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第四章 小猴子的风采(一)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第四章 小猴子的风采(一)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坐着武大开的轿车到达顾氏大厦。

    “你们有专程的办公室,停好车去休息一下,记得别和其他司机走得太近,应酬一下就行。”乔汐莞下车时交代。

    武大点头,“嗯。”

    “我要用车给你打电话。”

    “好。”

    乔汐莞走进顾氏大厦,直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milk提早给她泡了一杯咖啡,她坐在办公椅上面,看着今天需要处理的文件和内容。

    房门突然被人敲开,milk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装,手上抱着一本蓝色的文件夹,非常恭敬的说着,“乔经理,上午10点有一个公司会议,由总经理主持,董事长会参加,这是上午的会议材料,您先过目。”

    乔汐莞示意milk把文件夹放在她的办公桌上,“开会的时候提醒我一下。”

    “是。”

    milk点头,离开。

    以前搞公关的,这么快就适应了秘书的工作,乔汐莞抿唇笑了一下,她很少看人看走了眼。

    当然,齐凌枫除外。

    她原本还算愉悦的心情每次一想到这个人就不爽透顶。

    她调整情绪,拿起milk放在办公桌上面的文件——“关于入驻奥菲超级商场的策划案”。

    奥菲超级商场预计今年年底会建成营业,她曾经也留意过这个国外引进来的大型商场,后来觉得竞争激烈,拼杀后能够剩下来的利润并不可观,反而会浪费时间耽搁其他项目,索性就没有再考虑。

    她翻阅着里面的策划案,顾氏是准备开发奥菲商场的超级市场,上海的超级市场到处都是,竞争激烈,里面的商品几乎都已经降到了价格没办法好好盈利的地步,很多企业都已经撤离这一块,顾氏到现在还想要淌这个浑水?她实在不明白,顾氏领导人是怎么考虑的?仅仅只是想要“做”一个项目出来,做给谁看?!

    她摇头,漫不经心的把那个在她觉得一文不值的方案看完。

    没多久,milk提醒她开会。

    她把方案随手拿在手上,抱着自己的超极本去会议室。

    顾氏的会议室还是比较高大上,里面的装潢虽然比较复古,但高科技的产品一个都不少,连会议室里面用的茶具都价值不菲。

    乔汐莞作为市场部经理助理,排在了最右边最角落的位置,董事长肯定坐在最中间,总经理坐在他的旁边,市场部经理,集团客户部经理以及营销策划部经理及他们的助理根据职位分别围坐在会议室上,会议主持顾子寒有条不紊的开始讲述策划案。

    “奥菲集团在英国是一个国民企业,此次进军上海定位在低中档人群,商场内将会引进更多国外有竞争力度更的商业品牌,以现在上海的消费水品,奥菲超级商场的竞争力度不容小窥。目前我们了解到上海本土企业包括黄金类、高端服饰类、化妆品类等等也已经开始和奥菲谈入驻,而我们顾氏不参与其他品牌的营销,将对超级市场这一块进行突破,通过前期的了解,超级市场除了我们在和奥菲集团谈以外,还有其他两家包括本土比较出名的月月乐超市以及全国连锁超市美心集团,两家企业的竞争力度都非常大。所以,为了能够顺利拿下奥菲超级市场,此次会议就入驻奥菲超级商场的策划案进行细节讨论。”顾子寒将背景阐述完毕。

    会议室很安静,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

    乔汐莞看着一个一个部门经理,心里陡然有些好笑。

    说到关键部分,这些部门经理就都闷着头不说话了。

    顾子寒脸色一沉,转头对着秦文政说道,“秦经理,你作为市场部经理,你对这个方案有何看法?”

    必定是部门经理,也做了这么多年,在这种场合还是临危不乱的,他对着顾子寒,恭敬的说着,“顾总,从我们市场口的角度而言,超级市场现阶段确实比较火爆,越来越多的人群喜欢甚至是习惯在超市购物,彻底取缔了传统的菜市场、小型日用品店,对超市越来越依赖,所以在我看来,这个方案的可行度还是很高的。”

    非常官方的回答,很显然,顾子寒并不想要得到这样的答案。他眉头一紧,“有没有可行度,这个是前期已经确定的事情,不需要秦经理再次重复,我想要问的是,你对这个方案有没有其他好的建议?”

    被顾子寒这么说出来,秦文政露出有些尴尬的神色,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暂时没有特别好的……”

    “顾总。”乔汐莞突然开口,打断了秦文政的话。

    顾子寒转头看着她。

    会议室里面所有人都直直的看着她。

    分明是风口浪尖的时候,这个女人还这么不知好歹的自己往浪口上冲?!

    “顾总,在接到这个方案的时候,秦经理私底下给我们开过会,我们也讨论了一些建议,但因为时间紧迫不太成熟,如果顾总不介意,我可以先说出来,也想让大家都参谋一下。”乔汐莞不缓不急的口吻,看上去从容不迫。

    顾子寒眉头一紧。

    顾耀其直接说道,“本来就是一个讨论会,形式不需要太过死板,你能够想到什么你就说出来,不好的摒弃,好的就留下。”

    “是,董事长。”乔汐莞点头,说道,“我才来顾氏,虽然之前配合着顾总谈下来了詹姆斯集团的高尔夫球场及酒店开发案,但对顾氏和商场这一块终究还是不如在座的各位更有经验,考虑事情也不会这么成熟,所以说出来不太符合逻辑的地方,还望董事长,总经理及其他部门经理不要见笑。”

    “但说无妨。”顾耀其喝了一杯茶,显得无所谓。

    乔汐莞站起来,自若的从会议助理人员那里拿过液晶电视的遥控器,把画面定格在她需要的那一篇说道,“这是我们入驻奥菲集团的百货商品明细,我们的进货价、销售价加上销量最后核算的利润差值和我们谈下这个项目需要支付的人工成本,公关费用以及入驻后的租金、人员管理等等所有费用加起来,其实利润并不可观。”

    乔汐莞开口的第一段话,就变相的在否认这个项目的可行性。

    顾子寒脸色冷了一下。

    其他人也禁不住看着乔汐莞,脸上带着些担忧,又似乎是带着些幸灾乐祸。

    商场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

    众所周知,这个项目是顾子寒提出来的,顾子寒的初衷在于突破创新,顾氏一直都着力于地产行业的开发,一直未能在其他产业上有所突破,但现在全国的地产都处于低迷阶段,能够赚钱的企业越来越少,很多企业因为太专攻于一项,导致一出现产业危机就处于倒闭的状态,所以提出从地产业的周边开始发展,就锁定了超级市场的营销。

    乔汐莞似乎也感觉到周遭的目光,她没什么特殊的表情,正欲开口继续说时,顾子寒直接了当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项目毫无价值?”

    “当然不是,顾总。”乔汐莞摇头,“我们顾氏现在发展的产业确实太过单一化,对以后的市场竞争并不有利,能够从周边产业发生这本身就是企业的一次大创新,我个人非常支持,我只是觉得,单单从超级市场这一块发展,太过极端了些,而且成效不明显。”

    “那你有何高见?”顾子寒的口吻分明带着讽刺。

    其他人都为乔汐莞捏了一把冷汗。

    乔汐莞抿了抿唇,说道,“奥菲集团入驻中国市场,这是它第一次进来,以前从未有踏足。虽然奥菲在英国是大企业,家喻户晓,但在中国而言,必定这是一个陌生的集团,问起来客户,或许在他们的印象中可能就是国外的一个大企业,具体有多大有多好,客户自己也不清楚。所以,我们可以抓住这一点,做文章。”

    会议室所有人都不太明白乔汐莞想要表达什么,包括顾耀其和顾子寒。

    所有人只是看着她,沉默无语,却莫名被她勾起了兴趣。

    “超级市场,上海很多,也不缺乏从国外引进而来的,竞争力度很大,很多其他商场已经非常成熟,所以奥菲入驻中国本身就具有挑战性!而我们,则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和奥菲谈整栋商厦的门市承包,而不仅仅只是楼底层的那一个超级市场。”

    “怎么说?”顾耀其连忙问道,眼神里闪过一丝亮光。

    乔汐莞似乎每次都会给他带来惊喜。

    “奥菲商厦的建设需消耗巨资,在建设之前,奥菲肯定会对外招投标通过招租的方式集资,我们可以趁着其他企业动手之前,先和奥菲谈商场内的楼层承包。当然,如果承包价钱太贵,在我们不能保证菲商厦会火爆之前,我们也用不着冒这个险,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通过超级市场来谈条件。”

    “我想过了,与其在乎超级市场那点利润,还不如把超级市场的利润减到最低化,以亏本降价的方式吸引商场的人气,我想目前上海还没有哪家超级市场敢亏本甩卖,我们顾氏就作为先行者开拓创新!刚刚顾总说奥菲定位人群低中档,所以依照越低层客户越喜欢货比三家的购买方式,这样来吸引人气就完全不成问题。”

    乔汐莞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既然我们顾氏都已经牺牲到了这个地步,我想奥菲不可能不优先考虑顾氏,这样不仅承包了门市,超级市场也能够顺利的拿下来!一举两得!而且我敢肯定,他绝对会因为我们的诚意按照市场价格更低的优惠交给顾氏来做!而我们顾氏的利润点,则是通过降低超级市场利润带动其他商品的销售,提升门市租赁费用!说直白点,商场逛的人多了,商品入驻率自然就越来越紧俏,或许还会带动一系列周边产品!后期的发展我不好预估,但按照这种方式,我初步做了一个评定,至少比单独进军超级市场利润翻三倍!”

    乔汐莞说完,全场震惊了!

    这么成熟的一个方案,在她三言两语中,阐述得淋漓尽致。

    所有人都不禁另眼相看。

    上次听说乔汐莞拿下了那么大一个项目都以为是运气好,或者是顾子寒在暗中帮忙,这次这么亲眼看着,亲耳听到她的方案,确实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说这个方案有多成功,但绝对是历史性的一个创举!

    乔汐莞年纪轻轻,怎么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不禁让人,惊叹!

    全场,鸦雀无声。

    不知道是因为方案太过精彩让人惊讶道说不出来一个字,还是一个一个有些甚至比乔汐莞老了一倍,工作年限高了无数的人无地自容,总之,会议室至少有半分钟是安静的。

    安静到,仿若大家稍微喘息大点都能够听到。

    整个过程中,乔汐莞一直显得很淡定,她嘴角微笑,对着顾子寒轻轻的说道,“顾总,您觉得如何?”

    顾子寒脸色微变,她看着乔汐莞,那一刻没有说话。

    乔汐莞也不在乎。

    她心里明白得很,顾子寒这种这么好强的人,被人这么赤。裸。裸。的战胜,自然是不痛快的!

    不痛快又能如何?

    对于她乔汐莞而言,顾子寒还算什么吗?!

    从选择到顾氏发展她就清楚她的强势终究会树敌,而最大的敌人除了顾子寒还能有谁?!

    早点晚点,何必遮遮掩掩,倒不如就这么,拉爆了!

    她嘴角一笑,不在乎顾子寒的任何情绪变化,再次开口,“顾总?”

    “董事长,你怎么看?”顾子寒转头,把话锋抛向顾耀其。

    顾子寒倒是很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自己给自己下矮桩,还是做作了些。

    顾耀其闪烁着目光,眼底里漂浮着扶持明显的认可和赞许,他点头,“很好,顾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有创新的点子了,方案虽然冒险了点,但无疑是保证利润增加竞争力的最好方法,果然年轻人人才辈出,看来我是老了。”

    说着,顾耀其还很夸张的笑了笑。

    其他人也很识趣的附和着。

    “谢谢董事长的夸奖。我也只是按照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很多不得体的地方,不成熟的地方,还望不要见笑。”乔汐莞谦虚的说着。

    “不得体,不成熟,这些都是小细节可以慢慢修改,至少idea是史无前例的优秀!”顾耀其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方案的认可,“我现在决定,这个项目就由乔汐莞来全权接手,子寒,你提供项目支撑,而其他部门,则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完全配合市场达成这个项目。”

    “是。”顾子寒点头,眼眸看了一眼乔汐莞。

    乔汐莞当做没有看到,嘴角犹自笑得很开心。

    其他部门的经理也都答应着,做好绝对配合、支撑工作!

    会议结束。

    乔汐莞风光无限。

    秦文政拍了拍乔汐莞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着,“好好干,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谢谢秦经理,我一定会完成这个项目。”

    “嗯。”

    乔汐莞心情很好的回到自己办公室。

    之前在环宇,她就想到过这种方案,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有把握的说出来,不过后来在评估了利润及得失之后,还是决定了放弃,而顾氏,连这点都没有想到就想要进军超级市场,怪不得这么多年,这么历史悠久在上海这么有地位的豪门贵族,也就发展到这种程度。

    她喝了一口咖啡,从办公椅上面坐起来,按照这个方案要谈下来这笔业务并不难,难的就是,或许就会有人在暗中做手脚,她现在在顾氏的风头,很容易就会被人,狠狠的打压下去!

    她伸懒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表示很淡定。

    在商场上混,不这么一路斩乱麻,也不算什么成功!

    正时。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眉头皱了皱眉,接通,“喂。”

    “我听爸说,我到顾氏来上班,需要亲自来找你?”喻洛薇的声音,没有半点求别人的语气,反而是趾高气昂的。

    乔汐莞嘴角冷笑了一下,“我是这么说的。”

    “那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来找你。”口吻听上去,还很不痛快!

    “这个点,我当然在上班。”乔汐莞说。

    “我半个小时后到,你在办公室等我。”口气,分明很强势!

    乔汐莞冷眸,没有回答好,也没有回答不好,她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

    对于喻洛薇,她是真的没什么好兴致。

    抿了抿唇,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好一会儿,接通,“喂。”

    一个冷漠的男性嗓音,似乎还带着睡意。

    “你在睡觉?”乔汐莞问。

    “有事就说!”潇夜没什么好口气。

    “你知道姚贝迪去四川了吗?”乔汐莞脸色非常不好。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果然不知道。”乔汐莞冷冷的说着,转移话题,“你在哪里,我找你有事儿。”

    “什么事?”

    “面对面说。”乔汐莞一字一句,“上次的事情,你说过你欠我一个人情,而我现在,需要你还我人情。”

    “你到浩瀚之巅去等我。”潇夜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眼,眉头皱紧。

    总有一天,这个男人会后悔无比!

    她再次给武大打了个电话,让她开车在楼下等她,完了之后,走出办公室。

    milk的办公桌就在她外面,看着她要外出的样子,连忙站起来,“乔经理要去哪里吗?”

    “你不用跟着。”

    “哦,是。”milk点头。

    “等会儿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有事儿出去了,让她等着。”

    “好。”

    乔汐莞走进电梯。

    喻洛薇你就慢慢等吧。

    她走出顾氏大厦,坐进小车内。

    “去哪里?”武大问她。

    “浩瀚之巅。”

    武大开着车直接往目的地驶去。

    一路上两个人还算安静,武大不是喜欢多嘴的人,乔汐莞也觉得没什么话题可聊,反正对于她感兴趣的事情,武大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到达浩瀚之巅,乔汐莞直接被人安排到了潇夜的御用包房。

    乔汐莞在包房内等了好一会儿,潇夜才出现,看着她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表情,坐在她的对面,直白的说到,“有话就说。”

    乔汐莞看着潇夜的模样,和平时没什么特别变化,只是脖子处……

    她眼眸微顿,开门见山的说着,“帮我查一个人。”

    潇夜眉头一扬。

    “吴杰。我有他的基本信息。”乔汐莞把手机上面那张照片递给他看,“这是他的驾驶证信息,我想要你帮我查一下整个人的背景和来历,以及,他现在跟着谁在做事情?我需要哪个幕后的人……”

    “你查他做什么?”潇夜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共戴天之仇。”乔汐莞一字一句。

    潇夜嘴角勾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好笑,对于乔汐莞严肃的表情有些好笑而已,“好,最迟三天给你结果。”

    “谢谢。”

    潇夜点头,“还有事儿?”

    明显的逐客令。

    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有句话我觉得我还是应该给你说,我想全世界的女人,没有谁会有姚贝迪更加爱你。”

    “然后呢?”潇夜抿着酒,问她。

    “你会后悔。”

    “可笑。”潇夜讽刺的笑了一下。

    后悔!

    他人生字典里面,就没有这么两个字!

    乔汐莞看着他的表情,脸色变得很难看,“既然对姚贝迪那么不屑于顾,为什么不离婚?”

    潇夜坚毅的眸子那一秒明显有些闪烁,掩饰得很好,转瞬即逝,“为什么要离婚?我觉得这样很好。”

    “你不觉得耽搁了你和雷蕾的发展吗?”

    “乔汐莞,你知道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多?”潇夜脸色一冷。

    “你在乎的不是我知道的事情多不多,而是我戳中了你的内心。潇夜,作为姚贝迪的朋友,我根本就不希望你和姚贝迪在一起,因为你根本就配不上她,所以我绝对没有半点想要你和姚贝迪好好生活的意思,你不需要觉得反感。我就是来提醒你,你现在和姚贝迪这么纠缠着,耽搁了你和你最爱的女人,你不觉得可惜吗?!”

    乔汐莞一字一句说道。

    是的,她在劝潇夜和姚贝迪离婚。

    想从姚贝迪的口中说出离婚两个字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就算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姚贝迪也只会逃避,逃避到一个人无人的地方疗好伤又回来!

    所以,她把这些对着潇夜说。

    而且。

    想不想要离婚,想不想要和雷蕾发展,她就是这么说直白了,潇夜自己考虑!

    “我说的就这么多,再见。”乔汐莞丢下一句话,起身走了出去。

    长长的走廊上,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

    雷蕾。

    潇夜身上的杰作就是这个女人留下来的吧。

    她嘴角一勾,看着她身上清凉的小吊带,超短裙以及一双超高单跟鞋,修长而性感的身姿,应该是很多男人都喜欢的感觉吧。

    所以潇夜也沉醉于此。

    真是,恶心。

    她抬起脚步,看上去漫不经心的和雷蕾交叉而过。

    在两个人背驰的那一秒,乔汐莞的腿很自然的往旁边一勾,雷蕾一脚提上去,一个不注意,加上超细超高的鞋跟,重心不稳,猛地一下就往前面扑了去,摔了个狗吃屎,超短裙一下子就跟着身体翻开,流出里面黑色性感小内裤。

    乔汐莞故作惊讶,连忙蹲下身体,“小姐,你没事儿吧?”

    嘴上这么说着,手还好心的想要扶起她。

    雷蕾被摔得狼狈无比,拉着乔汐莞的手就想要再起来,乔汐莞手心一滑,雷蕾猛的又摔了下去。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乔汐莞抱歉的说着。手拉扯着她的裙子,一个用力,“嘶”的一声,超短裙碎了,里面的内裤彻底的曝光在空气里。

    “小姐,你的裙子破了!”乔汐莞表现得无比惊讶,还有些无措,声音却大到,老远老远的地方就能够听到。

    此刻的走廊上本来没有什么人,被乔汐莞这么一吼,在忙碌的营业员三三两两的走了过来,连其他吃饭的客人也都从包房中走出来,看着这让人喷鼻血的一幕。

    “啊,啊,啊……”雷蕾也顾不得自己被摔得冒星星了,感受到周围的人都在看她此刻狼狈的模样,她本能的想要遮住自己的内裤又奈何布料太少,她蹲坐在地上,不知所措,整个人已经崩溃到不知道如何发泄的地步。

    “你们干什么盯着她的内裤看,真不要脸!”乔汐莞站起来,对着周围的人,看上去愤愤不平。

    乔汐莞一站起来,雷蕾就更加完全的被曝光了。

    而且因为乔汐莞这么直白的话,让雷蕾恨不得此刻钻地洞!

    “有什么好看的,屁股又不够翘。”一个男客人不屑的说着。

    “就是,屁股也不白。而且穿这么少的布料,就是恨不得被人看吧!”另外一个男客人说道,两个人好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乔汐莞看着雷蕾那已经变得老白的脸色,心里自然是痛快的。

    “啊!你们给我闭嘴!不需要再说了!”雷蕾怒吼,羞耻到要命!“我是潇夜的女人,你们再敢看我,我戳瞎你们的眼睛!”

    机灵点的服务员已经走向一边去通知潇夜了。

    其他几个看热闹的客人听着潇夜的名字,表脸上表露出不屑的表情,还是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没多久,潇夜就走了过来。

    雷蕾依然狼狈的在地上,看着潇夜,立马就哭了出来,“夜,我被摔到了……他们还看我……我不要活了……呜呜……”

    潇夜让服务员拿了一个被单来,遮住她的身体,抱起她准备离开时,站在乔汐莞面前,一字一句威胁,“别让我发现下次!”

    乔汐莞看着潇夜冷酷的了脸色。

    这个男人,确实不好招惹。

    她转眸狠狠的看着潇夜和雷蕾离开的方向。

    但是,下次有机会了,她照做不误!

    欺负姚贝迪,她不报复回来,她绝对会,心不甘!

    抿着唇走出“浩瀚之巅”。

    武大在门口等她,此刻的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是潇夜身边最得力的下属阿彪。

    阿彪应该是想要拉拢武大,一直在说服。

    武大面无表情,仿若听不到阿彪在说什么,转眸看着乔汐莞出来,自然的走过去,“完了吗?”

    “嗯。”

    “那走吗?”

    “嗯。”乔汐莞点头,上车前看了一眼阿彪。

    坐在车上,乔汐莞问她,“阿彪给你说什么了?”

    “让我加入他们,还说会给我意想不到的好处。”武大直白的说到。

    “为什么不答应?”乔汐莞问她。“我从来不束缚你。”

    “我不想去。没有理由。”

    乔汐莞看着她。

    “我喜欢平平淡淡。”武大说。

    “跟着我,也不见得就平平淡淡。”乔汐莞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这是我的选择,我无怨无悔。”

    “说的就像是托付终身给我了似的。”乔汐莞笑了笑,望着窗外的天空,“不过武大,我这个人没什么特别大的本事,但就是重朋友,如果你真心实意的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

    “嗯,我知道。”武大点头。

    乔汐莞微微笑了笑。

    但愿,武大真的会成为她重要的朋友!

    安静的小车内,电话再次响起。

    乔汐莞抿着唇接通,“喂。”

    “你在哪里?我不是说了半个小时后到吗?”喻洛薇有些不爽的口吻。

    “我说过等你了吗?”

    “你……”

    “我现在很忙,挂了。”

    “乔汐莞,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喻洛薇连忙叫住她。

    “和你没关系。”

    “但是你分明给爸爸说了让我来找你的!”

    “我说了,但是没说过我一定要见你。”乔汐莞冷漠的口吻说道,“喻洛薇,你要理清楚逻辑,现在到底是谁在求谁办事情。我只能够告诉你,你想要让我帮你,也得让我自己同意,别试着逼我,或者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曾经那个乔汐莞,不是现在的我!”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让喻洛薇去气死吧!

    这个女人,就是欠教训。

    想起曾经乔汐莞在家里受到的委屈,怒火就不打一处来!

    这个可恶的女人,还以为自己能够固执的要求她做什么吗?!

    冷冷一笑。

    去死吧!

    “武大,我们现在不回公司了。”她才没空去应付喻洛薇那个女人,让她等一天吧!

    “去哪里?”

    “回顾家大院。”

    “哦。”武大开车往顾家大院走去。

    反正她也习惯了乔汐莞,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

    所以,半点疑惑都没有。

    到达顾家大院。

    意外的,小猴子也坐着车子回来了。

    看着她的时候,依然恭敬的叫着,“妈妈。”

    还是这么生疏。

    这种滋味,莫名的就是不爽!

    “下午不上学吗?”乔汐莞皱眉。

    小猴子平时中午都是在学校吃饭的。

    “下午学校放假,过几天学校要组织节目,有些同学去排练了,让我们没事儿的就先回来。”小猴子一五一十的说着。

    “什么节目?为什么你不去排练?明月和明理呢?”乔汐莞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去排练了,我没什么节目,就回来了。”小猴子直白的说着。

    “谁说你没节目了!”乔汐莞怒吼。

    “……”小猴子怔怔的看着她,弱弱的说着,“老师说的。”

    麻痹!

    乔汐莞不爽。

    “你们学校的节目家长会去看表演不?”

    “会啊。”小猴子点头,“以前奶奶和二婶都会去。有一次爷爷也去了。还有其他小朋友的父母也都会去的。”

    “那么你呢?”乔汐莞问他。

    以前的小猴子,会有人在下面为他鼓掌吗?!

    心里,莫名划过一丝说不出来的心疼。

    “爸爸腿脚不方便就不去了,你以前也不在。而且我也没有节目,去不去都没关系,反正爷爷奶奶去也是看明理和明路表演,他们很有表演天分的,真的很厉害。”小猴子由衷的说着。

    “啪。”乔汐莞一巴掌打在小猴子的头上。

    虽然力度不大,但小猴子真的被打得一愣一愣的!

    “有点上进心行不行!”

    小猴子委屈的咬着唇。

    “跟我去学校,我得找你们老师好好谈谈。”乔汐莞说。

    “谈什么?”小猴子望着她。

    “去了就知道了。”乔汐莞拧着小猴子,转身走进小猴子的专用车,对着那个一直看着他们的武大说道,“你先回去吧,今天我不会用车了。”

    武大木讷的点头。

    眼神分明还一直放在小猴子的身上。

    乔汐莞也没心思去深究那么多,她现在脑海里面一心想要的就是,怎么让小猴子出人头地,这么被人欺压着,这孩子长大了以后还有没有点自信了!

    到达小猴子的学校,走进教室,确实就看着有些小朋友在表演节目,穿着各色各样好看的裙子衣服,看上去有模有样的,小猴子就一点都不羡慕了。

    她找到小猴子的老师,也不拐外抹角,直接问道,“能给顾明路也安排一个节目吗?”

    “现在吗?”老师有些为难,“所有节目都已经定了,突然增加角色,可能会有些困难。”

    “我们家明路可以自己表演一个节目,不需要加入其它节目中。”乔汐莞说。

    “明路自己表演?”老师都有些惊讶,

    “不可以吗?”乔汐莞不爽这么质疑的目光。

    “不是不可以,而是明路一直很内向,很少会主动表演,而且这么久以来,每一次学校的节目表扬他的家长都没有到场,也没有人帮他在下面加油打气,所以我们考虑到他的情绪感受,一直没有给他安排节目……”老师无奈的说着。

    乔汐莞抿了抿唇,“以前是我们做得不好,以后只要是学校的表演,我和他爸都会到场的。”

    “你能这么做最好了,只是我们下周5就要表演了,明路重新编排一个节目,能行吗?”

    “当然,我可以保证。”乔汐莞点头。

    “那好吧,我给院长说一声。下周4的时候会彩排,你记得那个时候一定要把节目拿出来,否则我们就不能给你们安排。”老师叮嘱。

    “嗯,好。”乔汐莞点头。

    “那我现在就不陪你了,我还得去看其他小朋友的排练情况。”

    “好的,打扰你了。”乔汐莞送走老师。

    转头走向待在一边无所事事的小猴子,“给老师说了,你单独表演一个节目。”

    “啊?”小猴子望着乔汐莞,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我不会啊……”

    “谁说你不会了,我教你!”乔汐莞说。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每天下午我回来教你表演节目。”乔汐莞很严肃。

    小猴子咬着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哦。”

    “这样才乖。”乔汐莞摸着小猴子的头。

    有她在,没道理让顾明理和顾明月抢了小猴子的所有风采!

    ------题外话------

    以前的小猴子太可怜了有木有!

    所以,小猴子必须扬眉吐气才行!

    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