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一章 全面爆发(三)

第十一章 全面爆发(三)

作者:恩很宅
    顾氏大厦。

    下午时刻。

    顾子寒去了英国,带着叶媚,走得很匆忙。

    魏勇来到了乔汐莞的办公室,两个人对立而坐,面谈中。

    “看了今天下午的最新新闻,你似乎和你继母的关系不太好。”魏勇问道。

    “嗯,从小就在她的欺凌下生活,能够这么健全的长大实在是不容易。”乔汐莞有些自嘲。

    魏勇嘴角笑了笑,“还能够这么优秀,果然是不容易。”

    “呵呵。”乔汐莞笑了笑,不多语。

    以前的乔汐莞是被上流社会怎么讽刺怎么羞辱怎么嘲笑的?

    算了,那些都成了往事!

    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是乔汐莞。

    “你打算我从哪一个方面写的你自传?”魏勇拉回主题。

    “生活和工作。”乔汐莞说,“从小的时候的遭遇,到现在我好不容易创下的成绩。大哥,因为时间紧迫,我就简些重点给你说。你写新闻的,比我更会处理文字,所以怎么润色,小妹全听大哥的。”

    “好。”魏勇点头。

    乔汐莞喝了一口白开水,浅浅淡淡的声音,将她的一切过往,娓娓道来。

    那些都是乔汐莞的过往。

    她可以说得很淡漠,说得仿若,也确实本来就是别人的故事。

    但是在魏勇听来,却觉得面前这个女人,表现出了惊人的坚强和毅力。看她的眼神中,有了些同情,更多的却是一丝钦佩。

    接近一个小时的对话,乔汐莞阐述完了她曾经、现在的故事。

    魏勇一边手记,一边开着录音笔,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特意为一个人写自传,这么认真劳神。

    乔汐莞对着魏勇,说道,“魏大哥,我知道新闻总是要即使炒作才会有效果,所以还望魏大哥能够及时的上周刊。”

    “放心吧,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今天起稿,明天上午出早版新闻。”

    “非常感谢。”

    “不需要这么客气。我魏勇也不是一个不讲义气的人,当初你能够这么为我考虑周全,我就已把你当成了可以信赖的朋友。在这个物质社会里,能够找到朋友不容易。”魏勇一字一句说道。

    乔汐莞嘴角一笑,“既然魏大哥如此说,我也不再多说,小妹也就再多啰嗦一句话,魏大哥你以后有需要小妹帮忙的地方随时知乎一声,小妹能够做到的,绝对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魏勇似乎是非常欣赏乔汐莞的气魄,一口咬定。

    乔汐莞笑着,送走了魏勇。

    今日上海的天色依然阴暗。

    顾氏大厦门口的记者早就已经三三两两的离开。

    她望着阴沉无比的天空,在处理完了目前比较紧急的事情后,却一刻都放松不下来,不知道是乔汐莞曾经的过往再次这么历历在目的让她真的有些难受外,必定这具身体可以非常敏感的回忆起曾经的种种疼痛,所以她自然会如同身受。还是说,终究还是想起了上一世的自己。

    上一世遇人不淑,被自己最亲的人害得家破人亡!要不然这一世,她怎么会去体会不是属于自己的,别人的一切?!她怎么需要去承受不是属于自己的,别人的痛苦?!

    她冷冷一笑。

    齐凌枫。

    齐凌枫。

    这次,又让你,耀武扬威了一次!

    但你记住,你能够得到的都是我的施舍,仅是,我暂时给你的施舍而已!

    电话陡然响起。

    她眼眸微转,深呼吸一口气,接起电话。

    “贝迪。”声音很平静。

    “乔汐莞,你怎么样?”姚贝迪似乎是在关心她。

    “有那个闲心关心我,还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什么时候和潇夜离婚。”乔汐莞回到办公椅上,说得漫不经心。

    她不喜欢煽情的东西,很多时候都不太愿意别人真的来接触她内心深处的事情,看上去那么勇敢的人,也会有脆弱到,没有安全感的时候。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为好不好,真不知道我怎么就会给你打电话,我是发神经。”姚贝迪有些不爽的说着。

    乔汐莞咧嘴无声的笑了一下。

    她不用想都知道现在姚贝迪气急败坏的模样。

    姚贝迪其实很可爱的,很多表情,比如笑,比如发呆,比如卖萌,比如生气……

    真替潇夜遗憾,他从未看全过姚贝迪的所有情绪。

    她嘴角扬了扬,由衷的说着,“早点离婚吧,潇夜不是你的良人。”

    “不久了。”姚贝迪突然说道,“已经提出来了,随时都会结束这段婚姻。”

    “我可不觉得。”乔汐莞一字一句。

    姚贝迪皱着眉头。

    “我可不觉得是‘随时’。”乔汐莞再次重复,“潇夜不会和你离婚。”

    姚贝迪眉头皱得更紧了,“你很了解潇夜吗?”

    “不了解。”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和我离婚?”姚贝迪问,控制着莫名的心跳频率。

    “因为我够聪明。如果潇夜想要离婚,不会给你6年时间。”

    “那是因为雷蕾没有回来。”

    “雷蕾随时可以回来,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乔汐莞反问。

    姚贝迪无语。

    好吧,她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乔汐莞就像是很会揣摩心思般,接下话语,“但是我会通过常人的思维去推测,潇夜不会那么轻易就和你离婚。所以说,如果要离婚,自己主动点,别总是在他的世界里,一直这么被动下去。”

    姚贝迪沉默不语。

    主动。

    她在他面前,似乎从第一眼认识开始,她就丧失了主动权。

    “好好想想吧,我挂了。”

    “喂。”姚贝迪突然叫住她,“我很想问你,你怎么遇到一切事情都可以这么坦然?而我,总是做不到。”

    乔汐莞嘴角笑了笑,“因为没心没肺。”

    姚贝迪哑然。

    脑海里面却想起了曾经那个女人也这么对她说过,因为没心没肺。

    因为没心没肺,所以可以肆无忌惮,所以可以毫不在乎,所以可以耀武扬威……

    “只是巧合吗?巧合到,让我真的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可以有,起死回生。”姚贝迪重重感叹。

    乔汐莞沉默了半秒,说道,“就相信一次吧。”

    就相信一次吧。

    乔汐莞挂断电话。

    姚贝迪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刚刚的话,信息量很大吧。

    就相信一次,相信一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起死回生?!

    那么乔汐莞就是,霍小溪?!

    想到这里,姚贝迪都被自己的推断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会相信。

    她亲眼看着霍小溪的尸体,惨不忍睹。她亲眼看着霍小溪的尸体火化,下葬!

    难道真的会有一种巧合,霍小溪的灵魂,重生?!

    整个人猛地顿了一下,一股寒颤从后背升起,凉了一身的起皮疙瘩。

    忍不住,她连忙拿起电话给古源拨打,她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找谁来说这么离异的事情,总觉得这些都并不是她崇尚科学能够解释得清楚的事情。

    那边接起电话,“贝迪,找我有事儿?”

    “古源,我真的觉得乔汐莞就是霍小溪。”姚贝迪一字一句,又快又急。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让你会这么想。”古源显得平静得多,但内心多少也有些不一样的情愫。

    必定,有这种错觉的人,不只是姚贝迪,他何尝不是这么长长的疑惑。

    “今天乔汐莞不是发生了些事情吗?我打电话问问情况,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想要去关心她,分明这个女人和我也没有半点关系,而且我也真的不想要重新交朋友。但结果就是,忍了一天还是给她打了电话。”姚贝迪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接下来的语言,半响又说道,“打电话过程中,她说话的口吻,她知道的事情,甚至于霍小溪曾经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都从她嘴里说了出来。我当时就忍不住问了她,我说这个世界上会有起死回生吗?她的回答居然,可以相信一次。”

    姚贝迪说得很是激动,阐述完毕后,气都不喘的问道,“告诉我古源,不是只有我才有这种错觉,不是只有我才有这种天方夜谭的思想,要不然,我真的会怀疑我出现了神经错乱,已经走火入魔病入膏肓了!”

    那边的古源沉默了很久。

    久到,姚贝迪以为古源觉得她是在胡说八道的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是霍小溪。”古源突然开口。

    “你也这么觉得是不是?”姚贝迪很激动。

    她真的不相信这些,一刻都不相信。

    但是如果有一个人和她一样,她想她会不得不相信。

    “乔汐莞是霍小溪。”古源再次重复,肯定,“从很久之前我就怀疑过,只是我跟你一样,从来都不相信鬼怪论,所以暂时摒弃了乔汐莞就是霍小溪的事实,但是这一刻,我突然有些相信一些事实的存在,而这些事实,有可能科学还没有发展到可以解释的地步。”

    “那,现在我们是怎么办?把乔汐莞叫出来,当面对质吗?”姚贝迪有些无措,又有些忍不住的激动,“我觉得我现在的心脏已经没办法承载我的心跳速率了。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这个是事实,我会怎么办……”

    “那就先不要慌张。”古源说,“如果乔汐莞是霍小溪,如果她愿意承认,那么她会主动来找上我们,如果她不愿意承认,肯定有她的难言之隐,我相信霍小溪不是那么自私的人,她知道我们对她的期待,就不会让我们等得太久。”

    分明,古源和她一样的期待,在那一刻,却比她理智得多。

    姚贝迪努力让自己慢慢平复下来,“还是你最了解小溪。古源,我都听你的。”

    “所以别胡思乱想了,我还有点事儿,挂了。”

    “好,拜拜。”

    挂断电话,姚贝迪也慢慢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只是。

    如果,如果霍小溪真的没有死,该多好……

    那一刻,眼眶突然有些泛红。

    ……

    顾氏大厦。

    乔汐莞下班。

    还未到下班时间,提前离开。

    反正顾耀其也说了,她暂时不要到公司上班了,既然都这么被下达了命令,她也没那么无私的还在公司奉献,她一向都不是那么伟大的人。

    她坐着武大开的车。

    武大一路上依然安静,在她不开口主动说话时,就算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估计这妞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该干嘛干嘛去。

    “看新闻了吗?”乔汐莞问道。

    武大点头,“看了。”

    “看我的新闻了吗?”

    “看了。”武大依然点头。

    “没什么要说的?”

    “你上镜还是这么漂亮。”武大直白。

    “就知道你的思维不在常人之上。”乔汐莞翻白眼。

    武大笑了笑,“因为我知道这些事情打击不了你。在监狱的时候,不是被那么欺负过也这么挺过来了吗?我相信你的能耐。”

    “其实现在想来,觉得监狱的日子还不错。”乔汐莞说。

    至少那个时候没想过太多,因为想太多也实施不了,就简单过完一天是一天。

    “那个地方也容易进的。”武大认真的开车,认真的说着。

    “当然,我只是开玩笑。”乔汐莞真的很怕这么认真的武大,就真的认真了。

    她转头看着阴沉的天色,转移话题,无聊的呢喃着,“这么沉的天,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武大笑了一下。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能够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所以这么点小事情,她绝对不会就这么消沉下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突然这么钦佩一个人。

    也或许,难得让他找到了,这么一个良人。

    车子一路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走进去。

    别墅大厅,齐慧芬坐在那里,似乎是在专程等她。

    她也没做什么犹豫,直接走过去。

    这个时候是需要好好解释的,她坐在齐慧芬的对面。

    今天难得顾子颜也在家里面,亲昵的依偎在齐慧芬的身边,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其实还是挺佩服齐慧芬,嫁给顾耀其后,这么一连不停的生了5个孩子,怀了4胎,作为女人,多多少少还是在乎自己的身体吧,齐慧芬却这么甘之如始的为顾家传宗接代,想来,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而言,她就是顾家极大的功臣。

    据说当年,顾耀其能够排挤其他兄弟姐妹顺利拿下顾氏企业,家里孩子多也成了一个重要砝码。

    “今天的新闻怎么回事?”乔汐莞刚坐定,齐慧芬就直接了当。

    乔汐莞抿了抿唇,“我下午已经给媒体说了,事情的经过就是我说的那样,我继母喻静故意来黑我。”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处理?乔汐莞,你从监狱出来后,确实是大有改观,但总是这么遭人报复爆料丑闻,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为人有问题?”

    乔汐莞看着她,“妈,我做事情一向都是公私分明,从来不特意的针对谁。”

    “有一句话叫做树大招风,我早劝过你,不要去公司上班,在家勤勤恳恳相夫教子你就是不听。”齐慧芬总是劝她不要出去上班,总是劝她在家相夫教子,说实在的,乔汐莞有一刻不太清楚,齐慧芬的真正目的。

    “女人就是应该独立,大嫂干嘛一定要守着大哥啊,该有自己风采就应该有啊,妈你的思想也太老套了。”顾子颜突然插嘴,还在读大学的她,似乎是一点都不认同她母亲的老旧思想。

    齐慧芬眼神横了一下,没好气的说着,“你这么小,懂什么懂,回屋温习作业去。”

    “妈,我都读大学了,哪里还学要温习作业。哎,真不知道你这么操心这个家做什么,别人都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总是指手画脚的,小心皱纹长得更多。”顾子颜从沙发山站起来,有些不甘心的说着,在离开前又转身对着乔汐莞说道,“大嫂我是支持你的。”

    乔汐莞微点头,一笑。

    顾子颜在齐慧芬不好的眼神下,一股溜的上楼了。

    乔汐莞对顾子颜和顾子馨没有刻意的去了解,顾家有着很明显的重男轻女思想,这两个未出阁的闺女肯定是翻不起什么浪的,而且平时在家的时间确实不多,乔汐莞也真的觉得,没必要花心思。

    她看着顾子颜离开,沉默了一会儿,才沉稳的说道,“妈,有时候不是说逃避就能够解决问题的,我越是退缩越是害怕,越是让别人觉得我好欺负。以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我始终觉得,一切都只有自己强大了,有能力了,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

    “强大,有能力?!你一个女人,能够有多强大,多有能力?!别太自以为是。”齐慧芬似乎是有些不屑。

    乔汐莞也不说太多,现在的齐慧芬一直对她出外上班很有反感,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如果再这么顶撞她,那么她以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她咬了咬唇,说道,“我先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以后要不要上班,都靠爸定夺的。而且今天爸也给我说了,这段时间不要上班,公司办公会会决定我的去向。”

    对于齐慧芬,乔汐莞更多的就是臣服。

    至少表面上是臣服的。

    她不和这个女人斗,斗不斗得过先不论,最重要的是,她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她只是想要借由顾氏做好跳板实现自己的目的,齐慧芬不会成为阻碍她发展的那一个人,所以就自然不会成为她所框定的范围内。

    齐慧芬没什么好脸色抱怨道,“真不知道着顾耀其在想什么,分明之前说了女人不参与顾氏企业,却破天荒的让你进去了。罢了,反正从这件事情后,我想你爸也不会再让你去公司了,你自己调整心态,做好在家的准备。”

    “嗯。”乔汐莞点头。

    她真的不反驳这个女人,反正最后的结果,肯定不会是齐慧芬所想。

    “没事儿了,你先回房去吧。出了这种事情,还是好好和子臣说说。我们家虽然不是那种不顾情面,对于你以前的事情就一直耿耿于怀的人,但男人遇到这种事情多少会有些接收不了,别影响了你们自己的感情。”齐慧芬叮嘱。

    “我知道的,我这就上楼去,和子臣好好解释。”乔汐莞恭敬的说着。

    齐慧芬点了点头。

    乔汐莞转身走向2楼。

    顾子臣会介意吗?

    其实从爆出这段不雅视频后,她第一时间就想过这个问题。

    但这个话题不是她急切需要处理的事情,所以在她脑海里只是一闪而过。

    而此刻,处理完了所有一切,她就突然很想要知道答案。

    顾子臣那座冰山,会不会因此而动容呢?!

    莫名还有些期待。

    她推开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坐在阳台上,百~万\小!说。

    着仿若是他一贯喜欢的生活乐趣。

    对于书,乔汐莞一向都没有多大兴趣。

    而且书的谐音是“输”,别怪她迷信,她真的不喜欢“输”这个词。

    顾子臣看着书的眼眸抬了一下,很淡定的看了一眼乔汐莞,又低下眼眸,面不改色。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乔汐莞不爽的翻白眼。

    她就知道这厮肯定就是这种表情,仿若这些事情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完全不在乎。

    完全不在乎?!

    想到这个词语,心里各种的不爽,挠心挠肺的不爽透顶。

    她大步走过去,有些来势汹汹,“你看我的新闻了吗?今天上了好几次头版头条。”

    顾子臣眉头不耐烦的皱了一下,他把书关上,推着轮椅直接越过她的身体走进卧室,分明毫无兴趣。

    卧槽!

    不在意就算了,还这么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这做给谁看的啊?!

    乔汐莞火冒三丈,加大脚步直接挡在顾子臣的面前,“你还是男人吗?!”

    “你不是离家出走吗?”顾子臣扬眉,很平静。

    乔汐莞眼珠中动了一下,想起今天早上离开时说的话,这个男人也太记仇了吧。

    “你明知道那是我说着玩的。”

    “但是我不爱听。”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他,“你爱听什么?”

    顾子臣抿着唇。

    “你爱听什么你说啊,你说出来,我就说给你听。”乔汐莞咄咄逼人。

    “你闭嘴。”顾子臣说,“我不想听你任何一句话。”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欲走。

    “麻痹!”乔汐莞猛地一下扑过去,修长的腿直接坐在他的腿上,狠狠的搂着他的脖子,死死的缠在他的身上,“以后我不说了,我就做。”

    二话不说,嘴唇直接就给送了过去。

    顾子臣脸往旁边一侧,乔汐莞的唇印在他的脸上。

    “怎么了?这样也不喜欢?”乔汐莞在他耳边低语。

    这样亲昵的举动,让顾子臣的耳朵开始发烫,发红。

    乔汐莞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他的耳朵,惊喜到,“顾子臣,你耳朵居然变颜色了……”

    越说,似乎红得越明显了。

    顾子臣紧捏着手指,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你今天的事情。”

    乔汐莞嘴角一勾。

    姐有一万种方式让你臣服在姐的石榴裙下。

    乔汐莞愉快的从顾子臣的腿上起来,站在她面前,陡然也严肃了些,问道,“你在意我以前被这么欺凌过吗?尽管未遂,但总算,被这么猥琐过。”

    “不介意。”顾子臣直接的说道。

    “为什么会不介意呢?对于男人而言,应该会有洁癖的吧。”乔汐莞很认真的看着他。

    “乔汐莞,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哭诉吗?哭诉自己曾经受了多少委屈,让人来同情你,安慰你!而不是来问我,在不在意你的过去!”顾子臣很严肃的表情,冷冷的说道。

    乔汐莞转动着眼珠子,固执的说着,“可是,我真的更在意,你是不是介意?”

    顾子臣看着她。

    “而我会更在意这个,你想过为什么吗?”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不语,冷峻着脸,手指却暗自捏了捏。

    “我不会说出来。”乔汐莞嘴角一笑,“因为我自己都不确定,所以,我不会说出来。但是顾子臣你不笨,肯定猜得到的。”

    顾子臣转移视线,连并话题也转移了,“如果不是想要我来安慰你,我出去了。”

    说着,顾子臣离开了房间。

    这次,乔汐莞也没有阻止。

    她只是一直看着顾子臣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顾子臣是在逃避吗?

    对于她的感情,他为什么要逃避。

    总觉得这个男人,匪夷所思。

    乔汐莞一屁股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她其实也很惆怅,为什么自己对着顾子臣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可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对人上心的人,当然,齐凌枫除外。

    爱上齐凌枫花了一分钟事情,忘记他却需要一辈子。

    还好,她的一辈子结束得很早。

    这一世,就是她新的一生开始。

    ……

    顾子臣走出房间,整个人的神色似乎也变了。

    刚刚乔汐莞的表情,并不像是一个经历过那种事情的人,她表现得毫不在意,如果说是装的,他第一次承认,有人伪装的技术好到他都可以称赞的程度。如果不是装的,那么是不是就可以理解成,乔汐莞其实并没有经历过视频中的那一幕?!

    他眉头紧锁。

    对于乔汐莞的来历,相处越久,就会越觉得是一个谜。

    在这个谜没有解开之前,所有一切对他而言,都是不确定因素。

    而他,从来不会对“不确定”上心。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还在睡梦中,就接到了milk的电话。

    乔汐莞揉了揉太阳穴,这么清早八早的打扰她的睡眠,最好是对方真的有重要的事情。

    她不耐烦的接起,声音还有些慵懒。

    “乔经理,你的自传上新苹果财经周刊了,效果反应很好,现在网上好多网友都很挺你,说你才是那个受害者,网上不知道把你继母骂得多惨多恶劣。”milk无比激动的说着。

    对于milk的激动,乔汐莞是真的显得很平静,平静到仿若一切都理所当然会如此一般,说着,“嗯,我知道了。”

    然后,挂断了电话。

    milk目瞪口呆。

    这也,太淡定了吧。

    乔汐莞当然不在乎别人想什么,她昨晚上没太睡好,早上不用上班,她肯定要狠狠的睡一觉,所以,让那些新闻先自生自灭的飘一会儿吧,而且昨天让魏勇出的新闻,今天就料到会有这种反应,她实在不需要有多大惊喜。

    所以,她继续的睡得理所当然,日晒三竿。

    一觉睡到自然醒。

    乔汐莞伸懒腰,身边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

    她打着哈欠,很自若的去浴室洗漱。

    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惺忪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你果然没心没肺。

    咧着嘴,还狠狠地笑了笑。

    她坐在浴室马桶上,拿起手机,看今天的娱乐新闻。

    无所事事的时候,总是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有时候甚至一坐,腿都彻底麻掉了,才会心不甘情不愿的从马桶上起来出去。

    她平静的点开新闻客户端,看着头版头条。

    “顾氏乔汐莞,如何从悲惨少女演变成职场精英”。

    标题不错。

    一针见血,一目了然。

    果然让魏勇来写,再明智不过。

    里面的内容字数不多,却将她昨天说的全部精华摘选,并在魏勇独特、犀利、干脆利索的文风下,更加的煽动人心。

    她很满意的把新闻自传看完,那些喻静曾经怎么对待她,她怎么嫁给顾家,怎么进入顾氏,最后怎么为顾氏谈下了第一笔惊人的合同,所有的委屈和辛酸写的淋漓尽致,励志而煽情,充满正能量。

    她嘴角淡笑着,看着新闻帖子下的留言回复。

    “这个继母太可恶了,这种女人就应该去浸猪笼!”

    “受不了了,以前一直都看乔汐莞的笑话,没想到她经历了那么多鲜为人知的事情,现在还不停的在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必须点个赞,完全就是我们年轻人的榜样。”

    “那个继母和继母太得意了,有法律可以制裁吗?”

    “能不能人肉,我真的很想看看那两母女的嘴脸……”

    ……

    还有很多,乔汐莞甚至是看不过来。

    几乎没看到她的负面评价,全部都是针对喻静和喻洛薇的,甚至也有针对她父亲的。

    她嘴角一笑。

    喻静的如意算盘打空,现在该是在家悔死了吧。

    以前的乔汐莞可能真的会默默承受,哪里敢面对记者,哪里会为自己做公关准备,哪里会制造娱乐响应!

    喻静真是太急功近利了,完全没有考虑后果的,想要拉下她。

    只是,想要见不得她好过?!

    呵呵。

    姐冷笑两声,你也要有这个本事儿!

    ……

    乔汐莞看了好一会儿,放下手机,悠然自得的洗漱完毕。

    换了一件家居服,下楼。

    刚走在楼梯口,电话又响了,她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皱了皱眉头接起,她料想着这个号码肯定不会是来安慰她的,脸色也变得冷漠了些,“喂。”

    “莞莞,你还记得我的声音吗?”那边,传来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

    她眼眸一紧。

    不太熟悉,却也一瞬间能够听出来,因为太根深蒂固,太恐惧了。

    “怎么了,我的好莞莞,你就听不出来舅舅的声音了吗?”没有等到乔汐莞的回话,那边又开口说道。

    “你找我什么事儿?”乔汐莞很冷漠,也很冷静。

    “这么多年没见,你果然是长大了,说话口吻都变了。昨天看了新闻,舅舅突然就觉得我还有这么乖巧一个侄女,可是想你得很。”

    “我没空和你绕圈子,如果你想要这么一直说下去你随便,我挂了。”乔汐莞实在是对这个人,深恶痛绝。

    “喂,乔汐莞,你别给我来真的!”那边急了,声音也变了。

    乔汐莞眼眸一深,转眸看着大楼大厅中的人,想了想拿着电话走回了房间,关上房门。

    “你想怎样?”乔汐莞直接问道。

    “想怎样?舅舅这段时间手上紧得很,当然是想要你支援一下。”

    “怎么支援?”乔汐莞依然平静。

    那边一听乔汐莞连半点犹豫都没有,不禁恶笑了起来,以为一切就像以前一样,想当然的可以得到很多,他夸下海口,“你给我200万,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免得你眼见心烦。”

    乔汐莞笑了。

    很沉默的笑了。

    她还正愁找不到这个人,没有机会好好的报复,这就自动送上了门。

    喻静喻洛薇她不会放过,这个所谓的“舅舅”,更是需要“千刀万剐”!

    她不着痕迹的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到最平稳的状态,“好啊。”

    “真的?”那边似乎不确定般,有些高兴得过头了。

    “嗯。你在哪里,我什么时候给你送过来。”

    “不用送了,你直接给我打钱就行。”那边急切的说着。

    “舅舅,我们也有这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莫非你所谓的想我得很,都是骗人的?”乔汐莞一字一句问道。

    那边沉默着,“你在耍什么花招?”

    还不算太笨。

    乔汐莞狠狠一笑,“我能够耍什么花招?给你送钱而已。莫非你还不敢要了?既然如此,舅舅我也不强迫你,你反正也消失了不是一年两年了,以后就这么消失下去就行。”

    “乔汐莞。”那边突然叫住她。

    “嗯?”

    “我在巷子港口,你今天之内把钱送过来,我马上就坐船离开,绝对再也不会出现在上海。”那边说着。

    “那我下午给你把钱送过来。”

    “就联系这个电话。”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

    这个人太贪婪了,明知道她有可能来者不善,还这么上了她的当。

    转眸一想,也或许自己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把这个人送进监狱,一点都不难。

    她挂断电话后,漫不经心的给110拨打电话,“我要报警。”

    “什么情况?”

    “我是乔汐莞,昨天媒体爆料出来的视频,关于我舅舅在我17岁那年对我意图不轨的事情,我要告我舅舅强奸。”

    “你舅舅叫什么名字?”那边冷漠的记录。

    “朱正富。”

    “这个人……”那边拖延了一下语调,说道,“正时警察追缴的犯人,因为抢劫,偷盗等多起案件存在犯罪事实,不过这个人为人狡猾,目前并没有他的下落。你的案件我可以记录下来,有结果了通知你。”

    “我知道他的下落。”乔汐莞一字一句。

    “嗯?”

    “他今天让我给他送钱去,在巷子港口。我下午会给他打电话,然后配合你们逮捕归案。”

    “这样就最好不过。也算是给警方立下大功。”

    “下午的时候你直接安排人员去巷子港口,我再打电话告诉你们具体位置。”

    “行。”

    乔汐莞挂断电话,眼眸一深。

    喻静,8年前你不能为我做的事情,8年后我会自己来做。

    而这8年的利息,我们可得好好的,算算。

    ------题外话------

    呼呼。

    先把这个可恶“舅舅”搞定了再说。

    之后就是,这对渣母女了。

    么么哒。

    明天精彩继续,亲们千万不要错过。

    疯狂爱你们的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