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四章 借刀杀人(一)

第二十四章 借刀杀人(一)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昨晚在港口发生的重大交通事故今早在上海地方台早间频道不停的播放,乔汐莞从楼上下来去上班时,路过客厅,停下脚步看着大厅中超大液晶电视机里面的车祸现场以及车祸事故发生人,半响才抬起脚步离开。

    坐在武大开的轿车内,乔汐莞脸色并不太好。

    每一个车祸事故的发生都会不自觉地让她毛骨悚然。

    她转眸看着上海依然晴朗无比的天空。

    昨晚潇夜出了车祸,姚贝坤也在同一辆车子上,姚贝迪昨晚应该是担心疯了吧。这么重要的两个人同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那边传来有些虚弱的女性嗓音,“乔汐莞。”

    “潇夜和姚贝坤怎么样了?”劈头就问。

    “两个人都脱离危险期了。”姚贝迪说,“谢谢关心。”

    “没事儿就好。我真怕这两个人要是其中的谁有事儿,你都要寻死觅活的。”乔汐莞说得云淡风轻,内心深处却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大气。

    “嗯。”姚贝迪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反驳,她真的是无法想象,那两个人其中的谁要是出了事儿,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昨晚肯定没有睡觉,你今天多休息会儿,我挂了。”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拜拜。”

    乔汐莞挂断电话,深吸了一口气。

    人这一辈子,千奇百怪的事情千奇百怪的人会遇到无数,有一天或许就再也见不到升起的太阳。乔汐莞抿唇一笑,看着早晨还不太刺眼的阳光,为自己莫名的一丝感慨觉得好笑,她想,活在当下,终究比什么都强。

    车子一路安静的达到顾氏大厦。

    乔汐莞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milk看着乔汐莞出现,跟随着她的脚步走进办公室。

    “乔经理,今天上午9点半,公司有一个关于人员调动和新员工招募的人事会议,要求三级部门经理及以上参加,秦经理今天有事儿,麻烦让您代他参加。这份资料是关于这次会议的大体内容。”milk把手上的黑色文件夹放在她办公桌上,说着她今天的行程安排。

    “好,你记得提醒我一下。”乔汐莞说着。

    milk连忙点头,又问道,“乔经理还是要一杯黑咖啡吗?”

    “嗯。”

    “我马上去为你准备。”milk准备出门时。

    “milk,你觉得尹翔这个人如何?”乔汐莞突然问道。

    milk一怔,有些不明白乔经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还是非常认真的回答道,“以前没什么接触就不太了解,不过上次一起詹姆斯合作方案的时候,就觉得他挺能干的,所以其实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才通过你的关系竞争到主管一职。乔经理对尹翔是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吗?”

    “想要把他调到我身边来,趁着这次的人事变动。”乔汐莞毫不隐晦的说着,milk和自己的默契度倒是越来越高。

    “听说这次会对部分室主管进行后备潜力员工筛选,如果我们部门有室主管被选走,尹翔就有机会调动过来。”milk分析。

    “正是我所想。”乔汐莞说,“你回头和尹翔联系一下,让他先做好准备,到时候我会推荐他到市场部来任职。”

    “好的。”milk连忙点头。

    “没什么事儿了,你去忙你的。”

    “是。”

    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翻阅着手上的这份文件。

    这次的人事变动主要是对优秀后备人员进行竞争上岗,上岗成功的将会陆续调离到其他分公司进行历练,考核成功即会任职分公司三级部门经理及推荐往更好的职位发展。当然,每年的人事变动也会伴随着新员工的招募,顾氏一般都在夏天招募新员工,一部分针对毫无经验的大学毕业生,一部分针对经验丰富的其他企业跳槽人士。每一年的人事变动和招募成为了顾氏比较大的一个短期性重要事件,公司内除综合部主办外,其他三级及以上部门经理也需要参与其中。

    乔汐莞大概看了看这次人事变动的竞争岗位以及新招员工的岗位需求,市场部只有3个名额。乔汐莞眼眸微动,虽然名额不多,但新鲜血液总是好的,在还没有被社会玷污之前,总是比较容易把控。

    所以,她怎么可能会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稳固自己在顾氏的地位!

    眼眸微转,放下手上的文件夹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走向窗户面前,透过玻璃看着街道上的车辆和人群,若有所思。

    上午9点30。

    综合部经理主持会议,会议内容围绕人事招募和变动进行讲解。

    每次召开这种冗长而又没有什么对外项目的内部会议时,乔汐莞总觉得有些兴致缺缺,好几次处于走神状态,很多时候她都觉得这种会议把资料一发其实大家都明白了,用不着花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来讲解,很显然,这样的观点也只有她而已,她看着其他人都是一副非常认真的表情,包括顾子寒,包括顾耀其。

    一个企业应该具备一些企业文化和底蕴,环宇在这一方面终究而言是欠缺的,当然,那是在她主导的时候,她不知道齐凌枫会不会有所改革,她想应该是有的,当年齐凌枫一直帮她做事情,所以作为旁观人应该能够很明白的看到她所有优点和缺点,而依照齐凌枫这么聪明的人,自然就会扬长避短。

    乔汐莞不着痕迹的想了些事情,好不容易挨到顾耀其总结发言后结束会议,部门经理些都陆陆续续的离开,顾子寒走在乔汐莞的面前,低声说道,“你到我办公室来。”

    乔汐莞点头,跟随顾子寒的脚步。

    办公室房门关上,顾子寒直截了当,“昨天听说你去和齐凌枫吃饭了。”

    乔汐莞眼眸微动。

    消息倒是出奇的灵通。

    “不要用这种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想要了解你的一举一动一点都不难。”顾子寒一字一句。

    “所以说我一直都在你的监视中了?”乔汐莞看上去无害的笑着问他。

    顾子寒没有说话,沉默就是默认。

    乔汐莞心里开始发毛,压抑着各种不爽,脸上却依然不着痕迹的拉着好看的笑容,“那么既然你知道齐凌枫约了我吃饭,应该就会知道,我和他在包房中待的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应该不够吃饭时间吧。”

    顾子寒扬眉,“然后?”

    “很显然我并没有答应齐凌枫的任何要求,才会因为谈判不成而中途离开。”乔汐莞说。

    “什么要求?”

    “让我帮他防备你。”乔汐莞并不需要掩饰。

    顾子寒眼眸微紧,脸色瞬间变化。

    果然,齐凌枫这个男人,典型的过河拆桥。

    奥菲集团的合作方案被他强行抢下后,现在还这么来对付他?!

    还真的以为他是吃素的?!想要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真是好笑!

    乔汐莞很淡定的看着顾子寒的表情变化,肯定的开口说道,“我其实不太明白齐凌枫为什么在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情况下这么来针对你,必定我们两家也是亲戚关系,不过作为顾家人,我不可能帮着他来针对你。”

    “这样最好。乔汐莞,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被外人抓住把柄做手脚,那只会损伤顾氏的利益,这种得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劝你别做。”顾子寒一字一句。

    “当然,我明白得很。”乔汐莞说,心里暗想,可是顾子寒你不明白,要不然也不会被齐凌枫算计得体无完肤的地步。

    “对了,关于给齐凌枫教训的事情,你有想法了没?”顾子寒转移话题问道。

    乔汐莞沉默了两秒。

    昨晚上在碰到楚以薰的时候有过一秒的灵感,但是。

    她嘴角微微一笑,有些无奈的说道,“目前暂时没有想好。”

    “你再想想,我也会考虑,无论如何不能让齐凌枫就骑在了我们顾家的头上。”顾子寒一字一句。

    为了自己的私欲用顾氏的名义报复,顾子寒你也可以再阴险点。

    她表示很淡定的点头,答应道,“嗯。”

    “没有其他事情了,你出去吧。”

    “是。”

    乔汐莞走出顾子寒的办公室。

    脚步停在办公室外面的一个办公桌面前,叶媚正在打印文件,看着乔汐莞时,眼眸抬了一下,漫不经心的说着,“找我有事儿?”

    “中午一起去外面吃个如何?”

    叶媚看了看时间,离中午下班就10多分钟,她犹豫了一秒,“哪里?”

    “对面的沃森咖啡。”

    “好。”

    “不见不散。”乔汐莞丢下一句话离开。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娇艳的嘴唇紧咬在一起。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挨到下班时间直接走出办公室,下楼,走进我深咖啡,开了一个独立的包间,没多久叶媚就出现在包房,优雅淡定的坐在她面前,直截了当,“找我做什么?”

    “顾子寒找你帮他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乔汐莞直接问道。

    叶媚的眼眸微动,“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要不然像你这么谨慎的人,应该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赴约,否则被顾子寒知道我们暗度陈仓,你应该不会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叶媚看着她,也不再掩饰,“嗯,是我在帮顾子寒监视你,但你别想要说服我,我不可能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不听从顾子寒的安排,那样只会让我在他面前越来越没用。”

    “放心,我不会那么无知的让你干一些为难的事情,我今天找你有其他事。”

    “什么事?”叶媚眼眸一深。

    “当然是我们合作的事情。”乔汐莞一字一句,“其实,想要拉拢男人的心,与其一直这么无底线的妥协下去,还不如反被动为主动,想方设法让这个男人根本无法离开你。”

    “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是顾子寒不是其他男人,我用尽了所有方法,他依然不可能对我如此。他太理智了,根本就不是谁可以轻易动摇的。”叶媚有些不爽的抱怨。

    “他不是理智而是冷血。”乔汐莞纠正。

    叶媚张了张嘴想要辩护,但终究又什么都没说。

    不要以为陷入爱情的女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只是一直放任自己而已。

    “对于冷血的人,你对她越是妥协他会越觉得理所当然,会觉得的你无关紧要。所以,叶媚,抓住男人的收碗不是靠身体也不是靠嘴,而是靠脑子。”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叶媚似乎是有些生气,因为乔汐莞的讽刺。

    其实乔汐莞并没有半点讽刺,而是在陈述事实。

    叶媚眉头一扬,“那你有什么用脑子的好、方、法?!”

    语气,故意加重。

    “叶媚。你的最终目的是想要站稳顾家二少奶奶的位置,这个位置我现在没办法一下子让你实现,而且我也觉得并不是一件容易实现的事情,先不论顾子寒对你什么态度,就单单言欣瞳而言,她必定为顾子寒诞下了一儿一女,这对顾家就是一份极大的贡献,反观你,如果你现在插足其中,不仅没有贡献完全是陷顾家于不利,顾家两老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现在你能够做的,只能做的就是先让顾子寒依赖你,依赖到不能离开你后,发生后面你想要的目的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不需要卖弄玄虚,你刚刚说的那些我不傻,我早就知道。你直接说你的方法。”叶媚似乎是有些着急。

    乔汐莞喝了一口咖啡,抿唇说道,“用你的能力征服他,让顾子寒觉得你在事业上对他有极大的帮助。他需要你留在身边。”

    “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现在送你一份礼物。”乔汐莞嘴角一笑,“顾子寒现在,仅仅当前他最想做的是什么?”

    叶媚沉思,忽然想到,“给齐凌枫教训。”

    “聪明。”乔汐莞说,“我昨晚突然想到一个好的方法。但刚刚顾子寒叫我去他办公室时我并没有说出来,就是为了还给你一个人情,我这个人从来都不会占了谁的便宜。”

    “是吗?”叶媚抿唇。

    “当然。”齐汐莞很肯定,表情认真了些说道,“据我了解,齐凌枫并不是一个好抓住把柄的人,经过这么几次交手,不管是成功的合同还是失败的,他总是可以把自己变成有利的一方,如果真正的想要针对环宇集团,以我们顾氏的能力显然不能轻易冒险,最好的方式,就是从他的人格入手!”

    “不太懂你的意思。”叶媚皱眉。

    “环宇集团最开始的负责人是谁你应该清楚吧?!”

    “霍小溪,家喻户晓。”叶媚直截了当的说着。

    “霍小溪和齐凌枫是未婚夫妇,当时霍小溪死的时候,齐凌枫对外界表现出来的是无尽的痴情,大众给他的评价是‘绝种好男人’。如果,让大众发现,齐凌枫并不是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完美,会不会也是给齐凌枫的一个教训?!”乔汐莞反问。

    “你的意思是说,调查齐凌枫的人格。”

    “嗯。当然所有一切并不是空穴来风,齐凌枫和她的秘书楚以薰关系匪浅,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只需要着手调查就行。叶媚,我有所耳闻,你们叶氏大家族从悠久历史开始,就有一个专门打探别人内部消息的隐形机构,所以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监视别人的行踪。对于这么点小事情,对你们家而言,一点都不难吧,当然,以你们叶氏家族为名义的新闻媒体公司,上海媒体界的佼佼者,想要把这件事情放大,我想,用‘轻而易举’来形容,不为过吧。”

    叶媚无比审视的看着乔汐莞,娇媚的脸颊上毫不掩饰的带着些不能够读懂面前女人的表情,她咬着唇,似乎是几次开口又几次沉默,最后终究才说道,“乔汐莞,你知道的果然让我大吃一惊。”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只是喜欢事前做好充分准备而已。”乔汐莞喝完最后一滴咖啡,站起来,伸懒腰,显得漫不经心的说着,“接下来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能不能够让顾子寒对你依赖性越来越强,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说完,乔汐莞拿起包率先走了出去。

    她当然并不是为了还叶媚的人情才给了她这个idea,更多的是,她需要得到这个女人的信任,不管这个女人最终目的是怎么样,把控住,把控好了绝对会对自己有利!而且,人事招募和变动对她而言是大事情,她需要全神贯注不被打扰的完善好自己的人员设备,把这个case丢出去,让顾子寒和叶媚好好,专注精力!何况,更重要的是,作为中间人,那么复杂而尴尬的身份,她似乎就已经轻而易举的脱身了。

    嘴角邪恶一笑。

    她看了看时间,这个点去医院,应该不会打扰到谁吧。

    拿出电话,给武大拨打。

    于情于理,她也应该去看看潇夜,以及姚贝坤那个臭小子!

    ……

    市中心医院。

    姚父开完会后,就直接赶到了医院。

    姚母在上午10点多身体确实支撑不住,躺在一边的病房上睡着了,姚贝迪一直陪着姚贝坤,姚贝坤此刻也因为无聊睡了过去,姚父抱着潇笑一起出现在病房时,就只有护工和姚贝迪两个人醒着,姚贝迪连忙把潇笑从姚父手上接过来,对着姚父压低声音说着,“他们都在睡觉。”

    “嗯。”姚父点头,声音也小了些,“贝坤的情况还算稳定吧?”

    “医生上午又做了检查,没什么异样,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出院。”姚贝迪说着。

    姚父似乎也有些放宽心的点了点头,又说道,“我把笑笑从幼儿园接了出来,舅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还要过来看看的,另外……”

    姚父没有说下去。

    姚贝迪其实也明白。

    重要的是,潇夜也在医院吧。

    必定潇笑死潇夜的女儿,发生了这种事情,理所当然应该来看看。

    姚贝迪笑了笑,感激的说道,“谢谢爸爸。”

    姚父没什么表情,似乎还处于不能接受他们婚姻的状态。

    但不管多不能接受,父母对她终究而言也是宽容的,希望她能够过得更好,处处也都在为她考虑。

    她抱着潇笑,“爸你坐会儿,我带笑笑出去一会儿。”

    其实不用说明也知道,姚贝迪把潇笑带到哪里去。

    姚父点头。

    姚贝迪抱着潇笑离开姚贝坤的病房。

    走廊上,潇笑抱着姚贝迪的脖子,小心翼翼的问道,“爸爸和舅舅都受伤了吗?”

    “嗯。”

    “很严重吗?”

    “嗯。”

    “那等会儿我见着爸爸了,该做什么?”潇笑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她从小就没怎么和潇夜见过几次,对潇夜存在很强烈的生疏感,其实很多时候潇笑都想要靠近潇夜,但小女孩又明显的感觉到潇夜不太容易靠近的气息而渐渐退缩。

    “做笑笑觉得正确的就行。”姚贝迪不要求潇笑做任何事情。

    在自己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婚姻问题,没有给潇笑一个温馨的家庭之前,她没有资格要求潇笑做什么。

    潇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姚贝迪咬着唇推开潇夜的病房。

    病房中,潇夜的小弟在喂潇夜吃粥,看到她的时候,小弟连忙恭敬的站起来,“大嫂你来了。”

    姚贝迪抿了抿唇。

    潇夜的眼神也飘向她看着她怀里抱着的潇笑,脸色微微有些变化,更多的却还是冷漠。

    姚贝迪把潇笑放在地上,对着那个小弟说道,“你继续喂他吃饭吧。”

    “我不吃了。”潇夜直接开口。

    “大哥,你才吃几口,医生说可以尽量多吃点……”小弟的声音,在潇夜的眼神下,瞬间消失。

    姚贝迪抿着唇,也没有再多说。

    潇夜应该是不习惯被人这么喂饭,也不喜欢被人撞见自己被这么喂饭吧。

    她拉着潇笑走到他病床边,说道,“我带笑笑来看看你,医生说你的伤势比较严重,要多住院休息几天。”

    潇夜抿着唇,僵硬的唇角没有半点变化。

    “你多吃点东西,手术后会比较虚弱。”姚贝迪继续说着。

    潇夜依然没有说话。

    对于潇夜的冷漠,姚贝迪似乎也觉得理所当然,她转头对着潇笑说着。“笑笑,给爸爸说好好休息,我们下次再来看他。”

    没想过耽搁他太多时间,也没想过要这么一直来打扰她,她其实就只是单纯的带着潇笑来看看他,不管如何,他们是父女,她没有资格剥夺这层权利。

    潇笑走到潇夜的病房前,小小的个字刚刚比病床高一个头,她放开自己妈妈的手,趴到病床边,非常卖力的踮起脚尖,嘟着小嘴唇亲潇夜脸上那唯一完好的右脸,“啵”的一声响亮无比,“爸爸,你好好休息,我和妈妈还会来看你的。”

    潇笑甜甜的说着。

    姚贝迪真的没有想过潇笑会这么做,在她印象中,潇夜和潇笑从来没有过这么亲密的互动,别说亲密,互动都少得可怜!

    但是,在小孩子的世界里,能够表达友好的最好方式就亲吻对方。

    她看着潇夜的脸蛋,看着他直直的眼神看着潇笑。

    房间突然有些沉默。

    姚贝迪的视线一直放在潇夜脸上,她不知道下一秒潇夜会不会反感的皱起眉头,亦或者……

    “大哥,你的心跳频率和血压在陡升!”旁边的小弟突然蹦起来,大叫,指着旁边的监护仪惊恐的说着。

    沉默的空间突然被打破。

    姚贝迪转头看着监控仪上面亮着的红线,明显的高于正常人的水平,此刻监控仪也开始响起警报。

    姚贝迪也猛地回神过来,连忙按下呼叫铃,又急又快的交待着病情。

    潇笑被他们的模样吓到,抱着姚贝迪的大腿,不知所措。

    医生很快赶过来,对潇夜开始一番新一轮的检查,不管手术多成功,潇夜必定经历了那么大一个车祸,24小时内都是观察期,突然异于常人的指标让医生也紧张起来。

    医生不停地问着潇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停的问着其他人有没有喂他吃过其他东西,在一番急促的检查后,所有指标突然又慢慢的降了下去,恢复到正常值。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确实未发现其他异样,转头问了句,“刚刚有没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病人?”

    姚贝迪和身边那个小弟都茫然的摇头。

    应该没有刺激他什么吧。

    莫非自己的出现让潇夜这么反感?!

    “对了,大哥的女儿刚刚亲了一下大哥。然后就突然那样了……”小弟突然想到的开口。

    医生怔了一下,忍不住笑了笑,蹲下身体对着潇笑说道,“看来你爸爸是太爱你了,以后多来陪陪爸爸。”

    “好。”潇笑清脆而幼嫩的声音连忙答应着,脸上终于恢复了她乖乖的笑容。

    医生站起来,对着姚贝迪说着,“没什么大碍,不要担心。”

    “谢谢医生。”

    “不客气。”医生点头离开。

    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

    姚贝迪看着潇夜,看着他依然冷峻着的一张脸颊。

    小弟突然忍不住的大笑出声。

    潇夜心情本来就不够好,眼神一顿,口吻严厉,“你笑什么?!”

    “老大你的情感也太敏感了吧。就这么亲一下就变成这样……”

    “闭嘴!”潇夜脸色黑透。

    小弟忍不住,还在偷笑。

    估计说出去,帮里的兄弟都要哄笑。

    “你敢说出去试试!”潇夜一字一句威胁,“我不介意我旁边多放一张病床。”

    小弟被恐吓道,立马安静规矩,恭敬的弯腰,“大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姚贝迪忍着笑,回头看着潇夜。

    潇夜似乎被这么一直盯着极度不自在,“我要睡觉了。”

    明显的逐客令。

    姚贝迪也不多说,抱着潇笑准备离开时,又停了停脚步,“对了,我替贝坤谢谢你。”

    不用说得多明白,潇夜知道她在谢什么。

    潇夜闭上眼睛,不冷不热的口吻说着,“只是不想要摊上你们姚家的事情。”

    姚贝迪咬了咬唇,“不管怎样,谢谢。”

    说完,就抱着潇笑大步离开。

    潇夜睁开眼眸看着病房的方向,又回眸,“喂饭。”

    小弟怔了好半响。

    完全赶不上大哥变脸的节奏啊!

    ……

    姚贝迪抱着潇笑离开。

    潇笑搂着姚贝迪的脖子,认真的问道,“爸爸是真的爱我吗?刚刚医生说的。”因为不敢确定,还强调了是医生的话语。

    姚贝迪微微一笑,点头。

    “呵呵,我觉得好高兴,以后我多陪陪爸爸好吗?”潇笑说。

    姚贝迪依然笑着,点头。

    她不知道怎么拒绝自己的女儿,很多时候潇笑是理解她的,似乎是知道她不愿意让她和自己父亲在一起,很少要求,偶尔会抱怨,也只是,问问就过了。

    刚刚潇夜的表现……到底是不是……

    她咬着唇,抬眸准备推开姚贝坤的病房时,迎面看着一个女人急急忙忙的脚步。

    女人似乎也看到了她,整个脸上一下就变了,“姚贝迪,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我就怎么在这里。”姚贝迪一字一句。

    雷蕾整个人气得爆炸。

    她是刚刚去“浩瀚之巅”找潇夜才知道潇夜出了车祸,一听到车祸两个字整个人仿若晴天霹雳一般溪啊得要命,听说已经脱离危险期才稍微放宽点心,但当时是无比气愤的,凭什么潇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没人通知她,她作为潇夜最亲的人,凭什么不告诉她!她在“浩瀚之巅”发了一通脾气,狠狠的骂完那些不长狗眼的东西,才匆忙的赶过来。

    一过来就看到姚贝迪抱着一个小女孩出现,整个人就更加不爽了。

    不用想也知道,姚贝迪比她更早的接到通知,姚贝迪搞不好从一发生车祸就知道了!所以在外人的眼中,她就是没有姚贝迪更重要是不是?!

    越想越气。

    分明自己才是潇夜最重要的人!分明只有她雷蕾才是潇夜最重要的女人!

    “姚贝迪,你给我记住!”雷蕾一字一句恶狠狠的说着。

    话说完,就先一步的推开姚贝迪正准备进的病房,也没看里面的人急匆匆的就往病床上走去,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温柔多了,“夜,我来看你了,你有没有好点……”

    声音突然遏止,整个脸一下就绿了。

    很明显,她看清楚了病床上的人。

    “继续啊,听着你娇滴滴的声音我觉得浑身都软了,就像要高。潮了一样。”姚贝坤邪笑着,对着雷蕾挤眉弄眼。

    “滚!”雷蕾恶心的大叫,“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躺在这个地方?!”

    声音很大。

    连陪护床上的姚母都被吼醒了。

    “她是谁?!”姚父看着雷蕾,看着她如此没有教养的模样,又把自己老婆吵醒,声音严厉无比,“又是你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姚贝坤不反驳,还继续抛媚眼。

    “你够了!”雷蕾被姚贝坤搞得要疯了,其实姚贝坤就什么都没做,连碰都没有碰她一下,她却觉得自己被姚贝坤眼神狠狠强。奸了,恶心到发呕。

    姚贝坤就是那个能耐,就算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了,也能活生生把人给气死!

    “你才够了!这里不欢迎你,给我出去!”姚父站起来,气冲冲的走向雷蕾。

    雷蕾看着姚父,看着姚贝坤,又看着这个房间其他人,才仿若认识到是自己走错了房间,她气得尖叫,大步跑了出去。

    姚贝迪看着雷蕾的模样,忍不住笑。

    潇笑看着雷蕾的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妈妈,刚刚那个阿姨好奇怪,就好像疯了一样?”

    潇笑的声音其实不大。

    但是雷蕾走得不远。

    所以完全听到了。

    她气得跺脚。

    姚贝迪心情更好了,“嗯,妈妈也觉得她疯了。”

    潇笑被认同,高兴的笑了起来。

    “来笑笑,下来去外婆那边。”姚贝迪把潇笑放下。

    潇笑高兴地扑进姚母的被窝。

    姚父还在义正言辞的教育姚贝坤,“你以为再给我找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姚贝坤翻白眼,但姚父的权威不能反抗。

    这是他们家的定律。

    所以,沉默着不敢说话。

    姚贝迪走过去,“爸,你别气了,以后我也会劝着贝坤的。”

    姚父“哼”了一声,走向姚母那边。

    姚贝迪坐在姚贝坤的旁边。

    姚贝坤一脸不爽,“也不知道是为了谁,说空凉话!”

    “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做什么。何况我刚刚还去潇夜那边替你感谢了他。”姚贝迪拿起一边的苹果,用水果刀削了起来。

    “他说什么了?”姚贝坤问道。

    姚贝迪沉默了一秒,又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什么都没有说。”

    姚贝坤眼眸微紧。

    这像是没有说的样子。

    不过算了。

    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他也不想再刺激他姐了。

    他伸着懒腰,转移话题问道,“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下地?”

    “明天。”

    “这么躺着真无聊死了。”姚贝坤抱怨。

    姚贝迪把削好的苹果堵住姚贝坤的嘴,“别闹了,我这么一天陪着你,我也无聊。”

    “唔唔。”姚贝坤被堵得说不出话,好半响才吃下去,说道,“你不是为了陪潇夜?!”

    “……”

    “然后顺便陪我。”姚贝坤很了然的说着,“所以说女人是最无情的动物,有异性没人性!”

    “你再说,我就这么一下往你嘴里放了?!”姚贝迪威胁。

    姚贝坤看着那么大一坨苹果,不爽,“我是病人。”

    “所以让你多休息,少说话。”

    “……”姚贝坤咬牙切齿,“你有理!”

    “那是当然。”姚贝迪笑了笑。

    姚贝坤看着姚贝迪手上的苹果,又指使道,“你把苹果削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一小口一小口喂我,这么一牙一牙的,我不好吃。”

    “你还可以再矫情点?”

    “我是病人。”姚贝迪一派理所当然。

    姚贝迪咬牙,不要这个破小孩一般见识。她一小块一小块的削好放进盘子里,然后找到牙签,准备喂姚贝坤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姚贝迪转头,看着乔汐莞出现在门口。

    “不打扰吧。”乔汐莞嘴角一笑。

    姚贝迪放下手上的水果盘,站起来走向她,“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不行?”乔汐莞扬眉。

    姚贝迪抿了抿唇,这个女人说话还是这么直接到,打击人。

    乔汐莞没空和姚贝迪多说,转眸对着姚父姚母礼貌的招呼着,“阿姨叔叔好,我是乔汐莞,姚贝迪的朋友。”

    “你好。”对着乔汐莞,两老都友好无比。

    “笑笑,我是乔阿姨?”乔汐莞弯腰摸了摸潇笑的脸蛋。

    “乔阿姨好。”潇笑甜甜的叫着。

    “太乖了,比你老爸老妈都可爱。”乔汐莞赞扬。

    小女孩一听到表扬,脸蛋都笑开了。

    “这边这个绑得像个木乃伊的,就是姚贝坤了?”

    乔汐莞转眸,看着病床上瞪着自己,目瞪口呆的男人。

    ------题外话------

    今天是1号。愚人节。

    祝大家愚人节快乐。

    那啥。

    如果1号要月票会不会太不现实了!

    额,趁着愚人节,小宅也任性一把!

    小宅吼月票,月票,月票!</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