性感,这种情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又别有了一番风味。

    “油嘴滑舌。”抱怨,却心都甜蜜了。

    “害羞了?傻瓜。”齐凌枫温柔的声音抚慰道,话锋一转,“以薰,我听说你闺蜜回国了?就是上次帮了我们大忙的朋友,今晚有空,请她吃顿饭如何?”

    “你说的雷蕾吗?她回国好几天了,你要请她吃饭吗?”

    “不方便?”

    “怎么会?!她一回国就吵着说要见你,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把我迷成……”楚以薰欲言又止,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反正我给她打电话,等会儿回话给你。”

    “好。”齐凌枫点头。

    电话挂断后,脸色就瞬间恢复了冷然。

    楚以薰对他而言……

    也就是,有些喜欢吧。

    但好在这个女人够听话,比起当年的霍小溪温顺得多,而且所有一切都是他说了算,不似霍小溪那样,抢了他所有的风头。

    没一会儿,楚以薰回话说雷蕾今晚有空。

    他嘴角邪恶一笑,一直没能有机会认识潇夜,现在,他必须得好好把握。

    齐凌枫开着车先去接了楚以薰,两个人一起到预定好的餐厅,刚坐下,一个打扮时髦,高挑性感的女人出现。

    “雷蕾。”楚以薰从椅子上站起来,亲昵的拉着她,“给你介绍一下,我男朋友齐凌枫,这是我给你经常提起的,我最漂亮最性感最铁的闺蜜,雷蕾。”

    “闻名不如见面,真是大美女。”齐凌枫从桌位上站起来,颇为绅士。

    “果然很帅,把我们家以薰迷得花枝招展的。”雷蕾嘴角一勾,和齐凌枫礼节性的握手,“不过,我认识你可不是因为以薰。”

    “是吗?我们曾经见过吗?”齐凌枫招呼着雷蕾入座。

    “没见过,不过呢,我认识霍小溪。”雷蕾直白的说道。

    齐凌枫脸色顿了一下,倒没有太明显的变化,嘴里还自若的说着,“地球果然都是圆的。”

    “曾经的土霸王霍小溪,我在她手下可吃了不少苦头。”雷蕾冷冷的笑着。

    齐凌枫亲自给雷蕾倒了一杯酒,“现在不是正好吗?你闺蜜以薰给你报复了。”

    雷蕾眉头一扬。

    “你最好的闺蜜占有了霍小溪的最爱的男人,不算一种报复?”齐凌枫笑着问她。

    分明很和善的一张脸,一字一句间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深沉,这个男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但正好,合她胃口。

    雷蕾嘴角一笑,“齐凌枫,你这么坏,可别欺负了我们以薰。”

    “第一次见面就说我坏?以薰,你闺蜜是火眼金睛吗?”齐凌枫故意打趣着,饭桌上气氛很好。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雷蕾插嘴,“以薰可就是喜欢你坏坏的样子。”

    “这你都知道?你们俩私底下都说了些什么?”齐凌枫故意生气的说着。

    楚以薰脸红彤彤的,“什么都没说啦,你不要问了。”

    雷蕾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真是,当着我的面还秀恩爱。我出去上个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给我稳重点。看你那小dang妇的样子……”

    “讨厌,我才没有。”楚以薰嘟嘴。

    雷蕾笑了笑,走出包房。

    一打开房门,迎面对上姚贝迪。

    姚贝迪往前的脚步似乎也停了一下,看着面前的雷蕾。

    四目相对。

    雷蕾冷漠一笑,“果然是阴魂不散。”

    姚贝迪什么话都不想说,转身欲走。

    今晚她请殷斌吃饭。

    上次随口说说的话,这个男人念叨了她半个月了。

    她实在受不了,履行承诺。

    “怎么了?看着我就急着走?也为曾经做过的那些龌龊事觉得羞耻?”雷蕾嘲讽的话语,一字一句刺耳无比。

    姚贝迪看着她,“雷蕾,我只是觉得我们互相看不惯,不要脏了彼此的眼而已。我没怕过你,你别真的把自己当回事。”

    “哼。”雷蕾冷哼,仿若是从鼻子里面发出的声音,“姚贝迪,我要是你,就真的钻地缝了。还能这么耀武扬威的,做给谁看?”

    “做给你看。”姚贝迪很淡漠,“不管以前怎样,至少现在我和潇夜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而你,顶多了就是一个小三……”

    “你!”雷蕾脸色一下就难看无比,“夫妻?你好意思在我面前提夫妻,当年不是你,我会和潇夜分手吗?!不过没关系姚贝迪,从我回国那一天我就告诉自己,当年你是怎么抢走潇夜的,我就会变本加厉的还回来!”

    “如果你有那个本事……”姚贝迪不想再多说了。

    她和面前这个女人,永远都不可能心平气和。而她又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和人吵架,甚至不喜欢和人说话的人,所以她选择离开。

    “你没有发现潇夜已经好几天没回去了吗?”身后是雷蕾的声音,“那几天去了哪里,你想知道吗?”

    姚贝迪的脚步停了一下。

    就一下,她很踏脚自若的离开。

    她不想知道,自欺欺人也好,不想知道。

    她回到刚刚那个座位,面前已经上好了一桌子菜。

    殷斌看着姚贝迪分明和刚开始有些不一样的惨白脸色,皱着眉头问道,“哪里不舒服吗?”

    “没。”

    “我点了这么多菜,把你吓到了?”殷斌继续问道。

    “不是。”

    “那你的脸色……”

    “没什么,吃饭吧。”姚贝迪努力让自己笑了一下。

    殷斌看着她的样子,有些莫名其妙,但两个人也确实没有好到可以分享秘密的地步,所以他也不再多问的,自若的吃了起来。

    今晚确实没地方吃饭,自己一个外地人,一个没有家的单身汉,能有美女作陪请客吃饭,何乐而不为。

    不远处,雷蕾站在那里。

    她邪恶的看着大厅角落的两个人,拿出手机怕下一张照片。

    6年前的恩怨,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

    包房中,雷蕾、齐凌枫以及楚以薰一起吃饭,整个饭局还算和谐,齐凌枫很会调节饭局气氛,也不像一般的男人那样张扬,雷蕾对他的印象颇好。

    “对了,雷蕾,上次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帮了我的大忙。”齐凌枫看似很随意的说着。

    “没什么,小事情。而且我和以薰从小一起长大,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雷蕾无所谓的说着。

    “对你而言是小事情,对我而言就是大事情。”齐凌枫很认真的说着,“你看有没有机会,我能否请潇夜吃个饭,表达一下感激。”

    “潇夜平时很忙的。”雷蕾说着。

    “再忙,他不也得陪你吗?”楚以薰也聪明,齐凌枫不用说明楚以薰也明白齐凌枫是想要认识潇夜,潇夜在上海的地位几乎没人能够动摇,要是再攀上了这层关系,以后在上海白道黑道都能畅行,绝对有着极大的益处!

    “到时候我问问吧。”雷蕾抵不住两个人的盛情,答应道。

    但是潇夜真的不是一个会随便出席饭局的人,她回来这么久了,虽然她都去浩瀚之巅找他,可潇夜还没有单独陪她吃过饭,而且这几天潇夜不回去也是因为道上出了点事情在处理,倒和她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

    她嘴角一勾。

    潇夜迟早都会是她的人!

    她迟早都会让姚贝迪那个女人,卷着被子走人!

    ……

    姚贝迪实在没什么胃口,特别是知道雷蕾和她在一个地方吃饭。

    她就一直看着殷斌吃饭。

    殷斌的胃口也太好了吧,她一度怀疑那么大一桌子菜,他不可能吃得完的。

    “别这么诧异,我饿了很久了。一个人吃饭没意思,家里也没人做饭,好不容出来吃饭有人陪,自然得多吃点。”殷斌看着姚贝迪的脸色,自若的说着。

    “我什么都没说。”姚贝迪耸肩。

    殷斌笑了笑。

    姚贝迪叫来服务员买了单,两个人早早的就离开了餐厅。

    姚贝迪的车送去了包养,下班后是殷斌直接开车过来的,她本来想要打车回去,殷斌却死活要送她,说什么吃了她的饭,这点礼节还是要有的!

    姚贝迪也不推脱,就坐着殷斌的车一直到小区楼下。

    她刚下车,一辆黑色的轿车也停在了门口。

    那个消失了几天的男人出现,眼眸一抬,看着她,以及她身后的那辆黑色轿车。

    潇夜冷眸一转,没半点表情的大步走进小区。

    姚贝迪抿了抿唇,招呼着殷斌离开,自己也走进了小区。

    电梯一前一后。

    她打开家门时,潇夜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姚贝迪回来时,眉头抬了一下,没说话。

    姚贝迪咬着唇,半响说道,“今晚回来得这么早,吃饭了吗?”

    “你是觉得我回来太早了?”潇夜眉头一紧。

    “不是。我只是想问你吃饭没有?”姚贝迪看着他。

    她从来不和潇夜吵什么,反正不管怎样,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太好。

    “没吃。”潇夜冷冷的说着。

    “要在家里吃吗?”姚贝迪问他。

    潇夜在家里吃饭的时间少得可怜,所以她不太确定。

    “姚贝迪,你是不想给我做了?”潇夜脸色冷的发寒。

    姚贝迪咬着唇。

    潇夜对她,从来没有任何耐心。

    姚贝迪转身走进厨房。

    她经常在家里面吃饭,即使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所以家里面的食材一般都很多,她随意做了几个家常小菜,煮好饭盛了一碗放在饭桌上,转身正欲去叫潇夜吃饭时,就看着那个男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潇夜很少在她面前这么熟睡,因为在她记忆中,他回来睡觉的时间也不多,而且都是睡他自己的房间,她根本就没办法看得到。

    心里也说不出来有什么感觉。她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从卧室里面拿出来一个被单。

    天气虽然不冷了,但这么睡着,也容易着凉吧。

    她拿起被子小心翼翼的盖在他的身上,她的动作真的很轻很轻,甚至还屏住呼吸,就怕动作稍微大点就会打扰到他休息。尽管潇夜不说,脸色也看不太出来,但她就是感觉到,他应该很困。

    她的手指刚刚放下被子,正欲离开潇夜身边时,一双大手猛地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臂,鹰眼睁开,凌厉的眼神狠狠的看着她,大手一个用力,她“啊”了一声,下一秒躺在了潇夜的身下,柔软的沙发垫子承载着他们的重量往下凹陷,如此暧昧的贴合在一起,连呼吸也变得,紊乱紧张。

    姚贝迪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潇夜,看着他脸上刚毅的线条轮廓,浓密的睫毛长度,薄凉的嘴唇弧度……姚贝迪那一刻的视线突然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

    面前的男人低头,突然往下。

    姚贝迪眼睁睁的看着他越来越近距离的脸,有一刻的无助和慌张。

    她的大眼睛微微闪烁,在感受到唇瓣温度时,猛地闭上了眼睛。

    她手指捏成一个拳头,心跳仿若都已经快要跳出胸口,紧张到不知所措。

    她微张着嘴唇,僵硬得不敢有半分动作,她只能安静而木讷的感受着唇瓣间传来的温热气息,以及唇齿间那灵活的舌头纠缠……

    潇夜在吻她。

    潇夜的唇舌在她的唇舌见缠绵不休。

    那一刻,她仿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不敢动弹半分,她紧捏着手指,不敢攀上他的身体……

    彼此近距离的亲热下,那一刻仿若世界都静了,静到她真的只能感觉到自己狂热的心跳,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叮铃铃……”

    电话铃声在那一刻突然响起,似乎就是一瞬间的时间,打破了整室火热而暧昧的气息。

    潇夜吻着她的唇瓣停了一秒,下一秒从她的身上离开,脸色的表情恢复得很快,仿若身体和心都可以只需要一转身的功夫,变得冰凉。

    姚贝迪沉默着看着他拿起电话走向一边,看着他高大的身体渐渐远离自己。

    她微眯着眼睛,用手抚摸着自己有些红肿火辣的唇瓣,上一次潇夜吻她的时候是多久?

    6年前,她的第一次。

    有人说,把自己的初恋,初吻,初夜一起交给自己最爱的男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她曾经也一度这么庆幸过。

    她以为她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给了他,却不知道他嗤之以鼻。

    6年时间。

    她和他,清清白白。

    他不稀罕她自认为自己留给他最好的一切。

    眼眸微转,她看到他走向大门,离开的背影。

    房子很大,很空。

    刚刚紊乱而剧烈的心跳此刻也仿若静止了般,觉得全世界都一片如死寂般的安宁。

    她缓缓的从沙发上坐起来,转头看着饭厅摆放的饭菜,刚刚那一秒潇夜的失控只是在朦胧状态下不由心的反应,他应该是迷糊到没有看清楚她是谁?

    要不然,他怎么下得了口。

    犹记得在领证那一天,所有夫妻都是甜蜜恩爱的,唯独他们不是。

    他说,“嫁给我,守一辈子活寡吧!”

    所以,她真的这么守着,或许就是一辈子。

    ……

    潇夜走出家门,小区门口已经停好小车接他离开。

    他去浩瀚之巅。

    刚刚是雷蕾给他打的电话,问他在哪里,她来找他。

    他让雷蕾去了浩瀚之巅等他。

    雷蕾才是那个他一直深爱的女人,姚贝迪不及雷蕾在他心目中的半分。他刚刚果然是睡糊涂了,糊涂到,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谁。

    薄唇微抿,手指不自觉得摸着自己的唇瓣。

    眼神看着窗外流利的夜景,脸色沉冷。

    一路到达浩瀚之巅,雷蕾已经在他御用包房等他,看着他出现,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夜,去了哪里?”

    “有点事儿,回去了一趟。”潇夜直白的说着,反手把雷蕾自然的搂在怀抱里。

    “哦。”雷蕾有些失落的表情,很快掩饰,笑颜如花道,“我今天晚上吃饭还碰到姚贝迪了呢。”

    潇夜没什么表情的带着她坐在沙发上。

    “和一个男士一起吃饭。对了,我还拍了张照片,平时看她一直不太爱笑,我还以为她不喜欢笑呢,和那个男士吃饭的时候,笑容还挺好看的。”雷蕾说着,把手机拿出来翻出照片给潇夜看,听口气没什么特殊意思,仿若就是在说着平常的话。

    潇夜眼眸垂下,看了一眼,把视线转移。

    雷蕾暗自一笑,很有心机的不多说,亲热的说道,“潇夜,要不我们拍张照片吧,你会自拍么?45度角。”

    “不会。”

    “来,我教你。”雷蕾缠着他,拿出手机高高的举起,“笑一个。”

    依然,冷漠的一张脸。

    “好吧,我自己笑。”雷蕾咔擦咔擦照了两张。

    照片上是潇夜不言苟笑以及雷蕾笑颜如花的模样,看上去有些搞笑。

    潇夜不喜欢玩这些,能够让她拍都是极限了,雷蕾一向很了解潇夜的心思,丝毫不抱怨,乖巧的把手机收好,陪着他坐在沙发上,喝点小酒。

    房间很安静,潇夜不爱说话。

    雷蕾打破寂静,主动开口,“夜,我有一个朋友想要认识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朋友想请你吃饭。”

    “谁?”

    “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过的我最好的闺蜜楚以薰的男友齐凌枫。”雷蕾一口气说着,“上次你帮了他忙,说无论如何也要当面感谢你。”

    “那种人我不会见。你也让他打消了和我套近乎的念头。”潇夜直接开口,口吻严肃到没有半点婉转的地步,“商场上的那一块,我不插手。”

    “但是你曾经和霍小溪……”虽然在国外,她的一举一动他清楚得很,所有一切都是以薰在她耳边传达,她一度很感激。

    “那是曾经的事情。雷蕾。”潇夜一字一句,“齐凌枫那个人,我不想接触,没有任何理由。”

    “但那是我的朋友啊。”雷蕾忍不住抱怨。

    “我并不排斥你交朋友。”潇夜看着她。

    雷蕾咬着唇。

    “好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我让阿彪送你。”潇夜对着她。

    雷蕾眼眶有些红,“夜,每晚你都是这么送我离开,你难道还不知道,我这次回来为了谁吗?”

    潇夜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和姚贝迪的婚姻我不在乎,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给她的弥补已经够了。再这样下去,伤害的是你们彼此而已,你没发现,你们在一起越来越不快乐吗?”雷蕾眼角带泪,“我从来都不逼你,就像当年你说让我出国几年一样,我都听你的,现在,你是不是该好好想想,我们以后了?”

    潇夜看着雷蕾,看着她伤心的样子,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说道,“乖,先回去。”

    他的口吻很轻,但是不容置喙。

    潇夜不喜欢说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是雷打不动的事情,如果触碰他的底线,后果不堪设想。

    雷蕾咬着唇,离开。

    她一直觉得潇夜还是爱她的,至少这么多年,潇夜没有对姚贝迪产生一点点感情,她一度觉得很自豪,可是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没有底了,潇夜对她,到底还是什么感情呢?

    爱情?还是,只剩下内疚!

    心里蓦然一慌!

    对于潇夜,忍了这么多年,她绝对不可能放手!她绝对不可能让姚贝迪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

    翌日。

    乔汐莞早早的起床。

    今天有一个大项目,她实在是睡不着。

    起床后,打开卧室连着的房门,直接冲进浴室。

    整个人顿了一下。

    浴室内,顾大少坐在马桶上,脸色阴冷。

    “不会敲门吗?”顾大少冷眼问她。

    “不会锁门吗?”乔汐莞不甘示弱。

    顾大少怒吼,“那你难道不知道非礼勿视!”

    “什么都看不到,我怎么非礼勿视了!”乔汐莞反驳。

    顾大少脸色更加难看了。

    “行了,我不惹你,今天我要谈一笔生意。”乔汐莞退出浴室,“别影响了我的好心情。谈成之后,请你吃饭。”

    顾大少依然没有好脸色。

    “就这么说定了。我去外面洗漱。”乔汐莞丢下一句,离开。

    顾子臣皱了皱眉头。

    那一刻嘴角抿紧,他并不觉得这笔生意,好谈!

    ……

    乔汐莞风风火火的洗漱完毕,化了一个淡妆,穿了一套非常得体又能突显她女性魅力的职业套装,她依然扎着马尾,看上去干练利索。脚上穿着一双8厘米高跟鞋,手上提着一个限量版女包,走起来,女王范十足。

    到达顾氏8点半,召集组员再次开了会,9点钟,乔汐莞带着尹翔离开顾氏往詹姆斯的酒店走去。

    乔汐莞坐在副驾驶台,整个人神清气爽。

    越是紧张刺激的大场面,她越是兴奋不已。

    “乔组长看上去心情不错。”尹翔看着她,笑着说道。

    “嗯,保持最好的状态,就是给竞争者无形的压力,总之,在竞争环境下,最不能丢掉的就是自信满满的心态!”乔汐莞一字一句说道。

    “是。”尹翔点头。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

    从顾氏到詹姆斯酒店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尹翔开得不快不慢。

    乔汐莞随意的看着车窗外如金子般灿烂的阳光洒在地面,嘴角不自觉得拉出一抹淡笑,从小到大,不管是多炎热的夏天,她依然最喜欢的还是灿烂的阳光,越辣越好。

    眼眸微转,眸子一紧。

    透过后车镜,她看到一辆蓝色的大卡车紧追其后,一股说不出来寒冷和阴森瞬间从心里冒了出来,那一刻连毛孔也倏然紧缩,曾经的一幕一幕猛地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

    “尹翔,开快点。”乔汐莞急忙的说着。

    “怎么了?现在还早。”对比起乔汐莞的紧张,尹翔显得淡定得多。

    “你开快点。”乔汐莞催促。

    “哦。”不太明白,但领导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尹翔加大油门。

    车子提速,明显快了很多。

    乔汐莞看着后面的卡车,她开得越快,他跟得越快。

    不会是错觉!

    乔汐莞紧捏着手,让自己保持冷静,冷静。

    “油门和刹车有问题吗?”乔汐莞突然问尹翔。

    尹翔纳闷,“没问题啊。”

    “你试试。”

    “哦。”尹翔踩了一下油门,踩了一下刹车,“一切正常,怎么了,乔组长,你脸色很难看。”

    还好,和上次不一样,上次她的刹车被人动了手脚!

    她稍微恢复了些理智,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她皱着眉头看着后面紧跟的大货车,按照以前的经验,后面那辆车只是助力,路口那个地方应该还埋伏着一辆,那才是致命的关键。

    只是齐凌枫,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身上有这一招,你真的觉得,行吗?!

    她捏着手指,对着尹翔,“你开车技术如何?”

    “还行。”尹翔说,又补充道,“业余组拉力赛赛车组冠军,去年。”

    “什么?”乔汐莞有些夸张的表情。

    尹翔有些自豪,说道,“平时因为有你在车上比较稳重,我想女领导,应该特别不喜欢开快车的。”

    “我确实不喜欢。”乔汐莞暗自一笑。

    看来齐凌枫,我的运气好像比你好了那么一点点。

    “但是现在,你给我摆脱后面那辆大货车,以最快的速度。”

    “没问题。”尹翔嘴角一勾,熟练的操作排挡杆,重重的踩下油门,车子一跃而出。

    尹翔的车不是什么好车,很普通的家用轿车,但却因为酷爱赛车,找就对车子进行了全方位的改装,提速力量比起一般的轿车快的惊人。

    乔汐莞坐在副驾驶台,感受着超强的推背感。手死死的抓住车上手柄处,看着尹翔淡定自若的开启了赛车模式。

    车子在上海的街头不停穿梭,很明显的,后面那辆大货车根本就无法追上,大货车马力大速度小,三两下尹翔就把车子甩到后面,已经不见踪影。

    “如何?技术还过关吧。”尹翔骄傲的一笑。

    平时过惯了上班族的一本一眼,每次的赛车经历都是他整个细胞的彻底释放,他爱死了那种超极速感觉。

    “还行,到时候记得去交警队处理罚单。比如闯红灯啊,无故变道啊,肆意横行啊,扰乱交通秩序啊……”乔汐莞很严肃的开着“玩笑”。

    “……”尹翔已经石化。

    最腹黑的,果然就是乔组长。

    乔汐莞收拾好笑容,对着尹翔,“往右。”

    “疑?”尹翔纳闷。

    “往后。”

    “但是不是詹姆斯先生的酒店方向。”

    “没关系,我们绕大圈子走。”乔汐莞说。

    “哦。”尹翔是真的觉得今天的乔汐莞有些怪。

    乔汐莞眼眸紧了紧,“你留意路口的地方,特别是临近詹姆斯先生酒店前一段路,那段路车少人少,岔路口却很多,很容易突如其来的驶出一辆车子。”

    “放心吧,就算飞奔出来我也能够避开。”

    “别太自大。”

    可是有那个本事儿。

    尹翔也不说出来,只是暗自想到。

    乔汐莞一路上都有些紧张,避开了后面那辆货车的视线,又行驶了其他的路线,现在做的也只是让对方混淆了视线,暂时不知道她的行踪而已,但去酒店有一段是必经之路怎么都躲不过,依照齐凌枫的思维,肯定会选择在那种地方下手!

    此刻,放弃吗?

    怎么可能?!

    乔汐莞冷漠一笑,越是这样,她越要赌一把!

    她就是要在齐凌枫最得意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眼眸陡然一紧。

    “尹翔,小心!”乔汐莞突然大叫。

    一辆货车以最快的速度从支路口猛然驶出,直冲冲的往她们的小车撞去……

    ------题外话------

    吼票票时间到!

    我爱亲们!

    啵啵啵!

    ……

    莞莞会出事吗?!

    应该不会吧。

    齐凌枫会得逞吗?

    小宅当然不会让他得逞。

    明天更精彩哟,啵。

    那啥,明天是女生节。

    看小宅文的亲们,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小宅都说,女生节快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