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章 再出事故,驱离顾明理

第八章 再出事故,驱离顾明理

作者:恩很宅
    “反正我也习惯了吃你的口水。”顾子臣的话,在安静的咖啡厅,淡漠的响起。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看着他无比自若的切开她那半块牛排,一口一口斯文而优雅的吃了起来。

    分明不是什么太过亲密的举动,那一刻却让乔汐莞的脸颊莫名有些发烫。

    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

    这样的感觉,真的让她无所适从。

    顾子臣低头吃着牛排,抬眸看了一眼乔汐莞,嘴角一抿。

    两个人静默无言,却死活流淌着别一般的气氛。

    晚餐时间不长。

    考虑到小猴子每天规律的作息时间,吃完饭之后,一家三口就坐着武大开的车直接回到了顾家大院。

    家里很安静。

    三个人都回来得小心翼翼。

    顾子臣直接走向他的专用电梯,乔汐莞觉得有些渴,就自己去倒了一杯水喝着,小猴子高高兴兴的往自己房间走去。今天对于他而言真的是非常愉快的一天,从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表现过自己,却突然得了那么大的奖,还第一次被爸爸妈妈带着去外面吃饭,他真的很容易满足。

    他捧着自己的大奖杯,尽量控制自己的脚步小心翼翼的走在楼梯上。

    他一向都很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影响了家里人的睡眠。

    他一步一步,走到楼梯接近最上端的位置,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到顾明理站在楼梯口,叉着腰怒气腾腾的看着他。

    “顾明路。”顾明理叫着他的名字,整个人脸色非常不好。

    “嗯。”顾明路看着他,一向被顾明理欺负惯了,顾明路对着他的时候,多少有些害怕。

    “你今天干的好事儿,害我被我爸爸痛骂了一顿!你怎么赔我。”顾明理狠狠的说着。

    顾明路望着他,咬了咬唇,“我没做什么,我怎么赔你啊?”

    “哼,你还还意思说自己没做什么,你凭什么要去表演破节目,凭什么得了最受欢迎奖。那些本来都是我的,现在都被你抢了,你不该赔我吗?!”顾明理强词夺理。

    顾明路低着头,拿着奖杯的手指微微交错,有些无助。

    “我太讨厌你,你把你的奖杯给我。”顾明理说着,就要来抢顾明路的奖杯。

    “不要。”顾明路护在怀抱里,很执着,“这个是我和我妈妈一起得的,我不能给你。”

    “臭小子,你居然敢反抗我!”顾明理似乎是不能忍受,习惯了这么欺负顾明路,习惯了从顾明路手上抢任何东西都能够到手,现在突然被顾明路这么拒绝,一时火冒三丈,威胁道,“你再不给我,就别怪我动手了。”

    顾明路死死的护在怀抱里,重复着不停说道,“其他我都可以给你,但是这个不可以。这是我和我妈妈一起得的……”

    “我才不要听你的什么破理由。”顾明理霸道无比,说着就开始动手抢顾明路手上的东西。

    顾明路死活不给顾明理,两个人拿着奖杯的一边,拉拉扯扯,顾明路站在楼梯口上,小小身体平衡力本来就差,还在顾明理这样拖拖拉拉下,顾明理突然的一个松手,顾明路的身体猛地往后一仰。

    “啊……”顾明路惊慌大叫。

    乔汐莞当时听着有些声音就大步的往楼梯口走去,看着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有被吓死,顾明路站在这么高的楼梯上,还是仰着往后的方式摔下,危险至极。她手上的杯子猛地掉落在地上,整个人有些呆了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而在她惊慌失措的那一瞬间,一道身影突然从2楼楼梯口扑了下来,一把抱往后仰的顾明路,两个人的重力已经不能控制的往下掉落,顾子臣死死抱着顾明路,弓着身体保护着顾明路承受着外界的重力,从2楼楼梯口一起滚了下来,整个别墅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

    顾子臣和顾明路两个人重重的摔落在一楼的地板上,在摔下那一秒,顾明路挣脱开了顾子臣的怀抱,两个人滚在了乔汐莞的脚边。

    乔汐莞整个人已经彻底傻了,她的心跳像疯了一般不停的跳动,整个身体不停地颤抖颤抖,害怕一波一浪的不停传递,让她的脑袋甚至有一刻的空白,她强迫自己冷静,忙得蹲下身体,急切抱着地上的顾明路,手指在不停的颤抖着,连声音也颤抖了,“小猴子,你别吓唬妈妈,你别吓唬我……”

    “你别去动他!”顾子臣怒吼。

    声音中,分明已经有些虚弱了。

    乔汐莞望着身边的他,不知所措。

    “打120。”顾子臣一字一句说着,似乎在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哦,是。”乔汐莞连忙把小猴子放在地上,拿起手机拨打120,用最快最急的口吻的说了情况,挂断电话后,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大一小。

    “顾子臣,你没事吧?”乔汐莞问他,眼眶莫名的红到要命。

    顾子臣没有说话。

    “小猴子没事吧。”乔汐莞继续说道。

    顾子臣一身痛得要命,没空搭理她。

    “你们别死了,丢下我一个人。”乔汐莞的声音中已经有些哭腔。

    顾子臣翻白眼,干脆闭上了眼睛。

    正时,别墅刚刚巨大的响声惊醒了所有人,全家人都从卧室出来,包括佣人些。

    齐慧芬最先跑出来,看到这么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扶着楼梯护手,有些站不稳的说道,“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子臣和明路怎么躺在了地上,有不有事,有不有事……”

    其他人随即赶出来,看到这一幕,都是被震惊到不行。

    顾明理看着情况不对,早就已经撒腿跑进了房间里面,关上房门不敢再出来。

    “乔汐莞,这是怎么回事!”头顶上,响起顾耀其严厉的声音。

    乔汐莞现在担心得要命,根本不想要解释,只是眼巴巴的一直望着顾子臣和顾明路,还好,她还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呼吸,还好……

    “大嫂,这是怎么了,怎么大哥和明路都躺在地上?你们就出去吃个饭,就吃成这样?!”言欣瞳也从卧室走了出来,身边是顾子寒。

    顾子寒眉头皱了皱眉,仿若也有些意外看到这么一幕。

    言欣瞳的口吻依然阴阳怪气,带着各种讽刺。

    言欣瞳现在是抓住一点点机会就恨不得诋毁乔汐莞。

    乔汐莞紧捏着手指,她现在不想要和言欣瞳说一个字。

    她现在没心思和言欣瞳纠缠。

    但是。

    该了的账,等会儿一个都不会少!

    她的眼神依然放在顾子臣和顾明路的身上,顾耀其和齐慧芬看乔汐莞是真的担心到要命的模样,最后都没有多做追问,救护车很快赶到了别墅,医护人员夹着顾子臣和顾明路走进救护车,乔汐莞、顾耀其、齐慧芬和顾子寒跟着去了医院,言欣瞳在家留守照顾顾明理和顾明月。

    一路上乔汐莞一直陪着顾子臣和顾明月在医护车上,其他三个人坐着顾家私家车赶去医院。

    乔汐莞一路上如坐针毡,整个人不停地看着躺着的两个人,又不停地看着窗外预估医院的距离,焦急无比。

    躺着的顾子臣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乔汐莞的模样……

    这个女人,真的变了。

    ……

    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大批量的医护人员已经在门口等候,救护车一到,一行人井然有序的把顾子臣和顾明路推着快速的进入了急救室。

    乔汐莞站在走廊上等候,顾家其他人也在几分钟后就赶到,一起在急救室门外,走廊很安静,没人开口说话。

    过了大概1个小时。

    急救室里面的医生走了出来,几个人一拥而上。

    “医生,怎么样?我儿子怎么样我孙子怎么样?”齐慧芬急切的问道。

    “刚刚给患者做了全身检查,还好都没有伤到头。仅仅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医生温和的说着,不禁感叹道,“听说是从3米高的楼梯上摔下来,真是万幸。”

    “那就好,那就好。”齐慧芬松了一口大气。

    顾耀其和乔汐莞也默默的喘气,总算把心里的大石头落了下来。

    顾子寒的脸色从头到尾就没有变过。

    而此刻接到这个消息时,也只是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面无表情。

    “对了医生,我儿子为什么一直在昏迷。”乔汐莞忍不住上前问道。

    小猴子一直都昏迷,她真担心他撞伤了头。

    “估计是惊吓过度吧。刚刚在手术室里面已经醒了,无大碍。而且小孩子的情况比大人还要好些,几乎没有受伤,不过心里恐惧感比较大,你们要多在心里辅导和安慰。”医生说着。

    “好的,谢谢医生,谢谢医生。”乔汐莞连忙感谢着,又问道,“需要住院吗?”

    医生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不需要。他们现在巴扎一些伤口,马上就出来,出来后去拿点消炎药就可以直接回去,你们稍等片刻。”

    说完,就先离开了。

    “总算没有出大事。真是魂都差点被吓死了。”

    齐慧芬压惊,一屁股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放松下来后整个人就不自觉的喘着粗气,似乎也是在万幸。

    “今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紧张的情绪一过,顾耀其严厉的声音突然问着乔汐莞。

    乔汐莞抿了抿唇,看了一眼顾子寒,说道,“爸,等子臣和明路出来了,我们回家再说。我怕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而且,需要当面对质。”

    顾耀其脸色一沉。

    “这不是个意外。”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耀其看着乔汐莞如此坚决的表情,皱了皱眉头,没再多说。

    走廊又恢复了一片安静。

    不多久,顾子臣和顾明路就被护士推了出来,顾明路腿上就贴了一点小纱布,相对而言,顾子臣身上的伤口更多,除了头,其他地方几乎都有纱布包裹着。

    乔汐莞连忙跑过去,“小猴子,别怕。”

    “妈妈我不怕,有爸爸保护我。”顾明路很坚强的说着。

    “你很棒。”乔汐莞拉出一抹笑,轻轻的抚摸着顾明路的头,此刻真的为自己儿子感到骄傲。

    她眼眸微转,看着另外一张滑动床上面的顾子臣,嘴角抿了抿,走过去,“你怎么样?”

    “没事。”顾子臣口吻很淡。

    “谢谢你。”乔汐莞说。

    顾子臣眼眸闪烁了一下。

    乔汐莞低下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唇直接印在他的脸颊上,“尽管小猴子也是你的儿子,但是还是要谢谢你,把他保护得这么好。”

    顾子臣眼眸转动,眼神看向一边,“嗯。”

    看上去整个人还是冷冷漠漠的。

    推着顾子臣的护士小姐,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顾耀其有些尴尬的把头转向一边。

    齐慧芬也有些不好意思,嘴里念叨着,“年轻人真是……”

    口吻分明还是纵容的。

    顾子寒远远的看着乔汐莞,脸色越渐阴沉。

    处理完医院的后续,一家人回到了顾家大院。

    那个时候已经到了晚上11点。

    大家都有些累了。似乎忘记了再去追问今晚事情的发生经过。

    乔汐莞抱着小猴子,停在大厅中央,“爸,这个时候耽搁你们10多分钟时间,我把今晚上的事情给你说一声好吗?”

    顾耀其看了看墙壁上的大钟,虽然累是累了,也终究还有些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点了点头,率先走向沙发。

    乔汐莞抱着小猴子坐在她的旁边,伤痕累累的顾子臣在佣人的帮助下坐在了轮椅上,顾耀其和齐慧芬以及顾子寒分别坐在另外的沙发上,坐等乔汐莞的“事情经过”。

    “在这之前,我想让弟妹带着顾明理下来,行吗?”乔汐莞要求。

    顾子寒脸色一下就沉了。

    这么明显的一句话,顾子寒这么聪明的人,自然一下子就想到了。

    “你什么意思?”顾子寒眉头一扬,口吻冷漠无比。

    “子寒,我从来不搬弄是非,我说的话字字句句向天保证,绝不有半句谎言。今天之所以顾明路会从2楼上摔下来,确实是因为顾明理强词夺理的想要抢夺顾明路的奖杯,两个人在楼梯上推拉,顾明路才会从2楼上摔下来,不是顾子臣突然抱住顾明路,保护着顾明路和他一起滚下来,我想后果,大家完全不敢想象。”说到这里,乔汐莞都忍不住后怕而惊心。

    要不是顾子臣刚好走在2楼上,刚好看到这么一幕,刚好有这么的勇气抱住小猴子,她真的不敢想象,今天会有多悲惨的事情发生。

    顾子寒脸色沉到低谷,此刻没有说一个字。

    顾耀其脸色也变了,怒吼着齐慧芬,“去把顾明理和言欣瞳叫下来。”

    齐慧芬连忙站起来走向2楼。

    没多久,顾明理就被言欣瞳抱着从2楼上下来,顾明理明显没有睡醒,整个人还在吵瞌睡的闹脾气,言欣瞳在顾明理这么蛮横下好几次差点把顾明理掉在地上,很艰难才把他抱到沙发上坐起。

    “顾明理,今天晚上是不是你把顾明路推下楼梯的。”顾耀其严厉问道。

    顾明理被顾耀其突然的严肃吓了一跳。

    平时他一直很任性,虽然爷爷不笑很严肃,但还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说过他,偶尔爸爸会凶他,反正他知道家里很多人宠他,背着他爸爸的面一样的唯我独尊。

    今天被爷爷这么大声的叫着,整个人也怔了怔,口齿不清的说着,“我没有……”

    “你老实说!”

    “我,我没有!”顾明理大叫,一口咬定,“是顾明路自己摔下去的,他自己笨蛋,自己从楼上摔下去。”

    “是你抢我手上的奖杯我才摔下去的。”顾明路的声音比顾明理小了很多,却是很坚决的在反驳。

    “顾明路,你陷害我!你就是见不得我好。”顾明理疯狂大叫。

    顾耀其的脸色变了又变。

    以前没有觉得,似乎也是一直纵容顾明理的个性,始终是觉得顾明理比顾明路聪明,会讨人喜欢,总是对他宠溺得过度,现在这么看来,顾明理的性格真的让人受不了,相对顾明路安安静静,在关键时刻却又能给人意外惊喜的模样,简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想到这里,顾耀其的脸色闪过一丝失望。

    言欣瞳最会观察顾家两老的脸色了,一看到顾耀其的脸色变化,连忙就开口说道,“可能有些误会,而且小孩子见吵吵闹闹的,也很正常……”

    “是挺正常的。”乔汐莞接嘴,讽刺一笑,“当你儿子这么躺在地上时,你也会觉得这是正常的吗?麻烦你偶尔还是不要太自私,将心比心。”

    “大嫂,你什么意思!”言欣瞳脸色一下就变了,口气也重了些,“都还没证据说是我们家明理把明路推下去的,你现在就这么栽赃陷害?!你安的什么居心!”

    “证据?”乔汐莞看着言欣瞳,“弟妹,我一直觉得,教育孩子不是应该让孩子逃避责任,而是应该教会他怎么去面对困难和过失。所谓的证据,我想这个时候你最应该做的是,好好问问你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做过这件事情,如果是非要找出证据……你不觉得,你把自己孩子当成了犯人在对待吗?!”

    “乔汐莞!”言欣瞳怒吼。

    “小孩子要在犯错后就引导他承认过错,而不是到了他没有任何后退地步时才来追求责任,你这样的教育只会纵容他以后无限制的逃避责任!弟妹,我真的不能苟同你的教育方式。”乔汐莞一字一句。

    言欣瞳气得咬牙切齿。

    “到底是怎么回事!”顾耀其似乎是没有这个耐心,“先把事情说清楚了,再说教育问题。”

    乔汐莞耸肩,不再多说。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放在了言欣瞳的身上。

    很明显的,所有人都在等言欣瞳的答案。

    言欣瞳咬着唇,手指暗自捏紧,对着顾明理一字一句问道,“明理,明路是不是你推下去的。”

    “不是。”顾明理摇头,拼命的摇头,分明就是在逃避。

    “是的。”顾明路开口说道,“爸爸也看到,妈妈也有看到,我真的没有说谎。”

    “不是,不是我,是你自己摔下去的,我说了我只要那个奖杯,是你自己不给我,是你自己不中用,然后才摔下去的,和我没有关系!”顾明理一直在逃避责任。

    但必定才5岁的孩子。

    几句话,就已经让自己彻底的露馅。

    顾耀其突然狠狠的拍了一下茶几,整个人怒火十足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顾明理,你到现在了还在狡辩!你说你为什么要去抢顾明路的奖杯,有谁教过你,别人的东西是过抢的吗?!”

    顾明理被顾耀其这么一吼,整个人吓了一大跳,下一秒瞬间就大哭了起来,那个撕心裂肺。

    “哭,还好意思哭!”顾耀其整个人真的是气到极点。

    家里面发生了这种事情,作为一家之主的他,脸色自然难看得要命。

    “耀其,你别这么凶,气坏了自己,你看把明理也吓得……”齐慧芬本来想要劝说。

    顾耀其正在气头上,转头对着齐慧芬就是一阵怒骂,“你现在还好意思开口,我把这个家交给你来打理,现在家里出现了这种事情,你就以为你半点责任都没有吗?!顾明理的教育你也脱不了干系!”

    齐慧芬瞬间就不说话了。

    她在顾耀其面前本来也没有多少发言权。被这么吼了之后,更是不敢再开口。

    顾子寒和言欣瞳也不敢说半句话,也知道这是自己儿子的全部责任,而且这段时间顾明理的表现让人失望透顶,再多说什么,反而会更加刺激顾耀其,增加他的怒火。倒不如闭嘴等着挨骂。

    “顾明理,你马上给顾明路道歉。”顾耀其威信的说道。

    “不要。”顾明理把自己往言欣瞳的怀抱里面钻,“我不要给笨蛋道歉。”

    “你说谁是笨蛋了。”顾耀其气得要命。

    顾子寒脸色也难看无比,“顾明理,我限你马上给顾明路道歉!”

    “我……呜呜哇哇哇,妈妈,我不要……”顾明理一直死死的抓着言欣瞳的衣服,似乎不要道歉。

    他才不要对笨蛋道歉,他才不要!

    “明理,快点!”言欣瞳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纵容了顾明理,连忙把他往她怀抱外面推。

    顾明理被言欣瞳使劲的推到顾明路的面前,威胁着说道,“快点给明路道歉。”

    顾明理看着顾明路,整个人哭得更伤心了,仿若也委屈无比。

    5岁的小孩子还不知道这是伤自尊的意思,只是一味的觉得自己比顾明路高等了那么多,才不要给顾明路这个笨蛋道歉,道了歉,自己就好像不伟大了。

    他哭得很伤心,非常不情愿的说着,“对不起,顾明路。”

    顾明路看着顾明理哭得那么伤心,整个人也有些不知所措,他连忙摇着头,笑着说道,“没关系的,顾明理,只要你以后不再这样对我,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

    相对于顾明理的无理取闹,顾明路显得大方而乖巧很多。

    这么鲜明的对比,眼瞎的人都看得出来。

    顾耀其不禁点了点了头,仿若在刚刚被顾明理气得吐血的份上,在顾明路身上得到了些安慰。

    “我才不要当你的好兄弟,我们是仇人!”顾明理大吼,对顾明路很不友好。

    顾明路怔怔的看着他,有些无措。

    顾耀其是真的对顾明理失望了。

    顾子寒眼眸一紧,一把拧过顾明理,一巴掌打在他的屁股上,那个响亮无比,“你说的什么混账话!”

    顾明理当着全家人的面被打,整个人哭得更凶了,甚至躺在地上撒泼耍混,要多没教养就多没教养。

    顾子寒气得又打了他几下。

    顾明理边哭边大声说着,“你打死我算了,你打死我算了……”

    气得顾子寒咬牙切齿。

    言欣瞳见状,必定是自己的儿子,心都痛木了,连忙去拉扯顾子寒,“你别打他了,他还小……”

    “还小还小,你看他都成什么样子了!再大点,是不是就要翻天了!”顾子寒冷得发寒。

    言欣瞳护着顾明理,“我回头好好说说他……”

    “够了!”顾耀其实在看不下去了。

    这个家,真的就没有安宁的一天。

    顾子寒和言欣瞳安静下来,看着顾耀其。

    “明天把顾明理送去美国。”顾耀其一字一句。

    “什么?!”言欣瞳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你不能教育好,我就让别人来帮你教育。美国有一个专门针对华人的教育机构,是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在负责,明天我就联系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明理送去国外。”顾耀其严肃的话语,不像是在开玩笑。

    “爸,明理还小,这么小送出去,他连自己穿衣服都不会,也不会自己好好吃饭。等大点了再送出去吧,今天的事情我知道是明理的不对,我会好好给他说的,你不要把明理送出去……”言欣瞳急切的说着。

    把顾明理送出国,这无疑就是硬生生的分开分开他们母子。

    她怎么忍受得了。

    “就是因为还小才有机会扭转性格,大了还得了!”顾耀其半点回旋之地都没有。

    “爸爸,我以后会好好教育明理的,你不要把他送出去,他刚刚也跟明路道歉了,他以后会改的,明理快起来给爷爷认错……”言欣瞳着急到不行。

    而且在她看来,把顾明理送出国,分明就是驱离。

    她可以想象,以后她在顾家的地位,以后明理在顾家的地位吗,肯定就会越来越低……

    顾明理根本就不听她母亲说什么,整个人还躺在地上,死活不起来。

    顾耀其脸色一沉,“现在这个家,我说的话都不算话了是吗?!”

    “不是的,爸,我是说……”

    “别说了,听爸的。”顾子寒接嘴。

    言欣瞳不相信的看着顾子寒。

    “听爸爸的安排,明理这样的性格,是应该自己去锻炼一下。”顾子寒一字一句。

    “子寒……”言欣瞳还想要反驳什么。

    “就这样。”顾子寒眼眸一沉。

    言欣瞳狠狠的咬着唇。

    那一刻整个人压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怒火。

    而这所有一切。

    她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仿若就是冷眼看他们一家人笑话的乔汐莞……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乔汐莞一手策划!

    都是她!她一定要,加倍奉还!

    ……

    顾家别墅大厅。

    人渐渐散去。

    别墅恢复了该有的清净。

    乔汐莞带着顾明路先回到顾明路的房间,帮着他洗漱后让他躺在床上。

    顾明路看着乔汐莞,问道,“明理去美国,一个人会不会过得不好?”

    “你这个时候还为他考虑?”

    “他是我弟弟。”顾明路说,又有些失落的说道,“可是他不认我这个哥哥。”

    “宝贝。”乔汐莞亲了亲顾明路的额头,“你现在还小,不太懂大人们的世界,但是你要知道,不管是小孩子还是大人,做错了事情都应该承担责任。明理被送去美国教育,只是让他承担起犯错的后果,这对他是好的,你不需要内疚,知道吗?”

    “嗯。”顾明路一向很听乔汐莞的话。

    “乖,早点休息。”乔汐莞给顾明路捏了捏被子。

    “妈妈晚安。”

    “晚安。”

    乔汐莞关上大灯,留了一盏浅黄色的壁灯,轻轻的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她其实没有想过顾耀其会做决定把这么小的顾明理送去国外,但也觉得,这样的安排无疑对她而言是好的,至少对小猴子而言是好的,对顾明理而言,也是好的,必定现在的顾明理太霸道了,这样的性格如果不真的好好管教,以后长大了,不堪设想。

    她若有所思的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坐在轮椅上,似乎是准备上床休息。

    乔汐莞连忙走过去,“一身都是伤,我来扶你。”

    顾子臣沉默了一下,就看着乔汐莞已经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手臂,试图将他扶上大床。

    两个人折腾了一会儿,顾子臣才顺利的躺了上去。

    乔汐莞有些气喘吁吁,看着身边这个黑色轮椅,她其实一直有疑惑,顾子臣是怎么从轮椅上下来,还那么及时的抱住顾明路的,而且……顾明路毫发无伤,顾子臣伤得也不严重。

    她皱了皱眉头,转身走进了浴室洗澡。

    很多事情,在顾子臣的事情上,她都想不太明白。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

    乔汐莞看着躺在床上似乎是已经熟睡的顾子臣。

    这么一天,也确实够让人折腾的,她其实也已经打瞌睡到无比。

    但是。

    她蹑手蹑脚的爬上床,轻轻的掀开被子,让顾子臣的下半身露了出来,她有些紧张的把手伸向顾子臣的睡裤,一点一点的卷起来,直到第一个包扎着伤口的位置。她轻轻的撕扯着伤口的纱布,露出一块红肿破皮的肌肤,她手指紧张的动了动,好半响,眉头一紧,似乎是下定决心般,一个用力,手指狠狠的戳着他狰狞的伤口……

    真的。

    毫无反应。

    连最基本的,肌肉都不会有半点颤抖。

    不管多能够忍的人,应该都达不到这种地步吧。

    所以,顾子臣的残疾,真的不是装的?!

    她咬着唇,百思不得其解。

    她当时虽然只是晃眼一看,但是分明觉得,那个黑色轮椅离楼梯处至少有两步的距离,如果顾子臣不走两步,怎们可能那么准确的把顾明路抱在怀抱里……

    “你在做什么!”耳边,突然响起阴森的男性嗓音。

    乔汐莞被猛地吓了一大跳。

    仿若就像是是做贼心被人当床抓住一般,整个人差点没有跳起来,她顺了顺气息,转向顾子臣笑嘻嘻的说着,“我看看你的伤口严不严重?”

    “看够了吗?”

    “够了。”

    “那还不睡觉!”顾子臣咬牙切齿。

    “马上!”

    乔汐莞利索的把顾子臣的纱布重新包扎好,放下他的裤子,再帮他盖上被子,自己非常规矩的躺在了被窝里面,一动不动。

    如果。

    如果乔汐莞那个时候再细心一点,或许就会发现,顾子臣隐藏在被子下,那双紧捏的手指,以及额头上,渗出的点点汗渍。

    ……

    顾明理被送去了美国。

    顾耀其真的是一言九鼎,第二天下午时分,就让言欣瞳打包了顾明理的行李然后送去了美国,言欣瞳是哭诉了好久,顾耀其才答应让言欣瞳先陪同,但不超过一个星期必须回来,否则,下次连去看顾明理的机会都不给!

    言欣瞳当然是满口答应。

    家里面少了言欣瞳和顾明理,瞬间就清静多了。

    乔汐莞觉得自己应该好好享受没有言欣瞳在家的日子。

    这么逍遥了两天,愉快的陪了陪小猴子,陪了陪顾子臣。

    第三天周一,上班。

    乔汐莞一身清爽的走出顾家大院。

    没有言欣瞳,她觉得她的睡眠都要舒服得多。

    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内,乔汐莞靠在车座椅上,看着上海街头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支离破碎照耀在地面上,心情似乎一直不错,她抿着唇,回头看上去漫不经心的对着武大说道,“武大,问你一个问题。”

    “嗯。”武大认真的开车。

    “你说从3米高的楼梯上滚下来,会不会有可能毫发无伤,我说的是按照常理,除去运气好到爆表的程度。”乔汐莞问道。

    “当然可以。”武大毫不犹豫的说着。

    “怎么会,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也会撞到头啊,撞到身体啊神马的……”

    “练过架的人都能行。你从高处滚下来,找准支撑点,用你身体承载能力最强的地方作为支撑,保护好头部,身体弓形,结合力学原理顺势而下,几乎不会怎么受伤。如果不信,下次我可以表演给你看一下。”武大说得很简单。

    乔汐莞眼眸微微闪烁。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武大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什么,在家看了一部武打片,觉得太假了,求证一下。原来真的可以。”乔汐莞微微一笑。

    武大点头,信以为真。

    她从来都不喜欢去怀疑别人,说以乔汐莞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一路平稳的到达顾氏大厦。

    乔汐莞走进去,直接走向办公室。

    刚坐定,抬眸对着跟着她身后进来的milk说道,“奥菲商场的策划案,要求各室主管及专业人员10点钟开会,有最新的进度需要重新安排。”

    “是。”milk点头。

    乔汐莞打开电脑,开启了上班模式。

    奥菲商场的策划案细节几乎也已经确定,今天开会再次进行一个分工和工作时间进度的规划,这个星期的重点就是找到奥菲集团负责人进行商业谈判,并最终签下这笔合同。

    她再次看了看各室给她准备好的材料,看了看最终的利润分析点,仔细核对每一个细节,到10点钟,milk提醒她开会,她让milk把那些文件全部准备妥当,出现在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所有主管都已经等候。

    乔汐莞坐定,开口说道,“你们做事的效率很高,基本都在我要求的时限范围内完成,因为没有耽搁时间进度,所以我们可以开始下一个议程,也就是商业谈判。关于商业谈判,奥菲集团在英国……”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乔汐莞眼眸顿了一下,看着顾子寒从外面走进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

    他身边跟着叶媚,叶媚带着浅浅的笑意,一身黑色ol打扮,头发竖着马尾,露出平滑而圆润的额头。

    有人说,有信心把额头露出来的才是真正的美女。

    叶媚说是美女,一点也不为过。

    乔汐莞抿了抿唇,看着顾子寒,“顾总是准备要亲自参加我们的会议吗?”

    “嗯,你们继续。”顾子寒点头,冷漠的声音直接说道。

    他坐在她对面的位置,身体靠在椅子上,优雅的翘着二郎腿,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乔汐莞顿了顿。

    顾子寒这么大张旗鼓的出现在这里,大张旗鼓的听她的活动方案和计划……她并不觉得这是领导对她的看中,分明是对她的警惕。

    但顾子寒必定是公司总经理,他所有的一举一动,她也没能力过问和阻止。

    “怎么了?莫非乔经理看着我会紧张?”顾子寒一字一句问道。

    “当然会有些紧张。”乔汐莞微微一笑,玩笑的说道,开口,“刚刚的继续,奥菲集团在英国,我需要公关室帮我联系奥菲集团负责人,确定我们商谈的地方,如果在英国就要提前让综合部准备好机票住宿,如果奥菲负责人觉得在中国洽谈最好不过,我们可以负责他在中国这期间的一切费用,我希望在本周能够进行谈判,所以时间上面要抓紧。”

    “是。”公关室连忙点头。

    乔汐莞眼眸微转,看着叶媚自然而然的走向milk,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把milk手上的文件全部抱走,拿给顾子寒,顾子寒坐在那里,一边听着她的策划安排,一边看着这个方案的所有内部操控指标。

    果然是来者不善。

    乔汐莞捏着手指,让自己尽量的控制情绪,继续说道,“策划部,你们的方案差不多可以定稿,再做一个稍微精致点的ppt,英国人高贵又注重细节,尽量多增加点英国历史元素,吸引眼球。”

    “是。”

    “经分室和评估室,你们的预算值我看过,我有疑问的地方都给你标注出来了的,回头把那些数据再做个分析。”

    “是。”

    “其他我这边没有安排,不知道顾总有需要交代的地方没有?”乔汐莞对着顾子寒。

    顾子寒翻阅着方案的所有内部文件,漫不经心的抬了抬头,说道,“没什么,我今天过来只是看旁听,看看进度而已,大家所有一切按照乔经理的指示就行。”

    说得那个无所谓。

    乔汐莞眉头微紧。

    其他主管都连忙点头答应着。

    “那,大家散会。”乔汐莞开口。

    三三两两的离开。

    顾子寒一直坐在会议室,一动不动,眼眸一直看着他们的方案文件,那样的淡定自若,目无旁人。

    顾子寒变聪明了。

    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眼眸一紧。

    ------题外话------

    解决了顾明理。

    接下来,就要应对危机四伏的明争暗斗。

    看我们莞莞,如果扭转乾坤。

    ……

    推荐好友蝶乱飞的文文《绔少宠妻上瘾》

    简介如下:

    安少第一次和女人接吻后他躲在洗手间一遍遍刷牙。

    安少第一次和女人牵手后他差点把手给洗脱皮了。

    安少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前他亲自拿着刷子把女人刷了个遍。

    安少是一个痞子,有很严重的洁癖,讨厌女人,却偏偏栽在晏晨的手里。

    ——

    晏晨第一次见安少时她刚刚小产,第二天安少送给了晏晨一屋子的玫瑰花。

    晏晨第二次见安少时她刚刚离婚,她把安少给强吻了。

    晏晨第三次见安少时她在民政局,扯了一张结婚证。

    晏晨离过婚,流过产,却偏偏被安少给缠上了,一缠就是一辈子。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