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章 她也可以,随遇而安

第九章 她也可以,随遇而安

作者:恩很宅
    顾子寒真的变聪明了。

    他不像上次那样在暗地里了解乔汐莞这个方案的所有一切,也或许上一次的虚假信息让他上了当吸引了教训,他这次就用名正言顺的方式出现在这个项目中。

    乔汐莞也没有资格阻止他。

    本来这个项目最开始就是顾子寒在负责,他这么来关注这个项目也无可厚非!如果她此刻对顾耀其说她不希望顾子寒插手就会显得太矫情了些,顾耀其也会觉得她有些小题大做,必定在顾氏而言,顾子寒姓顾,她姓乔。而上次詹姆斯先生的合作案之所以那么尊重乔汐莞的意见,乔汐莞觉得,那一次顾耀其也在看她的能力。

    她深呼吸,嘴角微微一笑,走向顾子寒,站在他身边问道,“顾总,你看完了吗?”

    顾子寒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淡定自若的说着,“你有事儿?”

    “项目的进度安排已经非常紧张了,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

    “你去吧。”顾子寒说,那么的淡然。

    乔汐莞抿了抿唇,“你手上的文件……”

    “叶秘书。”顾子寒突然把文件一关,直接递给我叶媚,说道,“奥菲商场的方案帮我复印一份放在办公室,原件还给乔经理。”

    “是。”叶媚接过文件,恭敬的点头。

    乔汐莞微捏了一下手指,看着他。

    “怎么?这点时间都耽搁不了?”顾子寒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顾总你说笑了。”乔汐莞表现的很自然,嘴角还微微笑着,“既然顾总对这个项目这么有兴趣,这么重视,我当然是倍感荣幸。顾总你随便看,看完了再还给我就行。指不定,方案或许也会有变动,必定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想法,还没给董事长过目。我是怕让叶秘书浪费时间复印了。”

    “没关系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叶媚非常有礼貌的笑着,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milk,我们走。”乔汐莞点头,一笑,带着milk走出会议室。

    这个顾子寒,这么明目张胆的,准没有好事儿。

    乔汐莞回到自己办公室,转动着办公椅。

    奥菲商厦的方案基本已经定稿,除了极个别公司的内部数据,对外的几乎不会再有变动,她当时说“或许还会有变动”是故意说给顾子寒听的,想要混淆他的视听。可终究而言,顾子寒现在拿了这么一份文件,要是交给竞争对手,对方自然就会知根知底的了解顾氏的所有运作,那么很显然的,不需要多大能耐,顾氏肯定会败。

    乔汐莞狠狠的捏着手指,顾子寒是宁愿损害顾氏的利益,也要想方设法的把她赶出顾氏?!

    “乔经理。”跟着她进来的milk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乔汐莞恢复自若,看着milk,“你对叶媚这个人熟吗?”

    “叶秘书?”milk有些奇怪乔经理问起这个人,摇了摇头说道,“不太熟悉,她必定是总经理的秘书,随时随地都是和总经理在一起,我们底层的职员能够见到她的时间少之又少,而且我听说,她也从来不和公司的员工交朋友,应该没有几个人了解她吧,除了顾总。”

    “是吗?”乔汐莞扬眉。

    依照叶媚的性格和家庭背景,确实会不屑和顾氏的一般员工深交。

    “那么,你从其他公司职员中听到过对叶媚的评价没有?”乔汐莞继续问道。

    “好像听到过一些。大家都觉得她长得漂亮,而且又开着豪车,又能干,根本就犯不着屈就于顾氏做小秘书,所以大家都在说……”milk突然欲言又止。

    乔汐莞淡淡的笑了笑,“没事儿,但说无妨。”

    “大家都说,叶秘书和总经理的关系匪浅。”milk直白的说道,“咱们总经理长得这么帅,叶秘书被吸引我觉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不过必定总经理结过婚了,如果是做小三……反正我是理解不了。”

    “我也理解不了。”乔汐莞笑了笑,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拉扯着窗帘,外面璀璨的阳光透过玻璃直接照耀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那一刻,milk真的觉得乔经理美得天花烂坠的。

    这么漂亮的女人,分明不应该在商场上奋斗,就应该放在家里面,好好保养好好呵护才是。

    而且乔经理对待工作太过认真,这让她一度对改观了对漂亮女人只会撒娇只是花瓶的看法。

    “没什么事儿了,milk你出去吧。等会儿顾总把方案原稿还回来后,帮我拿进来就行。”

    “是的。”milk退出乔汐莞的办公室。

    乔汐莞一直看着窗外的天空,感受着阳光照耀在她身上的温度。

    她想。

    既然顾子寒用了这么卑劣的手段,她为何不可?!

    ……

    顾氏总经理办公室。

    叶媚将复印好的资料放在顾子寒的办公桌上面,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顾子寒的对面,嘴角笑着问道,“听说你儿子被送去美国了。”

    “听谁说的。”顾子寒脸色一沉。

    “总会有透风的墙。”对于顾子寒的不悦,叶媚表现得很淡然。

    “有些事情不在你所关心的范畴内。”顾子寒一字一句。

    “总觉得你对我太冷漠了。”叶媚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支撑在顾子寒的办公桌上,身体前倾,娇媚的脸颊故意靠近顾子寒,嘴唇在他薄凉的唇瓣边停下,若即若离。

    叶媚的身材很是奥妙,此刻的姿势更是让人喷鼻血,顾子寒只需要眼眸往下,便可以看尽她低领深v衣服内的一片好春光……

    这么。淫。魅的勾引,很少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

    但是顾子寒,却连半点脸色都没有变化,眉头似乎还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薄唇微启,“够了,出去做事情。”

    声音不温不热,听上去云淡风轻,却是透心凉的冰冷。

    叶媚姣好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嘴角抿了抿,勾勒出一抹一丝落魄的微笑,“顾子寒,别这么对我,我会受不了的。”

    丢下一句话。

    叶媚离开。

    顾子寒看着她的背影,脸色冷了冷,拿起电话,“凌枫。”

    “嗯,子寒。”

    “按照你说的,拿到了方案,明天一早我让秘书亲自给你送过来。”

    “好。”

    “只不过。”顾子寒说道,“这个方案有可能不是最终稿,乔汐莞说还没有给我爸最终过,不过我看了一下方案,写的确实很完善,数据相差应该也不大。”

    “没关系。先看这个方案,我大概了解一下,之后你都用这么名正言顺的方式参与她的项目,你也不需要指手画脚指使她做什么,你就当旁听就行了,乔汐莞也没有理由撵走你,而且她应该也不会这么愚蠢的去让你爸不让你参与,那样她就真的在给自己挖坟。所以,按照我们这样的方式,这个方案的最新进展我们都能够第一时间拿到,我们的计划自然就会顺畅无比。”齐凌枫眼眸深邃,一字一句说道,“我就不相信,在我们眼皮子地下,乔汐莞还可以瞒天过海的做什么手脚。”

    “听你的。”顾子寒一字一句。

    “先挂电话了。”齐凌枫说道。

    “拜拜。”

    顾子寒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现在为了让乔汐莞离开顾氏,他选择了些极端的方式,但“攘其外必先安其内”,他必须要拆除后患,才可放手搏外。

    眼眸微转,电话突然又响起。

    顾子寒看了看来电,接通,“爸。”

    “晚上邀请了市局领导吃饭,6点半,在江皇大酒店,你到时候陪同,带着叶媚一起。”顾耀其说道。

    “好。”

    “等等。”顾耀其准备挂电话时,突然又想起什么说道,“叫上乔汐莞,她也应该多认识认识人,方便以后工作的开展。”

    “嗯。”顾子寒应着,听不出什么情绪。

    顾耀其把电话挂断。

    顾子寒脸色沉入谷底。

    是不是从现在开始,乔汐莞在顾氏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了?!

    他眼眸一紧。

    他怎么可能让这些事情这么顺理成章的发展下去。

    拿起座机电话,“叶媚,你通知乔汐莞,晚上6点半到江皇大酒店吃饭。”

    “是。”

    “晚上你也一起。”

    “好。”

    挂断电话,顾子寒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看着落地窗外上海这座奢华的中心城市。

    手指捏紧!

    一切都要城府在自己的脚下,绝不让任何人,占了他半点便宜!

    ……

    乔汐莞接到叶媚的电话,晚上陪客吃饭。

    她其实不太喜欢商业应酬,很多时候却是身不由己。

    她抿着唇,伸懒腰。

    嘴角突然一勾,她正愁找不到理由单独约见叶媚,有时候太过做作会对她的计划产生影响,而且也不利于她对事物的掌控力,正好趁着今晚吃饭的机会,她得和叶媚,再聊聊。

    一直上班到晚上,6点半。

    乔汐莞坐着武大的车到达目的地。

    她来得不早不晚,刚好在市局领导来之前到达。

    顾耀其叫上她见这么重要的客情关系人其实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不管如何,对于顾耀其而言她终究不是顾家人,他有他的顾虑,现在对她表现得这么明显自然是对她的肯定,当然她也清楚顾子寒心里面各种的不痛快!

    她觉得,趁着自己现在在顾耀其心目中不一样的好感,她必须要加快脚步做出点成效。

    眼眸一转,她看着挨着顾子寒坐着的叶媚,抿了抿唇,很快转移视线。

    酒宴上。

    氛围很好。

    市局领导看上去很健谈,和一般领导人不一样,还颇具绅士风度,也比较风趣,乔汐莞不是因为之前接触过,可能真的不会相信这个人背地里不知道有多贪婪,所有企业贿赂不管大小来者不拒,而且还不局限于钱财,对女色更是中意无比,这样的人对于他们而言好搞定,也不好搞定。

    这种人胃口越来越大,想要填饱他几乎不可能,即使给足够了,如果另外一家企业拿了更多,那么他绝对会义不容辞帮助另外那个,完全没有掌控力。

    乔汐莞当年其实就不太喜欢接触这个人,但因为他位高权重,很多时候不得不为了行方便故意讨好。她当时的原则就是,她不请这个人办实事,但这个人不故意拉扯她的后腿捣乱就行,现在,顾耀其似乎也是这种想法,整个饭桌上也仅仅是泛泛而谈,权当平时的老友聚餐,完全不提及半点商业需求。

    这一点,倒是让乔汐莞难得的第一次认同了顾耀其做人处事的方式。

    酒席进行到一半。

    叶媚似乎是喝得有点多了,先离开饭桌走了出去。

    乔汐莞漫不经心的抿了抿唇,再次对市局领导人敬了一杯酒,装作有些难受的样子,趁着大家不注意,走了出去。

    她走向外面的公共卫生间。

    卫生间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呕吐之声。

    乔汐莞淡定自若的站在洗手间洗漱台前,漫不经心的补妆。

    过了好半响。

    叶媚打开卫生间的独立门走出来,脸色已经有些惨白,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憔悴。

    她看着乔汐莞的时候顿了一下,脸上也没有特殊的表情,拿起包里面的化妆品开始补妆,补腮红,让自己看上去血色好了些。

    “难受吗?”乔汐莞放下化妆包,靠在墙壁上,慵懒的看着镜子中的叶媚,问道。

    “和你有关系?”叶媚熟练的补妆,手法很快。

    “还记得你之前给我说的吗?”

    “比如?”

    “我们合作的事情。”乔汐莞直截了当。

    “呵。”叶媚突然笑了一下,手上补妆腮红的手指也停顿了一下,她看着乔汐莞,有些讽刺的说着,“不是说不想要冒险,不是说没打算和我有合作的想法吗?这才,几天?!”

    “我承认当初我太武断了。”乔汐莞很直白的说着,“而且当初我拒绝你我也说得很清楚,那是因为我对你的不了解,所以不想冒险。”

    “你现在就了解我了?”叶媚勾着眼眸,冷冷的问道。

    “当然不是。如果我可以在这么短短几天的时间内看透叶小姐你整个人,我想我也没必要和你合作了。”乔汐莞说着,“正因为你让我猜不透,所以我想,我可以试着,冒险一次。必定趁着年轻,再不做出点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就真的老了。你说是吗?叶媚。”

    “前后矛盾的话语,我可以理解成你,心血来潮吗?!”叶媚依然讽刺。

    “不纠结之前那些不愉快,我们都是很有目的的一群人。所以很多时候何必把时间浪费在那些不关紧要的事情上。我现在只是问你,你还想要得到顾子寒吗?”乔汐莞一针见血,不再多说其他。

    叶媚放下手上的化妆品,整理好放进包里面,转头面对着乔汐莞,一字一句问道,“你想怎么合作。”

    “让我顺利的留在顾氏,我让你坐上顾家二少奶奶的位置。”

    叶媚眉头皱了一下。

    心在动,脸无色。

    “怎么?不相信我的能耐。”乔汐莞引诱她,“顾子寒的儿子都可以被我送去美国,区区一个言欣瞳,你觉得我还没有能耐让她收拾东西走人?!”

    “你现在想要我做什么?”叶媚不浪费口舌的,直接问道。

    “很简单,我想要顺利的拿下奥菲集团的策划方案,我知道顾子寒已经开始在背后做手脚了。”乔汐莞很笃定的口吻。

    叶媚的眼眸紧紧的看着乔汐莞,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她原本以为乔汐莞只是比一般的漂亮女人多些头脑而已,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大其词的能干!却没有想到,乔汐莞的能力,或许超出了她对她的判定。

    她咬了咬唇,似乎在考虑些什么,半响才说道,“对,顾子寒很防备你。”

    既然谈合作,她就没必要遮遮掩掩。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说。”

    “顾子寒拿走的那份方案,我需要你重新换一份送出去。”乔汐莞一字一句。

    如果说刚刚的对乔汐莞认知只是有些意外,此刻就是惊天动地的震撼,乔汐莞怎么可能知道顾子寒的一举一动,如果不是因为顾子寒在公司几乎子信任她一人,她真的会怀疑,乔汐莞在顾子寒身边安插了眼线。

    这个女人是有透视眼吗?!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用我的推理逻辑在推断而已,很显然,看你的表情,我想我的推断是成立的。”乔汐莞说的那个漫不经心。

    叶媚看着乔汐莞,“这对我而言有风险。顾子寒看过这个方案,里面的数据他都一清二楚,如果和对方说起,两个版本不一样,自然而然,这个方案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人经手,终究会怪罪到我的头上,那样我就得不尝失了。”

    “很多事情都需要赌注,没有什么是百分之百成功的事情。就如我们之间的合作一样,我不可能让给你百分之百的保证这个项目的万无一失,你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信任我能够让你坐上顾家二少奶奶的位置。所以……叶媚,你等了顾子寒不是一年两年了,如果你愿意这么一再的等下去我绝对不劝你。如果你也觉得受够了,何不,就搏一搏?!”

    叶媚沉默。

    这对她而言,确实有些冒险。

    乔汐莞看着叶媚的表情,又说道,“这个项目我今天下午已经和专业人员确定,明天下午我就会去英国谈合同,我只要把这个消息放出去,那边绝对会立刻跟去英国。你明天就可以拖延时间在那边准备登机前送过去,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我想应该不会那么巧的就让你撞上了你刚刚说的事情。”

    叶媚抿了抿唇,“拖延时间?”

    “嗯,你应该有这个能耐,不需要我教你怎么拖延吧。”乔汐莞一字一句。

    “好。”叶媚似乎是突然想通,一口说道,“我答应你,你明天什么时候把方案给我?”

    “我尽量在上午10点半之前。”

    “那我等你。”

    乔汐莞点头。

    叶媚先走出了卫生间。

    两个人同时进去,不管如何,终究会引起注意。

    她不想她的计划有任何闪失。

    抿了抿唇,她拿起电话,拨打,“阿喵。”

    “乔经理。”

    “这么晚了打扰你,有件事情拜托你。”

    “乔经理,你尽管说。”

    “关于奥菲集团的方案,这个方案稿子是你在起手写,我等会儿通过手机发一些数据给你,你把原本定稿方案的数据按照我发给你的进行修改,然后整装成资质档案的文件袋明天上午10点前拿给我的司机,我会把电话号码一起发给你,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

    “放心吧乔经理。”阿喵连忙答应着。

    “谢谢。”

    “不客气的,我马上就去公司加班做。”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她深呼吸,再次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走出卫生间。

    走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乔汐莞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如果没有看错,不远处站着的那个人和言欣妍有些像,只是此刻的装扮明显要妖艳了些,和之前到顾家大院来那个模样是天壤之别。

    她眉头皱了皱。

    那边的言欣妍似乎也发现了乔汐莞,她脸上飘过一丝冷漠的笑,踏着脚步走向她,停在她面前,问道,“很意外看到我?”

    乔汐莞看着她的模样,“我以为你至少应该被禁足了。”

    “禁足?这样的惩罚不是太轻了点!”言欣妍讽刺无比。

    乔汐莞看着她。

    “我听说你现在在顾家耀武扬威,送走了言欣瞳的儿子,还在顾氏指手画脚,处处打压顾子寒。”言欣妍一字一句问道。

    “你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有什么重要吗?事实是这样就行。”言欣妍残忍的话语狠狠的说着,“我真希望有一天,你可以让言欣瞳和顾子寒,以及言家所有人,死无葬身之地。”

    乔汐莞皱着眉头看着言欣妍狰狞的脸。

    言欣妍没有再多说其他,转身走了。

    言欣瞳,顾子寒甚至是言家人到底对言欣妍做了什么,让她对这些人这么深恶痛绝?!

    她转了转眸子,没空深想。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她从来都不喜欢花太多心思。

    转身走进包房中。

    乔汐莞一出现,顾子寒就故意的说道,“大嫂出去这么久,是喝多了不舒服吗?”

    “就是上个厕所方便而已。谢谢子寒的关心。”乔汐莞顺着顾子寒的话接下去,半点违和感都没有。

    顾子寒那明显带着色差有些讽刺乔汐莞躲酒的话,就被乔汐莞这么简单的化解。

    他眼眸紧了紧。

    乔汐莞自若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连忙主动的敬酒,说着些场面上的话。

    刚敬酒完,叶媚也主动的站起来不停地敬酒。

    这个女人,果然不需要她教就知道怎么拖延时间。

    按照叶媚这么个喝法,不把自己喝醉,就把自己给喝死了。

    她嘴角一深,心情自然,不错。

    ……

    一顿饭下来,还算愉快。

    反正只是简单的聚餐,不谈及利益,就不会有太多的矛盾点。

    顾耀其和市局领导一起走在前面。

    顾耀其把市局领导送到小车内,自己才回到自己的轿车离开。

    乔汐莞也坐进了武大的车,回头看着顾子寒,他把叶媚送上车后,却是转身又走回了江皇大酒店。

    乔汐莞本以为顾子寒是拿掉了东西,并不太在意,正准备叫着武大离开时,突然看到市局领导又将车子开了回来,停下后直接下车也走进了酒店。

    乔汐莞眉头一紧。

    这么巧合的事情,她一向不相信是缘分。

    她抿了抿唇,对着武大说着,“你等我会儿。”

    武大点头。

    乔汐莞跟着也走进了江皇大酒店。

    走进大厅,她眼眸左右一看,连忙走向电梯,看着电梯的数字不停往上,直到22楼高级客房区。

    乔汐莞抿了抿唇,转身离开。

    能够确认这一点,基本就能够确定顾子寒在搞什么鬼了。

    不用多想,顾子寒肯定是做了投其所好的事情,想要暗地讨好市局领导。

    她抿着唇,回到车上,“走吧。”

    “嗯。”武大启动车子。

    顾子寒这么给自己不停的增加靠山,有时候也不一定全部都是好事儿。

    指不定哪一天那座靠山就崩塌了呢!

    她很自若的靠在车座椅靠垫上,不得不说,她今晚也喝了些酒,酒劲有些上头,整个人还是有些头重脚轻的。

    不过这种似醉非醉的感觉,却让她莫名觉得很是惬意和舒适。

    她想,她终究还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

    随遇而安,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可以,让她安分得了。

    她其实也可以,选择留下。

    ……

    同样一片夜色下。

    姚家别墅。

    姚贝迪哄着潇笑睡着,有些疲倦的从她的房间内走出来,走向大厅。

    家里人生活习惯都很规律,这个点基本都已经回房休息了。

    唯独,姚贝坤。

    这个小破孩,不知道是不是时差的原因,过的总是昼夜颠覆的日子。

    姚贝迪一屁股坐在姚贝坤的旁边,抓过他的零食,自若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上学?”

    “不回去了。”姚贝坤也不在意零食被抢,伸着懒腰继续看综艺节目。

    “你不上学了?!”姚贝迪惊呼。

    “嘘,小声点。”姚贝坤连忙捂住她的嘴,“你想我被爸打死吗?”

    “那你还说不回去。”

    “我被开除了。”

    “什么?!”姚贝迪叫得更大声了。

    “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叫了。”姚贝坤着急的招呼着,“我不上学,就这么的不能接受吗?”

    “……你才20岁,不上学做什么?!”

    “可以做很多啊,比如打电动啊,看电视啊,泡妞啊,混社会啊……”

    “你找死啊!”姚贝迪一巴掌拍打在他的头上。

    “痛。”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头。

    “痛也活该。”姚贝迪没好气的说着,“明天就给我收拾东西回没过去好好上学。”

    “我真的被开除了。而且人家美国的学校不像我们天朝这样,有钱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我肯定是没办法去美国上学了,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姚贝坤一副破坛子破摔的说着。

    “你要是让爸知道了,非打断你一跳腿不可。”

    “所以你就别给爸说啊。”姚贝坤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说你……”

    “别你你你了,我知道我的事儿,我都一把岁数了,自己以后想要怎么过清楚得很。倒是你,你和姐夫还是不和啊?”姚贝坤问道。

    姚贝迪敛眸,“别说他了。”

    “这么多年,要不就离了吧,我看着你们我都瘆的慌。”

    “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说得好像比我老很多似的。”姚贝坤翻白眼,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着,“搞不好,我经历的大人事情比你还多。”

    姚贝迪刚开始没有听出来意思,后面一想。

    这个破小孩,真是连都不会害臊吗?!

    “在美国那边很开放的。”姚贝坤还解释,“不过听说现在中国也开放了,甚至比国外还要疯狂……”

    “行了行了,你别给我扯远了。”姚贝迪实在受不了自己这么开放的弟弟了,转移话题,“自己好好想想怎么给爸交代吧,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

    “不用了。”

    “我还是送你吧,你这么一个女人,万一怎么怎么的,姐夫应该更不会要你了吧。”姚贝坤口无遮拦。

    姚贝迪冷眼看着他,无语。

    姚贝坤拉着姚贝迪走出别墅,然后开车送她。

    一路上两姐弟有说有笑。

    姚贝坤的性格和姚贝迪大相径庭。

    姚家是传统世家,书香气息很明显,姚贝迪就跟姚家人一样,典型的大家闺秀,乖乖女。而姚贝坤就完全颠覆了姚家人的温文儒雅,调皮捣蛋,惹是生非,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从小到大不知道给他收拾了多少烂摊子,这好不容易才把他送出国2年就又给遣送回来了,简直就是姚父姚母心里面的一颗刺,如鲠在喉。

    姚贝坤把姚贝迪送到小区楼下,“我就不陪你上楼了。”

    “嗯,你自己开车回去小心点。”姚贝迪关心的说着。

    “好。”姚贝坤点头,又突然想到什么的问道,“姐夫一般几点回家?”

    姚贝迪看着他,半响,“你能不提他吗?”

    “他一般都在浩瀚之巅?”

    姚贝迪受不了了,“早点回去。”

    姚贝坤耸了耸肩,开车,却是直接驶向了浩瀚之巅。

    浩瀚之巅还是跟印象中一样的火爆,到处人山人海,只是装修更加奢华而已。

    他凭着感觉一直往里面走去,脚步停下,看着面前的两个黑西装,“我找潇夜。”

    “你是谁?”

    “我是姚贝坤。”姚贝坤直接说道。

    “和我们大哥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老婆的亲弟弟。”姚贝坤有些冒火。

    黑西装皱了皱眉头,“你等会儿。”

    姚贝坤就无所事事的站在那里等候。

    不一会儿,黑色西装走出来,说道,“我们大哥说了,不见你。”

    “什么?!你说潇夜不见我?!”姚贝坤似乎是有些不相信。

    黑色西装冷酷的脸上没有半点多余表情,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姚贝坤不爽透顶,想要蛮力撞开黑色西装冲进去。

    黑色西装就跟一墙壁似的,纹丝不动。

    姚贝坤气得吐血,这些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惊人,身上还跟钢铁似的,一幢差点没把自己给撞死。他左右看了看,在自己确实用蛮力不能进去时,扯着嗓子吼了起来,“潇夜,我是姚贝坤,我要见你,我找你有事儿……”

    没人理他。

    他再次,“潇夜,我知道你在勾搭女人,我不会告诉我姐……”

    依然,没人理他。

    “潇夜,我们都是男人,有本事你出来我们单挑,这么躲着算什么东西……”

    “哐。”黑色西装终于停不下来了,一圈打过去。

    姚贝坤就被这么打到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转动着眼珠子,狠狠的看着面前的黑西装。

    黑西装蹲下身体准备扛起他往外丢时,姚贝坤突然一个翻身,在黑色西装不注意的情况下,冲进了走廊里面,推开了最里面那扇门。

    门里面,潇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身边躺着一个女人,看上去有些眼熟。

    潇夜看着姚贝坤眼眸抬了一下。

    “你凭什么不见我。”姚贝坤不爽。

    身上刚刚被挨了一拳,差点没有痛死。

    潇夜眉头一扬,“我有什么理由必须见你?”

    “你……喂,别碰我。”姚贝迪想要再开口说点什么时,黑色西装就来扛他了。

    潇夜摆了摆手。

    黑色西装退下。

    姚贝坤松了口气,大步走向潇夜,走到他面前,“我已经想过了,我以后跟着你做事。”

    潇夜狠狠的吸了口烟,把最后的烟蒂熄灭,轻轻推开身边的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比姚贝坤高些,身材魁梧得多,看上去气势就强烈些,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姚贝坤,“你大学毕业了?”

    “我退学了。”

    “我记得当年你去美国的时候我就说过,等你毕业后再说。”

    “卧槽!你丫的一个黑社会,难道也要看文凭?!”姚贝坤受不了的,爆出口。

    潇夜眉头紧了紧。

    “混社会不就是打架吗?只要我能够打架就行。”姚贝坤看着他。

    “打架?”潇夜看着瘦胳膊瘦腿的,不屑的说道,“你能打过谁?!”

    “我tm的看不惯你很久了,潇夜。别以为我欣赏你,我就可以纵容你这么多年对我姐做的这些,趁着这次,我必须为我姐姐讨回公道。”说着,姚贝坤扬着拳头就往潇夜脸上冲去。

    潇夜眼疾手快,一个用力狠狠的抓住姚贝坤的手,再一个用力就把姚贝坤给推了出去,至少2米之外。

    姚贝坤没有半点停留,毫无章法的手脚并用的和潇夜打了起来。

    打得那个激烈。

    其实基本都是姚贝坤在打,潇夜在玩而已。

    姚贝坤打得浑身是伤,潇夜仿若只是冷眼旁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概姚贝坤自己也打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一身都痛得要命,似乎好几次还撞到了茶几上,头皮都破了。

    他喘着粗气,“不打了,我回去了。”

    说着回去,却半点起来的迹象都没有。

    他是一身真的又累又痛。

    潇夜冷漠的看着姚贝坤,拿起挂在一边的外套穿上,一把拧起姚贝坤,“去医院。”

    “我不去……喂,你轻点,痛死了,卧槽,你能不能轻点,麻痹的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对我姐这么粗鲁了……卧槽,你别打我脸啊,我还要泡妞的……”

    一路大叫,不停的唧唧歪歪。

    雷蕾看着潇夜离开,连忙也跟上脚步走了出去。

    这个小男人是姚贝迪的弟弟,她其实也记不得了,不过和姚贝迪长得太像了,一眼就能够回想起。

    她脸色有些不太好。

    这个臭小子,总觉得潇夜对他,莫名的比较上心。

    因为是姚贝迪的弟弟?还是纯粹欣赏这个小破孩?!

    欣赏?!

    毫无气魄,怎么可能会欣赏?!

    雷蕾脸色一冷,跟着潇夜上车,一起坐在小车上送姚贝坤去医院。

    在车上姚贝坤也没有停歇半分。

    潇夜的脸色除了有点难看外,并没有其他表情。

    雷蕾好几次受不了想要吼姚贝坤,最后终究还是,一路烦躁的忍受着。

    到达医院后,姚贝坤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消毒包扎,雷蕾和潇夜就站在他旁边,还算安静的医院,投射过来阵阵异样的目光,雷蕾觉得真是丢脸丢够了。

    凭什么姚贝迪的弟弟,她在这里丢人现眼。

    越想越不爽,转身对着潇夜说道,“夜,我有些困了,先回去了,你陪着,弟弟吧。”

    “谁是你弟弟了,不要脸。”本来还在哭嚎的姚贝坤突然转头说着,

    雷蕾脸色又难看了。

    潇夜没什么面目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嗯,你先回去。”

    “明天再来找你。”

    “嗯。”

    雷蕾大步离开。

    潇夜看着姚贝坤,低声说道,“行了,你的目的达到了。”

    姚贝坤咧着嘴狠狠的笑了笑,“这么多年了,你的欣赏水平怎么还是这么差?!真不知道我姐比她差了哪里?!”

    潇夜冷着一张脸没说话。

    姚贝坤也再多说,反正说多了,还是如此。

    包扎完毕之后,潇夜送姚贝坤回去。

    “我这张脸这么回去不被我老爸打断一条腿,我要去你们家避几天风头。”姚贝坤自然的说道。

    潇夜皱了皱眉头。

    “做什么,我去我姐家,有什么不可以吗?”姚贝坤死皮赖脸。

    潇夜真是懒得和姚贝坤多啰嗦一个字,让司机开车回了小区。

    他们回去的时候,家里一片安静。

    姚贝坤从来都不是一个安静的人,刚走进客厅,就大呼着,“姐,我来了,你快下来。”

    声音那个响亮。

    姚贝迪本来都睡着了,听着声音,迷迷糊糊的就起床了,甚至连拖鞋都没穿,赤脚走在地板上,头发乱糟糟的,睡衣也松松垮垮,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意识不清楚的从2楼上下来。

    她怔怔的看着潇夜,看着满脸都是伤的姚贝坤,她还没开口说话,姚贝坤就直接说道,“姐,你当着你弟弟的面,需要穿得这么性感吗?”

    姚贝迪莫名其妙,突然猛地回神,低头看着自己有些隐隐若现的丝质睡衣,这些睡衣都是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和潇夜发生点什么刻意买的,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被潇夜看到,还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而且此刻,她的睡衣吊带还掉落在她的肩膀下,露出她黑色文胸带,以及一大片白皙的肌肤,说不出来的性感……

    姚贝迪连忙搂着自己的身体,快速的往2楼上跑去。

    整个人都不好了!

    姚贝坤看着姚贝迪的模样,“这么傻,怪不得不讨你欢喜。”

    “你废话怎么就这么多。”潇夜终于受不了的,冷冷说着。

    姚贝坤翻白眼,然后也快速的往2楼上走去。

    潇夜不快不慢的跟着走上二楼,推开自己的房间,看着姚贝坤已经悠哉乐哉的躺在他的床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他时,还很自然的说着,“我就睡这个房间了。”

    “这是我的房间!”潇夜咬牙切齿。

    “你不和我姐睡一起?!”

    潇夜不说话。

    “你是柳下惠吗?”姚贝坤看着他。

    潇夜冷冷的看着他。

    “我姐身材那么好……”

    潇夜直接走过去,拧起他,直接把他扔了出去。

    “潇夜,你作死啊,把我扔出来,劳资又不是垃圾!”姚贝坤怒吼。

    姚贝迪换了一套衣服从卧室出来,就看着姚贝坤坐在潇夜的门口,大骂。

    “你别吵了行不行?”姚贝迪翻白眼。

    “你说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讨人厌,你干脆和他离婚算了。”姚贝坤不爽的从地上站起来。

    姚贝迪不想和他纠缠此类问题,看着他的脸问道,“你怎么回事?找人打架了?!”

    “我是被潇夜揍的。”

    “他做什么要打你。”

    “谁知道,神经病吧。”姚贝坤咒骂。

    姚贝迪翻白眼,当然不会全信她弟弟的话,她抿了抿唇,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了,无奈的说着,“你今晚睡我的房间,明天我们再说。”

    “要不然能怎样?!我又打不过他。”姚贝坤气呼呼的走进他姐的房间,关上房门。

    姚贝迪对姚贝坤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

    这个弟弟从小到大就不太让人放心,喜欢做的事情总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甚至于他第一次和女孩子发生关系,也是因为心血来潮听说很舒服就找了个女孩子,做了。

    那个时候姚贝坤才上高中,该死不死的还被学校知道了他带着人家女孩开房,差点没有被开除!

    他爸老是觉得姚贝坤就是当年在医院抱错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们姚家的苗儿,不过姚贝坤长得和姚贝迪,姚父太像了,所以就算质疑,连亲子鉴定都不用去做也一目了然。

    姚贝迪深呼吸,看着紧闭的房门。

    她站了很久,终究还是敲响。

    里面打开,一脸冷漠。

    “贝坤今天……”姚贝迪说。

    “嗯,是我揍的。”潇夜大方承认。

    “我是说……如果他还像之前那样缠着你要跟着你做事情,你直接拒绝他就行了。他还小,不太适合接触,你那边的世界……”姚贝迪说得有些吞吞吐吐。

    “我什么世界?”潇夜冷言,讽刺的说道,“我的世界是挺龌龊的,确实不能玷污了你们姚家高贵的血统。”

    姚贝迪咬了咬唇,“我没这个意思……”

    “姚贝迪,其实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本来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交缠在一起,你这么执意,是何必?!”

    ------题外话------

    姚贝坤就是一傻蛋,哈哈!

    ……

    推荐小宅的旧文《豪门巨星子悍妻养成》

    简介:

    娱乐圈很乱。

    真的很乱。

    小卫常在她耳边说,这个地方就不是她们这种柴火妞能呆的地方,一不小心就给湿了脚。她总说,晚晚,你姿色这么好,要是搞什么潜规则,早就红黄紫绿了,那安筱就只能给你提鞋,你还当什么小助理,被人吆喝。

    每次,当她面对傅博文那土王八蛋时,她总会想起小卫这句话,然后,总会无限忧伤。

    她到底,被潜了怎样一个土王八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