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章 第一次见面

第一章 第一次见面

作者:恩很宅
    顾氏楼下。

    乔汐莞出现时,门口处所有人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乔汐莞嘴角一笑,依然雷厉风行,直截了当的吩咐道,“尹翔和欧洋开车,我和milk坐尹翔的,阿喵坐欧洋的。”

    “好。”所有人似乎有瞬间回到项目组的模式,一切井然有序,默契十足。

    两辆车跟随一路到达浩瀚之巅。

    浩瀚之巅从中午12点过就开始营业,下午人相对较少,却依然比一般的会所火爆十倍!

    几个人很是兴奋的到达,叽叽咋咋的,心情都无比愉悦。

    乔汐莞走向服务员,“开个包房,吃饭。”

    “是。”服务员点头,“小姐需要怎么样的房间?”

    “银座,aaa。”乔汐莞说。

    “抱歉小姐,那是我们的超贵宾区客户才能够享有的套房,请问小姐能够出示vip会员卡吗?我们会根据您的等级进行座位安排。”服务小姐很是礼貌的说着,口吻也温柔无比。

    浩瀚之巅的定位人群在中层阶级以上,并分为金座、银座、贵宾座及其他无界限普通区,对于普通区没有特别的待遇,而贵宾座以上则会根据不同等级享受不停的待遇。

    乔汐莞嘴唇抿了一下,问道,“会员卡我丢失了,我有会员卡填写时的电话号码和基本信息,我写给你,你核对一下。”

    “可以的。”服务员笑着说道。

    乔汐莞把之前用霍小溪登记的信息提供给服务员,服务员在电脑上面核对好,说道,“小姐,您提供的信息和会员卡信息一致,属于我们银座vip会员,我马上为您开aaa的房间。另外,您的会员卡丢失了,需要我这边再免费帮您办一张吗?”

    “不用了,我觉得这样也不麻烦。”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那好的。”服务员礼貌有礼,拿起吧台上的对讲机说道,“现在有银座vip会员等候,请指派服务员来接待。”

    没多久。

    一个长得还帅英俊的男服务员出现在门口,嘴角的笑容很是灿烂,有礼的招呼着他们往包房中走去。

    一路上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包房内服务员一共5个,对于银座vip会员,要求达到一对一服务。

    milk一坐在位置上,就东看西看,眼睛都冒绿光了,忍不住拉着身边的阿喵说着,“喵儿,你以前来过这地方吗?”

    “来过,但是却不知道里面还别有洞天,我曾经都只是在外面的包房区待过,这么富丽堂皇的,差点闪瞎了我的眼!”阿喵夸张的说着。

    “嗯,我也是。”

    “要不我们自拍一张吧,怎么也算是见了大世面了。”阿喵提议。

    “对对,必须自拍。”milk拿出手机。

    “别自拍了。”乔汐莞招呼,“来过这个地方你们就不要对外宣称了,不要问我原因,只是一些私事。”

    “哦。”milk和阿喵有些失落。

    乔汐莞点完菜,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别这样,我们是来庆祝的。”

    “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下次指不定就没机会来了。”milk说着。

    刚开始处于兴奋期,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这种包房并不是泛泛之辈都可以进来的,看看那些价值连城的装饰品,看看脚上踩着的高级地板,看看饭桌上摆放的精致碗筷……

    “milk。”乔汐莞看着她,“我决定把你招揽在我的手下做事儿,以后指不定来的机会就多了。”

    “真的?”milk很是兴奋。

    “当然。”乔汐莞点头。

    这么多人之中,milk最得她心。

    其实尹翔也不错,但是尹翔有自己的发展前景,她不能屈才。

    至于欧洋和阿喵,两个人相对而言平庸一些,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而且明显的没有特别大的追求和抱负,她觉得他俩可以先放在自己的岗位上历练一下,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说。

    “我们呢?”阿喵有些吃醋。

    “尹翔我会帮助他升职,当然就不能在我手下继续办事儿。至于你和欧洋,我觉得你们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再做创新,我那个地方目前就差一位秘书。”乔汐莞有些无奈的耸肩。

    “哦。”阿喵嘟嘴。

    “喵儿,别这样,你想想你的15天带薪休假,可以带你家宝贝出去好好玩了。”milk安慰道。

    其实大家都清楚,只要是乔组长下的决定,一般都没有人可以反抗得了。

    “也是。”阿喵瞬间就释然了,“乔组长会给我申请的吧。”

    “已经申请了,明天报综合部,那边会联系你,你现在可以安心计划你的旅程了。”

    “谢谢乔组长。”

    “欧洋也是,好好和你的新婚女友准备出去玩,超负荷的累了这么多天,该放松一下了。”乔汐莞说。

    “嗯,谢谢乔组长。”

    “尹翔我刚刚就说了,会帮你升职,到时候也是综合部联系你。”

    “谢谢。”尹翔连忙说着。

    “milk的包我已经差人给你去买了,明后天应该会到手。”乔汐莞说道,“我算是全部履行了当初对你们的承诺。”

    “谢谢乔组长。”4个人异口同声。

    “谢谢你们自己,所有一切都是你们应得的。”乔汐莞嘴角一笑,“所以,为了我们自己,大家先干一杯。”

    “干杯。”

    所有人拿起高脚杯。

    他们喝的是82年的拉斐,一瓶酒都够他们一两个月工资。

    饭席间气氛很好,大家在一起暂时忘记了上下级的关系,彼此喝得很火热。

    这也是这么久以来,大家最疯狂的一次。

    在沉闷压抑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来,终于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

    另外一个vip专用包房。

    潇夜抿酒,扬眉,“你说,有人用霍小溪的信息开了银座的包房?”

    “是,我刚刚也是到吧台上去坐了会儿,和前台小姐聊了一下,无意中听到说起霍小溪的名字,就随便问了一下。”阿彪恭敬的说着。

    潇夜扬了扬眉头,“开了哪个房间?”

    “aaa。”

    “开房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就是上次来找你的乔汐莞。”阿彪跟在潇夜身边很多年,算是潇夜最得力的一个手下,仿若永远都知道潇夜想要什么!

    “乔汐莞?!”潇夜眼眸一紧。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初他调查过,确实如乔汐莞自己说的那样,她就像幽灵一样。

    从乔汐莞从小到大的背景他调查得很清楚,但怎么比对,也和他现在看到的这个女人有出入,不管在监狱那3年发生了什么见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一个人的转变不可能这么大?!

    他锁眉。

    他还真的从未有这么看不透一个人!

    乔汐莞,到底是敌是友?!

    ……

    银座aaa。

    包房中,已经混乱一片。

    乔汐莞也喝得有些多了,但还不至于太醉。

    她托腮看着milk和阿喵已经喝得群魔乱舞的样子,看着尹翔和欧洋两个人手把着肩在一起说酒话。

    她心情突然觉得很好。

    很久没有这种感受了,让自己做成功一件事情,带着自己的亲信一起庆祝。

    以前齐凌枫会在她耳边说,“小溪,别这么死心眼,喝得太多心里难受。”

    她说,“就这么死心眼,对你也一样。”

    眼眸垂暗。

    她拉出一抹苦涩的笑。

    很多人说酒醉可以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是更多的人却深知,用酒消愁愁更愁。那一刻想到的会更多更多,心会更痛更痛。

    她把面前酒杯中最后一点红酒全部喝下了肚,有些歪歪倒倒的从饭桌上站起来。

    服务员连忙走上前,“小姐,您没事儿吧。”

    “没什么。”乔汐莞招了招手,“你们好好看着他们,醉了就送他们回去。”

    “是。”服务员点头,“您现在是要先离开吗?”

    “嗯,我先把单买了。”

    “好的。请问您是刷卡还是付现金。”

    “刷卡。”乔汐莞把卡递给服务员,“密码是。”

    “好的,我马上回来。”

    服务员离开,很快从外面进来,把发票和卡递给她,“我送您回去。”

    这就是vip服务,客人喝醉了,酒店负责包送。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乔汐莞走出包房外。

    她面前有些晕,但还不至于醉的看不清楚方向。

    她走在浩瀚之巅的走廊上,一路走得很慢。

    潇夜站在乔汐莞的对面,蹙眉看着面前这个明显有些微醉的女人。

    乔汐莞似乎也看到了,主动的招呼着,“很巧啊,潇夜。”

    “你和霍小溪是什么关系?”潇夜直截了当。

    “你猜。”乔汐莞心情似乎很好。

    潇夜根本没有那个闲工夫和她绕圈子。

    乔汐莞看着潇夜冷得发寒的模样,“我实在不太明白贝迪为什么会喜欢你,会喜欢你这么多年。”

    潇夜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走了。”乔汐莞扒开面前的潇夜,依然走得扭扭歪歪。

    潇夜冷冷的看着乔汐莞的背影,眉头蹙得很深。

    阿彪看着潇夜的模样,恭敬的说着,“我再去查查她?”

    “不用了。”潇夜回头,自若的踏起脚步,“既然第一次没有查清楚,以后也查不出个什么名堂,倒不如静观其变。你找人留意到这个女人就行,看看她之后会不会有什么破绽?!”

    “是的,大哥。”

    潇夜点头,往走廊深处走去。

    ……

    乔汐莞站在浩瀚之巅的门口。

    因为是银座vip会员,即使不让服务员专程送,也会有专程的车在门口等候,乔汐莞坐进小车内,“紫阳别墅区。”

    “是的。”

    小车一路平稳的往顾家大院开去。

    现在应该才下午5点过。

    乔汐莞靠在车座椅的后背上,默默的看着窗外流利的风景。

    人是不是都是如此,很容易,乐极生悲。

    原本很快乐的一件事情,到此刻却突然找不到快乐点,莫名还觉得有些忧伤。

    她面无表情的坐在车上,直到到达顾家大院。

    她下车,走进别墅。

    客厅中,齐慧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身边陪着言欣瞳。

    言欣瞳这几天出奇的老实,不知道是她在家里面待的时间少很难让言欣瞳在她身上做手脚还是真的想要安分守己,保住自己二少奶奶的位置,安静得有些异常。

    两个人转头看着乔汐莞从外面回来,脸上潮红,明显就是一副有些醉哄哄的模样。

    “在外面喝了酒?”齐慧芬脸色一沉。

    “喝了一点。”

    “你这个样子像是喝了一点?”齐慧芬口吻非常不好。

    “额,一个应酬,爸爸让我去的。”乔汐莞说。

    不管如何,反正顾耀其实同意了的,所以就算撒谎,这个谎也不为过。

    于是,心里理直气壮。

    齐慧芬心里不痛快,也没好发作,“听说你替顾氏拿下了一笔价值不菲的开发项目?”

    “运气好而已。”乔汐莞谦虚道。

    “不管你现在做出了些什么成效,身为女人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一天在外面抛头露面成何体统!”齐慧芬严厉的评判道,“项目既然已经做好了,就好好的在家里,去上什么班!”

    “爸已经给我安排好了职位。”乔汐莞说,“虽然我真的很想听妈的话,但我不能辜负了爸爸对我的期望。”

    乔汐莞说得很动听,看上真心很为难的样子。

    齐慧芬似乎想要再说什么,终究也没说出来。只是脸色不好的在那里不爽透顶。

    “妈,我头有些晕,如果没其他事情,我就先上楼了。”乔汐莞说道。

    齐慧芬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乔汐莞离开。

    离开的身后听到言欣瞳说,“大嫂一天真的很忙,忙得早出晚归的,听说和大哥都已经分房在睡了……”

    反正言欣瞳那女人,不诋毁她就过不了日子!

    她现在头痛,不想和这个女人斤斤计较。

    她一步一步走向二楼,脚步停在顾子臣的房门前,却突然沉默着……

    算了,她不去打扰他。

    转身欲走。

    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顾子臣坐在轮椅上,看着面前的乔汐莞。

    乔汐莞眨巴了一下眼睛,下一秒咧嘴一笑,“要出门吗?”

    “让开。”声音冷漠无比。

    乔汐莞咬唇。

    需要这么凶吗?!

    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让开。”顾子臣再次重复,声音依然冷漠。

    乔汐莞不自觉得让开身子。

    顾子臣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到底做了什么啊?!心里委屈极了。

    抿着唇,走进顾子臣的房间。

    她从柜子里面翻出来一件睡衣,洗澡,出来,躺在顾子臣的床上。

    她其实现在头晕得要命,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此刻要是闭上眼睛,估计会马上就吐出来。

    她就睁着眼睛想一些事情。

    想起很多,自己觉得很难过的事情。

    比如齐凌枫,比如她的父母……

    这次让齐凌枫吃瘪,原本真的很痛快,却在此刻,又莫名的高兴不起来。

    她总是在想,为什么齐凌枫会这么做?

    为什么齐凌枫会这么残忍?

    为什么齐凌枫不和她,白头偕老……

    她到底哪里不如楚以薰了?

    眼角,突然滑落眼泪。

    谁想到,重生后的她,会在自己取得得一个成功时哭了。

    哭得很伤心。

    如果没有上一世的事情,她根本就不需要自己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做些,她根本就不需要去胜齐凌枫,她根本就不需要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么生活……

    齐凌枫,齐凌枫。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房门再次被人推开。

    顾子臣推着轮椅出现,看着她躺在他床上时,正欲发火。

    “顾子臣,让我睡一会儿吧,我一个人睡,会怕。”乔汐莞转头看着他,眼泪早就打湿了她的脸,她看上楚楚可怜。

    以前的乔汐莞总是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当时却让顾家所有人都厌恶。

    出狱后的乔汐莞突然变了,变得独立自主,还很有能力,顾家人对她彻底改观,夹杂着欣赏、嫉妒、不甘,却真的刮目相看。

    而此刻,乔汐莞再次露出这般可怜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不起曾经乔汐莞露出这种表情的模样,却觉得此刻的乔汐莞,脆弱到需要人呵护和温暖。

    顾子臣沉默的坐在轮椅上,看着她。

    乔汐莞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你陪我睡一会儿好吗?”

    顾子臣眉头一紧。

    “上来吧,我想要有人陪我睡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面全都是些自己不想要去想的事情,越想心里越难过,我想我可能是有病吧。”乔汐莞有些自嘲的笑着。

    “你发生了什么事情?”顾子臣眉头一紧。

    “没发生什么吧?!”乔汐莞带着眼泪笑着,“或许也发生了很多吧,但是我说不出来。”

    顾子臣没看懂乔汐莞。

    即使他没问没说,他承认,从乔汐莞出狱后朝夕相处这么久,他一直有刻意的去了解,但是最后,他没看懂她。

    “就这一次,陪我睡一会儿,明天或许就好了。”乔汐莞说,在请求。

    顾子臣沉默了,半响。

    他滑动轮椅走向大床,用手的力度让自己睡了上去。

    他刚刚躺好,乔汐莞的身体就往他身上靠,分明已经是初夏了,乔汐莞的身体却无比冰凉,挨着她的身体时,还在微微颤抖,“看吧,我今天真的很怪。”

    顾子臣闭上眼睛,“睡觉。”

    “嗯。”乔汐莞把整个身体都挨在了他的身上。

    她觉得真的很冷,从身到心。

    但是顾子臣很温暖,身体散发出来的体温让她觉得很暖和。

    她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眼泪顺着他的脖子一直流进了他的胸膛,曾经那个龟毛到洁癖的顾大少今天破天荒的没有吼她,没有恶心她的眼泪。

    他仿若在纵容她的一举一动。

    只是,冷漠无情的顾大少什么时候开始怜香惜玉了?!

    她想不明白,也而不想去想明白!她靠在他的身上,沉睡过去。

    其实她这段时间也已经超负荷了,她需要这么一个深度睡眠。

    而在她睡着的那一秒她似乎在想,这么久以来,她是不是应该找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人真的,好冷好冷……

    ……

    房间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偶尔还带着非常细微的鼾声。

    有人说,鼾声是因为一天太累了。

    乔汐莞一天真的很累了。

    顾子臣睁开眼睛,转头看着那个把头埋在他颈窝处的乔汐莞,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上,似乎还有未干涸的水渍。

    为什么会哭?!

    他一度以为,谈诚了这个项目,她应该会耀武扬威。

    她不像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至少出狱后不像。

    她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让她在午夜梦回时,根本不能好好入睡。

    其实很久之前他就发现了,乔汐莞一直赖着他的床不离开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她怕,她怕一个人睡觉!即使在他身边睡觉时,他分明也可以感觉到半夜她突然抽动的声音,总是惊魂未定。

    乔汐莞在监狱那三年发生了什么惨不忍睹的事情吗?!

    顾子臣锁眉。

    乔汐莞突然不舒服的动了一下,把头更深的埋在他的颈脖处,嘴里呢喃着,“枫……”

    枫?!

    是一个人名,还是一个无意识的梦呓?

    顾子臣动了动身体,想要推开乔汐莞,因为他被乔汐莞抱得很紧,似乎是把她自己身体的一半压在了他的身上,她是有多需要寻找依靠?!

    而此刻似乎感觉被人推开,乔汐莞更加不依了,抱着顾子臣的力量越来越大,就像一个八爪鱼一般的狠缠着他。

    顾子臣被她勒得都快喘不过去了。

    此刻他倒是想要睡觉也睡不着了,他怕真的睡过去,就真的被她勒死了。

    ……

    乔汐莞一觉睡到晚上9点。

    她睁开眼睛,眼眸动了动,仿若在想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她抬头看身边的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顾子臣被她压在身下,脖子被她狠命的抱着,整个人就八爪鱼似的缠着他,而顾子臣此刻眼睛是瞪着的,脸色说有多难堪就有多难看。

    “睡醒了还不给我下去!”顾子臣怒吼。

    他一身都僵硬了。

    他甚至保持这个姿势3个多小时,他简直就是在自己找罪受。

    乔汐莞被顾子臣这么一吼,连忙放开他,让自己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看顾子臣此刻的脸色就知道,不能招惹,识趣的躲开。

    顾子臣活动着自己的手臂和脖子,一身难受无比。

    乔汐莞抱着被子坐在床头,看着顾子臣,“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不说还好,一说脸色更差了。

    他以为他不想推开吗?每次一推开她就抱得更紧,一推开她就抱得更紧,他差点被她抱背气了!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陪我睡觉。”乔汐莞甜蜜一笑。

    顾子臣面无表情,他努力让自己从床上起来,下地,坐在轮椅上。

    “你去哪里?”乔汐莞看着他。

    “洗澡。”

    “洗澡?”乔汐莞纳闷,“你吃晚饭了吗?”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吧,她5点多就拉着顾子臣睡觉了,顾子臣应该还没吃晚饭吧。

    “做什么?”顾子臣扬眉。

    “我不是说了,项目谈成之后请你吃饭的,现在这个点家里也吃过晚饭了,我请你出去吃饭。”

    “不去。”一口回绝。

    “为什么不去啊?你怕出门吗?”

    “不怕。”

    “不怕为什么不出去啊?你喜欢吃什么,我请你吃。”乔汐莞很热情的说着。

    “没什么喜欢的。”

    “你喜欢吃海鲜吗?”乔汐莞孜孜不倦。

    “我海鲜过敏。”

    “那你喜欢吃牛排吗?”乔汐莞锲而不舍。

    “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啊?”

    “乔汐莞!”顾子臣受不了乔汐莞的死缠烂打。

    “好吧,我知道了,你喜欢吃家常菜。我知道一家好吃的家常菜,以前我加班经常……”乔汐莞顿了一下,“反正很好吃,我去换件衣服,我们马上出门。”

    “我没说要去。”顾子臣看着她。

    “就这么定了。”说着,乔汐莞就往自己那个小房间找衣服去,回头突然想到什么,“你别洗澡了,回来再洗,耽搁时间。”

    “你怕耽搁时间你就别让我去吃饭!”

    “那么意思是你答应出去吃饭了?好吧,我不介意等你一会儿。”

    “……”顾子臣,无言以对。

    乔汐莞换了衣服,待顾子臣洗完澡穿上衣服后,推着他往楼下客厅走去。

    客厅中家里其他人都在看电视,看着他们出现时,齐慧芬很有当家主母的风范说着,“这么晚了才下来吃饭,成何体统。”

    乔汐莞笑着说道,“今天下午我们确实睡过了头,现在我带着子臣到外面去吃饭。”

    话一出,客厅中所有人都安静了,眼神不自觉的往顾子臣身上瞄。

    顾子臣很淡定自若的坐在轮椅上,没什么异样。

    如果没有记错,从顾子臣残疾后,从来没有踏出顾家大门一步。

    这次突然说要出去,真是让人,惊掉下巴!

    “你是说,你带子臣到外面去……”齐慧芬有一种自己听错了的感觉。

    顾耀其使眼色给齐慧芬让她别开口。

    齐慧芬的话说到一半咽了回去。

    “你们出去吧,别太晚回来。”顾耀其难得和蔼可亲的说着。

    乔汐莞点头一笑,“好的。”

    “慧芬,你给他们安排一辆车。”顾耀其对着齐慧芬吩咐。

    “好,我给司机打电话让他在门口等你们。”

    “谢谢妈。”乔汐莞微微一笑,推着顾子臣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

    离开时,耳边听到顾子颜纳闷的声音,“大哥什么时候愿意主动出门了?”

    “你这小丫头,大哥愿意出门是好事儿,别乱说。”

    “我只是随口说说……”有些小抱怨。

    顾子寒冷冷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眼眸越来越深。

    ……

    乔汐莞和顾子臣坐在后座。

    乔汐莞趴在车子玻璃上,看着一路夜色风景。

    “你很少出门吗?”乔汐莞打破车内的安静,问道。

    “不喜欢出门。”

    “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啊,干嘛把自己锁在家里。”

    顾子臣沉默,似乎不愿意多说。

    乔汐莞也耸肩不多问,两个人一路安静的到达乔汐莞说的那个家常菜馆。

    家常菜馆离环宇大厦不远,是一个城中央的巷子里,不太当道,但却是很多上班族很喜欢吃的地方,当初她和齐凌枫不少到这里来吃饭,老板和他们几乎都已经熟了。

    “不是什么大餐厅,但是味道绝对很好。”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进家常馆,即使现在已经9点多了,依然还有好几桌人在吃饭,生意爆火。

    顾子臣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不像是那种很嫌弃这个的样子,她其实还有些忐忑,这个有着无比龟毛性格的男人,会忍受不了这里的坏境。

    两个人坐在一个小角落,甚至不是包间。

    服务员也不是特别热情,等了还一会儿才递来一个菜单,放下一支笔和一个本子就离开了。

    乔汐莞仿若很熟悉的拿起笔把自己想要的菜写了下来。

    写完之后,乔汐莞把那篇纸撕了下来,抬头说道,“第一次来吃,我就不问你想要吃什么了,估计你也不知道这些地方是吃什么的,我就一了。”

    顾子臣点头,没什么意见。

    乔汐莞把菜单拿给服务员。

    “你介意多一个人吃饭吗?”乔汐莞突然问他。

    顾子臣皱眉。

    “一个朋友。”乔汐莞笑着说道,心里默默补充,或许你还认识,“上次我不是在你这里拿了200万吗?我说我给我一个朋友买了房子,答应回头给你介绍的。”

    顾子臣没什么特殊表情,“随便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乔汐莞拿出电话,给武大拨打。

    那边想了一会儿,“乔汐莞。”

    “吃了晚饭没?”

    “吃了。”

    “能再吃点吗?”

    那边似乎是想了一会儿,“能。”

    “那道东大街的雪花巷口家常馆来吃饭。”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她马上到。”

    顾子臣似乎是没兴趣,眼神在家常馆里面左右看着。

    “很新奇么?我猜想你这种大少爷应该从来没有踏进过这种地方吧。我其实一直都觉得,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会缺少很多乐趣,有些真的不是那么重要,比如身份,比如高贵!”

    “我不是你想的那么孤陋寡闻。”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忍不住笑着,“是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男人。”

    顾子臣没好脸色。

    乔汐莞也不在乎,她看着他,“以后,我多带你出来见见世面。”

    “不需要。”

    “不要这么拒人千里,你今天下午不也是抱着我睡觉的吗?我们可是夫妻。”乔汐莞故意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顾子臣那副脸黑到完全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她就是莫名的很有成就感。

    “是你抱着我谁!”顾子臣反驳。

    “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最后的结果还不都是我们抱着彼此睡在一起!”乔汐莞贼嘻嘻的笑道。

    “……”顾子臣看着她,“你能不能矜持点。”

    “都是结过婚生过小孩儿的女人了,还怎么矜持?!”

    顾子臣眼眸突然紧了一下,“你还是记不得曾经的事情?”

    “你说哪些?”乔汐莞问他。

    “当我什么都没说。”顾子臣根本就不想要和她闲聊。

    乔汐莞脸皮厚,半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又死皮赖脸的说着,“其实,你还是很关心我的吧。”

    “你可以再不要脸点吗?”

    “我今天下午让你陪我睡觉你还不是就陪我睡觉了,我把眼泪都哭你身上了你都不嫌弃……”

    “我是不嫌弃吗?我不嫌弃我起床第一件事洗什么澡!”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瞬间石化。

    她就知道在顾子臣身上得不到什么便宜。

    嘟嘴,不爽,“你就不关心我为什么哭吗?我可是拿下了很大一个项目,本应该高兴地。”

    “喜极生悲。”顾子臣说,看上去那么的不在乎。

    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就当是吧。”

    正时,服务员开始一个一个上菜。

    “吃饭吧。”乔汐莞招呼顾子臣。

    “你的朋友呢?”

    “她打车过来可能还要花些时间,我们都没吃饭,不等她,把自己肚子饿坏了。”乔汐莞说着,已经拿起筷子开动了。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模样。

    今天下午那个仿若全世界都抛弃了她的乔汐莞到底是谁啊?!

    现在这个没心没肺分明活得很舒坦的女人,又是谁?!

    “怎么了,你还不饿?”乔汐莞看着他未动的筷子,主动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顾子臣的碗里,“你尝尝,这里的招牌菜。”

    顾子臣低头看着那块半肥半瘦的红烧绕,拿起筷子放进嘴里,嚼了嚼。

    “你不怕我夹给你的红烧肉上有我的口水啊,我用我的筷子给你夹的哦。”乔汐莞一本正经的的说道。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黑了,嚼在嘴里的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反正我们接过吻,生过孩子,你也不在意的啊!”乔汐莞故意的。

    故意让顾子臣气得,咬牙切齿又无处发泄。

    “快吃,我点了好多东西。不吃完就浪费了。”乔汐莞催促,“你再不夹菜,我又帮你夹了……”

    顾子臣把面前的每一样才都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的碗里。

    乔汐莞忍不住笑得何其欢快,看着顾子臣这种万年不变的脸上有这种千奇百怪的脸色,真是值了!

    仿若今天下午那突然涌现的悲伤情绪在这一刻也似乎化为了须有。

    她想,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她终究还是没心没肺的吧!

    嘴角抿唇一笑,看着顾子臣无比斯文的吃着饭菜。

    即使在这种地方,他吃饭的模样也让人觉得高雅无比,加上他帅得有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模样,忍不住邻座好多女孩些都往这边看……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叫他。

    “嗯?”顾子臣埋头吃东西。

    “你说,我真的喜欢你好不好?”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吃着东西的手指一怔。

    “突然觉得……”

    话还未说完,耳边就响起了一个女性嗓音,“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面前的人,“武大,来得这么慢,没等你了。”

    “没事儿。”武大坐在她旁边,不在乎的说着。

    武大不拘小节,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顾子臣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

    突然觉得什么?

    他抿着唇,没有追问。

    乔汐莞和武大说了几句话,连忙给顾子臣介绍道,“子臣,这是武大,我上次给你提的我那个朋友,虽然长得很高,但确确实实是女的。”

    顾子臣看着武大。

    武大看着顾子臣。

    “这是我老公顾子臣,给你买的那套房子,他出资。”

    武大和顾子臣面对面。

    乔汐莞看着他们两个的神色变化。

    如果只是陌生人,那么这个世界上能够的巧合就太多了,而她一向觉得自己是一个平常人,平常人很难遇到这种说不出有多小概率的事情!

    她眉头一扬,坐等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

    ------题外话------

    小宅的更新时间都从5点20修改到了9点20,亲们知晓哦!

    ……

    话说顾子臣和武大有没有关系吗?

    敬请期待!

    小宅群么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