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八章 以婚姻为名义的报复

第十八章 以婚姻为名义的报复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我需要打什么样的折扣,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姚贝迪冷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对着雷蕾狠狠的说道。

    雷蕾整个人一怔,仿若并没有想到姚贝迪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不爽透顶,“你什么意思?”

    姚贝迪看着她,冷然道,“潇夜的结婚证上面现在是谁的名字我就是什么意思!雷蕾,有时候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够了,真的扯破了脸皮,也不见得你有什么好果子吃。”

    “你现在在威胁我?”雷蕾似乎有些不相信的讽刺一笑,话语间更加的刺耳,“当年做了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现在来这么威胁我?!你到底有什么样的资格说这些话,你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理所当然?!”

    “当年的事情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理所当然。但是现在,雷蕾,你不觉得你现在做的,就跟我当年做的事情没什么差别吗?!那个时候至少潇夜还没有结婚,而你现在,却是硬生生的在破坏别人的婚姻。在古代这可是要浸猪笼的!”

    “姚贝迪!”雷蕾怒吼。

    姚贝迪似乎并不想和她多说,转眸对着前台小姐说道,“前台是一个店的门面,千万不要在这个地方做一些不得体的事情,这是在砸自己的招牌,知道吗?”

    话是对着前台小姐说的,但字字句句都是在针对雷蕾。

    雷蕾捏着手指。

    陡然发现来来往往的客人中,确实有不少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她咬着唇,暂时没有发飙。

    “另外,我刚刚说的折扣8折……你现在给我直接打5折,同时,将所有新引进的糕点全部免费的送两份进来。”姚贝迪一字一句交代,转身离开的一瞬间,“如果有人觉得不妥,让潇夜直接来找我!”

    说完,离开。

    根本没有给雷蕾再说一句话的机会。

    雷蕾气得跺脚。

    前台小姐恨不得鼓掌庆祝,这个雷蕾,早就该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一个小三儿也能够做到这么耀武扬威还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看在正室面前,瞬间就没有底气了吧!

    “蕾小姐,这个地方是迎接客人的地方,老板曾经说过,这个地方除了工作人员不得入内。不知道蕾小姐此刻……”前台小姐好心提醒。

    分明是在衬托刚刚姚贝迪说的话。

    雷蕾转头狠狠的看着前台小姐,不爽的踩着10厘米高跟鞋大步离开。

    6年前被姚贝迪算计到那个地步,6年后,她就没有想过在这个女人面前妥协!

    绝对不可能妥协,也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有耀武扬威的那一刻,绝对不允许!

    ……

    姚贝迪回到包房。

    她抿着唇,让自己尽量保持平常的情绪后,才推开房门进去。

    中国人的宴席,菜还未上桌,酒就已经满上了。

    姚贝迪出现时,里面已经一片火热,男的女的,喝成了一片。

    “姚经理,你去哪里了?怎么一来就不见你的人影?大家都喝了一圈了,你不能落下了。”部门里面比较活跃的小夏连忙说着。

    其他人也都招呼着她。

    姚贝迪自若的坐在剩余的一个空位上,旁边坐着的殷斌,殷斌这个男人挺喜欢凑热闹的,但凡有任何一个部门聚餐绝对少不了他,他的解释是外地人单身汉,没事儿就只有到处蹭饭蹭酒。其实大家都挺乐意殷斌参与,这个男人不仅长得还行,性格也好,会说话会调节气氛也挺大方,公司里面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全部通吃,人缘好到爆棚。

    “我今晚就不喝酒了,有些不方便,你们自己喝,不用管我。”姚贝迪笑着说道。

    不方便。

    女人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这个借口真的不错。

    其他人心领神会的笑了笑,没再强求。

    姚贝迪就安安静静的吃饭,她的想法很单纯,不管刚刚在外面和雷蕾见面有多不愉快,但是此刻,她只想默默的吃完饭后,相安无事的离开,很多时候她宁愿当一只鸵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样至少,日子还可以过下去。

    整个饭席间氛围一直很好,该喝酒的喝酒,该联络感情的联络感情,姚贝迪就混在他们之中,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得,无影无踪。

    饭席进行到一半,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姚贝迪以为是服务员送菜进来,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低着头很认真的吃着东西。

    她其实挺能吃的,好在,吃了不长肉。

    这大概是她唯一觉得自己,还有的一点优势。

    “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一下。”

    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声音在耳边响起,姚贝迪猛地回头,看着雷蕾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出现在包房中,更让他诧异的时候,潇夜站在雷蕾的旁边。

    她整个人怔了一下。

    潇夜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存在,眼眸微微紧了紧。

    “我是贝迪的高中同学,听说她到这里来聚餐,就忍不住想要过来到个招呼。”雷蕾自若的说着,看上去非常的友好,非常的热情,“我身边这位是浩瀚之巅的老板,因为听说是我朋友过来吃饭,就给你们今晚的饭菜打了5折,还免费送了最新的糕点,不知道合不合你们胃口?”

    “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部门一个同事连忙附和着。

    其他人也开始窃窃私语,都在暗自惊叹,从来没有听说过到这家店吃饭可以打5折的,而且还免费送这么多餐点。不禁又多看了两眼面前的两个人,忍不住的感叹着姚贝迪身边的朋友,都是些有身份的人。

    雷蕾故意忽视别人的目光,笑得很灿烂,嘴上非常得体的说着,“合你们胃口我就放心了。对了贝迪,既然我都来了,不妨和你的朋友都喝一杯,我来坐庄。”

    姚贝迪没有说话,只是淡漠的看着雷蕾。

    雷蕾似乎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眼神瞄向一边的服务员。

    服务员心领神会的给雷蕾拿了一个杯子,装满酒。

    雷蕾走向饭桌,低头自来熟的说着,“就从这边这位大哥开始吧。”

    “你好你好,大哥不敢当,你叫我小王就行了,我是姚经理的下属,主要是负责财务预算这一块,你好你好……”口吻中,何其的尊敬。

    姚贝迪就这么漠然的看着雷蕾对着一桌子人自导自演。

    她眼眸看了一眼旁边的潇夜。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就是来示威的吗?

    潇夜回眸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四目相对。

    潇夜冷眸没有半点情绪变化。

    姚贝迪不自觉得把视线转移。

    雷蕾酒量好到惊人,一人一杯红酒,一圈下来,一个不少。

    轮到姚贝迪那里,她拿着酒杯。

    “贝迪,我们也好久没有见面了,难得有这么个机会,我们还是喝一杯吧。”雷蕾说得那个诚恳,“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即使去了国外那么多年,也从没有忘记过我们的感情,你现在能够对我宽容都这个地步,我是由衷的感谢。”

    字里行间,分明在扭曲事实。

    她的宽容?

    她是故意对着潇夜说的吧。

    她什么时候,宽容过?!

    她什么时候说过,在这段婚姻中,有主动退出的意思?!

    姚贝迪抿了抿唇,笑了笑,没有说一个字。

    当着这么多人,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她说不出雷蕾那么虚伪的话语。

    她拿起杯子。

    “等等。”雷蕾突然叫住她,“这杯酒,我和潇夜一起敬你。”

    说着,雷蕾就把潇夜拉了过来,手自然的挽着他的手臂,“不管之前我们发生了什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都不计较了,我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也真的很感谢你,成全了我的幸福。”

    姚贝迪嘴角一直挂着浅浅的笑,笑得连自己都觉得,太假。

    她的眼神放在了潇夜的脸上,由始至终他没有变一个表情,没有说一句话,她看着他手上那杯红酒,那杯如鲜血般焰丽的红酒,就像火一般的,在她的胸口处灼烧。

    如果,潇夜真的拿起这个酒杯和雷蕾一起敬酒,敬她的酒……

    呵。

    姚贝迪真的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

    心那一刻似乎也随之波动。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

    她又能怎样?!

    她拿起酒杯,正欲一杯干尽时,身边的殷斌突然站起来,碰了碰她的手臂,很自然的说道,“不方便就不要喝酒,怎么什么事情都这么逞强。”

    带着有些责备的口吻,分明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宠溺。

    潇夜那一刻拿着酒杯的手紧了一下。

    雷蕾的笑容却越来越明显,她故意说道,“贝迪‘不方便’你都知道,你和她的关系……也太亲密了吧。”

    “这杯酒我代她喝了,既然你们是最好的朋友,肯定也不会在意的,是不?”殷斌没有多做解释,直奔主题。

    雷蕾笑着说,“当然,贝迪从小就不缺乏护花使者的。”

    说完,雷蕾一干二净。

    潇夜却在那一刻转身把酒杯递给了服务员,表情很淡定,口吻很冷漠,“我有点事儿,你们自便。”

    说完,就走了出来。

    雷蕾转头看着潇夜的背影,回头对着一大桌人抱歉说道,“他就是这样,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回头我让他跪搓衣板去。”

    说着玩笑的话,瞬间就把气氛给带动了起来。

    雷蕾放下杯子,转头对着姚贝迪说道,“潇夜看来是想要亲自给你敬酒,下次我们找机会。”

    姚贝迪冷笑。

    “我就不打扰你们聚餐了,各位慢用。”雷蕾也转身走了出去。

    姚贝迪看着雷蕾的背影。

    所有一切都是雷蕾故意为之她清楚得很,而潇夜愿意配合她,她还能多说什么?!

    她低垂着眼眸,吃饭。

    “姚经理,刚刚那个是你高中同学吗?长得真漂亮,性格也好。”一个同事说道。

    “是啊。还给我们打了这么大的折扣,看来真的是很要好的朋友?”

    “你们知道她身边那个人吗?那是潇夜耶。我从来没有见过上海滩这么大一号人物,今天总算是见识了,真的托了姚经理的福。”

    “潇夜和刚刚那个女的应该关系匪浅吧,看这样的相处模式,应该是男女朋友吧。”

    “真是天生一对……”

    原本,这些在职场上待惯了的人,其实多多少少并不是为了纯粹的表扬雷蕾,或者潇夜,实际上都是在拍姚贝迪的马屁,必定大家都认为,雷蕾是姚贝迪的朋友,表扬她的朋友,自然就是对她的一种恭维。

    哪知。

    这次真是马屁拍在了马蹄身上。

    姚贝迪起身离开包房,说是去外面上个厕所。

    包房中有厕所,姚经理怎么去外面呢?!

    想不明白,就不想明白。

    喝酒最重要。

    包房中瞬间又恢复了原有的氛围。

    殷斌看着姚贝迪离开的方向,应付着其他人喝着酒,眼眸中,也有些若有所思。

    ……

    浩瀚之巅。

    奢华专用包房。

    潇夜坐在沙发上,喝酒。

    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情绪,只是喝酒的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些。

    阿彪在旁边看着,有些诧异,又不敢多说,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大哥有些反常的举动。

    没多久,雷蕾走进包房,很亲昵的坐在潇夜旁边,靠在他的肩膀上。

    潇夜睨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和动作的,继续喝酒。

    雷蕾有些嗲的声音开口说道,“夜,你刚刚是生气了吗?”

    潇夜没有说话。

    “刚刚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包房中是姚贝迪……我就知道如果我说了你肯定不会进去。”雷蕾说着,头更加亲昵的埋在他的颈窝处。

    当时她对潇夜说她有朋友到这里吃饭,让潇夜陪着一起去见个面打个招呼。

    潇夜原本拒绝的,敌不过她一直不停的说不停的撒娇,潇夜其实只是想要喝杯酒就离开,算是打发她……说起,这段时间总觉得潇夜不停在在想要打发她离开,这样的感受,分明很不爽。

    而且姚贝迪今天的话语也真的是刺激到了她,她觉得她不再做点什么,就真的对不起曾经受过的委屈,对不起现在的自己!

    “其实,贝迪身边那个男人真的不错……”雷蕾开口。

    潇夜喝着酒的手顿了一下,却也没有其他多余情绪。

    “之前我和贝迪联系过,她其实挺后悔6年前的事情。还说过祝福我们。今天我叫你进去,也是想要解开你们之间的矛盾。有句话叫做好聚好散,我想就算以后分开了,也还会是朋友。”雷蕾说得很无奈,“当年的事情,过去了,我们就让她过去……”

    “雷蕾。”潇夜突然打断她的话,不着痕迹的把她从自己身体上推开,放下酒杯,“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这么肆意的来插足我的生活!”

    雷蕾整个人突然就怔住了,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

    “上一次你给齐凌枫通风报信,我看在你是因为重朋友义气的份上没有和你计较,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我的底线!”潇夜的话,冷漠直白到无比伤人。

    曾经的潇夜就很冷漠。

    一直冷漠。

    但是不管怎么冷漠,从来没有这么对她说过话,从来没有说得这么难听。

    她看着他的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不受控制的,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夜,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吗?”雷蕾问她,梨花带泪,楚楚可怜。

    潇夜没有说话。

    “我一直以为,6年后我回来,在你的默许下回来,是因为你想要和我重新开始。6年前你说过,你会好好待我,让我先出国一段时间。我没哭没闹没有纠缠没有让你为难,自己收拾着包裹就离开了上海,去了那么遥远的国度,去的时候我甚至连最基本的语言都没办法和别人好好沟通,我就这么忍耐着到现在,我原本觉得我以前所有的苦苦等候都已经到了一个头,你现在却这么说我……当年你说的话,就真的什么都不算了吗?”雷蕾质问他,那么可怜那么悲伤,又那么小心翼翼的质问他。

    潇夜喝了一大口酒,什么话都没说。

    “就算是没有婚姻也行的。我真的不在乎那个身份,因为我爱的人就是你而已。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可是夜,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女人愿意这么没名没份的跟着你,到底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到底需要遭受多少外人的眼光。”雷蕾说着,眼泪也一直不停的往下掉,“刚刚姚贝迪来吃饭时我在前台偶遇到她,她在和前台说打折的事情。姚贝迪是想要让前台直接给她一个5折的折扣,还强势让前台送她免费糕点,我看前台为难得都快哭了,就有忍不住插了句嘴,姚贝迪就用她潇太太的身份让我闭嘴,我看到前台看我的眼光似乎在那一刻也变了。其实这些……我真的都不计较的,必定现在你结婚证上的人名真的是姚贝迪,必定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一个小三,插足你们婚姻的小三,可有没有人想过,6年来,我是被怎么样插足的……”

    雷蕾已经委屈得泣不成声。

    潇夜眉头皱得很紧。

    他没有安慰雷蕾,因为他从来不会安慰人,当然,也并不想要去安慰。

    这和6年前的感觉真的已经不一样了。

    6年前的时候他至少还能够对雷蕾说着,他以后会好好待她。

    现在他连这些话都说不出口,也不会说出口。

    他狠狠的再次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

    这个女人当年确实受了委屈。

    这个女人,他当年确实给予了承诺。

    他转头,“我送你回去。”

    雷蕾看着他,脸上依然泪痕明显,“你又在故意支开我吗?”

    “我说,我送你回去。”潇夜重复。

    是他亲自送她。

    不是让别的其他谁。

    雷蕾这一刻似乎也是听明白了。

    她连忙从沙发上蹦起来,破涕为笑,高兴的说着,“夜,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潇夜拿起一边的外套,对着阿彪说着,“场子你看好。”

    “大哥今晚不回来了吗?”

    潇夜顿了一下。

    雷蕾挽着他手臂的手也自然的紧张了一下。

    “看情况。”丢下一句话,潇夜带着雷蕾离开。

    看情况是不是就是……

    雷蕾的眼眸一紧。

    今晚,或许就会不一样了!

    她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

    两个人挽着手一起走在浩瀚之巅的走廊上。

    雷蕾的脸上一直挂着幸福的微笑。

    潇夜脚步去突然停了下来,雷蕾诧异的顺着潇夜的目光,看着走廊一侧处站着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不是别的谁,就是姚贝迪和那个为姚贝迪挡酒的男人。此刻的两个人似乎在说什么,姚贝迪没什么情绪,殷斌似乎是在努力的逗她开心。

    “其实,这样大家都挺好。”雷蕾由衷的说。

    潇夜眼眸顿了顿,大步往前。

    姚贝迪转眸的一瞬间就看到潇夜和雷蕾手挽着手一起离开。

    他们结婚6年,从来没有如此亲密过的出现在任何一个场合,而雷蕾,却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霸占他身边的位置,现在想来,那个结婚证上的名字到底算什么?

    仅仅也就是一个名字而已。

    殷斌转眸看着姚贝迪的方向,开口说着,“你高中同学,性格很开朗。”

    姚贝迪没有说话,说起雷蕾那个女人,她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不想有。

    刚刚从包房出来,其实就是想要透口气而已。

    耳边全部都是潇夜,全部都是雷蕾的话题,她听得有些让人崩溃。

    她才出来不久,殷斌就跟了出来。

    这个男人好像很能够看透别人的情绪,似乎发现了她不太好的心情,在想要逗笑她。

    她真的笑不出来,连装也装不出来。

    她看着殷斌,突然说道,“殷斌,刚刚那个男人,是我丈夫。”

    殷斌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了,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嗯,你没有听错,潇夜是我丈夫。”姚贝迪一字一句。

    殷斌沉默着,看着姚贝迪。

    “所以,你现在说什么,其实我都高兴不了,不用花费心思来安慰我了,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就好了,反正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也不是这么一天两天了,我不会郁闷到,想要自杀。”姚贝迪有些自嘲的说着。

    殷斌抿了抿唇,手指微微捏紧了些,“为什么不离婚?”

    “已经不止你一个人这么劝我了。”姚贝迪说,“其实我想过很多,离婚不离婚也不太重要,就是一张纸而已,如果内心真的放下了,还在乎这张纸的效应吗?”

    “终究,不能让自己这么委屈了下去。”

    “委屈吗?”姚贝迪笑了笑,笑得那么难受,“可能刚刚离开的那个女人更加委屈。”

    “什么意思?”殷斌皱眉。

    “我现在不想说,殷斌,以前那些事情我真的不想再说起。不管如何,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我现在先回去了,麻烦你对同事说一声,这个时候我如果再进去,只会影响到他们的心情。”姚贝迪起身离开。

    殷斌看着她的背影。

    很早之前就发现这个女人不太开心。

    他也想过肯定是婚姻的原因。

    原来,真的如此。

    但婚姻,冷暖自知。

    不是自己亲身体验,也没有资格评价是非。

    ……

    姚贝迪坐着浩瀚之巅的专用车离开。

    离婚?

    她一直在等待潇夜说这两个字,她甚至当时一直觉得,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可明显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潇夜没有提起半句,也或许,他们碰面的机会确实太少了,他没能够当面对她说。

    她眼眸突然微转,想起乔汐莞之前给她的话,她说潇夜不会主动提离婚。

    当时的她内心还有一刻的悸动。

    因为乔汐莞说6年了,想要离婚,早就离了。

    她捏着手指,潇夜的想法她真的不知道,她甚至不清楚,他这些年这么和自己捆绑到一起,到底是为什么?

    为了什么?

    报复吗?

    也许,就是报复吧。

    车子一路到达自家小区门口。

    她下车,走进电梯,电梯一路往上。

    入户电梯,她走进去,玄关处,大大咧咧放着一双男士拖鞋。

    她没有想过这个时候潇夜在家。

    她一直觉得,今晚的潇夜不会回来,就跟前面好几天晚上一样,不会回家。

    她脱掉鞋子,把自己的鞋子规规矩矩的放进鞋柜,依然不再搭理潇夜的鞋子。

    她想这种事情终究会有另外一个女人来帮他做。

    她换上拖鞋进去。

    潇夜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抬眸看着姚贝迪回来时,脸色是有些冷的。

    姚贝迪也看着他,准备直接回房间时,又停顿了下来,问道,“潇夜,我们需要聊聊吗?”

    潇夜扬眉。

    “我可以心平气和的和你谈你想要谈的所有事情。虽然我不知道这段婚姻对你而言是什么,亦或者仅仅只是想要给我一个教训。但对我而言,我真的没有埋怨和抱怨过一次,我想过的,如果你要离婚,我真的不会让你为难,除了笑笑,其实你什么都不给我也行。养活自己和笑笑,我想我有那个能力。”姚贝迪一字一句的说着。

    “不说离婚,你以为我是在考虑你的情绪?”潇夜问她。

    姚贝迪咬着唇,“不是,我只是想说,如果要离婚,打发我很简单,不会很麻烦。”

    “姚贝迪。”潇夜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找到了新的归宿,现在就开始和我谈离婚的事情了?”

    “新的归宿?”姚贝迪一怔,“你误会了。”

    “不管是不是误会。姚贝迪,这段婚姻不是你说开始就开始,你说结束就结束。”潇夜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你还没有那个能耐。”

    丢下一句话,潇夜转身就走。

    姚贝迪看着他的背影,想要再说什么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从进家门看到那双鞋子时,她就以为,潇夜今晚能够回来,就是想要谈离婚的事情,必定大家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离婚就应该是摆在眼前的事情。

    所以她刚刚只是在表明她的态度而已。

    6年前她耍了小心思如愿的嫁给了潇夜,6年后的今天,她不想再这么去为难了他。

    但很显然,潇夜误会了。

    误会她是有了其他人想要离婚。

    所以越是这样,潇夜越不会离婚。因为没有看到她很难过,潇夜绝对不会轻易放手!

    这就是,报复。

    一段,以婚姻为名义的报复。

    ……

    乔汐莞睡了一个大大的懒觉。

    一觉醒来,就是晚上了。

    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难得这么的神清气爽。

    很多时候,就算是遇到了天大的事情,她也可以用睡眠来沉淀自己的心情。

    她从床上蹦起来,真的是蹦的,然后后蹦蹦跳跳的去了浴室洗漱。

    打整好了自己,她拉开房门下楼。

    现在正好是吃饭时间,顾家人已经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佣人看着她连忙招呼着,“大少奶奶要用餐吗?”

    乔汐莞点头。

    自若的走向饭桌。

    饭席间压抑无比,乔汐莞看了看一桌子的人,貌似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发生了?!

    她很聪明的不主动询问,搞不好一不小心就给触碰到了谁的雷区,得不尝失。

    “大嫂还真的能掐时间,一到吃饭的点就醒了。”言欣瞳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着。

    “确实睡过了头,我原本没想到睡到现在的,爸爸妈妈,下次我会注意。”乔汐莞也不反驳言欣瞳,还非常乖巧的认错。

    齐慧芬不在意的说着,“累了这么多天该休息就休息,我们家又不是那种死板的家庭,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这些话,倒是把言欣瞳给说得涨红了脸。

    乔汐莞不自觉的拉出一抹淡笑。

    所以言欣瞳真的不会看脸色办事儿,这几天她刚刚处理完那么大一桩事情,不管怎样,聪明点的人都知道她受宠,应该顺着她,言欣瞳这么沉不住气的逆向而行,活该如此。

    “奥菲集团的案子……”顾耀其吃着饭的时候,突然转头对着乔汐莞,“没有谈下来。”

    乔汐莞暗自一笑。

    她当然知道谈不下来。

    但是此刻,脸上却表现的无比吃惊,“怎么会?我们都把利润点降到了那个地步!而且我们的诚意绝对不会逊色于我们的任何一个竞争对手,怎么可能会没有谈下来?”

    乔汐莞表现得有些激动。

    越是激动,越是表现自己对这个案子的惊讶程度。

    顾耀其的脸色真的是沉了又沉,“今天下午子寒只打了个电话来说结果,具体情况,他明天回来后才会知道。”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我一直以为这个案子是势在必行的。我甚至都策划好了接下来一系列的销售营销方案,准备案子敲定后,再慢慢给爸汇报。”乔汐莞说得无比惋惜。

    越是这么说着,越是可以狠狠的刺激顾耀其。

    果不其然,顾耀其气得连饭都吃不下了,他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子寒平时的能力我不多说了,这次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我真怀疑这么多年在顾氏栽培他,完全是白费力气。”

    “爸,或许子寒有什么特殊情况……”言欣瞳插嘴,似乎想要为自己老公正确点什么。

    “你一个妇人之仁懂什么商业上的事情。”顾耀其对着言欣瞳,本来心情就不好,听言欣瞳插嘴心情更不好了,说话也就直白到没有半点掩饰。

    言欣瞳嘟了嘟嘴,不敢再开口。

    心里却是怎么都气不过的。

    乔汐莞也是妇人,为什么她就可以参与其中说出自己的观点,为什么她就被这么排斥!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言欣瞳,看着她没办法掩饰的恶毒眼神。

    其实她也不太在乎言欣瞳这么恨她,而且她确实也没办法不让言欣瞳恨自己。

    这个女人的自尊心超强,绝对见不得别人比她更好,而且以前的乔汐莞是处处受她欺负,现在反过来踩在了她的头上,别说言欣瞳,一般人应该都很难接受。

    所以想要让言欣瞳不敌对自己真的是天方夜谭。

    她也难得浪费时间去做白费心机的事情。

    “爸,你也别气了,等子寒明天回来了再好好问问情况吧。一个合同而已,以后还多的是机会。”乔汐莞劝慰道。

    对于乔汐莞的话语,顾耀其明显是受听得多,“要不然也没有其他办法,明天看子寒怎么想我解释吧。”

    乔汐莞点头。

    顾耀其终究还是放不下,忍不住又说道,“要是当初让你去,指不定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子寒这次是真的,太让我失望,回头我想我都得好好考虑考虑,他现在的职位,是不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

    “耀其,这个不太好吧,必定子寒也做了这么多年,你这么让他突然撤职他的自尊也受不了。”齐慧芬似乎也忍耐不住的开始插嘴。

    “我都说在考虑了,你就不要瞎操心了。大丈夫就是要能屈能伸,公司上面的事情,你就不要插嘴,我比你有分寸。”顾耀其冷冷的说着。

    齐慧芬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敢多说其他。

    顾耀其一般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

    那顿晚饭,几家欢喜几家忧。

    反正,乔汐莞是欢喜的。

    暗自欢喜。

    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在大厅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气氛一度很安静。

    整个过程,所有人当着顾耀其的面都识趣的没有再谈工作上面的事情。

    顾耀其看了一会儿,仿若没什么心情的上了楼。

    齐慧芬看着顾耀其一走,连忙转头对着乔汐莞说道,“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爸怎么这么失望。”

    “是一个原本很有竞争力的方案,是关于拿下英国进驻上海商场的案子,我们策划了很久,所有细节都考虑得非常完美,所以对这个案子的期望值特别高。子寒突然说合同没有谈下来,爸难免就有些接受不过来。只有等子寒回来好好解释,要不然估计爸怎么都想不通的。”乔汐莞也有些遗憾的说着。

    “肯定有特殊原因,子寒这么能干,怎么可能会出差错。”旁边的言欣瞳连忙插嘴。

    乔汐莞看着言欣瞳,也是顺着她的话在说,“嗯,子寒的能力还是有的。所以我们都在想,可能是突然遇到了我们没有考虑到的特殊情况。”

    “一定是这样的,妈,你得劝劝爸,不要让他这么全盘否定了子寒,妈你也是看在眼里的,子寒基本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了公司,不能因为这么一个小合同就将他的功劳全盘否定。”言欣瞳越说越激动。

    “行了行了,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担心,大家不都是在问情况吗?!这么叽叽咋咋的个性,也不知道子寒这么沉稳的人呢,怎么受得了你!”齐慧芬没好气的说着。

    言欣瞳不爽的闭嘴。

    乔汐莞这个时候很好讨好的开口,“妈,你也别担心了,如果我还能够到公司上班,我会劝劝爸爸的,必定子寒真的在公司工作了那么久,所有业务都很熟悉了,其他人都是没有这个能耐的,爸现在说的可能也是气话。”

    “回头,你真的要多劝劝你爸,现在这个家除了子寒,也就只有你能够和他说说公司的事情。”齐慧芬连忙说着。

    乔汐莞点头,“不管爸最后听不听,我都会说的。妈你放心。”

    齐慧芬欣慰的点头。

    乔汐莞嘴角一笑。

    顾子寒。

    这么自掘坟墓的事情,不知道你躺这幅棺材里面,躺得可安逸?!

    ------题外话------

    明天就能够看到顾子寒那种扭曲的脸了。

    亲们会不会有所期待。

    ……

    推荐小宅的完结旧文《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

    喜欢娱乐圈的亲们不要错过哦!

    爱死你们了。</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