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五)激怒渣女!

第三十二章 借刀杀人(五)激怒渣女!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偌大的顾家大厅。

    多彩缤纷的点缀,琳琅满目的摆设,各行各业的达官人士带着完美的人皮面具,悠然自得的交际,形成上流社会一派奢靡而又高雅的景象。

    大厅的一角。

    乔汐莞对着顾子臣。

    “我对芒果过敏!”顾子臣脸色一黑,一字一句。

    乔汐莞眼眸顿了一下,“你怎么不早说?!”

    顾子臣的脸色更差了。

    乔汐莞看着他,“现在怎么办?”

    顾子臣推着轮椅转身就走。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直接走进了电梯似乎是准备回房。

    乔汐莞咬着唇,就吃了这么一小口,应该不会太严重吧。

    转眸,齐凌枫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优雅的靠在墙壁上,慢条斯理的吃着生日蛋糕,眼眸中闪烁的光芒如此的赤。裸。到毫无修饰。

    乔汐莞转身直接离开。

    对于这种男人,她只会,越心伤,越心寒,越心恨。

    大厅中人来人往的热闹,乔汐莞一直穿梭其中,不停的招呼,礼待,顾家大少奶奶的形象在宾客间凸显,这对同样招呼着客人的顾家二少奶奶言欣瞳有些不是滋味。

    生日宴会渐渐的接近尾声。

    顾家人开始陆续送别宾客。

    齐凌枫出现在大厅门口,亦准备离开。

    “凌枫。”齐慧芬突然叫住他。

    齐凌枫对着齐慧芬,“姨妈。”

    “姨妈知道你忙,但不能忙到累坏了自己的身体,你爸妈不在了,姨妈可是受了你妈的托福说好要照顾你,你别让姨妈不能向你妈交代。”

    “我知道的,谢谢姨妈关心。”

    “别谢谢不谢谢的了,有时间就到别墅来玩,我们都是亲戚,别生疏了。”齐慧芬继续说道,

    “好的,我以后一定抽空夺过来看您老人家。”齐凌枫连忙说着。

    眼眸却看似无意的往站在齐慧芬身后的乔汐莞身上飘了一下,那样的意味深长。

    乔汐莞表现得很自若。

    对于齐凌枫的故意挑逗,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时间不早了,姨妈我就先回去了。”齐凌枫很有礼貌的说着。

    “凌枫。”顾耀其突然开口。

    “姨夫。”齐凌枫看上去很是尊敬。

    “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你也好久没有来我们家了,我们一家人照个相留个纪念。”

    “哦,好。”齐凌枫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么老谋深算的人心里自然明白,这个老头子千方百计的想要让外界知道顾氏并不是不能容忍新人的企业,相反的,顾氏一直在照顾新人企业,不信你看摆在眼前的事实,彼此间关系这么好,已经宛若一家人。

    顾家人除了顾子臣过敏以及顾明路和顾明月入睡回房了以外,其他人围在一起,照了一张全家福,齐凌枫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站在了乔汐莞的旁边,仿若那幅画面,有一瞬间会让人误解到,齐凌枫顶替了顾子臣的位置。

    照完相,齐凌枫离开。

    其他宾客也陆续归至。

    好不容易送走完所有的人,那个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了。

    乔汐莞有些累的揉了揉肩膀,顾家其他人似乎也已经累得够呛,三三两两的回房。

    乔汐莞推开顾子臣的房间。

    大床上那个睡着的男人似乎在辗转难眠,身体在床上蠕动。

    现在都已经过了凌晨了,对于顾子臣这种比老头子还要老头子的生活习惯,按常理早就已经进入甜梦乡了,这个时候……莫非真的过敏很严重。

    乔汐莞连忙走过去,对着顾子臣,“你怎么样?”

    顾子臣睁开眼眸看着乔汐莞,没有搭理。

    房间中灯光很昏暗,基本就看不太清楚他身体上是不是有什么异样。

    她直接打开了水晶吊灯。

    突然的光亮让顾子臣不自觉得闭上了眼睛。

    乔汐莞直接掀开顾子臣的被子,然后看到了他脖子处那有些狰狞的红色小点,弥漫在他整个颈脖之间。

    乔汐莞吓了一大跳。

    就吃了这么一小口,过敏居然这么严重。

    她看着顾子臣,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顾子臣似乎是适应了房间里面透亮的灯光,睁开了眼睛说道,“明早就好了,你把灯光了,我姚睡觉。”

    “但是你现在看上去很难受。”乔汐莞看着他的脖子。

    顾子臣一副,也不知道是谁害的表情。

    乔汐莞抿了抿唇,“除了脖子上,身上还有吗?”

    顾子臣没说话,显然沉默就是默认。

    “那,有没有什么过敏药,外用或者口服的,我帮你服用。”乔汐莞连忙说着。

    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事儿一般的乖巧讨好。

    顾子臣抿了抿唇,指了指一边的抽屉,“里面有只过敏药膏,你帮我涂一下后背。”

    “好。”

    乔汐莞连忙答应着,然后顺着顾子臣的方向找到了那盒药膏,爬上床,努力帮顾子臣翻身让他趴在床上,乔汐莞跪坐在他的旁边,掀开他的家居服。

    整个眼眸一下子就顿住了。

    需要这么夸张吗?

    整个后背上布满了小红点,看上去狰狞无比。

    乔汐莞有些惊慌,“顾子臣,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你身上的红点太多了!”

    “不用了。”顾子臣再次拒绝,“我说了明天就好了。”

    乔汐莞咬着唇,一点一点无比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药膏。

    药膏并不能治愈过敏,但可以缓解瘙痒。

    他一身已经痒得有些难受了,如果换成其他人,身上早就被挠得更加狰狞了。

    乔汐莞仔仔细细涂抹完毕,她放下顾子臣的衣服,帮他翻身睡好,“其他地方还要擦药吗?”

    “不用了,其他地方我擦过了。”顾子臣说。

    “哦。”乔汐莞帮药膏放好,“那我去洗澡了,你有什么事儿叫我。”

    顾子臣闭上眼睛,“我还死不了。”

    “我这是在关心你!”乔汐莞最受不了顾子臣一副为好不得好的模样。

    顾子臣冷哼,“也不知道是因为谁造成的。”

    乔汐莞哑然。

    这个龟毛男!

    卸妆,洗澡,乔汐莞打理完自己以后从浴室出来,顾子臣似乎就已经睡着了。

    她蹑手蹑脚的上床,拿出手机开启手机电筒悄悄地检查他的红点,发现红点的地方还是那么狰狞整个人也有些担心到不行,而且即使顾子臣已经睡着了,手似乎都在不自觉的挠了挠身体,熟睡的脸颊上也有些烦躁,看上去很不安稳。

    乔汐莞想了想,从床上下去跑进浴室拧了热毛巾轻轻的给他擦拭身体,温热的感觉让瘙痒暂时的缓解了些,乔汐莞又用药膏仔仔细细的对有好点的地方擦拭了一遍,忙完所有后,自己也已经累到实在连眼皮都无法抬起的地步,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根本忘记了,这个男人的生日礼物,她还还忘记了赠送。

    ……

    翌日,一早。

    乔汐莞睡到自然醒,神清气爽。

    她伸懒腰。

    今天继续周末,不用上班的感觉突然觉得很爽。

    她翻身,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正蹙眉想着这个男人的过敏有没有好点时,浴室里面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让她不自觉得抬起眼眸,然后看着顾子臣似乎是洗完澡后的,一身清凉的出来。

    转眸看了一眼乔汐莞,并没想过多说什么,准备出门。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从床上蹦起来,连拖鞋都没有穿的堵在他的面前,“你过敏好了没?”

    “嗯。”顾子臣应了一声。

    乔汐莞似乎是有些不相信的蹲下身体看着顾子臣露在外面的脖子上,果然已经没有小红点,连半点痕迹都看不到,仿若昨晚上的过敏就跟幻觉似的。

    “看够了吗?”顾子臣扬眉。

    乔汐莞翻白眼。

    这个男人,为好不得好。

    她站起来,准备回到床上再这么眠一会儿再起床时,突然想到什么的眼眸一亮,连忙说着,“顾子臣,你昨天的生日礼物我忘记了送给你,你等我一会儿。”

    说着,就急急忙忙的跑到自己原先放好的柜子里面去找,似乎是找到了,嘴角一笑,拿着生日礼物走向顾子臣,“我知道你喜欢看书,所以给你买了一本书,生日快乐。”

    她把手上的那本用包装纸包装得还算精美的一本书递给顾子臣。

    顾子臣抿了抿嘴唇,然后接过。

    “听说是宅男必备书籍,不要太感谢我哦!”乔汐莞邪恶一笑,转身往浴室走去。

    她故意走得很慢动作很轻,所以耳边能够清晰的听到顾子臣裁掉包装纸的声音,然后,房间突然沉默了。

    乔汐莞连忙大步跑进浴室。

    浴室门带过来那一瞬间,乔汐莞听着顾子臣咬牙切齿的声音,“乔汐莞,你够了!”

    乔汐莞靠在浴室房门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天去给顾子臣挑选礼物,转了整个商厦硬是不知道什么适合顾子臣,徘徊中突然看到一个茶吧书屋,灵机一动,带着武大就往商厦外面的一些小书屋去,据说那种书籍,一般都只有比较偏僻的地方才有,她意味深长的和老板磨叽了很久,老板才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她一本色。情漫画,她随便翻阅了一下,里面的限。量级让她都差点喷鼻血,她赶紧关上,然后随便找了一家精品店包装好,她甚至可以想象顾子臣收到这份特殊的礼物时的表情,整个人应该会被气得冒烟!当然,她肯定不会告诉他,漫画书里面还夹了一张cd,里面的的画面听老板说,比书本还劲爆……

    乔汐莞悠哉乐哉的洗漱。

    然后打开浴室门。

    顾子臣已经不在房间了,她送给他的礼物也不知道被他扔到了哪里。

    她拿起手机,正准备下楼吃早餐时,电话突然响了。

    她眼眸一紧,看着陌生来电,却熟悉的一串数字,接通,“喂。”

    “乔汐莞,我是楚以薰。”

    “什么事儿?”

    “有空吗,出来喝杯咖啡。”

    “没空。”乔汐莞说,故意的。

    “乔汐莞,我们谈谈,关于齐凌枫。”那边似乎是压抑着情绪,尽量保持着冷静。

    “谈他?”乔汐莞嘴角一勾。

    “你心知肚明。10点钟我在南京路的尚风咖啡等你,不见不散。”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叶媚的效率果然很高。

    她看了看时间,转身换了一套外出服,简单上了一个淡妆,拿起手提包出门。

    走在大厅时,转眸看着顾子臣在饭厅中吃饭,眼眸似乎是看了她一样,看着她出门的样子并没有问一个字,依然淡定自若的吃着早饭。

    乔汐莞回眸,走出顾家大院。

    等了5分钟,武大开着车子出现,然后接走她。

    武大似乎是有些没睡醒的样子,透过后车镜看着坐在后座位的乔汐莞,忍不住问道,“不上班,也这么早出门?”

    “有点事。”

    “哦。”武大也不多问。

    车子到达目的地,乔汐莞看了看时间。

    迟到了5分钟。

    她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推开一间包房,楚以薰已经坐在了那里,看着乔汐莞的时候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眼眸动了动,没有说话,就沉默的看着乔汐莞坐在她的对面。

    从上一世到现在。

    两个人第一次单独见面。

    乔汐莞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曾经自己被她蒙骗着,曾经这个女人和齐凌枫翻云覆雨的时候,她还在一脸傻兮兮的一边和这个女人分享她和齐凌枫的趣事,一边抱怨齐凌枫的不懂风情,一边还让这个女人给她出谋划策……

    她眼眸陡然一深,上一世的自己被这个女人如何愚弄,就是这个女人此刻,应该得到的报应。

    “如果没事儿,我就走了。”乔汐莞看着楚以薰沉默无言的模样,仿若是半点耐烦心也没有的,准备起身离开。

    楚以薰看着她的模样,从手提包里面拿出一张照片,放在乔汐莞的面前。

    暗黑的空间,画面并不是特别清楚,但两个拥吻的人却异常的明显。

    她抬眸看着异常冷静异常安静的楚以薰。

    楚以薰对着她,“是你吧。画面中的人。”

    画面中的她只露出了半边脸,但不难辨认。

    乔汐莞很淡定的看着她,“嗯,是我。”

    “你不觉得应该对我解释点什么吗?”楚以薰看上去,真的在用一种平静的态度对她。

    “不觉得。”乔汐莞很直白,“对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不需要解释任何。”

    “无关紧要?!”楚以薰冷哼,眼眸中迸射出异常恶毒的光芒,“乔汐莞,我在和齐凌枫谈恋爱,你就是插足的小三,你说我无关紧要?!”

    忍不下去了吧。

    乔汐莞看着突然暴走的楚以薰,心里讽刺一笑。

    小三?!

    她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咖啡,“要说小三,我自认没有你的能耐。”

    “你什么意思?!”楚以薰彻底的狂躁,刚刚的平静似乎是装不下去了,她恶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齐凌枫从来没有承认过你的身份,你怎么能说我是小三呢?!你忘记了,前段时间的新闻,齐凌枫那么一字一句声泪俱下斩钉截铁的说你们的身份只是上下属关系。所以,你应该没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小三吧。”乔汐莞讽刺无比。

    楚以薰气的身体发抖,原本今天似乎也是刻意打扮了出来的娇艳模样,此刻也因为狰狞的表情看上去无比扭曲。

    未等楚以薰开口,乔汐莞再次慢悠悠的说着,“何况,楚以薰。真的要说小三,你才是当之无愧。想当年你瞒着霍小溪怎么勾搭齐凌枫,想当年你瞒着霍小溪怎么和齐凌枫滚床单的时候?!你想过霍小溪的感受吗?!你想过自己当小三是要被万千辱骂的吗?!”

    说道后面,乔汐莞承认自己是有些激动到咬牙切齿了。

    在楚以薰和齐凌枫身上,乔汐莞遭遇了这一辈子最恶心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楚以薰看着乔汐莞,“你怎么知道?!”

    “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乔汐莞阴狠的说着,“我知道你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你到底什么来历!乔汐莞,你到底是谁?!”楚以薰有些崩溃。

    到现在这个地步,她已经分不清楚面前的女人到底谁?!

    那些她和齐凌枫的所有事情,除了雷蕾之外,其他没有任何人知道,雷蕾不会到处传播,齐凌枫也不会愚蠢到把这些事情告诉这个女人,那么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我是谁?”乔汐莞一笑,“怎么,威胁到了你?”

    “你到底是谁?!”楚以薰尖叫。

    “我说我是霍小溪,你信吗?”乔汐莞问她。

    “不……”楚以薰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白的那个彻底,仿若突然被人抽空了一般,整个人也恍惚到不行,“霍小溪死了,你不可能是霍小溪,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不也是在怀疑吗?!”乔汐莞看着她,张扬的笑着,那么的肆无忌惮。

    楚以薰看着面前的女人,那一刻似乎和以前的没心没肺笑得灿烂的霍小溪所重叠……

    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

    人死不能复生,她亲眼看着霍小溪那惨无人睹的车祸现场,她亲眼看着霍小溪那已经完全变形的模样被送进了火葬场,然后取出来一小盒骨灰,埋葬在了地下……她从来不相信什么鬼怪神话。

    “你到底和霍小溪什么关系?”楚以薰恢复了些理智,即使脸色依然白到不行,她努力的捏着手指,让自己不要被这个女人所蒙骗。

    “说了你也不相信,你何必苦苦纠缠。”对于楚以薰,乔汐莞显得如是的,云淡风轻,仿若对别人而言关心到重要无比的事情,对她而言,就跟屁似的,完全不当回事儿。

    越是这样,也是折磨人。

    楚以薰实在是受够了面前女人的模样,她恨不得撕了她那一张,笑颜如花的脸。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说!”楚以薰不想要就差其他,她今天只是为了,赶走了这个女人!

    “目的吗?”乔汐莞看着她,“目的很简单,我想要和齐凌枫在一起而已。”

    “你做梦!”楚以薰怒吼,“你都是结了婚的女人了,你可以再不知廉耻迪点?!”

    “正好配齐凌枫,不是吗?”乔汐莞嘴角一勾,“在我看来,齐凌枫是最不知廉耻那个男人,他能够在整整6年时间背着霍小溪偷人,除了不知廉耻,能耐还惊人。楚以薰,你知道像我们这种少妇,一般都喜欢寻求刺激的,齐凌枫这种男人最能够满足我所想。”

    “你够了。”

    “当然不够。现在仅仅才发展到接吻而已,还没上床呢。”乔汐莞说,“我一直很好奇,齐凌枫的床上功夫如何,想当年霍小溪是拼了老命也没有得到过,搞不好作为乔汐莞就这么得到了呢?!你看我的身材我的脸蛋,不只比霍小溪优越了一倍,比你也高出很多吧,男人都是感官动物,我相信齐凌枫眼睛不是瞎的,他能够发现得了。”

    “乔汐莞。”楚以薰整个人狠狠地看着她,“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怎么不要脸了?”乔汐莞问她,“你背着霍小溪躺在齐凌枫的身下时,你想过你要脸吗?没想过吧,或许还兴奋得很,或许还一边享受着齐凌枫带给你的愉悦,一边在得意!你说是不是?”

    “我没有!”楚以薰一口否认,“我和齐凌枫能够在一起,一切都是霍小溪太愚蠢了,她太自大太自以为是,她以为她拥有的都是最好的,是她自己太过信任别人,咎由自取!”

    “原来,在你们看来,霍小溪太过信任你们也是错了。把你们当成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都是错了。都是霍小溪自己倒霉碰上了你们,自认为付出的是真心,换来的却是狗屎,不,连狗屎都不如。”乔汐莞说,听不出来任何口吻的,眼眸只是一直看着楚以薰的淡淡默默的说着,“所以霍小溪才会死不瞑目的,又重新睁开了眼睛。”

    “你不要以为你说你是霍小溪就可以骗到我,乔汐莞我没这么傻的,我有脑子我会思考,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我现在不清楚,但总有一天我会查清楚,我会让齐凌枫知道你的真面目!”

    “知道真面目又能怎样呢?”乔汐莞问她,“这样你就有把握守住齐凌枫了?楚以薰你是不是太天真了点?你能够解决掉一个女人,你就能够保证可以解决掉齐凌枫身边所有的女人吗?到此时此刻你还不明白,齐凌枫对你也不过就是,为达到他的目的的一个工具而已,当你毫无作用时,你想过你的下场,会不会也跟霍小溪一样?家破人亡!”

    “不可能!”楚以薰摇头,脸色已经煞白无比,“不可能的,齐凌枫是爱我的,他不会这么对我!他现在和你在一起肯定有他的原因,他肯定是为了在你身上得到某种利益,他说过他这辈子只会爱我一个人。”

    “他曾经也对霍小溪说过,他只会爱她一个人。”乔汐莞笑着说。

    笑着的模样,心在滴血。

    齐凌枫就是用他那种伪善的脸,瞒着她,让她沉溺在他营造的幸福内,突然间,天崩地裂。

    “那不一样,他是为了报复霍小溪得到霍小溪的信任才这么说的!他只是为了报复霍家,他和霍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才会让霍小溪的一家人陪葬,他是有苦衷!”楚以薰辩解,甚至是脱口而出。

    乔汐莞的眼眸突然深了一下。

    不共戴天之仇?!

    楚以薰似乎也觉得自己说漏了嘴,不再重复那个话题,话锋一转,她对着乔汐莞,“别和齐凌枫纠缠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没试过怎么知道?!”乔汐莞冷冷一笑。

    “所以说,你真的不听我劝告,一直要这么纠缠着齐凌枫了?!”

    “有何不可?!”

    “乔汐莞,你会后悔的!”楚以薰一字一句。

    “有什么好后悔的。”乔汐莞说,一字一句阴森无比,“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信任了你和齐凌枫,我想应该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以让我更后悔了!何况,是为了报复,这么痛快的事情!”

    楚以薰狠狠的看着她,“我不相信你是霍小溪!”

    尽管这个女人字字句句间都透露着,她就是霍小溪,就是霍小溪这个,已经死去了的女人。

    “不相信吗?”乔汐莞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本来也不想让你相信的,因为并不重要。但现在也不妨让你知道。楚以薰,你曾经在x年3月6日对霍小溪说过,你说霍小溪是你最好的朋友。楚以薰,你曾经在x年4月15日下午3点多发做了阑尾炎,是霍小溪把你送去了医院,陪了一天一夜。楚以薰,你后背腰间处有一个心型的胎记,那次你因为搬重物扭伤了腰让霍小溪帮你擦药酒时霍小溪发现的,还打趣了你很久,说男人看到一定会喜欢。楚以薰,你在x年5月8日你满26岁生日的当天晚上,霍小溪瞒着你给你准备了一个生日派对,你感动得哭得稀里吧啦……”

    “够了!霍小溪,够了!”楚以薰有些崩溃了。

    这么多私密的事情,那么多只有霍小溪和她才知道的事情,这个女人全部都知道。

    她不受控制的大吼着。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和霍小溪长得完全不一样的女人,怎么就是霍小溪了,怎么就是她?!

    对比起楚以薰的崩溃,乔汐莞分明冷静得多。

    即使她的情绪也隐隐因为自己刚刚说的有些起伏。

    曾经,她真的为楚以薰做了这么多,掏心掏肺,换回来的,到底都是些什么?!

    她蓦然的看着楚以薰,从椅子上站起来,“明白告诉你吧,我这次就是为了报复你和齐凌枫,我勾引亲凌枫就是让他尝到该有的下场。你有那个能耐就好好的劝劝齐凌枫,否则,等着看好戏吧。”

    话音一落,乔汐莞转身就走。

    “霍小溪,你就不怕我把这些真相全部都告诉齐凌枫吗?!”身后是楚以薰尖叫的声音。

    乔汐莞冷笑。

    当然不怕。

    因为,谁会相信。

    只会当你,疯了而已!

    楚以薰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

    她整个人都还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今天接受到的信息里分明太大,大到她都有些不能接受。

    真的是霍小溪吗?!

    这个女人真的化身为魔的来报复了吗?!

    她抓着头皮,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她猛地回神,拿起电话,连忙拨打。

    那边接通。

    “凌枫,你在哪里,我要来找你!”楚以薰说得又快又急。

    不行。

    她要把一切都告诉齐凌枫,她不能让他受到那个女人的威胁,她不能让齐凌枫被那个女人所陷害。

    “怎么了?”那边传来了,分明很不耐烦的声音,“不是说了这段时间不要见面吗?现在还在非常时期,我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跟踪我,被拍到了我们就再也说不清了,你不想我们这么辛辛苦苦得到的东西,全部都灰飞烟灭吧。”

    “可是我有很重要很重的事情找你,凌枫,我要见你,真的要见你。”楚以薰说,甚至是在乞求。

    “以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懂分寸不会体贴了?”齐凌枫有些责怪的语气,“我不是承诺过,等风头过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何必急于一时。”

    “齐凌枫,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我是真的有事情给你说呢?”楚以薰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不停的滑落,顺着眼眶不停的滑落。

    电话那边的齐凌枫沉默了一下,“我在公司加班处理事情,你如果真的很急就过来吧,但是以薰,你知道我做人的底线,不要让我反感。”

    猛地,挂断了电话。

    楚以薰泪眼模糊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自己爱上的这个男人,果然是冷血。

    要不然,就算是报仇,也不会那么残忍的,用那种方式,让一家三口,当场死亡吧!

    她努力的控制情绪,让自己恢复了些平静才起身离开咖啡厅。

    她开着车直接到环宇大厦。

    因为是周末,大厦里面尤其的安静,零星有几个加班的同事在工作。

    她坐着电梯一直到达顶层,豪华型花园办公室。

    她推开房门。

    齐凌枫坐在偌大的办公桌面前,他低垂着眼眸,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冷峻而认真的模样,帅到无与伦比,至少在她心中,无与伦比。

    齐凌枫似乎是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脸色并不太好。

    楚以薰站在齐凌枫对面,一字一句的说着,“我们谈谈吧。”

    齐凌枫抬眸看了她一眼,最后敲打了几个字,关上笔记本电脑,随手拿起手边的一支烟,点燃,“你想说什么?”

    楚以薰从包里面拿出那几张给乔汐莞看过的相片,放在他面前。

    齐凌枫眼眸突然一紧,冷眸看着她,“你开始跟踪我?!”

    “你觉得我有这个能耐,在顾家别墅里面,逃过你们所有人的视线,照下这种相片?!”

    “那是谁?”齐凌枫眉头一紧。

    “是谁重要吗?你不应该对我解释点什么吗?”楚以薰一字一句的问他。

    “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齐凌枫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转身走向外面的落地窗。

    落地窗可以打开,外面是一个小型空中花园,以前的霍小溪经常在工作之余躺在后花园的秋千上玩耍,她是一个很会享乐的女人。

    “齐凌枫,我们这么多年,你到底把我定位在怎样的一个角色里?地下情人吗?永远都见不得光的?!”楚以薰狠狠的说着,眼眶已经红透,却硬是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我说过让你等待的,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怎么交代?让我乖乖的离开你?!”楚以薰讽刺的冷笑。

    “以薰,你什么时候这么钻牛角尖了。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人从来都是你!”

    “从来都是我?”楚以薰笑得更加讽刺的,“那么这几张相片又是怎么回事?你连解释都懒得和我解释一下?!”

    “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解释。”齐凌枫回头看着她,“等一切结束后,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不用解释你也会明白。”

    “我不会明白。凌枫,我不会明白,我越来越不明白,我到底在你心目中算什么了?!今天我在见你之前我见了乔汐莞,乔汐莞说我就是你达到目的的一个工具而已,现在想来,我好像就是这么一个工具,你现在达到了所有目的,我现在一无是处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突然哪一天,或许就真的不要我了……”

    “你别听那个女人乱说,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她这么说就是为了刺激你让你离开我,她的话你怎么可能会相信!”齐凌枫有些狂躁,“这段时间发生了些事情我知道让你患得患失,但是过段时间就好了,过段时间,等一切平静后,我会给你一个身份,一个只允许你出现在我名字旁边的额身份。”

    “真的吗?”楚以薰笑着,笑着却莫名的流出了眼泪,“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样的话越来越假?”

    “那你要我怎样,你才会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齐凌枫受不了的吼道。

    “现在就告诉所有人,你爱我。”

    齐凌枫沉默了一秒,冷笑了。

    那个表情,让楚以薰心都凉了。

    她默默地感受着心碎掉的痛觉,默默的看着她,那么讽刺的唇角弧度。

    “以薰,你真的太不理解我了。”齐凌枫似乎是很失落。

    “那么你理解过我吗?”楚以薰对着齐凌枫,显得那么的无力。“我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你却还是以利益为重,这样的喜欢,算是真的喜欢吗?霍小溪说得对,当我一无所用的时候,我也许就会面临她一样的下场,家破人亡!”

    “霍小溪什么时候给你说过了!以薰,那些都是你在做梦,你不要把那些无须有强行的加在我的身上!”

    “那不是梦。”楚以薰说,“乔汐莞就是霍小溪。”

    齐凌枫狠狠的看着她。

    有一秒似乎是出现了幻觉。

    “乔汐莞就是霍小溪,她真的就是霍小溪,她就是为了报复你,才靠近你!”楚以薰一字一句无比肯定。

    “以薰,我想这段时间你的压力真的太大了,你需要好好休息。”齐凌枫不相信她。

    “我说的是真的。乔汐莞自己承认的。”楚以薰狠狠的说着。

    齐凌枫淡笑着,“或许,我给你找一个心理医生,你似乎有妄想症。”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楚以薰难受的说着。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乔汐莞这个女人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她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她和顾子臣结婚的时候,家喻户晓,在霍小溪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乔汐莞也存在!两个同时都存在的人,你说乔汐莞是霍小溪……你让我怎么相信?!”

    ------题外话------

    需要亲们的支持和爱护。

    么么哒。

    (* ̄3)(e ̄*)</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