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三章 车祸发生

第二十三章 车祸发生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姚贝迪前脚刚从姚家别墅离开,姚贝坤就跟着也出了门,开着车去了浩瀚之巅。

    他想过了,他这辈子就跟定了潇夜,就算是拿刀威胁他也没用,他就是要跟着潇夜闯江湖。

    这么一路带着不能动摇的决心赶到浩瀚之巅,走向潇夜的御用包房。

    门口处站着的几个保镖看着姚贝坤脸都绿了,对于这个。乳。臭味干的小子,他们实在是很不待见,想起前几天的事情,眉头皱得更深。

    “我要见潇夜,你们要是不让我进去我就坐在这里,绝对不动。”姚贝坤一屁股坐在地上,死皮赖脸的说着。

    保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姚贝坤坐在地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过了大概10多分钟,保镖看姚贝坤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僵硬的脸部轮廓动了动,一个保镖欲转身走进潇夜的包房,就看着潇夜带着阿彪从包房里面出来,准备离开的样子。

    姚贝坤眼尖的一下就看到了潇夜,猛地从地上蹦起来,堵在潇夜的面前,“你要去哪里?”

    潇夜居高临下看着姚贝坤,冷冷的眼神扫视着他,转眸对着保镖使了一个眼色。

    保镖心领神会的点头走过去准备把姚贝坤给逮住。

    姚贝坤猛地一下缠在潇夜的身上,就跟一八爪鱼似的,手脚攀在潇夜身上,嘴里大吼道,“别想把我扔出去,我不会离开。”

    保镖看着潇夜越渐冷沉的脸色,有点不知所措。

    面前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可以在道上混的人,分明就跟一个小孩子办家家酒差不多,但又碍于姚贝坤的身份及潇夜明显对这个男人的隐忍而不敢上前蛮力拖走。

    潇夜冷峻着的脸看着姚贝坤这么挂在自己身上,手指微动,紧抿着唇一点一点掰开姚贝坤的手,一个用力把他给推了出去,姚贝坤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得他咬牙切齿。

    “潇夜,你今天把我推开了,我明天还不是要来,我绝对不会放弃!”姚贝坤忍着疼痛,恶狠狠的怒吼。

    潇夜大步离开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他转头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扭曲的姚贝坤,薄唇微动,“那就跟上。”

    姚贝坤有一刻甚至觉得自己听错了,狠狠的揉了揉自己耳朵,茫然的看着潇夜离开的方向,他是让自己跟上吗?意思就是他可以跟在他身边了?!

    正出神,阿彪跟着潇夜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下,嘴角一笑,“怎么,怕了?”

    “怎么会?!”姚贝坤快速的从地上跳起来,精力好到仿若永远都用不完的样子。

    小跑步跟上潇夜,姚本坤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傲娇了!

    潇夜坐进停靠在浩瀚之巅的一个黑色轿车内,阿彪跟着也坐了进去,姚贝坤想都没想的坐在了潇夜的旁边,因为太过兴奋,并没有注意到潇夜轿车后面,跟了一行车,姚贝迪还无比兴奋的问道,“现在是送你回家吗?”

    潇夜的眼眸微动了一下,完全没有要搭理姚贝坤的意思,整个人脸色一直很冷。

    倒是阿彪开口说道,“我们去打架。”

    “打架,现在吗?”姚贝坤问道。

    “嗯。”阿彪点头。“所以要是不敢,我们可以先放你下车的。”

    “开玩笑!我姚贝坤从小就打架,什么时候怕过谁,正好趁着这次打架我要展露一下自己的才能,免得被你们看低了去!”姚贝坤一字一句的说道。

    阿彪忍不住笑了笑,没多说。

    姚贝坤才不去搭理阿彪的嘲笑,他一直觉得,他就是会让他们另眼相看。

    这么一路到达上海的一个港口。

    此刻港口上亮着昏暗的灯光,几乎没有作业,显得空旷而安静。

    姚贝坤跟在潇夜的后面走向港口深处。

    越走越深,安静的港口响起了细微的人声,没多久,就看着大概10多个人的样子,在井然有序的从一艘才到的货船上搬运货品,显得小心翼翼而又有些急促。

    搬运货品的人感觉到有来人,都停了下来的转头看着潇夜一行人,带头人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有些惊慌的神色,看着潇夜那一刻有些不知所措,仿若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人,瞬间又让自己冷静下来。

    “大哥。”带头人的恭敬的叫着。

    潇夜微点头,漫不经心的走过去。

    带头的人一直点头哈腰,很是尊敬的样子。

    “都是些什么货品?”潇夜看上去漫不经心的问道。

    “私运的茶叶,前期王老板的那批货,让我尽快给他,我就晚上叫人来搬运了。”带头的人连忙解释着。

    “是吗?”潇夜眉头一扬,那么淡定自若的模样,却让人莫名的心颤,眼眸一转,“阿彪,帮我验验。”

    “是。”阿彪从潇夜的后面走上去,随便从一个工人的手上搬过来一个集装箱,用刀子蛮狠的打开,离开出现一个麻布袋子,打开全部都是些上等的绿茶。

    带头的人一直紧张的看着阿彪,额头上开始泛着汗水。

    阿彪把麻布袋从集装箱里面拿出来,伸手在里面搅拌里一下,仿若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一般,嘴角邪恶一笑,从麻布袋里面拿出一包白色的东西。

    带头的人一下自己就慌张了,整个人连忙有些退缩,手指开始不自觉得往腰间摸去。

    “大哥,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个里面,我真的不知道。”带头的人连忙解释。

    潇夜似乎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很冷漠的看着阿彪用鼻息在验货,好半响阿彪才肯定的说着,“大哥,是白粉。”

    潇夜下颚微点,看着面前战战兢兢的男人。

    “我是不是很早就说过,这个东西不能碰的?”潇夜一字一句问他。

    “大哥,和我没关系,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被人陷害的,我跟着大哥这么久,一直帮大哥打理城西的那几个场子,这么多年我都是勤勤恳恳的想着跟着大哥混一辈子,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带头的人不停的解释。

    “阿彪,按照老规矩办事。”潇夜冷漠的脸上完全不听带头人的半点解释,冷硬的字眼一字一句,“断右手。”

    “是。”阿彪点头。

    带头人一下子就慌了,猛地一下跪在地上,“大哥,你不能断我右手,断了我右手我还怎么帮你打理场子,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就成为一个残疾人,大哥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我真的是无心之过,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这么做的,我前期赌博输了些钱,我就想着做了一笔之后就再也不碰这种东西了,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潇夜的脸色依然一动不动,似乎也没有那个耐烦心和这个男人再做其他纠缠,使了一个眼神给阿彪,转身欲走。

    “别过来!”跪在地上的男人突然站起来,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防备的指向前面的人。

    潇夜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微动,眼眸紧紧的盯着男人的手枪,看着他脸,“你确定要用这个东西指着我?”

    “是你逼我的潇夜。我早就受够了!”男人狠狠地额说着,“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一直在你手下给你做事儿,你却一直不让兄弟我吃口饱饭!现在我们的场子来的人越来越少,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白。粉这么赚钱,你却不让任何人动那种东西,我们私底下好几个堂口的兄弟都对你不满透了,我早就不想跟着你了!”

    潇夜薄唇拉出一抹淡淡然的弧度,却显得邪恶而狠毒,“既然不想要跟着我做事情了,就不用跟着了。阿彪,断了右手,丢到海里去。”

    “潇夜!”男人怒吼,手枪狠狠的指着潇夜的头,“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开枪吗?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你还没那个能耐和我同归于尽。”潇夜冷峻着脸,突然迸发出来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捏着手枪的手在微微颤抖。

    阿彪站在男人不远处的位置,比起潇夜显得温和了些,却也是笑里藏刀,他看似语重心长的一字一句对着男人说道,“老王,我们跟着大哥做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让你出过事儿?大哥既然让我们不碰那种东西肯定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好,你想想那东西虽然来钱快,可纵观其他帮派这么多场子这么多堂口,沾了这个东西的,不是把自己给沾上了瘾儿,就是顿了大牢,又有几个人真正消受得了的。”

    叫老王的男人狠狠的看着阿彪,“我呸!你就是潇夜身边的一条狗,他说什么你就只会摇尾巴!别以为你有多大能耐,我们下面的人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咳咳。”阿彪摸着自己的鼻子,看上去漫不经心,眼底却起满了杀意!

    这个形容词还真的不是他所喜欢的。

    他手指微紧,脚步一抬,一个用力,精准的猛地踢翻了老王手上的那把枪支,老王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就被其他人给围困住,狠狠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阿彪走过去蹲在老王的面前,狠狠的拍打着老王的脸,说道,“会咬人的狗不会叫,下次学聪明点。”

    老王狠命挣扎。

    阿彪只是淡漠一下,对着手下的人说道,“按照大哥的吩咐,断手扔进海里。”

    “是。”

    阿彪起身。

    老王在地上,痛苦的嚎叫,“放开我,你们这群王八蛋,潇夜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烦过你,啊……”

    突然,一身撕心裂肺的叫声,在空旷的港口此起彼伏。

    鲜艳的红色血液突然四处飚射。

    远远站着的姚贝坤脸上,似乎突然就被这种液体染上了一滴,他似乎还能够感觉到,那恶心的温度。

    姚贝坤脸上已经发白,他用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看着手心中的红色液体,脸色更加发白了,他有一瞬间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他刚刚是不是看到了,电视上才会有的画面,整个手掌完全脱离自己的身体……

    要命。

    他觉得他此刻已经没办法动弹了。

    完全无法想象刚刚那一幕,怎么在他的脑海里消化掉。

    男人的叫人越来越远,在海浪跌宕的波澜下,似乎只远远听到入水的声音,就突然安静了。

    就这么就完了吗?

    仿若也不超过5分钟的时间。

    姚贝坤整个人还处在,目瞪口呆中,直直的看着潇夜冷冷的脸色从他身边离开。

    所有人都是一脸淡漠,并不觉得有何异样。

    阿彪停在姚贝坤的面前,“还不走?”

    姚贝坤回神,“当然,要走。”

    但是,腿在发抖。

    不停的发抖,貌似那一刻抬不起力度。

    “怎么了,被吓软了脚。”阿彪一脸嘲笑。

    姚贝坤暗自咒骂,那一刻却找不到词语反驳,心里各种的不舒坦。

    “你不走,我先走了。”阿彪说着就准备离开,“不过这个港口上,孤魂野鬼的不少,你这种细皮嫩肉的正好对他们胃口……”

    “喂喂!”姚贝坤听到毛骨悚然,他大声叫着阿彪,“你别走,扶我一下。”

    阿彪大笑。

    果然是个。乳。臭味干的小子。

    想必大哥之所以带着他来亲眼看看,就是为了打消这小子的积极性吧。

    他一把扶着姚贝坤大步往前,说是扶着,倒不如是直接拖着走的,姚贝坤不满透顶,整个人不停大叫,吵吵闹闹的声音一直到了小车上才安静。

    坐在车上姚贝坤还很是不爽的看着阿彪,各种不痛快。

    “先送你回去,以后别跟着我出来了。”潇夜一字一句,对着姚贝坤。

    “为什么?”姚贝坤怒吼。

    “你还没看够?!”潇夜眼眸一紧,狠狠地说着,“阿彪,把刚刚砍断的那只手拿给他做纪念。”

    “好,我马上下去捡起来。”

    “不要!不……”姚贝迪简直不敢想象那只血淋淋的手放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感受,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潇夜眼眸一转,对着司机说道,“开车。”

    “是。”

    姚贝坤也不敢再反驳的,坐在潇夜的旁边,安静无比。

    他总有一天会克服恐惧!暗自发誓。

    ……

    深沉而寂静的夜晚。

    一行黑色轿车从港口离开,仿若刚刚在港口上发生的事情都会随着港口的海浪随波逐流一般,没有谁会在心里留下太多痕迹。

    安静无比的夜空下,突然迎面而来一辆超重型大卡车,大卡车的远光灯直直的照射在小车上,晃得司机的眼睛有些花,司机用远近光灯不停的交叉提醒,而对面的大卡车似乎并没有半点自知一般的依然我行我素开着透亮的远光直逼而来。

    司机的眼睛被闪得受不了,有些怒火的咆哮了句,“这什么教练教出来的司机,找死啊!”

    “往右,躲开!”潇夜突然大声说着,从后座弹站起来,猛地一把转动方向盘,车子极具颠簸,往右甩了很长一段距离,夜空下响起不平常的刹车声音。

    还未有2秒钟的停歇,急速而来的大卡车似乎也猛地打了一个急转,直接往小车上撞去,车子之间剧烈的碰撞声此起彼伏,公路上的护栏被硬生生的撞坏,小车被撞下了高高的堤坝,堤坝下面是乱石堆砌的沙滩,小车掉下去后,强烈的重力几乎已经变形,惨不忍睹。

    后面的小车在此刻也猛地停了下来,一些人直接去大卡车上把那个作案司机给逮住,很显然这起事故并不是偶然发生的,逮住关键人,以便后续的调查报复!

    另外大部分人从堤坝上翻下去,开始了争分夺秒,惊心动魄的营救工作。

    此起彼伏的港口,今晚注定不是一个平凡夜!

    ……

    姚贝迪觉得自己刚躺下,刚睡着,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手机,看着陌生号码,有一秒是不想要接的,她皱了皱眉头,“你好。”

    “你好,大嫂。我是潇夜大哥的手下信仔,现在大哥出了车祸正在抢救,麻烦你到市中心医院急救室来一下,伤势很严重。”那边说得又快又急,表述清楚。

    姚贝迪整个人一下就清醒的,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潇夜出了车祸?!”

    “是。”那边恭敬的应着,又说道,“车上还有你的弟弟姚贝坤,现在也在极力抢救。”

    “什么?!”姚贝迪那一刻甚至是晴天霹雳的。

    她拿着手机,有那么几秒钟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大嫂,时间紧急,麻烦你早点过来。”信仔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姚贝迪握着手机。

    眼前突然就模糊了。

    她狠狠的揉着自己的眼眶,脱下自己的睡衣,开始穿衣服。

    牛仔裤的裤脚怎么都穿不进去,好几次还差点被绊倒,她咬着唇,狠狠地咬着,有那么一刻很想要崩溃的大哭,但是此刻,她只是强烈的控制自己颤抖无比的身体,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平静的换上衣服,拿起车钥匙大步的走出家门。

    开着车一路飙到市中心医院。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开得有多快,有没有闯红灯,她只想要快点到达医院,再快点到达医院。

    停好车,连车门都忘记了锁上,她跑着往急救室走去。

    长长的走廊上站了好些人,姚贝迪几乎都见到过,都是潇夜的手下,所有人都带着担忧的神色,看着她时恭敬无比。

    刚刚那疯狂的脚步突然就像是没有了力气一般,远远的站在那里,却不敢上前。

    信仔从急救室门外大步走向她,对着她说道,“进去20多分钟了。”

    姚贝迪咬着唇,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她一步一步的往急救室那边走过去。

    眼睛一直望着“手术中”的字样,不敢转眼,仿若怕一个转眼的功夫,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大哥的车子当时从2米高的堤坝上翻了下去,下面是乱世,车子被挤压成型,我们从车上把大哥和你弟弟还有阿彪及司机拖出来时,4个人都已经血肉模糊了,但都还有气息,现在医生在极力抢救,大哥一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儿的。”信仔一边解释,一边安慰道。

    姚贝迪紧捏着手指。

    如果潇夜没事儿,那么姚贝坤呢?!

    她整个人一惊,猛地拿出手机,连忙拨打电话,好半响那边才接通,传来有些疲倦的声音,“贝迪,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儿吗?”

    “妈。”姚贝迪咬着唇,甚至觉得这个字都让她差点崩溃到流泪,她深呼吸,努力地靠着自己的情绪,说道,“贝坤出了车祸,现在在市中心医院抢救,你和爸过来一趟吧,我不知道有多严重,但是……”

    “贝坤出了车祸?!”那边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仿若还能够听到旁边姚父的声音,“什么车祸,严重吗?”

    姚贝迪咬着唇,“你们过来吧。我现在在医院。”

    “我们马上就过来。”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她可以想象他父母此刻到底有多焦急。

    姚贝坤虽然一直都看似被家里“嫌弃”的孩子,但终究而言,也是父母的一块心头肉。

    她紧捏着手指,默默的看着“手术中”的字样。

    走廊上一度陷入死寂一般的安静。

    半个小时后。

    姚父和姚母赶了过来,看着走廊上的人,看着姚贝迪,姚母连忙拉着姚贝迪的手问道,“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医生还没出来。”姚贝迪摇头。

    姚母急得眼眶通红。

    姚父也一直来回跺脚,脸上的担忧也是明显得很,他对着姚贝迪问道,“贝坤是怎么出车祸的?”

    “是……”姚贝迪咬着唇,“贝坤是在潇夜的车上出的车祸,可能是,贝坤想要跟着潇夜做事情,然后……”

    “贝坤想要跟着潇夜做事情?!他不知道潇夜是做什么的吗?!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也想要去做?!”姚父突然怒吼。

    走廊上很多潇夜的手下,被姚父的声音怔得统统往他身上看,听着姚父的口吻,脸上都变现出来非常不友好的神色。

    姚贝迪拉了拉姚父,“爸,这个时候先别吵了,等贝坤好了,我们再劝劝他。”

    “什么劝,他要是敢跟着潇夜,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姚父恶狠狠的说着。

    “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做什么?!”姚母劝道,整个人也已经难受到不行,“贝坤的身体最重要,只要他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就是你,慈母多败儿,不是你,姚贝迪也不会嫁给潇夜那个臭小子,姚贝坤也不会从美国逃学回来还发生了这么大的车祸!”姚父把矛头全部都指向姚母。

    姚母一个委屈,就呜呜的哭了出来,“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当年我就不应该嫁给你,为你生女生儿,要不然现在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姚父突然就不说话了。

    每次姚母真的哭的时候,姚父不管多大的气都不会再说一句。

    姚贝迪拉着自己的母亲,“妈你别哭了,贝坤还在做手术,指不定等会儿出来还得我们来照顾,别把身体哭坏了,爸也是着急了才这么说的……”

    姚母也没多说,默默地摸着眼泪。这个关键时刻,也不想自己再来添乱。

    走廊又恢复了如死寂一般的安静。

    墙壁上的时间滴塔滴塔规律的响动声,一分一秒,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都有些微亮了,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一个医生走出来,有些疲倦的说着,“潇夜的家属在吗?”

    “在。”姚贝迪连忙上前,其他小弟也翁了上去,“他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因为伤势较严重,手脚身体等多次骨折,肾上也部分轻伤,需要住院多观察一段时间,家属去办理入院手续。”

    “好。”姚贝迪连忙点头。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潇夜从里面被人推了出来,身体上被绷带缠了很多,眼睛闭上,眉头皱在一起,看来是醒着的,只是不想要睁开眼睛。

    小弟看着潇夜出来,都围了上去问长问短,护士小姐有些严厉的招呼着他们,说病人太虚弱,不能这么吵闹,小弟些才安静下来跟着护士推着潇夜走进病房。

    姚贝迪快速的办理好入院手续,回来的时候,阿彪和司机也相继的从手术室离开,均是脱离生命危险,司机稍微严重一些,断了一条腿。

    最后,就只剩下姚贝坤了。

    姚贝迪和姚父姚母一直在走廊上等候。

    “贝迪,为什么其他人都出来了,贝坤还在里面啊?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姚母担忧的说着。

    “不会的,不会的。”姚贝迪连忙摇头,“贝坤一向都是福大命大,不会有事儿,你忘了小时候我们去求福算命,算命先生说贝坤可以活到90岁,贝坤这才20岁,日子还长得很。”

    姚母被姚贝迪这么安慰着,似乎是稍微放宽了心。

    正时,手术室的大门推开,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走进来,说道,“谁是o型血,患者失血过多,目前大库血紧张,正在向其他医院调配,不过需要时间,有没有家属是o型血的?”

    “我是,我是。”姚贝迪连忙说着。

    还好,他们一家人都是o型血。

    “你跟着我来。”护士连忙说着。

    姚贝迪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换上手术服,直接躺在了手术室里面给姚贝坤输血。

    姚贝坤似乎是醒了,但是整个人虚弱无比,他转头看着姚贝迪,很脆弱的说着,“姐,潇夜死没有?”

    “管好你自己吧,他死不了。”姚贝迪狠狠地说着。

    “那就好。我真怕他死了,你也会闹着寻死觅活。”

    “这个时候你就不能安静点吗?没看到你肚子都被剖开了吗?”姚贝迪恩狠狠的说着。

    “真的吗?”姚贝坤突然激动。

    血压猛地往上升。

    护士连忙叱呵,“家属安静,不要刺激病人情绪。”

    姚贝迪也被姚贝坤吓了一跳,连忙说着,“你身体完好的,没有缺胳膊少腿,以后还能泡妞。”

    姚贝坤实在是有些累了,只是惨白的笑了笑。

    半个小时后。

    姚贝坤被护士推着出去,整个人脸色惨白到毫无血色,姚贝迪被护士搀扶着走出来,脸色也不太好。还好,手术一切顺利,姚贝坤没有生命危险。

    姚父姚母连忙跟着护士把姚贝坤安置在了床上。

    护士把姚贝迪扶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对着她说道,“你输血比较多,暂时有点眩晕的感觉是正常的,让家属给你煮点红糖水鸡蛋,这段时间的饮食多吃点猪肝、瘦肉,过几天就好了。”

    “好的,谢谢护士。”

    护士微微一笑,走了出去。

    护理姚贝坤的护士也在弄好了所有之后交代完了注意事项后走了出去,病房中就是有他们一家四口。

    姚母给家里佣人打了电话,吩咐要送的饮食以及收拾些她和贝坤常用的日常用品,一切完毕之后,大家都有些累了,姚贝迪看着她的父母,说着,“这边有一张陪护床,我现在看着贝坤的点滴就行了,你们先躺会儿吧。”

    姚母摇头,“哪里睡得着,倒是你,输了这么多血给弟弟,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没事儿的,坐会儿就好了。”姚贝迪微微一笑。

    “老姚,贝坤没事儿,你先回去休息吧。上午不是说还有个会议吗?这边我照顾着就行了。”姚母关心的对着姚父说道。

    姚父点了点头,“我开完会就过来换你休息。”

    “嗯。”

    姚贝迪看着她父母的互动,也没有什么煽情肉麻的话语,却就是让她莫名的感动和羡慕。

    总觉得两夫妻之间能够这么一辈子平平淡淡,偶尔也会拌嘴偶尔也会生气,可两个人却是一直牵绊着,就这样的幸福,就好。

    姚父离开后。

    姚母又在病房整理了些东西,找了护工来专程看护,又忙碌了好一会儿,家里的佣人送了些东西过来,姚贝迪吃了红糖鸡蛋,整个人也稍微舒服多了。

    “妈,你真的不睡觉啊。”姚贝迪问道。

    姚母似乎是忙完了,坐在姚贝坤的病床旁边,“现在还不困,等会儿再说。不过倒是……潇夜那边你不需要去看看吗?”

    姚母虽然对潇夜也没有好感,但总觉得是自己女儿的选择,还是都愿意向着她的,自然也希望他们夫妻可以和睦。尽管这桩婚姻不好,但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姚贝迪咬了咬唇。

    “去吧,你弟弟这边有我照看着,还有护工帮忙,你去看看那边的情况吧。”姚母催促道。

    姚贝迪感激的点了点头,起身往病房外走去。

    潇夜的病房是她开的,所以她清楚病房就在姚贝坤病房隔得不远的距离,她走了几步就已经走到了门口,里面有些人守着,都是潇夜的小弟。

    姚贝迪推开病房门。

    小弟些看到她,连忙都恭敬的站了起来。

    姚贝迪把手放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安静的姿势,转身走向潇夜,看着他僵硬的脸部轮廓上,明显是已经熟睡的模样。

    她抿了抿唇,这么安静的看了潇夜好一会儿。

    记忆中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如此脆弱的样子……

    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永远不会有倒下的那一刻。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笑,转身对着信仔小声的交待着,“等会儿他醒了,你给他吃点白米粥,别让他乱动,按照医生的叮嘱照顾他。”

    “好的,大嫂。”信仔连忙答应着。

    “其实应该也用不着这么多人守着他,你们也辛苦了,让一些人先回去休息吧,轮流换班。”

    “是。”信仔连忙说着。

    “我先过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到前面第二间病房来找我。”

    “好。”信仔送姚贝迪出门,又突然问道,“对了,你弟弟没事儿吧?”

    “没什么,应该还没潇夜伤得严重。”虽然姚贝坤手术时间最长,但就伤势而言,真的还没潇夜的严重。

    “那就好。刚刚老大醒来后第一句话就问姚贝坤怎么样了,我怕他担心就说姚贝坤没事儿,这么听你一说我就放心了。”信仔狠狠松了一口气。

    姚贝迪笑了笑,转身离开。

    不管如何。

    大家平安最重要。

    她回到姚贝坤的房间,姚贝坤已经醒了,半躺在床上,看着姚贝迪从外面进来,“你去看潇夜了?”

    “嗯。”姚贝迪点头。

    “他怎么样?”

    “还在昏睡。”

    “伤势呢?”

    “医生说比你严重一点点,你就手臂有些骨折,其他伤口都是些皮外伤,没有伤到内脏,潇夜骨折地方比较多,肾上也有些损伤,脑袋里面也有一小块淤血,但不严重。”姚贝迪说。

    “哦。那就好,真是吓死我了。”姚贝坤一恢复了些精神,就兴奋了,“你不知道昨晚有多惊心动魄,简直是差点没有把我吓尿,车子从好几米的高空下直接翻下去,那个触目惊心,我当时想,完了,我肯定死定了,想想我一世英名,想想爸,妈还有你肯定会哭得昏天暗地,当时我还真的有些小内疚,正在我绝望的时候,潇夜突然把我抱住,用身体禁锢我,在车子落地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潇夜压在了我的身下,后来又有些什么响动我就不清楚了,意识就消失了,不过我当时那一刻在想,潇夜是不是在保护我啊?”

    姚贝迪没有说话。

    姚贝坤看着她,“姐,潇夜到底喜欢你不哦?”

    姚贝迪转动眼眸,“你不要老是纠缠这个问题行吗?”

    “我其实也不想纠缠,因为我一直觉得潇夜肯定是不喜欢你的,但是他既然不喜欢你,干嘛对我这么保护,我捉摸着肯定是害怕你责备才会这么用生命来保护我吧!亦或者说,潇夜是同性恋,他丫的喜欢的是我?!”姚贝坤突然大叫。

    姚贝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姚母在旁边也忍不住说了句,“你就没一句正经吗?”

    姚贝坤控制了一下情绪,“我只是假设而已。反正不管如何,姐,你得替我感谢一下潇夜。”

    “嗯。”姚贝迪点了点头。

    “哎,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待在这么一个狭窄的空间,真是无聊透顶。”姚贝坤突然就转移了话题,有些烦躁的说着。

    姚贝迪却有些按耐不住了。

    潇夜为什么会保护姚贝坤?

    是真的怕她责怪他吗?

    她其实并没想过责备潇夜,因为她太了解她弟弟的个性了,不到黄河心不死,姚贝坤肯定是死皮赖脸的跟着潇夜,潇夜在无可奈何下才会待着姚贝坤一起。

    发生车祸这是谁都始料不及的,她还没有这么无理取闹。

    眼眸微紧,看着姚贝坤一派又像是恢复了元气的样子。

    她要怎么去感谢潇夜?!

    ------题外话------

    这一整章都是潇夜和贝迪。

    亲们可算满意?!

    经过这次车祸之后,潇夜和贝迪会不会有所改变?

    那个,往后看,更精彩。

    小宅群么么。</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