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章 小猴子的风采(三)

第八章 小猴子的风采(三)

作者:恩很宅
    一个星期。

    姚贝迪回到上海浦东机场。

    她在四川那几天总是在想,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回来。

    会回来面对这所有的一切。

    果然,时间是最不能去抓住的东西!仿若一转眼的时间,就又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

    “我先送你回去。”殷斌把所有行李放进机场出租车内,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就行。”

    “我知道你们家很有钱,但也不需要这么浪费吧,我们是一条路线的。”殷斌无奈的说着。

    姚贝迪咬了咬唇,“那麻烦你了。”

    “进去吧。”殷斌把后座车门打开,自己坐进了前面的副驾驶台。

    从很久开始他就发现了这女人很排斥别人的身体接触,所以这一个星期去四川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很注意自己不要碰到了她的身体。

    不管如何,老板的女儿,怎么也应该讨好的。

    车子一路安静。

    殷斌透过后车镜看着坐在后座一直都静静无言的女人。

    在四川那一个星期,她仿若也是如此,不太说话,甚至脸上的笑容都很少。他好几次想要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的难受,但最后,终究还是什么都没问,有些事情,可能自己都不愿意对外人说出来吧。

    车子很快到达姚贝迪家小区。

    殷斌主动的下车,打开后备箱把她的行李拿出来。

    姚贝迪从上海离开的时候,没有带多少东西,但在四川的时候买了些换洗衣服和纪念品,这么一路下来,也有整整一大包东西,“如果提不回去,我帮你提到门口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而且出租车司机应该不希望停车的时间太长吧。”姚贝迪玩笑着说道。

    每次都觉得,这个女人的笑容,都显得有些压抑。

    殷斌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那你小心点,慢走。”

    “嗯,拜拜。”

    殷斌回到出租车内,转头看着那个女人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包,为了便于玩耍,她在四川那段时间都是穿着白色休闲衬衣,一条随意的牛仔短裤,脚上一双白色帆布鞋,这么远远看上去,分明还像个大学生。

    大学生?!

    尹斌忍不住笑了笑。

    都是孩子的妈了,女人的相貌真容易让人混淆。

    只不过,20岁就生孩子?对于这个年代的女孩子而言,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而且依照姚贝迪家的家世背景,不是因为很爱自己的丈夫,应该不会这么快的把自己的青春消耗在家庭孩子上吧。

    可。

    姚贝迪并不开心。

    仿若从他认识她以来,就不没见到她特别开心的样子。

    偶尔也会笑,笑起来,总是泛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总觉得,那是一种不是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笑容,她的笑容,从来都不够灿烂。

    ……

    姚贝迪背着包回到家门。

    她其实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个时间点潇夜根本就不在家。她其实没必要顾虑什么,但是此刻,站在这扇大门前,却第一次犹豫着,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

    她抿着唇,按下密码。

    大门打开。

    她推开房门。

    意外的,入户玄关处,放着一双男士皮鞋。

    她抿了抿唇,这是潇夜的鞋子。

    而潇夜其他鞋子她都规矩的给他放进了鞋柜里,每次只有他当天穿的鞋子,才会在她没有来得及收拾时,放在脚垫处。

    她在门口站了好久。

    眼眸看着那双鞋子。

    还好,只有一双。

    那一刻甚至是有些庆幸的,至少这双男士皮鞋旁边,没有一双女士鞋,要不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该进还是该退。

    她脱掉鞋子,把鞋子放进鞋柜里。

    第一次忽视了潇夜的鞋子,第一次任由他的鞋子,这么七倒八歪的放在门口。

    她换上拖鞋,进去。

    大厅中很安静。

    潇夜不会在家里逗留,除非睡觉。

    所以这个时候,潇夜应该在补眠。

    她背着自己的背包,没有刻意的轻脚轻手,也没有刻意的发出声音,就和平时一样的,走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她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在一扇突然打开的卧室房门前。

    潇夜出现在门口,眼眸看着她。

    姚贝迪也看着他。

    四目相对。

    潇夜已经穿戴整齐,应该是准备出门。

    沉默的空间,谁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姚贝迪想,或许这7天的突然消失对潇夜而言什么都不是,他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发过短信,当然,她也从来不会奢望,她甚至想,如果潇夜会给她打电话,那么就是谈离婚的事情。

    她和雷蕾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离婚应该就是排上行程的事情。

    还好。

    这7天她玩的还算清净。

    两个人的沉默或许只维系了半分钟,潇夜越过她的身体,直接下楼。

    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多问一句话。

    姚贝迪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衣服,这么随意这么不修边幅。

    以前的时候不管他会不会看,她总是尽量的让自己穿得更加漂亮,她总是在想,或许有那么一瞬间,他就看到了她。

    现在。

    应该都不需要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放下背上那一大包东西,找了一件睡衣去洗澡。

    每一次买睡衣,甚至买内衣都是她精心挑选的,但最后,当衣服从新到旧到最后扔掉,也没有被他看到过。

    她简单的洗漱完,坐在大大的床上,开始把背包里面的东西进行分类,这个是送给父母的,这个是给潇笑买的,这个是给古源的礼物,这个是给……好吧,尽管不知道乔汐莞是哪个庙里面的和尚,她也给她准备了礼物。

    她把这些全部清理完毕,然后开始打电话。

    “喂,妈。”

    “贝迪,你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刚刚到家,我买了些四川的特产,晚上给你带过来,顺便回家吃晚饭。”姚贝迪说,声音已经恢复了活泼的语调。

    “好,我让厨房多煮点你爱吃的饭菜。”

    “谢谢妈。”

    “你几点过来?”

    “我现在先睡一觉,大概5点多。”

    “好。对了,明天笑笑幼儿园要表演节目,笑笑有一个钢琴独奏,你明天不要忘了。”姚母提醒道。

    “我什么时候忘过笑笑的事情,放心吧。等着我晚上回来吃饭,拜拜。”姚贝迪声音听上去,心情很好。

    “好,妈等你,拜拜。”

    电话挂断。

    姚贝迪的眼眸微微垂暗。

    就算是装的也罢,尽管他们都知道她现在生活得如何,就算自欺欺人也好,她这样,至少那一刻,她看上去是快乐的。

    她真的不想要她的父母担心她太多。

    总觉得自己在选择婚姻这条短路上,让他们伤心,好不孝!

    缓了缓情绪,她给古源打了电话,然后给乔汐莞打电话。

    乔汐莞接起,声音淡淡的说着,“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姚贝迪皱眉。

    总觉得这个女人好像无比的了解自己。

    乔汐莞翻白眼。

    姚贝迪这么简单的一个人,下一秒想要做什么,她清楚得很,只是不想要打击她而已,随口说道,“猜的。”

    “我真的回来了,然后给你带了个礼物,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送过来。”姚贝迪说道。

    “什么礼物?”

    “一个熊猫玩偶。”

    “……”姚贝迪的礼物,永远都那么幼稚。“有空我自己过来拿吧。”

    “也行。那我挂了。”姚贝迪说。

    “等等。”乔汐莞突然开口。

    “什么?”

    “你和潇夜什么时候离婚?”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为什么你这么着急?”姚贝迪皱眉。

    “我就是喜欢看人……妻离子散。”乔汐莞一字一句。

    “难得和你说!”姚贝迪猛地挂断电话。

    这种口吻,分明就像极了曾经的霍小溪。

    霍小溪也是这么坏,总是嘴里面说些不讨好的话,但自己只要一受到什么委屈,比谁都快的冲到前面,就像曾经读书的时候。

    霍小溪是学校典型的女霸王。

    很多同级甚至是比她高一个年级的不管男男女女都不敢随便招惹她。

    她当时读初二,霍小溪读高二。

    霍小溪比她大了三岁,高了三级。

    初二那年,14岁,却是她第一次情窦初开的时候。

    那一年她认识了潇夜。

    不是在学校认识的,是在跟着爸爸参加一次聚会上认识,当时的潇夜就和现在的性格差不多,冷冷冰冰的不太爱说话,整个饭席间就只有他们两个岁数差不多的青少年。大人们的聊天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就一个劲儿得看潇夜了。

    潇夜其实长得也不是特别帅的那种,但那个年龄,就喜欢这种酷酷的男孩子,觉得特别的有个性。

    而且那一年的潇夜就已经很高了,整整比她高了一个头,她一直都喜欢那种高个子男生,她会觉得比较有安全感。

    后来回想,她应该就是从那一眼开始,就喜欢潇夜了吧。

    因为从那以后,她每次和霍小溪或者古源聊天,都会说起潇夜的名字,说他有多酷多有个性,说他穿的衣服好有型,说他的声音多有磁性?!

    这么一次二次不停念叨,霍小溪忍无可忍,吼了句,“既然这么喜欢他,就去追啊,反正是一个学校的。”

    姚贝迪当时愣了,半响,“他是我们一个学校的吗?”

    霍小溪当场没有翻白眼翻死。

    姚贝迪是真的不知道。

    她是那种典型的乖乖女,听老师的话,从来不和坏学生以及成绩差的学生交朋友,她唯一交的一个不太主流的朋友就是霍小溪了,但是霍小溪不一样,霍小溪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而且在她心目中,霍小溪不是坏孩子!

    所以,那样乖乖的姚贝迪,一直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她哪里知道,她一直心心念念的潇夜,居然和她是一个学校的,而且还是隔壁班!

    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刻意的去留意潇夜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知道,潇夜有女朋友了,女朋友叫雷蕾,他们班的班花。

    知道后,心里真的好失落好失落。

    不过还好,因为当时年龄小,也想不到那么多。

    想想就算是暗恋了,反正学生时代的暗恋,多不胜数。也许就在自己一个不轻易的转身间,就又忘了。

    她一直都这么安慰着自己,却没想到,她和潇夜会有所交集,而且一次又一次!

    她平时从来不和其他班级的学生玩耍,能够和潇夜有交集,真的是,破天荒的事情。

    那一天天气很好,上体育课。

    他们班刚做完体操,大家原地休息。

    一颗球重重的踢在了她的脑门。

    耳边只听到有人说了句,“潇夜,你踢到隔壁班的班花了。”

    潇夜。

    她转头,捂着自己的脑袋。望着穿着足球运动服,身上还出着汗的潇夜,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需要去医务室吗?”

    她摇头。

    潇夜拿过足球,就走了。

    虽然头痛得要命,放学回家后才知道脑袋肿了一个大包,不过当时却觉得,那时的潇夜,依然帅得天翻地覆的,而且那个包,她还觉得幸福到要命,消肿后,还忧伤了好多天。

    第二次有交集,是在期中测试。

    全校拉通考试。

    她坐在潇夜的后面。

    潇夜从一开始考试就睡觉。

    姚贝迪的成绩很好,初二的测试对她而言就跟小儿科,她做得很快,然后,偷偷的写下了答案字条。

    她踢着前面的潇夜,然后把字条递给他。

    其实这也是她第一次给别人递答案,她自己也被吓得要死!

    潇夜拿着那份字条上面的答案,觉得莫名其妙。

    很不屑的把字条扔给了姚贝迪。

    但是潇夜的动静太大了,火眼金睛的监考老师一下子就发现了,拧着两个人走进办公室,写检讨。

    潇夜黑着脸,“自作多情。”

    姚贝迪咬着唇。

    她只是想要帮他而已,因为每次全校拉通考试的后50名都要被请家长的。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学校传开了。

    刚开始说的是姚贝迪和潇夜考试的时候作弊被老师发现了写检讨,后面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嘴,就传成了,姚贝迪喜欢潇夜,期中开始的时候还给潇夜递考试答案,不过被老师抓住了……

    也就是那一次,姚贝迪认识了雷蕾。

    作为潇夜的正牌女友,流言都传到了这个份上,她不出面,就太不称职了。

    雷蕾把姚贝迪带到了教室楼天台。

    以前读书的时候,解决事情好像都是在那个上面。

    “你喜欢潇夜?”雷蕾直接了当。

    姚贝迪低着头。

    喜欢,但是没想过和她抢。

    她咬着唇,觉得自己有些无地自容。

    “告诉你,别以为自己有点姿色就想要勾引潇夜,我跟潇夜的感情根本就不是你能够想象的!你要有自知之明,下次再让我发现你对潇夜有什么,小心拔掉你的皮。”雷蕾一字一句威胁。

    雷蕾的身边还有些小太妹。

    那些都是学校非常头疼的,不良学生。

    姚贝迪哪里见过这种世面,看着这些人就怕得直哆嗦。

    不敢不点头。

    雷蕾威胁完了之后,就带着人下去了。

    那些小太妹在离开的时候,故意用手臂撞她的身体,痛得她七零八落的。

    14岁那一年,她哭了。

    其实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是被欺负了哭,还是因为自己不能好好喜欢一个人而哭。

    总之,哭得撕心裂肺。

    她给霍小溪诉苦,说委屈。

    她不过就是单纯的喜欢潇夜而已,她又没有想过要抢过来,她们干嘛对她这么凶,而且身上都被撞青了,痛死了。

    霍小溪哪里听得姚贝迪对她说这些,那天二话不说,带着几个小混混就去雷蕾的班级把雷蕾给拧了出来,当着全班的面,在走廊上狠狠的甩了她几巴掌,口里还威胁道,“姚贝迪是我妹,你敢动她试试!”

    当天潇夜不在学校。

    潇夜其实经常不在学校。

    他们家的家庭背景很特殊,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姚贝迪不知道。

    她一直很单纯。

    雷蕾当天被霍小溪欺负得很惨,一向骄傲惯了,身边随时都跟着一群小弟的她被人这么教训了,脸上痛得要死不说,更是伤了面子伤了自尊。

    当然,后来潇夜为了雷蕾据说也和霍小溪干了一架。

    姚贝迪不清楚内幕,反正就是打得很厉害,霍小溪那段时间脸上顶着一堆伤来上学,潇夜的脸上据说也挂了彩,因为没来学校,姚贝迪不知道伤得有多严重,不过那次之后,两个人都被请了家长,写了保证。

    很多年后姚贝迪回想起都忍不住寒颤,还好他们的打架是在学生年代,要是换到现在,早就出人命了吧!

    一幕幕往事,悄然而过。

    姚贝迪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睡觉。

    很多时候,她其实都是不太愿意去回忆的,总觉得那些,都不太光彩。

    她闭上眼睛,很快就睡了过去。

    在四川那7天休息得并不好,心里有事儿不说,她也不太习惯在外面睡觉,她念床。

    一觉睡到闹钟响。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时间。

    说好回家吃饭的。

    她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洗漱,换衣服。

    把送给父母的和笑笑的礼物清点好,提着便利袋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姚母就给她打来电话。

    “妈。”

    “你还不回来?我们都等着你吃饭。”

    “这才几点?!”姚贝迪确实觉得她妈是个急性子人,连忙迎合着,“我马上出门马上就回来了,最多20分钟。”

    “礼物别忘了。”姚母提醒。

    “知道了。我说你这个老太婆,一天不惦记自己闺女就惦记礼物、礼物,太财迷了!”姚贝迪不满。

    “你说你这孩子,我就是怕你忘记了提醒你而已,还被你这么说。”姚母说道,“你爸也在家的,早点过来。”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

    姚贝迪抿唇一笑。

    她这几年跟她父亲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她妈打电话来,其实就是想要提醒她她爸在吧,把礼物带上去好好讨好她爸。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儿歌唱得果然不错。

    抿着唇,走向大厅。

    整个人突然怔了一下。

    大厅沙发上,潇夜躺在那里,也没有看电视,似乎是在玩手机。

    而且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出门后再回来,反倒是一直待在家里。

    姚贝迪沉默了一秒,看了一眼他。

    潇夜的视线也往她这边看了一下。

    姚贝迪手里提着礼物,站在那里,蓦然,转身走向了大门。

    潇夜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手上提着的那一大包东西,眼眸微紧。

    姚贝迪换上外出的鞋子,打开房门,没有犹豫的直接走了出去,大门响起关门的声音。

    潇夜的视线转移。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潇夜看着来电,接通,“雷蕾。”

    “夜,不是下午说要在浩瀚之巅的吗?我等了你一个下午了,你怎么还没来?我一个人好无聊。”雷蕾抱怨。

    “我马上来。”

    “嗯,我等你。”

    电话挂断。

    潇夜从沙发上坐起来。

    他冷漠着脸走向大门口,本能的拉开鞋柜,眼眸停顿了好久,却没有找到自己那穿的那双鞋子,眉头一紧,转眸的一瞬间,看到地砖的鞋垫上放着他想要穿的皮鞋。

    突然,沉默了两秒。

    他蹲下身子换上鞋,打开大门离开。

    整过过程,面无表情。

    ……

    姚贝迪提着礼物回到姚家别墅。

    她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到最好的位置,推开别墅大门,佣人帮她提起礼物,走进大厅。

    姚父姚母以及笑笑都在大厅等她,看着她回来,笑笑最激动,一下子扑进她的怀抱里,“妈妈,我好想你。”

    “妈妈也是。”姚贝迪把笑笑抱在怀里,然后走向姚父姚母,恭敬的叫着,“爸,妈。”

    “这次去四川怎么样?”姚父很严肃。

    “挺好的。”姚贝迪笑着说道。

    “以后可以多参与这种应酬,对你的发展是好的。”

    “好。”姚贝迪满口答应,连忙又说道,“爸,我给你带了一盒四川峨眉上的竹叶青,听说是沾了仙气的,王嫂,麻烦你把我给我爸带的礼物拿过来一下。”

    “好的,大小姐。”王嫂把姚贝迪带过来的礼物拿出来。

    姚贝迪一直说着,“那条披肩是给我妈的,那个大熊猫玩偶是给笑笑的。”

    笑笑已经挣脱开姚贝迪的怀抱,跑过去激动的抱大熊猫玩偶,“妈妈,我好喜欢。”

    “你喜欢就好。”姚贝迪轻轻的摸了摸潇笑的脸蛋。

    姚母也已经开始在试穿披肩了,脸上表情也挺满足的,唯独姚父似乎是没什么兴趣。

    姚贝迪咬了咬唇,“爸,要不要我泡一杯给你先试试。”

    “不用了。这些茶叶也就是在风景区卖得好,其实在上海,有什么买不到的,浪费钱。”姚父直接的说着。

    姚贝迪委屈的看着姚母。

    姚母推了推姚父,“老头子,这是你女儿的一片心意,你还这么斤斤计较。别装了啊,心里乐了就表现出来,看你把女儿急成什么样子了。”

    “我乐什么乐,年轻人就是不会好好打算,钱也没有一个好的规划。”

    “要那么好的规划做什么?我们家又不缺那东西。”

    “……”姚父瞪着姚母。

    姚贝迪心里暗笑。

    在家里面爸爸虽然比较凶,而且也是一家之主,大事情几乎都是爸爸做决定!但每次只要妈妈开始反驳爸爸的意见时,爸爸就算不高兴,终究还是会听的,所以两口子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幸福着。

    她一度真的很羡慕。

    要是拿自己的婚姻和自己父母的婚姻做比较,她觉得自己只有钻地洞的份儿。

    她微微拉出一抹笑,不着痕迹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们应该把我忘记了吧。”突然一个嗓音,从大厅口响起。

    姚贝迪转身,看着一个小男人,20岁,此刻穿着一身修剪得体的小西装,头发做得很夸张,典型的鸡公头立在脑袋上,脸上带着一副黑边眼镜,皮肤很白,五官端正,眨眼看上去就像韩国比较火爆的小鲜肉,少了点男人味,却正好是现在小姑娘最喜欢的类型。

    “姚贝坤,你回来了?”姚贝迪惊呼。

    “刚下飞机,直接就奔回来了。”姚贝坤嘴角笑得很夸张,“有没有被惊喜到?!”

    “你是不是又闯祸了!”姚贝迪还未开口,身后就传来姚父严肃的声音。

    姚母正走过去准备好好看看自己的小儿子,就被姚父的声音给怔了怔。

    “儿子这么久了才从美国回来,一回来你就没好脸色,你说你怎么这么招人嫌。”姚母不爽透顶。

    姚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他的所有威信,都成屁了!

    “儿子啊,你怎么回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妈也该到机场来接你去。”姚母已经开始嘘寒问暖了。“你在美国生活得好不好?习不习惯,看看,你都瘦了……”

    姚贝迪也加入其中,“臭小子,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真是。”

    姚贝坤很享受被两个女人包围的感觉,特别是现在裤子还被另外一个小女人拉扯着,“舅舅,我好想你……”

    心里美滋滋的。

    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们,他是被退学了。

    这么一阵关系后,把姚贝坤安排妥当,姚母突然想到正事儿,“贝迪,明天笑笑姚表演,你可别搞忘了。”

    “知道,我会准时去的。”

    “老头子,你也别给我耽搁了时间。”

    “知道了知道了,一天都被你念叨几次了!”姚父有些不耐烦。

    “贝坤,你明天也去给笑笑助助威。”姚母又对着姚贝坤说道。

    “当然了,我们家的资深小美女,作为护花使者的舅舅,怎么都会参加的,对不对,小公主。”姚贝坤把潇笑抱在怀里,宠溺的说着。

    “我最爱舅舅了。”说着,潇笑还啵了一下姚贝坤,都得姚贝坤哈哈大笑。

    家里的气氛一直很好。

    姚贝迪想,在她那个“家”里,永远都不会有这么爽朗而幸福的一幕。

    “对了姐,姐夫呢?”姚贝坤问道。

    姚贝迪突然沉默了一下。

    家里其他人的脸色也似乎有了些变化。

    “关系还是很不好?”姚贝坤一点都没想过婉转,直接问道。

    “你才回来,就别提他了。”姚贝迪说。

    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感情肯定不好。

    姚贝坤眼神顿了顿,忍了忍没有再多说。

    姚贝迪在家里吃过晚饭后,陪着潇笑睡着了才回去。

    她回去的时候,家里一片漆黑。

    潇夜不在。

    本应该也不在。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原本想要问问他,明天笑笑的表演他去吗?

    她觉得仿若,也没有必要了。

    ……

    乔汐莞今天带着小猴子去学校参加了彩排。

    彩排的效果很好,幼儿园老师一致通过。

    回来后就再次和小猴子在家里练习了一番,保证万无一失后,回到顾子臣的房间,一回到房间,就像念紧箍咒似的,一直不停地在顾子臣的耳边说着,明天要去看小猴子的学校表演,明天要去看小猴子的学校表演……

    顾子臣忍无可忍,“乔汐莞你给我闭嘴,我听到了,我、会、去。”

    最后三个字绝对是咬牙切齿。

    “你早说嘛,浪费我的口水。”

    顾子臣气得吐血。

    翌日一早。

    乔汐莞就早早的带着小猴子去了学校,安排妥当。

    小猴子就读的幼儿园就上海而言,绝对是贵族幼儿园,在台下坐着的家长些,基本都是非富即贵。

    顾耀其今天也来了。

    坐在学校指定的家长位置上,已经和身边的人聊了起来。

    就这么随便的位置,仿若周围都是熟人。

    顾耀其心情似乎也很好,侃侃而谈的说着,“我孙子和孙女有节目,好像是话剧表演,还听说是主角,这么小,也不知道能不能表扬出个什么样子。”

    口吻听上去没什么无异,但分明的,就是有种炫耀的成分。

    言欣瞳在旁边,自然是骄傲无比的。

    转眸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乔汐莞以及顾子臣,心里各种不屑,脸上却表现得无比关心的问道,“明路去哪里了,马上就要开始了,他怎么还没来?等会儿就看不到弟弟妹妹的精彩表演了。”

    乔汐莞睨了一眼言欣瞳,没有说话。

    “不过倒是,大哥你腿脚不方便其实不应该来特意为明理和明月加油打气的,我都有些过意不去。”言欣瞳说得那个慷慨。

    乔汐莞翻白眼。

    “其实,或许大哥这么走动走动,对身体还好些吧。”言欣瞳不停在那里叽叽咋咋。

    这个女人倒是真的很会自导自演,怪不得那么喜欢演话剧!

    没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否则搞不好程晚夏都没她红!

    “弟妹,节目马上就开始了,台上这么多人表演,你不仔细点看,怎么看得到明理和明月。”乔汐莞的口吻,满是讽刺。

    不就是一个合演节目吗?有什么好炫耀的。

    “明理和明月都是主角,一眼就能够看到。”言欣瞳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不屑一顾。

    言欣瞳就认为乔汐莞是嫉妒了,不搭理。

    乔汐莞也没心思搭理他,转头左右看了看,看到离自己不远处的姚贝迪,今天潇笑也会表演节目吧,那个钢琴小天才。

    她看着坐在那里的一家人。

    没有潇夜。

    潇夜应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吧。

    正时,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转头对着顾子臣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然后,离开自己的位置。

    “潇夜。”乔汐莞站在一个角落,接起。

    “龙腾的事情我查过了,结果并未查到那天晚上龙腾是被谁约见。”

    “怎么会?他手下的人都不知道?”

    “嗯,不知道。我甚至问过龙腾的亲信,问关于龙腾和齐凌枫的关系,他亲信居然告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龙腾和齐凌枫有来往。”潇夜一字一句。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

    “齐凌枫那个人,深藏不漏。”潇夜总结。

    “他总是很会玩弄人心而已。”乔汐莞捏紧手指,“不管怎么样,谢了潇夜。”

    “还有。”

    “嗯?”

    “关于我们内部走漏风声的事情。”潇夜说道。

    “你不需要给我一个交代。”乔汐莞说,“那是你内部的问题。”

    “但这是我的失误,算我欠你。”

    “仿若从我们有交集以来,你一直在欠我。我这个人不怕别人欠我人情,因为终究会让别人还回来。”

    “嗯。”潇夜似乎并不在乎。

    “在挂断电话之前,我就说一句话,今天是你女儿在幼儿园的表演的日子,我实在不知道你到底有多讨厌姚贝迪,但是笑笑是无辜的,如果你没那么自私,就抽空过来看看她的表演,你女儿真的真棒。”

    说完,电话挂断。

    她恢复自若的回到位置。

    那个时候幼儿园的节目已经正式开始了。

    言欣瞳一直处于兴奋中,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每一个节目都会自以为是的做点评,和齐慧芬频频交流意见。

    乔汐莞可以想象,等待会儿看到了明理和明月的节目,言欣瞳到底会兴奋成什么样子,昨天彩排的时候,她看了一眼,顾明理和顾明月这么任性,也确实有他骄傲的资本。

    比起同龄的孩子,明显要优秀得多。

    果然。

    待到顾明理和顾明月的话剧表演时,言欣瞳整个人就了,不停的说着明理和明月真的会有表演天赋,看看其他小朋友的表情多木讷,明理和明月的表情多丰富……

    乔汐莞听到头疼。

    但顾耀其和齐慧芬明显是受用的。

    话剧表演结束,全场响起掌声,此起彼伏。

    言欣瞳骄傲无比。仿若所有小朋友中,就顾明理和顾明月,才是最最棒的,她有自豪的资本。

    没多久,顾明理和顾明月还带着妆的回到了座位上,顾耀其和齐慧芬的怀抱里面一人一个,两个人受宠无比。

    言欣瞳看了一眼在一边面无表情的乔汐莞,暗自冷笑。

    不管这段时间乔汐莞如何如何了不起,但这两个孩子,乔汐莞怎么也不可能取缔得了在顾耀其和齐慧芬心目中的地位。

    而她作为孩子的的母亲,自然而然。

    母凭子贵,历史悠然!

    这是这么久以来,被乔汐莞压榨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扬眉吐气!

    她就不信,她真的就奈何不了乔汐莞!

    “我去上个洗手间。”乔汐莞说,然后走了出去。

    言欣瞳邪恶一笑。

    无敌自然了吧。

    也会有被这么打压气焰的时候?!

    处处都想要赢我,处处都想要占上风,乔汐莞,你门都没有!

    当然。

    这全部都是言欣瞳此刻心里的想法,心里自以为是的得意。

    对于乔汐莞而言,就跟屁一样,臭一会儿,2秒钟就烟消云散。

    她此刻出去只是有她的目的而已。

    她刚刚走出座椅区,走在座椅走廊上,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舞台上面静静的弹奏着钢琴。

    潇笑。

    乔汐莞忍不住停了一下脚步,看着那个小女孩。

    果然是天才。

    那么小,手法那么流利。

    她嘴角一笑,看了看时间,连忙往后台走去。

    交错的身影,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走廊上,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眼神看着舞台上那个仿若小公主一般惹人疼爱的小女孩。

    乔汐莞想,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潇夜并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无情。

    ------题外话------

    我爱月票我爱月票!

    达拉达拉。

    么么哒。

    各位亲们。

    咱们小猴子要扬眉吐气咯!

    小宅真心爱死你们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