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二章 开始结束,他的一念之间!

第二十二章 开始结束,他的一念之间!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江皇大酒店。

    包房厕所,乔汐莞看着大大镜子前的自己。

    脸色有些发白,即使化着淡妆,也无法掩饰突然煞白的脸颊。

    总以为对这个男人除了恨,不会再有任何情绪,却不知道,恨这种东西,太过极端,也会这么的影响到自己的心情,也会莫名的感觉到悲哀。

    没有曾经的那些事情,她现在还能够挽着他的手,享受着他的怀抱,可以天天溺在一起,恩恩爱爱。

    可是到现在。

    她对着这个男人,一边想着他曾经的柔情似水,一边承受着他的冷血无情!

    这种感觉,让她极尽崩溃。

    她咬着唇,让自己的气息渐渐恢复平静。

    她狠狠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字一句,用口型说着,“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外面那个男人,生不如死!”

    拿出化妆包,打开粉底盒往脸上涂抹,再扫了些胭脂,让自己的血色看上去好了很多,她整理好自己所有的情绪,拉开房门走出去,坐回自己的位置。

    齐凌枫坐在她的对面,绅士有礼,温文尔雅。

    他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完美的上扬弧度,那是上一世的自己,如何也拒绝不了的温柔。

    她暗自冷笑。

    齐凌枫就是靠这些,让她爱得死心塌地,直到所有一切被算得一干二净。

    “都点了你喜欢的肉。”齐凌枫说,磁性的嗓音带着勾人的魅力。

    今晚的齐凌枫,似乎是在刻意的表现自己。

    用美色,表现自己。

    齐凌枫长得很帅,无需置疑。

    浓眉大眼,唇红齿白,五官独立而深邃,是一种阳刚而明亮的帅,和现在的奶油小生有别,当然,也不同于顾子臣这种有着倾国倾城之貌的男人,齐凌枫的五官杀伤性没有顾子臣这么强烈,但却正好可以承托女人的柔美,是大部分女人都喜欢且能够驾驭得了的帅气。加上齐凌枫性格很好,至少在外人来看,风度翩翩,器宇不凡。

    所以理所当然,齐凌枫在女人圈中很受欢迎。

    上一世在她还和齐凌枫如胶似漆的时候,似乎就听说过,公司有多少人对齐凌枫垂涎已久,但当时的自己自信心膨胀,觉得那么爱自己的齐凌枫不可能背叛自己,就算山无能天地合,齐凌枫也不会离开自己半步,会疼爱自己到老,现在想来,如果当时的自己但凡有一点点这样的想法,或许就能够发现,齐凌枫和楚以薰,暗度陈仓的事……

    她拉扯着嘴角,让自己笑得很自然,“齐凌枫,我们明人也不说暗话了,你有什么想要和我合作的地方就开口吧,必定我是有家室的人,这么单独和男士出来吃饭,终究是不妥当的。”

    “是吗?”齐凌枫眉头一扬,他两手托腮,笑着看着齐凌枫,“以前常听姨妈说你和大表哥的关系不太好,看你这么在乎家庭,看来是姨妈误会了?回头你可得对你婆婆好好解释一番,免得她心里有芥蒂,对你以后不太好。”

    “我的事情,就不劳你挂心了。你还是直接说,你今晚的目的吧。”对于齐凌枫的故意转移话题,乔汐莞直接了当。

    她不想要和齐凌枫个纠缠太多,面对着这么一张虚情寡义的脸,她只恨不得撕了那张恶心的脸皮!

    “关于这次的合作案,我抢在了你们顾氏拿了下来。”齐凌枫也似乎感觉到乔汐莞的不耐烦,不在多说其他,直奔主题,“而我想,顾子寒应该是对我有看法了。”

    乔汐莞喝了一口高脚杯里面的红酒。

    齐凌枫的老奸巨猾果真是比顾子寒高了几个台阶,所以顾子寒从一开始让齐凌枫和他合作就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尝失。

    她抬眸看着齐凌枫,“你觉得以顾子寒的能耐,会对你做什么?”

    齐凌枫也随手拿起高脚杯,红色的液体在被子里面晃动,闪烁着迷人的色泽。红酒挂壁,果然是好酒,乔汐莞安静看着齐凌枫,等待着他的话语。

    齐凌枫似乎是抿了一小口,嘴角的笑容更加明显,“他我倒是不担心,只是你,你处于什么样的态度?”

    在齐凌枫心目中,顾子寒也是不堪一击的吧。

    所以她其实一直不明白,既然她和齐凌枫都能够一眼看出来顾子寒没多大的能力,那么顾耀其为什么还要把重任交给顾子寒来做?

    是因为顾家无人吗?顾子臣残疾,顾子俊贪玩到不屑一顾,而对顾家两个闺女又不放心……仿若,也只有这么一个理由了。

    “我能处于什么态度?”乔汐莞笑着,显得那么的无所谓。

    “乔汐莞,我知道你想要待在顾氏好好发展。”齐凌枫说,清澈的眼眸闪烁着无比邪恶的光芒,他一字一句,“想要在顾氏发展下去还不简单?挤兑掉顾子寒,轻而易举。”

    乔汐莞转眸,眼眸紧紧的看着齐凌枫,“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合作?”

    “不可以吗?”齐凌枫问她。

    “我其实是一直疑惑的,我这么一个区区小女子,哪里能够劳驾齐凌枫你来亲自和我谈合作的事情?你不觉得丢了自己身份吗?”

    “乔汐莞,你不需要隐藏自己的锋芒。第一次詹姆斯先生的合作惨败在你的手之下,我当时怀疑过是顾子寒在暗中做手脚,没想过你有多大能耐,即使那个方案已经超出了我对顾子寒的判断。可必定你以前的名声真的不好,我也会将谣言作为我评定一个人的第一眼标准。但这次奥菲集团的合同……我之所以能够谈下这个合同,也是因为你有一个完美的方案,这个方案如果是顾子寒的,他绝对不会给我,但是他给我了,就说明这个方案的操刀人不是他,不是他,就是你,你再一次让我刮目相看。而真正让我认定你有惊人之才时,是你解决掉你那些极品家人时,你表现出来的聪慧、坚强、洞察新闻效应的能力,所有一切都不是一个菜鸟误打误撞的结果。甚至于我一直觉得,奥菲集团的合作我最终能够谈成,或许是拜你所赐。”齐凌枫一字一句,不快不急的分析说明。

    他看着乔汐莞,问她,“是拜你所赐吗?”

    “你想太多了齐凌枫,我还没有这么大的牺牲精神,把顾氏的囊中之物送给你。”乔汐莞否认,心里却禁不住暗想,齐凌枫或许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明。

    所有的事情,他可以想到这个地步,就已经不是常人能够有的智商。

    乔汐莞忍不住咬唇,对付齐凌枫,不能简单粗暴,还得好好的从长计议。

    “不管怎样,乔汐莞,我欣赏你这个人,我很诚恳的想要和你合作。”齐凌枫说。

    “但是很抱歉,作为顾家人,我想我暂时没有和你合作的打算。”乔汐莞一字一句。

    齐凌枫眉头皱了一下。

    “很难得才让自己坐到现在的位置上,我不想功亏一篑。”

    “我会让你坐上更高的位置。”

    “可我现在没那么大的野心,也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个能耐。”乔汐莞说。

    齐凌枫看着她。

    “当然,很感谢你看得起我,今晚的晚餐让你破费了,我实在不想要占了你的便宜,下次再有合作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吃饭,如何?”乔汐莞站起来。

    饭菜还未上桌,乔汐莞就准备离开。

    齐凌枫坐在位置上,“乔汐莞,我的邀请随时有效,如果你想要让自己爬得更高,和我合作再合适不过。顾家没有多少能人,你完全可以把握机会。”

    乔汐莞的脚步停了一下,突然回头,“如果没有记错,顾氏企业和你是亲戚关系吧。”

    齐凌枫无所谓的眉头扬了扬。

    “亲戚也能够下得了手吗?”

    “我是在自卫,只是自卫的人,一不留神就容易过当而已。”齐凌枫说得理所当然。

    乔汐莞笑着,“好,我知道了。我会考虑。”

    然后,推开包房大门离开。

    对于齐凌枫而言,没有什么是下不了手的吧,只要有十足把握。

    她紧捏着手指,往外走。

    她今晚不答应齐凌枫合作,因为这个男人,她需要再三研究,还因为欲擒故纵,她需要吊足胃口,才能够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

    对于齐凌枫,她不能马虎一点点,因为那么一点点,或许她就会再一次经历上一世的惨状!

    她可不想再活一次,还这么不甘心的,让这个男人耀武扬威!

    脚步突然顿了一下,眼眸一紧。

    她看着迎面而来的女人楚以薰,和楚以薰手挽手亲密无间的女人是雷蕾。

    很好。

    这两个人这么狼狈为奸,果然印证了“贱人成双”的道理。

    说实在的,她还真的不知道楚以薰和雷蕾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她记忆中,楚以薰没有什么朋友圈,总是上班、回家,偶尔她会叫楚以薰出来,楚以薰才会陪着她去应酬或者玩耍。所以上一世的自己总是觉得,自己是楚以薰唯一的朋友,理所当然应该对她多加照顾。

    现在想来。

    她果然是,自作多情。

    楚以薰果然就和齐凌枫一样,虚情假意,故意隐藏。

    为的就是,降低她的防范,然后给她致命一击!

    乔汐莞面无表情的,抬眸看着她们。

    很显然,面前的两个人也看到了。

    楚以薰微动着眼眸,不友好的看着乔汐莞,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这个地方遇到顾家大少奶奶,真是很巧。上次不是有顾大少和你的宝贝儿子相陪吗?今天怎么就只有你了。哦,对了,顾大少终究而言不太方便,不适合外出,是吗,大少奶奶?”

    乔汐莞的眼眸直直的看着楚以薰,听着她讽刺的话语,脸上没半点表情,只是好看的唇瓣微微张开,不缓不急的口吻说着,“是啊,我老公不方便出门。所以今天单独赴约。可惜了今晚上的一桌饭菜,我是还没来得及吃就赶着要离开。对了,你不是和齐凌枫关系匪浅吗?他主动约我吃饭,你应该清楚吧。正好,我想他一个人也吃不完那么大一桌饭,倒不如你和你的朋友一起去吃,必定浪费可耻。我其实也很过意不去。”

    “齐凌枫约你?”楚以薰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怎么了,你不知道?不会吧,齐凌枫不是一直和你……也对也对。”乔汐莞仿若恍惚明白似的,“再怎么说霍小溪才是齐凌枫正牌女友,而你是霍小溪委托齐凌枫照顾的,怎么也有些不一样吧。只不过不知道齐凌枫这一个人吃饭,会不会见物思情……”

    越说,楚以薰娇媚的脸上越渐的难看了。

    今晚上本来她刚开始是约齐凌枫一起吃饭的,自从上次在餐厅碰到乔汐莞之后,齐凌枫就故意的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说现在还是非常时期,不要造成不好的影响,等过了这个风口浪尖后再说。

    可是要过这个风尖浪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而且齐凌枫说到做到,半点走转都没有,冷酷得吓人,这让她真的有些恐慌。

    所以趁着齐凌枫从英国谈完合同回来,就当庆祝合同的顺利签订,好不容易找到借口说一起吃饭,晚上还想着一起过夜,没想到齐凌枫直接拒绝了她,而拒绝她的理由还是,他去英国这一个星期有些倒时差,为了签订合同一直没有好好的休息,让她自己和朋友一起吃饭。

    她忍着心里的各种不舒服,没有缠着齐凌枫,打了电话给雷蕾,雷蕾这段时间的心情也因为潇夜很差,两个人正好可以互相诉苦,一起这么出现在酒店时,就碰到了乔汐莞。

    乔汐莞是影响她和齐凌枫的罪魁祸首,她对乔汐莞恨之入骨,这么看着她一个人出现,就恨不得奚落她,以排解自己对乔汐莞的怨恨,完全没有想到,乔汐莞是和齐凌枫一起吃饭。

    而且刚刚乔汐莞说的话,字字句句都是在讽刺,讽刺她不如霍小溪,讽刺她和齐凌枫就是见不得光的关系!她咬牙切齿,在霍小溪还活着的时候,她就讨厌透了这个名字这个人,在霍小溪“意外”死亡之后,她以为这个名字就会消失在自己耳边,本来也几乎不存在了,可每次和这个女人见面,这个女人却总是故意提起,故意的一直在她耳边,萦绕不断,她身子忍得有些崩溃。

    又想到今晚上齐凌枫瞒着她约这个女人吃饭,先不论这个女人对齐凌枫而言有没有特殊的感情,当然,她是不太相信齐凌枫对乔汐莞有感情,因为齐凌枫这个人太理智了,理智到绝对不会因为感情而耽误了他的前程,他约乔汐莞她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谈工作上面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曾经的齐凌枫从来不会瞒着她做事情,突然这样,是因为什么?不信任了?!

    想到这里,心猛然都不规律的抖动了一下,故意的疏远,忽然的隐瞒,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楚以薰狠狠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霍小溪已经是过去式!”

    “是吗?”乔汐莞皱了皱眉眉头,“可是刚刚齐凌枫才对我说,他对霍小溪念念不忘,难道是齐凌枫装的?装得那么痴情来骗局外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齐凌枫这演技堪比影帝,我不得不佩服!”

    乔汐莞说到这个地步。

    楚以薰那一刻却半点都不能反驳。

    她当然不会承认齐凌枫是装的,但是也不甘心自己老是活在霍小溪的阴影之下!

    她狠狠的咬着唇,似乎在控制怒气的,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乔汐莞,你不要字字句句都和我作对,都在故意的曲解我的意思!”

    “我只是在用平常人的思维思索而已,如果是曲解了,那真的是无心之过。”乔汐莞笑着,看上去那么的云淡风轻。

    对比起楚以薰压抑到扭曲的面容,简直是天壤之别。

    能够这么气楚以薰,乔汐莞觉得很痛快!

    但,远远不够!

    她紧紧的看着楚以薰。

    当年自己巴心巴肺的对待这个女人,换来的却是现在连提都不愿提起的名字!

    她暗自冷笑,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抬起脚步,“不早了,我还有事儿,祝你们用餐愉快。”

    说完,就大步的走了。

    她原本没有想到怎么来让齐凌枫得到教训,对于顾耀其和顾子寒的话其实有点耳边风。现在看着楚以薰,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她现在不能撼动齐凌枫,但是楚以薰这个女人并不是动不了!她倒是真的要看看,齐凌枫对楚以薰的喜欢到了什么地方!

    她只是让楚以薰明白,她也不过只是下一个“霍小溪”而已!

    ……

    楚以薰气得跺脚,她看着乔汐莞这么大摇大摆逍遥无比的离开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也难看到要命。雷蕾在旁边安慰她,“别跟这个女人计较了,她也不能影响到你和齐凌枫。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

    “雷蕾,你不知道内幕。”楚以薰娇红的唇瓣都咬白了。

    “怎么了?”雷蕾拉着楚以薰,往电梯走去,去餐厅吃饭。

    “乔汐莞那个女人就像是和我有仇似的,处处和我作对,你看刚刚说的那些话,就是在故意讽刺我,而且我和齐凌枫关系突然变成这样,分明就是她过意教唆。雷蕾,我都有好久没有和齐凌枫一起吃过饭,更别提一起过夜了。”楚以薰难受的说着。

    雷蕾安慰着她,两个人走进之前定好的那个包房。

    “我觉得你就是在杞人忧天。”点完餐之后,雷蕾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怎么杞人忧天了?齐凌枫这么优秀,我怕我掌控不了他。到时候他真的不要我甩甩手走人……”

    “想哪里去了!你别忘了,齐凌枫做的所有事情你都一清二楚,就算他对你真的没感情了他也不敢让你甩手走人,你有他所有的把柄,你还怕他对你不忠?”雷蕾提醒,嘴角笑得很邪恶。

    楚以薰怔了一秒,这么一想,似乎又陡然明白,但整个脸上还是没有露出喜悦之色,“我不想用这些来威胁他,我对他是有真感情。我不想我们的关系需要用这些还维系。”

    “我只是说齐凌枫不敢对你怎样,没说你们要用这个来维系,你心理素质怎么就这么差?!”雷蕾忍不住翻白眼,“不过你以后多多关注到乔汐莞那个女人,我总觉得那个女人一点都不简单。”

    “嗯。”楚以薰说着,“我也觉得,好像凭空冒出来的,又好像莫名的有些熟悉感。你知道吗?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着霍小汐的影子,这让我看着她莫名的烦躁,还有些恐慌。”

    “其实我也有这种错觉。”雷蕾点头,“不过霍小溪已经死了,我们的错觉也仅仅只是错觉而已,别想多了。”

    楚以薰点头。

    人死不能复生,霍小溪是她亲眼看着被火化,被下葬的,当时的自己,泪流满面,撕心歇底,心里却说不出来的高兴和痛快,忍了那个女人这么多年,总算是彻底解脱!

    “你的事情倒是好解决,我就苦命了。”雷蕾话锋一转,说到自己,“我对潇夜才是半点把控力度都没有,每天只能在他面前装可怜赢得同情分,总觉得潇夜对自己越来越冷漠,当年选择离开,真的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潇夜这个男人本来就不好招惹。”楚以薰实事求是的说着,“他在上海滩的名声很大,白道黑道都不敢动他一分一毫,很多人都要求着他办事情,他过惯了那种唯我独尊的日子,你跟着他还不是只有当个小女人,半点话语权都没有,或者多憋屈。你在国外的时候不是有交男朋友吗?我当时就劝你不要想着潇夜了你还不相信?!现在回来知道后悔了吧!”

    “你以为我真的不想另外交个男朋友好好的过日子,可是我就是放不下潇夜,也想不通曾经自己遭遇的那些,我不让姚贝迪得到她该有的下场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像是被蚂蚁咬似的难受得很,所以和前任男朋友分手后,才会义不容辞的回来!我以为这么多年我回来后看到的是潇夜如何折磨姚贝迪,没想到,两个人的感情好像……”雷蕾看着楚以薰,“我总觉得潇夜对姚贝迪越来越上心,已经到了男人对女人喜欢的地步。”

    “真的吗?”楚以薰看着她。

    “真的。对我反而越来越多的,只是容忍,而且很多时候为了防止我不再纠缠,才会纵容我做一些事情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潇夜了,我想这次要是我再被潇夜推开,潇夜和姚贝迪愉快的生活在一起,我会恨到去自杀!”雷蕾无比极端的说着。

    “你别这么任性了!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楚以薰劝了劝,“上次你不是和潇夜发生关系了吗?既然潇夜愿意和你上床,你就找个机会给他怀个孩子。不管怎样,怀上了他的孩子,他想要摆脱你就难了些,这也是能够打击到要被迪最直接最有利的手段!”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就和潇夜那晚上做了,其他时候不管我怎么勾引那个男人就像是柳下惠似的对我半点感觉都没有,我好几次把自己脱光了放在他面前他连眉头都不会动一下的转身就走!我真是觉得,我所有的女性尊严在他面前都用尽了!”雷蕾说道这里差点都要哭了,“更让我崩溃的是,我昨天看到潇夜的脖子上有吻痕!”

    “吻痕?”楚以薰重复问道。

    “嗯,绝对不是被什么撞青了的,就是吻痕!”雷蕾斩钉截铁,“那个吻痕和我没半毛钱关系!而且潇夜虽然以前也和很多女人乱来,但自从我出现后就没有女人敢去招惹潇夜,潇夜也不是喜欢主动招惹别人的人,所以根本就不会有机会和外面的女人发生关系,唯一可能的就是,姚贝迪!”

    雷蕾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些崩溃了!

    潇夜不和她上床,却和姚贝迪上床!

    一想到潇夜和姚贝迪在床上缠绵的画面,她整个人就要命似的难受,恨不得杀了姚贝迪!

    “他们是夫妻,两个人做这种事情也说得过去吧。”楚以薰无奈的说道。

    “什么啊!潇夜根本就不屑碰姚贝迪好不好?!反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潇夜自从第一次碰了姚贝迪后,就没有再碰过她了。而且我也听浩瀚之巅里面的陪酒小姐说过,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听来,反正就说潇夜的女人很多,但从来不和自己老婆做。虽然有些空穴来风,可我觉得依照潇夜的个性,绝对做得出来,当年被姚贝迪这么摆了一道之后,绝对会这么对姚贝迪!”雷蕾很肯定的说着,又无比的伤痛欲绝,“这么多年都没有碰了,现在突然碰她……以薰,你觉得我留在潇夜身边的机会大吗?”

    楚以薰摇头。

    她也不知道。

    她现在觉得自己的事情都是一团糟,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帮助她。

    “回头,我问问凌枫吧,看他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你。”楚以薰只得这么安慰。

    “嗯,齐凌枫这么聪明,点子这么多,你一定要让他帮帮我!”雷蕾狠狠的说着,对于齐凌枫寄予很大的希望。

    “好,我尽量。”

    “以薰,我就知道我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就是你了。”雷蕾拉着楚以薰的手,亲昵的说道。

    楚以薰笑了笑,“嗯,我知道。”

    以前也有这么个女人拉着自己的手说,以薰,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就是你了。那次,是霍小溪刚刚被齐凌枫成功求婚时霍小溪感激涕零说的,因为那次的求婚安排,所有人都以为是她出的点子,浪漫的方式,羡煞旁人。

    可是当时她心里在做什么。

    在窥视霍小溪的男人!

    在恨不得撕碎了霍小溪的脸,恨不得让霍小溪彻底消失,自己躺进霍小溪身边男人的怀抱,缠绵不休。

    她眼眸微转。

    她不想要去回忆过去的事情,她甚至很想要抹去有霍小溪的记忆!

    因为,她真的恨透了霍小溪,恨透了当年她的耀武扬威!

    在霍小溪的面前,就算她比霍小溪漂亮好几倍,和霍小溪站在一起,也会自然而然被人忽视!忽视她的美貌,忽视她的智商,忽视她整个人,她早就受够了一直陪衬霍小溪的光芒!

    ……

    姚家别墅。

    已吃过晚饭,已哄着笑笑睡觉。

    姚贝迪依然坐在客厅沙发上,陪着姚贝坤看电视。

    姚贝坤似乎是看累了,他转头对着姚贝迪,“深更半夜你还不回去躲在娘家做什么?!”

    姚贝迪翻白眼,“你管我。”

    “姚贝迪,你别以为我没发现,昨晚也是如此,你非要把自己挨到深更半夜才会回去,你和姐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吗?他把外面的女人带回来了吗……啊,痛死了!”姚贝坤话还未说完,就被姚贝迪狠狠的敲了一下脑袋。

    姚贝坤抱着自己的头,痛得咆哮。

    “你别没话找话说,听着刺耳。”

    “你要认清事实,潇夜那个男人本来就不适合你。你看你这么保守,就算不在家也是回娘家,一点都不会自己玩吗?这个世界花花绿绿的这么多,你实在不会,我可以教你啊……喂,你别打我,我还没说完!”姚贝坤看着姚贝迪的模样,抱着自己的头防备着她又说道,“但是潇夜就不一样了,他玩过的女人玩过的花样比你的岁数都多,你和他在一起,你不觉得亏死啊,我都为你感到不值!”

    “你说够了吗?”姚贝迪不爽的盯着姚贝坤。

    “还没呢!要说可以数落一大摞出来!但是算了,我不说了,免得你受不得去自杀,我妈害得拿到来追杀我,想起那画面都觉得毛骨悚然。”姚贝迪抖动着身体,一副完全没办法想象的模样。

    姚贝迪把怀里抱着的抱枕扔给姚贝坤,“我回去了。”

    “我送你吧。”姚贝坤站起来。

    “不用了,我不会郁闷到去自杀。”

    “我还是送你吧。”

    “姚贝坤,你是不是又想去找潇夜了,你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姚贝迪皱眉。

    “男子汉受点伤算什么?”

    “那你事后叫那么大声做什么!”姚贝迪想起后来给他换药那杀猪式的惨叫,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不懂,那是叫发泄。你看两个人xxoo的时候,不是也要这么叫吗?你能说叫的那个人是在难受而不是在享受?”姚贝坤很认真的说着。

    姚贝迪实在觉得自己没办法和姚贝坤正常交流了!

    这这都能够联想到一起去!

    “嘿,你脸红了啊?我说姐,你都是当妈的人了你还害羞,你说你到底和潇夜做了几次啊?别告诉我你就和他做过一次,就是创造笑笑那一次?我告诉你,女人的第一次一般都很难到达顶点的,你不会还未体会到那种欲醉欲仙……要命啊,你想打死我吗?!”姚贝坤抱着自己的头,怒吼。

    姚贝迪揉着自己的拳头。

    总算是安静了。

    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大步走了出去。

    她开着自己的小车,行驶在上海繁华的街头。

    她开车很认真,这是她一直养成的习惯,也或许因为车技不太好,不认真点就容易出车祸,而她实在不想被姚贝坤说成,她郁闷到想要自杀。

    只是。

    她眼眸微转。

    姚贝坤确实说对了,她真的只和潇夜做过一次。

    创造笑笑的时候,自己用了些手段,做过一次。

    而那一次,除了觉得痛之外,身体上没有其他任何感觉。

    而前天晚上那一次。

    她脸蛋微红。

    他们其实,没有做下去。

    不知道到整个过程到底是谁开始的,又是谁结束的,或许也不需要考虑,在他们的婚姻世界,他从来都是占主动。他开始,他结束,在他一念之间。

    就算没有经历过太多次,她其实也感觉到那晚上他有些兴奋的身体。

    可最后,他还是结束了。

    放下她后,自己回房睡觉,不需要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他的一举一动,就是这儿随心而自我。

    她气喘吁吁的躺在沙发上。

    就算没有做下去,她也故意的在他身上留下了些痕迹。

    不是为了显摆什么,只是觉得,这样或许雷蕾看到了,也会气得呕血。

    她也并不是霍小溪和古源想的那么单纯,她也有小心思,要不然18岁那一年,她怎么可能爬得上潇夜的床?!

    只是她每一个小心思都显得无比笨拙,毫无技巧。

    不像霍小溪,霍小溪可以在短短的几年时间让自己爬上商业巅峰,让世人瞩目。她是真的很羡慕霍小溪的聪明和智慧,霍小溪真的是天才,她是国际超高智商群体门萨一员。

    她很多时候都在想,她要是有霍小溪的聪明,自己应该也不会让这么笨拙到让潇夜这么讨厌自己了,她想她如果有霍小溪的聪明,应该就会知道,其实吻痕用吻的就行,不应该用咬的方式。

    是她咬得太厉害,所以潇夜推开了她吗?

    她其实也不知道,因为她都忘记了,是咬的时候推开了她,还是咬后好久好久,她当时的脑袋里面甚至有一刻是空白。

    而第二天早上,她起床偶遇还未出门的潇夜时,真的很清楚的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那个痕迹,那么暧昧又那么明显。

    潇夜似乎也知道,在她的眼眸下,眼神冷了冷,转移视线,大步离开。

    他没有刻意穿有领的衬衣,如果是穿衬衣不是穿这种v领t恤,或许那个地方的痕迹就看不明显了,她其实很多时候都想不通潇夜在做什么,反而自己看到那个痕迹时,会莫名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至于这两天有些刻意的,在躲着潇夜。

    很多时候对着潇夜,她都显得太小题大做,潇夜并不是那么喜欢待在家里,比如此刻,都已经过了半夜了,潇夜依然没有回来,她还是这么一个人面对这么冷冷清清的房子。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洗完澡,躺在自己的床上。

    忍不住摸着自己的嘴唇。

    被古源亲吻的时候,她真是有一刻恶心到想要晕倒感觉,分明她并不觉得古源不干净,至少古源比潇夜好一百倍,但在潇夜吻自己的时候,用吻过别人的嘴亲吻自己时她却没有半点恶心感?!甚至那一刻,好像就想不到那么多了,只是很想要靠近他……

    霍小溪以前说,她说姚贝迪,你这么有原则这么洁癖的女人,为什么遇到潇夜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丫的这辈子除了潇夜,就注定孤独终老吧!

    她想,或许她真的会孤独终老!

    ------题外话------

    话说,咱们莞莞应该怎么对付楚以薰呢?

    三十六计,胜战计——借刀杀人!

    嗯嗯。

    虐渣渣,小宅绝对毫不留情!</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