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九章 是吗?霍小溪

第十九章 是吗?霍小溪

作者:恩很宅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gaogao/zhangjie/page-top.js"></script></table>    顾家大厅。

    乔汐莞被齐慧芬拉着说了很久。

    作为母亲,齐慧芬还是很为顾子寒考虑,这点也无可厚非。

    乔汐莞顺着齐慧芬一直点头答应,说了将近半个小时,齐慧芬似乎是有些累了先回了房。

    乔汐莞看着齐慧芬离开后,自己也准备上楼。

    “乔汐莞。”言欣瞳突然叫住她。

    乔汐莞回头,“弟妹还有事儿?今晚上你和妈的拜托已经够多了,我都记住了。”

    “我知道平时我们两个人之间相处得不太好,如果在这次事情中你能够真的帮助子寒,我会感谢你的。”言欣瞳一字一句的说道。

    “感谢倒不用了,不要敌对就行。”乔汐莞说得很无所谓的,伸懒腰,“但是弟妹,顾子寒发生了这种事情,不是谁一言两语就能够说服得了的。别抱太大希望。”

    “说得好听,乔汐莞,你压根就不想帮忙吧。”言欣瞳听乔汐莞有些推脱的口吻,本来就无比烦躁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发了出来,“你存心想要看到我和子寒难堪吧。”

    乔汐莞嘴角拉出一抹冷笑,她看着言欣瞳,“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我一向都秉承着家和万事兴的态度。弟妹,你可别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时候要是顾子寒真的有个什么,我就是跳进黄河也行不清。”

    “乔汐莞!”言欣瞳其气得发抖。

    “小声点,被爸妈听到了,终究是不好的。明理才去了美国,我想弟妹应该不愿意,追着过去吧。”乔汐莞一字一句不缓不急不轻不重,却透着些威胁的成分。

    “我没这么愚蠢,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算计。”言欣瞳狠狠的说着。

    “弟妹,说话不能口无遮拦,我什么时候算计过你了?说直白点也顶多是防备而已。”乔汐莞冷冷一笑,笑得有些讽刺,她转移话题,“时间不早了,我回房了。”

    “乔汐莞……”

    “我劝你也早点休息,明天顾子寒回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养精蓄锐,搞不好你还能帮他啦?!”乔汐莞根本不给言欣瞳说话的机会,直接打断后,丢下自己的话就往2楼上走去。

    言欣瞳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真的是嚣张过头了!

    她就真的不相信她可以耀武扬威多久!

    ……

    乔汐莞不用去深想也知道此刻的言欣瞳在怎么诅咒她,她其实也不觉得有什么不爽快,不就是让人发泄发泄而已,她还没那么斤斤计较。

    她自若的回到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洗完澡后准备上床睡觉。

    乔汐莞下午才洗过澡,就去浴室简单洗漱了一下,躺在了顾子臣的旁边。

    两个人静默无言。

    昏黄的灯光笼罩着整个房间。

    乔汐莞微眯着眼睛看着那盏灯光,看着她在自己眼底下千变万化的色彩。

    小的时候很喜欢玩这种游戏,就是看着某一处亮光,翻翻眼皮,亮光的光线好像就变浅了,在动动眼眸,光线好像又变短了,那个时候总是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每每都乐此不彼的做着这种无聊的游戏。

    现在长大了,其实也从来没有深究过小时候疑惑的事情,却再也不会有兴趣的做这种幼稚的游戏。因为,现在要做的,都是些现实到需要计较得失满足自身欲。望的事情。

    那些单纯和青涩的幼年时光,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

    乔汐莞翻身。

    上一世的自己真的很少会感叹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是重生后,她总是会想一些感性的东西,她归咎于是因为这具身体太敏感了,敏感到她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

    “乔汐莞。”安静的空间,突然响起顾子臣带着磁性的男性嗓音。

    乔汐莞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子臣平时很少会主动和她说话。

    “你叫我?”乔汐莞问他,在确定。

    “我是不是提醒过你,不要和顾子寒争?”顾子寒一字一句。

    乔汐莞不自觉的抿了抿唇,眉头微微皱起,“顾子臣,你提醒我的事情很多,我需要每一样事情都听你的吗?”

    顾子臣冷毅的眼眸闪烁着一丝冰冷。

    “可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乔汐莞冷冷一笑。

    人都是相互的。

    没有谁可以委屈着自己一直为谁付出一切,至少她做不到。

    “我不会听你的。”乔汐莞说,很肯定的语气,“不管你的理由有多充分,我不会听你的。我有我自己的打算和抱负,我有我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有些你可以帮我的,但是你不会帮我,有些我可以做的时候,你却一再阻止,我想顾子臣,我们终究不会是一条战线上的人。躺在一张床上,做着不同的梦,或许哪一天,我们就过不下去了,你说是吗?”

    乔汐莞的话,听不出来什么情绪的,就那么清清脆脆的一直在房间中静静的飘荡。

    她的问题是不会得到顾子臣的回答的。

    乔汐莞也没有想过会得到他的回答,而她自己也不再开口说一个字。

    突然沉默到窒息的空间,在两个人久久的睡眠中消失。

    乔汐莞想,这一切,总有一天就会结束。

    可就算是到了那一刻,她想她也会走得很洒脱。

    她一向,如此。

    ……

    翌日。

    上午时分,顾子寒就已经回来了。

    因为是周末。顾子寒并没有去公司,直接回到了顾家大院。

    当时乔汐莞正在客厅看电视,悠哉乐哉。

    顾子寒回来时就看到乔汐莞这么悠闲自得的模样,他去英国这一个星期以来也刻意的了解了上海这边的新闻,所以清楚乔汐莞在家风生水起,不仅成功的把自己从黑洗粉,还得到上海大部分人民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在关键时刻顾耀其还狠狠的拉了一把乔汐莞,这让他原本在英国就已经如坐针毡的自己更加的惶恐不安。

    合同的最后结果就如他们知道的一样,失败了。

    奥菲集团最后选择了环宇集团。

    在得知齐凌枫不会放手的那一刻顾子寒就知道这个合同无望了,这次终究是被齐凌枫摆了一道,也终究是被乔汐莞给占了便宜。

    他原本所有的计划安排都被乔汐莞弄得一塌糊涂,他所有之前想到的乔汐莞的下场和结果似乎都快要应正到了自己身上。

    “子寒,你回来了。”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寒提着行李,冷的发寒的一张脸。

    顾子寒的眉头皱了一下,提着行李直接上楼。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的背影,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这次事情的发生,倒是给了她始料不及的满意结果,一方面镇压了顾子寒在顾氏的地位和势力,经过这次合同的谈判失败,顾子寒在顾耀其、董事会及领导层面前多多少少都不再像以前那么站得住脚,公司对他自然会有所失望,而这份失望会加快她的发展脚步。另一方便,让顾子寒在她的非常时期离开,这无疑让她更能够好好的不受阻碍的处理自己的事情,这次自己的事情可以处理得如此完美,顾子寒及齐凌枫不在上海绝对有很大一部分因素。再有,经过这次合同谈判后,顾子寒和齐凌枫的关系肯定是彻底拉爆了,顾子寒少了齐凌枫这个最为重要的王牌……呵呵,以后对付顾子寒,还不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情?!

    乔汐莞伸着懒腰。

    能够有这份收获,她觉得很满意。

    ……

    顾子寒放下行李后,就直接敲开了顾耀其的书房。

    “进来。”书房内传来顾耀其有些严厉的声音。

    顾子寒走进去,无比恭敬,“爸,我从英国回来了。”

    顾耀其眼皮抬了一下,对顾子寒的恭敬几乎也不屑一顾,脸色一直很难看的对着顾子寒,口吻自然也很不好,“合同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被环宇齐凌枫捷足先登。”顾子寒一字一句。

    “齐凌枫?他什么时候开始谈这个项目了?”顾耀其脸色更加难看了。

    顾耀其对齐凌枫的讨厌从来都表现在脸上,这似乎根深蒂固的事情。

    “我也不清楚。总之我第一次去拜访奥菲集团关键人的时候,就打听到,齐凌枫已经先于我一步的和对方谈了合同,合同方案和我们大同小异,据说利润点比我们更低,诚意表现得更加明显。奥菲集团已经先入为主的选择了齐凌枫,在后面我无论多么努力说服下也依然没有改变现状,最后的公开性招标,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环宇集团手中,我们的方案和奥菲集团,失之交臂。”顾子寒一字一句依然恭敬无比。

    “失之交臂……”顾耀其心情很不悦的重复着这四个字,他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上好的龙井,似乎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不想要表现得太明显,必定坐到他这个位置,处事不惊才是他应该有的态度和气量,他扬眉对着顾子寒说道,“你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

    “我是这么觉得的。总觉得齐凌枫在谈判的时候,什么都先于我们一步,什么都优于我们一点。齐凌枫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他有多大能耐能过考虑到多少事情我至少是了解的,他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我并不相信是靠他的实力,退一万步就算他这些年的能力大增,但也不至于方案所想和我们的如出一辙,仅仅只比我们的方案优秀那么一点点,这个度的把握我不相信是巧合。”顾子寒说出自己的想法,显得那样的从容不迫。

    顾耀其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顾子寒,心里面也在思索顾子寒那些话语。

    这样的猜疑并不是空穴来风,他当时听到说合同失败后,也想过是不是方案被泄露导致的结果,所以只听顾子寒刚刚简单的话语,就很自然的才想到了此。

    “把乔汐莞叫进来。”沉默了几分钟的顾耀其突然开口。

    顾子寒动了一下眼眸,“这个时候,叫她进来吗?”

    “怎么,你怀疑乔汐莞。”顾耀其问他。

    顾子寒没有说话,似乎是在默许。

    “乔汐莞不会搬石头自己砸自己的脚。”顾耀其一字一句,“她不是那种不会考虑后果的人。”

    就是这么笃定的口吻,让顾子寒的在转身的那一刻脸色黑到极点。

    乔汐莞才上班几天,就能够得到顾耀其如此的评价?!

    他在公司上了这么多年的班,却完全没有得到顾耀其从内心深处的认可!

    想到这里。

    顾子寒微捏的手指更紧了。

    他往楼下走的时候,乔汐莞似乎是在大厅看累了电视准备回房,一走上楼梯口,就这么看到顾子寒从顾耀其的书房出来,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在火热腾腾的夏天似乎都能够冻出冰来,乔汐莞暗想,当年顾耀其和齐慧芬给顾子寒取的名字,就是为了让他,不易靠近吧。

    果然。

    名字的效应凸显得非常明显。

    “爸叫你去书房。”顾子寒说。

    “哦。”乔汐莞点头。

    似乎是早有预料。

    顾子寒眉头一紧。

    越来越觉得,这起事情,就是乔汐莞的故意安排。

    他转身大步走在前面。

    乔汐莞跟上顾子寒的脚步,走进书房。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去,关上书房的门。

    顾子臣从卧室出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幕。

    他收回视线推着轮椅往电梯走去。

    乔汐莞的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最后的结果会怎样,那是她自己的造化。

    ……

    顾耀其书房中。

    顾子寒和乔汐莞分别坐在顾耀其的对面,在顾耀其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两个人都自觉地不会主动说一个字,这是对顾耀其的尊重。

    一度沉默的空间,顾耀其突然对着乔汐莞开口说道,“子寒说去英国的合同有人泄露了我们的商业机密,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乔汐莞脸色闪过一丝惊讶,看起不像是装的。她转头看着顾子寒,又回头对着顾耀其,“爸和子寒的意思是,我们公司有内鬼?!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建议爸彻查,这不仅对我们公司有极大的危害,伤害我们的利益便宜了别人,同时也是法律不允许的事情,我们可以把这个人告上法庭的。”

    乔汐莞说得很严重。

    顾子寒却是半点脸色变化都没有。

    这个人果然很能装。

    “你觉得会是谁?”顾耀其问她。

    乔汐莞不傻,知道顾耀其此刻其实是在试探她。她皱着眉头深思,看样子似乎是在努力回忆这个方案的所有经过和结果,她碎碎念的边回忆边思考,“这个合同最开始是子寒在负责,然后就是由我来操刀,合同的参与人员都是我亲自从各部门选出来的,在公司待的时间不短了,都是可以值得信赖的人,而且合同最终的方案结果只有我、我的秘书milk以及负责写这起方案的阿喵有。但这两个人都是我无比信任的,敢用胸口保证她们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人……除此之外。对了,子寒,这个合同不是当初你让你的秘书叶媚复印了一份吗?她会不会……”

    “你在怀疑我?!”顾子寒口吻冷漠极了,“叶媚是我的秘书,所有事情都是由我交代才会去做,你这么说就是在怀疑我了?!”

    “子寒你不要太激动,我只是作为正常推理而已。你这么激动,反而有些……”乔汐莞故意不说下去。这样欲言又止的样子,分明更加的让人深思。

    顾子寒的脸色更难看了,“大嫂,我在顾氏上班不是一年两年,更不是你的一两个月,我在顾氏这么多年,一直以来都是勤勤恳恳认真做事,被你这么冤枉,我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

    “我没有怀疑你。”乔汐莞解释,“我只是说,会不会出现在这种可能,是因为叶媚这边的疏忽……”

    “叶媚不会疏忽。她的能力我一清二楚。”顾子寒斩钉截铁。

    顾子寒很少会这么当面的反驳谁到这么极端的地步。

    乔汐莞暗笑。

    应该也是,心里有鬼吧。

    其实要是真的查起来,最后暴露了,顾子寒和乔汐莞以及叶媚都脱不了关系,几个人都在暗中作了手脚,但乔汐莞现在敢这么去说顾子寒也料想到顾子寒不敢对这个事情深究,真正深究下来,第一个被抓出来的就是他自己,他还没有愚蠢到自己真的给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所以,顾子寒之所以会故意说有内鬼的事情,只是想要为自己这次合同谈判失败找一个有利的借口而已,绝对没有想过会去把这个“内鬼”真正的给揪出来。

    “那么,子寒觉得会是谁?”乔汐莞问他,把问题抛给他。

    顾子寒阴冷一笑,“如果知道,你觉得那个人还可以逍遥的待在顾氏吗?”

    “也对。”乔汐莞附和。

    顾耀其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眉头皱了又皱,声音有些严厉的说着,“是谁不是谁,这是接下来肯定要严查的事情。但当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这次合同没有谈下来,如何给董事会交代。”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却是不好,爸,我会承担这份责任。”顾子寒一字一句很有担当,“在顾氏这么多年,我的付出和努力爸也是看在眼里,我也一直知道爸对我的器重,但失败了就是失败了,爸及董事会给我的任何处罚我都可以接受。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教训,以后不能这么肆无忌惮,防人之心不可无!”

    最后那句话,故意说给乔汐莞听的。

    乔汐莞听得出来,顾耀其也听得出来。

    但两个人都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说其他。你明白自己这次做错在哪里就行!至于i需要承担的责任,周一董事会上,我会给你一个结果。”顾耀其宣布。

    顾子寒点头,“是的,爸。”

    “乔汐莞。”顾耀其转头对着她,“周一的董事会上,也会对你进行一个评估,最后的结果如何,你就和子寒一起等待。”

    “好的,爸爸。”乔汐莞连忙附和着。

    “没有其他事情了,你们出去吧。”

    “是。”

    两个人相继走出去。

    走在前面的顾子寒突然在走廊上停了下来,他转头,看着她。

    乔汐莞也没有退缩的,回视着他。

    “子寒找我还有事儿?”乔汐莞扬眉,显得如是的云淡风轻。

    顾子寒捏着手指,有那一刻很想要狠狠掐死这个女人,但终究他的隐忍和脾气没有到如此暴躁的程度,他只是恶狠狠地一字一句的威胁道,“乔汐莞你别得意得太早。”

    “真不知道子寒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我什么时候得意过了?你不是也看到了,我现在还被禁锢在家里不准去公司上班,我都担忧惨了,你还说我得意,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讽刺我的。”乔汐莞说得那个毫无心机单纯无比。

    越是如此,顾子寒越是气得要命。

    他就是被这个女人这么每每的装无辜而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其中,从这个女人监狱后,就一直不停的和他作对,处处作对,仿若做任何事情都因为她导致不疾而终,他在顾耀其心目中的地位,他在顾氏总经理的位置,都变得岌岌可危。

    他甚至到现在都还有些没想明白,他到底是从什么开始就被乔汐莞这么算计着,算计得,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却又在种种结果后把矛头都指向了这个女人。

    这种不着痕迹的方式,真的让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碎尸万段,永远都不想要再看到这么得意的一张脸!

    乔汐莞当然知道此刻的顾子寒是气得恨不得杀了她,也知道顾子寒尽管气归气,却是找不到一点点她的把柄,这种挠心挠肺的折磨,才是最让人心里愉快的。

    她嘴角笑了笑,显得那么自然的说道,“子寒,你别想太多了,才从英国回来就早点休息吧,倒时差真的很痛苦。当前养好自己的身体才最重要。哎,我也回房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就一直待在家里了,但愿我们周一都会有一个好结果。”

    说完,乔汐莞就往卧室走去。

    顾子寒就这么一直冷冷的看着她的背影,整个人已经狂躁到了巅峰的地步。

    他紧捏着手指,骨节处似乎都在发白。可想而知忍得多辛苦。

    越是看到乔汐莞这么漫不经心的样子,越是让他恨得牙痒痒的。

    他眼眸一深。

    绝对不会让乔汐莞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招摇过市!

    ……

    乔汐莞回到卧室。

    顾子臣那厮不在。

    她昨晚睡得很好,现在也不打瞌睡,在刚刚把顾子寒气得暴跳的过程中,心情也很愉悦。

    她这个人一向都不喜欢太过隐藏自己的情绪,该高兴的时候就高兴,半点都不会让自己的快乐减低一分。

    今天真的很闲啊。

    她坐在顾子臣一向很喜欢坐的那个外阳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无所事事的看着别墅外的方向。

    顾子臣这货多会享受,这么一天坐在这里,喝着茶看着书偶尔抬抬头看看蓝天白云青草绿色,多么的闲情逸致,乔汐莞觉得,那货把自己养得这么白净漂亮,总有一天会遭雷劈。

    她伸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趴在外阳台的护栏上,拿出电话。

    那边接通,声音有些吵闹,“乔汐莞,你找我什么事儿?”

    “有空没?我们出来坐坐。”乔汐莞说。

    她真的太闲了,闲到想要找朋友出来玩。

    而她也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姚贝迪。

    “我带我女儿在娱乐场玩,没时间。”

    “一个人吗?”

    “还要我妈和我弟。”那边真的很吵闹,游乐园的气氛很明显。

    “姚贝坤什么时候回来的?”乔汐莞脱口而出。

    那边突然沉默了一秒。

    乔汐莞似乎也知道自己好像说漏了点什么,但也没有想要要去做解释。

    那边似乎也没想过要听到解释,直白的说道,“回来有几天了。”

    “哦,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乔汐莞一向都不喜欢为难别人,特别是自己的朋友

    “等等。”那边突然叫住她,“晚上找个地方一起吃饭吧。我把笑笑送回去后就出来,大概7点左右,我订餐,等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

    “好。”乔汐莞一口答应。

    姚贝迪站在游乐场旋转木马的前面一边看着笑笑和姚贝坤以及她母亲玩得何其开心,一边又在若有所思,她抿了抿唇,犹豫了半分钟,拨打另外一组电话,接通,“古源。”

    “贝迪,有事儿吗?”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怎么突然想要吃饭?”

    “我晚上约了乔汐莞。我总觉得……”姚贝迪欲言又止,“反正,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想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古源沉默了很久。

    沉默到,姚贝迪已经他已经挂断了电话,“古源?”

    “嗯,我听到了,我会抽出时间。”那边突然说道。

    “其实,我跟你一样,无论是什么结果,也会让我心惊胆战。”姚贝迪一字一句。

    “可是没办法去逃避。”

    “嗯,因为她很重要。”姚贝迪说。

    挂断电话。

    姚贝迪看着耀眼的阳光。

    霍小溪就像阳光一样,总是给他们带来欢乐的微笑。

    她始终觉得,这么一个女人,老天不应该对她这么残忍。

    现在看来,上天还是对她,额外恩惠的!

    “妈妈,我们去玩激流勇进。”耳边突然响起潇笑的声音。

    姚贝迪转头,笑笑被姚贝坤这么抱着,看来是旋转木马已经坐完。

    “好。”姚贝迪笑着摸了摸笑笑红彤彤的小脸蛋。

    很多时候,就算心都已经痛到了极致,有笑笑在她身边就够了。

    几个人一起走向激流勇进排队区。

    姚贝迪突然对着姚贝坤说着,“你还记得霍小溪吗?”

    “小溪姐?当然记得,我从小到大的偶像。可惜,英年早逝。”姚贝坤有些兴奋,又有些无奈。

    “英年早逝……”姚贝迪喃喃的重复着。

    她实在不喜欢这个词语。

    但愿,不会是这个词语。

    ……

    陪着潇笑在娱游乐场玩了整整一天。

    潇笑胆子还是小的,玩的也不是很刺激的项目,但这么一圈下来,姚贝迪也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了了,身体完全是透支的节奏,转眸看着姚贝坤,这货是肾上腺激素分泌过于旺盛吧,随时随地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半点不会累,还永远都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

    真不知道,被老爸知道他被退学了,狠狠暴打三天三夜后,还能不能这么逍遥自在。

    “你这个眼神让我毛骨悚然。”姚贝坤发现自己姐姐这么看着自己,忍不住说道。

    姚贝迪翻白眼,转头对着姚母说道,“妈,晚上我有事儿就不在家里吃饭了,我送你们回去后就出门。”

    “什么事儿啊?”姚母关心的问道。

    现在笑笑累了,一到车上就趴在外婆身上睡着了。

    “就是和一个朋友吃饭而已,古源你认识的。”姚贝迪说道。

    “古源那孩子现在结婚了吗?”

    小的时候,霍小溪、古源还有她,他们三家人住的比较近,几乎都是一起看着长大的,后来因为家庭事业等各种原因,大家就都分开了,说起古源,姚母还是很上心的。

    “还没,连女朋友都没有。”姚贝迪直接的说道。

    “还忘不了小溪?”

    姚贝迪抿了抿唇,点头。

    “那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死心眼。和你倒是像得很。小时候你爸和古源的爸爸还说过娃娃亲,看着你们两个也很合适,不管是年龄,相貌,家世,都能门当户对……”

    “妈,那都是陈年旧事了,还说。我和古源都只是朋友,好到不分性别的朋友,你见过这种朋友结婚的吗?”姚贝迪实在不想听她母亲碎碎念。

    耳朵都起茧子了。

    明知道她和古源说什么都不可能。

    “见过啊,同性恋就是不分性别,乱来。”姚贝坤突然插嘴。

    姚贝迪开着车的手猛地一下敲打在姚贝坤的头上,“你找死啊!”

    姚贝坤捂着自己的头,痛得大叫,“你这么凶,挂不得姐夫不喜欢你!”

    姚贝迪不说话,分明不想要搭理。

    姚贝坤不爽,“是不是就是因为你太凶了,太没有女人味了,姐夫才和你分房……”

    “姚贝坤,你再乱说,我就把你扔出去了。”姚贝迪打断他的话,威胁道。

    姚贝坤不爽的闭上嘴巴。

    姚母连忙问道,“贝迪,你和潇夜现在分房在睡?”

    “你别听贝坤乱说,没有的事儿。我和潇夜的感情虽然比不上爸妈你们俩的,但也算是过着平常夫妻的日子,妈你就别乱操心了,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处理。”

    “哎。”姚母重重的叹了口气,“还说自己处理,你爸一天为了你的婚姻,瞌睡都睡不好。”

    “那是你们想多了。让爸别为我操心,我们挺好的,真的。”姚贝迪这么一直睁眼说瞎话。

    姚贝坤差点没有在副驾驶台翻白眼翻死。

    真不知道她姐做什么要忍耐这么多年?!

    潇夜这个男人,明显的就不适合当人老公嘛!

    他虽然崇拜潇夜无比,但也非常理智的知道,她姐跟着这个男人,幸福不了!

    “反正,别委屈了自己。”姚母语重心长的说着。

    姚贝迪咧嘴笑着点头。

    眼眶那一刻却有些红。

    这段婚姻,总是让父母这么的难受,她其实也很,不是滋味。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再多想,透过后视镜看着熟睡的笑笑,不管如何,这段婚姻至少给了她这么重要的女儿,怎么都算是值得的。

    一路送他们回到姚家别墅,又开着车子离开。

    她挂上蓝牙,拨打电话,“乔汐莞,我现在从家里面敢去餐厅,你出门了吗?”

    “嗯,快到了。”

    “凤凰阁包房。”

    “我知道。”

    “好。”

    姚贝迪挂断电话后,又给古源打电话,“古源,你到哪里了?”

    “我已经到包房了,话说我们这么三个人,你需要订这么大的包房?”

    “小溪喜欢,不是吗?”

    那边沉默。

    “我也马山就到了,你让服务员先上菜吧。”

    “嗯。”

    挂断电话,姚贝迪认真的开着车。

    不知道今晚会有什么收获,她只希望,一切都是幸福的就行。

    ……

    乔汐莞让武大把她送到目的地后,直接走进了“溪水人家”这个中餐氏特色餐厅。

    服务员热情的招呼着她走进“凤凰阁”的包房。

    她脚步停在门口,看着里面坐着的男人,古源。

    她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所有一切的安排……

    扬起的唇瓣更加的明显。

    她的朋友,看来真的不傻。

    古源低着头无所事事的看手机打发时间等候其他两位,似乎感觉到一道视线,一抬头,就看到乔汐莞站在包房门口,对着他笑。

    乔汐莞长得很漂亮。

    一颦一笑之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多美好的感觉,让人赏心悦目。

    这和曾经那个相貌并不出众的霍小溪还有些没心没肺的模样分明一点都不像,却总觉得,挂在乔汐莞脸上的笑容会看到霍小溪身上的影子。

    是自己意识性的错觉吗?

    还是说,这个女人真的就是……霍小溪。

    心蓦然的,不规律的跳动着,看着乔汐莞的时候,没有说一个字。

    乔汐莞却显得非常自若,她走进去,自顾自的挑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主宾位,坐下后,托腮看着古源,“我以为你以后都不想见到我。”

    说话也分明没有掩饰的,直白到不行。

    古源动了动眼眸,“我没这么小气。”

    “其实我也知道。”乔汐莞笑得更开阔了。

    古源转移视线。

    每次乔汐莞的笑容,都让他莫名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很怕去触碰,又怕自己沦陷。

    “不知道贝迪还有多久?”

    “你是在,回避我吗?”乔汐莞问他。

    “我只是觉得,既然是请客,做主人的就应该早点到这才是规矩!”每次,三言两语,古源就会被这个女人所激怒。

    “我也觉得。”乔汐莞认同的点头。

    古源实在是不想和这个脸皮无敌厚的女人多做沟通交流,他低着头玩手机。

    “是不是突然觉得,当初我拒绝你是对的,你看你根本就hold不住我,搞不好还会被我气死。”乔汐莞对着他,一字一句说道。

    古源玩着手机的手指突然僵硬了一下。

    “我们天生不适合。”乔汐莞再次重复。

    古源动了动手指,“嗯,我们天生不适合!所以我不应该这么死心塌地撕心裂肺的爱着霍小溪,不管是以前的她还是现在的她,我都不应该爱,你说是吗?乔汐莞?”

    古源看着她,隐忍着各种情绪看着她。

    “亦或者说,是吗?霍、小、溪。”古源再次重复的话语,那么清清楚楚。

    是吗?

    霍小溪。

    乔汐莞看着古源,沉默着没有说一个字。

    ------题外话------

    那啥。

    咱们莞莞要承认吗?!

    嘿嘿,明天就知道了。

    小宅么么哒。

    ...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