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章 全面爆发(二)自掘坟墓

第十章 全面爆发(二)自掘坟墓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门口拥挤着成群的记者。

    顾子寒喝着咖啡,悠闲自得的看着落地窗下成群的记者,嘴角勾起一抹邪恶无比的笑容。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这么的助他一臂之力。

    他漫不经心的拿起手机,拨打,“凌枫。”

    “嗯,子寒。”

    “看到新闻了吗?”顾子寒冷冷的一笑。

    “当然。”

    “我们的运气还不错。”

    “看起来,好像是。”那边的嘴角,也拉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我秘书给你把方案送过来了吗?”顾子寒问道。

    “听说在路上。”

    “我再催促。”

    “不用,时间上赶得及,我还有1个小时才上飞机。”齐凌枫说道。

    “好。”顾子寒点了点头,“祝你好运。”

    “也祝你好运。”齐凌枫意味深长。

    两个人各怀心思挂断电话。

    顾子寒再次看了看楼下的记者,冷冷一笑,转身回到办公椅上。

    乔汐莞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再留在顾氏也有些牵强了,就算顾耀其同意了,其他董事也会有意见,这么一个带着如此强烈负面新闻的人,怎么可能领导一个公司前行。何况,这个合同如果在这个关键口突然在她手上被人捷足先登,双面威胁下,按照常理,乔汐莞就算是有天大的能耐,也难以回春了。

    想到这里,顾子寒的笑容更明显了。

    所以说乔汐莞,让你风光了这么久也是对你最大的恩惠,你应该感恩才是!

    恶毒的眼神从眼底闪逝,他坐等,渔翁之利。

    ……

    同样顾氏大厦,市场部经理助理办公室。

    乔汐莞一直坐在里面,没什么特殊表情,也仿若在思考一般,一直沉默。

    milk把乔汐莞手上交代的事情做完之后,出现在乔汐莞的办公室里面,有些无措的看着她,是真的不知道乔经理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咬了咬唇瓣,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乔经理,现在已经11点了,我们是下午3点的飞机。”

    乔汐莞漆黑的眼眸微微抬了抬,又低下头拿出手机,编辑短信,“送到了吗?”

    “刚交给了对方秘书。”

    “好,辛苦了。”

    “彼此受益而已。”

    乔汐莞关掉短信内容,确实是彼此“受益”。

    她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milk,突然说道,“把方案准备起,我们去找董事长。”

    “方案不是已经给董事长过了吗?”milk又迷糊了。

    乔汐莞已经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走向milk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我现在还没有到神志不清的时候。”

    “哦,呵呵,我没那个意思。”milk有些憨憨的笑了笑。

    乔汐莞也拉出了一抹笑容,先走出了办公室。

    说实在的,这个时候乔经理还能够这么大气的笑出来,milk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早就恨不得撞墙了吧。

    milk赶紧抱着文件,跟上乔汐莞的脚步。

    一路走过,身边投来异样的光芒。

    乔汐莞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变一下,在众目睽睽的视线下表现出了惊人的淡定和自若,让那些同情,笑话,讽刺,冷漠的目光都有了丝怀疑,是这个女人脸皮厚道根本不知道所谓羞耻和难堪,还是这个女人天生具备这种,与生俱来的,霸气。

    脚步一路停到董事长顾耀其的办公室前。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敲开房门。

    “进来。”里面传来顾耀其淡定的声音。

    乔汐莞推门而进,接过milk手上抱着的文件,说道,“你在门口等我。”

    “是。”milk恭敬的点头。

    乔汐莞直接进去,站在顾耀其的面前,“董事长,我有事情现在需要对你汇报。”

    “这个时候了,你还汇报什么,还不赶紧处理你自己的私事,马上就要去英国了!”顾耀其似乎是非常不满乔汐莞现在还在主次不分,脸色不禁难看了几分,“你是我一手带进公司,一手提拔起来的,在其他董事对你不认可的时候是我强势的让你留了下来,好不容易做出了些成绩,现在出了这种纰漏,你不要让我在董事会面前抬不起头。”

    “就是不想要增加你的麻烦,我才会在这个时候放下自己已经迫在眉睫的私事,把工作上面的事情对你汇报了。我一直觉得,不管我发生了什么那都是我个人的事情,这种事情我自己解决就行,我不能够连累了公司,所以,为了大局着想,我现在必须向你提出来,关于奥菲集团的合作案,我引咎申请,退出。”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耀其整个人的脸色明显不对了,“乔汐莞,这个时候了,你还给我开这种玩笑!”

    “董事长,你先别激动。我有我的理由。”乔汐莞说,“合同的所有方案和细节,我全部都已经整理完毕。这是所有的资料。而且这个项目最早之前是顾子寒总经理在总体负责,在我负责整个合同期间,总经理异常上心全程参与,这是所有参加这个项目的同事都知道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风口浪尖处,让熟悉这个项目有着超强能力的总经理接下奥菲商场的合作方案,再合适不过。而我在这个时候,为了不对公司造成太大的影响,应该安心处理我的私事。”

    顾耀其沉默了一下,对于乔汐莞的安排似乎是有一刻的动容。

    乔汐莞很安静的等着他的答案。

    在此时此刻,乔汐莞还能够保持这份冷静,以大局着想的态度确实让他有些震惊和欣赏,对于一个女人,出现了这种事情还能够有如此表现,可谓是,万里挑一的人才。

    “爸。”乔汐莞看着顾耀其的沉默,叫着他用一种家人的身份说道,“出了这种事情,这个时候,我还需要对子臣好好解释,对于子臣,我不想他因为我受到一点点伤害,那样对他不公平,所以我恳请爸在这个非常时期,同意我的请求。”

    乔汐莞说的很真诚。

    就算是犹豫,看在自己儿子的份上,也应该会妥协。

    果不其然,顾耀其看着乔汐莞好一会儿,拿起身边的电话,“帮我把顾子寒叫进来。”

    乔汐莞心里一笑。

    顾耀其能够这么做,自然就已经被他说服了。

    她不露声色的依然站在顾耀其的办公室里面,等着顾子寒的到来。

    不多久,顾子寒出现在顾耀其的办公室,看着乔汐莞的时候眼眸顿了一下,嘴角拉出一抹不易擦觉的笑,一副看笑话的神情。

    在顾子寒的心目中,顾耀其应该对乔汐莞现在失望透了。

    他表现的很沉着,“董事长,你找我什么事儿。”

    “你们两个都坐。”

    “是。”

    两个人并排着坐在顾耀其的面前。

    顾耀其看着他们,终究是先叹了口气,才说道,“今天遇到这种事情,不管是于公于私,我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从公而言,这对我们公司造成了一定影响,不处理好,对公司的股市也有所影响。于私而言,乔汐莞你必定是我的儿媳妇,你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公公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更不可能落井下石,所以,我考虑很久,子寒。”

    顾耀其突然对着顾子寒。

    顾子寒连忙点头,“董事长,你有什么需要我处理的事情你尽管吩咐。”

    “你在顾氏时间不短了,平时顾氏的运营都是你在牵头负责,对每一项工作指标都监督到位,确实给我省了很多麻烦,让我也轻松了不少,所以我对你的信任,我不需要说得太多你就应该懂。”

    “是的。”顾子寒恭敬无比。

    心里却暗喜。

    到现在,终于知道,这个顾氏还是需要他来负责了?!

    区区一个乔汐莞,算个什么东西!

    顾耀其看着顾子寒,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所以,奥菲商场的合作案,我现在正式交给你去做。”

    “什么?”顾子寒那一刻甚至是有些没有控制住的,不敢相信。

    “怎么了?”顾耀其看着顾子寒那一刻的脸色变化,眉头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

    顾子寒那一刻也似乎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头了,瞬间恢复了淡定,“董事长,这必定是乔汐莞的项目,我突然插手,于公于私都会说不过去的。董事长你在公司的权威虽然无人能够挑战,但在处理事情上面稍微有些不公平,下面的员工自然就会有怨言,会对你造成不利影响。你如果把这个成熟的项目交给了我,难免会有人说你在背地里说小话,下属遇到事情的时候不及时帮忙解决,反而不顾情面的驱离,以后员工上班哪里会有安全感,觉得咱们顾氏冷酷无情。而且,我自己也不想这个时候乘人之危,霸占乔汐莞的劳动成功。”

    顾子寒说得一本正经,冠冕堂皇,但仔细发现,也会觉得口吻里面也有些着急和慌张的成分。

    乔汐莞面不改色的说道,“是我自愿申请退出项目的,不是董事长的意思。而且纵观整个顾氏,董事长对你无比信任,才会把这个项目交给你来处理,并不是你所谓的,不公平。总经理,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公私分明,从来都是站在大局上看事情的人,没想到,也会有这么多的‘儿女情长’,倒是第一次让我刮目相看。”

    乔汐莞说得很有艺术。

    他说的“儿女情长”自然不是说顾子寒是一个有血有肉无比感性的人,她就是在讽刺他不够霸气没有天生的王者风范,做事情畏手畏脚,看不到大局发展趋势,小心翼翼不是一个大人物该有的处事态度。

    顾子寒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个时候了,乔汐莞还这么来将他一军,他自然是气得咬牙切齿,但当着顾耀其的面上,也实在不能发脾气。

    “子寒,在这个时候你还能够考虑这么多,我也不得不说你确实够细心。但是做大事者,就千万再拘礼于这些芝麻蒜皮上面的小事情了,反而会影响了大局的发展,这样只会得不偿失。这一点,乔汐莞比你更有气度。”顾耀其很肯定的说着。

    顾子寒整个人压抑着说不出来的怒火,对着顾耀其也只是点头道,“是,以后我会慢慢改掉这种不太好的性格。”

    “这些慢慢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保奥菲集团的合同谈下来。”顾耀其说,“我现在的安排是,乔汐莞现在留在上海解决她自己的事情,这个风口浪尖时她不能撒手不管的出国,被媒体抓到了,还以为我们顾氏的人都只会逃避问题,自然对顾氏尤其不利。而顾子寒,你这个时候就代替乔汐莞去找奥菲集团谈合作,合作方案乔汐莞已经反复和我确定了很多次,不出意外,这个合同是势必成功的项目,子寒,你不要让我失望了。”

    顾耀其的决定已经非常清楚明白。

    顾子寒抿着唇,唇瓣那一刻仿若都被抿出了一条僵硬的弧度。

    到了此时此刻,虽然顾耀其看上去和颜悦色,但他如果再拒绝,再多说一个字,绝对就触碰了顾耀其的底线,那才真是,得不偿失。

    他狠狠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乔汐莞,那一刻真的有一种想要撕了她的感觉,但顾子寒终究是一个很能沉住气的男人,他到此刻脸上还能够拉出一抹看不出来任何情绪的笑容,说道,“既然爸爸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只有任重道远。而且乔汐莞必定是我的大嫂,我们是一家人,我自然应该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承担公司及家庭的责任。爸你放心吧。”

    “你能这么想,我就真的很安慰。”顾耀其站起来,拍了拍顾子寒的肩膀,似乎是在鼓励,“以前的时候你大哥处处为我分忧,从他出了事故后,就一直是你在身边帮我做事儿,这么多年,我是看着你一点一点成长和发展,也越来越有你大哥当年的风范,好好干,顾氏以后,早晚都会是你们下一代的。”

    顾耀其这句话说得很有艺术。

    早晚都是你们“下一代”的,下一代谁?

    还得看顾子寒你这次的表现。

    顾子寒忙的点头,“能够替代大哥为爸分忧就是我一直以为来的目标,我会继续努力。”

    “你已做得很好,以后也不要让我失望。”顾耀其肯定而鼓励。

    “是。”

    顾耀其点了点头,“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子寒你马上让综合部给你办好签字订好机票,我的要求是,今天之内必须到达英国,我不希望时间耽搁久了,夜长梦多。”

    “好。”顾子寒点头。

    “乔汐莞,合作方案的事情子寒也帮你接了下来,之后你就要好好处理你自己的私事,暂时先不用到顾氏上班了,等你解决好了,办公会决定你的来去。”顾耀其直截了当,“你要知道,不是任何时候,都是靠关系就能生存下去,一切要看你自己的能力。”

    “我知道的,谢谢爸。”乔汐莞点头。

    她早就想过了,出了这种事情,顾耀其肯定不会让她继续上班,就算是她去英国把合同给谈了下来,也绝对会在回国后暂停职务,而那个时候再让她回来处理现在的事情,她想已经被喻静那两母女暗地里给炒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处理起来比现在困难一百倍。所以此刻,她需要抓紧时间,大刀斩乱麻,半点都耽搁不起。

    而且,她很早之前就想要好好给顾子寒一次教训了,在顾氏待了多长时间,顾子寒就在暗地里做了多少手脚,她不不是一个对待敌人心慈手软的人,她就是要让顾子寒明白,招惹到她,就是在……自掘坟墓。

    顾子寒和乔汐莞两个人一起走出顾耀其的办公室。

    两个人一走出来,脸色都变了。

    乔汐莞嘴角笑得很灿烂,仿若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那般,没心没肺的笑着,还真诚的说道,“子寒,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肯定没心思去谈合同,肯定会失败,到时候不知道爸会怎么看待我,还好有你。”

    “乔汐莞,你犯不着在我面前这么假兮兮,我不吃你那一套。”顾子寒整个人已经不爽到底。

    接下这个项目,分明就是自己在给自己挖坑往下掉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的埋怨我,但……我不得不说,其实这个项目真的非常好谈,我们给出的优惠和合作后能够受利的地方,都是其他企业几乎不可能想到更不可能达到的地步,我了解过其他竞争公司的情况,我们的胜算在百分之九十,我想拿百分之十的败率,依照总经理你的能力,是绝对不会失误的。”乔汐莞说得很直白。

    也很讽刺。

    顾子寒越听下去脸色就越难看。

    是,那几家竞争对手确实在他们这个项目上不堪一击。

    但是齐凌枫带着他们的方案已经先一步去了英国。

    他捏紧手指,整个人散发着寒冷气息。

    “总经理,祝你好运。”乔汐莞率先离开。

    顾子寒看着她的背影,转身直接走进办公室。

    他拿起电话,直接给齐凌枫拨打。

    这个关键时刻,就只要让齐凌枫住手了。

    但是齐凌枫这个人……

    他没有完全把握!

    ……

    乔汐莞回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面,似乎还悠闲自得。

    milk一直跟着乔汐莞的,知道这个合作项目已经转移到了总经理的手里,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分明他们对这个合同下了很多心思,关于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利润点,每一个可以商谈的环节都是经过反复推敲,经过多次修改,才完成了那么完美的一套合作方案,到现在,就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终究为乔经理觉得不值,不爽的开口道,“乔经理,你都不会觉得不舒服吗?我们花了那么多心思,现在被别人坐享其成。”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有异性没人性的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理性了?”乔汐莞嘴角一笑,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milk不明白的看着乔汐莞,这跟她什么关系?

    “你不是一直都觉得顾子寒是你的男神吗?现在你的男神拿着我们的方案去耀武扬威,你不应该高兴吗?”乔汐莞似乎还在和她开玩笑。

    milk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那是在不触碰到利益的时候是男神,触碰到利益了,就是男神经病!”

    “哈哈!”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得很灿烂,“果然是我看上的人,确实很和我胃口。”

    milk也附和着笑了笑,又陡然想到,“乔经理,你真的不在意被人这么抢占?”

    “你看我是这种人吗?”

    milk摇头。

    “所以说,我既然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放手,就一定有我的道理。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明白就不要想了,按照我的方式好好干就行。”乔汐莞不想做太多解释。

    milk嘟嘴,虽然她确实没有乔经理的能干,但她年龄也不比乔经理小啊,乔经理25岁,她今年也是25岁,每次都觉得,乔经理好像都有着她不符合年龄的成熟。

    乔汐莞看着milk出门,眼眸一转。

    顾子寒这次给自己挖坑,那完全是他自找的。

    如果合作对象不是齐凌枫,或许她这么主动把合作方案交出去就是她自己在找罪受,自扇耳光。可当那个人是齐凌枫,一切就会按照她的意愿发展。

    齐凌枫这么多心思,这么看重利益又不顾情面的人,肯定不可能会让自己这么大一块肥肉就这么从自己的眼前消失,而且在上一个詹姆斯集团合作案的时候,乔汐莞故意挑拨离间,齐凌枫这次尽管选择了顾子寒合作,也一定还有芥蒂,趁着这个机会,他绝对会报复回来,所以,顾子寒想要试图劝说齐凌枫放弃这个合同,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异想天开。

    而且在她看来,论能力和手段,顾子寒比齐凌枫逊色得多。

    所以这个合同,最后的结果就是,顾氏完败!

    想到这里,乔汐莞忍不住的拉出了一抹笑容。

    拉了一个人来垫背,她可不是想要同归于尽,她现在却是想要让自己,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

    只是……喻静,喻洛薇!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真的接下了梁子!

    以前你惹到乔汐莞,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原本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的一笔勾销,必定她没有亲身经历,她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为这具身体的主人报复,本以为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

    但是……

    很好。

    你们总算是触碰了我的底线。

    咱们现在就来,新账旧账一起算,好好算!

    让你知道,现在的乔汐莞,早就脱胎换骨!

    眼眸突然一深,手机铃声响起。

    她看着来电,抿了抿唇接通。

    “乔汐莞,合同现在被顾子寒接了过去,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白费,你果然没有顾子寒的运气,我和你的合作,完全成了个屁。”那边传来叶媚有些不爽的声音。

    “我可不觉得如此。”乔汐莞说。

    “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认输。我送给齐凌枫的那份假合同,就成了顾子寒现在最有利的武器,早知道,我就不等你了,把真的那一份送给他,本以为可以借助你现在在顾家的地位完成我的目的,看来,我确实高估了你。”叶媚的口吻却是很不好,似乎也对乔汐莞失望透顶,“以后我想我们不会再有合作了。”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插曲,你就如此的否定我?”乔汐莞说,“我原本以为叶媚你作为叶家大小姐,怎么都会和其他人不一样,至少心理素质要好得多。而且我一直觉得,你有看人的天赋,一向对你很是欣赏。”

    “我的心理素质也建立在我对那个人的信任上,至于看人的眼光,我想我就是第一次眼拙在你的身上。”叶媚一字一句。

    乔汐莞冷笑,直白的开口,“谁说过,我就没有把真的那一份合同给齐凌枫。”

    “……”叶媚顿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我后面让人给你的那一份合同,不仅是目前顾氏最终的定稿合同,还增加了更加完善的辅助材料,确保齐凌枫能够拿下合同的所有一切。叶媚,很多时候,我做事情比你更有远见。”

    叶媚那一刻,似乎是有些哑口无言。

    “给你说这么多,就是让你明白,和我合作你是对的。不信,我们看结果。”乔汐莞很随意的说着,“你会明白,其实你一直爱得要死要活的顾子寒,也真的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

    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冷漠一笑。

    她从来不会让任何人看低了自己,这是她一直以来的骄傲。

    她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走向窗户边伸懒腰。

    她扭动着自己的脖子和肩膀,转身走出办公室。

    milk坐在办公椅上面,看着乔汐莞出来,连忙站起来,“乔经理要去哪里吗?”

    “上个厕所,然后楼下见记者。”

    “这么就见记者了?做什么?”这个时候这么去见记者,那不是自讨苦吃吗?!现在记者的问题会有多尖锐,现在的记者会有多犀利,她虽然没看过猪跑步,也看过猪走路的,所以不禁有些担忧。

    “受虐。”乔汐莞一字一句。

    milk更加惊叹了。

    这是有受虐倾向?!

    乔汐莞走进卫生间,把脸上的妆容全部卸掉了,即使卸掉,乔汐莞这一张精致的脸颊也依然美得惊心动魄,她深呼吸,从厕所走出来。

    milk已经站在门口等她了。

    两个人一起走向楼下。

    一出现在大厅,那些原本都有些等的乏力的记者眼尖的看到了她,瞬间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又开始围困在大厦门口,闪光灯无数,就怕错过了些什么。

    乔汐莞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就哪里来的这么大能耐让这么多的记者堵在门口了?

    这段时间上海是真的没有刻意报的新闻了吗?为她这么一个平明老百姓,花费这么大的精力。

    她走到门口。

    门口的记者更加拥挤了,蜂拥而至。

    保安狠命的堵着门口,乔汐莞站在保安内,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位置。

    闪光灯不停地打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她就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记者,不笑不哭不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们。

    耳边响起记者的声音,尖锐的激动,“乔汐莞,视频上的人是不是你,那个男人是不是你亲舅舅?”

    “乔汐莞,上次被爆误杀进监狱,现在被爆不雅视频,你对待你的人生,怎么看待的?”

    “乔汐莞,现在一个人出现在门口,顾家人没有谁站在你的身边,是不是因为他们对你的极度不满?”

    “乔汐莞,听说过顾子臣是个残疾,下身残疾下。体不遂,是不是就是导致你做这么多疯狂行为的原因?”

    ……

    记者的想象力和曲解能力,真的让平常人,望尘莫及。

    她站在那里,一个字不说,就沉默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听着记者的提问,不回答。

    她被摄像机,照相机不停的拍摄,不躲避。

    记者疯狂的问题继续,前赴后继。

    乔汐莞也不露出半点情绪,就那么直直的站着,像个木偶娃娃。

    记者有些发怒了,问了那么多,却得不到一个答案,有些不好的话从嘴里脱口而出,“乔汐莞你是傻了吗?刺激过度吗?你不会说话的!”

    “乔汐莞,你这么做什么意思,你就这么站在这里,你莫名其妙啊!”

    “果然是胸大无脑,傻不拉几的。”

    ……

    乔汐莞眼眸微动,唇瓣微微张开,说道,“我怕你们没有说完,打断了我要说的话,所以我现在想要静静的等你们把问题说完后,才开口我要说的。必定我一个人,你们那么多人,我的声音很容易就被你的声音所覆盖,我至少觉得,这样会很耽搁大家时间。如果现在你们觉得问完了,我想就可以说了。”

    记者突然怔住了,第一次会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感觉。

    第一次会有人,这么轻言两语的,让记者闭嘴,还不得不闭嘴的地步。

    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笑容看上去有些言不由衷,拉扯得很是勉强,“看来,你们没什么可以问的了。既然如此,我就说说我的事情吧。”

    记者瞪着眼睛,把录音笔和话筒又伸近了些。

    “视频上的人是我没错。那个想要侵犯我的人是我亲舅舅也没错。但有些你们还是搞错了。第一,那个视频里面的小女孩不是自愿,而是被侵犯,所以不叫禁忌之恋,我一直理解的‘恋爱’的‘恋’至少是相互之间心甘情愿的,但是很显然,那个女孩是被强迫。第二,那个时候不是已做,而是尚未完成。那要感谢我的父亲和我的继母以及继妹,是他们及时赶回来解救了当年才只有17岁的我,并且我还要特别的提出来着重的感谢我的继母喻静女士,不是当年她劝服我父亲不要送我舅舅去派出所接受法律的制裁,甚至还给了我舅舅一大笔钱让他逍遥自在,这段屈辱而不堪的历史应该早就爆料了出来,我也就不会到了现在才接受世人鄙夷的眼光,所以,我自认为我逍遥了这么多年。”乔汐莞一字一句,话语不多,但信息量大到超人。

    让记者都在一时半会儿没有完全的理解过来。

    “对了,我在最后还要说一句,我继母喻静女士对我真的很好,她总是担心我青春期会叛逆,会学坏,特意在我的卧室安装了摄像头监督我的成长过程,所以到现在,我觉得我自己能够不走弯道的长大,都是我继母的功劳。”

    记者看着乔汐莞,似乎还在等待她继续的爆料。

    刚开始听不明白,现在理清楚了。

    乔汐莞除了澄清自己不是如新闻说的那样不知廉耻和自己舅舅发生关系之外,还一字一句都在讽刺她的继母曾经对她都做过些什么事情。

    而且稍微聪明点的人也能够想到,既然这个视频是在家里拍摄的,那么爆料出来的那个人,无疑,就是她的继母喻静了。

    这么聪明这么有艺术的说话方式,摆脱自己的嫌疑,又把矛头指向了另外的人,果然并不是泛泛之辈。

    乔汐莞看着哑然的记者,突然深鞠躬,扬长而去。

    milk赶紧跟上乔汐莞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电梯。

    milk偷偷的看着乔汐莞的脸色,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你有什么就说吧,憋坏了自己不好。”乔汐莞直接说道。

    milk一听,连忙就问了出来,“你继母对你真的这么不好。”

    “嗯。”

    “那你……”

    “我内心很强大。”乔汐莞说,“没什么接受不了。”

    “可是。”milk看着她,“你应该也恨透了你继母吧。”

    “所以才要,以牙还牙。”乔汐莞一字一句。

    milk看着乔汐莞。

    那一刻,真的被乔汐莞的气势所怔住。

    电梯突然打开,乔汐莞走进去。

    刚坐在办公室上,直接对milk说着,“你打电话给尹翔,让他帮我联系新苹果财经周刊的主编魏勇,我有事情和他说。”

    “是。”milk连忙点头。

    娱乐效应。

    会娱乐,才会有效应。

    她眉头一紧。

    没多久,尹翔从楼下上来,走进她的办公室,“刚刚已经给魏勇打了电话,他说他随时有空,欢迎你给他电联。”

    “ok。”乔汐莞嘴角一勾。

    当初在制造环宇事件上,让对方及时撤离,保证了他们周刊的安全以及保证了魏勇个人的职位,看来魏勇是对她抱有一份感激之情。

    所以她现在想要讨回这份情,应该并不是难事儿。

    “你先出去吧。”乔汐莞对着尹翔。

    “乔经理,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告诉我,我一定倾尽全力。”尹翔很肯定的说道。

    “有你一席话就行了。以后有事儿的时候,我自然会给你打电话。”

    “是。”

    “出去吧。”

    “是。”

    乔汐莞看着尹翔离开的背影。

    这次事情过后,她确实应该增加自己手中的人手了。

    眼眸微转,拿起电话,“魏大哥。”

    “莞莞。”那边很自然,口吻也显得很亲切。

    “我发生了些事情。”

    “听说了。”魏勇很慷慨,“大哥可以帮到的地方你说就是。”

    “我听说大哥最擅长就是写自传。”

    “但是……我写的自传,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有这个资格的。”魏勇故意说道。

    “那么小妹我,可否有这个荣幸?”

    “很乐意为你效劳。”那边很坦然。

    “那么,下午有空吗?我们面谈。”

    “知道你现在要得急,我吃完饭后就过来找你。”

    “谢谢。”乔汐莞感激无比。

    “不客气,先挂了。”

    “拜拜。”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包装自己,打压别人。

    历史告诉我们,就是要这样,才会,鹤立鸡群!

    ------题外话------

    莞莞一个一个慢慢来解决。

    明天更精彩。

    亲们敬请期待。

    那啥那啥。

    小宅的v读者交流qq群:378414307。

    进群时附加520小说用户名。

    进群后审核是否小宅正版读者哦,么么哒。

    小宅爱你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