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章 天生犯冲

第二十章 天生犯冲

作者:恩很宅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gaogao/zhangjie/page-top.js"></script></table>    姚贝迪一路赶到“溪水人家”的“凤凰阁”时,乔汐莞和古源已经坐在了包房中。

    她的脚步突然停在门口,在偷听他们的对话。

    “亦或者说,是吗?霍、小、溪。”

    姚贝迪纤细的的手指轻轻的捏在一起,心跳也毫无规律的不停的跳动。

    古源一字一句的话语,分明是挑明了在说。

    她一直以为古源不会问出这样的话,她还一直在捉摸着,她该要怎么问出口,却陡然,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她的眼眸转头看向乔汐莞,看着她嘴角上扬的弧度也变得越来越僵硬。

    她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古源,仿若也有些不知所措。

    她以前一直觉得古源才是霍小溪最后的归属,到现在她也这么觉得,从小一起长大,古源对霍小溪的好,简直是人神共愤,也只有那么没心没肺的霍小溪才可以视若无睹,轻松愉快的投入到别人的怀抱。

    “贝迪。”乔汐莞眼眸一抬,看着站在门口的姚贝迪。

    姚贝迪恢复自若的走进去,坐在乔汐莞的旁边,“有点堵车,迟到了一会儿。”

    “那吃饭吧。”乔汐莞说。

    刚刚那个问题,仿若就真的成为了一个问题,乔汐莞没有回答。

    姚贝迪点头,拿起筷子。

    乔汐莞已经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姚贝迪看着古源,看着他一动不动的看着乔汐莞,忍不住说道,“古源,吃饭吧。”

    古源回神,拿起筷子,却终究没有什么胃口的,吃得很少。

    三个人突然就很沉默。

    以前霍小溪、古源、姚贝迪经常一起吃饭,话很多,很少这么沉默。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看着完全找不到熟悉度的脸颊,垂下眼眸,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你们都没胃口吗?”乔汐莞抬头,就看着身边两个人这么食不知味的样子。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沉默是金。

    乔汐莞叫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让服务员每个人倒了一杯,“喝酒如何?”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

    古源也抬头。

    “我不能回答你们的问题,因为……暂时还不是时候。”乔汐莞对着他们,没见着他们拿起杯子,自己却是一干二净。

    姚贝迪皱着眉头,“为什么?不是把我们当朋友吗?”

    “朋友就一定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乔汐莞看着他们。

    姚贝迪咬着唇。

    “贝迪,古源。”乔汐莞叫着他们的名字,“我现在有我要做的,必须做的很重要的事情,等一切趋于平静后,我想我会告诉你们所有的来龙去脉。”

    “让你承认你是霍小溪,就这么困难吗?”古源终究忍不住,一字一句狠狠的问她。

    乔汐莞捏着酒杯的手指紧了一下。

    “是怕我一直纠缠着你?放心吧,就算你真的是霍小溪我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反正什么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你的不辞而别,习惯了你和另外的男人牵手拥抱,习惯了你突然消失在我的视线……”古源一直看着她,仿若怕漏掉她任何一个眼神一般看着她,有些难受的说道,“我们只是想要知道,我们最好的那个朋友,到底是在我们身边,还是永远的留在了记忆里,这点要求对你而言,真的难吗?”

    “嗯,很难。”乔汐莞说,毫不留情,斩钉截铁。

    古源隐忍的喉咙处不停的上下波动。

    姚贝迪看着乔汐莞这么冷漠的样子,也似乎是有些难受,为自己不能得到答案而难受,为古源而感觉到心酸。

    乔汐莞就真的看不出来,古源的痛苦吗?

    “为什么你还是这么自私?”姚贝迪对着乔汐莞,“为什么还是这么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乔汐莞抿着唇,看着他们,“我一向如此。”

    回答得理所当然。

    姚贝迪想要开口再说点什么,却在那一刻找不到想要说的话语。

    她咬着唇狠狠地看着她,对乔汐莞的态度,她真的有些生气。

    古源似乎也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他放下筷子,突然站起来,“我先回去了,你们慢用。”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姚贝迪看着古源的背影,猛地放下筷子,快速的跟了出去。

    跟出去的时候,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乔汐莞。

    却在那一眼,看到了乔汐莞有些红润的眼眶。

    是真的有难言之隐,是真的有误会吗?

    姚贝迪顾不了那么多,追着古源跑了出去。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她是不是应该大声叫着姚贝迪,她还没有埋单,估摸着要是这么叫了,姚贝迪会更加的鄙视她吧。

    她低垂着眼眸,重新给自己到了一杯红酒,一小口一小口浅酌着。

    为什么不愿意承认?!

    因为。

    不想要给了他们希望又让他们失望。

    她其实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不是会像上一世的自己那样,莫名其妙就被结束了性命。

    所以,她不想要轻易的承认自己。

    而且。

    到现在为止,不只是外人怀疑自己的身份,她有时候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霍小溪吗?可这确实是别人的身体。不是霍小溪吗?她却有着霍小溪所有的记忆和思维。

    所以,她能够给他们承认什么。

    她有些讽刺的一笑,把杯中剩下的红酒全部干掉。

    但愿有一天,真的可以给她一个明明白白的结果,好的坏的,是结局就行……

    ……

    姚贝迪在餐厅门口浇筑大步往前走的古源,她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说的话也有些急促,“古源,你别这样,或许她有真的不能说的理由。其实承认不承认又有什么关系,是不是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觉得这个朋友可以交就行了,不是吗?”

    古源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姚贝迪。

    在门口有些透亮的灯光下,古源的眼眶似乎也已经红透。

    姚贝迪抿着唇,突然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

    古源看着姚贝迪。

    “让乔汐莞自己一个人吃吧,看她觉得孤独不孤独?!”姚贝迪故意怄气的说着。

    古源那一刻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他只是沉默的跟着姚贝迪的脚步。

    两个人开车,换了一间餐厅,吃牛排。

    两个人对立而坐。

    古源似乎还是没什么胃口的,吃得很少,几乎没怎么动刀叉。

    姚贝迪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拿过古源手中的刀叉,帮他把他碗里面的牛排一小块一小块的切好,然后叉了一块牛肉往古源的嘴边送,口吻还很严厉,“人是铁饭是钢,你是想要把自己饿死吗?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古源看着姚贝迪手上的牛肉,看着姚贝迪,“你说,我为什么喜欢的女人不是你?”

    姚贝迪陡然一笑,笑得很灿烂。

    “我其实也很好奇,分明我比霍小溪更漂亮更可爱更会体贴人,当年知道你喜欢霍小溪后,我真是想了几个晚上想不明白,总觉得你丫的就是白眼狼,有眼无珠。”

    古源忍不住也笑了一下。

    也或许就只有最好的朋友,才会开出这样的玩笑。

    “手都软死了,快点张嘴。”姚贝迪忍不住抱怨。

    古源张开嘴,正欲吃掉他面前的牛肉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嗓音,“贝迪,很巧啊,在这里遇见你。”

    两个人同时转头。

    原本都挂着笑容的脸颊瞬间就收了回去。

    姚贝迪看着潇夜和雷蕾手挽着手出现在她面前。

    潇夜冷毅的眼眸看着她,然后视线又放在她拿着叉子的手上,脸色,看不出来的,冰冷。

    雷蕾却是一副笑得很开怀的模样,“你是古源吧,不知道古大哥还记得雷蕾不?当年一个学校的,和姚贝迪是同级。”

    姚贝迪不着痕迹的把叉子放回古源的餐盘里,很自若的低头吃牛排,什么都没有说,连表情也不想有一个。

    古源看了一眼姚贝迪,看了一眼潇夜和雷蕾,不温不热的口吻说道,“如果想要开始,根本就不需要等到这个时候。信不信,随便你。”

    这些话是对潇夜说的。

    不想要姚贝迪被误会,但也不想要太委屈求全。

    姚贝迪在这个男人身上已经够忍让了,总不能,一让再让。

    潇夜的眼眸看了一眼古源,似乎又回眸看了一眼姚贝迪,没有说一个字,带着雷蕾大步离开。

    古源看着潇夜离开的方向,回头对着姚贝迪说道,“他们走了,你再这么低下去,头就埋进餐盘里面了。”

    姚贝迪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唇,拉出一抹淡笑,“我习惯了,好在内心够强大,不会有事儿。而且刚刚其实你就算不做解释,他也没反应的。我们俩的婚姻,也就是这么得过且过。”

    古源看着她的模样。

    “别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姚贝迪依然笑着,“不过倒是,为什么当年你喜欢的是霍小溪而不是我?要不然,或许我俩就成了,你看我爸妈其实都挺喜欢你的,也用不着像现在这样……”

    “命中注定。”古源说,“命中注定,我们俩幸福不了。”

    姚贝迪陡然笑了一下,爆出口,“去他的命中注定,总有一天或许就违背命运了呢!”

    “等着你那一天。”

    “我也等着你那一天!”姚贝迪说,“所以,为了未来会有这么一个振奋人心的时刻,我们应该举杯庆祝一下,服务员。”

    姚贝迪扬着嗓子,“两瓶红酒。”

    古源本来想要叫住她的,但……

    偶尔这么放纵一次,又有何不可?!

    两个人一人一杯,更喝白开水一样的喝了个精光。

    这么高档的餐厅,这么优雅的格调,两个人却像乡巴佬进城一般的喝得毫无形象,服务员好几次都想要上前提醒注意保持安静,因为周围很多客人都开始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在服务员终于下定决心去好心提醒时,姚贝迪和古源也已经喝完了,豪迈的付了钱之后,两个人都晕晕倒到的往餐厅外走去,世界好像都在旋转,这样微薰的感觉,莫名觉得很痛快。

    餐厅楼下,停着一排的出租车。

    两个人随便找了一辆坐进去。

    “先送你回去。”古源说。

    姚贝迪点头。

    古源说了一个地址,出租车行驶在上海夜色迷茫的街道上。

    “要是霍小溪在,我们俩应该就不会醉的这么惨了。”安静的小车内,姚贝迪突然开口。

    古源点头。

    霍小溪的酒量确实很好。

    “其实,她就是霍小溪吧。”姚贝迪说。

    “嗯,她是。”古源点头。

    “可是,她为什么就不愿意承认呢?”

    古源拉出一抹苦笑,看着车窗外流利的上海夜色,“贝迪,你知道为什么我要逼着她承认吗?其实,承认与否,我们都清楚不是吗?”

    “所以,你为什么要逼着她承认?”姚贝迪很认真的问道。

    “因为,我总觉得她好像在做什么极端的事情,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如果她承认了自己,至少那些极端的事情不会危害到她的生命安全,霍小溪当年突然死亡的那一幕,让我真的,不敢去回想。要是再经历这么一次,我不知道自己会崩溃到什么地步……”古源有些难受的说着。

    在如是昏黄的灯光下,姚贝迪那一刻似乎看到了古源有些红润的眼眶。

    她靠在车座椅上,嘴角拉出一抹淡笑。

    她刚刚一直很害怕古源在生乔汐莞的气,虽然自己也有些生气,但作为朋友,还是好怕他们之间出现什么隔阂……

    姚贝迪微微松了一口。

    原来,全部一切都只是因为担心,都只是因为古源担心着乔汐莞,怕她受到伤害。

    果然,这个世界上除了古源,没有任何人可以对霍小溪,这么无怨无悔吧。

    车子一路平静的行驶。

    车内弥漫着忧伤的情绪,沉默无言。

    一直到达姚贝迪的小区门口。

    姚贝迪下车,对着古源微微一笑,“我回去了,你慢走。”

    古源点头。

    姚贝迪抬起脚步,头有些昏,拖着自己摇摆不定的身体慢慢挪动。

    她真的觉得有些醉了。

    连看眼前的路都是晕的,但就是莫名的,思维清晰得要命。

    要不然,她想她应该就不会那么清楚的看到,大门口另外一辆黑色轿车前,雷蕾在垫着脚尖亲吻潇夜了。

    她的脚步就这么歪歪倒倒的经过他们,没有半点停顿。

    她现在的目的就是回家,睡觉,让自己这么天翻地覆的晕眩感能够尽快消失。

    她努力让自己走得很平稳。

    其实,想要忽视自己的情绪也不难。

    看,她此刻就可以表现得这么满不在乎的样子往小区内走,在经过他们身边时,也可以这么的淡定自若,连半点不一样的表情也没有。

    她正在为自己感到骄傲的一瞬间,脚上猛地踢到一道阶梯,本来就不太稳的身体在那一刻就直直的摔了出去,她闭着眼睛,认命的忍受着接下来的各种狼狈不堪。

    意外的,在自己摔倒的一瞬间,却突然被一个坚实的怀抱接住。

    当自己还未反应过来时,那个坚实的怀抱突然靠近她的脸,一个重重的吻压在她的唇瓣上。

    古源。

    姚贝迪瞪大眼睛。

    这个男人在做什么?!

    她惊恐的看着他近距离的脸。

    全身不自在,从头顶到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古源似乎是感觉到姚贝迪的反抗,也知道这个女人不喜欢任何人靠近,更别说这样亲密的举动了,但那一刻,古源瞪着眼珠子,似乎是在威胁她别动。

    姚贝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男人把自己当霍小溪了,还是说……

    不管怎么样,真的好恶心,她想她等会儿回去后,肯定要漱口一百次!不,两百次!

    她恶心的闭上眼睛。

    恶心死了。

    突然,唇瓣上的柔软消失,接下来听到“哐”的一声,是拳头打人的声音。

    姚贝迪愣怔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眼前真的是潇夜在揍古源。

    古源哪里是潇夜的对手。

    刚开始还不要命的反抗了一会儿,后来就反抗不了了,被潇夜揍在地上,一动不动。

    姚贝迪连忙跑过去,一下子蹲在地上,护在古源的身上。

    因为有些始料不及,潇夜的拳头猛地一下揍在了姚贝迪的背上。

    真的好痛。

    姚贝迪咬着唇。

    刚刚古源被揍了这么多次,应该痛得要命吧。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流出来,其实不是因为难过,只是因为痛得有那么一瞬间是控制不了生理反应的,眼泪自然就蹦了出来。

    潇夜捏着拳头,他似乎没有料到姚贝迪会有突然的举动,他恶狠狠地看着地上的两个人,眼里的努力,显而易见。

    姚贝迪转头望着站在他们面前的潇夜,“打够了吗?”

    潇夜捏着的拳头似乎更紧了,甚至于还能够听到拳头太用力后的骨头声响。

    “如果打够了,我就送他回去了。”姚贝迪说。

    她忍着心里的各种不舒坦,去扶古源。

    “姚贝迪!”潇夜猛的一下拉起去靠近古源的姚贝迪,力度大到,姚贝迪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她猛地一下就被潇夜拉开了,因为脚步太过匆忙,身体不稳的就直接往潇夜的怀抱里面撞。

    雷蕾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脸色一下就变了。

    今晚好不容易缠着潇夜陪他出来吃饭,却碰到姚贝迪喜笑颜开的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互相喂牛排,那一刻她真的觉得是天助她也,总算是抓到了姚贝迪的把柄,对以后潇夜离婚肯定是有帮助的。

    可是一晚上潇夜的表现却让她整个人更加慌张了。

    潇夜整个晚上几乎都没有说一个字,脸色更是黑到要命,她故意的讨好他也视若无睹,吃过晚饭后,潇夜就直接带着她离开,而且按照以前的定律,潇夜总会先送她回家,可当他坐上车后对司机说的却是,先送我回去,再送雷蕾回家。

    这样的疏远,让她几乎有些忍受不了。

    但在潇夜面前,她不敢发太多脾气,潇夜现在对她是个什么态度她真的不知道,只能一再忍耐。

    两个人到达小区门口。

    潇夜径直的下车,也没有对她说一句话。

    她连忙跟着他小车,拉着他的手,“夜。”

    潇夜看着她。

    “听阿彪说你这几天事情很多,肯定很累了。我不耽搁你睡眠时间,会自己乖乖的回去,你也回去早点休息。晚安。”她很乖巧的说着。

    她想她都能够做到了这个地步,潇夜对她多多少少就都会有些不一样的。

    现在她不能强势的逼着潇夜为她做什么,她只能以退为进。

    潇夜点头,“嗯,晚安。”

    转身,冷漠的准备离开。

    雷蕾看着他的背影,眼眸一转,忽然看到姚贝迪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整个人灵机一动,猛地一下跑过去勾着潇夜的脖子,努力垫着脚尖吻他的唇。

    潇夜是愣怔了一下。

    却最后没有推开她。

    她其实知道,潇夜只是应付她而已,每次想要极快的摆脱她,总是这么满足她的一些欲。望,然后就支开她,不想要和她过多纠缠。

    雷蕾也就是抓住潇夜这点心里,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她就是想要刺激姚贝迪,她就是想要姚贝迪知道,她和潇夜已经到了不能分开的地步,她就是要看到姚贝迪整个人崩溃,她要看姚贝迪的笑话,像当年自己被所有人笑话一样的,看着她不得好过。

    可是。

    这是什么情况?!

    半路杀出个陈咬金。

    一个男人突然抱住姚贝迪,在他们面前重重的吻在了一起。

    当时她看到潇夜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变得那个天翻地覆,连一向都不喜欢表露自己多余情绪的人,那一刻的情绪一下子就上了头,他直接推开自己,甚至是有些蛮力的,雷蕾那一刻不稳的后退了好几步,她就看着潇夜这么直接甚至粗鲁拉过吻着姚贝迪的男人,毫不犹豫的一拳打了过去。

    潇夜对姚贝迪……

    雷蕾咬着唇,站在旁边,不会的!

    只是因为,潇夜太大男人主义了,看不得现在还是自己老婆的姚贝迪,当着自己的面出轨,是个男人应该都接收不了吧。

    她瞪着眼睛看着潇夜拉着姚贝迪,不管姚贝迪的反抗直接拉进了小区,仿若自己,仿若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都突然不存在了一般,那两个人就这么直接的走了。

    古源觉得一身都快要散架了。

    他动了动身体,以后再也不干这种蠢死了!

    他努力让自己坐起来,看着面前两个人离开的方向。

    姚贝迪,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个地步了。

    他忍着痛让自己站起来准备离开。

    “不是说了,如果要开始,不用等到现在吗?!”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

    古源离开的脚步回头,看着雷蕾站在他身后,整个人都到了崩溃的地步。

    “你果然是故意做给潇夜看的是不是?!故意刺激潇夜的是不是?”雷蕾怒吼。

    古源也不否认,他对着雷蕾,“我在帮你让潇夜和姚贝迪尽快离婚,你不是应该感谢我?!”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雷蕾尖叫。

    古源满不在乎的,拖着自己疼痛的身体离开。

    他没有半点义务和这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解释什么。

    他重新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他们三个人,他,霍小溪,姚贝迪。

    有一个人幸福,也好。

    ……

    姚贝迪被潇夜这么一路拖着走进了电梯。

    姚贝迪整个人还处于酒醉中,脚步本来就不稳,被潇夜这么毫不怜惜甚至有些野蛮的拖着往前走,她觉得她好几次都差点摔在地上,别提一路上多狼狈了。

    到了电梯内,潇夜却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手,捏着她的力度,很痛。

    她皱着眉头,想要反抗。

    反抗的后果就是,捏着的手更痛了。

    电梯入户到家。

    潇夜脱掉鞋子。

    姚贝迪却没有动静的站在玄关处。

    “脱鞋。”潇夜冷酷的说着。

    姚贝迪依然没动。

    潇夜眉头皱了又皱,蹲下身体,毫不怜惜的抬起她的脚,三两下的脱掉她的高跟鞋,似乎是有些不解气的,把她的鞋子扔出了很远,然后起身拖着姚贝迪走进客厅,一把把她扔在沙发上。

    姚贝迪看着潇夜怒气冲天的模样。

    生气?

    潇夜居然会这么生气?!

    这就叫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了?!

    果然都是男人的劣根性。

    “医药包在哪里?”潇夜突然问她。

    姚贝迪指了指客厅外的一个柜子。

    潇夜走过去,拿出医药包,从里面翻出了一个药酒瓶,直冲冲的拿过来,看着姚贝迪坐在沙发上,也似乎是难得多说一个字,一把把她按在沙发上,让她的背对着自己,直接掀开了她的衣服。

    她只想说,她穿的是裙子……

    而此刻很显然,她的小裤以及她的后背就这么直接的暴露在了空气下。

    姚贝迪突然慌了一秒。

    更让她惊慌的是,潇夜直接解开了她的黑色文胸后扣……

    姚贝迪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这样的姿势。

    那一刻,她却只是把自己的脸捂在沙发内,手指狠狠的抓着沙发靠垫。

    背上,突然感受到一点清凉。

    接着,一双大手开始在她的后背上用力,涂抹。

    “痛。”姚贝迪咬着唇,忍不住低吟。

    真的好痛。

    比刚开始遭受的那一拳还要痛吧。

    她死死的抓着靠垫,整个人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那一刻她甚至觉得,潇夜就是在故意报复她。

    “忍着。”感觉到姚贝迪整个人的不受控制,潇夜冷酷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

    姚贝迪忍得难受无比。

    整个过程简直生不如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潇夜手上的力度突然消失。

    姚贝迪只觉得自己背上火辣辣的痛,痛得她半点都不想动。

    “洗个热水澡,明天如果后背还没好,就去医院照个片。”潇夜丢下一句话,就转身准备离开。

    姚贝迪突然猛地一下抓住潇夜的手。

    潇夜整个人停了一下。

    姚贝迪把头从沙发上抬起来,整个身体也艰难的坐了起来,她的裙子自然的垂放下来,挡住了她的身体,但却因为文胸并没有系上,那一刻似乎有些若隐若现……

    她拉着潇夜的手,忍着后背的疼痛让自己站起来,面对面的看着他。

    她突然踮起脚尖。

    抬起手,用手指轻轻的擦拭着他的唇瓣,他的唇瓣有些薄,每次抿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种让人不能靠近的气息。

    她擦了擦,似乎觉得自己擦干净了,她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唇瓣印了上去。

    潇夜整个过程都很冷漠,只是淡薄的看着姚贝迪,看着她的举动,默许她的举动。

    吻,就只持续了一秒。

    姚贝迪放开他,转身欲走。

    就算是心理作用也好,至少这样,他们就公平了。

    她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去,准备回房。

    离开的脚步刚抬起,潇夜突然拉着她,一个转身,一个吻就重重的压了下来。

    不是刚刚的蜻蜓点水。

    他的唇舌狠狠地咬着她的唇瓣,纠缠,深入……

    ……

    乔汐莞从“溪水人家”离开。

    武大来接她。

    她坐在车后座上,不发一言。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的模样,车上散发着巨大的酒精气味,乔汐莞喝了不少酒。

    是在借酒消愁?

    她并不觉得后面那个女人会做这么没有理智的事情。

    不过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多嘴的人呢,所以整个过程一直安静。

    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下车。

    “需要我送你进去吗?”武大问她。

    乔汐莞摆了摆手。

    她是喝多了,但是还没有醉到不能走路的地步。

    她歪歪倒倒的往别墅走去。

    现在已经很晚了,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大厅,上楼。

    不管如何,把自己喝成这样的三更半夜回家,终究对老一辈而言,是不能够理解的。

    她憋足一个口气,好不容易走进顾子臣的卧室。

    一走进去,整个人就没有半点形象了。

    她把手上提着的包一下扔了出去,也不知道扔到了什么地方,然后开始脱鞋,脱衣服,脱裤子,那个毫不忌讳。

    脱得只剩下文胸和小内裤。

    乔汐莞突然停顿了一下,她迷茫的眼神看着大床上的地方,她其实也看不太清楚那个床上的人是不是睁开眼睛,所以她走近了一些,再走近了一些,甚至于整个人已经趴在了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床上的那个男人,“你没睡啊?”

    顾子臣眼眸一转。

    这个女人一进门,包一下子就飞在了他的身上,他是忍了又忍。

    接着就看着这女人开始疯狂的脱衣服,脱得就像现在这个模样。

    “顾子臣,你想不想看看我的身体?”乔汐莞突然拉出一抹笑,贼兮兮的问道。

    顾子臣没有说话。

    “很想吧。”乔汐莞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支着头看着床上的男人,“其实我都很满意这具身体的身材,该有的地方有,不该有的地方就没有,我自己看着都喷鼻血……”

    乔汐莞自顾自的说着,说着些不着痕迹的话。

    顾子臣的眉头皱起。

    乔汐莞是喝得神志不清了吗?!

    “只是不知道这具身体承载过多少男人……”乔汐莞有些若有所思的想着,又喃喃自语道,“这么美好的身体,其实就算多点男人,也不会被人嫌弃吧……”

    “可惜了,我曾经都没有过一次……”乔汐莞趴在床头,有些惆怅的说着。

    这个女人到底都在说什么?!

    顾子臣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

    身上这么大一股酒味,也不去洗澡,趴在他床头做什么?!

    更让她崩溃的是,他似乎是听到了这个女人均匀的呼吸声。

    这种姿势,也能够睡着。

    他微微抬起了自己的身体看着乔汐莞此刻的模样,穿着一条小内裤坐在光亮的地板上,身体趴在他的床边,就这么自若的睡得一本正经……

    顾子臣忍了又忍。

    真是受够了这个女人的,莫名其妙了。

    他躺下去,往里面挪了点,睡觉。

    他没这么好心把她挪上来。

    他转身,背对着她。

    “顾子臣,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身后,突然响起乔汐莞有些深恶痛绝的声音。

    顾子臣没有回头。

    “劳资就算是冷死了你也不会搭理吧!”乔汐莞突然从床边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浴室。

    顾子臣转头看着浴室的方向。

    这个女人,到底还是和以前的不一样了。

    很不一样了。

    只是,到底怎么变化的?!

    到底为什么会变化?!

    就真的成了一个迷了吗?!

    没多久。

    浴室门打开。

    乔汐莞穿着一件睡衣从浴室出来,爬上他的床,睡觉。

    安静的空间。

    乔汐莞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一闭上就天翻地覆的选择,很容易让自己吐出来。

    她就瞪着眼睛看着那盏昏黄的灯光,突然开口说道,“顾子臣,你有过朋友吗?”

    顾子臣一直背对着她,没有说话。

    “你这么冷血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朋友吧。”乔汐莞继续说道。

    顾子臣抿了抿唇,不准备搭理。

    “所以应该就感受不到,有时候朋友难受时,比自己难受还要不爽一百倍!”乔汐莞说,转身,突然靠近顾子臣。

    手臂就抱着他的腰,身体贴在他的后背上,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她凹凸有致的身段,紧紧相贴。

    “每次和你说话总觉得是对着一堆空气在说。”乔汐莞抱怨,整个头却埋在了他的后颈窝处,又说道,“好想有一个依靠,就今晚,所以别推开我,行吗?”

    顾子臣的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下,又似乎是她的错觉。

    她那个时候胃里面不舒服,脑袋也也有些晕,根本就没想要去深究。

    在她心目中,顾子臣就不可能对她有半点反应。

    这个男人。

    下体不遂。

    “晚安,顾子臣。”没有推开她,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闭上眼睛说道。

    顾子臣僵硬着身体,却怎么都睡不着。

    耳边,很快传来了乔汐莞均匀的呼吸声。

    感觉到乔汐莞已经睡着,他动了动身体想要挣脱开乔汐莞,却越是往里面睡一点,那个女人就越是靠得更紧。

    最后他索性放弃。

    只是这样的姿势,他很难入眠。

    他其实也没想什么,也习惯了这么让自己的情绪隐藏。

    却终究莫名的失眠。

    夜原来越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终于睡过去。

    或许才睡着不到两分钟,就感觉到身边的乔汐莞突然从床上蹦起来,然后往厕所跑去,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吐了好半响,那个女人才迷迷糊糊的出来躺在床上,睡觉。

    安静了一会儿。

    那个女人又蹦起来跑进厕所,又是一阵呕吐。

    此起彼伏。

    那个晚上,简直就是没玩没了的。

    顾子臣捏着手指,他就知道他不应该对这个女人有任何一点仁慈之心,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和他作对,分明就是和他,天生犯冲!

    ------题外话------

    嗯嗯,小宅话不多说。

    总之就是爱你们得很。

    么么么哒。

    ...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