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八章 借刀杀人(四)

第二十八章 借刀杀人(四)

作者:恩很宅
    翌日。

    乔汐莞刚到顾氏大厦不久,就开始了新人面试工作。

    她坐在面试官稍微靠边的位置,在第一次初试环节,顾子寒坐镇,而顾耀其只需要参加最后的复试就行。

    一个上午面试的速度不快不慢,顾氏在每一年组织的新人招聘经验下,面试工作早就能够做到井然有序。

    上午最后一个面试人员。

    乔汐莞翻阅人事档案。

    顾子俊。

    她嘴角暗自一勾,果然没多久,顾子俊就出现在面试大厅,坐在面试席位上面。

    “做个自我介绍吧。”综合部经理温和的开口。

    顾子俊今天穿的倒是出奇的规矩,头发梳得一溜一溜的,坐在板凳上面也还算规矩,他长得还是挺端正的,这么稍微变一下风格,还真的就有那么一回事儿了。

    顾家的基因不得不说,真是挺好的。

    “我叫顾子俊,今年26岁,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金融系……”顾子俊不缓不急的开口说道,本来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环节,顾子俊根本就不需要怎么的考核就可以直接上班,他原本还算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到后面背得似乎有些烦躁了,突然说着,“我说二哥,我的简历你不是很清楚吗?我填报志愿神马的都是你和爸在做主,需要我这么重复吗?耽搁时间!我可是今天早上清早八早就被妈弄起来,找了一堆人把我打扮成了这个样子,一大早就给我送了过来,我等了一个上午了,肚子都要饿扁了,能不能快点!”

    顾子寒的眉头微皱。

    作为评审官的其他部门经理有些面面相觑的不知道如何处理,必定顾子俊是顾氏企业的三少爷,不管董事长对他的态度如何,但必定是小儿子,怎么都不敢去得罪了,而且心里都在暗自担忧,千万别把这蹲大佛分配到了自己的部门,要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顾子俊看着一屋子人的沉默,眨巴了一下眼睛,“那我就先出去了。”

    “等等。”顾子寒突然开口。

    顾子俊看着顾子寒,“还有事儿?”

    “你既然不喜欢面试这一环节,我也不强迫你,必定是爸想要你到公司来历练。复试环节你也不需要参加了,我现在就给你分配了,你在下周一正式上班的时候,在市场部乔汐莞那里去报到。”顾子寒一字一句。

    顾子俊转头看着乔汐莞,“在她手下工作?”

    “有意见?”乔汐莞眉头一扬。

    “不是。”顾子俊摇头,“我乐意得很。”

    乔汐莞抿着唇,“希望合作愉快。”

    “我一直都挺愉快的,就看你如何了。”顾子俊嘴角邪恶一勾。

    乔汐莞抿唇一笑。

    “都到这个点了,你们也快结束了吧,允许我先贿赂你,请你吃饭如何?”顾子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问道。

    乔汐莞眼眸微转,又半刻的思索,回眸看着他,“好。在公司门口等我,10分钟见。”

    “拜拜。”顾子俊自若的离开。

    顾子寒看着顾子俊的背影,转眸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回头,和顾子寒的视线有过一秒交错,转瞬即逝。

    其实,哪里不知道顾子寒的用心。

    不就是把顾子俊放到她身边让她不好过而已,不管如何,既然顾耀其想到把顾子俊送到公司,肯定是想要顾子俊在公司好好工作,而顾子俊的性格众所周知,哪里有半点心思花费在工作上面,要是到后来顾子俊还是这么一副吊儿郎当,在工作上一点发展都没有,顾耀其自然而然就会责备在她的身上,这种如意算盘,亏顾子寒也想得出来!

    她不动声色的开始整理自己手上的人事档案,把自己觉得还行的挑选了出来,交给综合部人力去备档,评分,方便下一次的复试。

    陆陆续续的所有人离开面试大厅。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手上记录下来的人事名单交给了milk,说道,“你帮我留意一下这两个人,想办法问问以前待过的公司评价情况,我明天下午复试的时候要用。”

    “是。”m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交代完了之后,往顾氏大厦门口走去。

    顾子俊站在大门口外,吊儿郎当的抽烟,看着乔汐莞出现时,把烟蒂熄灭走过去,满脸不爽的说着,“公司居然不准吸烟。”

    “所以上班并不是一个好差事。”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转眸问道,“吃什么?”

    “我很好将就的。”

    “才怪。”乔汐莞嘴角一笑,“附近有一件法国西餐厅,吃西餐如何?”

    “听你的。”

    两个人徒步走进不远处的西餐厅,两个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往里面走去,原本无所事事边走边聊天的过程中,突然都停下了脚步,看着旁边那一桌坐着吃饭的两个人,一个人是顾子颜,另外一个是……古源。

    有没有搞错!

    这两个人怎么在一起。

    很显然,顾子俊比她还要激动,忙的问道,“子颜,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子颜平时其实并不是一个很温顺的女孩子,比子馨显得要汉子些,此刻穿着白裙子烫着大波浪,化着淡妆,穿着高跟鞋看上去还真的挺淑女的,是一般男人都喜欢的模样。

    “三哥,我在相亲,妈妈安排的。”顾子颜声音都变得温柔了。

    “哦,对啊!”顾子俊连忙恍然大悟。

    乔汐莞的眉头却不自觉得皱紧了些。

    顾子颜在相亲她是知道的,昨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就在家里不停地抱怨,说那些相亲对象不是缺胳膊就是少条腿的,要么就是神经有问题,或者土拉吧唧,总之都是歪枣裂瓜,每一个能不够入她眼,气得顾耀其吐血,甚至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顾子颜很肯定的说着今天如果相亲对象还是如此,她说什么都不会再参加了!

    而今天。

    乔汐莞忍不住看了一眼顾子颜的表情。

    确实不用安排下一次相亲了,顾子颜对古源满意得很。

    古源呢?

    乔汐莞抬眸,看着古源那一刻也似乎看到了自己,没有主动招呼,却也并不是刻意排斥。总之整个人的感觉都是这么清清淡淡的。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顾子俊很自然的拉着乔汐莞,小声嘀咕,“我们去那边,别耽搁他们了,免得妈会拿刀杀我们的。”

    乔汐莞忍不住一笑。

    顾子俊可以再夸张点么?!

    古源看着乔汐莞的笑容,眼眸微微垂下,看上去慢条斯理的在吃牛排,一口一口,显得尤其的优雅而斯文。

    顾子颜看着顾子俊和乔汐莞离开,嘴角微微一笑的解释说着,“那是我大嫂和我三哥。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哦,对了。我三哥今天入职面试,估计碰到大嫂了才一起吃饭。”

    “是吗?”古源笑了笑,“原来她是你大嫂。”

    “你认识吗?”顾子颜连忙问道,就觉得彼此话题好少,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和气氛。

    不得不说,她今天本来就是抱着走马观花的态度,随便应酬了就是,她都打定主意明天再也不要来参加这种想亲宴,分明就是浪费时间,也影响心情。

    她没想到今天见面的第二个相亲对象会是他们教授的儿子,她曾经见过几次,他来接教授下班,有一次还到他们班上旁听教授的课,就坐在她旁边,她当时就对他一眼钟情,那节课上教授讲了什么她都不清楚,只是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今天见到他,整个人都兴奋了,第一次那么感激她妈的相亲安排,整个过程一直都表现得淑女乖巧无比,可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古源对她兴致不高,没有如其他相亲对象那样问她的家世背影,也没有问她的基本情况,她主动说话他也只是淡淡的点头答应,偶尔附和几声,整个人看上去不像是特别排斥和拒绝,但这么彬彬有礼,总让人觉得过于生疏,生疏到分明不想有下一次。

    “有过几面之缘。”古源说着。

    “我大嫂其实很能干的,我大哥脾气多坏啊,在家里面谁都不敢招惹她,我大嫂却能轻松搞定。外界不是一直都传闻说我大哥不行吗?就是夫妻之间的事情,不过昨天我才看到我大嫂脖子上面的吻痕……”顾子颜有些羞涩的说着。

    古源带着微笑的嘴角僵硬了一会儿,仿若有那么一刻的呆滞。

    其实,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太在乎这些。

    霍小溪曾经和齐凌枫谈恋爱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个觉悟,尽管在有一次姚贝迪无意的话题中知道霍小溪还没有和齐凌枫上床,心里会莫名的高兴,却也会莫名的失落,就算现在不上床,以后也会上床。

    现在却是。

    已经发生。

    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心里莫名有些难受而已。

    他放下餐具,擦了擦嘴唇,绅士的问道,“我吃饱了,你呢?”

    “我也差不多了。”顾子颜连忙说着。

    “结账。”古源对着服务员。

    服务员恭敬的拿着单子走过来,古源拿了钱,“不用找了。”

    “谢谢先生。”

    古源点头,站起来,准备离开。

    “古源。”顾子颜突然叫住他。

    “嗯?”

    “我对你印象挺好的,我们还能有下次吗?”顾子颜突然问他,“我其实相亲了很多人,我不想再相亲下去了,如果你不讨厌我,我们先试着接触一下可以吗?”

    古源抿着唇看着她。

    眼眸微转,看着身后不远处和另外一个男人说说笑笑的乔汐莞,他从衣服里面拿出一支笔,在便签纸上面写了一串数字,“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真的吗?”顾子颜担心的小脸蛋上忽然就喜笑颜开了,像宝贝似的拿着那张便签纸,“意思是你答应我们先接触了。”

    古源点头,“我还有点事儿要先走了。”

    “嗯,拜拜。”

    古源大步离开。

    不远处的乔汐莞看着古源的背影,看着顾子颜笑得何其开朗的模样,嘴角微抿,转眸听着顾子俊的侃侃奇谈。

    “你挺适合上班的。”乔汐莞突然开口。

    顾子俊一怔,“扯淡吧。”

    “这么会说,商场上就是需要会说的人才。”乔汐莞说,“而且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通过什么特殊渠道就读复旦大学的,现在才知道那是靠你自己的实力。我觉得,如果稍微用心点,你应该比你二哥更能干。”

    “你这是在夸我吗?还是怕我上班后给你添乱的,在给我洗脑?”顾子俊扬眉问道。

    “你说的都是实话,信不信随便你。”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至于上班添乱,这是我考虑的一个问题,我确实是希望你不要让我在爸面前为难。”

    顾子俊不爽的瘪嘴,“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就那么喜欢上班?”

    “你不明白的事情多了,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一个结果的。”乔汐莞拿起一边的红酒杯,“不管如何,也不知道你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先庆祝我们之间又多了一重身份。”

    “什么身份?”

    “同事,上下属关系。”

    顾子俊拿起杯子,清脆的碰了一下,“我更喜欢的是,床上伴侣。”

    乔汐莞嘴角一勾,“你就不怕你大哥杀了你?”

    “杜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顾子俊嘴角邪恶一笑。

    “或许你有那个魅力,试试也行!”乔汐莞满不在乎。

    顾子俊放下酒杯,很认真的看着她,在很用心的审视着,“我真怀疑你不是乔汐莞。”

    “很多人这么怀疑过。”乔汐莞一笑。

    “那你是吗?”

    “我说是,你会相信吗?”

    “我觉得你不是。”顾子俊一字一句。

    乔汐莞不做多的解释,低头吃牛排。

    不管怎么揣测怎么不相信,事实就是,就算怀疑到了肯定的地步,她依然还是乔汐莞,没人能够找到任何证据证明她不是。

    两个人聊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整个午餐还算愉快。

    ……

    市中心医院。

    姚贝坤已经要疯狂了。

    这么一天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就对着这个房间这些人,他觉得他身上活跃的细胞已经都快要被这种无聊的日子杀死了,他忍不住低吼,“我到底多久可以出院?!”

    姚贝迪在旁边削苹果,眼眸微微一抬,“你以为我想这么伺候你?!”

    “那你让我出院啊。”

    “你给医生说吧。”姚贝迪把苹果削好,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拿出牙签插在苹果上。

    姚贝坤非常自觉的张开嘴,等待着姚贝迪的伺候。

    姚贝迪仿若没有看到一半,端着苹果就起身,“我出去一下。”

    姚贝坤僵硬着嘴唇,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整个人一下子就怒了,“姚贝迪,你个没心没肺的,你说照顾我,你丫的就是为了照顾潇夜吧,你还把我的苹果拿给别人吃,你要不要脸,你个白眼狼,劳资气死了……”

    吼得天翻地覆的,回应他的依然是,一室冷清。

    好无聊!

    出车祸入院来,除了当天晚上和第一天他父母一直守着他,后面就只是姚贝迪一个人,还有个大妈护工,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搞疯了,这么了无生趣的日子。

    ……

    姚贝迪其实不是没有听到姚贝坤的叫声,她只是形成了免疫了而已。

    她轻轻推开潇夜的病房。

    刚吃过午饭,潇夜现在也没有睡觉,陪伴潇夜旁边的小弟看着姚贝迪出现,连忙起身让开了些。

    “大哥今天中午吃了两碗干饭。”小弟连忙对着姚贝迪说道。

    似乎是一种习惯,习惯了将潇夜的一切向姚贝迪汇报。

    姚贝迪点了点头,走向潇夜,“苹果,饭后可以吃点。”

    潇夜转眸看了一眼,看着姚贝迪把水果放在了他的床头,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会儿。”潇夜突然开口。

    “怎么了?”姚贝迪看着他。

    自从上次潇笑把水果端给潇夜吃了之后,她就每天有刻意的给他准备,每次他都会吃得精光,今天是不想吃了,吃腻了?

    “我身上不舒服,你帮我拧热毛巾来擦一下。”潇夜说。

    姚贝迪怔了一下。

    叫她吗?

    为什么不是叫他的小弟。

    潇夜似乎看出来姚贝迪的疑惑,不耐烦的丢下几个字,“不喜欢男人碰。”

    姚贝迪抿了抿唇,往厕所走去。

    潇夜每天都有洗澡的习惯,从出车祸后身上都是伤肯定不能洗澡,这么有几天了,全身应该不舒服透了。

    她打了一盆热水,拿起毛巾从厕所端出来,小弟连忙帮忙的把热水盆子放在凳子上。

    姚贝迪犹豫了一下,对着潇夜说着,“我先给你脱衣服吧。”

    潇夜点头。

    姚贝迪咬着唇,其实手心是有些发汗的。

    他们之间,甚少如此……

    她一直屏住呼吸,很紧张的给潇夜脱掉病号服,一颗纽扣一颗纽扣。

    “你先出去。”潇夜突然抬眸对着一边瞪着眼睛看他们的小弟,脸色不好。

    小弟收回视线,嘴角意味深长的笑着,离开。

    当然,姚贝迪此刻当然不知道小弟在想什么,她还在很认真的给潇夜脱衣服,好不容把纽扣解开,轻轻的把衣服掀起,露出他结实的胸膛以及几块如刀削般的腹肌,而此刻,却到处都是淤青,倒是没有伤口,伤口在后背和腰上。

    她转身拧着热毛巾,然后轻轻细细的给他擦拭,脖子,胸膛,腹肌,动作不轻不重,捏着热毛巾的手偶尔会不小心碰到他的身体,她脸蛋很红,低垂着眼眸,嘴唇一直紧咬着。

    擦拭完了前面,姚贝迪搀扶着潇夜翻身。

    “嗯……”潇夜突然低哼了一声。

    “碰到哪里了吗?”姚贝迪赶紧问道。

    “没有。”潇夜忍着痛,逞强。

    “哦。”姚贝迪也没有质疑。

    她放下他,转身又拧着热毛巾给他擦拭后背,后背的伤口比较多,绷带也缠了很多,她小心翼翼的帮他擦拭着,就怕碰到了他的伤口。

    “上面有点痒,你帮我挠挠。”潇夜突然开口。

    姚贝迪放下毛巾,手指指着他的后背的一点,“这里吗?”

    “再上面点?”

    “这里吗?”

    “左边点点。”

    “这里?”姚贝迪按照潇夜的吩咐。

    “嗯,就是这里。”潇夜连忙说着。

    姚贝迪开始挠。

    “你没吃饭吗?用点力。”潇夜不爽的抱怨。

    姚贝迪觉得很委屈,她不也是怕把他挠通了吗?!

    嘟着唇,姚贝迪用力抓了几下,分明背上都抓了好几道红色印记了,潇夜似乎都不感觉到疼一般,还舒服得很。

    抓了好一会儿,潇夜又指使着她抓抓其他地方,直到整个背都红透了,才似乎缓解了潇夜的身体痒。

    姚贝迪再用热毛巾擦拭了一遍,给他穿上衣服,抱着热水盆准备离开时,耳边突然听到潇夜不爽的声音,“姚贝迪,就这样就完了吗?”

    姚贝迪整个人一怔。

    她茫然的看着他,“还要抓痒痒?”

    “我的下身!”潇夜声音稍微大了些。

    姚贝迪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睡裤。

    “我都4天没有洗过了!”潇夜声音依然有些大,口吻听上去不爽透顶!似乎是觉得恶心到不行!

    姚贝迪看着潇夜怒火冲天的脸,又看着他的睡裤,整个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她抱着热水盆,“我换一盆干净的。”

    然后似乎是逃也似的钻进浴室,重新打水。

    她觉得她脸上火辣辣的,应该是红透了。

    她深呼吸。

    不要多想了,就是在照顾病人而已。

    她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咬牙,端着热水盆走出去。

    潇夜躺在床上,面不改色心不跳。

    姚贝迪放下水盆,手似乎都有些颤抖的脱掉潇夜的外裤。

    她一直以为至少里面还有条小裤的,却没忘记了,一般住院医生都会建议不要穿内裤,所以就这么直白的的看到……

    也不是没有见过。

    尽管有些模糊不清了。

    她拧着热水毛巾,伸手,然后擦拭。

    分明没有什么的,分明就只是简单的清洗身体,整个房间却陡然好像升温了般,连彼此的呼吸也似乎变得小心翼翼,姚贝迪的整个脸蛋更红了,因为手上的,好像在变化……

    她抬头望着半坐在床头上的潇夜。

    潇夜的脸色似乎也有些不自然,眼眸微转,“自然反应,而且方便清洗。”

    姚贝迪的脸更红了。

    她快速的为他清洗完毕,然后给他穿上外裤,眼眸看到他腹股沟处的那点纹身,顿了一下,没有过多的表情。

    穿上裤子后,她卷起他的裤脚,给他擦拭腿部,和脚。

    做完所有一切,姚贝迪却出了一身汗,其实房间里面的空调温度很低,好几次她来都忍不住哆嗦,却没想到今天出了一身汗水,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还是……

    她放好盆子和毛巾,对着潇夜说道,“我去我弟的病房了,他一个人在。”

    “嗯。”潇夜淡定的点头。

    “我去把你小弟叫进来。”姚贝迪说着,转身走出病房。

    拉开房门,小弟在走廊上无所事事的玩手机,看着姚贝迪的时候,若有所思的笑了出来。

    姚贝迪被这么一笑,脸又有些不自觉得红了,“麻烦你照顾他了。”

    “应该的,大嫂。”小弟连忙说着。

    姚贝迪嘴角笑了笑,准备离开时,突然就看到迎面走过来的雷蕾,她提着些水果,走向潇夜的病房。

    雷蕾看着姚贝迪,整个人脸色又不好了。

    这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眼眸微转,对着旁边的小弟很自然的开口说道,“潇夜今天情况如何?”

    “挺好的。”小弟连忙说着,对着雷蕾也很恭敬,必定也是大哥的女人,不敢招惹,而且雷蕾这个女人记仇,大家都知道,一不留神就给陷害了。

    “那就好。我担心他要命。却奈何他一直担心我的身体不让我这么日日夜夜的陪着,知道他是对我好,却怎么都有些过意不去。我买了些苹果,等会儿亲手削给他吃。”雷蕾故意的说着。

    小弟只是颤颤的点头,眼神担忧的看着一边的姚贝迪。

    不管如何,姚贝迪终究才是大哥的老婆,这个女人不过是小三而已,小三现在如此嚣张,正牌怎么都不会不爽吧。

    姚贝迪眼眸动了动,没有特别大的情绪,也没有和雷蕾一般见识,她只是对着小弟说着,“刚刚给他削的苹果你记得提醒他吃了,久了氧化了就不好看了。另外,我刚刚才给他清理了身体,你让护工到医院再给他领一套病服换上。”

    “是的,大嫂。”小弟连忙点头。

    雷蕾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

    刚刚姚贝迪说什么,给潇夜清洗了身体?!

    今天上午她离开的时候,她才问了潇夜要不要擦拭身体,潇夜说不需要。

    中午一来就听姚贝迪说已经清洗了。

    姚贝迪帮潇夜清洗了!

    她暗自咬牙,手捏的很紧,狠狠的看着姚贝迪离开的背影。

    姚贝迪看上去面无表情,心里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其实不知道潇夜现在在想什么,不说离婚,却也没有一个具体的交代。

    她深呼吸,推开姚贝坤的病房门。

    总会有一个结果。

    6年时间都已经等过去了,也不在乎这几天几个月的时间。

    她自然的走向姚贝坤的病房,整个人怔了一下。

    “姚贝坤呢?”姚贝迪左右看了看,翻完了整个病房。

    一个人去哪里了?!

    不会任性到自己就出院了吧!

    说实在的,她觉得姚贝坤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整个人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连忙拿起电话拨打姚贝坤的号码,电话声音却在病房中响起。

    这个臭小子是半点都不会为别人考虑的吗?!

    她急匆匆的跑出去,正好碰到姚贝坤的护工,连忙问道,“姚贝坤呢?”

    “他不是在病房里面的吗?”护工很诧异。

    “要命!”姚贝迪放开护工,快速的在医院里面寻找。

    边找边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电话,两老也是气得受不了了,姚父不停的仰天长叹,怎么就生了这个一个孽种出来,怎么就这么的不让人省心。

    姚贝迪在医院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心里几乎已经认定姚贝坤不顾后果的跑出了医院时,突然在一个走廊口停下了脚步,那个地方挺安静的,所以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就清楚得很,姚贝迪连忙停下脚步,瞪着眼睛看着走廊深处那个弯腰狠命呕吐的男人,就一个背影,姚贝迪也知道那是姚贝坤,别说背影,估计化成灰也认识。

    她深呼吸,松了一口气,也有些冒火的走向姚贝坤。

    “你有病啊,跑这里来!”突然的声响,把姚贝坤吓了一大跳。

    他整个人猛地回头,脸色都白了,看清楚人时,口气也很火大,“你有病啊,你想要吓死我!”

    姚贝迪看着他惨白的脸色,左右看了看四周,“你才是有病,莫名其妙的跑到太平间来?!你是想看一下你要是死了,会躺在里面的哪一阁吧!”

    “滚,没一句话好!劳资要活一百岁的!”姚贝坤没好气的说着。

    “给谁说劳资呢!”姚贝迪敲打着姚贝坤的头。

    姚贝坤抱着自己的脑袋,“别敲了,乔汐莞都说我笨了所以不喜欢我!再敲就更没人喜欢了。”

    “……”姚贝迪无语。

    乔汐莞什么时候说过因为你笨不喜欢你的。

    乔汐莞分明就是,不管你怎样都不会喜欢好不好?!

    “快点扶我回病房,我受不了了。”姚贝坤说着,心里似乎还一直在反胃。

    “你到底怎么了?不会是梦游吧,跑这个地方来!”姚贝迪蹙眉。

    “你别问了。”姚贝坤不想说。

    姚贝迪也懒得搭理,反正对于姚贝坤莫名其妙的举动,她也习以为常。

    姚贝坤当然不知道他姐在想什么,他只是很惆怅,他刚刚去偷看了一下尸体,还是完好的那种就已经受不了了,他以后怎么才能够练就到,“杀人不眨眼”的地步呢?!

    呜呼也哉!

    姚贝坤忍不住仰天长叹!

    ……

    顾氏大厦。

    下午。

    继续如火如荼的开展招募应聘。

    一个一个面试者,千奇百怪。

    乔汐莞看着新进来的女人,喻洛薇。

    喻洛薇今天倒是老实的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装,整个人看上去也干练了许多,从容不迫的自我介绍了之后,面试官进行了提问。

    一些常规的问题,喻洛薇倒是回答得不错,在那么大一堆的面试人员中,表现也还算可以。

    乔汐莞一直闷着头看喻洛薇的资料,没有擦嘴。

    “喻小姐,这段时间你的新闻不少,你应该知道,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形象是很重要的。对于你的舆论,你觉得你应该怎么说服企业冒险聘用你?”顾子寒突然问道。

    问题比起其他面试官的问题,显得有深度多了。

    乔汐莞抬头,淡淡的看着喻洛薇。

    喻洛薇似乎是低垂着头思索了一下,抬眸对着顾子寒说,“在接到贵公司面试通知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却在刚刚等候面试的过程中想了很多,我不想再否认,我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我需要自己来养活自己。而我想,对于企业而言,应该是需要忠诚的员工,对于我的处境,我不用多做解释贵公司应该也知道,我和其他面试者不一样,我不可能会轻易放弃,我会尽我所能的努力工作以求安定。”

    喻洛薇停顿了一秒,“就这一点,对于企业而言,我想我就已经优于其他员工。另外,生活存在机遇也存在挑战。在应聘贵公司之前,其实我也已经尝试过和投简历到其他公司,几乎是没有倒面试环节就已经被刷了下来,我想贵公司能够让我进入面试环节,就是在给我一个机遇,如果贵公司录用了我,就是贵公司的一个挑战。机遇和挑战,相辅相成,我想总有一天会发挥让人意想不到的,化学效应。”

    顾子寒嘴角上扬,似乎是很满意喻洛薇的回答。

    乔汐莞脸上一直这么淡淡然,仿若喻洛薇突然这么发挥超常的表现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乔经理。”顾子寒突然转头。

    “嗯。”乔汐莞回头看着他。

    “喻洛薇作为你的妹妹,我想你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顾子寒突然把矛头指向她。

    乔汐莞笑了笑,“在公言公。我不希望因为我这层关系破坏了公司的决策。”

    “看来乔经理真是公私分明,在这种时候还能够这么的正气凛然。”顾子寒说,又看似玩笑的对着喻洛薇说道,“如果进了公司,多跟你姐姐学学,不仅工作能力强,连品德也是让人敬佩。”

    “好的。”喻洛薇连忙点头。

    乔汐莞表现得漫不经心,顾子寒不就是故意讽刺她不顾亲情嘛,顾子寒不就是故意挑拨她和喻洛薇的是非,她其实真的可以很淡定,也觉得,就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她连计较都觉得多余。

    喻洛薇出去,继续下一个。

    一直面试到下午6点,才完成了今天的面试名额。

    乔汐莞把手上的东西交给综合部后,有些累的准备回公司下班,就被顾子寒直接给叫住了。

    “怎么了?”

    “晚上有个饭局,爸指定要你一起。”顾子寒说。

    “今晚上?”

    “有问题?”

    “没有,和谁一起吃饭?”乔汐莞询问。

    “齐凌枫。”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乔汐莞看着顾子寒的背影。

    和这个男人吃饭,把她叫上做什么?!

    她不爽的回到办公室。

    不用想也知道,顾子寒是想要做点新闻。

    上次乔汐莞对叶媚提醒了一下如何做,看来顾子寒是听信了。

    用吃饭的方式,其实不错。

    齐凌枫不管如何都是顾耀其的侄儿,顾耀其让齐凌枫来吃饭,作为晚辈怎么都不可能会拒绝。

    她眼眸微转。

    也好,她去看看,齐凌枫到底准备怎么应招。

    整理了一下自己,提着包下楼。

    顾子寒也在大门口等候,待到顾耀其下楼后,三个人才各自坐着自己的车去目的地。

    江皇大酒店包房。

    顾耀其和顾子寒以及乔汐莞在包房中等了将近十分钟,齐凌枫才出现,一出现时,连忙抱歉的说着,“下班的时候有些事情耽搁了,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不碍事,就等了10分钟而已。”顾耀其说,听上去还很慷慨。

    齐凌枫却是暗自讽刺。

    以前的时候,别说10分钟,1分钟都等不得。不仅1分钟不能等,他还得早早的去候着等顾耀其,偶尔会让他看一眼自己接见一下,更多的时候都是敷衍了事,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几个人坐定之后,就开始上菜。

    一个饭桌上似乎都是在拉家常,并没有说其他工作上面的事情。

    乔汐莞一直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们,对于这群老狐狸,她都只是静观其变,让自己处于无形中就行。

    “对了,凌枫。这段时间咱们两家的新闻不少。”在一长串家长里短之后,顾耀其看似随意的开口。

    ------题外话------

    那啥。

    让你的月票让小宅疯狂吧。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