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九章 对,我是霍小溪!

第二十九章 对,我是霍小溪!

作者:恩很宅
    “对了,凌枫。这段时间咱们两家的新闻不少。”在一长串家长里短之后,顾耀其看似随意的开口。

    齐凌枫嘴角一勾,淡淡然的笑了笑,看似不在乎的模样,“总是有些不知情的人喜欢这么是是非非的报道,姨夫还是不要太过计较。”

    “计较倒是显得太小家子气,但总是被外人这么诽谤终究不好。凌枫,你是姨夫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看你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我确实是开心的,你姨妈在家也多提起你,以后你应该多到家里来走动,免得被人说了闲话,还以为你现在有了成就,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凌枫?”顾耀其一番话说得语重心长,话语间看似处处为齐凌枫着想,让人没半点反驳之地。

    有心人却自然而然听得出来里面的暗讽之意。

    齐凌枫面不改色,顺从的点头,“姨夫说的是,姨妈对我一直很好,从小就照顾我长大,送我去国外留学,我是应该多去家里看看她老人家。”

    齐凌枫的意思也明白得很,他能够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跟顾耀其你就没关系,那都是齐慧芬的一番功劳。

    饭席间,两个人都不撕破了脸皮,对话间却处处针对。

    乔汐莞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听着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

    齐凌枫这种年龄,和顾耀其这把岁数,坐在一起,实力相当,毫不逊色,完全没有任何违和感。

    这就是齐凌枫隐忍了这么多年爆发出来的能耐吧,看上去云淡风轻的个性,实际上城府极深,暗地里打的些什么鬼主意,或许没几个人猜的透。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

    齐凌枫中途出去了一趟包房。

    乔汐莞抿了抿唇,不着痕迹的也跟着走了出去。

    公用洗手间,齐凌枫站在那里抽烟,修长的身体随意的靠在墙壁上,他零落的头发稍微有些长,微微挡住了他的额头,俊美的脸颊带着些慵懒之意,白色衬衣解开了最上面两颗纽扣,深邃的眼眸在看着乔汐莞出现的那一刻,薄凉的唇瓣上扬。

    就是用这么一副看上去无害到天使的模样,才让曾经的自己毫无防备,陷得如此之深。

    她踩着高跟鞋看上去漫不经心的走过去,脚步停在他的前面。

    “是刻意出来找我的?”齐凌枫说。

    乔汐莞嘴角淡淡一笑,“你想多了,上洗手间而已。”

    说完,转身欲走。

    “乔汐莞,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就不同意和我的合作。”齐凌枫淡淡的声音,又带着说不出来的磁性嗓音问她。

    乔汐莞的脚步停下,转头,“我是顾家人。”

    “但是我看不到你对顾家人的感情。”齐凌枫把最后剩下的那点烟蒂熄灭,好看的唇角吐出最后那丝烟雾,那深邃的眼眸看上去更加的迷人。

    心,有一刹那的微动。

    乔汐莞一直不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还会有任何臆想。

    所以,她紧捏着手指,让自己保持最初的平静。

    “我想,那是你的错觉。”乔汐莞淡淡然的说着。

    “我很少出现错觉,就比如……”磁性的男性嗓音故意加长语气,好看的眉目间带着笑意,完美的唇角,突然一抿,“你、喜、欢、我!”

    四个字。

    真真切切。

    乔汐莞眉头一紧。

    心跳频率在无限加大。

    她控制得很好。

    至少让自己看上去是平静的。

    她咬着唇,正欲开口。

    突然感觉到一股蛮力拉着她的力度,在自己觉得些天旋地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唇瓣直逼她的嘴唇,她正欲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正好成了他侵略她的机会,她只感觉到他强势而霸道的唇舌在她的口腔中肆意。

    乔汐莞是真的怔住了,好久。

    久到,任由他在她嘴唇间疯狂。

    她其实已经不太记得这个唇瓣带给她的感受了,因为刻意的控制自己不要去回忆,刻意的让自己忘记他曾经的味道,此刻,却又是这般的天翻地覆。

    她推开他。

    很用力的推开他。

    而他却半点都不愿意放手,不管她多么用力,他却如钢铁一般的怎么都无法撼动。

    乔汐莞紧捏着手指,牙齿突然用力。

    “啊!”齐凌枫猛地放开她。

    瞬间,他的唇瓣被她狠狠的咬破了屁,此刻正留着鲜红的血液。

    乔汐莞狠命的擦拭着自己的嘴唇,她讨厌透了他留给他的味道,她觉得恶心得要命。

    转身,大步的往卫生间跑去。

    “不要否认,乔汐莞你喜欢我!”身后是齐凌枫斩钉截铁的声音。

    乔汐莞狠狠的关上卫生间的房门。

    喜欢你?!

    对,曾经是很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喜欢到让自己变得如此下场的地步,但是齐凌枫,有时候人不能够太过自信了,曾经的喜欢那是曾经的事情,现在的喜欢,早就衍生成了一种仇恨,不共戴天的仇恨!

    她眼眸一紧。

    从卫生间出来,走向洗漱台,狠狠的冲洗着自己的嘴唇,不管洗不洗得掉,至少自己觉得是干净的就行。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脸色惨白,嘴唇却红的耀眼。

    她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恢复自若,好半响才从厕所走出来,回到包房。

    包房中,依然是一副看似和乐融融的画面。

    齐凌枫坐在那里,唇瓣突然的破皮也被他低头吃东西很好的掩饰着,抬眸看着乔汐莞那一刻,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样的笑容,在她看来,不是魅惑,而是讽刺。

    可那一刻。

    她只是转眸,嘴角微勾。

    看不出来情绪,却可以让齐凌枫误会。

    一顿饭很快吃完。

    那个时候还不到晚上9点。

    4个人不缓不急的从包房中离开,走出江皇大酒店,门口处突然亮了几道闪光灯,一个貌似狗仔的人拿着单反相机拍完照拼命的就往外跑。

    齐凌枫脸色微变,正欲追上去时。

    顾耀其拉住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让他去吧。”

    这句话不用点明,齐凌枫这么聪明的人肯定知道那个狗仔不是巧合,而是故意了。

    他嘴角淡笑,并没有表露其他多余的情绪,点头。

    他现在,还需要给顾耀其这个面子。

    几个人相继和齐凌枫道别。

    又各自坐在自己的轿车内,一路往顾家大院开去。

    乔汐莞整个人特别的安静,安静得仿若就像空气一般的,看着上海街头璀璨的夜景。

    武大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如此模样的乔汐莞,问道,“今晚看上去有心事?”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大大咧咧从来不会观察别人脸色也不会揣测别人心思的女人,原来你这么敏感。”乔汐莞脸眼眸都没有转动,静静默默的说着。

    武大无所谓的耸肩一笑,“必定我也是女人。”

    乔汐莞回眸,看着她,“问你一个问题。”

    “嗯。”

    “对于曾经陷害过你的人,你会这么处理?”

    “碎尸万段。”武大一字一句。

    “好,我喜欢这个成语。”乔汐莞邪恶的眼神一勾。

    武大笑了笑,问道,“谁陷害过你?”

    “总觉得你这段时间的话有点多。”乔汐莞蹙眉。

    武大讪讪的笑了笑。

    “不要告诉我是受人之托。”乔汐莞审视着她。

    武大依然,笑而不语。

    乔汐莞知道,要让武大开口说她不会说的话,比登天还难。

    所以,她从来不为难自己,反正总有一天,什么都不会明白。

    一路安静的回到顾家大院。

    乔汐莞下车,顾耀其和顾子寒已经也相继下车的走进了大厅。

    大厅中,齐慧芬和顾子颜还在沙发上,似乎是在聊天,回头看着他们回来时,齐慧芬连忙站起来说道,“耀其,今天的相亲对象子颜很满意。”

    “谁?”

    “古云山的孙子古源。”齐慧芬连忙说着。

    “对方呢,觉得子颜如何?”就算是古云山这个名字就已经让顾耀其满意了,何况古源这个人他曾经也见过,长得不错,为人处世也好,和顾子颜在一起,绝对是绰绰有余。

    “说是可以交往试试。”齐慧芬解释。

    顾耀其点了点头,“那就好。”

    顾子颜也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很肯定的说着,“这辈子除了古源,我谁都不要了!”

    顾耀其皱了皱眉头,“女孩子矜持点。”

    “才不要矜持,反正我就是喜欢古源。”顾子颜似乎完全忘记了前段时间那么排斥相亲的自己,很是高兴的说着,“古源是我们教授的儿子,我以前就对他有印象了,没想到现在还是单身,而且他今天明显的对我也有好感,我一定会嫁给他。”

    齐慧芬宠溺的打了打自己女儿,“真是不害臊,关系都没有定下来就说要结婚了。”

    “你们不是都盼着我结婚吗?真是不懂你们老年人的世界,哼。”说完,就跑向了2楼。

    其实整个人看上去还愉快得很,从轻盈的脚步就看得出来。

    顾耀其看着顾子颜的背影,对着齐慧芬说着,“这事儿你也上心点,古源的家世背景和自身能力都很好,陪子颜绝对是绰绰有余。你多教教子颜,让她别太得意忘形了,女孩子的礼仪还是要有。如果这桩婚姻能成,对我们顾家也是有好处的。”

    “放心吧耀其,这事儿包在我身上。”齐慧芬连忙答应着。忽然又想到什么,“对了,今晚和凌枫吃饭怎么样?”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商场上面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管好这个家就行了。”说完,顾耀其转身就上楼了。

    齐慧芬也跟着上了楼。

    大厅下面就只剩下顾子寒和乔汐莞。

    两个人似乎也没什么共同语言,沉默着一前一后的上楼回房。

    顾子寒现在把心思全部都花在了齐凌枫的身上,似乎不给他点教训,他应该怎么都无法甘心得了。

    乔汐莞推开顾子臣的房间。

    也就9点多,这个男人就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

    她蹑手蹑脚的拿起自己的睡衣去浴室洗漱。

    大大的镜子面前,她沉默的看着自己已经恢复自然的唇色,不自觉的轻咬着,或许齐凌枫,我也可以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嘴角拉出一抹邪恶的弧度,她简单的洗漱完毕,轻手轻脚的爬山顾子臣的床。

    房间很安静,只有彼此淡淡呼吸的声音。

    乔汐莞转身,正面对着平躺着的顾子臣,悠悠的声音问道,“从出狱到现在,你喜欢我了吗?”

    她问的是,喜欢我了吗?开始喜欢我了吗?

    顾子臣睁开眼眸,扭头看着她。

    “不要说我发神经,我现在很认真的在问你。”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闭上眼睛,看上去满脸不耐烦。

    “如果你不喜欢我,我想我就可以不对你负责吧,你说是吗?”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沉默不语。

    “你的沉默我就当是默许了。”乔汐莞说。

    房间依然安静。

    乔汐莞辗转,背对着顾子臣睡觉。

    她看着上海天空难得有如此美景的夜晚,璀璨的星星一闪一闪,仿若还会眨眼一般的,灵动可爱。

    总觉得,在顾子臣和她的这段对她而言简直是莫名其妙的婚姻里面,所有一切都是她在占主动,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怎么肆无忌惮就怎么肆无忌惮。可不知道为何,越是顺从越是没有半点反驳之意的顾子臣让她心里越是不够舒坦。

    她微闭上眼睛,蒙蔽了那么美丽的夜色。

    她想,她终究是自己想的太多,很多时候,她就是在,自以为是。

    亦或者说,自作多情。

    ……

    翌日。

    上海的街头到处都泛滥着齐凌枫和顾家人吃饭的消息。

    那些昨天还大肆报道的新闻内容就仿若不攻而破了一般,这则新闻就那么张扬的出现。

    乔汐莞放下手上的报纸。

    总觉得媒体是最让人无语的行业。

    前一秒自己说过的话,下一秒就可以完全不负责任。

    甚至于自己打脸,也可以打得啪啦啪啦,却半点都不需要解释,半点都不需要感到任何羞耻。

    她抿着唇,在milk的提醒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招聘面试。

    下午,进行复试环节。

    整个安排很急促,却也是井然有序,完成得头头是道。

    忙完所有工作。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伸懒腰。

    明天办公会讨论最终新人名单,她对比着milk给她准备的资料以及自己中意的人员,心里大概有了些自己的想法。

    简单收拾了自己的办公桌,乔汐莞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一会儿,接通,“乔汐莞。”

    “古源,有空晚上一起吃个饭。”

    “在哪里?”

    “老地方。”乔汐莞一字一句。

    古源抿着唇,半响,“你说的老地方是乔汐莞的老地方,还是霍小溪?”

    乔汐莞垂下眼眸,“霍小溪。”

    说完,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面,突然沉默了很久。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沉默着想了些什么,她只是突然有些呆滞着,不知道可以做什么而已。

    她深呼吸,从办公椅上起来,拿起自己的包下班。

    武大开着车已经在门口等她,平稳的送她达到目的地,“溪水人家”。

    这是霍小溪当年最喜欢的一家中式餐厅。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觉得这间餐厅就是以她的名字开的,她觉得有缘分。

    她始终觉得缘分这个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尽管这样的情绪和她那有些自负自大的性格相违背。

    她随着服务员走进餐厅,推开“凤凰阁”的包房门,古源已经安静的坐在那里,等她。

    她招呼着服务员离开,自己走进去坐在他的旁边。

    乔汐莞拿起一边的红酒给他倒了一杯,给自己倒了一杯。

    “古源。”乔汐莞开口。

    古源垂眸看着她。

    “我一直都盼望你可以找一个好的女孩子,然后结婚生子,幸福的过一辈子。”乔汐莞看着他。

    “我知道。”古源有些落寞的笑了笑,“所以,我正在想办法让自己找一个好的女孩子,结婚生子,幸福的过一辈子。”

    “可我不希望那个人是顾子颜。”乔汐莞一字一句。

    “为什么?”古源扬眉,“是打扰到你了吗?你想要我的幸福就是自私的让我不要出现在你的视线之内,自私的让我滚得越远越好,然后有一天突然想起的时候还会觉得你对我无比的慷慨,因为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幸福?!”

    古源说到后面,甚至已经笑了出来。

    笑得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眼眶却红了。

    乔汐莞听着古源的话语,字字句句的讽刺,字字句句的辛酸。

    她是很自私。

    不管是霍小溪,还是现在的乔汐莞,她是很自私。

    她不想要古源和顾子颜谈恋爱,因为她知道古源不喜欢顾子颜,因为她知道古源看着她和另外一个男人会难受,还因为,她自己也会难受。

    就当她这么自私吧,她不想要自己一直被感情束缚着,她会放不开很多东西。

    她抿着唇,狠狠的喝了一口酒,“古源,霍小溪真的不好,你真的没必要让自己这一辈子都搭在她的身上,她很自私,很冷血,她没心没肺,不值得你这么去爱。”

    古源冷笑着。

    “她好不好,我有脑子我知道。乔汐莞,你又有什么资格这么去评价她?”古源问她。

    乔汐莞咬着唇。

    狠命的咬着。

    “你明知道的。”乔汐莞说。

    “我不知道。”古源一字一句,咄咄逼人。

    乔汐莞咬着唇,直直的而看着古源。

    “你还是不愿意说是吗?”古源问她。

    他笑着,即使眼眶已经红透。

    他笑着站起来,准备离开。

    “是,我是霍小溪。”乔汐莞一字一句对着古源说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有着乔汐莞的身体却有着霍小溪的心灵。我知道霍小溪的所有一切,也知道乔汐莞的大部分记忆,我只在电视上和小说上看到过这样的穿越,我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古源看着她,似乎在慢慢的消化她所说的一字一句。

    “我没有骗你,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我甚至觉得我自己说出来就是一些荒唐的事情,但事实就是如此,霍小溪死了,死的那一刻,魂穿到了乔汐莞这个女人的身上。”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古源沉默着,一直沉默。

    “古源。”乔汐莞叫着他的名字。

    古源抬眸,“虽然听不明白,也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是我相信你。因为除了这个解释,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词语去形容你这样的情况,至少在科学能够理解的范围你,你无法解释。”

    “所以,别和顾子颜纠缠了。我知道你不爱她的,你没必要为了我搭上自己的幸福。”乔汐莞说。

    “既然你不是乔汐莞,你为什么还要待在顾家?为什么还要和另外一个男人……”古源没有说下去,沉默了两秒又陡然说道,“你可以去找齐凌枫,我能够相信,他不见得就不会相信。”

    乔汐莞笑了。

    笑得很是讽刺,“你以为,我是怕齐凌枫不相信才不去找他的吗?古源,霍小溪的死全是齐凌枫一手策划!就是他,让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什么意思?”古源不明白。

    “我现在也不想解释,我只会告诉你,我现在所做的所有一切都是想要让齐凌枫得到他自己应有的下场,我要拿回自己的那一切,变本加厉!”乔汐莞狠狠地说着,仿若真的是恨透了一般的,咬牙切齿。

    古源抿着唇,看着她,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开口说道,“我不问你的秘密,但是我想问你,如果你得到了自己的所有,你接下来会做什么?离开顾家回到自己原来的身份,还是说……继续让自己,过着乔汐莞的日子?”

    乔汐莞沉默。

    她不知道。

    曾经斩钉截铁的想着,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拍拍屁股走人。

    但是现在。

    她扬眉,“我没想那么多。”

    “这个时候,我可以预约吗?这个时候我可以等着你,当你得到了你自己的所有时,重新考虑一下我行吗?我真的没那么伟大,看着你一次又一次的投入别人的怀抱。给我一次机会,行吗?”古源问她。

    这应该是压抑了很久很久,才说得出来的话。

    古源爱自己,爱到没有自己。

    霍小溪却没心没肺到,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

    她咬着唇,不知道那一刻为什么会觉得有些心酸。

    仔细一想,曾经的自己对古源真的很坏,分明知道古源喜欢自己,还是这么毫不忌讳的出现在他面前,分明知道古源难过,还是这么恩恩爱爱的和齐凌枫在他眼底肆无忌惮……

    她紧咬着唇。

    她想要摇头。

    因为她没办法给他一个承诺,因为她没办法给任何人一个承诺。

    她望着古源,眼眶在那一刻也似乎是红润了,她说,“古源,我真的不值得你如此。”

    “所以,你再一次这么拒绝我了?”古源问她。

    乔汐莞只是咬着唇,咬得唇瓣都已经变白。

    “为什么所有男人都可以,就是我不行?霍小溪,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我哪里你不喜欢了,我都改好吗?改到你喜欢为止还不行吗?”古源有些崩溃的问着她,“霍小溪,你怎么可以这么的,没心没肺!”

    等了这么多年,等到她死去了,等着她莫名其妙又活了过来,还是要如此吗?!

    “对不起,古源。”乔汐莞站起来。

    对于古源的感情,她除了逃避,她也找不到其他突破口。

    古源看着她,看着欲离开的身影。

    一把突然拉住她,一用力,乔汐莞猛地一下撞进他的怀抱里,他低垂着头,和她的脸颊紧贴,他只需要稍微在往下一点点,就可以亲吻到她粉嫩的唇瓣。

    “别这样。”乔汐莞说,整个人是平静的。

    说出来的话,也是平静的。

    古源的眼泪顺着眼眶,一滴一滴掉落在她的脸上。

    他看着她,泪眼模糊的看着她。

    这辈子,除了霍小溪,没人让他这么狼狈过。

    “霍小溪,我真的输了。”古源放开她。

    她不想伤害他。

    即使,他被她伤害得体无完肤。

    乔汐莞站直身体,站在里古源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的看着古源难受无比的样子,默默看着古源的眼泪,顺着眼眶一直不停往下掉。

    这个男人不会哭的。

    小的时候被她那么的揍,几乎都不会掉一滴眼泪。

    她想。

    她死的那一刻,古源哭了。

    而现在。

    她再次拒绝他的时候,他又哭了。

    这一辈子,他仿若都在她的阴影之下,不停的哭泣。

    她真的很坏。

    所以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她转身,冷血的离开。

    她处理自己情感的方式就是如此,不脱离带水,残忍无比。

    她走出餐厅,直接坐进自己专用的轿车内。

    武大无所事事的在车上等她。

    因为她说过,她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来。

    果然,真的没过多久。

    她转眸,看着后面那个女人的脸色明显不对,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还能够清晰的看到两行泪水。

    乔汐莞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武大的视线。

    她沉默的坐在车内。

    不知道为什么,心也会痛。

    她一直以为,她的心麻木到,没有了任何感觉。

    武大启动车子,什么都没有问的离开。

    车子行驶在上海繁华的街头,漫无目的。

    因为乔汐莞没有说目的地,武大就陪着她在街头转悠。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汐莞突然开口,问道,“你为谁哭过吗?”

    “嗯。”武大点头。

    “你最爱的那个男人?”

    “嗯。”武大继续点头。

    “帮我送回顾家大院吧。”乔汐莞说。

    “好。”

    车子开始有了目的的行驶。

    乔汐莞在渐渐的控制情绪,在努力让自己悲伤的情绪得到缓解,她一直告诉自己,她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即使她不愿意看到古源受伤害,她也不需要让自己的心那么难过。

    车子很快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坐在车上,一直没有下车。

    武大也没有多言,就这么一直陪着她。

    乔汐莞似乎是休息够了,她突然打开车门,走进顾家大院。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没心没肺,实际上活得应该很累吧。

    太过倔强的去追求一件事情,或许都会很累。

    她开着车离开。

    是被乔汐莞的情绪感染了吗?她此刻觉得自己有些难受,莫名的回忆起了很多曾经的往事。

    她把车子一路开到一片寂静的公墓。

    此刻天色已黑,公墓只有辉煌的路灯,显得有些阴嗖嗖的感觉。

    她的脚步突然停在一处,墓碑上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人看上去年轻帅气。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个人的样子。

    她说,在夏日的晚风下,微微开口说道,“你知道吗?我们其实都变了很多,从你离开这个世界开始,我们都变了,变了生活,变了心态。”

    墓碑上的照片,不会说话,不会笑。

    武大挪动着自己的身体靠在墓碑上,头埋在自己的两膝之间,幽幽淡淡的说着,“但是老大好像,移情别恋了。”

    ……

    乔汐莞回到顾家大院。

    顾子颜这段时间在家的时间明显比平时多了很多。

    她笑嘻嘻的和齐慧芬在沙发上聊天,因为古源,顾子颜和齐慧芬的关系也亲密得多。

    两个人看着乔汐莞回来,顾子颜连忙叫着,“大嫂,你过来一下。”

    乔汐莞心情并不太好。

    但人就是如此,在很多环境下,总是会去迁就别人的情绪。

    “你认识古源吗?”顾子颜问。

    乔汐莞勉强的拉出一抹淡笑,“嗯,认识。”

    “怪不得,那天和古源相亲的时候,他就说起了你。我猜想你们应该是很要好的朋友。”顾子颜说着。

    “其实,还好。”乔汐莞解释,“不过是因为上次为了给爸验古董有过一些接触而已。”

    “这样吗?”顾子颜似乎觉得不太对,但也没多想,笑嘻嘻的说着,“我还想要问你,古源都喜欢什么呢,看来你也不能帮我了。”

    乔汐莞只是抱歉的一笑。

    “算了,既然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就自己努力点就行。”顾子颜释怀的笑着说道。

    乔汐莞点了点头,“我先回房了。”

    “哦。”

    乔汐莞转身,离开。

    如果顾子颜不是顾家的人,或许也挺适合古源。

    可偏偏,顾子颜是顾家的人。

    老天就是喜欢这么开玩笑。

    她走上楼,推开顾子臣的房间。

    顾子臣刚洗完澡出来,头上还滴着水珠。

    乔汐莞没有什么情绪变化的越过顾子臣,拿起睡衣走进浴室。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又是什么招惹到她了?!

    这个女人的情绪变化会不会太快了点!

    ……

    第二天一早。

    乔汐莞起床,洗漱完毕。

    经过一晚上的洗涤,她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就是这样,她就是这么冷漠无情。

    打开房门,一步一步往楼下走去。

    刚走到大厅,齐慧芬突然叫住她,“莞莞,吃完饭再去上班,正好有事情对你说。”

    乔汐莞抿着唇,走过去。

    饭桌上,全家人都在。

    她走过去坐在顾子臣的旁边,接过佣人的早点,斯文的吃了起来。

    “是这样的,过两天就是子臣和子寒的生日,我们原本想着去酒店订餐请客吃饭,后又想到子臣不方便,就决定在家里举办一个家宴。上次耀其过生日也是在家里做的,完全可以承载得下来。就看看子臣和子寒的意见。”齐慧芬在饭桌上宣布着。

    “我没意见,听妈的安排。”顾子寒说道。

    “子臣呢?”齐慧芬看着顾子臣。

    “嗯,可以。”顾子臣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齐慧芬说着,“我就开始在家着手生日宴的事情了,两天后的晚上,你们可都要腾出时间出来招呼客人。”

    “是的,妈。”乔汐莞和言欣瞳都答应着。

    早饭吃完。

    所有人离开的时候,乔汐莞突然在顾子臣耳边嘀咕,“你过两天满多少岁?”

    顾子臣眉头皱了一下。

    “我真的不知道。”

    “33。”顾子臣一字一句。

    “这么老了啊。”乔汐莞感叹。

    顾子臣没搭理。

    这是男人的黄金年龄!

    “好吧,我先上班去了,你想想有没有特别需要的生日礼物,我可以给你准备的。”乔汐莞问道。

    顾子臣推着轮椅离开,丢下一句话,“不需要。”

    乔汐莞吐舌头。

    这个毫无情趣的男人。

    她转身走出别墅,坐进武大的小车内。

    武大的脸色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好。

    乔汐莞审视着她,“你昨晚失眠了吗?”

    两个眼眶黑得跟熊猫似的。

    “嗯,想起些事情就睡不着。”

    “那你开车小心点,我可不想英年早逝。”乔汐莞很认真。

    武大忍不住一笑,“放心吧,我也不想。”

    乔汐莞安稳的靠在后座椅上。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个女人。

    情绪收纳得也太自若了吧。

    一个晚上而已,就好像昨天那个伤心过度的女人不是身后坐着的那个女人一般。

    两个人一路平静的到达顾氏大厦。

    乔汐莞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还未坐稳,milk就提醒她开始开办公会,确定这次新近员工的名单。

    办公会开了一个上午。

    市场部的人员最终确定了4个,一个顾子俊,一个喻洛薇,还有两个她比较欣赏的年轻人。

    她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顾子寒绝对会把喻洛薇安排在自己的手下工作。

    人员确定之后,并不是所谓的直接就上班工作,需要参加新员工的培训,以及为期1个月的,轮岗实习工作。

    乔汐莞累了一个上午,回到办公室。

    milk正准备敲门进去时,乔汐莞的电话突然响起。

    “你等会儿。”乔汐莞对着milk说道,拿起电话走向窗边接起,“齐凌枫。”

    “晚上一起吃饭如何?”

    “我没时间。”

    “这么不待见我。”齐凌枫似乎带着笑意。

    “不是不待见,而是不想见。”

    “原来你喜欢欲擒故纵,我乐意陪你。”那边很自大。

    乔汐莞抿了抿唇,“你觉得抢自己表哥的女人,有意思吗?”

    “不是抢,而是公平竞争,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物竞天择。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更好的,你说是吗?莞莞。”

    莞莞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

    她觉得恶心到作呕。

    乔汐莞抿着唇,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并不觉得你比顾子臣好?”

    “没试过怎么知道?”齐凌枫问。

    “有些事情不需要尝试,因为那是道德不允许的范围,齐凌枫,你连最基本的做人底线都没有吗?”乔汐莞冷冷漠漠的声音,一字一句。

    ------题外话------

    今天更新稍微晚了点。

    亲们见谅,么么哒。

    明天继续保持稳定时间更新,9点20,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