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三章 借刀杀人(六)终得恶报!

第三十三章 借刀杀人(六)终得恶报!

作者:恩很宅
    环宇大厦。

    顶楼花园洋房。

    齐凌枫对着楚以薰一字一句,“在霍小溪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乔汐莞也存在!两个同时都存在的人,你说乔汐莞是霍小溪……你让我怎么相信?!”

    楚以薰看着齐凌枫,看着他脸上那么不相信自己的神色。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待这个男人,自己越来越无力,好像不管自己说什么,这个男人都是这样的质疑。

    她咬着唇,心里很难受,难受得,眼泪真的控制不住的一直往下掉。

    沉默着的彼此,连空间都变得压抑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齐凌枫突然叹了口气,对着楚以薰说道,“真的别想多了,我知道你心里面的感受,我知道你的委屈,我知道你为了我做了很多,我不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以薰,再给我点时间,我们都等了6年了,不在乎这么几个月,你说是吗?”

    楚以薰只是看着齐凌枫,一直看着他。

    眼泪顺着眼眶,像是不能控制一般的,看着他。

    “乖,好好回去休息一下,别想东想西。如果真的无聊了,让雷蕾多陪陪你,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就都好了。”齐凌枫的声音越来越温柔,带着宠溺的味道。

    可是。

    楚以薰摇头。

    越来越这般的齐凌枫让她感觉到害怕。

    “凌枫,为什么我现在觉得,你对我这么的冷血?”楚以薰问他。

    即使他此刻看上去,和以前那个男人一样,一样的对她温柔,一样的对她宠溺。

    齐凌枫的眼眸紧了一下,一道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

    “我们在一起6年。背着霍小溪6年。霍小溪怎么对我们的,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们在弄死霍小溪这条路上,做了世界上最让人恶心最让世人不能忍受的事情,如果哪一天被暴露了出来,我们就成为最众矢之的,被万千人所唾骂!但是为了你,为了你的目的,我违背者良心帮你,一边承载着霍小溪对我的全盘付出,一般暗地里设计她在她无比信任的时候在商业上动手脚,在你不方便出手的时候,我帮你拿下了霍小溪的所有商业机密!帮你顺利的接管环宇集团。而现在,我总觉得做了这么多,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到头来,我现在毫无价值后,对你而言,利益不在,感情不在。”楚以薰有些悲哀的说着。

    到这一刻,她其实是认清了齐凌枫这个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她能够掌控的男人。

    或许真的有一天,当她一无所用,当她对他产生了阻碍,她也许就真的和霍小溪一样,家破人亡。

    齐凌枫微捏着手指。

    在这一刻,所有的好脾气似乎也被楚以薰所磨光。

    对。

    他承认他就是这么一个男人。

    利益不在,感情不在。

    对他而言,他一直以来的目的就很简单,报复霍氏一下,踩着霍氏一家的尸体,然后成为人上人。让曾经那些看低自己,让曾经那些不堪的童年得到一个发泄的突破口,他会像世人证明,他齐凌枫才是商业帝国!

    很显然。

    他现在还没有实现自己的价值。

    在没有实现自己的目的之前,有人挡住了他发展的路,他会如何?!

    眼眸中闪过一丝狠烈。

    他突然推开后花园的落地窗,走了出去。

    楚以薰看着他的背影。

    齐凌枫站在后花园的天台旁边,突然爬山围栏,站在上面。

    他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高高的大厦之下,万劫不复。

    楚以薰看着齐凌枫,看着他突然的举动。

    那个地方很危险,所以,她的心忍不住紧了紧,因为此刻彼此的状态,她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齐凌枫反常的样子。

    “以薰。”齐凌枫喊着她的名字。

    楚以薰咬着唇。

    “你真的不相信我了吗?”他问她。

    楚以薰只是看着他,看着灿烂的阳光照耀在他的头上,脸上,身体上,他原本就俊朗的模样在那一刻看上去更加的美好,他总是给人干净清澈的味道,这么微微泛着笑意,在阳光的承托下,真的如天使一般,无邪无害。

    她一步一步走出去,走在齐凌枫的面前,抬头看着他。

    齐凌枫说,“我不知道怎么样你才能够相信我,我现在站在这里,你只需要轻轻一用力,我就会掉下去,为你了我愿意死,但是以薰,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为了什么在追求?我承认我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可以放弃了所有一切的,只为过二人世界,我曾经的经历我人生的抱负不允许我半途而废。但这并不能代表我不爱你。”

    楚以薰沉默着。

    “你可以亲手杀了我。在这个无人的后花园,没人知道是不是我突然自杀,你完全可以说我是追逐了霍小溪的脚步,没人会怀疑你。所以你可以杀了我,杀了我,至少也是给了我一个解脱,我没办法满足你,也没办法主动放弃我的追求,这样的矛盾我也很难受,还不如,给我一个了断,给我一个结果。”齐凌枫一字一句,说得无比真诚,半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凌枫,你到现在了还这么来逼我?”楚以薰默默的流着泪,眼泪仿若没玩没了的看着这个男人,“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杀了你,却用这种方式让我来承认你的所作所为,你这么聪明,我真的不是你的对手。我曾经其实想过的,想过就算你不爱我了,你也不敢离开我,因为我知道我甚至有你所有的犯罪证据,你自己也很清楚,如果哪一天你真的伤了我,我可以把那些证据交给公安机关,后果你比我更清楚。但是不知道从多久开始,我就一直害怕,害怕哪一天会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因为我不想用我握着你手上的这些证据来威胁你,我对你的感情很干净,不管我人怎么样,不管我这个人有多坏,内心有多扭曲,但是对你,齐凌枫,我唯独对你,倾尽了我的全部,不带任何杂质,没有任何污染……而你,却不能如此对我。”

    楚以薰是真的伤透了。

    从发生新闻后,齐凌枫对着媒体说,他爱的人永远都是霍小溪,请媒体不要伤害了霍小溪的感情,而自己,仅仅和楚以薰只是上下属关系时,那一刻,她就有些心凉了。

    齐凌枫太会演戏了,齐凌枫太会伪装,齐凌枫能够隐忍的,比她更多更完美。

    她在齐凌枫的世界里,总有一天会毫无价值。

    然后。

    她昨天晚上深更半夜突然收到了几条彩信,几条齐凌枫和乔汐莞拥吻的彩信。

    那一刻,她真的觉得晴天霹雳。

    她想起了自己曾经和齐凌枫偷欢的时候,那个被蒙在鼓里的霍小溪,想起她在一片心死后,最后的车祸现场,她后背凉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心也跟着痛的难受。

    她失眠了一个晚上。

    今天早上,她努力打扮着自己,很用心的化妆,她要掩饰自己脸上的疲倦,她要主动找乔汐莞谈谈,她不能让自己步入了霍小溪的后尘。

    当镜子中呈现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后,她推开房门离开,将彩信中的照片洗了出来,给齐汐莞打了电话。

    她和齐汐莞见面,她只想要先把这个女人解决了。

    乔汐莞比她想象中还要厉害,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乔汐莞就是霍小溪。

    她从小就不相信那么虚无缥缈的古怪神话,但是那一刻,她信了,她真的信了,那个原本死了的霍小溪,又以另外的一层身份活了下来。

    她急匆匆的想要把所有一切都告诉齐凌枫,她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时,她不能让齐凌枫受了伤害,她什么都只是考虑着他,而他,却对她如此的冷漠,无情。

    她说的什么他都不相信,反而觉得她在,无理取闹。

    她觉得真的心寒。

    那一刻她似乎真的体会了霍小溪,体会到霍小溪在死的时候,齐凌枫当着她的面给霍小溪打的那个致命的电话,她当时觉得很痛快,想着霍小溪在死的那一刻,会有多难受,这么多年隐忍的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齐凌枫的身边,终于理所当然拥有了,霍小溪用生命创下来的一切,辉煌成果!

    善恶有报。

    老天还是公平的。

    她才逍遥半年时间,现在这个报应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望着那个她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看着他对着自己温文尔雅的笑容……

    原本以为真的可以这么跟在这个男人身边,一辈子,一辈子。

    现在知道,不能了。

    她突然伸手,对着齐凌枫。

    “你下来吧。”楚以薰说。

    在这段感情里面,她终究败了。

    明知道齐凌枫对自己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想象的那样,她还是做不到对这个男人用任何一点点的伤害,她想她可能在最后面会面临霍小溪的下场,但至少现在,她没办法违背自己的心,和这个男人真的恩断义绝,她做不到。

    因为爱得太深。

    爱到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

    齐凌枫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微蹲下身体,拉着楚以薰伸过来的手,温和说道,“以薰,我就知道你会站在我这一边。你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你会成全我的未来……”

    楚以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她除了能够成全,她还能够做什么?!

    她没办法改变他,她也没办法离开他,她就只能委屈自己。

    她还有其他选择吗?

    “谢谢你的成全,我会用行动,感谢你一、辈、子!”话音一落。

    楚以薰一惊,感觉到齐凌枫拉着她手突然传来的力度,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突然就被齐凌枫强势的拉扯着腾空,然后猛地一下翻出了围栏,整个身体一下子就悬空在了大厦上,齐凌枫的手臂一直抓着她,而他只要一松手,她就立刻会掉下去,四分五裂。

    “齐凌枫……你做什么?!”楚以薰整个脸色一下就变了,完全腾空完全没有任何支撑点的感觉让她的内心猛地剧烈跳动,她整个人也吓到不行,手狠狠的抓着齐凌枫的手,一种不好的预感猛地划过脑海。

    “以薰,我真的不想这么做。”齐凌枫一手狠命的抓着围栏,让自己不至于被楚以薰给一起掉了下去,一手抓着楚以薰的手,说着,“但是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我怎么让你失望了,我那么爱你,齐凌枫,你不要这么冷血无情,你会遭报应的,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为难了你,甚至于我现在被你伤成了这样,我却还是一心向着你,齐凌枫,你不要这么残忍,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楚以薰甚至是吼出来的,吼得喉咙都破了,那么难受。

    一种突然就绝望的难受。

    “就是因为你现在受伤了,所以我才要这么的对你,如果你稍微没心没肺一点,如果你稍微不那么爱我,或许我就不会对你下手了,怪就怪在你太执着了,怪就怪在你知道我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这一次你忍下来,或许下一次,你就忍不无可忍的真的把我送去了公安局,以薰,这叫做先下手为强,免去后顾之忧。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不会不明白的。”齐凌枫一字一句的说着,一字一句说得那么的温柔,就像每一次他们上床时,他在她耳边说得情话一样,那么此磁性的男性嗓音,那么的动听。

    楚以薰看着他,看着他的脸,说不出来一个字。

    这一刻她自己比谁都清楚,她不敢怎么乞求,这个男人也不会把她从这里拉上去,她的结果只会有一个,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男人眼前。

    “最后这一刻,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楚以薰。”齐凌枫如恶魔的笑容在他脸上浮现,没有半点的违和感,即使在坐着如此残忍的事情时,他看上去依然器宇轩昂。

    “你爱过我吗?”楚以薰问他。

    齐凌枫笑了。

    笑容在他脸上更加的浮夸。

    在楚以薰越来越往下掉的身体下,形成了一个,永远都没办法泯灭幻境。

    你爱过我吗?!

    当然没有。

    愚蠢的女人!

    耳边听着剧烈的声音,大厦下的交通突然拥挤无比,周围响起了人潮人际的声音,或尖叫,或惊讶,或不知所措。

    齐凌枫抿唇一笑,他拿起电话,瞬间换了一个无比焦急的声音,“环宇大厦楼上,有人跳楼了,名字叫楚以薰……”

    报警完毕。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让其看上去有些潦倒,又让自己的心情处于一个极度震惊和悲伤的状态,快速的下楼,坐上电梯,一下子跑到了楚以薰尸体躺着的那个地方。

    他整个人看上去很崩溃,看着满地的血,惨不忍睹的画面。

    很多人也在围观,周围的交通已经完全堵死。

    齐凌枫不相信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脸色已经白透,甚至是惨白,完全一副无法接受的表情……

    很多周围的人都在安慰他,让他别太难过。

    他仿若听不到一般的,一直沉溺在自己的悲伤中。

    警察很快赶到。

    立刻照相,保留证据后,清理现场,迅速恢复了交通。

    齐凌枫被带到了警局,记录了事情的发生经过。

    楚以薰的死亡的事情,初步初步认定为,自杀。

    齐凌枫离开警察局。

    门口已经堆积了很多的记者。

    发生了这种事情,记者永远都是最积极的。

    齐凌枫那个时候看上去有些落寞,记者的问题仿若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一般的,只是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人,茫然的接受着闪光灯不停的闪烁,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憔悴,说不出来的难过。

    “齐凌枫,关于楚以薰自杀的事情,你能否给我们透露点消息,她为什么会突然自杀?”

    “齐凌枫,楚以薰在环宇天台上自杀,自杀的时候你在她旁边,她最后对你说了什么?”

    “有人怀疑说这起事故不是自杀,而是他杀,作为最后在楚以薰身边的人,你有什么可以为自己辩解的吗?”

    ……

    记者不停的提问。

    齐凌枫一个字都不说。

    记者却不屈不饶,紧紧的围困着齐凌枫。

    警察局门口被围困得水泄不通。

    主办这起事件的警察强势的走出来,走到齐凌枫身边,对着他说,“需不需要送你离开?”

    齐凌枫仿若才回神,看着面前的记者,看着身边的警察,摇了摇头,“不用,有些事情我需要对他们说清楚。”

    “嗯,那你需要的时候说一声,我们就在旁边。”

    “谢谢。”齐凌枫礼貌的道谢。

    然后转头看着记者,很久,才开口说道,“从上次新闻报道她万恩负义,报道她背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勾引我之后,她一直处于崩溃的地步,她一直都把自己锁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不出来,每天看着刷爆了评论,看着被外界的讽刺和不认可,好几次给我打电话来说,她受够了,她好想要对全世界证明,她不是那种女人,可是她真的无力,不知道该怎么去证明。”

    “今天上午,我还公司加班,又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齐凌枫,我真的要崩溃了,我每晚每晚的失眠,我一闭上眼睛就梦到无数的人来讨伐我,说我就是全世界最可恶的那个女人,我在远方的家人也不理解我,骂我是狐狸精,不要脸!我不能这么委屈自己,不能这么一直躲着,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楚以薰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说完后,她就跑过来找我。我当时还在处理一起商业合作案。楚以薰直接到了我的办公室,那个时候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看上去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憔悴,我心里还暗自松了一口气,我想她能够想到的向全世界证明唯一的方式不过就是通过媒体将自己的所有报道出去,我甚至在想,她肯定是约了哪个媒体的记者在公司见面,当时并没有想太多。”

    “她打开了我办公室的落地窗,那后面有很大一片空中花园,是曾经霍小溪的最爱,她穿过那个花园,自言自语的说着,我要在霍小溪最爱的地方证明自己。”说道这里,齐凌枫似乎是沉默了一下。他隐忍的喉咙处上下起伏,似乎是控制了好半响,才又开口说道,“我当时陪在她身边,我问她,是不是约了哪家的媒体在这里见面?”

    “她摇着头,对我笑得很灿烂。我记得当时的阳光正好,洒在她白净的皮肤上,那么的晶莹剔透。有那么一瞬间,不只是她,我都很想要告诉全世界,这是一个好女孩,这个好女孩不应该被外界这么质疑和批评,这个好女孩应该拥有自己的幸福。”

    “她一步一步走向后花园的边缘,突然坐在了后花园的围栏上,上面很高,下面就是大厦边缘,一不小心就会掉小去。我当时吓得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儿的让她下来,那里危险。她却对我拉开大大的笑容,摇着头说,就是因为危险才会坐在那里,她已经想通了,她要这么的去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没想过,从没想过,一向温顺的楚以薰会用这种刚烈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她从天台上跳了下去,我当时不顾所有的跑过去抓住她。”齐凌枫说,眼眶是有些红的,“我的手甚至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我用尽全力的想要把她拉扯上来,她却极度不配合的挣脱开,在最后我无力支撑松手的那一秒,楚以薰笑着对我说,凌枫,告诉他们,我是清白的。”

    最后那句话,齐凌枫已经哽咽了。

    记者似乎也被这么忧伤的情绪震得说不出一个字,互相沉默着。

    一度安静无比。

    其实不只是楚以薰,曾经有很多很多人,也是因为承受不住外界媒体的报道而选择了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很多时候,他们作为新闻工作者其实都有些忘记了自己加入这个行业的初衷!原本只是为了把新闻及时而真实的报道给别人,却在这么多年的衍射过程中,强烈的竞争环境让媒体工作者的性质似乎也发生了变化,有时候为了娱乐效应,为了更受群体欢迎,更加卖座,不得不故意的扭曲某些字眼。

    一度沉默了好几秒。

    齐凌枫说道,“这是以薰自杀的全过程,我不想说的,但不得不说。因为我不想到死了这一刻,以薰还不能够得到全世界的谅解,她真的是个好女孩,她真的不是外界想的那样,我和以薰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真的只有上下属关系,那次的接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真的不用浪费你们的时间去大费周章的报道。到最后,我希望你们尊重死者,还死者一个清白,然后让她没有负担去她的天堂,或许小溪在那里等着她,她会是幸福的。”

    说完,齐凌枫深深的鞠躬。

    第一次,面对那么多的记者,对他们鞠躬。

    是拜托,是请求,是无可奈何。

    记者沉默无言,好多想要问的话,那一刻却没有一家记者问了出来。

    齐凌枫鞠完躬,站直身体,然后离开。

    走得很轻松,记者仿若突然就自觉的让出来了一条道路,齐凌枫打了一个出租车,离开。

    很多时候其实是没有想过,一个普通的新闻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

    “今天,又有一个年轻的生命离开。”

    这是,今天在上海街头的头版头条,新闻标题都变得那么的忧伤,也似乎充满了同情。

    乔汐莞当时在顾家别墅的大厅内,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这一则新闻。

    楚以薰死了。

    她似乎是不自觉得坐正了身体,看着屏幕上的这一幕。

    她看到了齐凌枫的采访。

    齐凌枫看上去那么难受,就像上一次霍小溪死的时候一样,表现得那么的有血有肉,再一次让外界对他刮目相看,再一次让齐凌枫,又回到了那个绝种好男人的身份上!

    她冷笑。

    冷冷的笑着,眼眶却陡然的红了。

    她不是哭,她只是气血攻心。

    楚以薰的下场,她没想过会这么快,虽然一直知道是迟早的事情。

    可这么触目惊心的时候,还是让她忍不住的寒颤!

    齐凌枫到底是有多残忍,对这个帮了他这么多的女人,居然下了如此重手!

    如果说霍小溪是因为对齐凌枫有仇才会如此,那么楚以薰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挡了他齐凌枫发展的路。

    乔汐莞捏着手指,那一刻骨节似乎都在发白。

    她觉得很痛快。

    原本觉得应该很痛快的……

    她咬着唇,在很努力的让自己达到那个兴奋点。

    这个曾经对她做了那么多恶心事情的女人,终于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害死,多么的大快人心!

    她努力的让自己笑。

    让自己好看的唇瓣拉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对,就是要这般。

    才能够让自己的内心,更加的强大!

    才能够让那些该得到下场的人,生不如死!

    ……

    顾子臣从后花园进来,一走进大厅,就看着乔汐莞盘着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整个人的神情有些奇怪,看上去似乎在哭,又似乎在努力让自己笑。

    他皱着眉头,看着电视上播报的新闻。

    是不是每一次只要是齐凌枫的相关事情,这个女人就会变得莫名的不太正常?!

    眼眸微转。

    他突然觉得,想要知道这个女人的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困难,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

    市中心医院。

    姚贝迪收拾着姚贝坤的东西,准备出院。

    姚贝坤是受够了这无聊的病房,恨不得马上出院,看着姚贝迪慢条斯理的样子就有些发毛的吼着,“你能不能快点,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就不要收拾了,咱们家又不是没钱买!”

    “咱们家有钱那也不是你的,你这种蝗虫,老实的给我闭嘴吧!”姚贝迪狠狠的说着。

    姚贝坤瘪嘴,“总有一天我会赚钱。”

    “等你会赚钱了那一天再说!”

    “你怎么就老是喜欢和我作对?!平时对着潇夜就跟绵羊似的,对着我就是大老虎,你可以再偏心点不?!”姚贝坤不爽。

    姚贝迪也没有搭理他。

    对于他弟弟的心智,她完全不用担心。

    那个男人单纯得,根本就不会记仇!

    不过倒是。

    姚贝坤今天出院了,潇夜今天可以出院吗?!

    她想了想,突然就放下了收拾姚贝坤东西动作,往门外走去。

    “喂,你去哪里?姚贝迪,你丫的的又丢下我去找潇夜,你丫的可以不表现得这么自私行吗?!”姚贝坤怒吼。

    姚贝迪听着就当耳边风似的,她跑到医生办公室去询问潇夜的情况。

    医生的回答是建议在医院多疗养些时间,不过如果病人强烈要求也是可以出院的,定期到医院来复查就行了,没什么大碍。

    姚贝迪从医生办公室离开,走向潇夜的病房。

    潇夜肯定不想要住院了,趁着姚贝坤出院,顺便也给潇夜把出院手续办了,回家再好好养身体吧,反正伤筋动骨的,怎么也要3、5个月才能够痊愈。

    这么想着,姚贝迪推开潇夜的房间。

    整个人站在门口突然愣怔了一下。

    此刻房间里面传来哭泣的声音,哭得很大声。

    她看着雷蕾趴在潇夜的身上,不停地哭,不停的抽泣。

    潇夜也没有推开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任由雷蕾在他的身上不停哭泣。

    姚贝迪站在门口,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准备离开时。

    “姚贝迪。”潇夜突然叫她。

    姚贝迪怔了一下。

    那个躺在潇夜怀里的女人也泪眼婆娑的从潇夜身上起来,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姚贝迪。

    “你来找我做什么?”潇夜吻她。

    姚贝迪抿着唇,说道,“我准备给贝坤办理出院手续,我刚刚问了医生,说你也可以出院了,如果需要,我帮你办出院手续,然后回家疗养。”

    “好。”潇夜点头。

    雷蕾连忙说着,“夜,你出院了就搬到我那里去住吧,我反正也没有工作,就专程照顾你,你现在那么不方便,没有人陪在旁边根本就不行。”

    姚贝迪听着他们的对话,转身离开。

    潇夜看了一下门口的方向,垂眸对着雷蕾,“不用了,你的好朋友才过世,在下葬前多去陪陪她。”

    “不用的,以薰会理解的。”雷蕾连忙说着,“而且以薰应该会被送回老家沈阳埋葬,我们都去不了。”

    “你可以跟着去。”潇夜说。

    雷蕾看着他。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跟着去。”潇夜一字一句。

    雷蕾咬着唇。

    “送朋友最后一程,理所当然。”潇夜说。

    雷蕾泪眼婆娑,“可是我去了,你怎么办?”

    “我死不了。”潇夜一字一句。

    “潇夜,你是在故意的支开我吗?”雷蕾有些难受的问道。

    “或者说,你对你朋友的感情也不过如此?”潇夜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

    雷蕾被潇夜堵得说不出一个字。

    在潇夜的世界里,朋友比任何人都重要,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够仗义,身边才会有这么多死心追随他的兄弟。

    两个人空间突然有些沉默。

    雷蕾一直坐在旁边陪着潇夜,两个人也不说话,直到姚贝迪再次出现,说道,“出院手续都办理好了,你们可以出院了。”

    姚贝迪想的是,潇夜会跟着雷蕾离开。

    所以她说的是,你们可以出院了。

    说完,就准备离开。

    潇夜突然抬眸说道,“你把姚贝坤弄好了之后,过来帮我出院。”

    “我可能会忙一会儿,因为还要送姚贝坤回去,我爸妈今天没空过来,你们尽量自己整理吧。”姚贝迪听不出来任何情绪的话,说得很平静。

    潇夜的脸色突然黑了一下。

    他基本上没有让姚贝迪帮他做过事情。

    而好不容易开口一次,就被姚贝迪这么拒绝。

    雷蕾一听,连忙说着,“夜,我马上帮你收拾东西,我陪你出院。”

    潇夜沉默着没有说话。

    姚贝迪抿着唇离开。

    她没必要,好心的帮他整理好东西,然后送他去另外一个女人的住处,她真的不觉得自己可以做到如此!

    她能够如此心平气和,即使表面上如此心平气和,就已经是极限了。

    控制自己的情绪,回到姚贝坤的病房。

    “潇夜也是今天出院?”姚贝坤问道。

    “嗯。”姚贝迪点头。

    “你不去帮他吗?”

    “他有人帮。”

    “那个雷蕾?”姚贝坤问。

    姚贝迪不说话。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自己的男人都把握不住。要我是你,一头撞死了算了!”姚贝坤毫不留情的说着。

    姚贝迪收拾着东西的手突然一放,“你自己整理吧,我走了。”

    “喂,你需要这么小气嘛?!”姚贝坤连忙叫着她,“我也是为你着急而已,你看你,恼羞成怒了吧,以后我不说了就是,快来帮我出院,再在这个地方待着,我就要闷死了。”

    姚贝迪翻了翻白眼,开始重新收拾。

    姚贝坤的东西很多,她母亲拿了好多来,就怕姚贝坤住着不舒服。

    所以她收拾了好久才收拾完。

    护工也帮着她提了些,家里的司机上来搬运了2、3次才全部搬完。

    车祸后,姚贝坤有一条腿有些轻微骨折,医生说其实可以用拐杖走路,但是姚贝坤那货说痛,要死要活的让医院给他准备了一个轮椅,然后悠哉乐哉的让姚贝迪推着他出院。

    两个人刚刚走出病房门,就看到潇夜也被雷蕾推着出来。

    潇夜的东西不多,所以雷蕾应该并没有收拾多久。

    姚贝坤看着潇夜的模样,整个人有些幸灾乐祸,“原来你也有这么一天需要坐轮椅!”

    潇夜冷着脸没有说话。

    姚贝迪抿着唇推着姚贝坤进电梯。

    雷蕾也跟着走进电梯。

    电梯里面就4个人,沉默着空间,有些压抑。

    姚贝坤的眼神就一直放在雷蕾身上,可以说是目不转睛。

    雷蕾似乎是被看毛躁了,心情有些不好的说着,“你老是看我做什么?!”

    “你长得漂亮我才看你,不漂亮我看你做什么?!”姚贝坤说着。

    雷蕾一听,心里自然是有些高兴地,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所以说,才有资格当小三吧,你说是不是?姐夫。”姚贝坤一字一句,故意的问着潇夜。

    潇夜的脸色一下就黑透。

    雷蕾整个人的脸色也瞬间就变了,“你说什么话?!你不要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

    “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有眼睛可以看啊!我姐和潇夜可是扯了结婚证的!你突然出现在他们之间,你不是小三?莫非是小四,小五,或者小六……姐夫,没想到你的能力这么强!不过不怪做弟弟的没有提醒你,小心不要到了中年,就容易……你懂的!”

    ------题外话------

    呼呼~

    楚以薰死了!

    哎。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