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章 全面爆发(一)

第九章 全面爆发(一)

作者:恩很宅
    “姚贝迪,其实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本来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交缠在一起,你这么执意,是何必?!”潇夜冷漠的话语,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

    姚贝迪看着潇夜,看着他冷峻的脸上没有半点温度。

    她微垂下眼眸,转身欲走。

    对于潇夜而言,他根本不屑一顾她的一切。

    她说的话再多,都是多余。

    她转身离开的脚步突然又停了一下,说道,“所以说,你是想要离婚了?”

    潇夜冷眼看着姚贝迪。

    “如果要离婚也可以。”姚贝抿了抿唇,“不管我们这6年彼此对彼此属于怎样的一种感情,结束这6年的婚姻总得按照所有平常人一样的手续来完成,你写一份离婚协议书吧,潇笑的抚养权归我,其他你看着办。”

    “你现在是在威胁我了?”潇夜扬眉,狠狠的问道。

    姚贝迪看着他那有些厌恶的脸。

    “像6年前那样,来威胁我?”

    “我能威胁你什么?”姚贝迪很平静。

    她曾经一度以为,当自己说起“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就一定会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有时候人或许都是如此吧,本以为一切不是在你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却其实,自己的内心比想象的原本要强大得多。

    比如,她忍受着潇夜这6年的不闻不问。

    比如,她忍受着潇夜和其他女人的不清不楚。

    比如,她忍受着潇夜和雷蕾发生关系。

    比如,到此刻,她忍受着自己的心里的的各种情绪,和潇夜谈离婚。

    仿若这么一辈子过来,也无非就是如此了。

    安静的房间,两个人突然都很沉默,空间仿若都压抑着一种窒息。

    6年来,他们都是如此,话从来不多,加起来,或许没有正常夫妻一天的话语。很多时候她不主动开口,潇夜绝对不会说一个字。她说话时,潇夜也是选择性,爱理不理。

    那么冷漠而疏远。

    这样的婚姻其实想来,也够了。

    付出了那么多,换来的折磨仿若更多。

    而且,雷蕾回来了。

    她的回来,也终究预示着很多事情将会改变。

    6年这个岌岌可危的婚姻,就会在雷蕾回来后,彻底崩塌。

    其实,尽管她没有说出口,心里已经潜意识的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到了此刻,就已到了尽头。

    现在想来,她其实并不怨恨任何人,反而是有些感激给了她6年时间来好好经营这段婚姻,是她太失败了,她经营不起来,是她,永远走不进面前这个男人的心。

    她抬眸,深呼吸,让自己保持着平静,至少到现在,她觉得能够在最后依然保持着自己这份冷静,是对他的尊重,她勉强的让自己拉出一抹还算好看的微笑说道,“希望以后离婚了,你能够改观对我的看法。”

    “永远不会改观!”潇夜丢下一句,猛地关上的房门。

    不会改观,就不改观吧。

    姚贝迪离开他的房门口,一步一步往楼下走去。

    楼上有3个房间,原本是给潇笑准备了一间,但潇笑几乎没有在这边住过,就算住过一两次,也是和她一起睡,所以那个空闲的房间就一直没有用过,连灰尘都有了,不能再居住。她现在被姚贝坤霸占了房间,只能在客厅的沙发上屈就一晚。

    她拿出家里多余的被子,铺在沙发上躺了进去。

    关灯。

    家里一片黑暗,周围都静得仿若就只有自己淡淡的呼吸。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今晚已经表明了态度,要不了多久,这个房间就会换新主人了。

    一切,就会很快,结束……

    ……

    顾家大院。

    冷清而安静。

    乔汐莞走在空旷的大厅里,一步一步挪慢了脚步小心翼翼上楼。

    从几何开始,对于这个家里的一切,她变得如此理所当然。

    她蹑手蹑脚的推开顾子臣的房门,蹑手蹑脚的拿起睡衣去浴室洗澡。

    习惯一个人,习惯一个人的习惯,真的不难。

    她洗完澡,就开始简单收拾明天去英国的行李。

    她的行程安排是一周时间,在这一周内,拿下奥菲商场,如果不出意外,完全充裕,她甚至还想过,这么充裕的时间,他还可以趁着这次公费出国去英国其他地方转转,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这么久,她需要偶尔释放。

    她出门从来不喜欢带太多东西,她嫌麻烦,所以仅花了几分钟收拾了点自己的必备品,就算完成了她的行李。

    做完一切,她躺进顾子臣的被窝。

    顾子臣睡着的时候尤其的好看,眼睫毛上翘而浓密,五官无懈可击,整个人就像是被雕刻的一般,那么安静那么美。

    “顾子臣。”乔汐莞在安静的房间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和平常说话一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尽管此刻看上去顾子臣是熟睡的状态,但她仅仅只需要这样的方式,顾子臣就会醒。

    果不其然,顾子臣的眼眸微动,很平静的睁开眼睛看着她。

    “我明天要去英国出差,一个星期。”

    “嗯。”

    “你就……嗯?”乔汐莞看着他毫无任何情绪的一张脸。

    顾子臣似乎不想和她废话,挪动着自己的身体翻身被对着她。

    乔汐莞那一刻真的觉得这货太冷漠了。

    冷漠得让人不爽透顶。

    她突然从床上蹦起来,支起手看着顾子臣又闭上眼睛睡觉的模样,“在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多说点什么吗?”

    “你想听什么?”

    “我想听什么你就说什么?!”乔汐莞压抑怒气。

    顾子臣不语,仿若就是沉默着默认。

    麻痹。

    乔汐莞捏着手指,用力把顾子臣掰过来正面对着她,她一字一句说道,“你说你会想我。”

    顾子臣淡漠的脸上突然就那么明显的怔了一下,他眼眸微紧。

    “说啊,我就想要听这句。”乔汐莞任性撒娇。

    顾子臣干脆不理,再次闭上眼睛睡觉。

    “说啊。”乔汐莞看顾子臣这幅模样,更加不爽了,她摇动着他的身体,强迫着他再次睁开眼睛。

    顾子臣死活不睁眼,就是在和她最对。

    乔汐莞气得吐血,这个龟毛男,她眼眸一紧,很怀念的说着,“顾子臣,你再不说的话,我就非礼你了!”

    顾子臣眼眸猛地睁开。

    “怕了?”乔汐莞洋洋得意,“所以,你就说会想我,在我去英国这一个星期会想我想到肝肠寸断茶饭不思……啊,唔……”

    乔汐莞发誓。

    她今晚真的只是在恶作剧。

    她莫名就是很喜欢看到顾子臣那种冷峻的脸上浮现各种对她无可奈何的表情,她会觉得很有成就感,这仿若就成了她难得的意思乐趣。

    但是刚刚那一刻发生了什么。

    她的声音,被他的唇瓣堵住。

    她当时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顾子臣的大手这么一一拉扯,猛地往他身体靠去,还未惊呼大叫起来,唇就被狠狠的封住,一阵,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在彼此的唇边滋长……

    第一次吧。

    吻了顾大少这么多次,第一次被他吻了。

    他的唇瓣还是如此,原本以为是凉的,却如此的炙热。

    她心跳莫名很快。

    她不知道自己那么多次强吻顾子臣的时候,顾子臣是不是也和她此刻一样的剧烈心跳……她只是突然觉得,这样的方式其实也不错。

    一阵震撼之后,乔汐莞回应他的吻。

    顾子臣的吻很淡很轻,不像是那种肆意霸道型,对她的吻也是点到即止,不深入纠缠。

    她有一刻甚至觉得顾子臣就是为了堵住她的嘴不让她说话而已,和真正意义上的接吻神马的不沾任何关系,但后来有陡然觉得,如果只是想要让她闭嘴,手就可以干了,干嘛非要用嘴。

    所以,她很坦然的,很热情的回应他。

    幽暗而昏黄的房间内,大床上的两具身体深深的纠缠在一起。

    房间火热的气息也随着彼此的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激。情荡漾。

    乔汐莞已经彻底的趴在了顾子臣的身上,反客为主。

    吻,似乎已经不能够承载彼此的需求

    她的手指开始一点一点滑进了他的睡衣,往他白皙而光滑的肌肤上,探索而去……

    “唔。”猛地一下。

    乔汐莞的手指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

    两个人的唇瓣自然的分离,乔汐莞带着欲。望的眼神看着他冷峻的脸,“我要。”

    顾子臣原本对一切都一副静如死水的人,在那一刻仿若也有了些说不出来的变化,他喉咙处微微动了动,捏着乔汐莞的手指在不自知的用力,他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而暗沉了些,“睡觉。”

    “睡不着。”

    顾子臣眼眸一紧。

    乔汐莞从挣脱开顾子臣的手,从他身上爬下去,有些气呼呼的睡到一侧。

    就是摸摸而已,又不真的强了他,有什么了不起。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后背。

    紧捏的手指微微放松,整个紧绷的身体在那一刻,也似乎在微微的,小心翼翼的,不着痕迹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夜。

    各怀心思。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

    很显然的,整个人对顾子臣还在的不满,起床后就跟打仗似的,洗漱的时候故意发出巨大的响动,原本没有起床的顾子臣,此刻也只能够睁着眼睛看着气呼呼的乔汐莞,没办法睡觉。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乔汐莞似乎是把自己打理完毕了,她提着自己的行李,大步的走出房间,走出去后又似乎觉得心有不甘,又跑回来怒吼道,“我离家出走了,你去怄气怄死吧。”

    吼完之后,又走了。

    顾子臣看着房门的房间,转眸看着头上的天花板。

    这个女人!

    神经病!

    ……

    乔汐莞提着行李走出顾家大院。

    在大门口处,正好碰到此刻和她一样去公司上班的顾子寒。

    顾子寒看着他的行李,眼眸顿了顿,“出差?”

    “去英国,下午,谈合同的事情。”

    顾子寒眼眸一紧,“这么快?”

    “嗯,方案董事长已经定了,没有什么变动,而且打听到对方联系人这一周有空,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把事情给拖欠了,所以今天下午决定去英国,早点解决,早点了一桩事。”乔汐莞说得很直白,看上去没有半点掩饰。

    顾子寒的眼眸紧了紧,“祝你好运。”

    丢下一句话,面无表情的转身走进自己的专用轿车内。

    乔汐莞嘴角冷漠一勾,回到自己的车上。

    两辆车子一起离开顾家大院,往顾氏大厦开去。

    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璀璨阳光,在今天就突然阴沉了,乔汐莞看着天仿若都要塌下来了天空,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是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皱了皱眉头,让自己不要多想。回头对着认真开车的武大说道,“等会儿我会叫人给你一份文件,你直接送去给叶媚,到时候我会给你发叶媚的电话号码,这个事情不要让第三个知道了。”

    “嗯。”武大点头。

    武大做事情,乔汐莞终究还是放心的。

    一路无言的走进顾氏大厦。

    依然井然有序的一切,和平常没有任何差别。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对着milk说着,“今天下午去英国,你跟着我一起。”

    “好的齐经理,昨晚上收到你的短信我今天就已经准备妥当了。”

    “好。护照什么的和机票,你再确认一下综合部,让他们务必在今天下午之前准备妥当,我不想耽搁时间。”

    “是。”

    “那边的住宿和我们这次的费用也要和综合部确定,我不希望我们去英国那边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耽搁了合同进度,你今天把这所有的一套落实清楚。不能出半点差错”

    “好的。”

    “你先出去。”

    “好。”

    milk离开。

    乔汐莞低头开始全身心的整理这次去英国谈合同的所有材料。

    没多久,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阿喵。”

    “乔经理,合同我已经准备好了。”

    “嗯,你直接拿给我的司机就行。”乔汐莞说。

    “好的。”

    乔汐莞挂断电话,看了看时间,9点半。

    武大这个时候送给叶媚,叶媚再送去齐凌枫,最多只需要1个小时。

    而现在,她很清楚顾子寒肯定已经给齐凌枫打了电话说去英国的事情,齐凌枫应该已开始订票,按照她的推断,齐凌枫绝对会想方设法的先于她之前到英国。

    所以,再耽搁点时间,让齐凌枫的时间更加紧迫点,避免他和顾子寒核对方案里面的数据,保证万无一失。

    她抿着唇,拿起电话,“武大,阿喵把文件给你拿来后,你在两个小时后送到我等会儿发给你的这个地址去,交给叶媚,联系电话我也一并发送到你的手机里。”

    “是。”武大点头。

    乔汐莞挂断电话。

    交代完了一切后,乔汐莞继续整理自己的文件。

    这次去英国,她确实不想因为自己没有准备到位而影响到什么,她从来不喜欢做毫无效率的事情。

    一直这么到上午10点钟。

    顾氏大厦稀稀拉拉来了些人,堵在了门口。

    当然,当时的乔汐莞在做自己的事情,根本无暇看任何八卦新闻,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

    她正在最后一次核算清理自己准备的资料时,milk突然推门而进。

    milk脸上有些惊慌的神色,甚至连门都没有敲响,直接推开,声音又快又急,“乔经理,顾氏大门口来了很多记者。”

    “做什么的?”乔汐莞皱眉。

    “你……看看新闻吧。”milk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来。

    乔汐莞表现得很淡定,完全没有milk的惊慌失措。

    她自若的拿出手机,点开新闻客户端,一条醒目的新闻头条出现在她的而眼前,“顾氏大少奶奶不雅视频曝光。”

    乔汐莞的眼眸一紧,捏着手机的手指也在微微用力,她往下看着新闻内容,“继顾氏大少奶奶乔汐莞3年前因误杀罪入狱后,现又爆出她的不雅视频,视频拍摄时间在xx年,推算当年的乔汐莞不过17岁,视频画面模糊,关键部位打着马赛克,但不难分辨视频中的人。据知情人透露,和视频中的乔汐莞发生关系的人是乔汐莞的亲舅舅。一时之间,乔汐莞的不伦之恋引起全社会关注。大多网友直呼受不了如此尺度,让人恶心作呕。”

    乔汐莞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她抿着唇点开新闻内的视频,视频中的两个人似乎在一个有些幽暗的房间内,视频中的女的裹着被子蹲坐在床边,男人一身赤。裸。,关键部位打着马赛克,男人一直对里面的女的动手动脚,女的的床单被拉扯了很多次,最后拉扯开后被男人压在了身下,短短10秒的画面,就在这个地方终止。

    乔汐莞抿着唇,很多时候是不想要去回忆曾经的事情。

    特别是在乔家时候的事情,这段记忆乔汐莞留给她却很深刻,不知道乔汐莞是故意让她去记住这些过往,还是说忘记了拿走,她醒来后,就有了根深蒂固的仇恨。

    从乔汐莞有记忆开始,她就仿若没有真正享受过温暖。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温暖的母亲,却因为她父亲的家庭暴力,让两母女过得战战兢兢,在那个家里面,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她母亲后来走了,撒手走了。

    她是理解甚至是庆幸的。

    至少她母亲不要再忍受这样的痛苦,而自己,总有一天会长大到,不需要忍受。

    喻静和她女儿喻洛薇耀武扬威的出现在她的家时,那一刻她其实是有些同情的,她甚至可以想象她们两母女在乔于辉的拳打脚踢下怎么过日子,所以在喻静进门的那一天,她对她们,傻兮兮的表现出了无尽的友好,而他们给的,却是好长一段时间,永无止境的伤害。

    她们很会讨好乔于辉。

    乔于辉赌博,喻静不管不问,有时候乔于辉输了回家不舒服,喻静也会非常巧妙的化解他的脾气,总是又撒娇又娇嗔的说着,“打牌本来就有输有赢的,下次再打回来就是。你这么生气,气坏的是自己,再这样,我下次就不让你去打牌了,我会心疼你的身体……”

    以前乔汐莞的母亲从来说不出来这种话,总是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默默的经营着这个家庭,因为长年累月的家暴让她的母亲在这个家里面很难浮现半点笑容,乔于辉每次打完牌回来看着她母亲死气沉沉的脸,心里面就更加狂躁,一直觉得她母亲哭丧着脸就是一个丧门星,是她给他把运气带差,才会逢赌必输!

    但是喻静不一样,喻静很会保养自己,当年嫁给乔于辉的时候年龄也不小了,却是风韵犹存,别有一番少妇风情,而且喻静很会说话,不管是好的坏的,到了她最里面全部都是好听而恭维的话,谁听着都舒服。

    所以,喻静真的得到了乔于辉的欢心。

    乔于辉对喻静几乎宠溺到言听计从的地步,喻静说什么就说什么。

    喻静说,咱们微微没有衣服穿了,看上去像农村的孩子。于是,乔于辉带着喻洛薇去买新衣服,买很多乔汐莞做梦都想要买的新衣服。

    喻静说,莞莞上初中后就不需要在家里住了,女孩子还是要学会独立。于是,乔汐莞从初中开始被送去了住读,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但是喻洛薇却理所当然的一直享受着家里的一切。

    喻静说,莞莞这段时间又不听话了,老是和微微抢东西,女孩子还是不能这么娇惯的。于是,乔汐莞总是不停的忍受乔于辉时不时的拳打脚踢。

    喻静说,老乔,莞莞都上大学了,该找个人嫁了,女孩子在家里面留久了不好。于是,19岁那一年,乔汐莞嫁人了,嫁给了残疾人顾子寒。他们还得了一大笔钱,又够他们挥霍好长一段时间。

    ……

    仿若乔汐莞这一辈子所有的大事情,就在喻静三言两语中全部完成了。

    而发生视频中的那件事情。

    那一年,她17岁,还在上高中。

    那是一个周末。

    她舅舅到家里来找乔于辉借钱。

    她舅舅是出了名的痞子,尽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那段时间据说是手头紧张,找不到地方要钱就给找到了乔于辉。

    她舅舅早就是她外婆不管的儿子,在亲戚朋友间也没有好口碑,没有人和他来往,他找乔于辉借钱,不说现在的关系,就算是以前乔于辉没有和她妈离婚也是不可能的,自然地,乔于辉说话就难听了些,甚至是把她舅舅扫地出门的,完全不留任何情面。

    她舅舅似乎是不服气。

    第二天又来了。

    第二来的时候,乔于辉和喻静及喻洛薇出门了,家里面就只有乔汐莞。

    乔汐莞实在敌不过她舅舅的劝说把门打开让他进啦,进来后,她舅舅整个脸色就变了,手上拿着一把刀开始到处找乔于辉,吓得乔汐莞不敢说一个字。

    她舅舅翻遍了家里面没有找到,气呼呼的准备离开时,却陡然发现自己好多年没有见的侄女已经出落得如此美丽,仿若含苞欲放的花朵般,那么娇艳,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她舅舅看着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变得贪婪而恶心。

    乔汐莞也感觉到了些什么,吓得连忙往自己的房间跑,一个弱小的女人哪里是一个男人的对手,她跑得再快,也被她舅舅给拉住了,直接抱进了她的房间。

    她吓得往床上钻。

    她舅舅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她舅舅边脱边说,“莞莞,别怪舅舅狠心,是你爸做出来的事情,我只是报复他而已。他不给我钱,我就强奸她的女儿,这样才叫公平。”

    “不,不是这样的……”乔汐莞已经吓得不知所措。

    那年她才17岁,什么都没有感受过,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最风华年初的日子。

    “别怕。舅舅等会让你很舒服的,你乖乖的……”她舅舅脱得只剩下了一条内裤,往她的床上爬上去。

    视频中的马赛卡打得很有水平。

    原本没有完全。裸。露,这么一打,仿若就真的是一丝不挂。

    乔汐莞反抗,但因为太怕,不敢反抗得激烈,视频中看上去才会是推推就就的感觉,因为视频太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她当时有多恐惧的脸。

    “乖侄女,你生的这么漂亮,舅舅真的是爱死了……”她舅舅把她的被子拉扯掉,整个人就扑了过去。

    她不停的反抗,整个人吓得要命。

    她舅舅狠狠的禁锢着她的身体,拉扯着她的衣服。

    她真的以为自己那一刻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她真的觉得自己那一刻就会这样了,恰好乔于辉他们回来了,发现了家里面的异动,跑进来阻止了她舅舅疯狂的行为。

    真的就差一步。

    她搂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不管是怎样的父亲,发现了这种情况也被气得发抖吧!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乔于辉因为她受伤而发脾气,狠狠的把她舅舅给揍到了地上,准备报警送去派出所。

    喻静拉住了,说这种事情不光彩,我们乔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不能被人这么看了笑话,最后甚至还给了她舅舅一笔钱让他闭嘴马上滚,再也不要出现。

    乔汐莞想,当年喻静这么的处理行为,不过起因和过程如何,结果就是,她舅舅强奸她,她的后母给了她舅舅一笔钱。

    多讽刺。

    在她舅舅走后,她没有得到半点安慰,下一秒,在喻静的挑拨下,再一次的被乔于辉狠狠的打了一顿。

    那个时候她都已经17岁了,被打得满身是伤,仿若被强奸,一切都是她的错。

    而喻静,不仅看笑话的看待,应该还在后悔回家太早,要不然,乔汐莞就真的被这么糟蹋了,才是大快人心!

    那天,她被打得受不了的离开了家。

    她一身都是伤,到处都痛得要命。

    而且17岁也是有自尊的,她并不想要让人看到她身上的伤,所以就算是在很热很热的天气也依然穿着长长的衣服,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好几次走到火车站。

    她没有多少钱,因为是住校,乔于辉会给她一些零花钱,但不多,她很省吃俭用的才存了几百块,如果现在买一张火车票离开,她身上仅存的几百块她不知道她能够生存多久?!

    当年的乔汐莞终究还是懦弱的,她迈不出那一步,她没敢离开。

    她只是默默的坐在火车站,看着一波一波的人群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她就自己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中,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的不快乐。

    不知道坐了多久,天色渐渐晚了。

    她准备离开,火车站突然发生了惊动。

    她转头,突然发现了一个男人手持一把砍刀到处肇事,整个火车站突然陷入疯了一般的混乱中,她也在这群人之中,本能的害怕,逃跑。

    她当时其实也在想,或许她这一辈子就是这么悲惨,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平常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事情。

    尖叫声此起彼伏。

    砍刀男已经砍伤了好多人。

    突然,另外一个男人在一群惊慌的人之中显得英勇无比,他上前身手敏捷的一把踹掉砍刀男的刀,一脚狠狠的把砍刀男踢在了地上,蹲下身体,将砍刀男桎梏住,所有一切一气呵成,让人惊呆了眼。

    当时乔汐莞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心里泛着异样的情绪。

    那是一个很容易情窦初开的年龄。

    在那一个无措无助受尽痛苦的日子,乔汐莞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

    她甚至在以后好久好久的睡梦中,都是这个男人的身影。

    她多希望,她的人生中能够真正出现这样一个男人来保护她,爱着她。

    她真的只是,希望。

    大一那一年。

    乔于辉对她说,给她找好了男人,她要出嫁了。

    出嫁。

    小的时候就盼着自己出嫁,出嫁后,就再也而不需要忍受他们给她的种种一切。

    可是当真正那一刻,当这个字眼真实的出现时,她却突然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不知道乔于辉给她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她想,应该也不会是有多好的男人,甚至觉得,应该就是一个老头子吧,乔于辉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不管如何,她没能力反抗。

    她第一次见到她所谓的“男人”的时候,整个人吓了一跳。

    那是2年后,她再一次真实的看到了梦中男人的脸。

    可是。

    为什么是残疾。

    她一直看着他的腿,他是站不起来了吗?!

    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突然站不起来的!

    她当时的目光太刻意,刻意到,让对方的父母已经有了些不爽。

    喻静在暗地里狠狠的捏了她一把,她痛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忍着痛,转移视线,默默的听着他们的安排。

    婚礼很急。

    那天第一次见面之后的一个月,就举行了婚礼。

    婚礼很简单,因为残疾,什么都从简。

    她没有谁来接,自己做着婚车去。

    也没有举行仪式,因为不方便。

    甚至于没有什么酒宴,婚礼就设在了顾家别墅,请了些内亲,就把婚礼完成了。

    也就是在婚礼当天,她才发现,原来那个在火车站英勇的男人不是她的丈夫顾子臣,而是丈夫的双胞胎弟弟顾子寒,她就知道,她的人生不可能会有这么幸运。

    她就知道,一切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即使会被偶尔眷念,也会擦肩而过。

    ……

    顾氏大厦办公室。

    milk规矩的站在乔汐莞的面前,看着她突然陷入沉思的状态。

    现在楼下的记者已经不少了。

    现在的人钟爱八卦,仿若不把别人所有不堪的挖掘出来,就不是一个称职的记者。

    正时。

    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回神,看着来电。

    回忆往事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让她原本没有经历过的人,都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她恢复自若,很淡定的拿起手机,调整自己的情绪接通,“董事长。”

    “乔汐莞,你看你做的好事儿!”顾耀其怒吼。

    乔汐莞揉了揉自己的耳膜,她什么事情都没做,那些都是陈年累月的事情了,现在来质问她,是不是有些无理取闹了。

    当然,她还不算愚蠢,这个时候没必要跟着他对着干,她说道,“我会处理好。”

    “你怎么处理?!你下午就要去英国签合同,你倒是在这两个小时后给我把所有处理干净!”顾耀其似乎是真的很怒,对着乔汐莞的口吻自然不好。

    “爸,你要相信我。”乔汐莞叫他爸爸。

    在公司顾耀其要求叫他董事长,而此刻,她叫他爸爸,也是希望他可以顾及亲情不要太极端。

    显然的,顾耀其似乎是沉默了一秒,就算此刻已经气到不行,也依然收敛了些口气,“你自己好好处理,我不想为了这些事情来烦心。”

    “我知道的。”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放下电话,让自己靠在办公椅上面想了一会儿。

    想了很多。

    在这个关键点遇到这种事情,喻静果然是算准了时间。

    她转动着椅子,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放松下来。

    milk就看着乔汐莞这么淡定自若,仿若并没有发生多大事情一般的表情,她忍了好几次想要开口却陡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仿若怕自己越说越糟糕,乔经理分明看上去,没有异样。

    这么等了至少10分钟,乔经理仿若像是回神了一般,突然停止了转动办公椅,身体也坐正了些,“milk,你帮我做件事儿。”

    “是的,乔经理。”milk连忙答应着,仿若就等着被钦点。

    “昨天我们的方案,你现在马上把全套再复印一份给我的司机武大,甚至是我们这次的行程安排。”

    “疑?”milk有些断片了。

    这个时候还需要这么拼命的担心工作吗?!不是应该处理私事吗?!

    乔经理的思维果然和平常人不一样。

    “不要有任何疑问,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哦。”milk点头,连忙走了出去。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连忙拿起电话,“武大,你现在走了没?”

    “刚走。”

    “你先回来,把原本那一份文件放下,等会儿我让milk拿一份最终版给你,然后再送给叶媚。”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后,给叶媚拨打,电话一接通,就听到那边传来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给我打电话?”叶媚冷冷一笑。

    “合作方案我在半个小时后让人给你送过来。”乔汐莞不想废话,直接说道。

    “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件事情不准备做了!不过你既然决定要做就抓紧时间,顾子寒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我已经没理由再拖延了!”

    “半个小时。”乔汐莞重复。

    “最多半个小时?!否则,我只好送这一份了。”叶媚冷冷的说着。

    “嗯。”

    乔汐莞挂断电话。

    要玩,也得拉个陪葬的!

    ------题外话------

    危机了危机了!

    别担心。

    看莞莞怎么虐渣渣!

    么么哒。

    小宅需要你的月票支持,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