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五章 情侣内裤,想看吗?

第二十五章 情侣内裤,想看吗?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这边这个绑的像个木乃伊的,就是姚贝坤了?”乔汐莞转眸,对着躺在病床上,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男人,一字一句说道。

    姚贝迪点头,“嗯,我弟弟,姚贝坤。”

    乔汐莞走过来,看着那个破小孩,“没有缺胳膊少腿吧?”

    姚贝坤摇头,眼神一直看着她。

    “从小就不聪明,现在更傻了。”看着姚贝坤的模样,乔汐莞直白无比。

    姚贝坤被打击了,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不傻。”

    他什么时候傻了,只不过心思没有用在学业上,要是努力学习,谁说他不是清华北大哈弗牛津的料?!

    他只是,只是突然对她,一见钟情!

    乔汐莞嘴角一笑。

    姚贝坤比她小了8岁。

    姚贝坤其实很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有时候比姚贝迪表现得还要明显,小的时候姚贝坤长得尤其的可爱,圆圆的脸蛋白嫩无比,高兴的时候她会逗逗姚贝坤,不高兴的时候就一脚踹走,对姚贝坤粗鲁无比,姚贝坤那小子就像不会记仇不会痛一般,不管她怎么对待他,他每次见着她都是笑嘻嘻的一脸讨好。

    她有时候实在是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魅力,这么吸引这个小正太。

    “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乔汐莞转头问姚贝迪。

    “如果不出意外,一个星期。”姚贝迪说着,“贝坤伤势还好,都是皮外伤。”

    “比潇夜好些?”

    姚贝迪点头。

    乔汐莞没什么特殊表情,转眸看着潇笑从姚母那边走向他们,然后小身子垫着脚尖小心翼翼捧起放在姚贝坤床边的那盘水果,她以为潇笑是拿给还躺在床上依然一脸傻样看着自己的姚贝坤,却没想到那小姑娘转身走出了病房,在大家聊天不太注意的空档。

    乔汐莞回眸,和姚贝迪再聊了会儿,整个过程中,姚贝坤一直都是以一副花痴的表情看着乔汐莞,仿若突然间,就情窦初开了一般,眼睛都不会眨的一动不动。

    乔汐莞似乎也早就习惯了姚贝坤的眼神,丝毫没有半点异样,她对着姚贝迪说道,“我去看看潇夜。”

    “往前直走,第三个病房。”姚贝迪说。

    “嗯。”

    乔汐莞起身,“你要不要一起?”

    姚贝迪摇头,“不了。”

    乔汐莞也没有多说,和姚父姚母礼貌的道别后,离开。

    姚贝坤一直看着房门的方向,好半响才回神悠悠的开口,“女神。”

    姚贝迪回眸,“你就喜欢这种类型的?”

    “哪种类型了?”姚贝坤听着姚贝迪有些不屑的口吻,整个人都激动了,“漂亮、性感、不做作!哪里不好了?”

    “没有哪里不好,但是人家就是结婚了,孩子都5岁了。”姚贝迪不是故意打击。

    很显然,姚贝坤已经被狠狠打击了。

    他看着姚贝迪,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她看上去很年轻啊!”

    “和我一样大。”

    “现在中国都流行早婚早孕吗?”姚贝坤实在是有些打击过度,“我好不容易燃起的爱火……”

    姚贝迪实在不想多说。

    姚贝坤满脸惆怅,“我怎么这么命苦,以前喜欢的小溪姐不仅不爱我,还总是踹我,不仅踹我,还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跑了,不仅跟着另外男人跑了,还莫名其妙的入土了……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喜欢的,一见钟情,居然是个有夫之妇!”

    姚贝迪实在是忍不住笑了笑。

    姚贝坤小时候很喜欢霍小溪,扬言长大了一定要娶她,所以一直盼着长大。

    长大了才知道,还是小时候比较好,小时候至少还能够往霍小溪的怀里扑,长大了就只能看着她往别的男人怀里扑……

    “我的天啊!”姚贝坤受不了的仰天长叹,“觉得世界都没有爱了。”

    为什么他的感情就这么不顺啊!

    姚贝迪也没搭理他。

    自己坚持了一个晚上一个上午没有睡觉,现在实在是有些困了。

    她打着哈欠,看自己父母精神也都好了很多,就起身走向一边的陪护床去准备睡觉。

    她左右看了看,眼眸突然一紧,“笑笑呢?”

    房间里面的人仿若突然才察觉,瞬间就都紧张了起来,姚母激动的说着,“我刚刚还看着她在我身边的,现在去哪里了?是不是去外面了?”

    姚贝迪的瞌睡一下子就被吓醒了,整个人猛地跑出病房,到外面走廊上找去。

    姚父姚母也跟着往不同的方向,寻找……

    ……

    潇笑捧着从舅舅床头拿下来的水果盘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向爸爸的病房。

    刚刚医生说爸爸很爱她,妈妈也点头了。

    所以她要对爸爸好点。

    她小小的身体推开医院的门。

    爸爸的房间内,爸爸躺在床上,身边还有一个人趴在爸爸的病床上在睡觉。

    爸爸似乎是醒了,用手在勾床头上的水杯。

    潇笑连忙小跑过去,捧着水果盘,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清脆的声音问着他,“爸爸,你要喝水吗?”

    潇夜抿着唇,点头。

    潇笑小心翼翼的把水果盘放在床头上,用垫着脚尖努力的勾那杯白开水,好不容易拿到,双手抱住递给潇夜,“爸爸,你喝水。”

    圆圆的大眼睛,小小的嘴巴,甜甜的笑容,看上去乖巧无比。

    潇夜接过水杯,喉咙处似乎有些上下波动,似乎在努力隐忍什么。

    潇夜一口把水杯里面的开水喝完,递给潇笑。

    潇笑接住,“爸爸还要喝水吗?”

    潇夜摇头。

    潇笑把水杯放回床头,又把水果盘子捧在手心里面,“爸爸,我给你的苹果,是妈妈一点一点削的,你用牙签可以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潇笑说着,只是刚刚听着舅舅和妈妈的对话,然后就用自己觉得对的思维和语言说了出来。

    她才5岁,其实不太会做什么来缓解爸爸妈妈的关系,但是刚刚那些话在潇夜的耳边就似乎有了些催化作用,因为潇夜理解成了,姚贝迪传承削的水果,让潇笑送过来的。

    潇夜抿着唇,看着那一小块一小块的苹果。

    抬眸看着潇笑乖巧无比的脸颊。

    潇笑长得像他,当然轮廓并没有他那么深,小孩子显得温和而圆润得多。

    潇夜伸手用牙签叉了一块苹果,放进嘴里,慢慢吃了起来。

    “爸爸,好吃吗?”潇笑问他,眼睛里面似乎都能够透光般,好有灵气。

    “嗯。”潇夜点头。

    “爸爸可以喂我一口吗?”潇笑两手捧着水果盘站在潇夜面前,确实没有多余的手可以喂自己的小嘴巴。而且小孩子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的抵抗力,几乎为零。

    潇夜叉好一块,往潇笑的嘴里放。

    潇笑一吃到甜甜的苹果,大眼睛就笑弯了,“谢谢爸爸,妈妈削的水果好好吃,是不是爸爸?”

    “嗯。”潇夜自然的点头,附和。

    两父女你一口我一口,吃得很,温馨。

    乔汐莞推开房门时就看到这么一幕。

    她刚刚看到潇笑捧着水果盘离开时就想到,或许是给潇夜送过来的。但看到这样的两父女,还是有些觉得惊讶,而且连一向警觉性无比高的潇夜在这一刻,似乎都没有发现她站在门口,有一会儿了。

    病房中的两个人很快的把满满一盘苹果消灭掉。

    潇夜放下牙签,抬眸的一瞬间才看到乔汐莞站在门口,那一刻整个人或许也被震惊了,就算脸上依然冷漠,内心应该也有所触动吧。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门口处的女人,到底站了多久!

    他一向警觉性都很高!

    他扬了扬眉头,没有主动说话。

    “爸爸,你还要不要吃?我让妈妈削。”潇笑问道。

    潇夜摇头。

    “那我现在把水果盘子拿回去了?”

    “嗯。”

    “爸爸拜拜。”潇笑乖巧的说着,小身子转身就往外面走,看着乔汐莞的时候,笑着招呼道,“乔阿姨,你也来看爸爸啊?”

    “嗯。”乔汐莞蹲下身体,“潇笑今天表现很棒。”

    “真的吗?”潇笑很高兴的笑了起来。

    “嗯,真的。快点回妈妈那边,要不然妈妈会担心你的。”乔汐莞说。不用想也知道,当姚贝迪发现潇笑不在后,会被吓成什么模样。

    “好。”潇笑愉快的蹦蹦跳跳离开。

    刚走到走廊上,就看着姚贝迪急急忙忙的从房间跑出来,看着潇笑的时候,整个人似乎是明显的松了一口大气,她抱起潇笑,“去哪里了?怎么不给妈妈说一声?”

    “我去爸爸房间给爸爸送水果了,爸爸把水果都吃完了。”潇笑很得意的说着。

    姚贝迪看了看潇夜病房的方向,眼眸微转。

    她抱着潇笑回到病房,所有人也才松了口气。

    姚贝坤似乎是惆怅够了,看着潇笑也找了回来,就开始无聊找事儿,突然想到自己床头边的苹果还没吃,正准备使唤人时,眼眸突然顿了一下,“我的水果呢?”

    “我拿去给我爸爸吃了。”潇笑大声的说着。

    “你为什么拿去给他吃,这是我的水果!”姚贝坤不爽透顶。

    潇笑嘟嘴,“爸爸饿了。”

    “我也饿了。”姚贝坤赌气的说着。

    姚贝迪不停地翻白眼。

    姚贝坤这是在和一个5岁的小孩计较?!

    “别吵了,再给你削一个不行吗?”姚贝迪实在听不下去了。

    “哼,白眼狼。亏我对你这么好。”姚贝坤不爽的骂潇笑。

    潇笑还没反驳,姚父就大声斥喝,“谁说笑笑是白眼狼,我说你这个兔崽子才是白眼狼,没一天让人省心的,笑笑才5岁都比你懂事得多,我要死哪天突然死了都是被你给气死的……”

    姚贝坤差点没有悔死。

    在自己父母面前,半点潇笑的不是都说不得!一说,就是这种后果!

    他不爽的躺在床上,干脆闭上眼睛。

    耳边还不停萦绕着他父亲吵闹他的声音,跟紧箍咒似的。

    老头子这么偏心,就不怕他吃醋吗?!

    ……

    相较于姚贝坤病房的热闹,潇夜的病房就显得冷清得多。

    乔汐莞坐在潇夜病床不远处的椅子上,潇夜旁边的小弟也似乎是睡了一会儿清醒了,去外阳台上抽烟,自觉的把空间留了出来。

    乔汐莞突然笑了笑,说道,“刚刚没有打扰到你和你女儿的互动吧?”

    潇夜的神色明显是变了一下,转瞬即逝。他僵硬的面部轮廓依然冷漠无比,淡淡的声音说着,“你有什么事儿直接说。”

    “我就不能单纯的来看看你?”乔汐莞扬眉。

    潇夜冷笑了一下,似乎就是不相信。

    好吧。

    她的目的确实不单纯,但看望病人的心还是有的,所以她不耽搁太多时间去打扰病人休息,直奔主题,“叶氏家族和你有牵扯没有?”

    潇夜转眸,“他们招惹到你了?”

    “没有,只是未雨绸缪而已。”乔汐莞说。

    “我和叶氏的当家叶夫人有过一些来往,交情还行。你有需要叶氏的地方你直接说,我会帮你问问。”潇夜直接说,因为他欠她一个人情,他会还。

    “不需要什么,我只是很想要打听一下,流传在叶氏家族的,那个所谓隐形机构。”乔汐莞一字一句。

    潇夜看着乔汐莞,眉头扬了扬,直接拒绝,“无可奉告。”

    “为什么?”乔汐莞皱眉。

    “这是叶氏家族的秘密,并不能随便对外人说,而且我知道得也不全面。”

    “那叶氏所谓的打探别人*的专设机构,和你有牵扯没有?我说的是人员牵扯,比如是不是你的人在帮叶氏做事儿?”乔汐莞问道。

    潇夜摇头,“和我没关系,那是他们叶氏自己的人。”

    乔汐莞咬唇。

    所以想要从潇夜这边知道叶氏的动静根本就不可能了?!

    “好,我知道了,我再想其他办法。”乔汐莞说。

    潇夜没什么表情,似乎也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对于潇夜的态度乔汐莞也习以为常,她站起来,准备离开,“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潇夜点头,忽然说道,“乔汐莞,叶氏不好招惹,没有必要就劝你不要和他们打交道。”

    “万一打了交道,你会帮我吗?”乔汐莞问他。

    潇夜抿着唇,“我欠你一个人情。”

    所以说,不管如何,潇夜还是会帮自己了。

    能够有这一点认识就够了。

    她不会刻意的引起事端,但是事端来了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躲闪的人,所以,能够找到这么一个依靠,就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保障了,自然而然在接下来或许会遇到的事情时,也不需要畏畏缩缩。

    嘴角一笑,抿着唇离开。

    拉开房门的一瞬间,迎面对上雷蕾。

    雷蕾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似乎是出去采购了。

    她其实还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女人不在?!

    她有一瞬间还以为潇夜转性了,可以对这个女人爱理不理。

    雷蕾看到乔汐莞的时候,明显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她不爽的推开乔汐莞走进去,脸上瞬间就挂上了娇媚的笑容,“夜,我去超市买了很多你需要和我需要的日常用品,晚上我就在这边陪你,免得你一个人无聊。”

    耳边听着雷蕾的声音,乔汐莞走出病房。

    姚贝迪和潇夜……

    似乎真的不容易,和好!

    她其实也没有盼着姚贝迪可以和潇夜和好,不只是潇夜这个人,他的背景什么的也不太适合姚贝迪,姚贝迪太乖了,根本就没办法融入到潇夜的世界去。

    这么不融洽的两个人,姚贝迪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

    乔汐莞走出医院,坐在武大的小车上。

    “找个地方吃饭吧。”乔汐莞说。

    武大点头。

    车子随便停到了路口的一间小餐厅,武大和乔汐莞进去,找了一个大厅角落的位置点了餐,两个人坐在那里无所事事的看着大厅中液晶电视上的新闻。

    眼眸突然一紧。

    电视上播报着一条现场新闻,屏幕上是喻洛薇。

    喻洛薇两眼通红,脸蛋惨白,她凄凄漓漓的声音说着,“我其实也是在我继父及我母亲的阴影下生活的,不只是我姐姐乔汐莞,我也过着惨无人道的日子,我每天都在他们的打骂声中长大,每天过得战战兢兢,现在他们得到这样的法律教训我甚至觉得我还是感谢法律的公正公平。我今天对着这么多记者不是想要抱怨自己的委屈,我只是想要告诉那些这段时间不停骚扰我的人,你们不要再用匿名信来恐吓我,也不要在我家门前放诅咒娃娃,不要深更半夜打电话来骂我威胁我,不要开贴吧来攻击我,我也是受害者,我只是没有像我姐姐那样站出来指控他们,却成了大众攻击的对象,却成了我来承受继父及我母亲所做的种种错事,我觉得真的好不公平。我也才23岁而已,大好的青春年华,我也想要摆脱我父母亲的阴影凭着我的双手重新创造,但是现在所有的公司都拒绝招聘我,因为我有着那样的家室背景?!我真的很想问问你们,你们是想要逼着我和我父母恩断义绝吗?!”

    越说,喻洛薇似乎越伤心,有几次都已经泣不成声。

    “中国有句俗话,人以孝为天。所以我一直都想着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他们,不管他们以前怎么对我,不管他们现在在接受怎样的教训,不管他们给我带来了多大的伤害,我都想要担负起赡养他们孝敬他们的责任。可是现在,你们却逼着我不停的退缩,逼着我不停地问自己,我这样做到底是错了吗?我是不是也应该学着我姐的方式,指控他们对我的不仁不义?!我做不到,因为我想着他们终究而言是我的父母,我最亲的人。可是现在……我真的受够了,真的受够了!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再拿有色眼镜来看我,我真的不想有一天我站出来,是对着全世界的人说,我要和我的父母恩断义绝,我请求外界放过我,给我一条生路。”

    说完,整个人已经泪流满面了,那么伤心欲绝的模样,惹人怜惜。

    喻洛薇的画面微转,电视台主持人冠冕堂皇的说了些话。

    正时,餐厅内服务员开始陆续上她们点的饭菜。

    旁边桌的人对刚刚的新闻议论纷纷,似乎多是对喻洛薇的同情。

    乔汐莞嘴角冷笑。

    喻洛薇不可能这么聪明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做这次的危机公关,而且很显然做得很成功,不仅洗脱自己和乔于辉、喻静的关系,表明非同流合污的立场,还狠狠的贬低的乔汐莞的不仁不义,让自己成为了那个最善良最委屈的人,世人总是偏向于弱者那一方,总觉得“富人”都不值得同情。

    她抿着唇,没有过多的面部表情,和武大安静的把午饭吃完。

    两个人走出餐厅。

    乔汐莞随手在路边摊买了一份报纸。

    报纸出很快,她翻到喻洛薇的那一版新闻,付了钱,回到车上。

    “回公司吗?”

    “先去监狱。”

    “做什么?”武大随口问道,车子已经启动,往监狱行驶。

    “给喻静看看新闻。”

    武大嘴角笑了一下,点头。

    乔汐莞果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两个人到达监狱,乔汐莞见到了喻静。

    喻静穿着囚衣,头发剪短了,脸上没有包养,也没有上好的胭脂水粉,整个人的气色看上去很惨白,仿若就突然老了十岁,头发上的花白也显而易见。

    乔汐莞眼眸打量着喻静的一身。

    监狱里面的事情她清楚得很,所以就算喻静现在看上去并没有任何伤口的暴露在她面前,她也知道,被衣服盖住的地方会惨不忍睹。

    “你来做什么?”喻静恶狠狠的声音。

    乔汐莞看得出来她的厌恶,恨不得杀了她的狰狞。

    可她表现得很淡定,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来看看你。”

    “我不稀罕你来看过,我你给我滚!我永远都不想看到你!”喻静激动的说着,声音不大,但似乎是撕心裂肺的。

    乔汐莞满不在乎的揉着自己的耳朵,仿若对于她说的话,也不过是当做没听到一般,嘴角还拉出一抹笑容说道,“我不来看你,喻洛薇会来看你?”

    喻静突然就沉默了。

    很显然,喻洛薇从来没有来过吧。

    她其实也料得到。

    现在喻洛薇恨死了乔于辉以及喻静,不管之前他们对她多好,但是现在他们给她带来了伤害她就是会这么不仁不义!

    喻洛薇的为人她太清楚了。

    她拿出手上的报纸,翻到喻洛薇新闻版本那一页,“看到了吗?你女儿对记者虚伪的说着你们对她的恶行,还说要和你断绝母女关系。喻静,养了这么一个好女儿,不知道你现在心情如何?”

    “乔汐莞,你不要诬陷薇薇!薇薇还小,她现在只是接受不过来而已。以后她就会知道,她永远都是她最亲的人!”似乎是真的触碰到了喻静的软骨,整个人一下子就暴躁了出来。

    站在一边的狱警皱了皱眉头,声音严厉了些,“安静点!”

    喻静似乎也管不了那么多,狠狠的看着乔汐莞!一把拿过那份报纸,狂躁的死得支离破碎。

    乔汐莞就一脸淡定的看着喻静,看着她疯狂的举动,整个人显得尤其的平静,“自欺欺人也没有什么用,你应该看清楚,你这么含辛茹苦,这么耍尽心思,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来抚养长大女儿,到最后都是怎么对待你的?”

    “你闭嘴!”喻静尖叫。

    “我早说过善恶有报。你现在遭受的报应从你女儿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你好自为之。”乔汐莞站起来,准备离开。

    喻静突然叫住她,“乔汐莞。”

    乔汐莞眼眸微抬,“还有事儿?那些难听的字眼对我而言就是耳边风,能够亲眼看到下场才是最痛快的事情。”

    “乔汐莞,你让薇薇来看我一次。”喻静突然说,声音小了些。

    乔汐莞眼眸微动。

    “让她来看我一次,我真的很想她。我知道我这个妈给她丢脸了,但是我真的很爱她,我真的很想她过得比任何人都好,所以你给薇薇说一声,让她来看看妈妈,来看看我,我什么都不在乎了,我现在只想薇薇……”喻静突然就哭了,眼泪顺着眼眶噼里啪啦的就掉了出来,苍老的脸上,显得更加的憔悴。

    乔汐莞的抿着唇,微捏了捏手指,“抱歉,我想我没有这个义务。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求着别人来让自己女儿出现,那样只是让别人有机会再次践踏你而已。”

    “乔汐莞……”

    乔汐莞头也不回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写了一张纸条给狱警,让她交给监狱里面另外一个女人。

    内容很简单,对于喻静,就够了。

    那个女人知道她的意思。

    身体上的伤害到此结束,接下来,就是她内心的痛楚,而这份痛,将会一直持续的腐蚀着她的灵魂,将会一直不停的告诉她,这辈子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才会得到如此的报应和下场!

    她走出监狱。

    武大开车离开。

    “你看上去好像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开心。”武大说,“虐人虐己,是不是觉得并不痛快?”

    “不是。”乔汐莞一字一句,“我只是觉得报应来得太快,一点都不好玩。”

    武大忍不住笑了笑。

    乔汐莞转眸看着刺眼的阳光,微眯着眼睛说道,“回公司了。”

    “好。”

    一路到达顾氏大厦。

    已经是下午上班时间,所有部门井然有序。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面,今天做事情似乎有些兴致缺缺,索性,她就靠在办公椅上不准备处理公事。

    以前的时候也是这么任性,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这么放下工作让自己随遇而安,或者做一些自己觉得有兴趣的事情,她从来不喜欢太苛刻自己的内心,心这个东西如果伤了,就很难复原。

    还好。

    她很庆幸以前的自己把那颗心脏保护得很好,要不然,她也不知道她会有怎么的千疮百孔。

    她靠在椅子上惬意时,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milk拿着文件进来,“乔经理,秦经理从明天开始休年假,会持续20天,这段时间他的秘书整理了所有的工作已经交接给我,让我拿给你,在秦经理不在的这段时间代为处理。”

    “放桌子上吧,我晚点看。”

    “是。”milk把厚厚的文件夹放在她的办公桌上,提醒道,“秦经理不在,这段时间的新人面试也需要你来参加,特别是市场部的招募人员,你要去做主要评审。”

    “好。”乔汐莞点头,“大概什么时间?”

    “后天上午开始,据说因为报名人数较多,面试定了2天时间。”

    “嗯,把那段时间的工作给我排出来。”

    “好的。”

    “对了。”milk突然想起什么说道,“那个上次被我咖啡不小心烫伤的女人今天来找过你,应该是你妹妹吧,喻洛薇,刚刚看了新闻记住了她的名字。她看你不在就走了,也没说多久再来找你。”

    “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忙吧。”

    “是。”

    milk离开。

    乔汐莞闭上眼睛,养神。

    她就知道喻洛薇突然让自己曝光在大众媒体面前肯定目的不纯。

    如果没有猜错……

    她嘴角一笑,她其实也不太在乎。

    下午4点多的样子。

    milk敲门,说喻洛薇来了。

    她让喻洛薇进来。

    喻洛薇依然喜欢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一双粉色的水晶高跟鞋,长长的头发做着芭比的发型,看上去没有半点电视上憔悴的模样,整个人还显得神清气爽。

    乔汐莞眉头一抬,“找我有事儿?”

    被上次她故意的放了鸽子,这次的喻洛薇倒是聪明了很多,没有大肆的打电话让乔汐莞等着她的到来!似乎是学会了些人情交往。

    喻洛薇自若的坐在乔汐莞的面前,认真的说着,“我投了简历。”

    “顾氏?”

    “嗯。”

    “所以……”

    “我想要进顾氏上班。”喻洛薇说,“我现在没其他出路了。”

    “你这是在求我?”乔汐莞扬眉。

    喻洛薇的脸色变了变,“就当是我求你,我现在走投无路了,但凡我投的简历,没有一家公司要我。”

    “你今天的新闻不错,或许就有人用你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但是我不想冒险,我希望你可以帮我进入顾氏上班,我很需要一份工作。”

    “喻洛薇,不是说你希望我帮你我就会帮你,这个得靠你自己的实力。”乔汐莞转动着办公椅,还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喻洛薇看着她,忍了又忍,说道,“现在外界都在传言我们姐妹不和,而且你的形象也大有所伤,如果你现在愿意帮我我,我会对媒体说你的好话。”

    “这是交换条件?”乔汐莞扬眉问她,“可是,我没兴趣。”

    媒体怎么看她,媒体要怎么说,只要没有触碰到她的底线,她都可以不在乎。

    喻洛薇气得咬牙,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发脾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乔汐莞所言所行所为,总是充满着大将风范,从来不拘礼于一些鸡毛蒜皮,让她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震撼和嫉妒。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好奇。”乔汐莞开口,很认真的看着她,“你现在做的所有一切,是谁在帮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喻洛薇甚至没有思索,看上去就好像真的不明白。

    “不说也没有关系,喻洛薇,我劝你不要招惹我,不是威胁你,而是你没有这个能耐,不管你身后是谁,到了最后要被牺牲的时候,除了你没有别人。所以,为自己以后着想,就真的好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过自己的小日子。”乔汐莞提醒。

    喻洛薇依然不为所动,“我不懂你的意思,我现在本来就只是想要找一份工作,而找到顾氏,那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公司对我会有发展前途。”

    乔汐莞咧嘴一笑,“但愿你不会为你的决定后悔。”

    “我不会后悔。”喻洛薇很肯定。

    乔汐莞也不多说。

    喻洛薇知道自己对乔汐莞说再多也没用,起身准备离开。

    乔汐莞突然对着她的背影,“我今天去看喻静了。”

    喻洛薇脚步停了一下,脸上嫌弃而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

    “她说她想要见你。”

    “我不会去见她。”喻洛薇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

    是谁最后把她害得这么惨的?!

    就是喻静。

    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

    “我只是传话而已,要不要见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乔汐莞显得很冷漠。

    喻洛薇重新踏起脚步离开。

    乔汐莞看着喻洛薇的背影。

    喻静永远也等不到喻洛薇去见她的那一天。

    她不是为谁觉得心酸,她也觉得那种人得到那种下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对她而言其实是没有什么特殊感情的,她只是,莫名有些感叹而已。

    感叹喻洛薇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终究是够了!

    一直悠闲着什么事情没做,挨到下班。

    乔汐莞准时准点离开,走得理所当然。

    当她觉得没必要加班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做样子争取表现,她习惯我行我素的方式。

    武大把乔汐莞送回顾家大院。

    她走进去,看着齐慧芬和言欣瞳坐在客厅看电视。

    “大嫂回来得真早。”言欣瞳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乔汐莞嘴角一笑,“做完工作就早点回来,想着能够多陪陪子臣和明路。”

    言欣瞳一脸不屑。

    齐慧芬点了点头,“嗯,就是别只顾着工作,把家里忽视了,女人就应该以家庭为重。”

    “妈,我知道的。”乔汐莞连忙点头,“那我上楼了。”

    “上去吧。”

    乔汐莞转身,往2楼走去。

    她可不是为了陪顾大少和小猴子的,她就是单纯的,今天不想上班而已。

    她推开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那厮在房间里面看书。

    一天都是看书看书,比老头子的生活还要无趣。

    她就想了,怪不得以前的乔汐莞想要红杏出墙,这个男人这么毫无情趣,又沉闷到不行的个性,是任何女人都会如此吧。

    她眼眸微转,走过去一把抢过顾子臣的书。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变了,“你发什么神经?!”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抵不过这么一本破书?!劳资回来了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乔汐莞发脾气。

    顾子臣没什么好脸色,“神经。”

    “你才神经!你说你看黄色小说我就准了,你看这,这什么……古代通鉴史,丫的还是文言文!”乔汐莞一边看着书的名字,一边看着里面的内容,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

    顾子臣一把从乔汐莞手上抢过来,一副懒得搭理乔汐莞的表情,转身就准备走。

    “等等。”乔汐莞逮住顾子臣的轮椅。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她。

    “上次我们逛商场不是买了情侣内裤吗?你想不想看看我穿起什么样子?”乔汐莞突然邪恶一笑!

    ------题外话------

    你们说顾子臣看了会不会喷鼻血?!

    ……

    哈哈。

    小宅觉得,可能会憋出内伤!</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