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十四章 交锋之战(八)旗开得胜

第六十四章 交锋之战(八)旗开得胜

作者:恩很宅
    宽广而人烟稀少的街道。

    一辆白色轿车往前行驶,一辆蓝色大货车从支路口疯狂驶来。

    “尹翔,小心!”乔汐莞一声大叫!

    猛然,车子响起剧烈的声音。

    白色轿车突然一个完美的弧线漂移,从大货车的右车身擦肩而过,刹车声在如是清净的街头刺耳无比。正时,那辆蓝色的大货车直冲冲的撞上街上的护栏,“哐哐”响起更加剧烈的声音。

    乔汐莞被尹翔开的小轿车差点甩出去,即使绑着安全带,身体也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她伸头看着那辆撞上护栏的大货车,大货车的车头已经完全变形,但因货车车头较高,司机位置并未受到伤害,货车车门推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手上拿着钢管直冲冲的走向他们。

    “尹翔,快开车。”乔汐莞回头,急忙的说着。

    “好。”尹翔踩着油门,一跃而出。

    乔汐莞透过后车镜看着那个站在街头的男人,心有余悸!如果今天被货车撞上,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她深呼吸,压惊。

    尹翔经过这么一出似乎也明白了今天的惊心动魄,他认真的开着车,说道,“乔组长,你得罪了谁吗?”

    “得罪?”乔汐莞讽刺一笑,“只是今天有人不愿意我们按时到而已。”

    尹翔一怔,随即明白。

    乔汐莞拿出电话,报警,“喂,110吗?环市路二街道口处有一辆大货车撞到旁边的护栏,货车前头撞坏,司机好像没事儿,不知道车上还有其他人没有,麻烦你们去处理一下现场。”

    打完电话,尹翔纳闷问道,“干嘛这么好心报警?”

    “当然是为了留底。”乔汐莞眼眸一紧。

    上一世和这一世一样的伎俩,如果不是一个人所为,她真的不相信!

    齐凌枫,你最好是别这么快让我找到你的把柄!我们的账还没算够!

    尹翔表示不太明白,但也识趣的不再多问,他开着车一路飙到詹姆斯下榻的五星级酒店,两个人站在酒店门口顺了顺呼吸,彼此调整好情绪后,走进电梯。

    电梯一路往上,到达,打开。

    乔汐莞踏起脚步走出去。

    齐凌枫西装革履的站在詹姆斯的房门前,身边跟着楚以薰。

    乔汐莞嘴角一笑,“齐总,很早。”

    齐凌枫看着她的时候眼眸陡然一紧。

    刚刚他接到电话,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他清楚明了,他知道这个女人在他设置的种种关卡下顺利的逃走,他到最后甚至喊话只要拖住这个女人的脚步,一切方法都行,价钱翻倍!

    最后,这个女人还是这么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他面前,脸上自信的笑容,眼底骄傲的神色,所有一切,都在给他致命的打击,似乎从这个女人出现后,他总是吃瘪!

    心里不痛快到极致!他微捏着手指,在控制情绪,“你也不晚。”

    “当然,对于这么重要的竞标会,怎么敢轻易迟到,你说是吗?齐总。”语气中,分明夹杂着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东西。

    齐凌枫冷笑了一下,没说话。

    正时,詹姆斯套房房门打开,詹姆斯的助理出现在门口,说道,“詹姆斯先生邀请两位进去。”

    乔汐莞和齐凌枫对助理点头微笑,跟着助理走了进去。

    詹姆斯的书房有一个小型会议室,中间位置摆放着椭圆形会议桌,一部液晶电视,一个投影仪,一些记事儿夹板,会议桌上摆放着早已经上好茶的杯子和一些点心,乔汐莞和齐凌枫被助理安排到指定的位置,尹翔和楚以薰自觉地分别坐在了他们旁边。

    詹姆斯坐在正中间位置,今天的他穿一件黑色的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下巴处依然有些络腮胡,眼眶深凹,眼眸深蓝,鼻梁挺直,一张唇线分明的嘴唇,和大多数西方人一样,五官非常分明。他嘴角拉出一抹上扬的弧度,带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说道,“很高兴今天在这里见到你们。”

    乔汐莞和齐凌枫礼貌的回以一笑。

    “我不喜欢浪费时间,所以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依照我们的西方人的习惯,女士优先。”詹姆斯直白的说道。

    乔汐莞笑了笑,谦让的说道,“还是先来后到吧,齐总比我先到,而且这个项目确实也是齐总先和詹姆斯先生谈,所以还是请齐总开始吧。”

    齐凌枫看了一眼乔汐莞,“既然詹姆斯先生说让女士优先,我总不能丢了绅士风度,你请便。”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乔汐莞微微一笑,转头对着尹翔,“把方案投在电视屏幕上。”

    “是。”尹翔拿出u盘,连忙点头。

    几个人等了2分钟,尹翔把所有方案全部拷贝在了电视上,乔汐莞接过詹姆斯助理递过来的小型遥控器,开口说道,“在方案之前,我想要先放一个微视频,这是我们同事花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制作而成,一共调查了上海市民共约300余人。”

    詹姆斯点头,示意乔汐莞开始。

    乔汐莞点开播放器。

    电视屏幕上出现画面,里面是欧洋前几天赶出来的一个小视频,内容是关于开发、环保、节源及有效利用等商业、社会、大众普遍比较关注的问题,采访云集了各行各业人士。整个视频带着强烈的紧迫节奏感,敏感视觉观,问题独到,答案尖锐,即使只有短短10分钟,也让人记忆深刻。

    视频结束,屏幕定格“何为开发?”的字体上,抛下她接下来要讲到的具体开发案。

    詹姆斯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眼神中带着欣赏,很少有人在第一眼就给他满意的答卷,他微点头,为自己那一瞬间做下让齐汐莞试试的念头而庆幸。

    乔汐莞不缓不急的说道,“我们顾氏做了市场调研,20%的民众认为目前仅存的自然产物已经无比稀少,不希望开放利用,但却有80%的民众同意对自然保护区进行有效开发,只要不破坏生态环境,开发后可以让市民贴身走进大自然,感受自然留给我们的清晰和纯净,利用上天遗留的产物,何乐而不为?”

    詹姆斯抿唇,点头一笑,“继续。”

    “所以何为开发?在我看来,尊重民众的意愿,企业得到合理的利润,这才是真正的开发。”乔汐莞用遥控器点开液晶电视上的方案,“自然保护区詹姆斯原先设定的开发上海市最顶级的高尔夫球场,并在球场外建设最豪华的5星级温泉酒店,我们顾氏经过反复推敲,最终建议开发高尔夫球场及5星级温泉酒店的同时,开放野生植物欣赏区。我们聘请专业的养殖师,培育天目木兰,在它开花的季节就是招揽游客观赏的季节,不仅如此,我们可以再从其他地方运送名贵的花草,每年举办一次全民赏花节,不仅带动酒店的人气,提升酒店入住率,从另一个角度也为上海民众做出了贡献。我曾经研究过很多关于自然保护的开发案,大多数开放商都太注重利益成效,民众哀声怨道,政府也对此极力不满,导致很多自然保护区最后失去政府的对其的支持,每况愈下。詹姆斯先生……”乔汐莞顿了一下。

    詹姆斯看着她。

    “在我们这里,一个景点能够真正火起来,得靠政府的宣传力度。您是要进军中国市场,打响亚洲,不是浅短的只看眼前利益。所以在我看来,偶尔消减的利润会换来你更大的人脉关系,有时候,人脉比金钱更好用。我相信如果这个纯商业开发案变成部分公益开发案,这将会是你踏入中国市场的一大步。而我们顾氏一向都喜欢做公益,所以愿意配合詹姆斯先生将项目开发的成本减少8%,以表达我们对您的诚意。”乔汐莞说道,按下遥控器,出现一种预算表,“项目的每个环节精细到一砖一瓦我都做了一个分析报表,并预估了,在项目达成后,您在近10年内能够拿到的收益,您请看。”

    乔汐莞把数据放大。

    詹姆斯沉默着,似乎在和自己心目中的数据最比较分析。

    齐凌枫看着那份报表,脸色很难看。

    昨晚上顾子寒给他的那份方案,果然都是错的,所有的数据整整比今天的金额高了3个百分点,这3个百分点已经完全可以拉下他的竞争力。

    他脸色微沉,心里压抑着一股怒气。

    “不错,和我心目中的数据有一些差距,但你所说的,‘打通中国市场,拉拢人脉关系’,我同意你的观点。所以用这点利润来买以后的发展,我没意见。”詹姆斯看了看,点头。

    “詹姆斯先生,很荣幸你能够得到您的认可。”乔汐莞嘴角一笑,又说道,“在方案的最后,我有一份文件给您过目。”

    乔汐莞示意尹翔。

    尹翔连忙恭敬的把那份黑色文件夹放在詹姆斯先生的面前。

    “这是我们今天早上8点从规划局拿到的审批文件,上海规划局已经拿到上面的的审批意见,同意在不破坏生态环境下开发自然保护区。同时,我们顾氏将我们对自然保护区的开发案递交给了规划局,在刚走进詹姆斯先生的房间时收到张局长给我的短信,他说方案很棒,有兴趣和我们顾氏详谈。”乔汐莞一字一句,那样从容自若。

    詹姆斯眼神中闪烁着赤。裸。裸。的欣赏。

    前期和环宇谈开发案,一直关口卡在自然保护区是否能够开发的环节,而顾氏从谈合同到现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却把所有的后顾之忧解决得干干净净,这确实让他欣赏无比。

    对于一个成熟而有竞争力的企业而言,谈合同,首先就要确保那个合同的完整性,总是出现不定性因素会让合作人失去信心,乔汐莞能够想到这一点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何况还做得这么的踏实,让他不禁多了好几分的认可。而这样的商业能力和处事风格,像极了曾经的霍小溪,霍小溪这么一个在中国的企业,在美国甚至是名不见经传,却挤下了其他有实力的本地企业,拿下了詹姆斯的第一笔海外业务,年纪轻轻,沉着稳重又敢于拼搏的能力当初真的是让詹姆斯折服!以至于当听到她死讯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有些惋惜。

    而现在,如果不是霍小溪的突然离世,这个合作案不可能会落到顾氏乔汐莞的手上,即使这个女人也让他无比赏识,不过他可以肯定,霍小溪在的情况,他不会给其他人机会。

    微微叹了口气,“顾氏的方案说完了吗?”

    “完了。”乔汐莞说,“不耽搁齐总的时间,请齐总开始。”

    齐凌枫脸上拉出一抹笑容,看上去温文尔雅,丝毫不动怒,内心的汹涌情绪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笑着说,“不得不佩服,顾氏的方案真的做得很完美,即使作为竞争企业,我也是真心佩服。而且,无论方案如何,从人文自然的角度出发,从为上海市民谋福利的这点出发,我觉得我们环宇就已经败了。”

    乔汐莞微笑着看着他,不动声色。

    齐凌枫对着詹姆斯,一字一句说道,“我愿意放弃,把这个机会留给顾氏。”

    乔汐莞眉头皱了一下。

    詹姆斯的脸上也微微有些不一样的神色。

    “其实乔汐莞,你不用感谢我,我是真的觉得你的方案很棒,我输的心服口服。我在商场上待了很多年,有时候把自己的定位定的太高,总是忽略了我们身边很多细小却真的很需要注意的环节。作为上海的企业,为上海的发展做贡献,为上海以后的生态环境做贡献,这是当仁不让无需置疑的,而我在这一块儿做得却真的不尽人意。所以,单单就作为上海人而言,我也投票由你们顾氏来做完成这个开发项目。”

    齐凌枫的这一番话说得大气得体,肚量十足。

    如果是公平竞争,齐凌枫肯定是完败,这根本就无需置疑,他的方案太过简单,草率,而且很多环节总是在某一个阶段攻克不了。前段时间霍小溪的突然离去,他为了稳定公司,调整内部矛盾花费了太多精力,这个方案是曾经霍小溪留下来的,当时竞争对手没有这么强,方案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已经达到詹姆斯的要求,所以他在方案上面根本就没有费神,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乔汐莞,这确实让他始料不及。

    方案没有竞争力度,但是气质不能就被这么输了下去。

    他口上说是输得心服口服,却一字一句都透露着,他只是认可她关于生态环境的这一出发点,他的方案他的能力并不比乔汐莞差,而且间接的表明着自己也是一个愿意去维系生态环境的人,高尚的品德犹在。另一方面,他这么一说,也显得自己心胸开阔,不斤斤计较,会欣赏会容纳,有肚量,有胆识,即使输了,也光明磊落,气度不凡!

    “啪、啪、啪!”詹姆斯突然鼓掌,点头笑道,“曾经没有见到霍小溪之前,我一直以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是胆小怕事、目光短浅、死板木讷,遇到霍小溪后,我才发现中国或许也有意想不到的人才和发展潜力,直到现在,我坚信中国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我很少会真心的佩服一个人,霍小溪就不说了,现在又发现了你们俩。乔汐莞,你身上有霍小溪的影子,带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场。齐凌枫,我曾经一直觉得你只是霍小溪的附属品,我现在发现,霍小溪的眼光不错,你的能力你的气度,以后定会在商场上有一番大的作为!”

    霍小溪的眼光不错?

    乔汐莞听着詹姆斯先生的话,笑得无比讽刺。

    霍小溪的眼光是不错,唯独没有看清楚齐凌枫!

    “即使这次没有和詹姆斯先生合作,虽然遗憾,但能够得到你的认可我也已经心满意足。商场上还有很多机会,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好的合作。”齐凌枫站起来,很有礼节的主动和詹姆斯握手。

    詹姆斯握住,拍了拍齐凌枫肩膀,“加油。”

    “谢谢。”齐凌枫笑着,放开詹姆斯先生的手,转头伸向对着乔汐莞,“恭喜你。”

    “承让。”乔汐莞点头一笑,手未有任何动静。

    齐凌枫停顿了一下,也没有其他表情,自若的放下。

    “今天的招投标就算是结束了,乔汐莞,三天后整理好合同,带上律师,我们完善手续。”詹姆斯最终宣布结果。

    “好,谢谢詹姆斯先生。”乔汐莞主动伸手。

    詹姆斯握住,笑道,“希望你还能够给我带来更多惊喜。”

    “当然,我一定会。”乔汐莞自信的点头。

    齐凌枫看着詹姆斯和乔汐莞握住的双手。眉头一紧,乔汐莞很排斥她?

    排斥到,这么明显?!

    按照乔汐莞这几次的表现,她应该不是一个会把自己的情绪这么轻而易举表露在脸上的人,如此对自己,是隐藏了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回去准备合同的事情,就不耽搁詹姆斯先生了。”乔汐莞开口说道。

    “好。改天我们一起吃顿饭,也当庆祝一下。”詹姆斯对着乔汐莞,很是热情。

    “一定。”

    乔汐莞带着尹翔离开。

    齐凌枫也带着楚以薰一起离开。

    所有人一同走向电梯,四个人,一个安静的空间。

    “乔汐莞。你再次让我刮目相看。”齐凌枫一字一句,甚至是咬牙切齿的。

    乔汐莞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或许只是一个意外,我早上的时候还一度怀疑我不能顺利赶到。我一直在想,或许我就是比别人运气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运气?”齐凌枫嗤之以鼻。

    “不管怎么样,所有这一切成果我都应该回去好好感谢顾子寒。”乔汐莞自顾自的说着,又突然想到什么的说道,“齐凌枫,你说过会有其他项目和顾氏合作,别忘了找我,你说过的。”

    “好。”齐凌枫狠咬着唇,眼神冷得发寒。

    气愤吧?!

    被人这么耍被人这么算计被人这么玩弄,不甘心吧!

    那么。

    你想过当年被你算计被你陷害被你弄得那么惨的霍小溪吗?你想过她的难受,她的不甘,她的耻辱,她的自责,她恨不得掐着你的脖子杀了你的所有感受吗?!

    你不会想这么多。

    但是没关系。

    没关系的,齐凌枫!

    我会让你,亲身体验!

    ……

    陡然沉默的空间,电梯一路往下,开门的一瞬间,齐凌枫已经大步的走了出去。速度很快,那样的神情,应该是气得发抖吧。

    楚以薰穿着高跟鞋,很卖力的追着他的步伐。

    乔汐莞嘴角一勾,带着尹翔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两个人坐在车上,尹翔问道,“回公司吗?”

    “先去交警队。”乔汐莞开口。

    “疑?”尹翔纳闷了,按理,谈成了这么大一笔生意,不应该立刻回去邀功吗?

    乔汐莞的思维完全是,有别于常人。

    “去交警队,有些事情。”乔汐莞再次开口。

    尹翔点头,开车驶向交警队。

    “你在车上等我。”丢下一句话,乔汐莞走进了交警队。

    她往每个办公室走去,脚步停留在一个录口供的房间,乔汐莞抿了抿唇,走进去,询问一个工作人员,“请问今天上午那个环市路二街道口的交通案处理了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民警皱眉,有些耐烦。

    “我是给110报警的,因为当时有急事就赶着离开了,我是想要问一下,现场处理了没有,有没有人员伤亡,司机怎么样?不管如何,当时自己报了警就离开了,总觉得有些不安。”乔汐莞说着,脸上还都是歉意。

    “哎,现在这么热性的市民还真是不少见了。”民警感叹,在翻阅今天的档案,“现在的公民都冷漠,就怕摊上自己的事儿似的,很少会出手相助。你等会儿,我帮你看看,应该是已经解决了,我有印象。”

    “那麻烦你了。”乔汐莞笑着,似乎也是为了和警察套近乎,一直说着,“其实还是有热心的,只是大家都有些怕了而已,网络上曝光的碰瓷事件太多了。”

    “也对。不过呢,我们民警也不是笨蛋,是不是碰瓷难道还调查不出来吗……哦,我找到了。”民警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档案,拿出来,翻开看了看,“是一起普通的交通案,司机有证没有饮酒,说是当时刹车失灵就给撞上了,车子伤害较大,但没什么人员伤害。已经送保险公司了。”

    “哦,这样就好。”乔汐莞笑着点头,看上去是在无意识的滑动手机,其实是用手机拍下了司机的驾驶证复印件,驾驶证上面有司机的基本情况,能够得到这一点,找个人就方便多了。

    拍摄完毕,乔汐莞不着痕迹的放进包里,嘴角笑着说道,“辛苦你们了,我先走了。”

    “嗯。”民警点头。心里还一直感叹,这姑娘不仅长得好,心底还善良,真是难得一遇的好女孩儿!

    乔汐莞到不知道民警在想什么,她现在得到了自己的东西就行了。

    她狠狠的捏着,回到小车内,转头对尹翔说道,“回公司。”

    “好。”尹翔开车。

    两个人一路到达顾氏大厦。

    乔汐莞自己走向了顾氏董事长顾耀其的办公室。

    顾耀其看着她,问道,“如何?”

    即使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从眼神中也能够看到他有些急切的目光。

    “拿下项目了,詹姆斯先生最终选择了和我们合作。”乔汐莞直截了当。

    顾耀其松了一口大气的同时,整个人也瞬间就高兴起来,他从皮质办公椅上站起来,“做得好乔汐莞,你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乔汐莞笑着点头,“谢谢爸爸。”

    “合同的最终方案定了吗?”

    “基本不会有其他变动,我们给的方案詹姆斯先生完全认可,三天后让我整理合同带上律师去签字。他既然这么说,应该就是按照我们的方案执行。”

    “很好。”顾耀其高兴的合不拢嘴,嘴里还一直不停的重复着,“很好,很好。”

    乔汐莞附和着微笑。

    顾耀其这个常年在商业上行走的人,也有这么毫不掩饰自己情绪的时候。想来,应该是真的超出了他的与料子,而且是很多!

    “对了,齐凌枫呢?”顾耀其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他?回去了啊。”

    “有没有很受挫?”

    “应该有吧,他没怎么表现出来。不过按照常理,自己跟了这么久的项目,而且还是一个大项目被人这么夺走了,心情也好不到那里去吧!”乔汐莞说道。

    顾耀其笑得更加开怀了,“真是活该,想当年我找他合作的时候他居然不念亲情,对我是完全的排斥。现在活该得到这种下场!一个小角色,我还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倒是把自己真当回事儿!以后,看他还敢不敢目中无人!”

    乔汐莞笑了笑,没有说话。

    曾经不和顾氏合作的人是她,霍小溪。

    她不喜欢顾耀其在商场上的做事风格,畏畏缩缩,不愿吃亏,什么事情都想要占便宜。有时候做法也不够光明磊落。她一向不和这种人打交道,所以顾氏说要谈合作的时候,她甚至想都没有想的一口回绝,她狠斩钉截铁的说着,顾氏的所有项目,一律回绝,不需要给她单独汇报……

    也好。

    现在顾耀其把矛头指向齐凌枫,以后她要对付齐凌枫,明显的更有好处!

    替别人背黑锅,齐凌枫你这么会处事,这么圆滑的人,应该也想不到吧!

    她咬着唇,看着顾耀其,认真的问道,“爸,既然合同拿下来了,你是否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顾耀其一直很愉快,口吻自然随和得很,眉头一扬,“你想要留在顾氏上班?”

    乔汐莞点头,“很想。”

    顾耀其看着她。

    乔汐莞是人才,无可厚非。

    不管是不是谁在暗中帮她,但是她确实得到了他的赏识。顾氏需要人才,在平庸了这么多年后,需要人才来给予创新,乔汐莞就是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只是。他微皱了一下眉头。

    顾氏企业是顾家人传承下来的家族产业,他一直视它如命。

    而且当年他为了得到顾氏做了很多不折手段的事情,得到也是非常辛苦,自然更加的不容别人窥视半分,要是乔汐莞有异心,暗地里对顾氏动什么手脚……

    他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

    乔汐莞看着顾耀其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道,“爸,我只是单纯的想要上班而已。在监狱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以前不太懂事,老是让你和妈生气,现在出狱了,我是想着好好过日子,好好为顾家做贡献。但家里面,有妈和弟妹,她们管理家里面的事情已经头头是道,我不仅不能帮忙,反而有时候会弄巧成拙。所以我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到公司来上班。而且子臣也说过,如果可以,他希望我上班,他说他不希望我这么一天围着他,彼此少了很多新鲜感。”

    乔汐莞说得很动情,还把顾子臣给拉上了,其实顾子臣那厮才不会管她的死活。

    但不管怎么样,顾子臣是顾耀其的亲儿子,无论如何亲儿子说的话,怎么也得参考一下吧。她的想法就这么简单。

    却没有想到,那句话却成了关键!

    顾耀其眉头紧皱,乔汐莞的话说得很动听,他听着心里也舒服,但绝对不是让他同意乔汐莞到公司上班的重要原因,他只是听乔汐莞说起顾子臣。

    从第一次乔汐莞说要进公司上班开始,他就征询了顾子臣的意见,顾子臣当时说,随便他。

    随便他,其实就已经在默许了。

    如果不同意,顾子臣会一口否决。而他没有否决,就证明乔汐莞至少不会存在威胁。

    顾耀其叹了口气,对着乔汐莞说道,“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作为爸爸再不同意你,就显得我太没有人情味了。本来上班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而且你既然有兴趣,我也就没得意见了。”

    “谢谢爸爸,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一定会!”乔汐莞连忙感谢着,那个诚恳。

    顾耀其笑了一下,“你想要做什么?哪个职位?”

    “我可以自己挑选?”

    “你可以说一下你的意向,我可以考虑。”

    “我对市场策划这一块一直有兴趣,所以还是想要留在市场部。我听说市场部的秦文政经理已经升为了正职,以他的岗位按理需要配备一个市场部经理助理,这个位置空缺,我希望我能够去那里工作。”

    顾耀其那一刻似乎是有些欣慰,乔汐莞没有给自己要一个特别大权利的位置,比如总经理助理,或者副总经理,这些职位都是空缺。她能够这么从头开始,证明她不是一个自大的人,也不是一个野性很大的人,而且那个职位,他曾经就考虑过,如果乔汐莞真的拿下来项目,他就让她待在那里。

    那个对于公司而言不关痛痒,又能发挥她潜力的职位,是他给她的定位。

    这个儿媳妇,真是越来越让他满意。

    他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谢谢爸爸。”乔汐莞连忙说着,高兴的表情展现在脸上。

    “好好干,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嗯,我一定会的。”乔汐莞保证的说道。

    “今天之内我会让综合部发关于你任职的内部文件,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我放你一个下午的假,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顾耀其亲和的开口道。

    “爸,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乔汐莞看着他。

    “嗯?”

    “这段时间辛苦的不是我一个人,包括我们这次所有的项目组。我曾经为了鼓励他们积极性,除了文件上说的那些奖励外,还答应了他们一些要求。希望爸看在我才来公司为了稳定人心的份上,实现我对他们的承诺。”

    顾耀其倒是觉得无所谓,这种小钱对于这么大一个项目而言,根本是不值得一提的,所以慷慨无比的说道,“你说吧。”

    “你上次从财务拨了一笔钱给我,还剩了些,我想把这笔钱用在奖励我的组员身上。另外,我还承诺给尹翔升职,放阿喵带薪休假。”

    “可以,你这些直接报备给综合部相关人员就行,该奖励的,一个都不会少。”

    “另外,这下午的半天假我还申请给我们组员都放了,下午我要带着他们去庆祝一下。”乔汐莞说道。

    “批了。”顾耀其干脆无比。

    乔汐莞笑得很甜,“太感谢你了爸爸,那我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去吧。别喝点太多,任何时候多注意顾氏的形象。”

    “我知道的。”

    乔汐莞走出顾耀其的办公室,等电梯。

    她拿起电话,拨打,“milk。”

    “乔组长,我都听尹翔说了,你现在是不是带我去香港shopping啊?”milk人比较开朗,很喜欢和她开玩笑,特别是在这种“喜大普奔”的日子。

    “别心急。答应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你现在通知我们所有组员到楼下集合,下午带你们去玩。”乔汐莞心情也很好。

    以前也是,但凡谈下来一个项目,都要这么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犒劳一下下属。这样,才能让大家都有奋斗的激。情!她一向很喜欢这么去激发斗志!

    “下午我们要上班吧。”milk说着,“这个月的全勤奖我可不要就这么丢了。”

    “下午的假我刚刚已经给董事长申请了,他爽快的批了,所以就算玩,你的全勤也还在。话说,你不要这么小鼻子小眼睛的行吗?这次项目拿下来的奖金,也是你全勤奖的好几百倍吧!”

    “……”milk沉默了一下,突然爆发,“好像是哦!我马上通知其他人,5分钟后绝对准时出现。”

    乔汐莞嘴角一下,“好。”

    正时,电梯到达。

    她挂断电话,脸上的笑容犹在。

    电梯内走出来一个男人,顾子寒。

    顾子寒看着她笑颜如花的脸,眼眸一紧。

    乔汐莞似乎是不在乎,笑得大方开怀。

    “乔汐莞,这次耀武扬威了?”顾子寒讽刺的声音一字一句。

    “只是运气好而已。不过成功了终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

    顾子寒冷冷一笑,“不是每一次都会有这种好运气,你好自为之。”

    丢下这句话,蓦然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转身走向电梯。

    她一向很有自知之明!没有自知之明的,不是你吗?!顾子寒!

    ------题外话------

    又是3。8妇女节了!

    ……有木有从女生节一下就变成妇女节的?!

    哈哈,宅偷偷的贼笑。

    ……

    非常抱歉,更新时间晚了点。

    今天宅老公过生日,话说,生到这个时间宅也是醉了。

    ……

    另外。

    咱们莞莞和齐凌枫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就算是这么结束了。

    从明天开始,就是下一卷《商业风云》了。

    莞莞怎么用她的芊芊素手在商业上翻云覆雨呢?!

    敬请期待吧!

    ……

    最后。

    小宅孜孜不倦的,吼月票!

    群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