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六章 全面爆发(四)记者招待会

第十六章 全面爆发(四)记者招待会

作者:恩很宅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

    整个人神清气爽,仿若并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而影响到自己的好心情。

    她伸懒腰,去厕所洗漱。

    坐在马桶上,拿出手机。

    点开自己的新闻。

    依然被炒得比较火热的位置。

    她抿着唇,往下看评论。

    果然。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她之前说的种种,甚至觉得那篇故意的自传都是假的,甚至有人说乔汐莞是当着一套背着一套,大家被她的虚伪所欺骗。

    乔汐莞关上手机,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面无表情的冲厕所,洗脸刷牙。

    越是这样。

    喻静。

    后果就会越惨烈。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有些冷漠的样子,对于喻静,她绝对不可能心慈手软。

    洗漱完毕,换了一身白色连衣长裙,裙摆甚至已经在脚。裸。处,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又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脆弱和无助,她照了照镜子,装可怜,谁不会?!

    抿着唇走出卧室。

    不知道顾耀其会在几点通知自己去开记者招待会,她先把自己准备妥当了,等着被召唤。

    一步一步走向大厅。

    大厅中很安静,连一向都喜欢在家练瑜伽的齐慧芬也不在。

    她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电视也没看,盘着腿木讷的看着大厅落地窗外,那片生机盎然的后花园。

    碧草丛生,花朵娇艳。

    顾家大院的后花园别有洞天,除了那个让她曾经一度很震惊的温室花园外,还有很多浓密的绿化设施,想起上一世自己家的别墅,别墅其实也不算窄,但那个时候就是不爱弄绿地和鲜花,整个别墅看上去光秃秃的,倒是做好好几个室外游泳池。

    她总是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她的父母却也是无底线的一直宠溺她。有时候也会把他们气得爆炸,但更多时候,他们还是以她为傲。

    必定当年的她,真的在商场上闯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

    甚至于那个时候的风头,锐不可当。

    而现在。

    她看着周围突然觉得陌生的一切。

    现在的重生,重生在这样一个家庭背景,重生在这么一个有着童年阴影的躯体身上。

    自己的亲生父亲可以对自己残忍到这个地步,她想如果不是她这么亲身经历过,她真的不会相信还存在这种人,她一直以为,作为父母,就应该无私的对自己的孩子,就应该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这种,恨不得把自己孩子推到水深火热风口浪尖处,恨不得自己孩子受到伤害不得好过!

    那一刻,陡然觉得自己好像就笑不出来了。

    就算是嘲笑这具躯体,也是笑不出来的。

    她微微抿着唇,没有掩饰自己的表情,她不想掩饰。

    有时候,就这么静静的难受一会儿,或许等会儿就好了。

    她记得曾经他父亲给她说过,他说这辈子会经历很多事情,有些可能连自己都接受不过来,到了这个时候你就冷静,沉默,淡定,告诉自己,时间是治疗自己最好的药品。

    她微仰头。

    很多时候她其实是不愿意回忆过去的。

    她眼眸中微微闪烁着些液体,听谁说过,这么仰着头,眼泪就不会这么容易掉下来。

    看来是的。

    她的眼泪在眼眶中闪烁,就是不会滴下来。

    ……

    顾子臣推着轮椅从后花园进来。

    大厅难得的这么安静。

    他默然的往前走着,轮椅在经过沙发平行线的位置停了一下。

    从他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到乔汐莞的小半边侧脸,却就透过这小半边侧脸,也似乎能够看清楚她整个脸上的难受。

    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盘着腿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头发自然的垂放在两边,在外面阳光的照耀下,白净细腻的脸颊看上去清纯脱俗,又似乎像是误落人间的天使般,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找到不方向,找不到依靠。

    他抿了抿唇。

    从发生事情后到现在,他一直觉得她是坚强的,甚至坚强得有些过头,简直是没心没肺。

    但是此刻。

    他微转移视线。

    推着轮椅默然离开。

    那些,都是别人的事情。

    和他,暂时无关。

    ……

    上午十点。

    乔汐莞接到顾耀其的电话。

    因为时间太紧迫,记者招待会在下午2点召开,让她提前做好准备。

    她点头答应。

    趁着这个时间,她正好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转眸给武大打电话,直接出门。

    车子一路到达天街路鸿运小吃街,她下车,走进小吃街巷子口,脚步停在“鸭血米分丝汤”门口。

    里面的中年妇女正坐在店面无所事事的等待客人,看着乔汐莞出现时,整个人顿了一下,左右看了看,连忙走出去拉着乔汐莞走向一边。

    乔汐莞看着她,很淡定的说着,“我原本没想过会出现,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

    中年妇女眼眸垂了下去。

    “这段时间的新闻你也看到了,我不需要你对着媒体澄清什么,我也会尽量不暴露你的身份,但是出庭的时候,我需要你作证人。”

    中年妇女有些犹豫。

    但是终究只是犹豫而已,必定她确实是她的亲生女儿,被逼到了这种程度,自然心里也不好过。

    而且她应该清楚得很,乔汐莞在乔家到底是过得什么日子。

    趁着这个时候反击,给对方点教训,这是从很久以前开始她们两人都有的愿望。

    而现在,终于要实现了。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好,我帮你。”

    乔汐莞看着她,没有说感谢的话语。

    她真的没有想过要来为难她什么,可到了这个地步,不把她牵扯进来已经有些说不过去了,“你把你这边安排好,到时候我会来接你。”

    “嗯。”中年妇女点头。

    乔汐莞转身欲走。

    “莞莞。”中年妇女叫住她,“你这段时间还好吗?”

    “你不是看到了吗?”乔汐莞很直白的站在她面前。

    “你真的变了。”中年妇女感叹,“以前那个受人欺负的小女孩,现在真的长大了。”

    嘴角,分明还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

    乔汐莞拉出一抹笑容,没有解释太多。

    她不是变了。

    而是,她不是乔汐莞了。

    她大步离开。

    这个时候,她没有多少时间能够耽搁。

    一路又回到顾家大院,吃过午饭后,在齐慧芬的叼叼絮絮后,就准备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顾子臣在大厅,很淡定的看着报纸,没有转头看她一眼。

    乔汐莞嘴角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一个字,走了出去。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很多事情都只能靠自己,除了生孩子。

    还好她不用再和这个男人生孩子,否则求他办事儿,比登天还难。

    现在的她,经过昨晚一夜后对顾子臣的态度就变得非常平静了。

    她这个人一向很会调整自己的情绪。

    也从来不钻牛角尖。

    坐着武大开的车一路平稳。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好到让乔汐莞都觉得有些刺目。

    她把车窗的窗帘拉上,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车子一路到达江皇大酒店会议室门口。

    通过后门直接走进后台。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外面已经有条不紊的在准备着,她就坐在后台一直很淡定的等待,武大也跟着她在后台,无所事事的待在那里,也不太说话,应该是没有习惯安慰人。

    正时,电话突然响起,乔汐莞看着来电,抿了抿唇,“爸。”

    “今天我找来的记者基本都是和顾氏合作过很多次的媒体,大部分我都有私底下做工作,他们也知道怎么做怎么问,但也难免会有临时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你自己要有个心理准备。”

    “好。”

    “乔汐莞,这段时间我对你一直很看好,你自己不要毁在了自己的手上。”

    “我知道的。”

    “其他的我不多说,你自己拿捏好分寸。”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嘴角蓦然一笑。

    顾耀其还是不太信任她吧。

    尽管这段时间可能真的对她颇有好感,但还是不太信任她吧。

    她不在乎的伸了伸懒腰,“武大,你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武大点头,走出去。

    没多久,武大进来说道,“会议室拥挤了很多记者了,我问了一下现场工作人员,说所有都布置妥当了,等着时间点一到就通知你出场。”

    “好。”乔汐莞点头。

    武大还是有些忍不住的问道,“怎么总觉得你对待任何事情都可以置之不顾,仿若这些事情都不是你的事情?”

    “本来就不是我的事情。”乔汐莞理所当然的回答着,曾经那些事情本来就和她无关,现在她只是在帮别人完成遗愿而已。

    当然,至于是不是她的“遗愿”她也没空去深究,现在只是真的惹到了她,她报复回来而已。

    而且她从来不喜欢被别人绑住了手脚,那样她会觉得勒得很难受,呼吸不了。

    正时。

    外面的工作人员敲门走进来,“乔小姐,一切准备妥当,还有2分钟正式开始,你准备一下。”

    “好的,谢谢。”

    “不客气的。”

    工作人员走出去。

    乔汐莞再次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不施米分黛,干净的一张脸蛋,却还是这么美,美丽中,又似乎透彻点楚楚动人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很想要怜惜。

    她突然很庆幸,这张脸给了她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嘴角一勾,转身走向会议室。

    工作人员用手势比着,三、二、一!

    乔汐莞走进会议室。

    扑面而来的闪光灯差点没有闪花她的眼。

    她坐在最中间的位置,闪光灯也一直不停的打在她的脸上,让原本就白皙的脸颊突显得更加明显,仿若有一种吹弹即破的感觉,皮肤那么脆弱,整个人看上去,也那么脆弱。

    她保持着平静一直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记者团。

    顾耀其的能耐还行,这么短短时间找了这么多家媒体,她晃眼看了一下,这些媒体还都是在上海比较有份额的,包括新苹果财经周刊的也在,她暗自一笑,还好顾子寒这个时候不在上海,要不然指不定会在暗中做什么手脚。

    她一直保持着这般有些委屈又有些脆弱的表情,看上去楚楚可怜。

    闪光灯还在继续,记者的问题也蜂拥而至。

    “乔汐莞,这段时间一直爆出你和你继母之间的恩怨,到底你们之中谁的话值得我们相信?”

    “乔汐莞,你父亲突然插足,对你很不利,是你真的如他所说,还是说另有隐情?”

    “乔汐莞,你的新闻几乎已经霸占了各大头条,有人说是你在故意炒作,你怎么看?”

    “乔汐莞,你召开记者见面会,是为了当众讨伐你继母的恶性吗?”

    “乔汐莞,说直白一点,这次的事情是你和你继母的家事儿,现在被外界这么的评论参与,你之前想过会有这种后果的吗?”

    ……

    好多问题,有些乔汐莞甚至是听不过来的。

    她拿着话筒,“不好意思,你们的问题太多,我真的不知道该回答谁的。我今天既然召开记者见面会,肯定就是要把事情说清楚的,你们用不着着急。”

    下面的记者稍微安分了点。

    乔汐莞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白净的手,脸上的表情显得如此的难受,“刚刚我有听到记者朋友说,关于召开这次记者见面会是不是为了当众讨伐我的继母?有记者说,这本来是我们家的家务事,现在被全上海的人这么评论插足,这样的后果是不是我所想要的?”

    “当然不是。”乔汐莞摇头,“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制造是非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爆出来的那一段视频,我和我继母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私底下的事情,而且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已嫁人生子,我真的没有必要到这个时候才来说我继母的不是,那样显得我自己多小家子气,有句话说得很好,不是在逼急了的情况,狗是不会轻易咬人的。”

    “呵呵,暂且就把我自己当成一条狗吧。一条曾经受到欺凌,安分守己默默无闻的小狗,突然到了需要站起来咬人的地步。”乔汐莞有些讽刺的自我嘲笑。

    记者拿着话筒,很认真的听着她的一字一句。

    不管面前的人是不是装的,这么看上去,这个女人真的很可怜,也说得很有道理,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很显然,肯定是有原因。

    而他们,就是需要了解这段起因。

    乔汐莞深呼吸了一口气,仿若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再次说道,“这个时候,我想我应该先说清楚我继母为什么会爆料我视频的起因。前段时间,我继母的女儿也就是我的继妹喻洛薇突发奇想想要到顾氏来上班,让我走点后门关系,我没有同意。不是我对我继妹的排斥,是因为她现在还小,我希望她可以从头开始,通过顾氏应聘从基层发展,但显然,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她无法接受这种安排,回家后就在继母面前抱怨,我也曾被我爸及我继母叫回家好好教育了一番,但我的原则性还是有的,并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可能就因为这么激发了我继母对我的仇恨,才会向媒体爆发了那段视频。”

    乔汐莞阐述着,记者似乎也是有些认同的微点着头。

    “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继母会选择这种极端方式来报复我,甚至于当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没有考虑过外界怎么看我,我只是在想,我们在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不管以前我们相处得多不愉快,必定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算相处得多不好,多看不惯对方,但也是不允许外人来欺负一点点的,而她,却把我推出去,让全世界的人用有色眼镜来看我,我成了上海人的笑话。”

    “我现在暂时没有证据证明这个视频是我继母爆出去的,但是还好,作为人类具备的最基本推断逻辑。我想这个逻辑说出来,也绝对是说得通的。这段视频的拍摄地点在家,而且我们家里面管辖家里事务的只有我继母,所以不需要怎推断,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够拿到这段视频。既然没有人能够拿得到,视频这么暴露出来,矛头指向她就理所当然了。”

    “可是你父亲也站出来帮你继母说话,你父亲作为你的最亲的人,他没必要平白无故的让你成为众矢之的吧!”一个记者突然说道。

    也是这段时间质疑她的最关键的一个矛盾点。

    乔汐莞眼眸微动。

    顾耀其找来的记者,看来还是很会办事情的。

    她咬了咬唇,脸上表情更加难受了,她似乎在努力的控制情绪,沉默的空间,一度只有闪光灯“咔嚓”的声音,记者有些着急的等待着乔汐莞的开口。

    乔汐莞看着他们,很久很久,“我真的不想说出来,因为我一直以为他无论做了什么都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应该感谢他给我带来了生命,养育着我长大到现在的年龄。但是……我想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当一切都已经摊开了让人来评价来津津乐道的时候,就真的没必要隐藏什么了。”

    “我父亲乔于辉,我想你们可能对这个人不是太熟悉,当然也或许有些老一点的财经记者会熟悉他,她是乔氏企业的长子,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家业。在我爷爷那一辈,乔氏是大公司,乔氏家族是豪门贵族,当时乔氏交到我父亲手上的时候不说有多大发展潜力,但在上海生存下去绝对不难。但是我父亲,因为喜欢赌博,一点一点荒废了家业,甚至输得差点倾家荡产。每次赌博完了之后心情不好就对我以及我母亲拳打脚踢,我母亲在我6岁那一年终于忍受不了我父亲的家暴行为离开了这个家,2年后,我继母出现了。我继母带着她的女儿出现在我们家时,我真的表现出了我所有的友好,换来的却并不是好结果,不仅没有再阻止我被我父亲一直殴打,反而她还推波助澜,让我遭受的打骂更多。”

    “后来我结婚了,嫁给了顾氏顾子臣,我父亲依然不停的从我身上索取。我因为误杀罪判刑入狱的时候,我没有等来我父亲一分钟的看望,这是我待的那个监狱所有狱警都可以作证的。也或许就是因为他们的冷漠和无闻不问,我在监狱那三年,彻底的好好思考着自己的人生,自己这一辈子为什么会落到那种下场。悔恨思过,才会发愤图强的不停学习,到出狱后发展到了顾氏上班,也开始在上班中找到自己。我一直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就满足了,却没有想到,还是需要来忍受我父亲那一家人给我带来的种种难堪,我觉得不值。真的不值。我没奢望他们可以像其他父母那样好好的爱我,照顾我的感受,鼓励我发展,但是我真的忍受不了,他们在我的人生中不停的阻止我前进的脚步。”

    “所以。”乔汐莞似乎是说道了激动处,“我不是为了我自己,也却是为了我自己,我也想要给广大作得不太好的父母亲一个忠告,不是你们生下来儿女就可以为所欲为,她也是人也会反抗也会有情绪,总有一天会像我这样崩溃到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而现在,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控告我的母亲指使我的亲舅舅对我实施猥琐行为,控告我的父亲实施家暴行为。我没有能力给自己力争什么,就算刚刚我说了那么多,最后的结果会被外界怎么评论我真的不知道,但是,虽然做法极端了点,我想在这个时候,是迫切的需要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给自己一个公道,我想很快大家就会看到,到底事实的经过是什么样的!”

    乔汐莞的声音很大,很坚决。

    那一字一句,让整个会议现场都有些震惊。

    “意思是,你现在要把你的亲生父亲以及继母告上法院?”记者连忙问道。

    “是,而且我有充足的证据。”

    “什么证据?”记者继续追问。

    “暂时不可奉告。到时候案子落下后,你们自然就会知道。”乔汐莞一字一句。

    记者想了想也知道这是乔汐莞的砝码,肯定不可能轻易爆出来,转移问题问道,“你现在和你的父母亲闹到这种程度,你想过后果吗?”

    “如果没有考虑后果,如果没有被逼到这种地步,我不会坐在这里。”乔汐莞说,对着记者。

    “乔汐莞。”一个记者突然接过话,问道,“从你爆出新闻到现在,你嫁入的顾家没有人站出来为你说一句话。我听说你嫁入顾子臣后一直不受待见,且又有过3年牢狱之灾,对于顾家人而言,你是不是也是毫无地位的?”

    这个记者的提问确实不是一般的尖锐,甚至是毫无掩饰。

    她眼眸微紧。

    看着其他记者媒体似乎也对这个问题无比的感兴趣。

    乔汐莞在上流社会被嘲笑惯了,乔汐莞在上流社会顾氏家族里面毫无尊严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作为乔汐莞的婆家顾氏,都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都应该向着自己的媳妇。可事情发生了这么久以来,顾氏一直沉默无言,仿若忘记了有这么一桩事情般,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着实让人不得不怀疑,乔汐莞在顾家人心目中的份量。

    乔汐莞深呼吸。

    记者能够问的问题她都想到了,要不然她不会让顾子臣出面。

    她原本的计划是,通过这次事故,澄清自己被外界传言的,澄清自己被上流社会笑话的事情,至少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乔汐莞,至少她现在得到了顾家人的认可,这对她以后在商界的发展绝对是有利而无害的,而且,谁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过得很好,谁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被好好的保护着。

    但是……顾子臣不愿意帮她,就算了。

    她转动着眼眸,脸上很平静的说着,“从嫁进顾家到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外界会把我传言到那种地步,当然,或许有可能被误会,必定按照常理而言,这个时候顾家的人应该出来说话。但是我们顾家不一样,我们是一个独立的家庭,我所有做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好好去面对而不是在谁的庇护下生存,顾氏能够发展到这个地步,就一直秉承着这样的观点。而且,我想我不需要多说其他,我误杀罪判刑后,顾家人没有排斥我,我现在能够在顾氏上班得到重任,这所有一切放在大家眼前的事实,我想顾家到底对我如何,我不需要再多说,你们能够看得到。”

    一些记者点头,记录。

    一些记者却还是有些不相信她的回答。

    乔汐莞也不需要在这件事情上面多做文章,做多了反而就虚伪了,做多了,反而就暴露了。她抿了抿唇,到了现在,似乎是可以结束这个记者见面会了。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她控诉了喻静以及乔于辉对她的所有种种,并顺带说了说喻洛薇那不自己奋斗只想要走后面的不良行为,这对以后而言,到喻静和乔于辉落马之后,顺利的阻止了喻洛薇就业的脚步,至少一些大的公司,她肯定进不了。

    她站起来,准备离开。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

    乔汐莞一顿,看着顾耀其突然出现,看上去心无旁骛的直接走到了她身边,自然的坐在她的旁边,对着话筒自顾自的说着,“希望没有迟到。”

    本来大家都以及已经结束的见面会,现在又有些骚动了起来。

    “大家不需要觉得惊讶,我作为乔汐莞的公公,顾氏的董事长,这个时候我出现在这里并不觉得有任何唐突。”顾耀其一字一句说道,“原本我不想要出现,因为这是乔汐莞自己的事情,我们顾家需要看到她自己怎么解决获得成长,这是对她的考验,但是现在,我想我是按耐不住的,在她没有娘家可以依靠的时候,我作为他现在的父亲,作为他的家人,是时候出来为她说几句公道话。”

    “发生事情到现在,乔汐莞一直很坚强。没有哭诉没有闹,她表现出来的是惊人的毅力,这让我确实都有些始料不及。但很多时候,她却又是无比脆弱的躲着哭泣。今天她能够这么勇敢的站在这里,我必须给予她极大的支持,代表我们顾家所有人,代表顾氏所有员工对她的支持和鼓励。我不评断她继母给她带来的种种伤害,我觉得我也没有资格去插手我儿媳妇的娘家事,但有一点我需要对着乔汐莞,对着所有记者朋友说清楚,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们顾家都是她最坚实的后盾,我们顾家不在乎她曾经的一切,而且恰恰相反,我们顾家通过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一切,我们看到了一个,让我们都折服的好媳妇,她是我们顾家的骄傲,我相信这个骄傲不会因为谁而轻易改变。”

    顾耀其的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

    所有人都没有想过,顾耀其会出现在这里。

    猜测最多的,也顶多不过是乔汐莞的丈夫或者乔汐莞的婆婆出现,必定顾耀其在上海也算是一个人物,他犯不着为了这件事情亲自出马。

    而这样的举动,无疑的说明了乔汐莞在顾家的重要程度。

    可以想象,等会新闻出来后,记者的笔锋会转变得有多厉害。

    “顾董事长,为什么是你出现在这里,而不是你的儿子,乔汐莞的丈夫顾子臣?”一个记者还是问出了疑问。

    顾耀其看着记者,“我儿子的情况我想大家都再清楚不过,他确实不太方便出现在公共场合,还希望记者朋友些就不要太过分的追问。”

    记者点头,似乎也是理解的。

    几年前发生的那场事故,稍微资深点的记者都清楚得很。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子臣仿若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

    “我想记者见面会就告一段落,我儿媳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法院提出控诉,感谢你们的今天的到来,辛苦了。”顾耀其站起来,很得体的说着。

    记者在工作人员的疏导下,开始三三两两离开。

    乔汐莞也跟着顾耀其从另外一个通道走出去。

    乔汐莞真的没有想过顾耀其会亲自出现,她一直觉得以她对顾耀其的理解,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来趟这么一个浑水,她乔汐莞绝对没有重要到,用顾氏家族,顾氏企业来担保和庇护。

    这样的举动无疑就是认定了她这个儿媳妇。

    在发生这起事故后她就想过,顾耀其现在对她的态度就两种,无疑就是把这件事情解决好了,他或许可以另眼相看,然后考虑她的下一步。没有解决好,呵呵,不好意思,有多远就滚多远,别想让他给她任何一点一丝的机会。

    顾耀其就只需要坐等结果就行。

    这么突然插手。

    好吧。

    她承认,那一刻看到顾耀其出现时,她真的有半分的感激。

    她调整着自己莫名有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抬眸看着顾耀其,很感激的说道,“爸,谢谢你。”

    顾耀其转头看了她一眼,“其他都不需要多说,把事情解决好了才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我一定会的。”乔汐莞坚定的点头。

    “我还要去上班,之后的事情就看你自己了。”

    “是。”乔汐莞点头,很用力。

    顾耀其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乔汐莞的肩膀,“好好做,以后会有发展的。”

    “谢谢爸爸。”

    顾耀其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小车。

    乔汐莞诧异的看着顾耀其。

    什么叫做“以后会有发展的”?顾耀其今天的表现分明有些奇怪,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皱着眉头,走进自己的小车内。

    武大坐进驾驶台,转头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律师事务所。”

    “哦。”武大点头。

    车子一路开向目的地。

    乔汐莞走进律师事务所,找到一个可靠的律师,把自己的案件交给他,由他帮她办理接下来的所有控诉环节。

    处理完了手上的一切,从记者招待会结束不到1个小时,铺天盖地的新闻就爆了出来。

    乔汐莞拿着手机看里面的新闻内容。

    很好。

    见面会的效果出奇的好。

    那些“控诉,还清白”的字眼清清楚楚,当然还有顾耀其最后的那点镜头,让乔汐莞在世人眼中又开始明朗起来,且觉得这个女人,越来越多的有了些神秘色彩。

    仿若之前对她的评论都开始有了颠覆性的转变,那些曾经上流社会对她不利的传闻也渐渐的被世人所质疑。

    她看着跟帖评论。

    大多都表示不明白现在的情况了,坐等接下来的法律事实。

    法律事实?!

    她嘴角一勾,看着手机屏幕上突然显示的电话号码。

    冷笑了一下,接通,“喂。”

    “乔汐莞,你有什么资格控告我,我什么时候指使了朱正富去强奸你。”那边传来喻静狂怒的声音。

    到了这个地步,喻静似乎是感觉到了这个新闻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有没有,交给法律去定夺,我们说了都不算。”乔汐莞一字一句。

    “你别得意,乔汐莞你别得意。”喻静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

    “我没有得意,阿姨。”乔汐莞冷冷的说着,“我都只是很平静的在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都一直在你的欺凌下生活,从来没有敢反抗一次,这次让自己这么反抗一下,我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定,你应该感到无比感性,你能够激活我这么大的潜力。”

    喻静怒气冲天的挂断了电话。

    可能真的没有想到,这次这件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

    就算普通人也应该感觉得到,这次事件已经不是简单的新闻舆论了。

    乔汐莞还未放下电话,电话突然又响起。

    这么接二连三。

    乔汐莞冷漠一笑,“喂。”

    “乔汐莞,你需要做到这个地步?”

    “爸,当你配合阿姨写新闻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要做到这个地步?!”

    “乔汐莞,我终究是你爸。”

    “可是你终究没有把我当女儿。”乔汐莞一字一句。

    “你!”乔于辉被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我实在也不想和你再多说,等着法律的制裁吧!”乔汐莞一字一句。

    这次,她把电话挂断了。

    她难得这么的去让乔家人,气得吐血,她觉得成就感很强烈。

    ------题外话------

    呼呼。

    让亲们失望了。

    顾子臣没有出现哦!

    不过,亲们是不是发现了点什么呢?!

    那啥。

    乔家人终究会落到下场滴!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