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七章 全面爆发(六)疏而不漏

第十七章 全面爆发(六)疏而不漏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不知道是不是舆论新闻太大的原因,记者见面会结束后,乔汐莞委派的律师就立刻到公安机关进行了报案,当天下午,喻静就被警察局以唆使他人犯罪为由进行了刑事拘留,乔于辉以长期家庭暴力为由进行了刑事拘留,拘留第二天,乔汐莞的律师提供喻静及乔于辉的犯罪事实及证人证词,第三天警察局下达拘捕令,且在第四天上午就开始了第一次开庭审理。

    开庭审理出示人证物证,喻静犯罪事实确凿,在公关机关下找到爆料乔汐莞视频新闻的第一媒体,确定爆料人系喻静本人,朱正富亦开庭指正当年喻静唆使他对乔汐莞实施强奸,并在事后给了他一笔封口费。而乔于辉,警方通过调查犯罪嫌疑人的事实行为,确定系赌博痴迷者,并因此输掉一大半家产。在亲戚的走访调查中基本认定乔于辉对乔汐莞及乔汐莞的母亲曾经实施家暴,当天,乔汐莞的母亲出庭,将自己曾经被乔于辉被烟头烫伤的痕迹公诸于世,经过医疗鉴定系成年旧伤人为所致,乔于辉的家暴事实成立。

    第一次开庭,法院当场判决,判处喻静故意唆使强奸罪,属共犯且占主要刑事责任,考虑到最后未遂未能够酿成大错,判处有期徒刑2年。判处乔于辉家暴致人轻伤罪,因家暴时间持久且性质尤其恶劣,判处有期徒刑4年。

    喻静和乔于辉不服法院判决,申请上述。

    上述时间定在半个月后。

    但这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回天之力,这两场官司,乔汐莞赢得非常漂亮。

    开庭结束。

    乔汐莞先让武大秘密的送走了她的母亲,不用想也知道外面肯定有成批的记者等候,她答应过,尽量不曝光她母亲的身份,这也算是对这具身体的一个交代。

    处理好之后,调整情绪,往庭外走去。

    喻静和乔于辉已经先行一步的被警方带出了法庭,高高的法庭阶梯上,记者蜂拥而至,对着喻静和乔于辉的闪光灯不停,将他们狼狈的模样拍摄得淋漓尽致。

    尖锐而直白一波一浪。

    “乔于辉,你被自己亲生女儿告上法庭,你现在什么感受?”

    “喻静,你作为后母,这么虐待自己的继女,你不感到羞耻吗?”

    “乔于辉,你当初帮助喻静质控自己亲生女儿时,想过自己女儿的感受吗?你作为父亲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你还怂恿其他女人来欺凌自己女儿,你就不觉得过意不去吗?”

    ……

    “不要拍了,请让让!”前行的路被记者堵得死死的,警察有些严厉的说着。

    记者却不屈不饶,没有得到一个回答,也似乎是不心甘。

    突然,一颗鸡蛋狠狠的砸在了喻静的脸上,蛋壳破裂,蛋清和蛋黄顺着脸往下掉,说不出来的狼狈。

    喻静抬头,远远看着有人拿着鸡蛋扔向她。

    “上海出了你这样的人渣继母,我都为你感到耻辱!”是一个中年妇女恶狠狠的声音。

    身边还有好些中年妇女,那架势,就跟广场舞大妈跳舞时打了鸡血的模样差不多。

    仿若是组团来讨伐一般,接二连三的鸡蛋扔了过来,边扔边骂道,“人渣,败类,猪狗不如,上海人民的耻辱,就应该浸猪笼……”

    恶毒的声音,一波一浪。

    没想过这则新闻会闹到现在的地步,公安机关也有些始料不及,所以并没有加派人手来阻止人潮波动,大概过了将近20分钟的时候才有警察赶到维系治安,平息这场“讨伐”风波,但20分钟,早就可以让“广场舞大妈”些肆意报复了,喻静和乔于辉在整个过程中,说不出来的狼狈和不堪。

    也或许,连自己都想象不到,自己有这么一天,会这么的被世人所憎恨。

    在警察的治理下,尊严的法院前终于恢复了他的秩序,乔汐莞趁着这个时候,慢条斯理的走出去,一步一步走下阶梯。

    喻静和乔于辉当时正准备上警察,转头的一瞬间就看到乔汐莞被记者围住,待遇和他们绝对是天壤之别,喻静气得咬牙切齿,是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乔汐莞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弄到现在的地步。

    她现在是被全上海的所鄙视,再也没办法抬头过日子。

    乔汐莞看着那辆警车离开,回眸对着记者。

    “乔汐莞,终于证明了自己,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记者的问题都温和了些。

    不管是谁,就算是在外人眼中一向没有什么感情的记者,都明显的对乔汐莞偏袒得多,这次的事件乔汐莞已经不仅仅是胜了官司而已,完全是赢得了全上海人民的掌声。

    “我其实很难过。”乔汐莞说,脸上依然是干净透测,楚楚动人,“我没想过我会和他们闹到这个地步,我刚刚看到有大妈往我父亲和继母身上扔鸡蛋,我知道他们是因为同情我,但是我希望他们不要再这么针对他们,他们已经得到了法律的制裁,得到了他们该有的惩罚,不应该再受到这些伤害。熟话说得很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只希望他们出狱后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如果可以,我依然愿意尽到我那一份孝心。”

    乔汐莞一字一句都说得无比诚恳。

    记者不禁对乔汐莞更加的另外想看,就算是装的也好,至少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女人还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让人折服的话语。

    乔汐莞勉强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现在不太舒服先离开了,谢谢记者朋友们的关心。”

    说着,乔汐莞就微推开记者离开。

    记者也没有阻止乔汐莞的脚步,此刻的乔汐莞看上去真的是在强颜欢笑,仿若真的很难过。

    乔汐莞一步一步走向法院阶梯下,等了一会儿,武大开着车来接她。

    她坐在轿车内,脸上的表情立刻就沉了下去。

    乔于辉和喻静得到了这样的下场,她并不会因此而有所动容,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报应,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可以为所欲为的,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得到惩罚,要不然法律拿来干嘛的?!

    她眼眸微转,对着武大说道,“按照我说的,把那张卡给我母亲了吗?”

    “嗯。”武大点头。

    “她说什么了吗?”

    “没说什么,原本不想要,我执意给了她,她就接住了。离开的时候眼眶挺红的,好像说了句,是她对不起你。我想你也并不是很喜欢听着这种话,就也没有和她多说。”武大平静的说道。

    “嗯,钱收了就行,我不想欠任何人人情。”乔汐莞一字一句的说道。

    上一世的自己就不喜欢欠人情,那样会让她浑身不自在。

    “她是你母亲,不存在所谓的人情吧。”武大有些不理解,母女之间互相帮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谓的人情,也太过了点吧。

    乔汐莞看着窗外的风景。

    她不是。

    可她没有必要对武大解释。

    武大也不是那么喜欢追根究底的人,所以也识趣的没再多问。

    只是转移话题说道,“现在回顾家吗?”

    “不,我去拘留所看看。”

    “看谁?”

    “喻静。”

    武大抿了抿唇,“你的行踪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那就不要捉摸了。”乔汐莞靠在轿车后座,很放松的让自己闭上眼睛,养神。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走进拘留所,然后在会见厅等着喻静。

    喻静一出来第一眼看到乔汐莞的时候,就恨不得扑上去抓烂她的脸,被狱警给狠狠的阻止了,强势的压迫在面前的椅子上,威胁道,“安静点!”

    喻静被狱警这么一吼,也没敢肇事。

    狱警看喻静已经平静下来,才放开她,走向一边,盯着她们两个人的交谈。

    “你来做什么?”喻静口气冷得吓人。

    “当然是来看笑话,否则你觉得,我还能对你有感情吗?”乔汐莞冷漠一笑。

    喻静狠狠的捏着拳头,恨不得杀人。

    “曾经这么欺负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这么的欺负回来!”

    喻静气得发抖,“你冤枉我,终有一天我会将你告上法庭,乔汐莞你给我等着。”

    “冤枉?”乔汐莞眼眸一紧,“你曾经这么冤枉我的时候呢?喻静,这就叫做以牙还牙,让你亲身体验一下这种感受,不是挺好的吗?”

    “你!!”喻静恨不得杀了乔汐莞。

    “不过倒是,从发生事情到现在,请问你的亲生女儿喻洛薇在哪里?”乔汐莞问她,分明轻轻淡淡的口吻,却就是让人觉得刺耳无比。。

    喻静突然沉默。

    “在一个不知人的角落偷偷哭泣,还是在不知人的角落,躲起来怕面对媒体,亦或者,压根就是不想再认你们?”乔汐莞继续讽刺。

    “薇薇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要乱说,是我让她这段时间不要出现的!”喻洛薇大声的反驳。

    说起自己的女儿,却是如此护短。

    乔汐莞冷冷一笑,“但愿如此。”

    “乔汐莞,你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这点算什么,不就是坐两年牢而已,我根本就不怕!”喻静狠狠的说着。

    “不怕吗?”乔汐莞站起来,漫不经心的说着,“确实,这还不算什么!喻静,真正当你被送进监狱后你才会知道,我到底是谁?!我有多大能耐?!那个时候,你才有资格说,你到底怕不怕?!”

    “你什么意思?!”喻静看着乔汐莞转身的背影,连忙问道。

    乔汐莞身体停顿了一下,“以后你就知道这什么意思了。

    说完,大步离开。

    她在监狱待的那段时间可不是白待的。

    她走出拘留所,坐在武大的车上说道,嘴角笑着说道,“去监狱,我们去看看曾经的老朋友。”

    “谁?”武大有些不明白。

    “你说呢?”乔汐莞嘴角一勾。

    武大愣了一秒,瞬间明白。

    她启动车子,往监狱开去。

    两个人走向监狱工作人员,还是那个为他们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的时候还热情的招呼了些,笑着说道,很少有人从这里出去后,在这么回来的。

    乔汐莞和武大都只是淡淡一笑。

    两个人走向会见厅,见到了她们的老朋友。

    一个留着几乎是男人寸头的女人,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大大咧咧的坐在她们面前。

    不管任何一个监狱,里面都有一个头目,帮助狱警管理好监狱的秩序,这个人通常能耐比较大,也能够得到警方的特殊待遇,很多时候只要不出人命,这个人可以在监狱里面为所欲为。

    而面前这个女人,无非就是女子监狱的头目。

    她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眉头扬了扬,“哟,还记得回来看我,看样子出去后混得不错。”

    乔汐莞笑了笑,“是混得不错,所以你要是出狱后,可以来找我。”

    “得了,假情假意。明知道像我这种无期徒刑注定终身监狱的人还给我来这种玩笑。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老朋友很直白的说着,口吻也是这么不轻不淡的。

    “帮我好好的照顾一个人。名字叫喻静,不出意外,应该在1个月内会被送到这里。”

    “怎么照顾?”老朋友狠抽了一口烟,问道。

    “当年是怎么照顾我的,就变本加厉的照顾她。”乔汐莞一字一句。

    “看来,是仇人。”老朋友总结。

    乔汐莞耸肩,默认。

    老朋友熄灭烟蒂,漫不经心的说着,“放心吧,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让你的朋友在这里面……生、不、如、死。”

    乔汐莞嘴角一笑,“谢了。”

    “还有其他事吗?”老朋友看着她。

    “这么快就想要赶我们走?”乔汐莞玩笑道。

    “要不然你再进来陪我住几天?”

    “那我还是走了吧。”乔汐莞站起来,离开的时候忽然又说道,“对了,监狱里面是不是有一个狱警叫做王桂和的?”

    “王桂和?”老朋友思索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号人,怎么了,他惹你了?”

    “有一个口无遮拦的表妹,给点教训就是。”乔汐莞说。

    一直忙着在顾家做表现,根本无暇顾及很多的事情。

    但不是说她乔汐莞就这么忘记了,她可是记得很清楚,当初言欣瞳带着一帮人为喻洛薇庆祝的时候,一个女的曾经当众奚落她,她可真的不是这么好欺负人的。

    老朋友点了点头,“知道了。”

    “另外。”乔汐莞从包里面取出一张卡,“知道你不缺钱,但是有时候里面也需要用这个来打点,密码是你的生日,你千万别感动,你的生日我不是刻意记住的,只因为太好记了,0308,死三八,让人过目难忘。”乔汐莞说得很直白,半点煽情的意思都没有。

    却莫名在那一刻,让人有那么一秒钟的感触。

    有时候或许就是这么不经意间的一两句话,会让人的内心真的受不了。

    老朋友顿了一下,这么多年在监狱待着,或许还没有谁让她动容过。

    她接过那张卡,嘴角笑了笑,抬头看着乔汐莞,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说道,“我很缺钱,下次不妨多送。”

    “那就祈祷我在外面风生水起。”

    老朋友也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乔汐莞的肩膀,“保重。”

    “嗯,保重。”

    这样的朋友,不需要说太多,彼此心知肚明就行。

    乔汐莞带着武大离开监狱。

    两个人一起坐回到车上。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问道,“这次回顾家了?”

    “嗯,回去吧。”乔汐莞点头。

    那一刻似乎也有些累了。

    事情终于都解决完了。从此刻开始,这个在上海街头引起风波不断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她靠在椅子上,放松自己。

    车子一路安静而平稳。

    武大把乔汐莞送到顾家大院门口时,门口处站着言欣瞳。

    她还提着行李,似乎是刚下飞机才到家。

    乔汐莞抿了抿唇,消失了这么会儿,又这么回来了,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些事情原本想着还能够逍遥两天,真是阴魂不散的节奏。

    她下车,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不悦,对着言欣瞳还笑脸迎人,“弟妹从美国回来了?”

    言欣瞳对她翻了个白眼,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

    乔汐莞也不在乎,抿着唇往别墅走去。

    “乔汐莞,我不在这两天,你倒是一点都安分不了。”言欣瞳讽刺无比的说道。

    乔汐莞嘴角一勾,“这和你在不在没什么关系。”

    意在说明,言欣瞳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别自以为是。

    言欣瞳不笨,当然听得处来乔汐莞的意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乔汐莞装作看不出来,还好心的说着,“弟妹,你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赶紧回房间休息吧,我想子寒明天应该也要回国了,你养好精神才有精力照顾他不是?”

    言欣瞳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这个女人,凭什么可以这么耀武扬威,凭什么!

    而且顾明理之所以会被送去美国,全部都是乔汐莞的“功劳”,她到美国那段时间越想越气不过,看着顾明理这么小的一个人在国外求学,想起顾明路还能够这么的在家耀武扬威就更加的不爽透顶,她不给乔汐莞点教训,她真的会恨不得一头撞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大厅。

    齐慧芬在大厅看电视,乔汐莞的新闻也已经在上海地方台进行的全程播放,整个画面是大快人心,齐慧芬看着乔汐莞回来时,脸上的表情自然就热情了些,连忙招呼着,“莞莞,你快过来,看看媒体都怎么赞扬你的,说你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方式非常棒,值得很多遭遇同样伤害的人借鉴学习……”

    乔汐莞笑着走向齐慧芬,坐在齐慧芬的旁边看着电视新闻。

    言欣瞳由始至终就没有被齐慧芬问起过一句,她离开上海都有一周时间了,齐慧芬看到了却半点表情都没有,对着乔汐莞分明是热情过度。

    想到这里,心里不爽透顶的狠捏着手指。

    但言欣瞳在顾家待了也不是一天两天,讨好齐慧芬也有她的一套方法,她暗自深呼吸,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的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妈妈,我回来了。”

    说着,就很自然的走过去。

    齐慧芬转头看了一眼言欣瞳,表示兴趣不大。

    “我在美国的时候也关注了大嫂的新闻。真没想到大嫂以前遭遇了这么多,本来想要早点赶回来,就算帮不了什么,给她点鼓励也终究是好的,奈何明理在国外习惯不了,我只能多陪他几天,让他尽快的适应环境,就耽搁了回来的时间了,大嫂不会怪罪吧。”言欣瞳的一番话倒是说得得体。

    乔汐莞连忙说着,“怎么会,弟妹有事情要忙,我当然理解得很的。倒是说起明理,明理在那边怎么样?听说都是找的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学校读书。”

    乔汐莞的话也说得非常有技巧。

    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是斤斤计较的人。然后还大度的问起了明理的情况,而且特别强调了是“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学校”,这些话自然是想要让齐慧芬放心,也意在说明顾耀其的安排很好,不需要改变。

    言欣瞳似乎也是没有听出来,接过话说到,“刚开始两天有点排斥,后面就好了,明理的适应能力真的不错,妈,什么时候有空你也可以过去看看他,明理这次的表现超乎我的想象,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说以后自己学好了,要亲自回来给爷爷奶奶道歉。”

    言欣瞳是一直在帮着顾明理说话,可有一点她就没有考虑到。

    如果顾明理在美国学习这样的安排方式很好,那么顾明理至少很长一段时间是没办法回国了。

    当然,她绝对没有这么好心的提醒。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顾明理去美国总比和小猴子在一个屋檐下更让人宽心,小猴子的性格多多少少会被顾明理给欺负了起,到现在这一刻她似乎都还能够想起当时从楼梯上摔下来的那一幕,要是真的有个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接受得了。

    所以,顾明理待在美国,再好不过。

    “道歉不道歉不重要,重要的是明理知错能改。让明理去美国的事情是你爸一手安排的,虽然做得极端了点,但也是为了明理好,你心里也不要有芥蒂,等以后孩子长大了,指不定还要感谢你。”齐慧芬点头说道,“有空我就抽点时间就去看看他,让他别有了心理负担,家人终究是一家人。”

    “谢谢妈,我会对明理说的。”言欣瞳连忙点头说道。眼眸往乔汐莞身上一瞄,带着些不屑,仿若就在说明,齐慧芬对她及明理还是上心的。

    乔汐莞真的觉得偶尔言欣瞳的举动幼稚无比,这样就有资本炫耀吗?!

    听不出来,齐慧芬或许也只是一句托词吗?

    算了。

    乔汐莞觉得自己真的没必要说太多,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妈,我有些累了,想要回房休息一下,就不陪你和弟妹了。”

    “这几天也确实辛苦了,去吧,累坏了身体就得不偿失了。”齐慧芬友好的说着。

    乔汐莞点头微笑,走向2楼。

    这几天确实有些累。

    想的事情太多,做的事情也不少。

    而且在接下来不久,或许又要有其他事情发生了。

    她有预感。

    嘴角一勾,淡淡一笑。

    很长一段时间都习惯了这么争夺和应付,她反而没觉得任何排斥,而是无限期待。

    推开顾子臣的房间,那厮依然在阳台上看书。

    乔汐莞觉得,那本书应该够那货看一辈子了,她还捉摸着,要是那货死了,她特定把那本书烧了给他陪葬去。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回来,不知道乔汐爱无能此刻的脑瓜子在想什么,脸上也没什么特别表情,眼眸转动着,又低下头,显得漠不关心。

    乔汐莞也觉得没什么话可以对顾子臣多说,反正这个男人,也指望不了她能够帮自己多少。

    她拿起睡衣就往浴室走去。

    很快的洗了一个澡,躺倒床上准备睡觉。

    睡觉是疗养自己最好的一种方式,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

    很多时候,在处理完一件大事情后,她都喜欢先选择这种方式让自己的身体和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这是她对自己的犒劳。

    她闭上眼睛,正在快要睡着的那一瞬间,电话突然响起。

    麻痹!

    是谁!

    乔汐莞不爽的翻动着身体拿过手机,看着来电,口吻也不太好,“姚贝迪,你丫的最好是有什么大事儿!”

    姚贝迪那么怔了一会儿,好半响才回神说道,“你在睡觉?”

    “要不然呢?!”

    “哦。我只是问一下你的官司情况……”

    “在新闻上你不是都看得清楚明了吗?”乔汐莞没好气的直接说道。

    那边也没有冒火,似乎还淡淡的笑了笑,“那你睡觉吧。”

    乔汐莞没好气的挂上电话。

    最讨厌被人这么吵醒了。

    姚贝迪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霍小溪也是如此,在处理完一件事情后第一时间就是让自己彻底的休息一下,然后每次睡觉被人吵着之后,就会像现在这样,暴躁无比。

    就是霍小溪吧。

    她觉得,她已经能够确认百分之八十。

    ……

    乔汐莞躺在床上,翻身。

    被人吵着,真是不爽透顶。

    这么翻了一会儿身,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乔汐莞真的觉得自己要暴走了!

    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头发被自己抓得凌乱无比,整个人说不出来的气急败坏!

    顾子臣这个时候恰好从外阳台进来,就看着乔汐莞这么“疯狂”的一幕。

    乔汐莞眉头一紧,“看什么看,没见过姐这么风情万种的模样吗?!”

    顾子臣敛眸。

    蓦然离去。

    是挺“风情万种”的?!

    嘴角莫名的拉出了一抹,可能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微笑。

    乔汐莞拿起电话,看着来电,“喻洛薇,你要做什么?!”

    “姐,呜呜,呜呜……”那边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

    乔汐莞眉头一紧,“说人话。”

    “姐。”那边依然梨花带泪,“我不知道当年爸爸妈妈给你带来了这儿大的阴影,我知道是他们对不起你,他们现在如此了也是他们应该得到的惩罚。但是姐,我以前还小,没能够保护你,现在看到这些我也真的是很难受,姐你不要计较我,我以后都站在你这边。”

    乔汐莞捏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下,半天没有说话。

    那边的喻洛薇有些摸不清乔汐莞在想什么,很久之前就不知道这个突然爆发的乔汐莞到底都隐藏了些什么天大的能耐,她用小心翼翼的声音继续问道,“姐,你还在生我气吗?我现在知错了,知道是爸爸妈妈的原因,我现在对他们也很不理解,姐,我现在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

    说得,很是可怜。

    “喻洛薇,我至少觉得,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情,态度转变也会在一个月之后,就算是你异于常人,也得花一个星期时间吧,而你,只花了几个小时时间就想通了一切,我是应该佩服你吗?”乔汐莞一字一句。

    “姐你什么意思,我转变什么态度?”

    “这一刻,我仿若就没有那么讨厌喻静了,曾经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了她,但是现在,因为她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我突然也觉得,她其实也是可悲的。”乔汐莞的话讽刺无比。

    “我,我都是向着你了,你现在还这么来讽刺我?”喻洛薇想发脾气,现在又不敢发脾气。

    “是走投无路了吧,喻洛薇。在自己都没有尝试着往前走的情况下,就开始找依靠了?不过喻洛薇,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装可怜,没作用的。我没有那个义务帮你什么,你想要好好的生存下去,就靠自己的双手去慢慢发展吧。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曾经买单,你也不例外。”

    乔汐莞说得不轻不重,没有多余的情感,仿若就是在对一个不关紧要的人说一些人生哲理,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能够听就听,不能够听,就当耳边风。

    “乔汐莞,我用不着听你的大道理!你现在把我们家害成了这样,你就半点内疚都没有?是要赶尽杀绝吗?!”喻洛薇忍不住,终究还是恶狠狠的说了出来。

    “不是害的,那是你们家该有的报应。喻洛薇,我现在没心思也没有义务来帮你什么,你好自为之。”

    “乔汐莞!”那边尖叫。

    乔汐莞已经挂断了电话,这次直接把电话关机。

    这样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她也会受不了。

    特别是这个电话,还真的让她没有什么好心情。

    她想,这次事故后,喻静倒是真的受到了该有的报应,她也会看清楚,自己一直宠到骨头里面的女儿,其实对她也不过如此,真正到了大难临头的时候,喻洛薇比谁都跑得快。

    乔汐莞冷漠的把被子盖在身上,毫无情绪的补眠睡觉。

    ……

    康盛药业。

    姚贝迪坐在办公室,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下班。

    她今天其实心情不错,因为乔汐莞总算“含冤得雪“,还因为,越来越确定乔汐莞的身份,虽然现在想起还觉得狰狞无比毛骨悚然,但就算是如此,也总比没了“那个人”,更让她高兴。

    她愉快的伸了伸懒腰,坐等下班。

    今晚公司部门聚餐,她其实一直都不太喜欢参加这样的节目。而且自己好像很久没有陪过笑笑了,明天又是周末,真怕今晚上喝醉了,耽搁了明天起床时间,想着今晚绝对不能醉了,任何人来劝酒,她都绝对不要喝。

    这么信誓旦旦的。

    一直到了晚上吃饭时间。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浩瀚之巅。

    说实在的,很多时候这种部门聚餐,她其实不太喜欢在这种地方,但订餐人不是她,当知道后也已经成了事实,而且大家都喜欢在这个地方吃饭,吃饭完就可以直接去包房唱歌,非常方便,又上档次,她处在这个位子上也确实不好多说。

    财务部一共有10个人,加上临时有两个其他部门的人凑着热闹说要参加,一共就12个人,坐了一个大包房,姚贝迪考虑到部门经费请客,能够省一点就省一点,以后也能够多开展几次活动,所以在吃饭之前就去吧台前要了一个折扣。

    她要折扣其实很简单,很多时候免单都可以。

    潇夜没有特别给她权利,但是浩瀚之巅的工作人员都会给她足够的面子。

    这就是,就算在潇夜面前什么都不算,至少在别人眼中,她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8折就可以了,按照超vip折扣。”姚贝迪对着前台说着。

    前台连忙点头,“8折吗?好的,我马上记录下来。需要再送点餐点吗?我们最近有开发一种新鲜的糕点,你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过了,都还没有尝到啦。”

    前台对姚贝迪还是很恭敬的。

    而且也确实对姚贝迪比对现在这个雷蕾有好感多了。

    不管怎样姚贝迪对他们总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像那个女人……

    看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

    前台小姐把视线看向姚贝迪的身后,整个人也变得恭敬起来,“雷小姐。”

    姚贝迪听着声音,抿了抿唇,没有回头,淡定自若的和前台小姐说着,“嗯,既然是才研发的,就多送几分进来。”

    “送什么东西呢?”雷蕾走过去,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样子,也似乎带着一副,当家老板的模样。

    前台小姐连忙说着,“雷小姐,厨房这几天新做了些糕点,是从法国引进的,我送一些给潇太太品尝……”

    潇太太,雷小姐?!

    这个称呼,瞬间就把雷蕾给急毛了。

    “谁让你随便送人的!你是这个店的老板了吗?有资格送这样送那样的!你是想要把这个店都送掉吗?拿钱让你来上班,你就是这么做的?!”雷蕾的话,毫无情面,直白而尖锐,甚至是咄咄逼人。

    前台小姐咬着唇,整个脸涨红无比,看上去似乎都要哭了,却不敢说一个字。

    姚贝迪轻轻拍了拍前台小姐的手,看似在安慰,口上也说着,“按照价钱核算就是,不用送。”

    她实在是不想和面前这个女人多说什么,也不想为难了前台工作人员。

    “是。”前台小姐委屈的点头。

    这个店,到底是谁的女主人?!

    她觉得委屈,她甚至还替潇太太觉得委屈。

    “就这样安排吧。让厨房抓紧时间上餐。”姚贝迪吩咐。

    “嗯。”前台小姐连忙答应着。

    姚贝迪转身欲走。

    “等等。”雷蕾走过去,对着前台小姐的电脑,看着屏幕上的菜单及折扣,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会员卡吗?就打了这么大的折扣。”

    前台小姐狠狠的咬着唇,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狠狠的低着头,默默地承受着雷蕾的故意找茬。

    “你哑巴了?!”雷蕾的气势更加强烈。

    这个吃饭的点,人来人往的不少,很多人经过时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姚贝迪眉头一紧,转头对着雷蕾,一字一句说道,“我需要打什么样的折扣,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题外话------

    喻静和乔于辉落得如此下场,不知道亲们有没有觉得很痛快。

    反正宅是觉得挺爽的。

    ……

    感谢亲们的支持,小宅的vip交流qq群:378414307

    入群时附520小说会员名,截图管理员验证vip。

    感谢支持,欢迎入群。

    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