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章 小猴子的风采(四)习惯你的口水

第九章 小猴子的风采(四)习惯你的口水

作者:恩很宅
    幼儿园。

    乔汐莞急急忙忙的跑到后台。

    小猴子在后台忙忙碌碌的身影中,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身上已经换上了演出的衣服,脸上打着红彤彤的胭脂,就和所有要上台的小朋友一样,装扮有些夸张。

    “妈妈。”小猴子原本没什么表情甚至有些呆滞的脸上在看着乔汐莞那一刻,瞬间就浮现了笑容。

    “妈妈的衣服呢?”乔汐莞急忙问道。

    “在这里。”小猴子愉快的把那个放在他旁边的便利袋拿出来,讨好似的说着,“我都有好好看管着的。”

    “乖。”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左右看了看,“我到这里面去换衣服,你在这里等我。”

    “好。”小猴子乖巧的点头。

    乔汐莞很快的把演出服装换了出来。

    小猴子看着自己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妈妈你好搞笑。”

    乔汐莞看着大大化妆镜前面的自己,嗯,是挺搞笑的,但是为了儿子,她忍了。

    正时,幼儿园的老师走过来,对着乔汐莞说着,“下一个节目就是你们了,准备好了吗?”

    “ok。”乔汐莞点头。

    “到这边来候场。”幼儿园老师亲切的说着。

    乔汐莞带着小猴子走向后台。

    小猴子似乎有些紧张,死死的抓着她的手。

    “别怕,有我在。”乔汐莞说。

    “嗯。”小猴子点头,但是整个人分明还是紧张到要命。

    “明路,别紧张,你很棒的。相信你和妈妈一定会表演得非常成功,老师在下面为你加油哦。”幼儿园老师蹲下身体,温柔的对着小猴子说道。

    小猴子狠狠的点头。

    幼儿园老师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转身去招呼其他候场的小朋友。

    小猴子望着乔汐莞,很兴奋的说着,“妈妈,我第一次被老师这么表扬。”

    “是吗?”乔汐莞看着他。

    “嗯,所以我等会儿一定会很努力的表演。”小猴子的表情很认真,小小的脸蛋上坚决无比。

    “小傻瓜,别做出这么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没表演好也不会有人怪你的。来,跟着妈妈学习,深呼吸,吐气,深呼吸,吐气。”乔汐莞教着小猴子放松。

    小猴子很乖的学着。

    没多久,舞台上就开始为他们表扬的节目报幕。

    没错,现在最流行的广场舞大妈最钟爱的,“小苹果。”

    主持人的话音一落,全场就有些响动了,还未来得及做更多的反应,小苹果那熟悉到人人都会唱的动感旋律已经非常有节奏的响起。

    乔汐莞带着小猴子出场。

    两个人的装扮都特别夸张,身上套了一个红红的苹果,一大一小站在舞台上面,还没开始正式跳舞,全场人就笑翻了。

    小猴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不禁还是有些紧张,他转头看着乔汐莞,似乎是在寻找依靠。

    乔汐莞嘴角扬着自在又带着些小骄傲的表情,下颚微点,给了小猴子一个鼓励的眼神,两个人开始随着旋律,跳动了起来。

    上海顶级贵族幼儿园,学的都是些上流社会最好的礼仪和最优等的教育,像这种在高雅人士中有些“低俗”的音乐几乎是不屑一顾的,在普通幼儿园,这种舞蹈每个小朋友都会跳,但是在这里,很多人会因此不屑。

    可,不管多高雅的上流人士,在全国都风靡的时候,没有谁没有听过“小苹果”,没有谁不会在它动感的音乐下,不自觉得摆动着身体,或者哼着小曲。

    那天彩排的时候,当她告诉幼儿园老师他们要表演的就是小苹果时,所有幼儿园老师的表情都是一致的不看好,甚至当时还有老师提出来,这样的歌舞对学校的教育有所违背,建议不要采纳。

    乔汐莞磨破了嘴,才让幼儿园老师让他们表演,而表演后的结果就是,如现在现场的氛围一样,刚开始大家都矜持的坐在台下淡定自若的看着,后面就是莫名的引起了共鸣,大家都不自觉得扭动身体,唱着旋律。

    当时幼儿园的院长就说了,这个节目会成为现场感染力最好的节目,所以甚至没有听取任何人的意见,毫不犹豫的采用了。

    现在,确实如她所说,现场的氛围好到,让这所幼儿园的工作人员瞠目结舌的地步。

    3分钟的舞蹈,结束。

    全场响起剧烈的掌声,甚至有些在台下看节目的小朋友都站了起来,跳着拍着巴巴掌,好像比台上的他们还要兴奋。

    乔汐莞领着小猴子谢幕,退下舞台。

    似乎站在舞台后面,都还能够听到外面热情无比的掌声,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节目表演得非常好,明路,你真是太棒了。”幼儿园老师笑容满面的摸了摸小猴子的头,给了他极大的肯定。

    小猴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和妈妈去后台卸完妆就到台下看节目,活动结束后会评先最受欢迎小朋友,老师会投你一票的。”幼儿园老师热情的说着。

    “谢谢老师。”小猴子高兴的连忙说着。

    必定还是孩子,所有情绪都会忍不住自然的露在脸上。

    幼儿园老师和乔汐莞再简单的打了招呼,匆匆离开。

    乔汐莞带着小猴子到后台卸妆。

    乔汐莞边给小猴子卸妆边问道,“你刚刚有看到台下的小苹果吗?”

    小猴子转动着眼珠子,“嗯,看到了,她穿着红裙子,头发上有大大的蝴蝶结,很容易看到的。”

    “她是不是很喜欢我们这个节目?”

    “不知道。”小猴子摇头。

    “她肯定会很喜欢的。”乔汐莞说道。

    “哦。”小猴子没什么特殊表情。

    “小苹果喜欢你,你就这样?”乔汐莞看着她儿子,情商千万别随他爸。

    小猴子莫名其妙的看着乔汐莞,难道还应该有其他表情?!

    乔汐莞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

    果然这情商……堪忧!

    两个卸完妆回到刚开始的座位上。

    一座定,就听到言欣瞳阴阳怪气的声音说着,“我还说大嫂带着明路去了哪里,原来上台表演了,看看那装扮和那衣服,真是好笑得很。小苹果这么俗媚的节目,居然幼儿园也让登台。”

    “春晚都登台了,你是在嘲笑中。央都俗媚么?”乔汐莞没什么表情,仿若说得也是云淡风轻。

    言欣瞳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被乔汐莞的话堵得那个哑口无言。

    顾耀其原本抱着顾明理的,此刻招呼了一下顾明路,“明路你过来。”

    “哦。”顾明路乖巧的站在顾耀其的面前。

    顾耀其把顾明理递给了身边的顾子寒,把顾明路抱了起来,“以前爷爷还没看到你这么会表演。”

    顾明路不好意思的抓着头。

    “以后别把自己藏起来了,多学学你妈妈,多表现自己知道吗?你是顾家的长子嫡孙,以后顾家有什么,你都要担当起来知道吗?”

    “是的,爷爷。”顾明路乖巧的电话。

    而这些话,原本只是鼓励小孩子的话,在大人们的耳朵就千奇百怪了。

    乔汐莞分明看到顾子寒和言欣瞳的脸色都变了变。

    乔汐莞心情很好的犹自笑得开心。

    “喂。”乔汐莞用手肘碰了碰自己身边的人。

    顾子臣没什么面无表情。

    “你心里在偷着乐是不是?”乔汐莞贼兮兮的说道。

    顾子臣睨了一眼乔汐莞,分明不屑。

    “肯定偷着乐了。”乔汐莞笃定的说着。

    顾子臣脸上更没表情。

    乔汐莞皱鼻子。

    这个面瘫男!

    一个下午,幼儿园的所有活动终于表演结束。

    最后,在现场所有人员的投票下,选出了最佳团队表演奖,最具个人风采奖,最受欢迎个人表演奖。不可厚非的,小猴子得到了最大那个奖项,最受欢迎奖,得到了现场所有人最高票选支持率。

    小猴子上台领奖。

    乔汐莞坐在台下,看着言欣瞳的脸都绿了。

    此刻,乔汐莞还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声音不大不小,“哎,看来媚俗的人真的不少,你说是吗?弟妹。”

    言欣瞳的脸色更难看了。

    顾明路和顾明月两个人都没有得到任何奖项,顾明路当场就哇哇大哭起来,“凭什么不是我的奖,凭什么是顾明路那个白痴,我不要,我不要,刚刚我问了小苹果,小苹果也给顾明路投票了,我不要,我要老师给我颁奖……”

    顾明路当场撒泼,那个没有教养。

    顾耀其的脸色一下就黑了。

    周围已经投来了很多异样的光芒。

    虽然是最单纯的幼儿园,但身边坐着的,其实都不是些小人物,还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被人这么看了笑话,顾耀其的面子终究是挂不住的,脸色一冷,“明理怎么个情况?这么点打击都遭受不住,以后长大了怎么得了!”

    顾子寒脸色也黑了,对着言欣瞳说道,“还不够丢人吗?抱着他先走。”

    言欣瞳连忙接过顾明理,抱着还在耍泼打浑的他快速的往外面走去。

    今天真是丢死人了。

    顾明月看着自己的哥哥,回头看着顾明路,小嘴唇不爽的嘟了嘟,她都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这么生气?!

    分明表演开心就好了啊!

    那些名次和奖项就那么重要吗?

    她跟着自己爸爸的脚步走出去,爸爸的脸色也好难看,她虽然不太喜欢大伯一家人,但是顾明路今天真的表演得很棒,为什么还会被他们这么反感?!

    小小年纪的她,是真的想不明白。

    ……

    活动结束。

    现场所有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有序的离开。

    顾明路手上拿着奖杯,心里自然也是有些高兴地,一路上和乔汐莞说说笑笑。

    一行人走到校门口。

    乔汐莞突然对着顾耀其和齐慧芬说着,“我带明路在外面吃饭,鼓励鼓励他。”

    顾耀其点了点头,“嗯,好,记得早点回来。”

    “别耽搁太久,明路还小,要早点休息。”齐慧芬也说道。

    现在的顾明路也渐渐的让他们越来越留意了。

    乔汐莞笑着点头,“我知道的。”

    “那,子臣呢?”齐慧芬看着轮椅上的顾子臣。

    “他当然也一起。”顾子臣还没开口,乔汐莞就接过了话。

    顾子臣忍了忍,本来想要说什么的,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的,默许了。

    “那你们早点回来,慧芬,我们先回去。”顾耀其连忙说着。

    是自己错觉吗?

    总觉得顾耀其好像很想要顾子臣多接触外面的世界。

    乔汐莞眉头扬了扬,不想去深想。

    反正在她看来,顾耀其对顾子臣,绝对比对顾子寒上心。

    是典型的,“皇上”爱长子的道理?!

    她微笑着,推着顾子臣,对着身边的小猴子说着,“我们往这边。”

    “嗯。”小猴子乖巧的跟在乔汐莞的身边。

    一家三口坐在武大开的轿车内。

    小猴子一直处于兴奋中,整个人似乎有些停不下来。

    乔汐莞难得看到小猴子这么开心,嘴角不自觉得拉出了一抹淡笑。

    小猴子看了好久的奖杯,小心翼翼的放在座位上,对着开车的武大说着,“武大阿姨,你今天是不是没有看到我的表演,我刚刚有得奖哦。”

    武大怔了怔,眼眸微微转动了一下,“看到了,在走廊上。”

    “真的吗?”小猴子激动的问道。

    “嗯,真的。”武大点头,“你表演得很好。”

    “呵呵。”小猴子又开始有些害羞了。

    分明就是个孩子,分明就是想要得到大人的认可,在得到表扬后,又会不自觉得害羞。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眼眸却不自觉得看着武大。

    武大对小猴子,异常的上心。

    这让她……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微转眸,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顾子臣。

    顾子臣那一刻的眼眸似乎也看到了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好半响,乔汐莞猛地回神。

    总觉得顾子臣能够洞察她眼里的所有一切,包括她内心的想法。

    微捏紧手指。

    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乔汐莞对着武大说着,“一起吃饭吧。”

    武大的眼神分明看了一眼顾子臣,然后摇了摇头,“今天不了,我有点事儿,晚点你们吃完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们。”

    乔汐莞也不强求,“好。”

    一家三口下车,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进奢华的法国餐厅。

    小猴子一直跟在他们身边。

    小猴子但凡在一个不太熟悉的环境,都会表现得比较拘束。

    这点性格,应该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扭转的。

    三个人选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点完餐。

    小猴子规规矩矩的坐在餐桌前,一句话都不说。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问道,“以前爸爸带你来过这里吃饭没?”

    小猴子摇头,“没有。”

    乔汐莞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

    顾子臣那厮一脸淡定。

    “你爸真坏是不是?”乔汐莞说。

    小猴子顿时就不说话了。

    乔汐莞忍住笑,“你爸真坏。”

    这次用了肯定的语气。

    “爸爸只是……”

    “以后我会尽量抽空陪你们。”顾子臣突然说道。

    陪你们。

    不是陪你。

    莫名的,心里流淌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你什么时候忙了?”

    顾子臣脸色猛地又黑了。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看着顾子臣的脸色变化,乔汐莞整个人更嗨森了,正想再说点什么事,眼眸突然一顿。

    不远处,她看到了齐凌枫,以及挽着齐凌枫的女人楚以薰。

    眉头一紧,看着两个人似乎往这边走来。

    很显然,齐凌枫也看到了她,以及他们。

    他的脚步不缓不急的停在他们面前,嘴角笑得很好看,“很巧,大表哥。”

    顾子臣的眉头微微扬了一下,只是点头。

    齐凌枫似乎是习惯了顾子臣的冷漠,回头看着乔汐莞说道,“很难得看到你们一家三口一起在外面吃饭。”

    “也很难得看到你们两个人这么在外一起吃饭。”乔汐莞微笑着。

    看上去真的自然。

    她的眼神落在楚以薰挽着齐凌枫的手上,渐渐往上看着楚以薰,“听说霍小溪是你的朋友,这么快就霸占了自己好朋友的男人……你和霍小溪的感情看来真的很好,好到,共享。”

    楚以薰原本娇媚而温和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狠狠的看着乔汐莞,又转头看着齐凌枫,咬着唇没有说话。

    齐凌枫的表情却依然淡定自若,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缓缓说着,“以薰确实是小溪的好朋友,小溪身前的时候就一直照顾以薰,她走了,我自然应该按照她的遗憾照顾她。”

    “是吗?这么说来,齐总是重情重义之人了。”乔汐莞有些讽刺的笑着,“只是不知道用自己的身体去照顾,这也是霍小溪的遗憾,莫非齐总是相思成灾,爱屋及乌?亦或者,用这种方式,让霍小溪死不瞑目的,诈尸醒来吧。”

    被这么赤。裸。裸。的讽刺,齐凌枫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乔汐莞,我看在你是我大表哥的妻子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但是你有事不要太口不遮拦,故意挑拨是非。”

    “你大可以不用看在我的份上。”顾子臣突然开口,声音显得如是的云淡风轻。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一下。

    顾子臣这厮果然就是一腹黑货。

    齐凌枫分明是想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被顾子臣这么一说,搞得自己半点面子都挂不住。

    乔汐莞看着齐凌枫黑透了的脸。

    是不是没有想过,处处周到处处圆滑的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气到这种程度?!也会被人逼到毫无反驳之力!

    “虽然你大表哥不认我,但是我还是把你当亲戚的。齐凌枫,我只是提醒你,你在人前一直标榜着自己有多爱多爱霍小溪,这霍小溪死了还没半年你就这么招摇过市的挽着另外一个女人,就算是对外的口碑或者娱乐效应也好,别这么张扬自己,不好的。”乔汐莞说得语重心长。

    其实多少讽刺,这里的每一个除了小猴子都是聪明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齐凌枫的脸色已经黑到了低谷,他带着楚以薰,转身就走了。

    乔汐莞看着他们的背影。

    没有笑,也笑不出来。

    对于齐凌枫,她半点笑容都露不出来。

    不管是得胜或者失败。

    她有的,都只是深深的仇恨。

    “我去上个洗手间。”乔汐莞离开座位,看上去毫无异样。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枫……”

    那晚的梦呓。

    眼眸微转,看着窗外奢华无比的上海夜景。

    出狱后的乔汐莞不是一个由心的女人,很多事情往往只会到头,几乎不会到心。

    所以他说她缺心眼,并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刚刚。

    这个女人尽管在极力掩饰,却也无法控制她颤抖的情绪。

    她和齐凌枫……

    必定,关系匪浅。

    乔汐莞站在洗手间大大的镜子面前,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惨白的脸。

    本来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齐凌枫的种种,能够很理智的接受她对他所有的残忍,却在看着他和楚以薰这么亲昵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再一次有些受够了的崩溃,她到此刻还能够轻松的回忆起当年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当年楚以薰的温柔和善良,当年他们一起上班共同奋斗,当年的楚以薰会给她出点子为她和齐凌枫制作浪漫,甚至齐凌枫的求婚,听说也是楚以薰一手策划,策划得那么感人肺腑……

    当年有多感谢楚以薰,现在就会有多讽刺!

    她甚至想到,当年自己对他们的掏心掏肺,背地里,却是被他们当白痴的一样看待,一样算计!

    她要这层,那一刻恨不得想要立刻掐断楚以薰的脖子,再也不需要看到她那张精致面容上,虚伪的脸。

    她对着镜子,冷冷一笑。

    总有一天,会遭报应!

    ……

    齐凌枫带着楚以薰走出法国餐厅,有些怒火的坐在他的宝马车内。

    楚以薰坐在副驾驶台,似乎也是愤愤不平,“乔汐莞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讨厌透了,她到底是谁啊,有什么资格对咱们这么指手画脚的!”

    齐凌枫的脸色很难看,发动着车子离开。

    这是第一次被人逼着离开。

    “枫,我们现在去哪里啊?”楚以薰压抑怒气,温和的对着齐凌枫说道。

    “我先送你回去。”

    “不吃饭吗?”楚以薰微讶。

    “今晚先不吃饭了。”

    “哦,也没关系,回家后,我亲自给你做饭,你不是喜欢吃我煮的……”楚以薰自顾自的说着。

    “不了,我们暂时还是听乔汐莞的,不要太过招摇,必定霍小溪真的才死不久,就算是守节也应该再过一段时间。”齐凌枫一字一句。

    “枫,你怎么能够听乔汐莞那女人的胡言乱语呢!她就是看不得我们好,故意针对我们的!”楚以薰有些不开心。

    对于楚以薰的激动,齐凌枫显得淡定得多,但心里的压抑和怒气并不比她少,只是比她能够控制而已,“我知道她不怀好意,但她刚刚的提醒不是没有道理,以后我们都多注意点,免得落人口舌……”

    “枫,我们都忍了这么多年了,到霍小溪都死了,你还这么顾虑吗?”楚以薰真的受不了,她当年一直默默的看着她和霍小溪在她面前恩爱。

    她不仅不能难过,还得笑着祝福。

    当年她忍得这么辛苦,现在好不容易盼着霍小溪死了,自己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他在一起,却突然跑出来个陈咬金,说他们要注意,注意外界的看法?!

    她真的受够了!

    “以薰,你听话。”齐凌枫眉头一紧,口吻也冷了些,“就因为我们忍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

    “可是……”

    “我不想再多说。”齐凌枫有些严厉的声音,预示着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不能再有任何异议和反驳。

    楚以薰咬着唇,心里憋着一股恶气。

    凭什么啊!

    凭什么她等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的结果。

    乔汐莞。

    都是乔汐莞这个女人,仿若从这个女人突然凭空出现后,她就处处吃瘪,现在还被她这么影响着,心里各种的不痛快!

    她眼眸一深,眼里闪过一丝狠毒。

    她绝对不让乔汐莞得逞!

    车内的两个人各怀心思,一路安静。

    齐凌枫把楚以薰送到家门口,“回去好好休息。”

    “枫……”楚以薰靠近他的脸颊准备献上一吻。

    齐凌枫微微侧了侧头,“别这样,早点回去。”

    楚以薰尴尬的看着他。

    “以后有的是机会。”齐凌枫解释。

    楚以薰咬着唇下车。

    齐凌枫甚至没有半刻的停留扬长而去。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不爽透顶。

    楚以薰娇媚的脸上,残忍无比!

    ……

    齐凌枫开车离开。

    送走了楚以薰,脸上的脸色就没有了半点掩饰。

    乔汐莞!

    他咬牙切齿,狠狠的捏着方向盘。

    不好好的给你点教训,你真的以为就凭你那点小功夫,就真的能够耀武扬威了!

    车快速的奔驰在上海宽广的大道上。

    齐凌枫挂上蓝牙,打电话。

    那边接通,“凌枫。”

    “子寒。我今天碰到顾子臣了。”齐凌枫直截了当,“在餐厅里,和乔汐莞以及他们的儿子。”

    顾子寒似乎是知道,平淡无奇的应了声,“嗯。”

    “顾子臣什么时候开始出外了,我记得他好像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齐凌枫问道。

    “近段时间。”

    “你就不觉得有些威胁吗?”

    “我不觉得。”那边一字一句。

    “子寒,当年顾氏总经理的位置为什么落在了你的身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你不需要对我遮遮掩掩,我现在找你只是让你看清楚,顾子臣那一家人不管是对你,或者对我都产生了威胁。乔汐莞现在处处和我作对,上次丢了项目不说,现在故意给我找茬,我不给她点教训,还真的以为我是软柿子了。”齐凌枫恶狠狠的说着。

    “你有什么打算?”顾子寒问。

    很显然,勾起了顾子寒的兴趣。

    顾子寒这段时间应该也被乔汐莞逼得很惨。

    “就像当年对顾子臣一样,先把她逼出顾氏再说!”齐凌枫一字一句。

    顾子寒沉默了一下。

    “怎么做?”

    “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我到时候会告诉你怎么做。”齐凌枫说,似乎是沉默了一秒又说道,“子寒,不管我们之间是不是存在过节,或者存在某种无法言喻的商业竞争,但是有一点我想我需要提醒你,我们现在站在了一条线上,我们之间的关系要是谁捅破了都没好果子吃,之前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看法或者暗地里对我有什么不满,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要清楚,我们之间这不可告人的事情,是秘密。”

    顾子寒眉头扬了扬。

    齐凌枫说得很隐晦,但是他不傻,他听得出来,齐凌枫的一字一句分明就是对他的不信任,亦或者是在质疑他对他们之间合作的忠诚度,他脸色微微一变,“齐凌枫,是谁在你耳边挑弄是非吗?”

    “是谁不重要,以前的事情也不重要,这次就看你的诚意。”齐凌枫不多说。

    当初乔汐莞对他说的所谓的顾子寒从中作祟,他现在不完全相信,也不完全不相信,但是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绝对不拘小节,有些该放下的绝对不会纠结,看好眼前的就行。

    “以前的事情我也不做解释,这次我希望我们刻意顺利如愿。”顾子寒也不多说。

    那些搬弄是非的事情,说多了,只会是画蛇添足。

    “嗯,那先就这样,挂了。”齐凌枫说。

    “好。”

    顾子寒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沉默了好一会儿。

    言欣瞳一直在顾明理的房间安慰他,今天从幼儿园回来后,就一直在家里大吵大闹,谁的话都不听,顾子寒吼了他几句他就把自己锁在卧室里面,言欣瞳找了配用钥匙进去后,就待在里面不停劝说没有出来。

    顾明理是任性霸道惯了,什么都要自己是最好的,什么都喜欢和别人争和别人抢。

    家里人也纵容他这样的个性,虽然大家嘴里不说,心里自然是想要把顾明理培养成那种凡是都要取胜的个性,以便以后在商场上发展,可实际上真的遇到什么不如意的时候,这样性格的小孩终究还是讨人厌的。

    顾耀其明显的对顾明理有些失望,尽管没多说。

    顾子寒揉着自己有些痛的太阳穴。

    这段时间是真的被乔汐莞占了太多上风,不管是在公司还在在家里,一切仿若都已经不受控制,乔汐莞这个女人一分钟都安静不下来,不停的和他作对,不停地制造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让人都快到了崩溃的地步!

    刚刚齐凌枫给他打电话说合作。

    他是应该真的好好想想,怎么合作了!

    这个女人,从出狱到后来尽管已经进顾氏上班,他都还有些放松警惕,以为这个女人还和3年前一样爱自己爱到根本没有自我的地步,他随时可以给她一个眼神给她一点好处她就会臣服,但那天晚上被乔汐莞那么伤自尊后,他就发现这个女人已经不是那么好掌控,甚至说,已经不能掌控了!

    他狠狠的捏着手指,

    斩草除根,免除后患!

    ……

    法国餐厅。

    一家三口坐在一起,温馨的吃着晚餐。

    乔汐莞已经恢复自若。

    她其实真的没心没肺的,很多时候,就算是伤心到要死的地步,下一秒也可以让自己愉快的高兴起来,该干嘛就干嘛!

    否则,她真的很担心,她重生后,想到上一世所有的一幕一幕,面对着环境糟糕到无法言喻的监狱!或许她就一个郁闷到,再次自杀。

    还好,没有自杀。

    要不然怎么能够看到齐凌枫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妈妈,我吃不下了。”小猴子放下餐具,突然说道。

    “吃不下就不吃了。”乔汐莞毫不在意的说着。

    顾子臣的眉头微动,冷漠着声音说道,“浪费是可耻的,把盘里面的吃完。”

    小猴子憋着嘴,重新拿起刀叉,有些郁郁寡欢切着牛排。

    乔汐莞二话没说,直接从小猴子的盘子里面叉起那剩了半块的牛排,“去那边玩去,我们吃完了来叫你回家,不要走出这个餐厅。”

    “是。”小猴子高兴的从餐桌上下去,蹦蹦跳跳的离开。

    顾子臣脸色不太好,很严厉的说着,“你这样纵容他,只会让他一直浪费,养成非常不好的习惯。”

    “顾子臣,你从来没有带小猴子出来吃过饭,你不知道他的食量到底在哪里,吃这家的东西是不是符合胃口,你就没有资格要求他把碗里的所有全部吃干净。”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顾子臣,哑口无言。

    “我不是毫无原则的人,我也知道浪费不好,也知道不能够这么纵容他说不吃就不吃。可当我以后多和他接触,多关心他,多注意他的食量和喜欢吃的食物,我会按照他的份量给他点餐,那个时候我才有资格批评他,这样做是不是浪费!”乔汐莞继续说道。

    顾子臣沉默着,吃碗里的牛排。

    乔汐莞的话让他……

    无言以对。

    “这些,是我妈当时对我爸说的。”乔汐莞说。

    眼眸微微闪烁。

    当年她爸说她浪费的时候,她妈这么教育她爸的。

    她爸当时灰溜溜的就说不出来一个字。

    可是后来。

    她还是成为了一个浪费的小孩。

    因为她的父母最后还是在无止境的纵容她,纵容她变成了一个娇蛮的孩子。

    后来自己长大了,认识了齐凌枫,爱上了齐凌枫。

    她在他的身上收敛了自己好多坏脾气,却唯独改不了饭桌上剩菜剩饭的习惯。

    有一次她躺在齐凌枫大腿上,看着天上一颗一颗繁星,憧憬着以后他们之间有小孩的日子,那个时候她就说了,她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小孩和她一样,这么铺张浪费。

    当时齐凌枫点了点她的鼻子,宠溺的说着,“要是是个女儿,要是和你一样可爱,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的无止尽的宠溺她,所以到时候你要来当那个恶人……”

    乔汐莞嘴角一笑,那一刻显得有些落寞。

    抿着唇不着痕迹的转移思绪,她看着自己碗里面两块牛排,不知道什么滋味什么情绪的默默吃着,她其实也吃得有些撑了,却突然在重生后,想要改掉剩菜剩饭的不良嗜好。

    而且刚刚那么霸气,要是现在自己没吃完,肯定会被面前的顾子臣嘲笑死!

    她憋着自己,一口一口吃得很难受。

    突然,面前出现一只叉子。

    乔汐莞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从她碗里叉过一块牛排,因为她当时把小猴子的牛排放在碗里后就先吃的小猴子的,所以顾子臣此刻叉过去的,是她未吃完的那半块。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反正我也习惯了你吃的口水。”顾子臣说。

    ------题外话------

    “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上面的字,你肯定是唱出来的。

    ……

    啊哈哈。

    小猴子扬眉吐气,乔汐莞却是危机四伏。

    么么哒。

    后面更精彩。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