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章 除非爱我,否则不能爱别人!

第六章 除非爱我,否则不能爱别人!

作者:恩很宅
    浩瀚之巅。

    乔汐莞咬牙切齿。

    潇夜淡定自若的看着她。

    房间内有些沉默。

    “潇夜。”乔汐莞看着他。

    潇夜喝着酒,一副你有话快说的表情。

    乔汐莞非常严肃,“龙腾这个人,可以想办法帮我找到吗?”

    “可以。”潇夜说,没有任何拒绝。

    乔汐莞也不想去过问潇夜为什么对她如此,仿若她的要求潇夜都没有怎么拒绝过,只是因为“武大”的话,她觉得有些太轻松了点,但她不是一个喜欢纠结的人,就干净利索的不去想,知道潇夜会帮自己就行。

    “之后你找到龙腾了,准备怎么做?”潇夜问她。

    “怎么做?当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我要让齐凌枫从此以后,再无翻身之地!”乔汐莞恶狠狠的一字一句。

    话音刚落。

    门外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雷蕾出现在门口,嘴角带着笑,自作的走向潇夜,亲昵的坐在潇夜的旁边,“夜,我来了。”

    潇夜点了点头,任由雷蕾坐在他的旁边。

    潇夜这个人的风流史很多,乔汐莞其实都已经习以为常,只是这个女人。

    她承认,她连半点好感都没有。

    从以前帮姚贝迪教训这个女人开始,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并不简单。

    唇瓣轻抿,乔汐莞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潇夜说道,“不打扰你的好事儿了。”

    潇夜微点头。

    乔汐莞走到门口时,突然又说了句,“婚外恋总不太好吧。潇夜,你既然那么爱雷蕾,就该离婚,要不然对雷蕾太不公平了,你说对吗?雷蕾?”

    被人突然叫住名字,雷蕾楞了一下,听乔汐莞的口吻似乎是在帮她,而且是说道离婚的事情,整个人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我都可以的,看夜的打算。”

    “真是绝种好女人。”乔汐莞感叹,感叹着说,“当人小三也可以这么的,理所当然。”

    话音一落。

    人就已经走了出去。

    雷蕾气得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这个女人!

    现在还听不出来她口中的讽刺她就白活了!

    她有些不爽的拉着潇夜的手臂,“夜,她是谁啊,这么说话!完全不知道内幕就这么指手画脚的,我还被她这么说,真是气死了。”

    潇夜推开雷蕾的手,放下酒杯,没有半点雷蕾想要得到的安慰,反而说着,“我有点事儿处理,你自己先坐一会儿。无聊了就去大厅玩玩。”

    然后,潇夜就离开了包房。

    雷蕾气得厉害了,身体都在发抖。

    潇夜分明就是在应付她!

    越来越觉得现在的潇夜越来越对她不够上心了,她一直以为他们发生关系后,潇夜会对她不一样,至少突破了彼此之间的关系,但是那晚上做了之后,到现在他还是这么冷冷淡淡!

    她到底要怎么对他,他才能够多看她一眼!

    心里不爽透顶,也带着有些恐慌。

    这6年来,她不在潇夜身边的这6年,终究对潇夜而言发生了变化吧!

    终究而言,姚贝迪那个女人对潇夜产生了影响?!

    不行!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不禁被吓了一跳,要是潇夜真的决定和姚贝迪……

    那她还真的要不要活了!

    她完全不能想象,当真的有这么一天,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她怎么可能看着姚贝迪那张胜利的脸!

    分明6年前都是她的错,到最后,却没有得到半点报应,自己反而来为姚贝迪过错买单!

    凭什么!

    她恶狠狠的想着,猛然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刚刚推开房门那一刻,似乎是听到在说要齐凌枫永无翻身之地?!

    她眉头微紧。

    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楚以薰和齐凌枫她也没有什么依靠可言,如果让齐凌枫出了什么事儿,楚以薰那女人估计会被气得自杀,而自己也少了一个强力的后盾!

    怎么能够让他们的计划顺利!

    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险,脸上却换成了一张友善而温暖的笑脸,转头对着包房中潇夜的一个小弟,“云仔。”

    “雷小姐。”云仔对她无比恭敬。

    “刚刚那个女的来找潇夜什么事情?”

    云仔有些为难,“大哥以前有交代,任何事情都不能对外人说出来的。”

    “我是外人吗?你这么说,我真的生气咯!”雷蕾故作生气。

    “不是的,雷小姐,大哥真的以前说过,不能随便说这里的事情,要不然被大哥知道了,我真的不好交差。”云仔连忙解释,又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我也不过是关心潇夜,作为他的女人,不应该多关心一下他吗?你也太小题大做了。”雷蕾心情不悦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

    云仔低着头,也不敢多说。

    “听说是关于齐凌枫的事情?他惹到潇夜了吗?”雷蕾自己倒了一杯啤酒,漫不经心的喝着,套话。

    云仔打死不开腔。

    “云仔,你跟着潇夜做事多久了?”雷蕾扬眉问道。

    “有4年多了。”

    “这4年多以来,你见过潇夜有对哪个女人像对我这样的吗?”雷蕾喝着酒,继续问道。

    云仔连忙摇头,“没有,大哥最在乎的是你。”

    “既然你明白,我想有些事情你就不应该瞒我。我和潇夜什么关系你最好有自知之明。否则你这么不得我欢心,我对潇夜随便说点什么……后果,你这么聪明,不用我说得太直白吧。”雷蕾看似温柔的话语,却是一字一句都是威胁。

    云仔被雷蕾这么一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整个人明显的有些不知所措。

    “我只不过就是想要知道这段时间潇夜在忙什么而已?我就是关心一下他,你需要这么防备我吗?!”雷蕾彻底怒了,摆出脸色。

    “不是的,雷小姐。我不是防备你……”云仔连忙解释,又想到潇夜和雷蕾的关系,说起来雷蕾真的不是外人,而且雷蕾这段时间一直跟着大哥身边,外人都看得出来她很爱大哥,或许真的只是出于关心,他犹豫了好久,才说道,“是这样的,刚刚来那个女人找大哥帮她找一个人,这种事情对大哥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儿。”

    “找谁?”

    “现在在开地下拳击的龙腾。”

    “找他做什么?”雷蕾眼眸一紧。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是那个女人和龙腾有仇吧。大哥的事情我们做小弟的,哪里敢过问,都是按照大哥的指示做而已。”云仔忙说着,就怕又惹怒了雷蕾。

    “好了,我知道了。”雷蕾笑了笑。“我也不为难你,我也就是想要知道潇夜这段时间这么忙在做什么,没其他意思。你也不要对任何人说你给我说过这件事情了,免得潇夜不开心了,你知道他一向都不喜欢表露感情。尽管我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他也不想我来为他担心。”

    “我知道的。”云仔连忙说着。

    不管怎么样,大哥之前是有交代不能透露半点这里的事情出去,即使是雷蕾,也违背了大哥的原则吧,说出去了,他也没办法给大哥一个交代!

    这样,最好。

    雷蕾把酒杯里面的酒一口干尽,“我出去大厅坐会儿,你不用跟着,我有事儿会叫其他服务员。”

    “好的,蕾小姐。”云仔忙点头。

    雷蕾走出包房,直接就往浩瀚之巅的大门走去,她不知道这个消息对齐凌枫而言有用没有,但有些事情提前防备总是好的,她走到浩瀚之巅外的一个街道巷子口,左右看了看,拿出电话,“喂,以薰。”

    “怎么了雷蕾,又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

    “不是,你把电话给齐凌枫,我有重要事情和他说,马上。”雷蕾又快又急。

    “好。”楚以薰似乎也感觉到事情的紧迫性,连忙答应着。

    没一会儿,那边传来齐凌枫温纯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儿让雷大美女这么着急的?”

    “没空和你开玩笑。我刚刚在浩瀚之巅的时候,撞见了一个女人,我觉得挺眼熟的,好像来找过潇夜几次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和你有过节,我听她说要让你再无翻身之地。”雷蕾一字一句。

    齐凌枫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口吻也变得严肃起来,“那女人长什么样子?”

    “挺漂亮的,我也说不出来。但是我想应该也是你接触的人之中的一个,你这段时间和谁比较有过节?”

    齐凌枫沉默了几秒,心里其实也有了点谱。

    “她要潇夜帮她做什么?打压我?”齐凌枫冷冷一笑。

    “不是。她让潇夜帮她找一个人,叫做龙腾的人。这个人和你之间有什么交集吗?听口吻,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人。”雷蕾说。

    那边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好,我知道了。”齐凌枫捏紧手机。

    这个人确实来者不善,一来就直捅他的要害。

    “齐凌枫,你别这么快就被灭了!”雷蕾狠狠的说道。

    “呵,想要灭我,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管怎样,这次你给我提供了这么大的信息,我齐凌枫欠你一个人情。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找我!”齐凌枫直白的说着。

    “不说这些,就像你之前说的,你是楚以薰的男人,就是我的朋友,而且之前你确实有帮到我,以后我肯定也会需要你,你好自为之。”

    “好。”齐凌枫点头。

    挂断电话,脸色阴沉。

    楚以薰看着齐凌枫陡然转变的模样,“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吗?”

    “有人想要搞死我。”齐凌枫脸色难看无比。

    “谁?”楚以薰有些紧张。

    “如果没有猜错,乔汐莞!”齐凌枫一字一句,肯定无比。

    “那个女人!”楚以薰咬牙切齿,“莫名其妙的凭空冒出来,总是处处和我们过意不去,上次的项目也栽倒她的手上,现在又要来这么针对你,枫,这个女人到底和你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吗?”

    “我也很想知道。”齐凌枫狠狠的说着,“不过不得说,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想要我把置之死地,肯定不是为了一个两个普通项目而已。”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这个后面再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在潇夜没有找到龙腾之前,我们先让龙腾自动消失,要不然……”齐凌枫脸色一冷,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嗯。”楚以薰猛地点头。

    怎么可能就被这个女人这么得逞?!

    ……

    乔汐莞从浩瀚之巅出去。

    坐着武大的车离开。

    她靠在车座椅上,看着窗外流利的风景。

    如果这次能够顺利,爸,妈,我就算为你们报仇了!

    她眼眸微转。

    在没有成功之前,她不想这么多。

    抿了抿唇,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她现在需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否则因为这件事情,会把自己陷入一个死胡同里,她会忍不住一直想一直想,怎么让齐凌枫,死得够难看!

    电话拨通,那边传来熟悉的女性嗓音,“齐汐莞。”

    “你可以叫我莞莞,我觉得比较亲切。”

    “但是我们不熟。”姚贝迪拒绝。

    乔汐莞耸肩,“随便你吧。”

    “你找我什么事情?我还有几天才回来。”

    “我只是想问你,四川好玩吗?”

    “挺好玩的。”那边说得很轻松。

    “这么逃避着,有意思吗?”乔汐莞直截了当。

    “……我不需要你管。”姚贝迪有些不悦的口吻。

    “刚刚我见到潇夜了,雷蕾亲昵的坐在他的旁边。”乔汐莞毫不掩饰的直白无比。

    “你想要说什么?”

    “我就是告诉你,散完心回来把婚离了。这么多年,就算是遭冷眼也够了。”

    “我的事情,我不想别人来插手。”姚贝迪把电话猛地挂断了。

    乔汐莞无所谓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姚贝迪还是这么死心眼。

    不管任何事情,姚贝迪从来都听霍小溪的,因为认定了是朋友,但是在潇夜的事情上,她从来不妥协一步。

    她有时候在想,到底是怎样的爱可以让姚贝迪这么无怨无悔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到现在她也不明白,一个人可以为了另外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牺牲到这个地步。

    她微叹了口气,对着前面的武大,“你爱过一人对吗?”

    武大怔了一下,点头,“嗯。”

    “你会为了那个人牺牲到什么样的地步?”乔汐莞说。

    其实,只是随便问问。

    因为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姚贝迪才会那么死心眼。

    武大说,“死。”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想,这个世界上,傻子原来真的不少。

    其实当年的自己,何尝不是?!

    要不是因为爱得太盲目,怎么可能落得如此下场。

    她转眸看着窗外的街道,默默无言。

    ……

    四川,峨眉山。

    姚贝迪站在高高的峨眉山顶。

    今天殷斌没有应酬,两个人就说好一起来爬山。

    峨眉山上面很冷,她披着一件厚厚的围巾,也依然有些瑟瑟发抖。

    不知道是身体冷,亦或者心冷。

    刚刚接到乔汐莞的电话。

    她劝她离婚。

    曾经有过一次,霍小溪也这么劝过她。

    她的回答是,不。

    不知为什么,就是不。

    到现在,乔汐莞这么劝她时。

    她的答案还是这样。

    她扶着把护栏,侧着身体看着峨眉山上一层一叠的白雾萦绕,那么美不胜收的景色。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走出自己的那个圈套外。

    或许,等等吧。

    或许,真的有一天,就自己放弃了呢?!

    ……

    乔汐莞一路回到顾家大院。

    顾明理和顾明月似乎还要到学校去参加排练,被言欣瞳这么一路催促着去学校。

    乔汐莞刚走进大厅,顾明理和顾明月就准备出门。

    顾明理看着乔汐莞,还是满脸的不屑,脸上做着鬼脸。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明理和顾明月以及言欣瞳离开的方向。

    这个小鬼,不知道天高地厚。

    真以为自己聪明到不行?!

    看看我家小猴子怎么打压你的锐气!

    乔汐莞走向2楼,直接走进小猴子的房间。

    小猴子在房间里面玩模型,一个人蹲坐在地上,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一抬头看着乔汐莞出现,脸上浮现大大的笑容,“妈妈好。”

    “你可以叫我妈妈,不需要带‘好’字,那样显得太生疏了。”乔汐莞很严肃。

    “哦,妈妈。”小猴子笑着重复。

    “下午我带你去游乐园如何?”

    “真的?”小猴子一下就从地上蹦起来了。

    以前的小猴子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举动,随时随地都是一本一眼,就怕自己做得不够好,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现在对着她,几乎是放开了,没有任何刻意。

    乔汐莞有些欣慰,“嗯,吃了午饭我就带你去玩,把你老爸叫上一起。”

    “可是爸爸腿不方便。”

    “他可以看我们玩。”

    小猴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乔汐莞。

    这样真的好么?!

    ……

    乔汐莞从小猴子的房间出来后,去卧室找顾子臣,很显然这个男人不在房间,又跑去外面的温室花园,才看到那个男人坐在地上,很优雅的在修建花枝,看着她到来时,眉头扬了一下,没什么表情。

    “我答应下午带明路去游乐园。”乔汐莞说。

    顾子臣没什么面目表情,“嗯。”

    “我还说了,你一起。”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变了,他抬头看着乔汐莞,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气急攻心,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

    “你不是说了被我说服了吗?既然都说服了,就应该按照我的安排来对顾明路。今天刚好周末,我没什么事情,你一天也闲得发慌,就今天下午,我们去海洋公园玩。”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乔汐莞,是真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看出来他闲得发慌了?!

    “就这么说定了,吃了午饭我们就出门。”

    说完,乔汐莞丢下一句话直接就走了。

    反正就是“霸王硬上弓”,对待顾子臣这个男人,点都不能心慈手软,一个不留神这个男人就不在轨道上了!拉都来不回来。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种公共场合了。

    甚至有时候是刻意的不想要出现。

    上次是去吃饭,这次是去游乐园。

    乔汐莞是准备打破他所有的计划和安排了?!

    ……

    中午时刻。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

    顾明理和顾明月被送到了学校,所以少了两个小鬼。

    乔汐莞在一片安静中突然说道,“妈,下午我带着明路去海洋公园玩。”

    “你一个人?”齐慧芬问道。

    “不是,和子臣一起。”

    话一出,惊呆四座。

    需要每次都露出这种表情吗?!

    乔汐莞感受着周围人投来的目光。

    “子臣,要出门?”齐慧芬小心翼翼的问道。

    顾子臣没有说话,只是微点了点头。

    “自从你腿……”

    “咳、咳。”顾耀其连忙打断齐慧芬的话,“带明路出去玩玩挺好的,今天天气不错,又没有什么事情,年轻人就是应该去放松一下,明路你今天玩开心点。”

    “是的,爷爷。”顾明路连忙答应着。

    顾耀其很少会把注意力放在顾明路的身上,几乎都是顾明理和顾明月在家里得宠,顾明路也从来不会争宠,反而还把自己缩影到角落,而且内心深处就理所当然的觉得顾明理和顾明月比他更可爱更受大人们喜欢,连半点嫉妒都不会有。

    “谢谢爸,我会把明路带好的。”乔汐莞笑得很开心,说道。

    眼神不自觉得看了一眼言欣瞳。

    言欣瞳的脸色自然是不太好的,这段时间乔汐莞在家太受宠了。

    吃过午饭之后,乔汐莞就给小猴子收拾了些东西,推着顾子臣出门。

    门口的武大已经停好车等候了。

    乔汐莞先让小猴子坐进去,再扶着顾子臣坐进去,武大很自觉的把轮椅搬到后面的后备箱。

    乔汐莞就看着武大那么轻松的力度。

    她刚刚试过了,那个轮椅真的很重,但看武大的身手……

    这个女人,还是女人吗?!

    估摸着被她喜欢的那男人压力也太大了吧!

    忍不住,她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顾子臣。

    是顾子臣吗?!

    她抿着唇,自己打开车门坐在前座,把后面宽宽的位置留给了那两父子。

    武大回到驾驶台开车,一路很平稳。

    “等会儿你停好车我们一起进去。”乔汐莞说,“你负责照顾顾子臣。”

    “好。”武大点头。

    车子很快听到“海洋公园”,还未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一波一浪的激。情声音,让乔汐莞整个细胞都活跃了。

    曾经为了创下一番事业硬是活生生的把自己的很多兴趣爱好都给磨灭了,现在说什么,都得疯狂玩一次!这么兴奋着去买了4张门票,牵着小猴子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而且速度极快。

    顾子臣的脸色是真的很不好,周围不禁有些异样的光芒,还因为乔汐莞这完全不照顾他感受的模样,她明知道他的轮椅走不过他们,还跑那么快?!甚至是不一会儿功夫,就自看得到一个小身影了。

    “很少看你,这么生气的。”武大站在他的旁边,说道。

    顾子臣收回视线。

    “她挺好的。”武大自顾自的又说道,“以前在监狱的时候,从没见过哪个女人可以像她这么不要命,我想她应该也不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想到你是妻子。”

    顾子臣眼眸闪过一丝阴鸷,或许,并不是他妻子了!

    “对了,你的腿伤得很严重吗?”武大问道。

    “嗯。”顾子臣终于说了一个字,一个语音词而已。

    “有可能治愈吗?”

    “看造化。”顾子臣很冷漠。

    武大似乎也已经习以为常,她推着他,在完全看不到乔汐莞他们的身影后,没多久,乔汐莞就蹦了出来,可能是突然想到这么两个人不在了,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脸蛋红彤彤的,直接从武大手上接过顾子臣的轮椅,疯狂的往前冲着,“排队的人太多了,我让小猴子在那里候着,我们快点。”

    武大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一刻有些感动。

    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感动的地方,而且自己也见多了生死离别的场景,或许就是这种泛着淡淡的温馨,却触碰到了她的泪点。

    她不着痕迹的收拾情绪,仿若这么快速的情感转变,都是他们这类人的,本事。

    乔汐莞带着小猴子去玩了很多项目,小猴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却一点都不爱坐那些温和的游戏项目,就喜欢那些刺激的,本来只有5岁,好多项目都不能去坐,乔汐莞就带着他去玩水上乐园,从最顶上的悬滑梯上面滑下来,第一次是乔汐莞带着小猴子一起,第二次小猴子就要求自己一个,乔汐莞在水下面等着他。

    顾子臣和武大在岸边看着他们。

    小猴子玩了好几次,不亦乐乎。

    乔汐莞都玩得有些累了,就从水池里面爬出来。

    她其实穿得也不算暴露,还是连体衣,不过身材性感到爆,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该少的地方却不多一分,这么一路走过来,注目礼无数。

    乔汐莞似乎并不自知,去小商店买了三个冰淇淋,走向顾子臣和武大。

    乔汐莞把冰淇淋递给顾子臣。

    “我不吃甜食。”

    “怪物。”乔汐莞嘀咕,拿了一个给武大。

    武大接过来,毫不斯文的吃了起来。

    乔汐莞更加粗鲁,两只手一手一个,这边舔了舔那边,突然有些恶作剧,把刚刚舔完的那一个猛地一下往顾子臣的唇边送,或许蛮力太大,冰淇淋涂了顾子臣一嘴。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黑了,“乔汐莞,你做什么?!”

    “给你吃冰淇淋啊,这么热的天,中暑了怎么办?!”

    “我不会中暑!”

    “谁知道呢,你这么细皮嫩肉的。哎呀,快舔舔嘴唇,冰淇淋都要化了,你再不吃,我就蹲下来吃咯!”乔汐莞故意的,故意笑得何其开心。

    顾子臣被乔汐莞弄得脸色难看无比。

    “我真的吃了。”说着,乔汐莞就蹲下来,把嘴唇送过去。

    顾子臣脸一转,伸出舌头舔干净。

    耳边已经红透了。

    乔汐莞笑得花枝招展,“顾子臣,冰淇淋上面也有我的口水,我刚刚舔过的。”

    “……”

    “你其实不想吃可以用手擦掉的吗,真为你的智商堪忧!”乔汐莞总结。

    顾子臣那一刻,真的很想捏死面前的女人。

    武大在旁边忍不住笑。

    应该还没有谁,把他气成这个模样!夸张一点,顾子臣的头顶开始冒烟了吧!

    而那个始作俑者还悠哉乐哉的在舔冰淇淋,别提多欢快了。

    只是这个动作,不禁引来了旁边人的围观。

    这么一个漂亮性感的绝色尤物,粉嫩的舌头不停的舔着手上的冰淇淋,不管是谁,也会忍不住瞎想吧……

    “玩够了没,走了!”顾子臣突然怒吼。

    “有病啊,吓我一跳!你儿子不是玩的开心吗?!”乔汐莞压惊!

    这个男人,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是还有其他玩的吗?!叫顾明路上来了!”顾子臣不爽。

    乔汐莞翻白眼。

    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小猴子从水里面叫上来,两个人换下泳衣,往其他娱乐项目走去。

    碍于小猴子的年龄,乔汐莞陪着他玩了些不痛不痒的。

    几个人最后停在了大大的摩天轮面前。

    “妈妈,我要去坐这个。”小猴子很积极的说道。

    “好,我们去排队。”乔汐莞对小猴子的要求,来者不拒。

    “这个爸爸是不是也可以上去坐?”小猴子问道。

    乔汐莞想了想,“或许吧。”

    “让爸爸也上去座好不好,爸爸陪了我们一个下午了,什么都没玩。”

    “好吧。”乔汐莞点头。

    小猴子还挺会为人考虑的。

    她让小猴子排队,自己走向一边的顾子臣,“你儿子说让你去坐摩天轮。”

    “我不去。”顾子臣一口拒绝。

    “顾子臣,你能不能稍微有点童心。30岁的人70岁的心,你不觉得枯燥,我都替你忧心。你儿子说你陪了我们一个下午,心疼你什么都没有玩,你别打击你儿子的积极性可以吗?”乔汐莞不爽的说着。

    顾子臣没有说话。

    “就这儿说定了。”乔汐莞推着顾子臣加入了排队行列。

    待几个人进去时,乔汐莞和工作人员做了一番沟通后,把轮椅腿到了摩天轮的盒子下,乔汐莞和武大把顾子臣扶了上去,正准备把小猴子抱上去时,小猴子悄声在乔汐莞的耳边说着,“你陪爸爸做,武大阿姨陪我坐。”

    乔汐莞敛眸看着小猴子。

    小猴子连忙给她眨眼睛,意思就是想要撮合她和顾子臣。

    每个小孩子都想要自己的父母关系很好吧。

    她摸了摸小猴子的头,对武大交代了些,就坐了进去。

    武大和小猴子坐在后面那个盒子里。

    顾子臣看了一眼顾明路,“他为什么坐在那个里面?”

    “你还没你儿子情商高么?看不出来他是为了让我们培养感情的吗?”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顾子臣抿了抿唇。

    “或者,对于小孩子而言,父母都应该相亲相爱的吧。”乔汐莞感叹。

    顾子臣没有说话,眼眸淡淡闪烁。

    摩天轮慢慢的启动。

    海洋公园的摩天轮很大,这样的速率坐下来至少花半个小时。

    一个一个盒子慢慢的升上天空。

    乔汐莞和顾子臣两个人都没多少话,只是把视线看着地上渐渐变小的人群。

    有人说,摩天轮的每一个盒子都承载着满满的幸福,两个相爱的人在摩天轮最顶端的地方亲吻,那么就会得到这份幸福,她曾经一度这么相信过,在喜欢上齐凌枫的那个时候,他们在巴黎,在最最高的摩天轮上面,她主动吻了他。她那个时候爱他爱得小心翼翼,就算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迷信都会刻意的去相信。

    她回眸,看着顾子臣平淡无奇的一张脸,问道,“你爱过人吗?”

    顾子臣看着她。

    “没爱过吧。”乔汐莞说。

    顾子臣不爱自己。

    为什么会结婚?!

    人总是要结婚的。

    为了传宗接代吧。

    “既然没有爱过,现在试着爱爱我,行么?”乔汐莞一字一句,很认真。

    顾子臣眉头微紧,“为什么?”

    “我们是夫妻。”

    顾子臣冷笑了一下,“夫妻就一定要相爱吗?”

    “在我看来,就是。”乔汐莞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盒子有些振动。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站在他面前,“听着,顾子臣。除非爱上我,要么不准爱上任何人!”

    除非爱上我?!

    要么不准爱上任何人?!

    顾子臣正欲开口。

    一个柔软的唇瓣已经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他微怔。

    感受着她唇瓣间传来的淡淡温热气息,还有他鼻息间,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眸,微闭。

    吻,渐渐加深。

    她摸着他已经滚烫的耳垂,把自己的唇瓣不留痕迹的送了出去。

    撕咬的彼此,在如此封闭的空间,渲染着火热的气息。

    另外一个盒子。

    顾明路害羞的把眼睛用小手蒙上,脸上耳朵都红透了。

    武大的视线也微微有些转移。

    这样其实,挺好。

    大家都这么,平平淡淡,就好。

    ……

    从摩天轮上面下来。

    乔汐莞的唇瓣泛着不一样的色泽。

    她只是,只是突然有点想亲亲而已……

    然后,貌似就有点不可收拾了。

    她忍不住看顾子臣的唇,虽然脸色依旧,但唇瓣分明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微咬着唇,转移自己的思绪,拧着小猴子,“现在玩够了,回家了?”

    “好。”小猴子点头。

    小猴子不太会要求,而且很容易妥协。

    “对了,出门不拍照,臣妾做不到!”乔汐莞拿出手机,递给武大,“你给我们一家三口照一张,留个影。”

    “嗯。”武大拿过手机。

    “你们两个都给我笑开心点。”乔汐莞威胁。

    “好。”小猴子乖巧的点头。

    顾子臣还是那个死鱼眼。

    三个人,小猴子站在顾子臣的旁边,乔汐莞站在顾子臣的后面,“一、二、三,茄子!”

    “咔嚓。”

    武大把手机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自己和小猴子那笑得灿烂过度的脸颊,对比顾子臣这么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算了。

    她把手机收进包里。

    对顾子臣,不能要求太高。

    一行人走出海洋公园。

    这么疯狂玩了一个下午,一靠在车上,顾明路就睡着了。

    一路很安静,直到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转头,看着小猴子躺在顾子臣的腿上,睡得很熟。

    “我抱他进去。”乔汐莞说。

    “不用了,把他叫醒,你抱不动他。”

    “你要相信母爱的力量。”乔汐莞不服气。

    顾子臣一副,随便你的表情。

    “武大你帮我一下,帮我把小猴子包下来放在我的背上,我背进去。”乔汐莞说。

    “好。”武大下车,把小猴子抱出来,放在乔汐莞的背上。

    武大的力气还是这么惊人。乔汐莞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背着小猴子往别墅走,转头等顾子臣,看着顾子臣被武大扶着坐在轮椅上,顾子臣的手似乎压了压自己的大腿。

    腿麻了吗?一路上小猴子一直趴在他的腿上,按照常人而言,腿早就麻了吧。

    只是。

    顾子臣的腿,会有知觉?!

    顾子臣似乎看到乔汐莞的视线,没做任何掩饰,推着轮椅往别墅走,那么淡定自若。

    自若到乔汐莞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走了眼。

    还是说,刚刚的顾子臣就只是一个很随意的动作,她想太多了!

    “不走吗?”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冷声提醒。

    乔汐莞回神,她是不是想太多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抿了抿唇,背着顾明路走了进去。

    小猴子看上去小小的,确实不轻,她背的气喘吁吁,还好当时灵机一动是用背的,要是抱的话,不把自己给累死,就把小猴子给摔死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小猴子放在床上,脱掉她的鞋子和外套,给他轻轻的盖上被子。

    忍不住停留了一会儿,看着他小小的脸蛋。

    这一天是她看到小猴子脸上浮现笑容最多的一天,以前的小猴子太能忍了,今天能够如此,她觉得很欣慰,心里莫名觉得很暖。

    “小猴子,以后,只要我还在你身边,也一定会做到让你这么天生无邪的笑下去,算是我对你的承诺。好吗?”她轻声在他耳边说着。

    小猴子微微动了动,仿若是听到了她的话。

    乔汐莞嘴角一笑,低着头,亲了亲他的小脸蛋,走出他的房间,关上房门。

    睡梦中,那个小小人,似乎睡着了都带着暖暖的笑。

    ……

    乔汐莞有些疲倦的回到顾子臣的卧室。

    果然这具身体没有她当年的底子,这么玩一下午,累得动都不想动了。

    想当初霍小溪这么玩整整一天都不会出现这么疲惫的状态!

    她推开房门,看着顾子臣在翻找着衣服,似乎是准备洗澡。

    乔汐莞怔了一秒,当机立断,像是突然又打了鸡血似的,猛地一下拿起睡衣,先一步的抢占浴室,“顾子臣,我今天比你累,身上比你出的汗多,我要先洗澡!”

    “乔汐莞!”顾子臣怒吼,“你不能去外面洗吗?”

    “就不能!”乔汐莞强势的说着,嘴角邪恶一笑,“其实我也不太介意,我们一起洗。”

    顾子臣气得咬牙切齿,“你就没有半点羞耻心吗?!”

    “我们是夫妻,有了羞耻心,你儿子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乔汐莞强词夺理!

    顾子臣气得说不出一句话。

    “何况女士优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然后,猛地一下关上浴室门。

    顾子臣捏着手指。

    这个女人,一天不和他作对,就不得安息吗?!

    他倒是怀恋她每天上班的日子,至少没有人来打扰了他的清净。

    莫名的,他的手不自觉得摸了摸嘴唇。

    脸色微微有些动容。

    这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题外话------

    周末愉快!

    我爱亲们。

    另外,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小宅觉得不错哦!

    书荒的亲们,喜欢娱乐圈文的亲们,别错过哈!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