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章 好好玩,就怕不够惨烈!

第七章 好好玩,就怕不够惨烈!

作者:恩很宅
    周一。

    经过周六的疯狂,周日的修养。

    周一就显得特别的满足和有精神。

    乔汐莞整理好自己一切,从顾家大院出去。

    武大很准时,从来不会耽搁她的时间。

    她坐着车一路到顾氏大厦。

    乔汐莞不是那种上班特别积极的人,也不是那种上班喜欢迟到的人,所以她每次到公司的时间,几乎都是大部队人最多的时间,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她,礼貌的叫着她“乔经理”。

    乔汐莞表现得很淡定,点头,微笑。

    顾子寒走在乔汐莞的后面。

    这个女人,一举一动显得从容不迫,根本不像是初涉商场的菜鸟,反而有一种久经沙场的感觉。

    乔汐莞走进电梯,按下自己的楼层。

    董事长和总经理是有专用电梯的,乔汐莞就看着顾子寒冷这一张脸从她身边走过,嘴角拉出淡淡一笑。

    电梯到达,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坐定,对着面前的milk说道,“召集部门各室主管,包括集客部的公关室和策划部的策划室,9点半,商议奥菲商场的事情。”

    “是。”milk点头。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着咖啡。

    milk敲开房门,“乔经理,有一个叫做喻洛薇的小姐在门口等您,您现在是要见吗?”

    “开完会再说。”乔汐莞直接说道。

    “是。”

    milk的工作状态超乎她的想象。

    9点半。

    市场部小型办公室内。

    乔汐莞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下面坐着些比她年龄大了好些的主管和各个专业人员。

    她让milk把方案分别发在各位主管的手上,开口说道,“奥菲商场的策划案,相信大家再上个星期都有所耳闻,这个策划案和之前有些变动,将原本入驻超级市场改成了规划整个奥菲商场,自然而然的,环节就比刚开始复杂得多,我现在对这个方案进行一个分工。”

    “是。”各个主管无比严肃。

    “策划部,理所当然的,规划这个方案的策划文稿。我要求在周三之前必须拿出来,具体的策划数据我会单独给你,你要在策划方案上面做好优化。公关部,我预计在下周会去英国亲自见面奥菲集团的负责人,到时候需要一份完全的奥菲集团档案,包括奥菲重要岗位人的详细情况,以便我对症下药,本周之内完成。数据经分室,我需要你给我一份本次策划案的一个详细数据,包括目前上海各个超级市场在市场的也给占比,以及预算奥菲入驻中国后,会达到这样的一个市场份额。最迟下周5之前给我。市场评估室,我需要你对我们目前的商场租赁费用做一个预估,包括根据市场发展形势未来三年时间内的房租涨势情况,我需要再次精细化的核算我们这次项目做成后能够对我们企业带来多大的效益,下周五之前和数据经分室一起给我。”乔汐莞吩咐交代。

    所有主管点头承诺。

    乔汐莞喝了一口茶,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我们大家的第一次合作,我不是一个固执和古板的人,如果合作中有什么意见不相符合的地方我希望大家及时提出来,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我都不希望因为个人原因影响到了团队合作,耽搁了项目进度。另外,我不喜欢埋着头只会做事,不会抬头看路的人,有好的idea,我这里随时欢迎。”

    下面一片安静。

    乔汐莞又说道,“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资质都比我长,比我有经验。对于新人的我而言,我是需要得到你们的支持和帮助,很多我做得不够到位的地方是需要你们的提点。所以我不想要看到,在我做得不够成熟的地方你们是投来不屑的目光。我想大家应该是懂我的意思的。”

    乔汐莞的意思是,不要因为她是新人就不服从她的管理,他们可以提点,但是不能自持清高,目中无人。

    能够爬到主管的位置,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实现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乔汐莞抿了抿唇,点头说道,“ok,不耽搁大家时间,散会。”

    说完,率先离开。

    milk跟着乔汐莞的脚步。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milk说着,“让喻洛薇进来。”

    “是。”

    没多久,喻洛薇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面。

    喻洛薇穿得一身白色的公主连衣裙,一双白色的水晶单跟鞋,头发做着芭比的黄色大波浪,脸上画着精致的妆,整个人看上去还算漂亮的范畴。

    只是,这么一副打扮,怎么都不像是来上班,反而是出门逛街的节奏。

    乔汐莞坐在沙发上,优雅的翘着二郎腿,淡定的看着喻洛薇,口吻不冷不热的说着,“你找我做什么?”

    “爸没给你说吗?我想要到顾氏来上班。”喻洛薇直接开口。

    没有见着乔汐莞发火已经算是压抑了她最大的脾气了,此刻口气自然不太好。

    她就不明白,现在的乔汐莞怎么就拽得跟一二五八万似的,而且莫名其妙的,她现在好像就自觉地,不敢对乔汐莞发脾气,她咬着唇,心里各种不痛快。

    以前想要欺负乔汐莞,就跟捏软柿子似的,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说了。”乔汐莞依然淡定。

    “既然你知道了,就帮我安排上班手续吧,我想过了,我在韩国的时候学的也是金融方面的,你就把我安排到市场部就行,我主要想要做市场拓展这一块,对我以后比较有发展潜力。”喻洛薇说得理所当然,仿若她想要做什么,乔汐莞就应该满足她所有的要求。“至于薪水方面,我怎么说也是留学归来的,一个月不能少于2万,这是最基本的。”

    “说完了吗?”乔汐莞问她。

    喻洛薇看着她,“说完了。”

    “说完了,就听好了。”乔汐莞放下二郎腿,优雅的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顾氏不说在世界企业的排名,但就上海而言,也算是上流企业。顾氏总公司一共1386号人,其中有35%都是海外留学归来,且这一部分人之中有80%都拿到了硕士及以上学历。剩下来65%的人群中,除去管理层,基本都来自于国内名牌大学。喻洛薇,我如果没有记错,你在韩国读的那所大学,在全世界综合排名上,应该没清华北大来的响亮吧。”

    喻洛薇脸色有些尴尬,咬了咬唇,正欲反驳。

    “所以,你所谓的岗位和薪水。”乔汐莞没让喻洛薇有说话的几乎,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我没办法满足你,你可以让你所谓的‘爸爸’来帮你,去他的公司,什么都是你的,不是吗?”

    “乔汐莞!你明知道我们家那个公司现在处于瘫痪的地步,你不仅见死不救,现在还来这么讽刺我,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见不得别人好!”喻洛薇忍不住,终于发了脾气。

    “我见不得别人好?”乔汐莞冷笑,“我就是见不得你过得好。不想想以前怎么对待我的?现在想要我帮忙你觉得我就应该帮你吗?喻洛薇,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你!”喻洛薇气得无语。

    “回去告诉你所谓的‘爸爸’,顾氏没有适合你的岗位。”

    “乔汐莞!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喻洛薇怒吼,“你说我的学历有问题,那么你呢?!你一个大学都没有读完的人,有什么资格评价我!”

    “公司的名字叫顾氏企业,我是顾家大少奶奶,我想要怎么折腾随便我!”乔汐莞一字一句。

    喻洛薇气得身体发抖。

    第一次被乔汐莞气得仿若都要崩溃的地步。

    她狠狠的看着乔汐莞,说不出来一个字。

    “回去吧。我还要上班。”乔汐莞坐在座位上,下逐客令。

    “乔汐莞,你别以为你自己可以辉煌很久,我们走着瞧!”

    “好啊,走着瞧。”乔汐莞淡淡一笑,那么不屑一顾。

    对于喻洛薇,她还真的没把她放在眼里。

    喻洛薇气冲冲的转身打开房门准备往外走。

    milk正好端着一杯新泡的咖啡在门口准备进去,两个人突然相撞。

    “啊!”喻洛薇尖叫的声音。

    棕色咖啡全部倒在了喻洛薇白色的裙子上,顺着裙子倒在她的大腿和鞋子上,咖啡还是烫的,这么一路下去,疼得喻洛薇尖叫。

    “对不起,对不起!”milk也被吓了一跳,连忙蹲下身体给她擦拭。

    “你是什么东西,你没长眼睛吗?!痛死我了!你给我滚。”喻洛薇一脚给蹲在地上的milk踢过去。

    milk一个重心不稳,就重重的坐在了地上,被踢到的膝盖处,被喻洛薇尖尖的皮鞋口划破,渗出点点血珠。

    乔汐莞脸色猛地一下就变了,她走过去,“喻洛薇,你做什么?!”

    喻洛薇抬头看着乔汐莞,“你故意的是不是,乔汐莞,你故意这么对我?!”

    乔汐莞眼眸一紧。

    “我会回去给爸说,你故意用烫咖啡来泼我,你给我等着!”喻洛薇恶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看着她白皙的大腿确实被烫得通红,忍了忍,“喻洛薇,你最好有自知自明。”

    “哼!”喻洛薇大步走向电梯。

    乔汐莞蹲下身体看着milk膝盖上的伤口,“怎么样?”

    “没什么?都怪我笨手笨脚的,哎。”milk叹气,“对不起啊,乔经理,得罪了你的客人。”

    “你又不是故意的,用不着你道歉,倒是你的伤口……”乔汐莞扶着她起来,“我带你去医院消毒。”

    “没什么的,我用清水洗一下就行了。”

    “夏天最容易感染了,万一得了破伤风就得不尝失了,而且刚刚那个女人身上有毒,不消毒我怕你的膝盖会烂。”乔汐莞一本正经。

    milk忍不住笑了一下,“你和刚刚那位小姐是有仇吗?”

    “过节还不小。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谢谢齐经理。”

    乔汐莞点了点头,带着milk走去医院。

    ……

    喻洛薇一身狼狈的从顾氏大厦出去。

    现在身上全部都是咖啡染上的颜色,一路不知道被多少人耻笑,别提自己有多丢人了。

    她开着车,心里不痛快到了极点。

    乔汐莞你今天这么对我,我一定会加倍的还回去!

    一路飙车回到乔家。

    刚一走进大厅,看着喻静眼泪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哭了出来,那个撕心裂肺。

    “怎么了,薇薇?”喻静最见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哭泣了,连忙上前,看着她衣服上的污渍,“衣服怎么弄得这么脏?”

    “妈,都是乔汐莞,都是她。她故意给我难堪。”喻洛薇边哭边说,“我前几天被她放了好几次鸽子我都忍了,今天也是等了好久才等到她,她居然当着顾氏那么多人羞辱我,还叫人泼我咖啡,我身上被弄脏,腿上也被烫得受不了,你看看,都红肿成这样了,妈,你一定要给我报仇,不能让乔汐莞这么对我,呜哇哇……”

    喻静连忙检查着自己女儿的大腿,看上去是红肿得比较严重,但好在没有破皮,连忙在家里的医药箱里面拿了些烫伤膏出来,轻轻的给她涂抹。边涂抹边狠狠的说道,“你这么被受了委屈,我怎么都不可能让乔汐莞那女人得逞的,我一定要给你讨回公道。”

    “我们怎么做?”喻洛薇看着喻静。

    “怎么做?!她不仁我不义,等着瞧吧。”喻静眼神闪过无比恶毒的光芒。

    “嗯。”喻洛薇点头,嘴角笑得无比邪恶。

    乔汐莞,这个仇,我一定要加倍奉还!

    ……

    乔汐莞送milk去包扎了伤口,并给她放了半天假送回去,自己坐在武大的车上往顾氏大厦开去,眼眸一直看着窗外流利的风景。

    武大透过后车镜看着她,问道,“遇到什么烦心事儿吗?”

    “我只是在想,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乔汐莞漫不经心的开口,眼神依然看着窗外。

    “太高深的问题,我不知道。”武大耸肩。

    她宁愿多做点体力活,也从来都不愿意花费脑力。

    乔汐莞嘴角笑了笑,回头对着武大,“突然觉得你这样的性格挺好的,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去想明白。”

    “而且太花费脑筋的事情,我也从来不想。”武大补充说明。

    “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乔汐莞笑着打趣。

    武大也不生气,仿若本来就是如此般,很大方的承认。

    乔汐莞伸着懒腰,“觉得自己一天过得太累了。”

    “那就不要过过这么累。”

    “有时候身不由己。”乔汐莞摇着头。

    曾经她也想过,等公司发展到了一定地步,她就不那么拼命了,多培养些有能力的手下,然后翘着二郎腿每天喝着咖啡做悠闲的老板,身边还有一个爱自己宠自己的老公,生一对肉包子,生活就应该这么完美无缺。

    可笑,可笑。

    曾经的幻想,就落到了现在的地步。

    她手指微紧。

    强迫自己放宽心。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管多残忍的事情,没有什么事接受不了的。

    她承认,她现在已经完全能够坦然接受,现在遭遇的所有一切,尽管,回想起来,依然触目惊心。

    ……

    环宇大厦。

    顶楼超豪华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曾经是霍小溪的地方,霍小溪死了之后,就被齐凌枫霸占。

    霍小溪的办公室几乎已经覆盖了这一个楼层,甚至于里面还有些小花园,看上去就跟一套花园洋房相差无异。

    霍小溪在商场上可以很拼命,有时候为了达成一个项目不眠不休,但很多时候,霍小溪还是一个享乐主义者,能够对自己好的地方,绝对不会亏钱了自己,比如这么豪华的一个办公室,可以说,纵观整个上海,没有谁有她这么奢侈。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终究还是落在了他,齐凌枫的手上。

    他冷漠一笑,站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看着地上如蚂蚁般大小的车辆人群。

    电话响起。

    他接通,“龙腾。”

    “找我什么事儿?”龙腾问道。

    “有笔大生意,不知道有兴趣没?”乔汐莞说。

    “别又是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儿,上次为了帮你,差点没有把我的人给暴露了出来。齐凌枫,你知道我这个人贪财是贪财,但还不至于把自己的命给搭了出去。”

    “我知道。”齐凌枫说着,“但龙腾,你自己做的也不是什么正当生意,偶尔接点这种来大钱的业务还需要这么考虑么?而且兄弟我和你合作了这么多次,也就这两次稍微让你难做了点。你至于这么记在心上吗?”

    “到底是什么事情?”龙腾直接问道。

    齐凌枫嘴角邪恶一笑,“这次比较特殊,我们面谈。”

    “在哪里谈?我现在不在上海。”

    “今晚能够赶回来吗?事情有点急。”

    那边似乎在考虑,说道,“最早也得12点过才能够到上海。”

    “没关系,我把地址发在你的手机上,晚上12点我在那里等你,不见不散。”

    “需要这么紧急,这么神秘吗?”龙腾皱眉头,似乎是有些激活。

    “当然。你知道我做事情从来不小题大做!还有,我劝你不要带多的人来,这次的事情不要暴露了,事成之后,绝对是笔大买卖,比我能够给你的任何一次都要翻倍!而且我可以肯定,我这次让你做的事情,绝对是你能够做到的。”齐凌枫故意拉出大的噱头。

    龙腾想了想,“你别玩我。”

    “我什么时候玩过你。”

    “那行,晚上我一个人到。”龙腾说着。

    “再提醒一句,不要给其他人说是我要见你,包括你的手下和亲信,你知道我这种人不能透露了身份,否则我就没办法在商场上混了,以后,谁还能给你这么多买卖做!”齐凌枫一字一句说道。

    “放心,知道你的顾虑,这么久以来,还没人知道我们两个有关系。”龙腾很耿直的说着。

    其他不说,混社会的,这点信用度还是有!

    “那好,晚上见。”

    齐凌枫挂断电话,眼眸一紧。

    确实是一笔大买卖,而且确实是能够办到的!

    等你下去后,我会给你烧一笔你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只不过是死人钱而已!

    嘴角邪恶一笑。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齐凌枫抿了抿唇,调整好情绪,“进来。”

    “枫,怎么样,和龙腾联系了吗?”楚以薰关上房门,有些紧张的说着。

    “我做事情你放心。”齐凌枫嘴角微微一笑。

    “嗯,但是今晚上你一个人我怕……”楚以薰很是担忧的模样。

    “别怕。”齐凌枫嘴角一笑,安慰着,“为了你,我也不可能死的。”

    “讨厌。”楚以薰撒娇。

    “对了,叫你帮我弄的枪,有着落了没?”齐凌枫问道。

    “嗯,我放在了你今晚要用的那辆车的椅子下面,你一定要小心。”楚以薰说着。

    “放心。”齐凌枫摸了摸楚以薰的头,“这么久以来,我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包括。

    霍小溪。

    霍小溪都被他玩死了。

    乔汐莞也不远了。

    他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狠毒。

    这辈子,还没有谁挡得了他的路!

    ……

    顾氏大厦。

    乔汐莞又在一天的忙碌中结束了上班生涯。

    她伸懒腰,看看时间点,都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

    说真的,目前为止她都还觉得奥菲商场的商业项目,费神费力,也得不到可观的利润。

    但顾氏领导层非要扩大顾氏的经销项目,她也得只能,照做。

    这么整理了这个方案,重新把细节又做了规划,关掉超极本下楼。

    整个大厦已经安静了。

    顾氏其实还算一个比较正规的企业,几乎没有说让员工必须加班,而且典型的朝九晚五,双休放假,而且加班工资,人员安排等非常合理化,比起环宇而言,似乎更人性化了些。

    其实当企业步入正轨后,加班反而会怠慢员工的销售积极性,这点,她不得不认可顾氏的作为。

    必定是历史比较悠久又一直都是上流社会的企业,从管理上而言,确实有他独到之处。

    乔汐莞坐着武大开的车往顾家大院开去。

    电话在安静的空间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连半点表情都没有。

    能够安静这么一下午她都觉得是奇迹了,她一直以为按照喻洛薇的破坏力,按照乔于辉及喻静的性格,早就打电话来了。

    她漫不经心的接起,等对方说话。

    “乔汐莞,你今天做了什么好事儿!”那边是乔于辉质问的声音。

    乔汐莞云淡风轻的说着,“喻洛薇不都给你说了吗?”

    她相信,绝对是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说了。

    “让你妹妹到公司来上班,就让你这么为难了?!你即使不同意,也犯不着这么去对她!你到底安的什么居心,恨不得所有人都过得比你差吗?!”乔于辉一字一句。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乔汐莞没心情和他说这些。

    反正在乔家人的心目中,她就是这么无恶不作!

    “乔汐莞,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家里来!”乔于辉怒气的说着。

    乔汐莞没有说话。

    “马上回来!”乔于辉再次开口。

    乔汐莞微微叹了口气,有些事情说清楚了最好,她眼眸微转,“好。”

    乔于辉猛地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心里也没有半点起伏,转眸对着武大说,“去乔家别墅。”

    “嗯。”武大点头。

    车子一个大逆转。

    乔汐莞给齐慧芬打了一个电话,说回娘家一趟,家里有些事情。

    齐慧芬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了句早点回来。

    乔汐莞自然是连口答应。

    现在的乔汐莞在顾家,似乎是越来越有地位。

    车子很快到达乔家洋房。

    “你跟着我进去。”乔汐莞说。

    武大有些诧异,但最后还是没有问的点了点头,跟上了乔汐莞的脚步。

    大厅中坐着乔于辉、喻静和喻洛薇。

    喻洛薇眼眶都是红的,应该是哭了一个下午的结果。

    装可怜谁不会?!

    她只是不屑而已。

    眼眸淡淡的转动着,自若的走过去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爸,你有什么事情就说,我还没吃饭,不想把自己饿着了。”

    “你现在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对着我连半点尊重都没有了?!”乔于辉冷冷的说道。

    “爸,我就说我肚子饿了,我哪里不尊重你了,况且了,你明知道这个点是吃饭的点,没说让我先吃饭,直接就把我叫了过来,这也是你心疼女儿的方式?”乔汐莞一字一句,讽刺无比。

    乔于辉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却硬是没有说一个字。

    “你可以吃了饭过来,没人让你饿着肚子。”喻静插嘴。

    “呵,我要是吃了饭过来耽搁了你们一、家、人的时间,那我不更是罪孽深重?!”乔汐莞讽刺一笑。

    喻静被乔汐莞堵得哑口无言,转头对着乔于辉,有些生气,“你看看你的好女儿,话不饶人,怎么可能和她好好交流。”

    好好交流?!

    乔汐莞冷笑。

    “乔汐莞,你到底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乔于辉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什么时候成这个样子了不重要,重要的是,爸,你今天回来到底找我干嘛来的?”乔汐莞冷眸一闪,“我真的不想耽搁大家太多时间。”

    “你……”乔于辉气得吐血。

    曾什么时候,乔汐莞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缓了缓气,“今天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给薇薇道歉。”

    “然后呢?”乔汐莞扬眉。

    “给薇薇安排个职位。她倾向于市场拓展这一块。”乔于辉继续说道。

    乔汐莞笑着说道,“是不是要给她发2万的薪水?”

    “暂时先就2万吧,以后再慢慢往上涨。”乔于辉看上去还很慷慨。

    乔汐莞换了一个坐姿。

    这家人怎么做任何事情就可以这么的理所当然。

    到底是有怎么样的底气,可以把自己摆放到这么理所当然的位置。

    她皱着眉头对着乔于辉,“暂时先2万?你觉得少了吗?”

    “至少不多。”

    “你就觉得顾氏是我说了算?喻洛薇开价2万我就能够给她2万了?爸,你是太把喻洛薇当回事了,还是太看得起我了,顾氏什么时候我说了算了?亦或者……”乔汐莞看着乔于辉,“你作为顾耀其的亲家,你去找他说说,让你女儿到顾氏上班,每个月给她至少2万元的薪水,或许他还能够给你一个面子。”

    乔于辉脸色一下就变了。

    明知道顾耀其对乔于辉是不屑一顾的,甚至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亲家放在眼里,他去找顾耀其,不仅不能够如所愿,反而还受不尽的耻辱!

    乔汐莞看着乔于辉的脸色,笑得更讽刺了。

    既然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逼她去做?!

    乔于辉你对我果然是好得很啊!

    “怎么了?爸爸不愿意?”乔汐莞看上去很无邪的模样,“还是说,薇薇这个继、女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

    一字一句,就是说过喻静和喻洛薇听的。

    能够让这么一家人产生矛盾,才是她今天的目的。

    “乔汐莞,你不要信口雌黄,颠倒是非!在我心目中,薇薇就跟我亲生女儿一样。”

    “我怎么觉得比对你亲生女儿还好呢?”乔汐莞笑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我是姐姐,该让着妹妹的。但是今天这个事情,我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你要让薇薇去上班就到顾氏的人力资源部去面试吧,说不定妹妹这么优秀,就被录取了呢!”

    “你,你!”乔于辉气得语截。

    “不浪费你们的时间了,我先走了。”乔汐莞站起来,显得那么的自若,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转身对着武大,“我们走吧。”

    “等等。”喻静突然开口,从沙发上站起来。

    乔汐莞抿了抿唇,淡定自若的看着喻静。

    曾经的乔汐莞很怕她。

    怕这个人面兽心的后母。

    只要没有人的地方,她受尽了她的百般折磨。

    但是现在。

    她扬了扬眉头,下巴微抬。

    她可不是曾经的乔汐莞,会对着她,战战兢兢。

    “其他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乔汐莞,薇薇腿上的伤,我们怎么算?”喻静狠狠的一字一句。

    “伤?”乔汐莞很茫然的模样,“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伤?”

    “你今天用咖啡水泼她,你看看她的腿,都红肿成什么样子了。”喻静压抑着脾气,指了指喻洛薇。

    “哦,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乔汐莞似乎是突然想起,低头从包里拿出钱夹,“医药费和衣服的清理费我还是要赔的,我算了算,1000千应该是够了。”

    说着,拿了10张百元大钞。

    “乔汐莞,你这是在打发叫花子吗?”喻静怒了。

    乔汐莞这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哦对,薇薇娇生惯养的,自然比别人要金贵些,2000块。”乔汐莞又多拿出了10张百元大钞。

    “谁稀罕你这点破钱!”喻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手一个用力,把乔汐莞手上那粉色的钞票打掉,七零八落的掉在了地上。

    乔汐莞淡定自若的看着那些钱以及喻静几乎崩溃的模样,“喜欢在地上捡,就这样吧。武大,我们走。”

    “乔汐莞。”喻静一把拉住她,一个耳光猛地一下往她脸上扇去。

    没有意想中响亮的声音,也没有手掌中传来的力度。

    喻静抬头,狠狠的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女人,突然紧抓着她的手。

    乔汐莞微微退后了一步。

    “你是谁?!放开我。”喻静使劲的用力,想要挣脱开,确实半点用都没有。

    “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喻静你听清楚了,以后你再也没有了那个能耐,动我一丝一毫。”乔汐莞一字一句,绝对不只是威胁。

    喻静气得发抖,身体不停的扭动,想要挣脱。

    乔于辉和喻洛薇也连忙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去帮忙。

    武大手指一个用力,喻静身体一转,手臂被武大的一只手桎梏住,另一只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那样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乔汐莞抿着唇,这是一招致人性命的节奏。

    眼眸紧了紧,没有说话。

    乔于辉和喻洛薇也不敢上前了,只是怔怔的看着武大和喻静。

    武大掐着喻静的脖子微微用力。

    “放开我,咳,放开我,我呼吸不过来了。”喻静惊吓到大叫,整个人也紧张了起来。

    “放开她,你想要弄出人命吗?乔汐莞!”乔于辉不敢有动静,只得对乔汐莞说道。

    “当然不想。”乔汐莞使眼色给武大。

    武大放开喻静。

    喻静一得到自由,就开始不停的咳嗽,整个人也因为害怕,退到了乔于辉的身后。

    “从现在开始就别招惹我了,后果不是你们想要的。”乔汐莞丢下一句话,带着武大离开。

    大厅中的三个人怔怔的看着乔汐莞如此风光离开的模样。

    喻静忍不住,终于大哭了出来,“被一个黄毛丫头欺负到这个地步,我以后不活了。”

    乔于辉似乎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这么强的气魄,哪里和以前那个乔汐莞有半点相像的影子!

    “妈,你别哭了,乔汐莞那女人就是这么不知好歹,不知道从监狱里面都学了些什么,变得这么的不尊重长辈,还处处和我们作对,一点都不念及亲情。”喻洛薇安慰着,又转头对着乔于辉说道,“爸,她甚至都不把你这个这亲生父亲放在眼里。”

    乔于辉脸色自然不太好,以前他折磨乔汐莞觉得理所当然,现在被乔汐莞这么对待,他是半点都压不下那口气,心里不爽透顶,此刻却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爸,我们应该给乔汐莞一个教训,打压她嚣张的气焰,要不然以后,肯定会被乔汐莞骑在脖子上,永远都翻不了身。”喻洛薇狠狠的说着。

    “给她教训?你没看到她现在这么凶?动不动就摆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乔于辉想起刚刚那副模样,都还心有余悸。

    “我们不和她硬碰硬。爸,你还记得乔汐莞在我们手上有一份见不得光的视频吗?”喻洛薇阴险的说着。

    乔于辉怔了怔,“不是让你们给销毁了吗?那个视频放出去,对我们乔家也有影响,得不尝失!”

    “老乔,到现在了你还考虑什么乔家。你看看这个家都成什么样子了,公司公司不景气,盼着儿女有点作为,儿女却这么来对待我们!倒不如破坛子破摔,搞不好负负得正,有我们意想不到的收获。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乔汐莞这么一直下去,总有一天会把我们都给害死!”喻静一字一句的说着。

    乔于辉有些犹豫。

    “你也看到她今天嚣张起那个样子了,还想要杀了我!”喻静添油加醋。

    乔于辉心里也毛躁得很,挥了挥手臂,“你们自己看着办,别弄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放心吧,我做事情什么时候给你出个大事情。”

    乔于辉一副不管了的表情,往楼上走去。

    喻静和喻洛薇相似一笑,两个人的嘴上,都浮现了极具恶毒的笑容。

    果然是,亲生母女。

    心都黑到了一会儿去!

    ……

    乔汐莞坐着车,往顾家大院开去。

    车内很安静。

    乔汐莞实在不明白,乔家的人怎么就可以极品到这个地步。

    乔于辉到底为什么对喻静那两母女就这么言听计从的!

    她眼眸微转。

    心里冷笑。

    乔家的事情她不想管也没心思去管,如果不来招惹她,她就让那些人顺其自然,她说过,就算没什么好感,必定是这具身体有着血缘关系的亲戚。

    重生后,对失去了亲人的她而言,亲情很重要。

    她不是乔汐莞可以对乔汐莞的亲人没有感情,但也没有想过和他们过意不去。

    但是。

    乔汐莞眼眸一紧。

    可别真的惹毛了我!

    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被人欺负。

    在外面和武大随便吃了点晚饭,一路到达顾家大院。

    现在时间不算太晚,她直接去了小猴子的房间。

    小猴子在房间里面玩模型,看着她的到来,嘴角笑得很灿烂,“妈妈,你回来了?”

    “嗯,今天有练习妈妈教你的吗?”

    “练了。”小猴子点头。

    “乖,记得每天都要练,妈妈把视频给你录好了的,要是忘记了哪个动作就给我说。”

    “我都会了。”小猴子很肯定的点头。

    “不愧是我儿子,果然很聪明。”乔汐莞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早点休息。”

    “嗯。”

    乔汐莞走出小猴子的房间。

    现在对她而言,小猴子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亲人。

    所以。

    没有谁能够欺负!

    她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坐在卧室内,抬眸看着她。

    乔汐莞也没有急着去洗澡,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突然开口说道,“顾子臣,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顾子臣眉头一抬,这女人又发什么疯。

    乔汐莞望着他,“是不是很招人厌?”

    顾子臣转动眼眸,还挺有自知之明。

    乔汐莞似乎也没想到得到顾子臣的答案,伸了伸懒腰从柜子里面找睡衣,说着,“总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你缺心眼。”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找着睡衣的手一顿。

    麻痹。

    就知道顾子臣的狗嘴里吐出来象牙!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还在睡梦中。

    她迷迷糊糊接起突然响起的电话。

    她甚至没有去看“来电显示”,就这么接起,伴随着慵懒的声音,“喂。”

    “龙腾死了。”四个字,真真切切。

    乔汐莞猛地一下睁开眼睛。

    “你说什么?!”口吻,无比清楚。

    “龙腾死了,昨天晚上,死于枪伤,据说是一枪爆头,手法快捷而敏锐。死的地方在竹林湾一个树林里。今天早上6点钟被巡逻的工作人员发现,然后报警,刚刚接到我手下兄弟的电话,确定是龙腾。”潇夜严肃而冷漠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入她的耳膜。

    她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疼痛感让她不自觉得皱紧了眉头。

    所以自己刚刚听到的一字一句,并不是出现了幻觉。

    乔汐莞控制着行李的情绪波澜,问道,“怎么可以这么巧?!”

    “我也很疑惑,龙腾昨天不在上海,说是今天才回来。却没想到昨天晚上就出了事儿。我本来也是打算今天下午邀他到浩瀚之巅,却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潇夜说着。

    “你觉得这是巧合吗?”乔汐莞问他。

    “不觉得。”潇夜肯定道,“总是有风声走漏了出去。”

    “你的人?”乔汐莞用的问句,口吻却是肯定的。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潇夜一字一句。

    “还有,你得查清楚他怎么死的?是被谁杀死的!总要知根知底。”乔汐莞说。

    “当然,有结果后给你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现在整个人,是半点瞌睡也没有了。

    龙腾死了。

    她捏着手指。

    原本已经快要揭破真相的那一刻,就断在了最关键人的手上!

    心有不甘!

    非常不甘,她甚至很想要咆哮!

    她一直以为马上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原本以为,她马上就可以看到齐凌枫那张狰狞的脸孔……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不管查询到什么,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的线索已经全部断裂!

    她所有一切,都将要全部重新开始!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顾子臣还躺在她的旁边。

    她不知道他听到她的电话没有,仿若听到了也似乎没有关系!那一刻已经被怒气弄得半点其他顾虑都无法在意,她恨不得想要杀人。

    “你做什么?”耳边,响起顾子臣的声音。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的脸。

    做什么?!

    她突然不知所措,只是无意识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僵硬在那里,一动不动。

    顾子臣眉头锁起,“醒了就自己起床洗漱,别饶人清梦。”

    “顾子臣。”乔汐莞叫着他。

    顾子臣看着她。

    “我想要杀人。”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脸色一黑,“你还想要坐牢?!”

    “……”

    “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靠杀人来解决的。”顾子臣说。

    乔汐莞只是看着他。

    “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顾子臣翻身,背对着她,似乎是不想再和她多说,“醒了就起床,想想接下来怎么做。”

    乔汐莞咬了咬唇,从床上下地,走进浴室。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耳边响起刚刚顾子臣说的话,接下来怎么做?!

    接下来……

    她呼吸,让自己的内心尽量的平复下来。

    齐凌枫。

    一切都是你在安排吧。

    不管是谁通风报信,但所有一切,除了你,我想不到任何人!

    不过没关系。

    她深呼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镜子中那个冷血到一点都没有温度的自己!

    没关系。齐凌枫。

    我原本以为我们之间的仇恨就是这么干净利索一刀了解,现在你既然要和我玩,既然你想要和我玩,我们就慢慢的玩,我不怕耽搁我们彼此的时间,我就怕没有好好玩够,没有好好把你玩惨烈!

    ------题外话------

    有木有觉得莞莞前有狼后有虎的!

    不怕不怕!

    一个一个慢慢收拾!

    ……

    推荐好友夜阑雨的文文《重生之巨星娇妻不复婚》

    简介如下:

    一觉醒来,她从名媛千金继承人变成了已婚贵妇,接下来还得变成豪门弃妇。

    秋浅夏觉得自己应该算是所有经历穿越人中最不幸一位,因为别人是穿越,她是被穿越。

    身体却被所谓的穿越女占用三年,让其用尽心机成为白富美,嫁给高富帅,走上了人生巅峰。

    可穿越女没有如书上幸福美满大结局,偏偏作的一手好死,游走于向往已久的娱乐圈里,却臭名昭著,最后苦肉计使用过度,身为原主的她又回来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