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章 一家人挑选礼服

第三十章 一家人挑选礼服

作者:恩很宅
    “有些事情不需要尝试,因为那是道德不允许的范围,齐凌枫,你连最基本的做人底线都没有吗?”乔汐莞冷冷漠漠的声音,一字一句。

    那边沉默了半分钟,然后“噗”的一声,不怒反笑。

    “乔汐莞你知道吗?最喜欢就是你这么暴跳如雷的样子,让我很有成就感。”齐凌枫慵懒的声音,带着特与的磁性。

    乔汐莞眉头紧皱,“一个人自信是好的,太过就叫自大了。你该知道哪一个是褒义词谁哪一个贬义词。”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乔汐莞,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再会。”说完,那边挂断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齐凌枫很会把握女人的心里,对于以前的霍小溪,他用缅甸的方式,欲擒故纵,让青涩毫无经历的霍小溪,又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霍小溪,爱得心痒痒的,自然而然就死心塌地。

    可对于老练的乔汐莞。

    他则选择了直接而霸道的方式去虏获,少妇一般都喜欢比较具有挑战性的男人。

    她冷哼。

    齐凌枫的所有魅力可以用在任何一个不管是哪个年龄阶层的女人身上,除了她。

    她放下手机。

    很快恢复自若。

    抬眸,对着门口说道,“milk,进来。”

    “是。”门外的milk推开房门,走进去,把一份资料放在她的办公桌上,“这是新人的档案,已经整理好了。”

    乔汐莞接过档案,低头翻阅,随口问道,“尹翔做好了竞争上岗到市场部的准备了吗?”

    “差不多了。”milk说,“他很看重。”

    “那就好。”乔汐莞说着,“对了,你让人帮我多注意一下喻洛薇的实习情况。”

    “乔经理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妹妹。”milk说着。

    “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找机会把她赶出顾氏而已。”乔汐莞一字一句。

    “……”milk哑口无言。

    “没其他事情就出去忙你的自己的。”乔汐莞说着。

    “是。”milk点头。

    乔汐莞翻阅着新人档案。

    顾子俊,喻洛薇。

    她真觉得有些头大。

    转眸,她看着新晋的两个人员。

    嘴角陡然一勾。

    齐凌枫不要的人,她稀罕得很。

    一直这么处理了些手上的工作,这段时间除了应聘新人之外也没有其他忙碌的事情,所以早早就下了班。

    话说顾子臣33岁生日。

    乔汐莞坐在武大的车上,突然对着她说道,“我们去商场。”

    “又要买衣服吗?”

    “不是。”乔汐莞说,“去买生日礼物。”

    “谁的生日礼物?”

    “顾子臣。”乔汐莞一字一句。

    “哦。”武大恍然大悟,一副突然想起的表情。

    看吧。

    乔汐莞看着武大的神色,就知道这个女人和顾子臣之间,肯定关系匪浅。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乔汐莞走进商厦,左逛右逛,说实在的,像顾子臣这么一个龟毛、古怪、臭脾气又没有什么爱好的超级宅男,她实在不知道该给他买什么好?!

    武大跟在乔汐莞的后面,也提不出什么有用的意见。

    两个人这么一直瞎折腾着,突然在商厦的一间高档男宾服装店碰到了言欣瞳。

    言欣瞳带着家里一个佣人出来逛街,两个人有说有笑,此刻的言欣瞳手上拿着一个宝蓝色的领带,服务小姐不停的在旁边鼓吹,言欣瞳看上去,甚是满意。

    转眸的一瞬间,就看着乔汐莞出现,脸色微微变了变,下一秒却是热络的招呼着,“大嫂也是来挑选生日礼物的?”

    “是啊,弟妹也是?”乔汐莞笑着招呼。

    “难得大嫂这么用心。我还是第一次看大嫂给大哥挑选生日礼物,我想大哥应该会很激动吧。”言欣瞳阴阳怪气的说着,“不过倒是,你给大哥就算是买衣服,也没时间穿出去吧。这家店的衣服不便宜,大嫂可别破费了。”

    乔汐莞眼眸紧了紧。

    “给我包起来,我想子寒戴上去肯定很好看。”言欣瞳对着服务员说着,如是的炫耀。

    乔汐莞漫不经心的走过去,看了看言欣瞳递给服务员的那条领带,对着服务员说着,“给我也包一条一样的吧。”

    “你做什么,乔汐莞。”言欣瞳脸色一下就变了,“没看到我买了吗?”

    “所以我让服务员给我另外再包一条。”乔汐莞说着,“没说要你那条啊!”

    “你别给我装傻,你明知道我们家子寒不喜欢和别人系一样的东西。”言欣瞳狠狠的说着,转头对着服务员,“别听她的,给我包就行了,不要卖给她。”

    “弟妹,你这样可不太好,都是开门做生意,我只听说过客人挑商品,还没听说过,商品挑客人的。你这不是为难人家小姑娘吗?!”乔汐莞说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言欣瞳整个人都气疯了,“乔汐莞,你就是处处和我作对是不是?!我看上的东西你就非要一个一模一样的!”

    乔汐莞转动眼眸,“我比你先嫁进顾家,就算顾子臣和顾子寒一模一样,那也是我先看上你才看上吧,还是要分主次的!”

    “你!”言欣瞳娇媚的脸色变了又变。

    乔汐莞确实一派轻松自若,对着服务小姐微微一笑,“还不快点给我们一人包一条……”

    “不要了!”言欣瞳怒吼,“谁稀罕和你买一样,拉低了我的欣赏水品。”

    乔汐莞抿唇,无所谓的看着她。

    言欣瞳气得转身就走。

    乔汐莞心情大好,回头对着服务小姐,“突然好像也不喜欢了,不好意思。”

    然后,自若的离开。

    武大跟在乔汐莞的身后。

    这个女人气死人不偿命吧。

    言欣瞳被气得吐血不说,服务小姐也气得都快哭了。

    两个人又这么无聊的转悠了好半响,她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对着武大,“顾子臣到底都喜欢什么东西?”

    武大摇头。

    她真的不知道。

    即使知道,乔汐莞也买不到啊!

    乔汐莞审视着武大,“你会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喜欢他。”武大认真的回答。

    也对。

    乔汐莞瞬间释怀。

    可是到底送什么给这个超级宅男呢?!

    乔汐莞眼眸转动,左右四处观望,眼眸突然一亮,嘴角邪恶一笑。

    好像,有了!

    ……

    顾子臣和顾子寒的生日宴当天。

    因为是周末,乔汐莞可以安心的在家里面折腾自己。

    她早早就起床,顾子臣起得比她还早,她也懒得搭理那个男人了,反正习惯了他这么神出鬼没的,她简单把自己洗漱完毕之后,就去小猴子的房间。

    小猴子还在床上辗转,撅着个小屁股把自己捂在被窝里面,拱起一个小小的山丘,似乎是在起床与不起床之间挣扎。

    乔汐莞走过去坐在小猴子的床边,掀开小猴子的被子。

    小猴子穿着短袖睡衣,下面一条三角小内裤,突然的清凉让他猛地转身,看着自己妈妈的时候,一把捂着自己的小内裤,害羞的说着,“妈妈,把被子还给我,我没有穿裤裤。”

    乔汐莞忍住笑,“我怕你被棉絮捂断气,才好心给你掀开的,再说了,你不是穿着小内裤吗?”

    “可是爸爸说了,小内裤也不能给其他女生看到。”

    “我是你妈。”

    “爸爸说了,妈妈特别不可以。”小猴子很认真的说着。

    “……”乔汐莞整个人愣怔了,“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小猴子也很茫然。

    但是爸爸的话,肯定都是对的。

    “你爸爸什么时候说了?”乔汐莞眼眸一紧。

    “前几天。”小猴子想了想,似乎也想不起具体是哪一天了。看着自己妈妈完全没有还被子的意思,小猴子忍不住又说道,“妈妈快把被子还给我。”

    看样子都快哭了,小脸蛋红彤彤的可爱无比。

    乔汐莞把被子递给小猴子,语重心长的说着,“你别听你爸爸给你乱灌输思想,你这样,以后怎么讨老婆,以后怎么享受人生……快乐。”

    “什么快乐?”小猴子躲在被窝里面穿裤子,一边还好奇的问道。

    “咳咳。”乔汐莞有些小坏的咳嗽了一下,贼兮兮的说道,“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长到多大?”小猴子继续追问。

    “额……这个嘛,因人而异。”

    “爸爸这么大可以吗?”小猴子扬着小脑袋,眼珠子黑溜溜的。

    “当然可以。”乔汐莞连忙说着,只是你老爸不会享受而已!

    “哦。”小猴子似懂非懂。

    折腾了好一会儿,似乎是穿好了衣服,小猴子才掀开被子起床。

    “你洗漱完了之后下楼找我,我带你出去买件衣服,你爸爸今天过生日。”乔汐莞自然的说道。

    “爸爸过生日不是该给爸爸买衣服吗?”小猴子奇怪的叫着他妈妈。

    乔汐莞一怔。

    对啊!

    她好像也有点偏题了。

    抿了抿唇,“那让你爸爸一起去逛街。”

    “好。”小猴子大声的回答道,高高兴兴的去了厕所洗漱。

    乔汐莞走出小猴子的房间,回到房间找顾子臣,那厮还是不在,又跑下楼,刚好看到顾子臣从后花园到大厅,看着乔汐莞的时候表现的漫不经心,自若的准备上楼。

    “等等。”乔汐莞拦住顾子臣的去路。

    “做什么?”

    “生日快乐。”乔汐莞脱口而出。

    顾子臣愣了一下,对于乔汐莞这么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性格有那么一丝的不能接受,仅仅疫苗而已,下一秒就恢复了自若。

    “你连句谢谢都没有吗?”乔汐莞看他半天不说话,忍不住开口。

    “谢谢。”顾子臣言不由心。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乔汐莞翻白眼,“我找你有正事儿,今天你生日,晚上有生日宴,现在一起出门逛街,我给你买衣服。”

    说起买衣服,顾子臣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

    上次的事情,历历在目。

    “哎呀,你别这么小气,虽然我上次说好给你和小猴子买衣服的,但后来逛着逛着不就忘记了吗?何况,我也给你买了一条小裤裤,你自己不满意而已……”乔汐莞做无力辩解。

    顾子臣越听,脸色越不好了。

    不提内裤还好,一提就更不想去了。

    “小猴子马上下楼我们就出门。”乔汐莞说了一大堆,最后总结。

    “我不去。”

    “你明知道,反抗是无效的。”乔汐莞邪恶一笑,压根不听顾子臣的,甚至完全不看顾子臣的脸色,推着他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那谁谁谁说了,生活就像强奸,不能反抗,就躺下来好好享受吧。”

    顾子臣整个脸色已经完全黑透。

    乔汐莞在大门口等了几分钟,小猴子就从家里跑了下来,钻进小车内,坐在顾子臣的旁边,乔汐莞坐在副驾驶台,一家三口以及武大一起,奔向目的地。

    乔汐莞一路拧着小猴子走在前面,两个人精神很好的东看西看,给小猴子买了好几套衣服,然后才走向男宾区给顾子臣挑选西装。

    乔汐莞挑选得很仔细,总觉得很多衣服都无法衬托顾子臣倾国倾城的容貌,她就算是稍微想象一下衣服穿在他身上的感觉,都会觉得,太过普通,以至于挑选了好久,都没办法试穿一件。

    顾子臣有些恼火了,“你到底还要看多久?!”

    乔汐莞翻白眼。

    也不知道是为谁看?!脾气这么大。

    她抿着唇,一件一件仔细挑选,眼前忽然一亮的看到一件黑色西装,剪裁非常简单,但给人的感觉出奇的新颖,顾子臣就应该买这种,不需要太多修饰的衣服,因为他自己那张脸,就让所有的点缀都显得黯然失色。

    她正欲开口让服务员拿下那条西装时,身后突然听到一个男性嗓音,熟悉的男性嗓音,“很巧啊,大表哥。”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手指微动,她转头,看着齐凌枫站在顾子臣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子臣,眼神中分明带着些高傲的成分。

    乔汐莞眉头一皱,突然很不喜欢这样的画面。

    齐凌枫转头,看着乔汐莞的时候,嘴角笑得尤其的好看,“大表嫂是准备给大哥买衣服吗?”

    乔汐莞抿着唇,有些冷漠的应了一声,“嗯。”

    “看好了吗?”齐凌枫热络的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看好了。”说着,乔汐莞对着服务员开口道,“麻烦把这一套拿给我先生试一试。”

    “对不起小姐,这套西装是客人量声订做的,因为客人打电话来说马上来取才挂出来的,小姐您可以看看其他样式,我们这边还有很多……”服务小姐连忙抱歉的说着。

    “看来,大表嫂和我的欣赏水品倒是一样。”齐凌枫一步一步走过去,停在乔汐莞的面前,“这是我订做的,因为要参加今晚两个表哥的生日宴,特意订做的。”

    乔汐莞抿唇看着他。

    “如果大表嫂这么喜欢,不妨送给你们也行。”齐凌枫很是慷慨的说着。

    “君子不夺人所好。”乔汐莞对着齐凌枫,“这个道理我懂。”

    你懂吗?

    齐凌枫嘴角一笑,越来越觉得乔汐莞说话,很有意思。

    “既然大表嫂这么说,那我也就不强求了,正好我一个人来取衣服,也没人看我试穿效果,大表嫂帮我看看如何?”齐凌枫非常礼貌的说着。

    “不好意思,时间太紧,我还要去逛逛其他地方,抱歉。”丢下一句话,乔汐莞直接推着顾子臣离开。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嘴角邪恶一笑。

    越是排斥,越是害怕。

    害怕什么?!

    不言而喻。

    齐凌枫心情很好的,试穿衣服。

    ……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在大厦里面。

    脚步有些快,小猴子腿短,几乎是小步跑着才能够跟上。

    顾子臣眉头紧皱,乔汐莞的表现分明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样,尽管习惯了她突然变化的情绪,也没见得这般模样,是齐凌枫吗?!

    上一次也是。

    这一次又是一样的感觉。

    齐凌枫和乔汐莞有什么关系?!

    抿着唇,转眸看着顾明路有些吃力的模样,低声吼着,“乔汐莞,你够了,我不用买衣服。”

    乔汐莞捏紧轮椅的扶手,突然放开顾子臣,“你以为我想给你买?!你长这样,我给你挑衣服都麻烦死了!”

    长怎样了?!

    顾子臣脸色不好。

    武大忍不住开口,“他挺帅的。”

    如果顾子臣都被嫌弃了长相,估计地球上的人,就没脸见人了。

    “我没说他不帅。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真恨不得撕了你这张脸。”乔汐莞不爽,重新推着轮椅往前走,“还好小猴子长得不像你,要不然指不定会被老婆多嫌弃!”

    顾子臣脸色更不好了。

    意思就是她嫌弃他这张脸了?!

    乔汐莞也没心思揣测顾子臣在想什么,重新推着轮椅,脚步放慢了些,“不买西装了,买燕尾服吧。”

    “我说了不用。”

    “我说买什么就买什么!”乔汐莞也很火大。

    这个叽歪的男人!

    顾子臣咬牙切齿。

    乔汐莞带着顾子臣几乎转遍了整个商厦,才挑选到一件自己无比满意的燕尾服。

    她这个人从小就不喜欢将就,要么就不要,要么就要最满意的。

    她推着顾子臣去衣帽间,“我帮你试穿。”

    “不用了,我自己来。”

    “顾子臣,你别耽搁时间了行不,我还要挑选礼服!”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黑着脸看她。

    “别墨迹了,你全身上下我都看过,除了……那玩意儿。”

    玩意儿?!

    顾子臣冷冷的看着她。

    乔汐莞三两下拔掉顾子臣的衣服,然后换上她中意的那一套,推着轮椅走出来,出现在大大的换衣镜面前。

    一身剪切适当的黑色燕尾服,里面一件白色衬衣,打着一个黑色蝴蝶结,如果顾子臣不是这么坐着……

    她抿着唇,收拾好情绪。

    其实就算这么坐着,也依然帅眼花缭乱,她只是很讨厌刚刚齐凌枫这么居高临下,一脸傲慢的看着顾子臣的模样。

    “爸爸好帅!”小猴子由衷的称赞。

    “眼光不错。”乔汐莞揉着小猴子的头。

    小猴子得到表扬,整个人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你觉得呢,武大?”乔汐莞转头对着身后那个女人。

    “挺好看的。”武大认同的点头。

    “看到没,大家都说好看。”乔汐莞得意洋洋,对着服务员就说,“开票吧,就这么穿着走。”

    “好的。”服务小姐点头。

    买好了顾子臣的衣服,乔汐莞带着他们走向了女宾晚礼服区域。

    她走进去,推着顾子臣,“你帮我挑一件。”

    “你自己不会挑?”顾子臣眉头一扬。

    “你的不是我挑的?”所以,作为礼尚往来,就应该你来帮我挑。

    顾子臣对这个完全是霸道得有些过分的女人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他推着自己的轮椅,走向礼服区,没有像乔汐莞这么一件一件拿起来仔细审视,只是眼眸这么从左往右,最后指了指那件白色的长摆晚礼服,“那件。”

    说完,仿若是极度不耐烦的就往一边的休息区走去,等着乔汐莞换好衣服出来。

    乔汐莞皱了皱眉鼻子,接过服务员的礼服,服务员不停的在耳边说着,“这位先生的眼光真的很好,这是我们才到的新款,镇店之宝。”

    “是吗?”

    “真的,小姐这边请,我帮您换上,绝对漂亮。”服务员引导着乔汐莞走向换衣间。

    没多久。

    乔汐莞换上那件纯白色的长摆晚礼服优雅的出现,礼服的下摆几乎已经拖在了地上,礼服的抹胸位置镶嵌着一些亮片,在灯光下璀璨无比,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独特的设计之处,而且整件礼服格外的保守,也就除了肩膀露出来之外,其他地方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妈妈,你好漂亮。”小猴子跑到镜子面前,再次由衷的感叹。

    “不会太,规矩了吗?”乔汐莞站在镜子面前。

    尽管完好的身段看上去凹凸有致,但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觉得其实旁边那件不错。”乔汐莞对着另外一件白色晚礼服,那件晚礼服相对而言就稍微别致一点,特别是后背位置,深v镂空到后腰处,v部位用几条细微的白色丝带缠绕,好不性感。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乔汐莞的后背线条很美,所以很多时候挑选礼服她会刻意的选择在后背上做文章,而相对她那张有些艳俗的脸颊,前面简洁,后面别有洞天,才是衬托她气质和美丽的最好配搭。

    “需要试试吗?”服务小姐礼貌的问着。

    乔汐莞正欲开口,顾子臣直接推着轮椅走向前台,“帮我把她身上那件礼服结算了。”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这厮要不要这么大男人主义。

    难道他挑选的礼服,她就必须要吗?!

    卧槽。

    早知道就不让这货插言了。

    第一次有一种拿石头砸脚的感觉,很不爽快。

    乔汐莞的礼服选定之后,就开始上妆。

    她的装扮比较耗时间,乔汐莞怕小猴子等得无聊,就让武大带着小猴子去商场的儿童乐园玩一会儿,让顾子臣陪着自己就行。

    可恶的是,当乔汐莞回神时,顾子臣也已经不在了。

    这个完全不可靠的男人!

    乔汐莞翻白眼。

    “小姐,化妆的时候尽量不要有面部表情了,否则上好妆就会很奇怪。”化妆师温柔的提醒。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别化得太浓艳了,我习惯比较简单干净的妆容。”

    “好的。”

    乔汐莞一个人坐在化妆镜前面,几个没良心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回来陪她一会儿,直到2个小时后她的妆容快要结束时,几个人才相继的回来。

    上完妆,做好头发后,整个人的气质就更加不一样了。

    乔汐莞还算满意的站在大大的镜子面前,除了身上这件衣服稍显单调以外,其他都挺好。

    至于衣服的单调。

    她想过了,既然是顾子臣过生日,他不在乎,她干嘛要在乎。

    “妈妈你真的好漂亮,比仙女还漂亮。”小猴子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乔汐莞弯腰摸了摸小猴子的头,“你比你爸招人爱多了。”

    “呵呵。”小猴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笑了笑。

    三个人装扮完毕,一起离开大厦

    顾子臣一套黑色燕尾服衬托着他绝美的脸颊以及有些冷傲的气质,乔汐莞一件纯白色晚礼服,让她娇媚的身段妖娆的同时又显得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清纯干净,顾明路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打着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头发整理得异常的规矩,犹如小王子一般。一家三口看上去美好得跟画似的,路过的人群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有些人自然而然就把眼光放在了顾子臣的腿上,有些惋惜。

    一路走过,坐在武大开的小车内,往顾家大院走去。

    乔汐莞回头对着顾子臣,“你的腿还有希望没?”

    顾子臣似乎是不想要回答。

    “我不是嫌弃你,我只是觉得如果有希望就不应该放弃治疗。”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皱了皱眉眉头,没说话。

    小猴子看自己爸爸的脸色不太好,连忙说着,“等我长大了,我就背着爸爸到处玩。”

    意思就是,爸爸的双腿残疾了没有关系,他以后长大了都会照顾他。

    乔汐莞笑了笑,“知道你是好孩子。”

    “等我长大了,我会把自己享受的快乐也分享给爸爸。”小猴子继续开口道,仿若就是很怕爸爸因为腿脚不方便而不开心,不停的讨好。

    “什么快乐?”乔汐莞有些诧异。

    “妈妈你今天早上不是给我说了吗?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享受人生的快乐了。”顾明路非常认真的说着,还补充道,“像爸爸这么大的时候,就可以享受了。”

    “……”乔汐莞差点没有被口水给呛死。

    小猴子你到底是有多爱你爸爸,愿意把这些快乐都分享给你老爸,你老爸该给你颁一个最佳儿子奖吧!

    “什么人生快乐?”顾子臣似乎也觉得有些诧异,问道。

    “没什么。”乔汐莞打死不说。

    顾子臣脸色一黑。

    乔汐莞被顾子臣盯着烦躁,没好气的说着,“反正你得感谢你儿子就是。”

    “为什么?”顾子臣眉头皱得更紧了。

    乔汐莞实在受不了顾子臣这么虎视眈眈看着自己的模样,忍不住说道,“长大了的快乐,你丫的不懂吗?!啪啪啪啪啪。”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黑了,怒吼,“顾明路才5岁,你给他都灌输了些什么思想!”

    乔汐莞揉着自己的耳膜,“你儿子比你乖多了,还说分享给你……”

    “乔汐莞!”顾子臣狠狠的看着她。

    “好啦,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顾明路啥都不懂。”乔汐莞吐舌头,突然又想到什么,不爽的说道,“不过倒是,你凭什么不让我看小猴子的小啊!”

    小猴子一听,真个脸一下子就红了。

    妈妈说话好直白!

    顾子臣脸色更黑了,“你是女人。”

    “我是他妈!”

    “从小就要用性别观念。”

    “那你生下来的时候就穿着衣服了?!你的小还不是被你妈看过。”

    “我说你……”顾子臣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于乔汐莞的强盗逻辑,他是恨得牙痒痒,却把这个女人怎么都奈何不了!

    小猴子捂着自己的滚烫的小脸蛋,弱弱的问道,“爸爸的也是小吗?大人的不应该叫大吗?”

    整个车空间内突然就安静了。

    一秒两秒三秒……

    “噗。”乔汐莞终于忍不住的大笑了出来。

    小猴子要不要这么一鸣惊人。

    她转眸看着顾子臣,看着他整个脸已经铁青。

    “小猴子,你应该问你爸爸……”

    小猴子看着顾子臣的表情,哪里再敢说一个字。

    倒是乔汐莞在一边笑得何其快乐,“话说如果很久不用,谁知道会不会就真的变成小了……”

    ……

    武大一直认真的开着车。

    她实在觉得,这么一家三口的对话太……那啥了。

    嘴角突然上扬,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坐着脸色极度不好的男人,不管如何,总觉得他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变了很多,变得渐渐地,有了些人该有的情绪。

    车子一路到达顾家大院。

    整个路程中,乔汐莞一直都笑得很开心。

    三个人下车,走进别墅。

    家里面已经有了宴会厅的模样,大厅中央的位置放着一个多层彩色蛋糕,顾明月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眼巴巴的看着那多层蛋糕,问着也已经换上了晚礼服的言欣瞳,“妈妈,我多久才能够吃到蛋糕?”

    言欣瞳今晚穿了一件深紫色晚礼服,冷色系晚礼服衬托着她的肌肤更加的白皙,头发自然的盘起,带着些有着优雅少妇的韵味。

    只是。

    乔汐莞眼眸微微一深,言欣瞳不是一直都很喜欢紧身的晚礼服吗?那种可以完全托住自己身材的礼服。而今晚这件,分明就是随意型的,不说不好看,总觉得不是言欣瞳的风格。

    这个女人也转性了?!

    “晚上等爸爸吹了蜡烛就可以了。不过明月,你是小姑娘,不能吃多了,吃多了就会长胖,然后就不漂亮了,以后就没有人喜欢你了,知道吗?”言欣瞳好言说着。

    顾明月嘟嘟小嘴,“我长那么漂亮来做什么?我要吃蛋糕。”

    “别任性了,一边玩去。”言欣瞳似乎有些不耐烦,招呼着顾明月离开。

    顾明月不爽的,念念不舍的看着蛋糕上了楼。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回头对着乔汐莞,“我能吃吗?”

    “你又不是小姑娘,干嘛不能吃,爱吃多少就吃多少。”

    “吃多了甜食容易长虫牙,不能吃多了。”顾子臣走过他们身边,飘过一句话。

    顾明路也很失落。

    乔汐莞伸舌头做鬼脸。

    “吃完了记得刷牙就行了,别听你爸那老头子思想。”

    “真的吗?”

    “嗯。”乔汐莞点头,“离晚上宴会时间还早,你自己玩去,别把衣服弄脏了。”

    “好。”

    小猴子开心的离开。

    乔汐莞回头,看着齐慧芬忙碌的指使着佣人这样那样,自己也走过去,融入其中开始帮忙。

    商场上面的事情都是顾家的男人在做,家里面的事情就理所当然的落在了顾家女人身上,乔汐莞看着齐慧芬这么游刃有余条条有序的模样,也忍不住有些佩服。

    要是让她来主办一场宴会,估计连哭都哭不出来。

    她其实从小就讨厌这些,繁荣缛节的东西。

    这么一直帮着忙到宴会即将开始,齐慧芬让乔汐莞和言欣瞳回房间再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半个小时就出来招呼客人。

    乔汐莞有些累的回到房间。

    顾子臣一副悠哉乐哉的模样。

    乔汐莞就觉得,生活在顾家的男人,就是有福气!

    她揉着自己有些痛的脚,在化妆镜前面简单的补了点小妆,起身准备推着顾子臣下楼时,突然发现化妆镜前面多了一条铂金项链,项链上面一刻剔透的钻石,不大不小,看上去闪亮无比。

    她有些诧异的转头看着坐在那里顾子臣,其实是有些不相信这个男人会送她项链。

    “你给我买的?”

    “嗯。”顾子臣点头。

    “不是你过生日吗?”乔汐莞问道。

    “不是嫌衣服太过规矩了吗?”顾子臣有些火大的说着。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好伺候!

    “送人东西还这么凶,我又没说不喜欢。”乔汐莞嘟嘴。

    顾子臣抿了抿唇,不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

    “你过来帮我戴上。”

    “你不会吗?”顾子臣冷漠。

    “……”乔汐莞压抑着怒气,“顾子臣,你就不能让我心情好点?!”

    顾子臣沉默了两秒,放下手上的书本,推着轮椅走过去,拿过钻石项链,戴在她白皙的颈脖处,她脖子上面还隐约有些上次留下来的吻痕,很淡,这么近距离才能够看到,却莫名有些,暧昧不清。

    乔汐莞看着那串钻石项链,原本太过规矩太过简单的晚礼服,瞬间看上去就独特了许多,她当时老是觉得这件晚礼服差点什么,原来,差一条项链。

    她当时还一直暗地里觉得顾子臣那厮的眼光别提有多差了。

    这么一看。

    她不得不承认,或许那件深v后背镂空的晚礼服,不见得比这件穿在她身上更好看,这件看上去,更加的大气,又莫名的婉转,绝地不会失了主人的身份。

    顾子臣给乔汐莞戴上项链后,推着轮椅就准备离开。

    乔汐莞一把拉住他的手,转身面对面看着他。

    “虽然知道你不稀罕,但是你也不要动。”乔汐莞艳丽的嘴唇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然后整个人靠过去,脸颊离得很近,嘴唇微微张启,唇瓣轻轻的印在他的唇上。

    她的小舌头自然地伸进他的嘴唇间,小东西不停的在里面骚动。

    顾子臣长长的睫毛垂下,看着她闭着眼睛那么美好的模样,感受着他唇齿间传来的悸动,他反手抱着乔汐莞,托着她的头,吻着她的唇瓣,加深……

    房间内火热的气息一波一浪。

    两个人的吻,此起彼伏。

    ------题外话------

    宴会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或者火辣辣的事情呢!

    亲们千万不要走开,精彩在后面!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