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第五章 小猴子的风采(二)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第五章 小猴子的风采(二)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拧着小猴子一路回到顾家大院。

    大厅内,言欣瞳陪着齐慧芬在大厅看电视。

    这段时间言欣瞳一直陪在齐慧芬身边,乔汐莞忙碌着商场上面的事情,根本就没闲工夫和齐慧芬拉近乎,倒是让言欣瞳这段时间占了极大的便宜。

    而且乔汐莞实在不明白,齐慧芬为什么会如此的发对她去公司上班?是有着典型的妇家女人的思想,还是说,有其他说不明的原因?

    乔汐莞牵着小猴子出现时,言欣瞳难得很热情的打着招呼,“大嫂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有点事情就先回来了。”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明路也这么早就回来了?我听明理和明月说,学校不是有排练节目吗?”言欣瞳看上去很惊讶,瞬间又像是想到什么的说道,“对了,我想起了,明路一般都不参加这种节目排练的。”

    乔汐莞抿了抿唇,忍着什么都没说。

    言欣瞳洋洋得意的又说道,“我们明理和明月一向都很有表演欲,每次学校组织节目表扬他们都是以主角登场,老师经常夸奖说明理明月很有天分,以后长大了指不定可以去娱乐圈发展。”

    “遗传嘛,肯定有天分。”乔汐莞接过话,轻轻的笑着说道。

    言欣瞳喜悦的脸色张扬无比,口吻更是骄傲无比,“是啊,以前在读书那会儿,有什么话剧表演,小品表演的,都是我当主角,想起曾经读书的日子,真是怀恋得很……”

    原本就是想要炫耀,原本就是想要在齐慧芬面前邀请,自己辛辛苦苦把两个孩子培养得如此完美。

    却没想到,乔汐莞突然的一句话,“怪不得你这么会演,原来从小就开始学。”

    这句话不仅讽刺言欣瞳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口不言心,还讽刺她对明理和明月的教育!

    言欣瞳脸色一下就黑了,那个彻底,“乔汐莞,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弟妹你想到哪里去了?”乔汐莞看上去很无辜,还很单纯,蓦然突然又想到什么的惊呼道,“弟妹你不会是以为我在说你虚伪吧!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天地良心!”

    乔汐莞故意的。

    言欣瞳狠狠的看着她。

    乔汐莞就是故意的,故意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就怕齐慧芬听不懂似的。

    言欣瞳转头看着齐慧芬,看着她没什么表情,忍不住又觉得委屈得抱怨道,“妈,大嫂从监狱回来后,处处和我作对!”

    “弟妹,我什么时候和你作对了。你可不要冤枉我。”乔汐莞也委屈得很,“出狱后我一直勤勤恳恳,爸爸让我去公司帮忙学着做事情我就去了。我想着爸爸妈妈肯定觉得你比我更有能耐更能够担当起家里面的事情,就故意让我不要插手家里面的事情。我对商业上面的事情一窍不通,我可是半点埋怨都没有。”

    乔汐莞这番话,说得自己那个慷慨,一切似乎都是为了言欣瞳才牺牲这么大,而言欣瞳还不知好歹的,抱怨这抱怨那的。

    言欣瞳被乔汐莞说得哑口无言,仿若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错。

    她气得咬牙切齿。

    而乔汐莞犹自笑得开心,转头对着齐慧芬恭敬的说着,“妈,我带明路上楼,你们慢慢聊。”

    齐慧芬微点头。

    乔汐莞现在倒是真的和以前的她天壤之别,一言一行显得落落大方,知书达理。

    她本是比较满意,也想过让乔汐莞来管理家里面的事情,必定她到了一定岁数,也需要人帮忙,却没想到,乔汐莞转身就去了公司上班,其实言欣瞳也不错,为人处世也不木讷,以前她是很喜欢,现在却在乔汐莞的对比下,就显得逊色多了,心里自然是想要更好的,对言欣瞳也就越渐的没那么有好感了。

    言欣瞳自己似乎也有所察觉,所以这段时间跟她跟得紧得很,处处讨好,她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看言欣瞳这般模样,也就试着让言欣瞳来接手她的事情。

    齐慧芬微微叹了口气。

    一切,就先这样吧。

    之后有什么变化,就看以后的发展。

    有句话叫,儿孙自有儿孙福,但愿如此!

    ……

    乔汐莞带着顾明路上楼,乔汐莞先让顾明路回去做自己的家庭作业,而她走进了顾子臣的房间。

    她觉得有些事情得好好的和顾子臣谈谈。

    还好,顾子臣这货在卧室阳台上看书,看着她这么早回来,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不过这个男人,从来不会主动的问为什么。

    仿若习惯了等着别人的答案,有时候反而会把人憋死。

    “顾明路今年5岁。这5年来,你管过他吗?”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顾子臣眉头一紧,反手将手上那本厚厚的著作关上。他抬眸看着她,没什么面目表情的问道,“你又想要说什么?”

    “顾子臣,你身残心不残。顾明路还是个孩子,他需要得到父母的关爱!而在我不在的那几年,在他极度需要温暖的时候,你作为父亲在哪里的?!”乔汐莞忍不住怒吼。

    想起刚刚言欣瞳在她耳边说起顾明理和顾明月时的耀武扬威,想起刚刚在幼儿园老师说顾明路从来不参加学校表演节目,因为没有家长在台下帮他喝彩,气就不打一处来!

    顾子臣被乔汐莞这么吼着脸上依然没什么裱花,似乎也是习惯了乔汐莞这么大惊小怪,小题大做!他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面前茶几上的绿茶,“他是个男子汉,终究会自己去面对事情。”

    “顾子臣!”乔汐莞大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对着他,“你丫的小时候也是这么长大的?!我看你妈对你不差吧,什么事情都会为你想,你丫的心智都还不健全!你这么对你儿子不闻不问,你就不怕他长大了变成一个怪物?!”

    顾子臣脸色有些黑了。

    他心智哪里不健全了?!

    他儿子哪里像怪物了!

    “我告诉你顾子臣,以后不管你有多少理由,都得定期带顾明路出去玩,顾明路学校有什么活动都必须参加,你不就是一残疾嘛,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老娘我都不嫌弃你!”乔汐莞一字一句,那个咬牙切齿。

    顾子臣的脸色真是不好看!

    残疾残疾!

    他有残疾,她还这么来打击他!

    这个女人是一点都不会照顾别人感受到的吗?!

    “所以,下周五顾明路的表演你一定要出席。”乔汐莞很笃定的口吻。

    “乔汐莞,你不要用你的思想去强加别人的行为。”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妥协,但是顾明路的事情上,没有回转的任何地步,我tmd的看不下去,顾明路任何时候都是躲在角落不闻不问,像是被人遗忘了似的。顾子臣!这个儿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要这么待他?!”乔汐莞忍不住,质问。

    没有哪个父母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这么无动于衷吧!

    顾子臣突然沉默,冷冷的看着乔汐莞。

    “莫非被我真的说中了?这个儿子是我和别人偷生的?!”乔汐莞眉头一紧,有些讽刺的问道。

    其实,曾经的乔汐莞给她留下的记忆真的不全。

    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脑袋里面那块淤血未散尽的原因,还是说那个乔汐莞在真正走的时候,故意带走了些记忆,总之,她有很多事情,她记得不太真切。

    包括,顾明路。

    她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儿子,但却不知道这个儿子的所有来历。

    她是怀疑过,以顾子臣对事对人的态度,他不像是和乔汐莞发生过实体关系的人,没有发生过关系,那么顾明路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或者说,也是被父母逼迫着,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

    她实在想不到其他理由。

    况且,如果真的是她和其他男人生下来的,顾家没这么仁慈会让她们母子这么平安的生活下去。

    所以不管怎样,过程有多么复杂,这个孩子无疑就是顾子臣的儿子。

    “乔汐莞,有些时候,不要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我这么对顾明路我有我的考虑。”顾子臣一字一句。

    “不管怎么考虑,童年都是不可磨灭的!顾子臣,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我只知道,至少对我而言童年很重要,我可以无忧无虑的在父母庇护下耀武扬威,我甚至可以做一些不太乖的举动,因为孩子就是要这么快乐的成长,不需要这么多大人世界里的约束和苛刻,我甚至觉得,顾明理这么好强,顾明月这么任性都是可以原谅,因为他们还小!因为他们有一个宠溺他们的父母可以让他们这么肆无忌惮!但现在的顾明路却半点不能饶恕!他太深沉太自律了,他这么小就开始感受大人的世界,这对一个孩子而言,就是不公平!”乔汐莞一字一句,说得那个深恶痛绝。

    顾子臣只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我现在去陪顾明路,如果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敲开顾明路的门,作为一个父亲,你不能这么自私!”乔汐莞丢下一句话,走出了卧室。

    作为一个父亲,你不能这么自私!

    顾子臣转眸看着外面的天空。

    他一直觉得他对顾明路是好的。

    因为以后的人生道路上顾明路会遇到比现在更需要承受的事情,从顾明路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无法改变!所以他现在需要培养他的独立性和忍受能力,他对顾明路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了他的今后在做打算,现在却被乔汐莞否定得一无是处!

    他皱着眉头。

    乔汐莞的意思,他懂。

    趁着孩童时期不快乐,再待何时?!

    他捏着手指,那一刻仿若有些认同……

    ……

    乔汐莞坐在顾明路的房间里。

    今天老师布置的是手工作业,乔汐莞看着顾明路的小手在剪裁,黏贴,一个有些不太整齐的画册就呈现了出来,乔汐莞嘴角抿唇一笑,“你弄得是什么?”

    “家。”顾明路把那个小画册放在乔汐莞面前,“这个是爸爸,这个是妈妈,这个是我,这个是我们的家。”

    乔汐莞眼眶陡然有些红。

    “你是喜欢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这么大点的房子里面吗?”说着,嘴角还忍不住笑了笑。

    小孩子的世界,终究是单纯的。

    “够我们三个人住就行了。”顾明路点头。

    “明路,你告诉妈妈,你埋怨过爸爸妈妈吗?”乔汐莞认真的问他。

    “没有。”顾明路把画册放好收进手包里面,“我知道你们不是不爱我,而是想要让我更好。”

    “屁!”乔汐莞一口否定。

    顾明路望着她。

    “你老实告诉妈妈,你真的不埋怨,你真的看着其他小孩子被爸爸妈妈抱在怀抱里,一点都不会羡慕?”乔汐莞一字一句。

    她不喜欢现在的顾明路,太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太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顾明路咬着唇,低着头,仿若自己做错了事一般。

    “你看着其他小朋友在台上表扬,下面有他们的父母为他加油时,你想过让爸爸妈妈来帮你助威吗?”乔汐莞继续问道。

    顾明路咬着唇,小小的嘴唇被他咬得很紧,一直不说话。

    “你想过让爸爸妈妈带你去游乐园玩,买大个大个的棉花糖吗?而不是听着其他小朋友说游乐园有多好玩,棉花糖有多好吃吗?”

    “你想过一回家就腻歪的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撒娇任性吗?”

    “你想过……”

    顾明路低着头的身体还是微微抽搐。

    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似乎在努力控制,又没办法控制。

    乔汐莞摸着顾明路的头,嘴角微微一笑,“过来,到我怀里来。”

    顾明路靠过去,扑进乔汐莞的怀抱里,脸埋在她的小腹上,哭了。

    刚开始很压抑的哭着,哭着哭着,似乎终于控制不住,狠狠的哭了出来,哭得那么的撕心裂肺,哭得那么的像一个孩子,他一边哭,一边试图去擦干眼泪,一边试图要控制……

    “想哭就哭,不用憋着,这是爸爸妈妈欠你的。”乔汐莞把顾明路抱得更紧。

    顾明路的哭声在乔汐莞的耳边越来越大。

    终究只是一个孩子。

    不管多成熟,也只是一个5岁的孩子。

    那一刻,她眼眶似乎也有些红。

    她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父母把她捧在手心呵护无比,那个时候的自己却不自知,还处处和父母作对,一点点没有满足她的愿望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每次都逼迫她父母无奈就范。比起来,她真的比小猴子幸福了一百倍……

    门口处。

    顾子臣透过半掩的房门看着房间中的这一幕。

    他想,或许乔汐莞真的是对的!

    没有哪个孩子不渴望快乐。

    转身,推着轮椅离开。

    这里,有乔汐莞就够了。

    他进去反而显得多余。

    那一刻,他第一次觉得,乔汐莞做得,很好。

    比他好。

    ……

    房间内。

    小猴子哭得都快背气了,好久好久才收住哭泣的声音。

    他望着乔汐莞,眼眶还红红肿肿的,带着哭泣后没办法控制的抽泣声说道,“我一直都给自己说,我很快乐。就算爸爸妈妈不像其他小朋友的家长那样,但是你们还是爱我的,而且我不需要去游乐场玩耍,我不需要和其他小朋友那样能歌善舞,我也不需要爸爸妈妈的鼓励和表扬,我是男子汉我会很坚强,我会长大,我不会哭……”

    所以,小猴子把他这么久以来所有的委屈都给哭了出来吧。

    不管性格会变成这样,没有哪个孩子不希望得到关心得到爱等到幸福得到快乐!

    而这些,都是孩子该享受的权利。

    不管是谁都不能夺走!

    乔汐莞抿着唇,嘴角带着笑。

    小猴子又狠狠抽泣了两声,望着乔汐莞,“妈妈,对不起,我撒谎了。”

    “撒谎就撒谎吧。”乔汐莞无所谓,“因为你是我儿子,所以我可以纵容你。”

    “爸爸会生气吗?”

    “他不敢生气。”

    “为什么?”小猴子似乎是很在乎顾子臣的想法。

    “相信我的能耐!”乔汐莞嘴角一勾。

    “哦。”小猴子似懂非懂。

    “好啦,哭够了,我们来排练节目吧。”乔汐莞说。

    小猴子一下子就怔住了,连忙拒绝道,脸红彤彤的,看上去很不好意思,“我真的不会,我真的不会……”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会。”

    “我……”小猴子咬着唇,又是这般委屈。

    “来来来,会很好玩的。”乔汐莞说。

    “不……”小猴子逃避。

    “我说顾明路,我生气咯!”乔汐莞叉腰。

    “刚刚这么温柔,现在这么凶。”小猴子嘟嘴。

    “这才是母子间的相处。”乔汐莞强词夺理。

    小猴子表示不明白。

    “母子间的相处就是要这般无拘无束,以后少给我来那些莫名其妙的礼节,对我而言就都是屁,你以后对着我就咧开你的嘴放肆的笑就行了,惹了事儿妈给你擦屁股。”乔汐莞一副霸王模样。

    小猴子看着乔汐莞。

    这真的该是一个妈妈给儿子说的话么?!

    他还小,别欺负他不懂!

    长大了要是变坏了怎么办?!

    ……

    累死了!

    乔汐莞在从顾明路的房间走出来。

    这么蹦蹦跳跳的,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她是有多久没有好好运动过了。

    她伸着懒腰回到顾子臣的卧室,准备洗完澡后下楼等吃晚饭。

    推开房门,顾子臣在卧室中央,什么都没做,仿若就是在等她似的。

    她眉头皱了一下,“你这么在这里做什么?想要报复我?!告诉你,我不怕的,顾子臣!”

    明显一副防备无比的样子。

    顾子臣真的很想笑。

    有一刻是憋不住的。

    他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他实在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破功。

    忍了忍,好半响才调整自己的情绪说着,“我没想过报复你,我只是给你说一声,或许顾明路的事情,你比较对。”

    说完,耳朵又开始有些红了。

    顾子臣很少说这种带着些煽情的话。

    顾子臣的眼眸甚至没有看着乔汐莞,他等了好半响,也没见对面的女人有任何动静,他一度以为,这个女人至少会幸灾乐祸的。

    忍不住抬头,看着此刻站在他面前分明有些木讷的乔汐莞。

    这个女人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吗?!

    乔汐莞直愣愣的看着顾子臣,问道,“为什么突然就想通了?”

    “需要理由吗?”

    “我觉得是需要的。”

    “……”顾子臣沉默无语。

    乔汐莞想,她肯定是等不到这个男人说下一句话了,抿了抿唇转身准备走进浴室。

    “因为,被你说服了。”顾子臣的话在她耳边萦绕。

    被她说服了?!

    她嘴角莫名一笑。

    原来这个固执龟毛男也有被别人说服的那一刻。

    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很好。

    她一直以为她在顾子臣的世界里连根葱都不算,这么看来,她其实还是比葱还是要有分量些……

    麻痹!

    乔汐莞抓头发。

    丫的就顾子臣给她这么一点好脸色,她就开始偷摸着乐了,还有没有点出息,而且把自己和葱拿来比较,她想这个世界上估计也只有她乔汐莞一个人了!

    这么克制着自己高兴,乔汐莞快速的洗了澡。换了一身家居服走向楼下大厅。

    此刻顾耀其和顾子寒也都下班回来了。

    顾明路和顾明月也彩排完回到大厅,言欣瞳一直在嘘寒问暖,然后嘴里一直不停的刻意说着,明理和明路在学校彩排节目,下周五就要表演。故意在炫耀,故意在引起顾耀其和顾子寒的注意。

    顾耀其对孙子辈虽然不太上心,但必定有着隔代情,还是很有兴趣的问了几句,言欣瞳趁机说着,“爸,下周五你要是没事儿,也到学校来看看明理和明月的节目吧,两孩子就盼着家里人来多点给他们鼓掌加油。”

    “下周五?”顾耀其想了想,“再说吧,如果没事儿我就来。”

    “谢谢爸爸。”言欣瞳连忙说着。

    要是顾耀其能够来,也说明了他们明理明月的重要性。

    母凭子贵,从古至今,一向是这个道理。

    她的眼神不屑的看了一眼乔汐莞,冷冷一笑。

    乔汐莞倒是不太在意,显得淡定得很,嘴里还附和着,“下周五要是我没什么事儿,也去帮明理和明月加加油。”

    乔汐莞话一出,其他人都看向她。

    乔汐莞理所当然的笑着说,“明理明月也是我侄子啊,应该的。”

    齐慧芬点头,有些欣慰,“嗯,是可以去的,而且明路也在下面坐着,你去陪陪也好。”

    “是的妈妈。”

    “莞莞是越来越懂事了。明理明月还不谢谢大婶。”顾耀其说道。

    顾耀其在顾家的话就是权威。

    现在这个权威是处处想着乔汐莞,言欣瞳心里是嫉妒疯了,但碍于面子,还是做着表面功夫,“还不谢谢你大婶。”

    顾明理比较霸道,一向都有些自以为是,在家里面就觉得自己是霸王,谁都欺负不了,而且他从小就讨厌顾明路,所以自然对顾明路的妈妈没有好感,堵着嘴怎么都不说。

    顾明月比顾明理单纯些,虽然有着千金大小姐的野蛮脾气,但听说是要去为她加油助威,小脸蛋瞬间就笑了,连忙说着,“谢谢大婶婶。”

    “不客气的,明月。”乔汐莞微微笑着,看上去很友好。

    “明月,不准谢她,我不喜欢她,你也不能喜欢!”顾明理当着全家这么多人,毫不忌讳的呵斥着自己的妹妹。

    顾明月嘟嘴,才不管她哥哥说的话。

    言欣瞳有些严厉的对着顾明理,“怎么这么不听话,大婶是要去给你加油的!”

    “谁喜欢她加油!要加油给她自己儿子加油去,我才不稀罕!”

    “顾明理!”言欣瞳脸色一沉。

    当着全家这么多人的面,顾明理明显是太没有教养了。

    顾子寒的脸色都黑了。

    “本来就是,本来就是,自己儿子不中用,想要让我来给她争面子她做梦!”顾明理越说越是口无遮拦。

    顾耀其和齐慧芬的脸色也不太好了,必定这么没有教养的话,谁听着都不舒坦。

    “顾明理,你给我马上回房间去,今晚不准吃饭,想通了自己做错了什么才能吃!”顾子寒突然就怒了,

    顾明理霸道归霸道,但在顾子寒面前还是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被自己爸爸这么吼了,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委屈的哇哇大哭。

    “还不快把他带上楼!”顾子寒对着言欣瞳。

    言欣瞳连忙抱着顾明理上去。

    本来是准备炫耀一番的,却搞得这幅模样。

    走的时候还听着顾耀其说着,“明理的性格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你是怎么在家帮忙带孩子的!”

    顾耀其在责备齐慧芬。

    齐慧芬被这么说了,自然就会把错怪在言欣瞳的身上!

    言欣瞳真是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倒霉透顶,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心!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在那里分明笑得很灿烂的乔汐莞,她甚至都在怀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乔汐莞故意的,她就是在坐享渔人之乐!

    心里,怎么都忍不下这口气!

    她迟早会报!

    ……

    一家人吃过晚饭,乔汐莞悠哉乐哉的回到房间。

    顾明理今晚没吃成饭,她特意的让顾明路多吃了碗,反正就是觉得很痛快。

    这种小霸王,总有一天会被好好收拾。

    她可不希望亲自来收拾一个小破孩,必定对她而言,她还是做不出来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可偶尔使点小伎俩让他人来帮她收拾,也何尝不可?!

    她心情很好的,在大床上滚来滚去。

    她其实从小就很喜欢在床上折腾,就算长大了,只要是无聊的时候,她都喜欢在床上左滚右滚……

    “你是球吗?”顾子臣一进房间,就看着乔汐莞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

    乔汐莞顿了一下,“我在运动。”

    顾子臣不屑一顾。

    乔汐莞也不在乎,看着顾子臣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回过神,自己又翻来覆去的滚着,左滚右滚。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

    真是阴魂不散。

    “乔汐莞。”那边传来喻洛薇的压抑着怒气的声音。

    “说。”

    “我等了你一个下午,你到底在哪里?!”

    “我回家了啊。”乔汐莞说得很自然。

    “你……”

    “劝你别对我发火,要不然,所有一切都免谈。”乔汐莞说得那么的,云淡风轻。

    对面电话的人,已经气得想要杀人。

    “你明天会去公司吗?”喻洛薇压抑着,一字一句。

    她现在不和乔汐莞计较,她忍!

    “上班当然会去。”乔汐莞说。

    “我明天来找你。”

    乔汐莞笑着,慢悠悠的挂断电话。

    上班当然会去,就是忘了告诉喻洛薇,明天周末,不用上班!

    心情一乐,翻滚得更加愉快了。

    顾子臣从浴室出来看着如此“欢乐”的乔汐莞,这个女人是真的把自己当一个球了?!

    ……

    翌日一早。

    安静的空间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迷迷糊糊的拿着电话,想到没有想,直接关机。

    这么清早八早扰人好梦,不管是谁,一律不接。

    一觉睡到早上10点。

    乔汐莞伸懒腰,习惯性的把手机开机,然后去浴室洗漱。

    这个时间点,顾子臣肯定是不在房间的。

    她洗漱出来,电话又响了。

    她拿起来,接起,“啊……”

    那边响起一个尖叫的女性嗓音。

    乔汐莞连忙把手机拿向一边。

    麻痹的!

    耳膜差点被震破。

    “乔汐莞,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家啊。”

    “你不是要上班吗?!”喻洛薇怒吼,已经是人不可忍了。

    “你傻吗?今天是周末,我们顾氏一向都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时间上下班,正常耍周末,这个你都不知道?!”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点内疚的意思都没有!

    “乔汐莞,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你觉得这么耍我很好玩?!”喻洛薇气得咆哮。

    相对于喻洛薇的激动,乔汐莞显得淡定平静得多,“嗯,是挺好玩的。”

    “你!”喻洛薇气得发抖。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愚蠢的让人玩弄了,喻洛薇,你智商果然堪忧啊!”乔汐莞说完,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她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喻洛薇此刻被气成了什么样子!

    活该!

    自己找虐!

    她心情很好的从房间走出去,准备下楼。

    电话又响起。

    她以为是喻洛薇,连看都没看直接说道,“怎么,还没被玩够?!”

    “……是我,潇夜。”那边传来一个冷漠的男性嗓音。

    乔汐莞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恢复自若,“嗯,什么事?”

    “你要我查询的人,我查到了。”

    “这么快。”乔汐莞的心跳陡然有些快。

    “资料在我手上,你自己过来拿,浩瀚之巅。”对于乔汐莞明显有些激动的情绪,潇夜就根死水一般,点波澜都没有,口吻还冷得吓人。

    “我马上来。”乔汐莞猛地挂断电话,又拨打给了武大,“你马上到顾家大院来接我。”

    “好。”

    乔汐莞三两步下楼,走出大厅。

    顾子臣正好从外面进来,看着乔汐莞明显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表情,顿了顿,正欲开口。

    乔汐莞仿若没有看到他一般,已经直接越过他,走向了大门口。

    顾子臣回头,眼眸微紧。

    ……

    乔汐莞等了大概10多分钟,武大开着车接走她。

    一路上乔汐莞一个字都没有说。

    她紧捏着手指,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有些慌张。

    真相在自己手上越近,仿若就会越害怕,说不出来在怕什么,总觉得,让人心惊胆战。

    她死咬着唇,让自己保持平静。

    车子到达浩瀚之巅,乔汐莞直接下车,连车门都没关就直接走了进去。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很少看她这儿惊慌失措。

    她下车关上车门。

    但愿,没有出什么大事!

    转眼,又看到那个叫做阿彪的男人走向她。

    武大脸上浮现了些不耐烦。

    她这个人一向很讨厌死缠烂打型。

    所以在阿彪走过来还未开口时,武大直接说道,“不管你说多少次,我都会告诉你,不需要。”

    阿彪看着武大。

    老大惜财如命,对武大是“情有独钟”。

    他也不喜欢拖泥带水,但有时候也不希望看到老大失望。

    他抿着唇,说道,“我只是告诉你,车子不能停在这个地方,往右开,这是大门口,迎接客人的地方。”

    武大那一刻有些尴尬,她不算白的皮肤有些泛红。

    阿彪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害羞,准确说也没见过几次面,没见过也算正常,他只是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绪,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两眼,让武大的脸更红了。

    阿彪不禁有些好笑,原本也不太爱笑的脸上浮现了丝笑容,“当然,我的最终目的还是劝服你,跟着我们做事儿。”

    “不。”斩钉截铁,武大已经转身走向驾驶台。

    车子开得很快,扬长而去。

    阿彪忍不住大笑。

    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比想象中好玩。

    只是可惜了。

    这个女人这么坚决的态度,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说服得了的。

    ……

    浩瀚之巅,包房中。

    乔汐莞坐在潇夜的对面。

    潇夜让人把那份资料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接过去,看似冷静,心跳却快到让自己有些承受不了。

    她快速的翻阅里面的内容,看着吴杰这个人的背景,然后看到了吴杰身后的那个人,“龙腾?”

    潇夜点头,“现在上海新起的,还算比较有实力的一个小黑帮。龙腾是那个黑帮的负责人,目前这个黑帮主要在做地下拳击,不属于我目前管辖的行业内,所以我对这个黑帮也没做留意,但看趋势,应该是发展了好些年,养活一帮混混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个人和齐凌枫有关系吗?”乔汐莞问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潇夜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起齐凌枫……本来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和齐凌枫有什么关系,但那次你让我找人到环宇闹事,我不是给你说小混混在里面镇压吗?那些人就是龙腾的手下。”

    “这么说,龙腾和齐凌枫肯定是有来往的了?”乔汐莞扬眉问道。

    “来往还不浅。”潇夜一字一句,“要不然遇到闹事这种小事情,龙腾应该也不会出手来趟这种浑水,而且在事发后,和我们引起了冲突,龙腾在撤走时还特意的给了齐凌枫忠告,齐凌枫才想到办法化解他的困境!”

    “果然!”乔汐莞咬唇。

    果然这个人就是害死她,害死她父母的真凶!

    果然这个人就是齐凌枫买通的杀人凶手!

    她狠狠的捏着手指!

    终于让我给查出来了,齐凌枫!

    乔汐莞眼眸一紧!

    接下来,我们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题外话------

    齐凌枫会不会就这样被暴露了!

    嗯,往下看。

    群么么。

    那啥。

    小宅爱月票。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