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七章 借刀杀人(三)那些过往

第二十七章 借刀杀人(三)那些过往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当天。

    齐凌枫的新闻被爆出无数。

    那些和霍小溪越是恩爱的瞬间越被大众所讽刺,齐凌枫突然就成了众矢之的,环宇集团的股市一度低到崩盘。

    环宇办公楼。

    总经理顶楼花园办公室。

    齐凌枫坐在办公椅上面真整个人眉头锁得很紧。

    他找人调查过了,这次新闻爆料者确实系叶氏家族的人在暗中操作,而叶氏的大小姐叶媚和顾子寒关系匪浅,从表面看来,确如乔汐莞所说,这次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但是。

    他眼眸一紧。

    “你对我的真话有几分,你就可以信几分。”

    嘴角邪恶一勾,耳边响起乔汐莞的一字一句。

    这个女人聪明到让他有些瞠目结舌的地步,以前从心底觉得霍小溪是一个角色,现在发现,这个突然就凭空冒出的女人乔汐莞甚至比霍小溪略胜一筹,至少在感情上,不会像霍小溪这般,从不防备。

    齐凌枫捏着手指。

    想要搞定乔汐莞,真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他还得,好好计谋一番!

    低头拿起放在手机旁边的电话,拨打。

    “凌枫。”那边传来楚以薰有些娇脆的声音。

    从新闻爆出来之后,齐凌枫就让楚以薰先回去了,说是让她先躲起来,免得媒体纠缠,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实际上,齐凌枫是怕出什么纰漏,在自己没有想到绝好的方法之前,他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到他的计划。

    他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走向大大的落地窗,环宇大厦门口密密麻麻的记者成群的挤在那里,他的眉头不自觉得又皱紧了些,说道,“以薰,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呆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等我把一切解决好了之后,等媒体对我们的关注越来越少之后再说。”

    “好。”那边温顺的答应着,又问道,“凌枫,你准备怎么解决?”

    齐凌枫恶毒的笑容越渐的深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觉得还有什么能够真的为难到我了?”

    “不是。”那边沉默着,咬唇,好半响才说道,“可以承认吗?我们的关系。”

    “这个关键时刻,你怎么能够说这种话?”齐凌枫脸色一沉。

    “对不起。”那边低垂着眼眸,仿若有些难受。

    齐凌枫微微叹了口气,安慰道,“以薰,我知道你委屈了,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我,我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但是你别急,这么多年我们都熬过来了,再等一段时间又何妨,我早晚都是你的,你一个人的,你不是知道吗?”

    “可是,我真的受够了一直活在霍小溪的阴影之下,我不是她的朋友,我不想做她的朋友。现在媒体一直不停的在骂我,说我勾引自己朋友的男人,说我不要脸,说我就应该浸猪笼,可是凌枫,分明所有一切都是霍小溪自作多情,分明都是她的自以为是,她自以为是她是你最爱的女人,她自以为是我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就是这么自大自负,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一切后果有起有因,霍小溪不应该得到同情!”楚以薰有些激动的突然爆发。

    她确实是受够了。

    从认识霍小溪开始,就在她的阴影下受够了。

    她差不多是在霍小溪回国刚接手环宇集团不过2年时间出现在霍小溪的视野,霍小溪有着天生敏锐的企业洞察能力,她当时不过是刚出学校的菜鸟,偶然机会应聘到环宇上班,仅仅半年时间,就被霍小溪直接调在了身边工作,委派重任,其实当时的她根本就不喜欢霍小溪。

    作为她的老板,她不仅不喜欢,反而无比嫉妒。

    楚以薰家道中落,以前也是大家闺秀,但因为父母的经营不善导致后来破产,面对霍小溪如此超凡的能力如此年纪轻轻支起家业,并一步一步往好的方向行驶,她不佩服,她就是嫉妒。

    她从小自尊心比一般人都要强,她嫉妒霍小溪的一番事业,而自己却只能为她打工,处处在她的光芒下被掩饰得无隐无踪。她想,只要有霍小溪存在的地方,她楚以薰永远都不会被任何人所留意。

    不管霍小溪的相貌有多普通,她就是有那个能耐,成为聚光灯下最耀眼的那抹身影!

    而齐凌枫出现在她的视野完全是因为齐凌枫对霍小溪的无微不至,她是有些看不下去齐凌枫对霍小溪可以好到如此的程度!在她傲娇的自尊心下,她内心深处就不想要让霍小溪好,即使表面上她一直很努力在帮她做事情,心里早就叛变了,她很多时候自己也在问自己,为什么就那么见不得霍小溪好,她甚至很多次在帮着霍小溪拿下一个有一个合同时,都觉得难受无比,她不止一次的在夜深人静时想环宇马上破产,让世人都看看霍小溪是怎样一个失败者。

    齐凌枫作为霍小溪的未婚夫,原本她并没有对他有任何幻想,即使这个男人有着太多让人不能忽视的男性魅力,但她并不傻,从齐凌枫的总总表现,她也知道自己没可能和齐凌枫会有任何发展,而且她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她会用勾引齐凌枫的方法来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平衡。但这样的想法在某一个晚上,就那么轻而易举又毫无征兆的发生了改变。

    那晚上,霍小溪刚拿下一个国际项目在“浩瀚之巅”庆祝,来的人不多,都是公司的骨干,大家玩得很嗨。

    她坐在人群中,怎么都嗨不起来。

    当然不是霍小溪自以为是的,她就是这么文静就是这么没有其他业余爱好,就是这么高冷不易让人亲近,她只是从内心深处笑不出来,看着霍小溪春风得意的样子,她怎么都笑不出来。

    但敌不过霍小溪的特意照顾,那晚上她多喝了些酒。

    霍小溪总是特别的在乎她的感受,本来霍小溪也而不是一个很会察觉别人心思的人,但对她还总是比一般人细心,或许是同情她的遭遇吧,也或是欣赏她的能力吧!必定以前的千金大小姐能够这么发愤图强的自己奋斗事业的并不多,霍小溪总是喜欢有能力有担当的年轻人。而且不得不说在公司,尽管她不喜欢霍小溪,但为了那份高价的薪酬,她在公司这么多年真的帮了霍小溪很多。

    霍小溪一直很器重她,却对也没有半点防备。

    那晚上,已经过了凌晨零点。

    霍小溪还和好些人在包房中唱歌喝酒,折腾着不愿离开。

    霍小溪的精力旺盛到让人简直没办法直视的地步。

    楚以薰却一点都待不下去了,头有些晕不说,她实在不喜欢看着霍小溪这么耀武扬威的模样,所以很多时候,她宁愿眼不见心不烦。把自己锁在自己的鸵鸟世界里!

    她起身离开,在霍小溪不注意下偷溜出包房。

    正走到大门口,齐凌枫也出现了,脸上有些潮红,应该也是喝醉酒后的自然模样。

    他真的很帅,无可挑剔的五官,零落的头发,白色衬衣扣到第二颗的位置,看上去很干净很规矩,即使在这么有些迷离的状态下,也觉得器宇不凡,给人一种慵懒而随意的男性美。

    “我送你。”齐凌枫在如此酒醉下,依然显得斯文有礼,彬彬大方。

    楚以薰愣怔了一秒。

    作为霍小溪在公司最亲密的两个人,他们除了工作上的一小部分交集外,两个人并没有太多交流,突然这么说送她回去,她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她嘴角突然拉出一抹好看的微笑,点了点头。

    无论自己多清楚对这个男人不能报以幻想,但还是无法拒绝他的温柔。

    齐凌枫把她送到她家楼下,从出租车下来时问道,“能去家里喝杯咖啡醒醒酒吗?这个时候回去,指不定头会痛成什么样子。”

    楚以薰欣然同意。

    对于霍小溪的反感,并没有在齐凌枫身上体现。

    这或许就是异性相吸的道理!

    两个人一路沉默的走进楚以薰的家,房间不大,是霍小溪当初送给她的一套精致公寓,一室一厅一卫一厨,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并不便宜,也完全够她折腾。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齐凌枫看上去很失落,和平时一直给人温和的暖男模样有些出入。

    她一直以为,齐凌枫有霍小溪,就不会觉得难过。

    因为在外人看来,霍小溪几乎成了齐凌枫的全部,霍小溪的一句一言一颦一笑,仿若都能够给他带来欢乐和幸福。

    突然这样,让楚以薰不禁有些诧异。

    她泡了两杯咖啡递给他,随意的开口问道,“看上去很不开心?”

    “是吗?”齐凌枫淡淡一笑,看上去有些落寞,“有些烦心事儿。”

    “一直觉得你不太会是一个容易被影响情绪的人,否则这么多变的霍小溪,你该死要累死了。”楚以薰开着玩笑。

    齐凌枫只是无奈的笑着,没有都说。

    “其实如果不介意,可以给我说说,有时候烦心事儿一说出来,就不烦了。”楚以薰看上去那么的体贴。

    齐凌枫摇头,“算了,别影响了你的心情。”

    楚以薰也不强迫。

    对于霍小溪的男人,她也觉得没必要谈心的地步。

    她应该,还没那能耐可以和这个男人谈心。

    两个人静静喝咖啡。

    空间一度沉默。

    耳边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楚以薰连忙放下咖啡杯准备接起,手指有些慌忙,一不注意,咖啡一下子倒在身上,她惊慌的叫了一声连忙站了起来,滚烫的咖啡透过连衣裙贴在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疼。

    身边的齐凌枫连忙扯着茶几上的餐巾纸为她擦拭,楚以薰被烫得眼眶都红了,齐凌枫手忙脚乱的帮着她,两个人的身体触碰,视线在那一刻突然交汇……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在那么深邃而安静的夜晚,自然而然发生接下来的亲吻,脱衣服,滚床单的模式似乎是理所当然。

    那个晚上很疯狂。

    两具身体不停纠缠。

    耳边一直响起霍小溪的电话铃声。

    这种感觉出奇的爽,原来偷情的滋味,这般让她欲罢不能。

    发生了关系后,两个人自然而然就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变化。

    楚以薰从最开始只是邪恶的想要偷霍小溪的男人,就发展到后来很爱很爱齐凌枫,爱到自己都不知道怎样的地步,而和齐凌这么偷情的日子她也知道了齐凌枫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知道齐凌枫原本就不爱霍小溪,所有一切的表现都是,假象而已!

    两个人开始暗地联合对付霍小溪。

    两个人开始背叛者霍小溪不停偷欢。

    霍小溪常常在楚以薰的耳边抱怨,她说以薰,怎么让齐凌枫乖乖的爬上她的床?!

    交往这么多年,霍小溪还从来没有和齐凌枫发生过实质关系。

    这不禁让楚以薰都有些惊叹。

    霍小溪嘟着嘴,说凌枫这个男人太尊重礼节了,根本就是死心眼的非要到婚后才履行夫妻义务,有时候两个人分明都已经躺在床上不受控制时,那个男人到关键时刻还是会叫停!

    楚以薰总是安慰霍小溪,说这样的男人才是真的好男人,现在外面那些男人都太花心了,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可暗地里,楚以薰却不停的和那个所谓的‘好男人’上床,缠绵不休。

    他们整整背着霍小溪上了6年的床。

    激。情从来不断。

    可这么多年,霍小溪却一点都不自知,还总是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把齐凌枫当成最好的男人。

    霍小溪在事业上面是天才,在感情方面却是白痴。

    她很少怀疑自己身边的人,她一直以为,她身边她认定的人,就是她的人。

    这么狂妄自大的个性,发展到后面这种下场,就是活该!

    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楚以薰恶狠狠的想着,回忆渐渐被现实取代,耳边传来齐凌枫磁性而宠溺的男性嗓音,“别气了,乖,想想曾经我们给霍小溪带去了多大的打击,再想想自己现在承受的也不过如此。而且过不了多久,等风头一过,我会想办法让我们正大光明的,你要相信我。”

    楚以薰却只是沉默。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坚持多久。

    刚开始和齐凌枫那几年完全处于报复心里,所以对于他们偷欢的状态她既兴奋又满足,还有种那么强烈的成就感,可当自己真真意识到她爱上了这个男人时,那种感觉就变成了一种压抑,她恨不得能够早点摆脱这种关系,恨不得霍小溪马上去死,她取而代之。

    霍小溪真的死的。

    而她却没办法取而代之。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她做了那么多,为他,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她不想这样的下场!

    “以薰?”齐凌枫感觉到那边的沉默,轻柔的叫她。

    “凌枫,我觉得很累。”楚以薰眼眶红透,“我觉得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就是一个头的时候,又给我这么致命的一击,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忍耐多长时间,我真的很爱你。”

    “我也是。”齐凌枫肯定的说道,“我也很爱你,要不然由始至终,我就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了。霍小溪到死的那一天也没能够爬上我的床,以薰,你应该知道你对我的重要程度了。”

    楚以薰无声的点头。

    只有这一点可以支撑她,支撑她毫无保留的继续信任他。

    至少,齐凌枫愿意和她交缠在一起,而霍小溪,是怎么期盼都期盼不到“性”福!

    “好了,别伤心了,安心在家等着我,这段时间也不要上网了,别总看那些让自己心烦的事情,我会担心你的。”齐凌枫温和的叮嘱着。

    “嗯。”

    “那我先挂了,你好好在家休息,实在无聊就让雷蕾去陪陪你。”

    “好。”

    “拜拜。”

    “拜拜。”

    齐凌枫挂上电话,整个脸色一下就变了。

    楚以薰的表现让他确实很失望。

    他眼眸微紧,最好别做出些极端的事情,否则……

    他也不会保证,这个勤勤恳恳无私为他奉献的女人会不会有一天踏上霍小溪的后尘!

    眼眸微转。

    他低垂着眼看着楼下的记者,调整自己的气息,没耽搁太久,转身大步走出办公室,直接走下楼。

    眼眸对着楼下的保安,几个人连忙心领神会的跟着齐凌枫走出大门,为他留出了一道安全的空间,齐凌枫站在记者中间,看着他们,“辛苦了,让你们大老远在这里来蹲点我的新闻。”

    一开口,沉稳冷静,似乎没有因为自己今天的丑闻而显得焦躁不安。

    沉默了半秒钟的记者,一下子反应过来,问题蜂拥而至。

    “齐总,请问新闻上曝光的相片是真的吗?会不会是什么高超的ps技术。”

    “齐总,曾经和你霍小溪的海誓三盟,是不是就是在你一转身的半年时间就消息得无影无踪?”

    “齐总,关于你和楚以薰的恋情,是媒体杜撰,还是确有其事?如果是,你觉得这样做会不会让霍小溪死不瞑目?”

    “齐总,你和楚以薰是你主动还是她?所有人现在都说是楚以薰故意勾引你,大多数人不愿意相信你会这么的没心没肺!你怎么说?”

    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齐凌枫却是表现的淡定无比,他嘴角挂着笑,一字一句不缓不急的说道,“我首先承认,那张照片是真的,不是所谓高超的ps技术,我确确实实和以薰接吻了,在小溪曾经的那个办公室里面。可大家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昨天的时间,正好是小溪失去的整整半年时间,我承认我情绪有些低落。以薰和我一样,在那个宽敞的办公室里面回忆着小溪曾经的种种,恕我表达有限,我其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和以薰亲吻在一起,不知道是太过想念,还是互相慰籍,当我们彼此意识到时,都有些不知所措的发生了。而且确实如媒体所说,我真的很后悔,我一直觉得,这辈子我除了小溪,不会再亲吻任何其他女人。以薰也很难过,她说她觉得好对不起小溪,总觉得占有了小溪的东西……”

    齐凌枫似乎是停顿了一秒,温文尔雅的脸上,即使带着笑,也显得那么的悲伤。

    “其实,就算是给自己的教训也好。这次事情爆出来后我真的没有责怪谁一点点,是我做错了。不知道小溪在天之灵会不会知道,但终究是我的错。不管过程如何,其实结果就是如此,我吻了小溪以外的女人。”齐凌枫抿着唇,很艰难的继续说道,“但是,不管在你们看来是如何,我都要很清楚的告诉大家,我和楚以薰之间清清白白,没有所谓的恋情,我们之间只是上下属关系,我们之间最多只是,有个最重要的女人霍小溪,这次的事情被媒体怎么辱骂我都没有关系,但是,请各位高抬贵手,不要说我移情别恋,因为我怕小溪会真的相信了,这辈子,我最怕她伤心……”

    齐凌枫说得那么的动情,那一刻记者似乎都有些不知所措的互相看着彼此。

    好半响才有记者再次问道,“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说,其实那个吻只是一个意外?”

    “是的。”齐凌枫点头。

    “那齐总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就发生了这么一次,就被拍摄到了啊?而且据多家媒体分析,齐总的办公室在高层,几乎很难从其他地方拍摄,而且画质如此清晰,看上去并不是手机的随手拍。对于这种情况,齐总能不能谈谈你的观点?”记者一针见血。

    齐凌枫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发生事情到现在,过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其实我脑袋里面还是一团浆糊,曾经的聪明和睿智仿若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也没有去想。所以我不知道这些相片是有心人拍摄,还是无心之过,但有一点,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总是会想到的。比如商场上总会出现一些商业竞争,这些竞争都有可能变成一种其他伤害……”

    “齐总的意思就是说,这是商业竞争衍生出来的恶意行为?”记者连忙问道。

    “只是推测而已。”

    “那么这段时间齐总和那个企业的竞争比较激烈?”记者似乎是不挖出老底死不罢休的态度。

    齐凌枫嘴角一笑,“恕我无可奉告,这必定是对方公司的*。”

    “但对方公司已经恶意的对你进行的进攻,不应该适当反击吗?”记者不依不饶。

    “那是商业上面的事情,我会通过商业手段解决。”齐凌枫很正直的说着。

    记者不禁都点了点头,为齐凌枫气度。

    “我有所耳闻,前段时间齐总和顾氏企业一起对奥菲商厦入驻上海的case进行了竞争性谈判,最后项目被齐总拿下,会不会有可能,是对方公司的恶意报复?”一个记者突然开口。

    其他记者仿若瞬间明白了,一下子了然。

    “真的不能说太多,我能够告诉大家的就这些。”齐凌枫嘴角抱歉一笑,“不耽搁大家时间了,也希望大家不要影响我们环宇的正常工作,各位再见。”

    说完,齐凌枫就转身离开。

    离开那一瞬间和最后提问的那个记者眼神交错。

    两个人心领神会。

    他嘴角邪恶一笑。

    雇水军,谁都会。

    顾氏想要害他,他为什么就不能将其拉下马!

    他倒是要看看,顾子寒到底还有什么能耐,让自己全身退出。

    亦或者说,顾子寒还敢不敢,再用媒体来陷害他?!

    他可从来都不是吃素的!

    ……

    顾氏大厦。

    在接近下班的时候。

    上海媒体新闻话锋一转,将矛头直逼顾氏。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面前电脑新闻上的一幕一幕,看着齐凌枫从容不迫的采访,看着他不着痕迹的把一个八卦新闻成功的引导成了一个商业资讯。

    玩媒体的能力,处理危机公关的能力,果然不容小窥。

    乔汐莞紧紧的看着那条新闻,点开后面的评论区。

    一些依然觉得齐凌枫在作秀,故意洗脱自己的嫌疑获得同情,其实分明就是背叛了霍小溪,早就和其他女人勾搭上,不仁不义!但这部分人,明显已经越来越少。

    更多的却是将矛头指向了顾氏,说顾氏卑鄙无耻,用这种下三滥的额手段进行报复,还说顾氏“为老不尊”,作为上海悠久的历史产业,丝毫没有容忍“新人”的气度,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简直就是人神共愤,必须出来做解释和澄清!

    很好。

    这样只会让顾子寒和齐凌枫的关系更加恶化。

    两个人想要再次合作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她关上笔记本,漫不经心的伸懒腰。

    虽然这起事故她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齐凌枫的能力却再一次让她有些意外。

    想要对付这个男人,似乎是越加的困难!

    她皱着眉头,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叶媚。”

    “乔汐莞,现在怎么办?!”叶媚似乎是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才爆出来新闻,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她的帮助。

    她抿着唇,“不着急。”

    “怎么可能不着急,刚刚顾子寒在办公室里面发了一通脾气,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我现在气得发抖,现在顾子寒被董事长叫进了办公室,前几天因为合同的事情董事会对顾子寒已经有意见了,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我简直不敢想象后果如何!你到底出的什么馊主意!”

    “叶媚,我的主意好不好你可以衡量了再做,现在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要质疑之前的决策,那是在浪费时间,倒不如好好的想想,接下来该做什么?”

    “那接下来该做什么?”叶媚压抑着怒气,问道。

    “你现在最不好的思想就是,在齐凌枫在媒体指控我们顾氏的时候,你们不是反驳而是接受?!叶媚,对待媒体你应该比我更熟悉才是,那些真真假假,只要媒体觉得有效应都会无节操的乱写一通,既然齐凌枫可以一口咬定他和楚以薰没有半点关系,我们为什么不能够一口咬定这次的事情和我们顾氏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乔汐莞一字一句。

    叶媚那一刻猛然回神。

    她是真的被急疯了,才会莫名其妙的就上了齐凌枫的当。

    感觉到那边的沉默,乔汐莞嘴角笑了笑,“叶媚,每个人在遇到紧急事情的时候,总是会出现片刻的短路,这个时候就需要冷静下来千万不要急,一急就会出事儿。”

    “嗯。”叶媚淡淡的答应了一声。

    “不过,即使我们一口否定,终究齐凌枫还是让媒体把矛头指向了我们,对我们产生了影响,依照我对顾子寒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对此事轻易罢手,所以,在做好危机公关的同时,我建议你加大对齐凌枫再次曝光!”乔汐莞说。

    “什么意思?”

    “齐凌枫这个人太老奸巨猾了,想想如何从另外一个当事人楚以薰下手吧!”乔汐莞一字一句。

    “楚以薰?”

    “其他我不多说,你自己想想怎么去做?!我就告诉你一点,楚以薰很爱齐凌枫,如果齐凌枫表现出来对楚以薰的不屑,我想同样作为女人,作为同样有着相似遭遇的女人,楚以薰的立场和感受你应该也再清楚不过,怎么激发她的情绪让她失控,把握住这点,你或许还能够有赢的可能。”乔汐莞说得云淡风轻。

    叶媚眼眸一深。

    她不笨。

    只是有些时候在顾子寒的身上,会偶尔失去一些理智,会偶尔失去正常人该有的判断能力和思维能力,她嘴角邪恶一笑,“乔汐莞,你总是给我惊喜。”

    “但愿是喜,不是惊。”乔汐莞不在乎的说着。

    叶媚已经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放下电话,悠哉乐哉的从办公椅上面走向玻璃窗外。眼眸深邃的看着上海最远的天空,默默发呆。

    她当然没有那么好心的帮助叶媚,她只是不想让这次的事情这么容易就结束了而已,还没有到达她的预期,她怎么可能让一切就这么脱离自己的预期值,把事情抄得越大,越好……

    她就是这么喜欢看别人的热闹!

    挨到下班时间。

    乔汐莞离开顾氏大厦,坐在武大的开的小车内。

    太阳还没有下山,上海的街头还泛着热气,却也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模样。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这几天很闲?”

    “还好。”乔汐莞靠在车座椅上,很慵懒而惬意的模样。

    “心情还不错?”

    “怎么了,有求我办事儿的地方?”乔汐莞问道。

    “没有,就是忽然看到了你脖子上面的那点东西。看来是顾子臣把你伺候得不错。”武大一本正经的说着。

    乔汐莞一上车后就把那奇怪的纱巾给撤掉了。

    她皱着眉头看着武大,“你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难道不是吗?”武大真的没有半点开玩笑的口吻。

    “话说,你以前和顾子臣是不是真的认识?”乔汐莞话锋一转,表情极度认真,甚至整个身体已经往驾驶台的地方靠,伸头努力去看武大的面部表情。

    “你想要知道什么?”武大认真开车,依然面不改色。

    “很多,关于你和顾子臣的一切!”乔汐莞一字一句。

    武大眼眸微转,“我和他没什么实际性的关系。我只会告诉你,顾子臣不是我喜欢的男人。”

    “不是吗?他不值得你喜欢?”乔汐莞即使知道武大不说谎,还是忍不住质疑。

    她一直觉得的,武大喜欢的人就是顾子臣。

    两个人之前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然后顾子臣莫名其妙的就残疾了,武大莫名其妙就进了监狱,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

    现在突然重逢,就是在一笑泯而愁而已。

    “长得太完美了,我hold不住。”武大直白的说着。

    “那倒是。”乔汐莞点头,又猛然觉得不对,“意思就是你也想过喜欢顾子臣的?”

    “没想过。”武大摇头。

    乔汐莞蹙眉。

    “我喜欢的男人比他好。”武大突然说道。

    “哪里比他好了?”乔汐莞无比八卦。

    “比他脾气好。”

    “……”这个不用说,是个男人脾气都比顾大少好!

    “还有呢?”

    “没了。”武大依然认真开车。

    乔汐莞翻白眼,不带这么吊人胃口的好吗?!

    “那,你和顾子臣以前是怎么认识的?”乔汐莞开始不停地套话。

    “机缘巧合。”

    “怎么巧合啊?”

    “不方便透露。”武大一副坦然的模样。

    乔汐莞觉得自己都快要急死了。

    她这么一个急性子的女人,面对这么一个慢性子的女人,她真的觉得有一天她会疯。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顾子臣比你想象的还要厉害。”武大一字一句。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武大突然咧嘴一笑,“你把他想象成神都可以,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神经病吧!”乔汐莞满脸不屑。

    在她的世界里,她从来都只供奉自己,其他人,也就是凡夫俗子而已!

    武大也不反驳乔汐莞。

    反正,或许有一天就知道了。

    总觉得这么平凡的日子,终究不会太长。

    两个人突然都陷入沉默。

    乔汐莞一路若有所思的回到顾家大院,走进顾子臣的房间。

    房间内,顾子臣推着轮椅,似乎是正准下楼。

    乔汐莞居高临下的站在顾子臣的面前,堵着他的出路。

    顾子臣脸色黑了又黑,冷眼看着她。

    “怎么了,你又想像昨晚那样!告诉你顾子臣,你要是不敢上我,丫的就不准扑到我!姐可不是这么随便随便的人,姐是随便起来不是人!”乔汐莞叉腰,一脸霸王模样。

    顾子臣甚至是懒得搭理的。

    乔汐莞就觉得自己在超独角戏,半点成就感都没有,她眼眸微转,突然开口说道,“今天武大说起你了。”

    顾子臣的眉头微动。

    “说你……脾气很坏。”

    顾子臣的眉头再次动了动。

    “还说因为你脾气坏所以她不喜欢你。”

    顾子臣觉得女人之间的对话就是白痴。

    “还说……”乔汐莞蹲下身体面对面的看着他,“你是大人物?!”

    顾子臣薄唇紧抿。

    “如果是,那你说我要多久才能够,霸上你的床!”乔汐莞问他,很认真的表情。

    原本还在状态的顾子臣瞬间就翻白眼。

    这个女人,每一句话仿若都没有重点。

    但是每一话,似乎都在透露某些信息。

    “你还不知道吧。”乔汐莞纤细的手指划过他的唇瓣,“我最喜欢招惹大人物!”

    说完,就起身越过他,走向衣柜拿衣服洗澡。

    打开内裤专区,里面已经又满是清一色的黑色内裤,她真的怀疑,有一天顾子臣会不会搞错,把自己才换下来的内裤又给穿了上去!

    她抱着衣服走进浴室。

    顾子臣转眸看着浴室紧闭的房门。

    乔汐莞到底是谁?!

    乔汐莞到底已经不是,乔汐莞了!

    ------题外话------

    你们说,顾子臣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啊哈哈。

    小宅不剧透,就是这么任性!

    么么哒。

    另外,赶快入小宅的qqv群吧,说不定有惊喜哦!

    那啥,留言区的有群号,自己找去,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