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一章 生日宴会

第三十一章 生日宴会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幽静的房间。

    微喘的气息越来越高。

    两个人吻得天翻地覆,那一刻似乎是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唇瓣间撕咬着彼此,那么深那么浓……

    “爸爸,妈妈……唔。”小猴子兴高采烈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小脸蛋猛地一下好透,小手捂着自己的眼睛,站在门口无所适从。

    吻得如胶似漆的两个人突然顿了一下。

    下一秒连忙放开彼此。

    当着小猴子的面,终究有些不好意思。

    顾子臣沉默着推着轮椅离开。

    走出房门。

    小猴子微微张开自己的小手手,看着爸爸已经离开房间,妈妈坐在化妆镜前正在补妆。

    乔汐莞似乎是让自己稍微放松了下来。

    每次和顾子臣都有些情不自禁,她眼眸微转,看着镜子里面那颗闪亮的钻石项链。

    乔汐莞拿起项链看了看,款式分明就是她无比中意那种简单随意却又独具一格。

    忍不住低笑了一下,那般笑颜如花的模样让小猴子都看傻了眼。

    乔汐莞从化妆镜前面站起来,优雅的提了提自己的裙摆,转身就看着小猴子站在门口,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嘴角的笑容更明显了,踏着高跟鞋走过去,摸着小猴子的头,“小色狼。”

    “我不是小色狼。”小猴子嘟嘴反驳,“我是觉得妈妈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好吧,看你嘴那么甜的份上,妈妈亲一下你。”说着,乔汐莞就弯腰,在小猴子的脸颊上印上大大的一个吻。

    小猴子有些害羞,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妈妈亲爸爸嘴,而亲我脸?”

    “额……”乔汐莞突然有些语截。

    这个应该怎么对一个5岁的小破孩解释呢?!

    “妈妈不可以亲我嘴吗?”小猴子嘟着小嘴巴,嘴巴撅的很高,样子可爱无比。

    “你比你爸的情商高多了。”说着,乔汐莞忍不住大笑,双手捧起小猴子的小脸蛋,微微用力挤起他肉肉的小脸蛋,他粉嫩嫩的小嘴巴嘟得更高了,乔汐莞也学着小猴子的样子,嘟起嘴唇,一个吻正准备印上去。

    “顾明路。”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严厉的男性嗓音。

    两个人均是保持着嘟唇的样子,转头看着一边。

    看着顾子臣坐着轮椅上,离他们不远的距离。

    “一起下楼了。”顾子臣说,“还有你,妈在催促了。”

    “哦。”乔汐莞连忙站直了身体。

    她一向都很明白,在家里不能得罪了婆婆,所以一听到齐慧芬开始找她,她赶紧就放开了顾明路,大步往下走。

    小猴子也跟在他们屁股后面。

    大厅人不多,依稀来了一些,均是商场上顾耀其的老交情!其实这种生日宴,早就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商业社交。

    乔汐莞一下楼就开始马不停蹄的招呼客人,言行举止落落大方,加上长得漂亮,自然而然就吸引了宾客的目光。不得不说,乔汐莞的存在感确实很强,相较于同样都是招呼客人的言欣瞳,言欣瞳明显就暗淡失色了很多,齐慧芬有时候忙过了,在一个转身的空隙看着自己两个媳妇时,也越来越喜欢莞莞的大气和处事方式。

    以前的乔汐莞分明只会躲在角落,净是言欣瞳出尽风头,现在的乔汐莞仿若也没有刻意的做什么,反而光芒四射。

    这个女人,并不简单。

    齐慧芬思索着,又忙地去招呼其他宾客。

    乔汐莞在大厅中不停的走动着,额头上冒出了些细汗,脸蛋泛红,白嫩的肌肤在水晶灯下细腻无比,分明就是,似纯洁似性感的绝色尤物。

    “大嫂。”如精灵一般穿梭在人群中的乔汐莞突然被人叫住。

    她回头,看着今晚的顾子颜穿着一套粉白色公主裙,棕色大波浪头发自然的披在两肩,头上戴着一个小皇冠,看上去恬静可爱,和她昔日有些不拘小节的打扮大相径庭。

    乔汐莞嘴唇抿了抿,眉头微微皱了皱。

    让她皱眉的肯定不是顾子颜,而是顾子颜身边穿着白色西装,器宇轩昂的男人古源。

    两个人看上去郎才女貌,连礼服也仿若是情侣系列一般,很是般配。

    顾子颜挂着大大的笑容挽着古源走向她,热情的说着,“大嫂,这是古源,你认识的吧。”

    “嗯,认识。”乔汐莞微微一笑,笑容显得有些勉强,“很荣幸你会来参加我丈夫的生日宴。”

    丈夫。

    古源眼眸微动。

    他转眸,看着一边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一个残疾人。

    乔汐莞顺着他的视线。

    她微垂着眼眸,似乎是知道古源在看什么。

    “是我叫古源来的。也顺便带给爸爸妈妈看看。”顾子颜很开心的说着,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那无言的异样气氛,手拉着古源的手臂更紧了些,很是幸福甜蜜。

    乔汐莞看上去很随意的问道,“一相亲,就定了下来?你们在谈恋爱了?”

    “嗯。”顾子颜点头。

    乔汐莞笑着,“那挺好的,爸妈在那边,带你男朋友过去看看吧。”

    “好,那我先带着古源过去了。”顾子颜拉着古源,高兴地往一边走。

    乔汐莞看着他们的背影。

    男朋友?!

    她咬着唇。

    回头,猛地一下看到突然近距离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齐凌枫。

    齐凌枫穿着今天在商场上偶遇的那件黑色西装,挺拔的的身段配上独特的剪裁,加上他俊美的脸颊,彬彬有礼的气质……无疑,这套西装,他穿出了所有的韵味和特色。

    此刻,偌大的大厅内,似乎投来了些,年轻女性的目光。

    “怎么样,达到了你的要求吗?”齐凌枫故意的说道。

    乔汐莞眼眸一转,“顾子臣穿上去更好看。”

    “我不相信。”齐凌枫一字一句。

    乔汐莞皱眉。

    “虽然我不否认他比我长得更帅,但这套礼服是为我量身打造,自然,更适合我的身材和气质。”齐凌枫继续说道。

    乔汐莞淡漠的看着他,“还是那句老话,自信是好的,自大就让人生厌了。”

    说完,乔汐莞转身离开。

    齐凌枫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嘴角邪恶一笑。

    乔汐莞直接走向一边的顾子臣,此刻顾子臣和顾耀其以及齐慧芬站在大厅一角,顾子颜拉着古源有说有笑的和他们畅谈着,乔汐莞走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打扰到他们的交流。

    顾耀其对古源的喜欢很明显,很难得的和古源一直的不停聊着天。

    偶尔说一些古董方面的事情,也会涉及到一些生活。

    乔汐莞微蹲下身体亲昵的靠在顾子臣的耳边,“我带你出去透透气。”

    顾子臣抬眸看了她一眼,微点了点头。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离开。

    正在和顾耀其聊天的古源,眼眸有意无意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嘴角一抿,回头继续和顾耀其不卑不亢的聊着天。

    乔汐莞推着顾子臣走向后花园,此刻后花园还算清静,几乎没什么人来这里。

    “累吗?”乔汐莞突然问顾子臣。

    顾子臣眼眸一抬,“不累。”

    “我觉得好累。”身累,心累。

    顾子臣没有说话,蹙眉看着她。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想过让我送什么生日礼物给你没有?”乔汐莞收拾好自己的情绪,转眸突然说道。

    乔汐莞的多变对于顾子臣而言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现在不会有半秒中的惊讶。

    “没想过。”顾子臣冷漠的说着。

    “要不就一个吻吧。”乔汐莞一笑。

    顾子臣眉头一紧,“还没吻够?!”

    “当然没有。”乔汐莞蹲下身体,和他的脸颊保持在一个水平线,面对面的距离,只要轻轻一动就能够亲到彼此,“刚刚那个不是被小猴子打断了吗?”

    顾子臣只是看着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仿若从很久开始,顾子臣就默许了她在他身上做的任何事情,尽管偶尔也会暴跳如雷,但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接受了。

    乔汐莞嘴角一笑,嘴唇逼近顾子臣完美的唇瓣。

    她其实挺喜欢这个男人的唇,尽管有些薄,却该死的性感和有型!

    有人说唇薄的男人薄情,顾子臣是不是就是薄情的男人?

    至少,齐凌枫是。

    她曾经一度觉得这些话都是没有依据都是骗人的,因为齐凌枫的唇瓣也偏薄,可当时的自己觉得,齐凌枫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绝对不会薄情。

    现在想来,古人留下来的东西,说不上有什么科学依据,却是用活生生的经历验证了一个又一个惨痛的教训。

    两个人的唇瓣紧贴。

    乔汐莞嘴角一笑。

    顾子臣是不是也这么适应了她的存在。

    只是。

    她眼眸微转,看着不远处一个白色的挺拔身影。

    她回眸。

    就是这样的古源,所以别在我身上浪费感情。

    那道白色身影转身离开。

    乔汐莞闭上眼睛,半响,放开顾子臣。

    她其实好像也没有冷血到,这个时候可以和顾子臣吻得忘乎所以,她嘴角笑了笑,看着顾子臣湿润的嘴角,轻轻的帮他擦了擦,那是自己留下的口水,尽管剔透无比,总觉得有着暧昧的色泽,她说,“进去吗?”

    “我去温室待会儿。”说完,顾子臣推着轮椅就往一边走去。

    顾子臣能够在大厅待那么长的时间已经是奇迹了,这会儿独处似乎也理所当然。

    尽管今天他是主人。

    尽管今天……他所有的主人身份早就被另外一个男人所掩盖。

    今晚上,几乎都是顾子寒的光芒,他高雅绅士的应酬着来来往往的宾客。

    刚开始乔汐莞也会有半刻的不爽,对于被人完全忽视的顾子臣,对于被人恭维到不行的顾子寒,她心里泛着各种压抑的情绪,但转眸看着顾子臣这么淡定到几乎冷漠的样子时,也渐渐的就适应了,因为……

    本尊都不在乎,她丫的就是在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她又不是闲的慌。

    这么想着,她提着裙摆准备进大厅。

    眼前突然出现一道黑色身影,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那道黑色身影已经强势的拉着她走向一个深邃的黑暗角落,后背被他强势的压在墙壁上,。裸。露的后肩在墙壁上摩擦,有一刻的疼痛。

    乔汐莞皱着眉头忍着痛,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

    “齐凌枫,你发什么神经?!”乔汐莞低吼。

    在这种地方,齐凌枫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点?!

    “你觉得我是在发神经吗?”齐凌枫问她,对于她的激动,他却显得漫不经心,甚至于有些吊儿郎当。而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却丝毫没有小混混那般的让人恶心,反而有些风流倜傥的感觉。

    这个男人,在玩弄女人的手段上,真的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比如对霍小溪,比如多楚以薰,比如对现在的乔汐莞……

    “你想要做什么?”乔汐莞皱眉。

    “你说呢,小妖精。”齐凌枫暧昧的话语在她耳边磁性的响起,眼眸深邃的看着她红颜的嘴唇,那一刻似乎迸射出异样的光芒,那样的光芒带着贪婪,以及赤。裸。裸。的欲。望,“你的唇,让我爱不释手,看着其他男人侵犯,就会忍不住霸为己有。”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他,“齐凌枫,我再次提醒你,我是你表哥的老婆,你不要这么恬不知耻。”

    “为你,也值了。”齐凌枫话语一落,唇瓣就直接压了下来。

    乔汐莞紧咬着嘴唇。

    和这个男人亲吻,她会觉得恶心。

    响起这个男人吻过的女人,响起这个男人备着上一世的自己亲吻另外一个女人,想着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她真的恶心到想要呕吐。

    可是那一刻,她忍下来了。

    甚至于在他的强势攻击下,她放开了贝齿,让他直驱而入。

    齐凌枫似乎感觉到乔汐莞的妥协,嘴角邪恶一笑,吻着她的力度不停的加深,暧昧的气息围绕着他们的身体之间,火热陡升。

    吻持续了很久。

    齐凌枫似乎才不舍的放开了她的唇角。

    他眼里含笑,那么的意犹未尽。

    可是齐凌枫比任何人都理智,这个地方,仅适合这么短暂性的,霸道性的,偷欢。

    “够了吗?”乔汐莞问他。

    身体有些气喘吁吁,心却是凉的。

    透凉无比。

    越是这样的齐凌枫,她越为自己的当年感觉到不值,和悲哀。

    就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就为了这么一个冷血无情为达目的人尽可“妻”的男人落得如此下场,她真的有一种恨不得一头撞死无脸见人的冲动。

    她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掩饰得很好,嘴角在此刻还上扬着说道,“如果够了,麻烦放开我。”

    齐凌枫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手指捏着她圆圆的小肩,白皙的皮肤在他的手掌心中产生出一种异样的情愫,他不着痕迹的放开乔汐莞。

    这个女人带给他的身体反应,从所未有。

    不过他很理智。

    这种虚渺的人性贪婪对他而言就只是一种目的工具而已,连发泄都不是。

    他从来都不会让自己,陷入其中。

    他修长的手指再次覆盖在她的唇瓣上,轻柔抚摸,那细细嫩嫩的触感让他有那么一刻的不舍,也仿若只是错觉一般,他放下手指,说道,“乔汐莞,你和我一样,都很喜欢刚刚发生的,是吗?”

    乔汐莞笑着,“或许只是你喜欢而已。”

    然后,提着裙摆,仿若刚刚什么都没有在她身边发生一样,她优雅的越过他,离开的一瞬间,乔汐莞又停了停脚步,“你就不怕我尖叫吗?”

    乔汐莞问他。

    齐凌枫的笑容更明显了。

    “你不会这么愚蠢。”齐凌枫很肯定。

    乔汐莞不会愚蠢到拿自己开玩笑。

    这种事情被别人发现了,两个人都没任何好处。

    乔汐莞从来不会用两败俱伤的方式来到达目的,她只会选择让其灭亡。

    所以,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对这个女人越来越有兴趣。

    他很喜欢这种目的性强,手段出众的女人,这让他觉得很有挑战性!

    所以即使自己现在还在非常时期,在和楚以薰舆论的非常时期,他也毫不忌讳的勾搭这个女人,因为很想,很兴奋,还因为,勾搭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会愚蠢的拿此来威胁自己,他不用防备她的偷拍或者其他小动作!

    齐凌枫很聪明,很奸诈。

    他每一步做的,就算在身体有些失控的时候,做的也是他一步一步设定好的,如此周到,如此的天衣无缝!

    可这一次。

    齐凌枫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只考虑到乔汐莞不敢把他们的身份暴露在媒体上,却没有想到过,乔汐莞的这次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她,楚以薰。

    乔汐莞重新踩着高跟鞋的脚步优雅的离开,眼眸却陡然一转。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在什么方位。

    但是她就是知道,他们刚刚那一幕,已经被人很好的记载。

    就这样,就够了。

    她嘴角邪恶一笑。

    齐凌枫,我是不是也应该送你一份小礼?!

    ……

    回到顾家大厅。

    乔汐莞扫视着大厅中的人群。

    古源还在。

    她一直以为,经过刚刚那一幕之后,古源就应该走了。

    可此刻,古源依然和顾子颜站在一个角落,古源在喝酒,顾子颜一直陪在他身边,脸上笑得很灿烂的,似乎一直在找话题和他聊天,而他表现出来的,仅仅是应付,很明显的应付。

    古源喝完手上的一杯香槟,转眸的一瞬间看着乔汐莞出现在大厅,他抿着唇把空杯子放在一边的吧台上,似乎是对顾子颜说了什么,就大步的往乔汐莞的面前走过去。

    乔汐莞看着古源,有一刻甚至是不想要面对的。

    但此刻,她只是拉出她完美的应酬式微笑看着他。

    “我在后花园等你。”古源说。

    然后,越过她离开。

    乔汐莞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她随手从穿梭的服务员手上拿了一杯香槟,优雅的,却是一干二净。

    她深呼吸,放下空杯子,转身走向后花园。

    她找了一圈,在游泳池旁边的一个椅子上,看着静静坐在那里,眼眸低垂着看着在微风下荡漾的水波纹理,似乎是感觉到身边人的到来,他并没有抬眸看她,只是开口说着,“我决定和顾子颜交往了。”

    “……”

    乔汐莞站在他的旁边,清澈的池水倒映着她纤细而高挑的身段,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那般的美丽,又是那般的缥缈。

    缥缈到,他现在弯腰往水里一捞,立马就会烟消云散。

    “我想过了,与其一直在你的阴影之下委屈着自己过活,还不如就这么大方的面对,也许哪一天心痛得没有感觉了,就会好了。”古源说,那么静静淡淡,却满是落寞。

    乔汐莞咬着唇,一直这么看着古源。

    说不出一个字,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咬着唇,咬得唇瓣都开始发白。

    夏天的风带着潮湿和燥热,划过脸上的时候有些黏黏的汗液,周围那一刻仿若安静道,只有彼此细微的呼吸。

    很久。

    乔汐莞突然开口,“随便你吧。”

    她说,随便他。

    如果他要这么残忍的面对,她会给他制造机会。

    古源的嘴角突然笑了一下,笑得那般的讽刺。

    他说这些并不是开玩笑,但他却期待她可以给他一个安慰。

    霍小溪从来不会安慰她,总是这么理所当然的伤害他。

    可是他就是放不下,那个没心没肺的霍小溪。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在夜色下美得让人心醉的模样。

    其实,他喜欢的,哪里会是这么一张脸。

    他喜欢的,从来都是那颗,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从来不会痛的心。

    乔汐莞抿着唇,“我作为顾家大少奶奶,我还要招呼客人,就不陪你了。”

    她甚至于优雅的欠了欠身,表现的那么生疏和礼貌。

    古源捏着手指,有那么一刻想要抓住她纤细的臂腕,却最后,仅仅只是捏起了一个狠狠的拳头,力气大到骨节都开始泛白。

    “大嫂。”顾子颜突然从客厅跑出来,“你看到古源了吗?他说在外面透透气,怎么就不见了。”

    “那边。”乔汐莞指了指泳池的方向。

    顾子颜看着人,松了一口气,“谢谢大嫂。”

    然后,毫无心思一心向着古源的跑了过去。

    乔汐莞的脚步微微停了一下,她转眸,看着游泳池边,突然紧贴的两具身体。

    古源在和顾子颜亲吻。

    顾子颜受宠若惊。

    可是她却看到,古源那一滴,一直未曾掉落的眼泪。

    她从没想过,这辈子,还要伤他如此。

    她转身走进大厅。

    她不让自己表露任何其他情绪,她优雅的提着裙摆在大厅中穿梭,对着来来往往的宾客礼貌微笑,表现得那么的落落大方,优雅妩媚。

    大厅中此刻正是最热闹的时刻。

    乔汐莞穿过人群,走向大厅正中央,默默的站在不知道何时已经回到大厅的顾子臣身后。

    此刻顾耀其,齐慧芬,顾子寒以及言欣瞳也站在这里,顾明路和顾明月也乖乖的分别站在自己爸爸身边。

    仿若是到了致词,然后切蛋糕吹蜡烛的时候。

    大厅中的灯光突然熄灭。

    在所有人的惊呼中,一道蓝色的光芒点亮了正中央的位置,将他们顾家所有人照耀其中。

    所有人的视线自然而然全部放在了他们一家人的身上。

    乔汐莞的目光往周围的人群扫过,昏暗中,根本就看你不透彻任何一个人。

    乔汐莞收回视线,嘴角挂着礼节的微笑。

    顾耀其突然开口,“很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两个犬子33岁的生日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想我应该感谢我的妻子,感谢他给了我这么优秀的两个儿子,让我在此刻幸福不已。”

    说着,顾耀其还当众的亲吻了一下齐慧芬。

    齐慧芬有些羞涩的笑了笑。

    周围响起了异常的掌声。

    调节好了气氛,顾耀其又继续说道,“当然,我也要祝福我的两个儿子,祝福他们快乐健康,家庭美满。在切蛋糕之前,我二儿子的小女儿,我们家的小公主将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明月。”

    顾耀其叫着她。

    顾明月穿着乖乖的公主裙,走在顾耀其的面前。

    顾明月是一个出众的小女孩儿,在人前一点也不会胆怯,而且是个天生小吃货,刚刚妈妈说了,表演了节目就可以吃蛋糕,所以异常的乖巧。

    她笑着对周围的人鞠躬,然后拿起身边的小提琴,悠扬的琴声瞬间飘扬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顾明月长得可爱,拉琴的技巧也很是娴熟,让周围好多人都忍不住陶醉其中,看着那个小萌娃,恨不得上前亲吻两口,简直是乖得让人流口水。

    一曲完毕,大厅中响起掌声。

    顾明月再次鞠躬,小公主可爱无比。

    “哇呀,我要是有这么可爱一个女儿真好。”一个细微的声音感叹。

    “就是啊,简直太可爱了。”另外一个声音附和。

    “受不了了,等会儿一定要去抱抱她。”

    ……

    言欣瞳听着这些声音,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色。

    她转眸看着顾耀其和齐慧芬,以及顾子寒,看着他们脸上似乎都隐隐约约露出了些喜悦之色。

    她眼眸微转,看着旁边也似乎笑颜如花的乔汐莞。

    心里一狠。

    别以为把明理送去了美国就可以让她没有了半点砝码,她一直都知道在豪门,母凭子贵,所以在教育孩子培养孩子上面她花费了大部分心思,明月从3岁就开始拉小提琴,而且天赋异常,在同龄人中一直都是佼佼者,而且长得比一般的小朋友都可爱,受到欢迎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乔汐莞感觉到言欣瞳的视线,嘴角拉出一抹淡笑。

    每每都想要在顾家人,在外面面前表现。

    她承认,顾明月确实可爱。

    在她心目中比那个爱惹是生非调皮捣蛋的顾明理可爱多了。

    但有时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蹲下身体,轻声在小猴子的耳边说着什么,小猴子有些害羞,也敌不过自己妈妈的要求,悄悄的离开了聚光灯下,往最角落的那个钢琴上跑去。

    小猴子的学习情况怎么样她其实不太清楚。

    但她想,学了这么久,终究应该还是有些收获吧。

    所以当整个大厅再次响起悠扬的钢琴声时,她嘴角拉出了一抹笑意。

    果然,没让她失望。

    手法有些生涩,但至少能够完成的弹奏一个曲目,至少是流畅的曲目。

    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到处寻找。

    偌大的大厅,一道灯光突然点亮了角落的钢琴,一个小孩子穿着黑色的西装,梳着王子的发型,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小手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灵活的跳动,那般的可爱。

    乔汐莞远远的看着小猴子。

    以前一直觉得小猴子太丑,至少没有遗传到她和顾子臣这么倾国倾城的容貌,这一刻,却觉得这个小破孩完全继承了顾子臣那高贵的气质,优雅的真的就是小王子般,俊俏无比。

    一曲完毕。

    又是一阵掌声。

    顾耀其和齐慧芬的脸上已经掩饰不住的微笑了。

    孙女儿和孙子都带给他了无尽的荣耀,而且隔代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微妙,顾耀其对他下下辈明显比对他下一辈更上心,听着周围不停的赞美声,已经合不拢嘴。

    其实。

    顾明路并没有比顾明月出众,更讨人喜欢。

    但言欣瞳却满是不甘。

    处处都想要占尽风头,乔汐莞回眸对上言欣瞳的脸色,淡漠一笑。

    她不是刻意针对谁,却有时候为了生存,必须让自己鹤立鸡群。

    小猴子从钢琴上爬下来,跑到乔汐莞的身边。

    乔汐莞比了一个棒的手势。

    小猴子羞涩的笑得尤其的开心。

    顾子臣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薄唇微抿。

    致词结束,就开始吹蜡烛和切蛋糕。

    顾子臣和顾子寒对着那高达1米的蛋糕切下一小块,分别递给顾耀其和齐慧芬后,其他分蛋糕的工作就落在了佣人身上。

    顾明路和顾明月眼巴巴的看着那些蛋糕,清口水直流。

    顾明月指使着佣人,“我要那一块,有巧克力的,我要大的,很大的。”

    佣人连忙为小公主切着,放在盘子里面正准备递给顾明月时,言欣瞳突然走了过来,将那盘蛋糕接过来,拿起刀叉叉出去一大半,留了半个拳头那么大的一小块递给顾明月,“就只能吃这么点。”

    “为什么?”顾明月都快哭了,“你说了表演了节目就有好多好多蛋糕吃的。”

    “可是你并没有达到我心里的要求。”言欣瞳一字一句。

    顾明月嘟着小嘴。

    她分明很卖力的在表演。

    刚刚她看到顾明路的妈妈狠狠地表扬了顾明路。

    可是她的妈妈不仅没有给她表扬,还说她表演得不够好。

    她真的觉得很委屈。

    言欣瞳似乎也没注意自己宝贝女儿的情绪,口里说着,“而且蛋糕吃多了就长胖了。听话。”

    然后强势的把顾明月带离开蛋糕区。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抽泣的背影。

    他转头把刚刚二婶从顾明月盘子里面分出来的蛋糕小心翼翼放进了自己的盘子里,准备拿起离开时,又再切了一小块放在自己的盘子里,直到盘子都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再也放不下一点点了,顾明路才捧着盘子离开,一边小心翼翼的走路,一边四处张望。

    他爬上楼梯,走向2楼。

    他的脚步停在顾明月的房间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呜呜哭泣的声音。

    “明月,你开开门。”顾明路对着里面的顾明月说道。

    顾明月哭泣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听到了顾明月的声音,但下一秒又继续哭泣嚷嚷道,“我不开门,你不要进来,我不喜欢你!”

    顾明路咬着小嘴巴,沉默了两秒钟,“明月,我给你带蛋糕来了,你开门把蛋糕拿进去我就走,我不会打扰你。”

    顾明月一听到蛋糕,连忙就从床上爬起来,泪眼婆娑的打开房门看着顾明路,眼眶鼻子都红彤彤的,却异常的可爱,她擦了擦眼泪,“这是给我的吗?”

    “嗯。”顾明路点头。

    “为什么要给我?”

    “你不是喜欢吃吗?”顾明路看着她,“妈妈说了,蛋糕可以多吃的,吃完之后记得刷刷小牙齿就可以了。”

    “真的吗?”一听顾明路这么说,顾明月小脸蛋瞬间就笑了。

    “真的。”顾明路就怕顾明月不相信似的,狠狠的点头。

    “那谢谢你。”顾明月把那一大盘子蛋糕小心翼翼捧过来,甜蜜蜜的笑着说道,“你比我哥哥对我还好,我喜欢你。”

    顾明路有些不好意思的抓着头,腼腆的说着,“我也是你哥哥啊。”

    顾明月忙点头,“嗯。”

    “快吃吧,吃完了不够我再下去帮你拿。”顾明路催促着。

    “好。”顾明月把蛋糕盘子放在自己的小课桌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吃得小嘴都是奶油,那一刻却觉得一点都不脏,分明还可爱到不行。

    顾明路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谁比他妹妹明月更可爱吧。

    小苹果都没有明月可爱。

    明月咕噜咕噜吃完满满一盘,把空盘子递给顾明路,“我吃完了。”

    “我再去帮你切点蛋糕上来。”

    “不用了,我吃饱了。”顾明月拍拍自己的小肚子,礼貌的说着,“谢谢你,明路。”

    “不客气的。”顾明路笑着,很是腼腆。

    “你把盘子拿下去吧,我妈妈看到了会生气的。你不要告诉我妈妈我吃了这么多哦。”满足了自己的小肚子,顾明月连忙说着。

    “好。那我先下去了。”

    “嗯,拜拜。”顾明月乖巧的摆手。

    顾明路拿着空盘子下楼。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开心。

    他跑到蛋糕区,刚刚都被顾明月吃完了,自己一点都没有吃到。

    他切了好大一块,放进碗里的时候,乔汐莞突然出现。

    “小猴子,你会不会吃太多了,刚刚不是吃吃了一大盘吗?”乔汐莞问道。

    尽管她不阻止小孩子吃蛋糕的快乐,但刚刚顾明路分明已经拿了好大一盘走了,再吃这么多,她真担心这小子会吃出病出来。

    到时候。

    她实在不敢想象,顾子臣会这么的黑脸对她。

    顾明路望着自己的妈妈,本来想要告诉她刚刚那一盘是给了顾明月,想到顾明月的交代最后什么都没说,乖乖的放下盘子,即使嘴馋到要命,还是说道,“那我不吃了。”

    “真乖。”乔汐莞摸了摸顾明路的头,“自己去一边玩吧。”

    “嗯。”

    乔汐莞看着顾明路快乐的背影。

    对比起顾明理和顾明月,顾明路真的让人省心不少。

    乔汐莞切好一块蛋糕,转身走向顾子臣。

    寿星不应该多吃点蛋糕吗?!

    她端着盘子,“吃吗?”

    “我不吃甜食。”顾子臣看着蛋糕,嫌弃的说着。

    “就吃一小块,你今天是寿星,怎么都要吃一口的。”乔汐莞用叉子叉了一小块,放在他唇边。

    “乔汐莞,我说了不吃了。”顾子臣有些冒火。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子臣的脸色明显的有些不好意思。

    “你忘记上次我们吃冰淇淋了,其实我不介意在你生日当天,在这么来一次……”

    话未说完,顾子臣就一口咬掉她叉子上的那一刻蛋糕。

    乔汐莞忍不住大笑。

    身边似乎传来了些目光。

    乔汐莞知道是谁。

    古源已经走了,还能有谁?!

    她不在乎的用顾子臣刚刚吃过的叉子准备往自己嘴里送一口时。

    顾子臣脸色突然有些微变,对着乔汐莞说,“蛋糕是芒果味的?”

    “有问题吗?我专程选的芒果味那一层。”乔汐莞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我对芒果过敏!”顾子臣一字一句。

    “……”

    ------题外话------

    咱们小臣臣过敏了,怎么办?!

    么么哒,往后看就知道了。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