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第二章 换我包养你如何?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第二章 换我包养你如何?

作者:恩很宅
    安静的小馆子内。

    武大和顾子臣四目相对。

    顾子臣嘴角一抿,低沉的磁性嗓音说道,“你好。”

    “你好。”

    两个人很平淡的打着招呼。

    完全没有乔汐莞心目中所想的那样天崩地裂!

    两个人的神情和表现,分明就不像是曾经认识的模样,难道一切真的只是“巧合”?!

    然后,两个人低下头,很平静的吃饭。

    吃饭的过程中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但也不是特意的忽视彼此,反正,怎么都不是乔汐莞刚开始所想的那样,两个人之间肯定有“故事”。

    所以。

    武大喜欢的人不是顾子臣了?

    她一直以为她喜欢的人,其实就是顾子臣。

    按照武大的性格,应该不会轻易的喜欢上谁,可如果是顾子臣……

    她真的觉得顾子臣有那个能耐,即使现在下身残疾。

    而所谓的下身残疾,看上去应该也不是表面的那么肤浅。

    可顾子臣这个人到底,有多不肤浅?!

    乔汐莞那一刻表示,她摸不透。总觉得他不简单,却不知道有多大能耐,仿若,不可估量。

    忍不住,乔汐莞再次审视着面前的两个自若吃饭的人,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倒是自己显得,有些奇奇怪怪。

    吃完饭。

    乔汐莞去柜台买单。

    饭桌上,就剩下武大和顾子臣。

    两个人依然如此,看不出来任何不一样的情绪。

    只是武大突然开口说道,“很久不见。”

    顾子臣平静的眼眸看着她,“提前出狱了?”

    “提前了3个月。”

    “嗯。”仿若像是知道了,微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关心。

    “那个孩子……”武大看着他。

    顾子臣把视线放在背对着他们正在结账的乔汐莞身上,“先不谈这些。”

    武大低垂着眼眸,没再多说。

    不多久,乔汐莞结完账回来,看着面前依然毫无表情的两个人,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如果是伪装的,那么这两个人真的伪装得太好了。

    三个人走出小饭馆,乔汐莞对着武大,“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反正顺路。”

    “不了,我还有些事儿,要去其他地方。”武大开口。

    乔汐莞也不为难,“那你小心点,我们走了。”

    “嗯。”

    乔汐莞和顾子臣回到顾家的小车内,武大已经转身往街头的方向走去。

    乔汐莞的视线一直放在武大身上,看着她高挑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黑夜的天空下。

    “你觉得武大这个人怎么样?”乔汐莞问顾子臣。

    “没什么特别感觉。”

    “是吗?”乔汐莞抿了抿唇,“总觉得她不是看上去那么平淡无奇,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和我有何关系吗?”顾子臣扬眉问她。

    “当我什么都没说。”乔汐莞投降。

    对于顾子臣,他们之间应该永远都没办法好好交流了吧!

    麻痹。

    一路坐着车回到顾家大院。

    那个时候其他人都已经睡了,大院里面显得尤其的安静。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进2楼,回到房间。

    “今晚我就睡这里了。”乔汐莞说。

    顾子臣眉头一紧。

    “以后别撵我去睡那个小屋了,言欣瞳又在背后说我坏话,说我被你嫌弃已经和你分房而居了,好不容让你妈对我有点好感,现在又这样,我在这个家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的生活了!”乔汐莞抱怨。

    顾子臣看着她,还未开口说话。

    “你沉默就是默许了。”乔汐莞连忙说着。

    顾子臣脸都绿了。

    “我去洗澡,绝对把自己洗干净了躺床上。”乔汐莞拿起睡衣就往浴室跑。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

    ……

    乔汐莞牛逼哄哄的又开始大摇大摆的睡顾子臣的大床了。

    顾子臣睡觉特别的规矩,不知道是不是下身残疾的原因,一个晚上睡觉几乎不动,但乔汐莞的睡姿就特别的千奇百怪了,一般情况是侧着身体睡,屁股对着顾子臣,不舒服了就翻一下身对着他,把一只腿压在顾子臣的身上,有时候那只腿甚至都已经压到顾子臣的脖子上了,好几次差点没有把顾子臣压到喘不了气。

    顾子臣推她一下,她会老实一会儿变换一个姿势,变换的姿势也让人匪夷所思,屁股撅起,趴着,整个脸埋在枕头里,这样的姿势会持续好长一段时间,顾子臣好几次都想要推开她,这个女人不会就这么把自己捂死了吧?!

    结果就是,这个女人照常可以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乔汐莞伸懒腰,很满足的起床。

    今天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去顾氏上班,之前随便安插的一个位置,其实连人力资源部都没有她任职的记录,所以自然就不算顾氏的人,不过从现在开始就不一样了。

    她心情愉悦的去浴室洗漱,换上一身ol职业装,干练十足。

    她从浴室打理完全出来时,顾子臣还在床上睡觉。

    奇了怪了,平时这个男人起床挺早了,今天这也不晚了,看上去还没有半点要起床的意思,顾子臣也会赖床了?太阳不会是打西边出来了吧!

    “洗漱完了就去上班!”

    麻痹!

    乔汐莞吓了一大跳!

    这个男人长了第三只眼睛吧,她不过就是看了他一下,他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差点没有把她吓死。

    她没好气的说着,“太阳都晒屁股了,你准备睡到几点!”

    “这是谁造成的!”顾子臣怒吼。

    一个晚上睡相这么差,他能好好睡觉吗?!

    “啊?”乔汐莞纳闷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她做了什么吗?

    顾子臣的脸色无比难看,刚刚睁开的眼眶中似乎还有血丝,眼睛周围也似乎有些浮肿,明显就是一副昨晚没有睡好的表情。

    这么回过神,乔汐莞赶紧溜了出去。

    她睡相一向不好,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分明睡觉的时候规规矩矩睡得好好的,早上起来自己就睡到了脚那一边,被子还掉在地上大半部分,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无比,简直不堪入目。

    上一世的自己,还因为自己的睡相难看怕被齐凌枫看到……

    她深呼吸。

    她不应该再这么去想上一世的事情。

    上一世的自己,就是瞎了眼!

    走下楼,走出顾家大院门口。

    顾子寒也在门口,身边是送他上班的言欣瞳。

    作为顾子寒的妻子,言欣瞳也算是贤良淑德了,如果不是这么太工于心计不能容人,其实对于顾家的媳妇而言,言欣瞳不算太差!

    乔汐莞淡漠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顾子寒已经坐进了小轿车内,门没有带过来,似乎就是在等她。

    很多时候早上上班都是搭顾子寒的车去,乔汐莞也习以为常。

    唯一不能习以为常的似乎只有言欣瞳了。

    看她的表情,乔汐莞也能够猜到,言欣瞳应该想要把她撕烂了吧。

    她其实到现在,越来越觉得言欣瞳嫁入顾家分明就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坟墓,轮能力轮手段,她根本就不是顾子寒的对手,轮在家里的地位,她也完全不及齐慧芬半分,所以一直被人这么欺压着……

    最后的后果,她不肤浅评价,拭目以待。

    小轿车一路平稳的往顾氏大厦开去。

    原本沉默的空间,顾子寒突然主动开口,“让爸给你配一辆车。”

    乔汐莞嘴角一勾。

    顾子寒是厌烦了和她坐一辆车吧。

    她没什么特别情绪,淡淡的笑了笑,“嗯,我会给爸提议的。”

    顾子寒看着乔汐莞自若的神色,越来越不懂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了?!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没办法掌控她的一切,仿若曾经那个可以随便搓揉的女人,突然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奔跑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眼眸一紧,不能再这么掉以轻心!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一起到达顾氏大厦,一前一后的走进去,顾氏所有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有些人知道乔汐莞的来历,有些人不明白,不过能够在短短时间晋升到市场部经理助理的位置,想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乔汐莞去市场部经理秦文政那里报到,虽然她任职的正式oa还未下来,但秦文政是昨天就已经接到了消息,乔汐莞去的时候热情的寒暄了些,在他隔壁房间腾出来一个独立的办公室,办公室现在也已经被人打扫规矩,连她之前坐的办公桌上面的东西都已经搬移了过来。

    她放松的坐在办公室里面。

    这个办公室的格调有些老旧,不太是她喜欢的设计风格,而且明显的不是新办公室,应该是搁浅很久了。

    她转动着办公椅,后面的窗户也不是她一向钟爱的落地窗,整个办公室的空间不算大,也算够她折腾。

    她嘴角一笑。

    就这么先将就着吧。

    这个位置能够坐多久,还说不一定呢!

    她笑了笑,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文件。

    没多久,milk敲开房门,“乔组……不对,乔经理,我来报到了。”

    milk因为是底层职员,所以对于调离部门是需要自己去完善手续的,时间上面就耽搁了些,她的办公桌就在她的外面,属于她的私人秘书。

    “看上去状态不错。”乔汐莞看着她。

    “当然,能够继续在你手下工作我心情无比兴奋。我可不是拍马屁,反正我就是觉得你很能干,将来一定能够带我闯出一片大事业。”milk的表情很认真。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愿如此。”

    “对了乔经理,昨天你是多久离开的,我们都不知道。”

    “有点事儿就先走了,看你们玩得正欢就没有打扰你们的雅兴,而且有我在,你们也玩不开吧。”

    “呵呵,原来如此。不过后来大家都喝醉了,刚刚我在楼下碰到他们,一个一个都是一副被摧残了的模样,好笑得很。”

    “总是要为自己的放纵买单的。”乔汐莞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打起精神了!”

    “是,我一定死命追随乔经理的脚步。”

    “会拍马屁也不错。”乔汐莞笑着,“现在没什么事情,你先熟悉一下自己的岗位。”

    “是。”

    milk退出她的房间。

    乔汐莞站在窗户面前,打开,看着高楼耸立下的街道人群,从今天开始,这就是她的起点了!

    她抿着唇,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起,“爸爸。”

    “在公司就叫我董事长。”

    “是。”乔汐莞翻白眼。

    她以前在环宇的时候,她爸是董事长,她经常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呼他爸叫“老头子”。他爸还一天乐呵乐呵的,别提多开心了。

    她微咬了咬唇,控制自己不要再多想的情绪。

    “刚刚詹姆斯先生的助理约晚上吃饭,你准备一下。”

    “是。”

    “你就不要带秘书了,我这边会安排人员。”

    “好。”

    “另外,我刚刚给综合部那边吩咐了,给你安排了一辆车。每天和子寒坐一辆车上下班始终不太方便,而且你平时也会有车。”

    “谢谢董事长。”乔汐莞正准备说这事儿,顾耀其倒是还算考虑周到。“不过爸爸,司机方面就不需要您委派了,我这边有一个朋友,她这段时间正失业期,我想让她来帮我开车。”

    “失业的朋友?”顾耀其皱眉,“不要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

    “我知道的董事长,不过这个朋友很特殊,也就这么一个而已,还望爸爸成全。”

    “男的女的?”

    “女的。”乔汐莞连忙回答着,心里想这顾家的人,是不是都一个样儿!

    “一个司机,随便你吧。”顾耀其妥协。

    “谢谢。”

    “嗯。”顾耀其挂断电话。

    乔汐莞很早之前就已经设定好了武大的位置,但是她身份特殊,总不能见人就对别人说这是她聘请的保镖吧,而且顾氏也确实没有其他岗位适合武大,司机却正好,离她最近,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想了想,她拨打电话,“武大,你会开车吧。”

    “会。”

    “那正好,从今天下午到顾氏大厦来找我,以后你就帮我开车了。”

    “好。”武大丝毫不推脱。

    只要是武大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她一般不会拒绝。

    乔汐莞挂断电话一直在想,曾经的武大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以前在监狱的时候就听人说这个女人身份特殊不能招惹!可是从武大出狱到现在,除了行为举止有些让人诧异以外,没发现什么特殊身份?!

    她咬着唇。

    她甚至有点不清楚这一刻把武大留在身边是好是歹!

    但终究而言,想要实现她的目的,武大这个角色,不可或缺!

    想到这里,也就坦然了所有一切。

    她不需要顾虑太多,一心向前就行!

    ……

    下午时分。

    武大办理了顾氏第三方公司车队的入职,正式在她身边给她开车。

    也就相当于,乔汐莞在顾氏有了两个真正意义上的亲信,一个武大,一个milk。

    晚上。

    乔汐莞陪着顾耀其去赴约。

    顾耀其还安排了顾子寒,以及顾子寒的秘书叶媚。

    这么重要的场合,叫上顾子寒,乔汐莞倒是可以理解,必定顾子寒是顾氏的总经理,出席任何活动,甚至有时候替董事长出席活动都是理所当然,只是叫上叶媚是为何?!

    这个女人有着什么非凡的能力吗?!

    乔汐莞当然不会说出来,也不会表现出任何诧异。

    在职场上,她一直都喜欢,静观其变。

    总有露出蛛丝马迹的时候。

    4个人坐着车到达“槟城”五星级大酒店。

    服务员热情的招呼着他们走进一个超豪华包房,包房中詹姆斯已经提前到了,身边也跟着2个随从,一个是他的助理,另外一个是他在进军中国市场聘请的华人ceo,在项目达成后,接下来的所有工作都会将和这个ceo进行洽谈。

    “真是抱歉,让你久等了。”顾耀其主动伸手,和詹姆斯先生打招呼。

    詹姆斯无所谓的耸肩,“没关系,是我提前到了,你并没有迟到。”

    顾耀其笑着推脱了几句,又寒暄了几句,几个人围坐在偌大的饭桌前。

    “詹姆斯先生,这些你应该都认识了吧,都和你谈过合同。”顾耀其指了指乔汐莞他们。

    詹姆斯点头,“当然。不过那位小姐?”

    “你是我们顾氏顾子寒总经理的秘书叶媚。”

    “叶秘书。”詹姆斯打着招呼。

    就算只是这么一个小角色,作为西方人周到的礼仪,也是会照顾周全。

    叶媚从座位上站起来,非常有礼节的说道,“你好,詹姆斯先生。”

    “请坐,不必拘礼,只是一顿普通的晚宴。”

    “谢谢詹姆斯先生。”叶媚从容,有礼。

    詹姆斯拉开主题,“今天请你们吃饭,一方面是为了庆祝我们的项目达成,另外一方面就是正式介绍一下我新聘任的詹姆斯集团中国ceo明泽,这个项目所有事宜以及以后在中国的所有项目都由他全权负责。我会暂时回到美国,那边还有些商业合作需要花费时间。”

    “这么说詹姆斯先生以后到中国的时间会少了很多。”顾耀其问道。

    “是啊。”詹姆斯点头,似乎也带着些不舍,“中国确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我对亚洲人彻底的改观。”

    “那既然如此,今晚大家就要不醉不归了。”

    “当然。我很乐意。”詹姆斯笑了笑,带着典型西方人的轮廓,男性魅力十足。

    整个晚上,晚宴的气氛很好。

    乔汐莞终于知道为什么要叫上叶媚了。

    这个女人的社交能力真是让人惊叹,乔汐莞一向觉得自己在社交方面已经游刃有余了,在叶媚这个女人面前都显得小家子了些,叶媚就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在酒桌上拿下来詹姆斯先生那边的三个人,劝酒,喝酒,缓和气氛,乔汐莞就坐在那里,看着叶媚施展她的拳脚功夫。

    怪不得,叶媚能够跟着顾子寒这么多年。

    想来,叶媚除了叶氏大家族千金的身份外,还有更多或许大家不知道的能力。

    比如应酬就是一个。

    有些人习惯在商场上应酬,有些人习惯在酒场上应酬。

    但不管哪一个,对于中国人谈合作都必不可少。

    所以叶媚也算是一个能人。

    饭席进行到一般,乔汐莞出门上厕所。

    詹姆斯先生的助理早就在叶媚的攻克下喝得有些多了,在包房厕所里面待了好久都没出来。

    乔汐莞觉得,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出来不了了。

    她自若的走向外面大厅的公共卫生间,方便后,在大大的玻璃镜面前洗手,稍微的补了点妆。

    眼眸微顿了一下,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叶媚,她没有去上厕所,而是自若的走向她,对着大镜子洗手,补妆,眼眸不轻不淡的看了看她,平静而直白的说着,“乔汐莞,想要合作吗?”

    乔汐莞擦拭着粉底的手指动了动,眉头一扬,“怎么说?”

    “我协助你在顾氏发展,你帮我得到顾子寒。”叶媚直白到露骨的话让乔汐莞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们仅见过几次面,说了两次话。

    彼此应该丝毫都不熟悉,连对方的底细应该都不清楚,是敌是友,是否可以信赖完全不知情,突然说是要合作?!

    她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你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当然,我很少认可一个人。”叶媚说道,“能够让顾子寒都时刻防备另眼相看的女人,怎么都差不了。”

    “你太把顾子寒当回事儿了。”乔汐莞说。

    叶媚好看的眉头皱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乐意说她的心上人。

    “不过叶媚,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冒险,自从从监狱出来后,就不敢轻易冒险了。”乔汐莞说,准确是,自从上一世被人这么陷害后,就不想轻易冒险了,她笑了笑,“所以现在,我没有和你合作的打算。”

    “你确信?”叶媚眉头一紧。

    “嗯,确信。”乔汐莞嘴角一笑,“何况,你这么爱顾子寒,应该也清楚我曾经也爱慕过他。”

    “你说了,那是曾经。”叶媚很肯定,“同样喜欢着一个人,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一目了然。所以我可以肯定,不管你以前爱他爱到撕心裂肺要死不活,至少这一刻我从你看他的眼神中感觉到,你对他,毫无感情。”

    乔汐莞抿唇,笑着。

    此刻仿若除了笑,她实在找不到词语来应酬这个女人。

    她甚至不清楚这个女人是只会看顾子寒身边人的情绪变动,还是说她对所有人都很会揣测心思?!

    不管哪种,都是让人惊叹道无语的能力。

    所以,她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离开。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脸色陡然一沉。

    这个女人,真的比她想象中,城府深太多!

    乔汐莞回到豪华包房时,里面的人也喝得差不多了。

    不过这是商业聚会,喝太多也不会出现太失礼的情况,而且詹姆斯一向很有原则,不像中国人的酒桌上那么,不喝醉两个誓不罢休。

    这样一来,饭席早早就结束了。

    詹姆斯带着他的随从离开。

    顾耀其说喝多了不舒服,不愿意和其他人共坐一辆车,让其他三个人另外叫司机来接,他坐自己那一辆先走了。

    乔汐莞捉摸着,顾耀其是不是怕自己呕吐的画面被他们看见丢了身份?!

    心里有些小邪恶,但愿顾耀其真的醉的,天翻地覆。

    让他这么大把老骨头,好好折腾一下!

    “我叫了司机过来接,叶媚你自己打车回去。”顾子寒冷漠的说道。

    叶媚笑了笑,仿若习惯了顾子寒这么若即若离,时冷时热,微微的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走在夜晚的街上。

    顾子寒果然不会怜香惜玉。

    叶媚居然还这么执迷不悟。

    她其实一直都不明白,顾子寒到底哪里来这么大的魅力,让一个两个三个女人爱得死去活来的……要她选择,虽然顾子俊看上去风流又花心,但不管如何,对女人至少是好的吧。

    顾子寒这么一个扑克脸死人心,怎么迷糊这么大一帮优秀女青年的?!

    匪夷所思。

    很快,顾子寒的专用轿车到达酒店,两个人一起坐了进去。

    “听说你配小车了?”顾子寒说。

    “爸今天主动说的。”

    顾子寒没有再说话了。

    两个人好像很容易冷场。

    乔汐莞倒是无所谓,反正她也没必要刻意讨好他,也讨好不了。

    顾子寒永远在乎的都只是自己的利益,而她总是要和他的利益相斥,所以就算是她拼了老命讨好他,也得不到她要的结果。

    倒不如,就这么,低调点,相安无事。

    车子到达顾家大院,下车后,乔汐莞直接往别墅走去。

    顾子寒突然一把拉住她。

    乔汐莞一怔,看着顾子寒近距离的脸,在背光下,棱角分明的五官毫无挑剔,分明就是一张引人犯罪的帅气脸庞,但此刻,却就是勾不起乔汐莞的任何兴趣,就连心跳频率也不会因此多跳动一下。反而,还不如顾子臣偶尔的这么一个举动……两个同样的脸,却可以非常理智的只对一张脸有兴趣!

    有兴趣吗?她对顾子臣。

    嗯,至少比对顾子寒有兴趣。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笑,看着顾子寒,很淡定的说着,“顾二少爷,要做什么?”

    顾子寒的嘴在她唇边0。01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乔汐莞微微退后了些,“我想我好不容易分清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顾二少是准备打破这层束缚吗?还是说,让我终于认清现实时,又给我丝不能实现的希望?”

    曾经的乔汐莞说不出这样的话。

    曾经的乔汐莞在他一个眼神下就会颤抖,不可能这么理智。

    “乔汐莞,你说过,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顾子寒问她。

    “嗯。”乔汐莞点头。

    曾经是这么说过,这么撒谎说过。

    “我如果说,你已经成功了呢?”

    “所以……”乔汐莞依然很冷静。

    “你还不明白吗?或许我们可以试着,以另外一种身份生活。”顾子寒一字一句。

    这样的暗示太明显不过。

    乔汐莞微微的笑了笑,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下,漂亮得天花乱坠。

    曾经不觉得乔汐莞有多漂亮,就算五官很好也没有气质,偶尔还会觉得俗不可耐,现在这一刻,却莫名被这么一种曾以为俗不可赖的脸颊所迷惑。

    顾子寒那一刻想,或许这个女人,可以真的试试。

    可是乔汐莞却不那么想,她沉默了一会儿并不是在考虑,而是突然觉得叶媚,她这么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除了有了家室之外,在外面也并非只勾搭她一个,她的坚持到底值什么?!

    她有些惋惜而已。

    她抬眸看着顾子寒,“你是准备离婚,还是?”

    “乔汐莞你不要得寸进尺。”顾子寒脸色一沉。

    她,得寸进尺了吗?

    她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少需要让别人做事情的时候,总是应该拿出诚意的。

    那么顾子寒的意思是?

    她看着他。

    “我可以在外面给你买套房子。”顾子寒说。

    原来,包养小三。

    原来,他还是把她定位在小三的位置上。

    只是顾子寒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强的自信心,就认定了她会同意?!就认定了他只需要给这么写小恩小惠就会让她不顾一切的,飞蛾扑火?!

    还是说曾经的乔汐莞其实就这么点追求。

    她笑了。

    是真的觉得有些好笑。

    不知道是笑话乔汐莞曾经的白痴,还是笑话顾子寒的自以为是。

    顾子寒被乔汐莞的笑容搞得有些发毛,这样的笑容看上去不像是高兴,反而只是觉得有些好笑而已,他眉头皱得很紧,脸色也难看了些,“你笑什么?”

    “我在想,你给我买套房子,我住在里面,你要多久才会亲临一次?”乔汐莞问他,“或许一个月,半年,一年……想着想着,就蓦然的笑了。”

    顾子寒抿唇,“我承诺一个月至少一次。”

    多慷慨。

    一个月一次,就像以前的皇上临幸妃子一般,排好日期,等着被xxoo!

    “不了。”乔汐莞不打算再和顾子寒这么绕圈子下去。

    她觉得真的没必要和顾子寒谈条件,他开出来的条件她不屑不说,反而还觉得可笑得很,她是真的不明白,顾子寒怎么就可以这么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就觉得他这么一点点的退让,就是天大的恩惠。

    “乔汐莞,你还想要怎样?”顾子寒脸色难看无比,似乎也没有多少耐烦心。

    “与其我让每个月独守空房等你,倒不如……”乔汐莞嘴角一勾,邪恶的唇线弧度上扬,“我自己努力点,包养你如何?”

    “乔汐莞!”顾子寒气得发抖。

    应该从来都没有人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吧!这个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男人!

    对于顾子寒的怒气,乔汐莞显得很淡定,很淡定的转身走进别墅,丢下一句话,“你好好考虑一下,随时有效!”

    顾子寒捏紧手指!

    乔汐莞是故意的,故意在给他耻辱!

    他堂堂顾氏顾二少爷,顾氏集团总经理,他被包养?!

    乔汐莞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现在给你这些你不要,那就不要怪我赶尽杀绝!

    ……

    乔汐莞轻手轻脚的走进顾子臣的房间。

    说实在的,现在心情很好。

    把顾子寒气到这种程度说不出来的痛快!

    别自以为天底下好像就只有他一个男人似的,以前的皇帝都没他这么嚣张,自以为是!

    她悠哉乐哉的洗完澡躺在顾子臣的旁边。

    顾子臣似乎是睡着了,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奇了怪了,真的是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为什么总觉得顾子臣要顺眼得多,而且是越看越觉得好看。心里面也莫名的暖暖的。

    她闭上眼睛,靠在他的肩膀上,很愉快的睡了过去。

    ……

    深邃的夜。

    姚贝迪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面的彩信。

    一张潇夜和雷蕾的自拍照发送到了她的手机上,发送人是雷蕾。

    姚贝迪把电话放在一边。

    她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雷蕾这段时间一直在潇夜旁边。

    潇夜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夜了。

    她翻身。

    就算是睡不着,也强迫自己这儿睡觉。

    睡着了之后就不会想这些事情了。

    宁静的夜晚,再次响起短信的声音。

    姚贝迪犹豫了一下,拿起电话,“如果不想要自取其辱,我劝你自动和潇夜离婚,不管怎样,我们同学一场,以前就算是有太多不愉快,也是曾经的事情,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

    这条短信依然是雷蕾发过来的。

    姚贝迪捏着手机。

    按照以往的脾气,她直接把短信删了,就当自欺欺人也行。

    但是此刻,她却用纤细的手指开始回复,“你有那个本事直接找潇夜来和我谈离婚,没那个本事,就别招惹我。”

    发送完毕。

    她直接把电话关了机。

    再也不想看到一个字!

    她是真的不知道这段婚姻还能够坚持多久,但在还没有彻底瓦解之前,她不想要就这么落败。

    尽管最后,她想都不想也知道,不会有好结果。

    ……

    浩瀚之巅。

    雷蕾握着手机看着那条短信,整个脸都绿了。

    今天她又缠了潇夜一天。

    潇夜很忙,忙到她只要一说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时,他就有了其他事情,她真的是有些受不了了,而且今晚她分明很明确的对潇夜说了,她这段时间是安全期……

    安全期的意思是什么,大家是成年人不都心知肚明吗?!

    而他的回答却是,他今晚有事儿,让她自己早点回去。

    她原本一直觉得,他们见面后的第一件事情就应该是,拥吻,滚床单。可是回国这么久,不管是暗示明示,潇夜都无动于衷,她甚至是有些怕了。

    必定大家已经有6年没有见面了,必定他和姚贝迪那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了6年,6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很多,包括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恨……

    想到这里,她心里越渐恐慌。

    所以,她拿出手机威胁姚贝迪。

    她没想到姚贝迪居然回了她这么一句,让她气得要命的话。

    她拿起电话就准备拨打,那边却已经关了机!

    姚贝迪!

    她恨得咬牙切齿,此刻却无处发泄。

    “雷小姐,我们走吗?”阿彪问她。

    刚刚大哥从包房出去时交代了送她回去。

    现在雷蕾赖在这里不走,他也很难做。

    阿彪其实有时候也是想不明白了,也不太清楚大哥的“爱情故事”,但总觉得,姚贝迪这个女人分明不差,而且对大哥好到完全没有原则。

    以前那个女人经常一个人来浩瀚之巅,偶尔在大厅坐坐,偶尔开一个小包房一个人坐在里面唱歌喝酒,从来不会主动找潇夜,缠着他打扰他的事情,仿若就是为了单纯的来看看大哥就是,很安静,一点也不麻烦。而且就算知道大哥身边有很多女人也从不过问,依然这么死心塌地,默默无闻。

    相对于面前这个女人雷蕾,从这个女人出现后,几乎每天无时无刻的不粘着大哥,像甩不掉的八爪鱼似的,就怕大哥被别人招惹了去,自然而然,大哥身边就没有了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女人,以前那些跟过大哥的女人还被她狠狠威胁过,到处放话说大哥是她的人,谁都不能碰。

    大哥知道这些,虽然口上不说,心里怎么还是有些不爽吧。

    而且自从雷蕾出现后,姚贝迪就再也没有来过浩瀚之巅了。

    他现在反而想要姚贝迪来,至少姚贝迪从来不给他们招惹麻烦,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像雷蕾,对着他们一向都是趾高气昂,比大哥还要有架子,而且仿若是恨不得被所有人认可一般,在浩瀚之巅也端起了老板娘的架势。

    当然,相对于其他人,雷蕾对阿彪还是温柔得多。

    雷蕾不是笨蛋,一眼就看得出来阿彪和其他人的地位不一样,所以为了拉拢关系,对阿彪倒是热情得很,也有些过度的自来熟,其实阿彪并不太喜欢那套阿谀奉承,但实在是碍于是大哥的女人,自己也不敢说半句,只得这么言不由衷的应酬着。

    “阿彪,今晚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回去。”雷蕾温和的说着。

    阿彪看着她,“可是大哥说了……”

    “没关系,门口不是有很多车吗?我随便坐一辆回去就行了。”雷蕾开口。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处理其他事情了。”

    “嗯,你去忙。”雷蕾笑得很好看。

    阿彪点了点头,走出包房。

    雷蕾看着阿彪离开,脸色一下就变了,她重重的坐在包房的沙发上,拿出电话,“以薰。”

    “雷蕾,这么晚了,还不睡觉?”那边是有些睡眼朦胧的声音。

    “睡不着,我心情不好,想找你聊天。”

    “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潇夜。”雷蕾气氛的说着。

    “你和他吵架了?”

    “不是!”雷蕾跺脚,“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你现在可以出来陪我聊会儿天么?”

    “现在,这都几点了……”楚以薰有些为难。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了?!”

    “……”楚以薰沉默了一会儿,半响才说道,“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我在浩瀚之巅,不过我不想在这里喝酒,放不开,也不好说知心话。我到后街的kt酒吧等你,你速度来。”雷蕾说道。

    “好。”挂断电话。

    楚以薰有些无奈的从床上起来。

    身边的男人拉着她,“你去哪里?”

    “吵醒你了吗?”楚以薰有些抱歉,“雷蕾说心情不好,好像是和潇夜吵了架,让我去陪陪她,我很快就回来。”

    “雷蕾吗?”齐凌枫的眼眸一动,从床上坐起来,“这么晚了,我送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就行,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

    “我怎么能够放心你一个女人出门。别说了,去换衣服吧,我送你。”

    “枫……”楚以薰有些感动。

    “谁让我那么爱你。”齐凌枫亲了亲她的额头。

    “我也爱你。”

    齐凌枫嘴角邪恶一笑。

    雷蕾这颗棋子,他可是有用得很!

    ------题外话------

    齐凌枫又要耍什么阴谋?!

    明天继续。

    ……

    再次说一声,更新时间以后不出意外都是早9点20,么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